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

溼潤、微暖、柔滑,帶着一絲大海的味道,讓人感覺彷彿坐在溼沙的海灘,赤足浸泡在那不斷撲打上岸卻又不斷退去的海潮中,感受着頭頂暖暖的陽光和鹹溼的海風,令人心曠神怡……

只可惜還沒等王峰品出進一步的滋味兒,柔軟已去,克拉拉已經笑着站起身,眼神變得銳利閃亮,毫無情慾之念。

“不用坐船,我若全速而去,最多兩天就可以到極光城!你讓老安他們無論如何都幫我把費爾南諾再拖在極光城幾天,王峰……我走了!”

“瘋瘋癲癲的!你是六月的天啊?”王峰砸吧了下嘴脣,有點哭笑不得,自己這算是被猥褻了嗎?堂堂大男人,怎麼能吃這樣的虧:“喂,要不下次繼續?然後我來喊咔?”

克拉拉沒回頭,鬼知道這傢伙說的‘喊咔’是什麼意思,但‘下次繼續’這四個字卻是再簡單不過的。

只聽克拉拉的笑聲遠遠傳來:“看心情咯!”

…………

和美人魚結盟什麼的,王峰只是負責牽線搭橋,事實上鯤鱗本就也有這個意思。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曾經鯨族對美人魚和海龍的態度,那種發自骨子裡的歧視讓他們故步自封,那纔是鯨族被兩族超越的根源,而絕不僅僅只是因爲鯤族的血脈被封而已。

鯨牙等老人對這方面或許會有心理上的牴觸,但鯤鱗沒有,年輕的時候貪玩好耍,但對這些沒什麼感覺,影響他思想成型的諸多事兒,大體都集中在這半年的時間上,要麼是人類那邊的遊歷,要麼就是來自王峰。

這世上沒有永遠的盟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一切都是利益……說利益可能難聽了點,但換成‘理想’‘目標’‘大義’之類的詞兒可能就容易接受多了,要講感情就不要坐到那個位置上,那隻能是害人害己。

所以王峰還是比較看好這個結盟的,至少就當下而言,這對美人魚和鯨族都是雙贏的局面。

送走克拉拉,王峰並沒有要回極光城的打算。

無論魔藥還是鯨族的加盟,乃至於兩個王族的接洽,該做的王峰都已經做完,剩下那些具體實施的細節用不着非讓他去操心,與其回去被極光城的諸多事務分散精力,王峰更願意呆在清淨的暗魔島提升自我。

先師傀儡被王峰放棄了,在沒有找到正確的打開方式之前,與之空耗顯然只是浪費時間,如今鬼巔的門檻雖然已經邁過,但顯然還需要時間來穩固,戰技方面也需要雕琢下,至少要多熟悉熟悉。

王峰是有自己戰鬥風格的,以前在御九天的時候就曾被幾個徒弟尊稱爲‘戰鬥萬花筒’,相當清楚什麼時候應該用什麼招去應對,但畢竟‘弱小’了一年多,很多東西三天不練手生,而很多破壞力很大的戰技,在玫瑰聖堂那邊也不適合練習,現在暗魔島有場地有時間,這些自然就都得一樣樣的重新撿起來。

而就在王峰穩穩修行這段時間,極光城那邊,各種來自深海的炸彈也已經徹底炸開。

王峰活着,沒死,當各方親眼所見的確切消息傳回去後,之前的些許謠言自然不攻自破,針對玫瑰的一些小動作也隨之土崩瓦解,這個沒什麼好說的。

但隨即,鯤王率四大龍級,乘坐龍級戰船親自把王峰送到暗魔島的事兒,可就算是在聯盟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了。

能做到這樣的程度,這絕對就已經不再只是普通禮遇的問題,絕對是在鯤鱗覺醒這事兒上出了大力,甚至是被當成生死之交的態度了……那些之前被當成‘霍克蘭’裝瘋賣傻的言論,諸如什麼‘我們家王峰是在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之類的話,在當時是被不少勢力解讀爲死撐硬抗的,但現在再回頭看看?打不打臉?

當然,還是有人強自硬撐着,說什麼鯨族再重視他王峰、和他王峰交情再好又怎麼樣?鯨族憎恨人類,舉世皆知,幾百年都沒變過,就算對王峰有好感,那也不過是他們的私人交情而已,於大局又沒什麼影響,也不可能幫着王峰和玫瑰去做點什麼……

這樣的聲音還是得到了相當一部分人認同的,畢竟鯨族和人類的關係從來就沒好過,要說爲了一個人就如何如何,那也太不真實了,可沒想到啊,越覺得它不真實,它就來的越狠……

極光號和鯨族的鬼統領號在極光城港口同時靠岸,而與此同時,鯨族將拿出五十億歐投資極光城的貿易中心,並且將在極光城貿易中心開設一個高階魂晶專賣店……

投、投資了……高階魂晶專賣店?!

