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妖孽

“我有消息,九眼天魂珠,已經全部出世,至少有三顆以上,不在龍級強者手中,只是在誰手中,我手上的情報力量還不足夠,老五那裡也借不上力,怕是拆臺多過幫手,九弟掌握天下商業渠道,勢必消息靈通。”

“若有需要,我願全力配合大哥,所有功勞皆歸大哥,小弟只有一個請求。”

“呵呵,你先說來一聽。”

“帝國商路,就北方還沒打通,弗雷族這兩年劫掠成風,大哥在北方弗雷族中富有盛名,所以,小弟想請大哥爲我打通與北方弗雷族的商路。”

隆真深深一笑,才笑道:“所謂盛名,不過是弗雷族的族長之子拖雷肯與我有舊,我可以與九弟引薦一番,至能不能打通,我不能保證。”

“有大哥引薦,此事必成。”

隆京甚是欣喜的說道。

……

夜月之下,五皇子隆翔看着一份情報,今日,隆真與隆京在落瓦集私會……達成未知之協議。

隆真……自不用說,以長子名義,佔盡優勢,不過,逐鹿奪鼎,不到最後,鹿死誰手,都是未知之數。

至於隆京,捉摸不定啊,說他沒有野心,他走商道之路,經營下好大一份勢力,無論是情報,還是武力,都令人着實眼紅,想必隆真這次與他會面,有一半原因是在前不久的龍淵之海事變中,有不少海盜其實一直都是隆京的人馬……因爲受到美人魚一族的瘋狂追殺,這纔不得不暴露,投靠了樂尚元帥才保全了下來。

雖然隆京解釋,這是爲了護航而暗中組建的,大海與九鼎城相隔極遠,沒有威脅,可如今前兩年九鼎的漕運擴寬,已經可以容納海上的戰艦航行……

隆京,未必如他表現的那般,只傾心於美女和賺錢,對遂鹿奪嫡,毫無興趣可言。

“來人。”

一道淡淡的影子出現在隆翔身後。

“盯住了隆京的人,弄清楚他們想要做此什麼。”

老大私下找隆京的另一半原因,恐怕是想利用隆京的商業情報網,那是一張全覆蓋的網,連蒲野彌無法進入的地方,這張網都可以無孔不入的撒落進去……

……

暗魔島,剛剛見面就又要離別,但心情卻已經和此前完全不同了。

長夜漫漫,王峰的寢室裡就沒有熄過燈,來與他告別的一個接着一個,以至於雪智御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本是想和王峰好好長談一番的,卻終歸是被等在門外排隊的溫妮那赤裸裸的目光中,只將千言萬語化爲了一聲‘保重’……

其他人基本也是如此了。

所有鬼級第二天就已經跟着銀尼達斯號走了個精光,而大概十幾天後,銀尼達斯號還會再返回來,不是接人,而是送人,到時候霍克蘭會從鬼級班中挑選大約十來個最優秀的虎巔送來暗魔島,以填補現在走掉這些人的修行名額。

王峰卻是暫且留在了島上,一來是要繼續鞏固鬼巔境界,二來也是等等克拉拉,看看那個閉關兩個月的妞現在是個什麼情況,當然,更重要的是想研究一下六眼天魂珠和先師傀儡。

先師傀儡是個好東西啊,和王峰此前用鍊金術煉製的那兩具鍊金傀儡頗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先師傀儡顯然要高檔得多,煉製手法這方面還好說,主要是材料問題,先師傀儡身上的鍊金材料是王峰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也不在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種鍊金物質中,那是真的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無論風雷電蝕都休想傷及分毫,薇爾娜島主坦言,這先師傀儡在暗魔島存在數百年了,也算是歷經過不少戰火,乃至於經歷龍級的戰鬥,但無論是誰,都沒法在它身上留下一絲痕跡來。

這就很牛逼了,絕對的好東西,即便這先師傀儡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遠遠不如九頭龍或是一條,但單單就這鍊金材質的特殊防禦屬性,用來當個肉盾那絕對也是一等一的,只可惜無論王峰嘗試多少種辦法,能從六眼天魂珠中感受到傀儡的存在,卻無法與傀儡的意志取得任何聯繫,自然也就談不上召喚之類。

先師傀儡明顯是有自我意志的,否則王峰就可以直接重新祭煉了成自己的傀儡了,傀儡的魂煉之法並不算是什麼太過高深的東西。可現在卻就是無法喚醒,也沒法重新魂煉,這就很難受了,那種感覺就像你褲子都脫掉了