當聖光聖路用整整四版專刊,在當天晚上就將這個消息傳遍全聯盟時,整個聯盟的眼睛都在瞬間就紅了。

投、投資了,真投了!

鯨族這是被王峰灌了什麼迷魂湯?

作爲這個大陸上最古老的種族,鯨族即便再怎麼沒落,也有太多值得人類學習和利用的地方,無論資源還是技術,別的不說,光是鯤王城那艘懸空城上,只消耗一點點魂晶能量、就能維持數百年不墜落的海船,幾百年前的技術,就比現在九神和刀鋒搞的飛艇要高明十倍!那是連海龍和美人魚都沒有的東西。

因此幾百年來,歷代人類統治者一直都在致力於和鯨族建交,可卻始終無果,但這王峰去了一趟鯤天之海,前後不過兩個月……我尼瑪。

別看只是投資建交,但萬事開頭難,必須要先有了這第一步,你纔有去走下一步的可能,面對這個結果,人們簡直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且,投資建交都算了,竟然還開設高階魂晶專賣店,雖然是有數量限制,但這是高階魂晶啊,從來沒有任何種族願意拿出來交易的東西,鯨族居然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在極光城公開售賣?

毫無疑問,這是鯨族在挺王峰,也是在挺極光城貿易中心,要是光爲了錢,不會有人捨得賣高階魂晶的!

這壓根兒就已經不再只是一樁單純的生意了,而絕對是一種劃時代的意義。

再加上隨着霍克蘭從王峰那裡帶回來的所謂‘原藥’,困擾了各方兩個月的煉魂魔藥也終於復產,但即便是產量恢復,可已經在黑市上被炒到了天價的魔藥,又有可能再跌回去嗎?是需求決定市場,不是市場決定需求……

魔藥價格暴漲,鯨族加盟帶來全新氣象和滔天大勢,此前所有的種種問題瞬間迎刃而解。

無論玫瑰還是極光城都賺了個盆滿鉢滿,一夜之間就已經以迅雷之勢重登巔峰,甚至不斷的刷新人們對‘規模’認知的各種極限。

背後的煽動者對這一切顯然是不滿的,於是另一個聲音隨之出現。

王峰不在暗魔島指導他的鬼級班,卻跑去坐着班尼塞斯號遊玩觀光,這是一個對鬼級班負責任的態度嗎?還幫着極光城和鯨族牽線搭橋、搞商貿,簡直是鑽進錢眼兒裡去了,完全就是在不務正業嘛!

各方勢力把最優秀的弟子們交到這種人手裡,就他這態度,你們果真能放心?玫瑰聖堂,真有培養這個鬼級班的資格?

攻擊極光城不成,就轉而攻擊玫瑰。

重新坐回主場、且已經經歷過了一次風暴的老霍,這次可就真的是完全端得住了。

二郎腿一翹,眼皮子一耷,嘴角微微露出一絲不屑、俯瞰芸芸衆生皆小丑的表情。

什麼的用不着說,結果纔剛第二天,針對王峰不務正業的流言就已經不攻自破。

從暗魔島返回的銀尼達斯號就已經靠岸了,霍克蘭提前在碼頭上準備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同時邀請了聖光聖路以及各方記者,結果……

當那十五個鬼級同時出現在碼頭上的時候,整個碼頭、整個極光城,乃至整個聯盟都爲之震驚了。

要知道,這還是在沒有算上王峰、黑兀凱和克拉拉的情況下,都有十五個鬼級。

當初肖邦和股勒的突破被各方解讀出了無數種原因,雖說不能完全抹殺玫瑰的功勞,但人們還是下意識的將大部分功勞歸結於那是肖邦股勒本身就有足夠實力的原因,可現在……足足十五個鬼級啊!這數量已經直接讓人連找藉口的勇氣都沒有了。

還說什麼人家王峰不務正業……這特麼不務正業都教了十五個鬼級出來,那要是務一下正業還得了?

所有對極光城、對玫瑰不利的聲音、風向,隨着這足足四波炸彈,終於給炸了個煙消雲散,餘波也宛若一股觸底反彈後的颶風一般,徹底席捲了整個聯盟。

無論聖城也好、還是某些家族勢力也好,現在是已經徹底無法掌控輿論、也無法再掌控人心了。

甚至就聖城所知的,已經有不少親近聖城的家族,在聖城這邊打着‘嘗試嘗試’之類的口號,明裡暗裡將家族的核心子弟往玫瑰送,可在玫瑰那邊卻是主動捐錢出力、各種交往……這已經不止是貪圖鬼級班名額的問題,純粹就屬於是在兩邊下注了。

畢竟玫瑰是真有底蘊的,雷龍還活着,不是白丁,而那個王峰看來更是頗有雷龍當年之風,算得上後繼有人,更手握冰靈、龍月、美人魚、鯤族等等支持,未來真要是和聖子爭上,那還真不能說全無機會……同時這其實也是故意做給聖城看,你聖城雖然是正統,但問題是你得分享進階的力量啊,你要不分享,那就還真不如大家一起支持玫瑰!

說白了,還是各自都有眼饞的東西……

聖城,乃至背後操控着這一切的人終於停手了,沒有再在輿論上去做什麼文章,事實上他們自己也很清楚,玫瑰和極光城的這把火已經徹底燒起來了,只用一些小手段已經無法再動搖他們的地位,只會讓民衆對玫瑰聖堂更加盲目崇拜而已。

這種時候,不用再去做什麼,也無法再做什麼了,成王敗寇而已。

聖城方面甚至沒有理會那些做小動作的各方家族,也完全沒有要表個態、開放進階力量體系之類的想法,這種不冷不熱的做法,彷彿玫瑰的一切動作於他們而言不過過眼雲煙而已,倒是讓不少熱血上頭的勢力稍稍冷靜了些許下來。

聖城又沒輸,甚至他們一直都是站在更優勢的位置上,現在不過是玫瑰稍稍扳回了一點劣勢,大家就開始以此去逼迫聖城,那未免也太急了些……所有人都清楚,只有半年後的聖戰,那才能決定真正的輸贏。

……………………

暗魔島上,自從溫妮等人離開後,暗魔島冷清了幾天,但很快就又重新熱鬧了起來。

玫瑰聖堂鬼級班那邊送來了新一批入選的虎巔弟子,當然,都是在鬼級班裡經過了嚴格篩選的,這個嚴格篩選未必是指能力實力,但至少心和玫瑰肯定在一起。

以前的暗魔島受限於條件,比如煉魂法陣沒有足夠多的高階魂晶驅動、比如六大長老要鎮守暗魔洞窟,無暇經常去操控六道輪迴,自然也就沒有那麼多供門下弟子練習的機會,可即便如此,也已經被九天大陸的人們稱之爲頂尖修行聖地了。

可現在呢?煉魂法陣所需要的高階魂晶有王峰提供,原本在美人魚那邊弄點高階魂晶就不難,現在認識了鯤鱗,這方面更是不缺,絕對管夠;六大長老也不再需要鎮守洞窟,六道輪迴現在幾乎是全天候開放,再加上王峰的煉魂魔藥。

六道輪迴歷練,煉魂魔藥再加上煉魂法陣,任其一樣對普通魂修來說都算得上天大的機緣,何況全部集齊三位一體,要說暗魔島是天底下最適合修行的地方,那恐怕是真沒有任何人敢跳出來反駁的。

只短短一個月時間,新來的一批裡又有兩個鬼級誕生,冰靈聖堂的東布羅、火神山的奈落落,按照王峰的規則,得出門去歷練了,尋找他們自己的機緣,同時也是把玫瑰的信仰散播出去。

極光城、玫瑰聖堂、暗魔島,一切都在王峰的安排下按部就班的進行着,

王峰的鬼巔境界已經穩固,最近忙活的事兒主要是折騰一條,不,應該說折騰的是二筒,丫的身子骨實在太脆了,王峰接觸的層次又越來越高,再不好好給二筒鍛鍊一下,怕是要永遠掉隊下去。

老王這個人,要麼不做事兒,要麼就是幹極端。

以前想要回王家村的時候,每天早起那麼幾分鐘都嫌累,可現在既然是決定要在九天大陸紮根兒、既然有了要保護的人,那真要幹起事兒來,就真的是不把自己當人了……當然,更不會把二筒當人。

煉魂魔藥吃到吐、煉魂法陣呆到膩,更慘無人道的是用六道輪迴去折磨一條狗,搞得二筒現在看到最愛的骨頭都會緊張,生怕是不知不覺間又被主人給扔到那個永遠走不到盡頭、餓得狗眼發昏的什麼破迷宮裡去了。

二筒最近走路都有點東倒西歪的,身上那雪狼王皮毛就沒見過一次完整的時候,一些乾涸的血液將它原本雪白的毛髮凝固在一起,一股股、一坨坨,這實力有多少進步先不說,但那成天有氣無力的懶洋洋眼神、一身髒兮兮的邋遢造型倒是跟一條越來越像了。

剛剛纔完成了一天的訓練,二筒耷拉着腦袋趴在一邊,身上髒兮兮的。

以前的雪狼王,對它那身皮毛的愛惜絕對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沒事兒就愛舔一舔、自己給自己梳理一下,可現在……兩隻前爪搭在地上,枕着它的懶洋洋的下巴。

冷不丁的,似乎看到了兩條小臂上,血水將雪白的毛髮凝固在了一起,它下意識的微微張了張嘴,下意識的想要去舔舐一下,可舌頭都已經伸出來了,腦袋卻實在是懶得擡起,於是乾脆就又把舌頭縮了回去,眼珠子微微轉了個方向就徹底定住,而在半耷拉的眼皮中,一種詩與遠方的憂鬱展露無疑。

旁邊的王峰則正在打造着一批新的冰蜂戰魔甲。

到了這境界,冰蜂的戰力基本上已經成了雞肋,再怎麼提升也是跟不上的,但用於偵查和幹一些‘偷偷摸摸’的事兒卻相當方便,王峰顯然並沒打算徹底放棄,這批戰魔甲就是以輕盈爲主,放棄一切花裡胡哨的戰力提升,以提升冰蜂的速度爲主要追求,王峰甚至還設計了一套吸收聲音的法陣在那戰甲上,用以削減冰蜂飛行時‘嗡嗡嗡’的噪音,同時也參考暗魔斗篷那種隔絕氣息的方式,這則是在追求隱蔽性,以便讓冰蜂接觸一些特殊任務了。

露天的小院,工作做到了一半,卻已經有人進來,王峰擡頭看了看,笑着說道:“鬼老,我這正忙着呢,下棋找別人去!”

“來來來,看看我這滿臉嚴肅的樣子,像是沒正事兒來找你玩的樣子嗎?”

鬼志纔是個大咧咧的性格,和王峰這段時間處得不錯,大概是因爲有着看人在他那盤龍八陣圖裡走投無路的惡趣味,當王峰教了他五子棋之後,老傢伙對那種我堵你、堵你、再堵你的遊戲簡直是一下子就愛上了,沒事兒就總愛來找王峰玩上幾把,當然,順便也帶幾個小菜來混一下王峰的天河美酒,那是鯤族的珍藏,要不是王峰和鯤鱗的關係,這種酒在鯤王宮外面基本是喝不到的。

可這次,鬼志纔是光着手來的,神秘兮兮的湊過來說道:“這次,是真出大事兒了!”

嗓門很大,王峰有點無語,都這種程度了,用得着湊到耳朵邊上來嗎?

“吉祥天,就八部衆那個長公主,未來大祭司什麼的,掛了!”

王峰一愣,吉祥天?掛了?

鬼志才笑着說道:“聽說受了靈魂上的創傷,原因暫且不明,但現在已經昏迷了至少三四天了。”

王峰張了張嘴,啞然失笑道:“你個老鬼不是個好人,人家不過只是受個傷,你卻就詛咒人家掛了。”

“一邊兒去,我那是詛咒嗎?八部衆什麼天材地寶沒有?大陸最頂尖的魔藥師也是他們家的,乾闥婆一族更是回春聖手,可卻對那妞的傷一籌莫展,但凡涉及靈魂上的傷,那都是最棘手的,這也就是吉祥天了,估計八部衆正用各種天材地寶給她吊着命,換別人,靈魂受創到了昏迷幾天的程度,不論是什麼原因,那早就都掛了。”

鬼志才瞪了他一眼,才又說道:“現在帝釋天廣招天下能人異士,號稱只要有誰能救回吉祥天,他就滿足對方一個願望,哈,帝釋天的承諾啊,這可成了天下大事,現在各方有點本事的人,都在往曼陀羅趕過去呢。”

以帝釋天的身份地位和驕傲,是絕不會輕易失信於天下的,因此這個不設限制的承諾,那分量可就着實是太大了,無論對任何人,哪怕是已經對物質近乎無慾無求的六大龍巔而言,都絕對存在着巨大的利益,引得天下瘋狂也是理所當然。

王峰也是有些意外,雖說都知道吉祥天是帝釋天最疼愛的妹妹,但一個帝王,能爲了妹妹做到這樣的程度也是足夠瘋狂了。

他一邊想,一邊隨口問道:“那曼陀羅的王宮還不得被人擠破了?”

“也不是誰都可以進嘛,要麼得有人介紹,要麼得本身就是名滿天下的能人。”鬼志才說道:“九神那邊讓隆京過去了,聽說與他同行的是九神醫聖蘇愈春,還是隆康親自下帖去醫聖谷裡請出來的,那老頭兒的醫術天下聞名,聽說連死透的人都曾經救活過,如果這事兒真讓九神給做成……”

毫無疑問,擡到九神這個級別上,那肯定就不會是爲了索取財物之類,當然,讓八部衆直接加入九神肯定不太可能,但如果是九神要求八部衆今後永遠保持中立、又或是任何情況下都永遠不對九神先出手呢?

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六十三章 轉嫁詛咒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
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六十三章 轉嫁詛咒第二百零五章 放浪是一種態度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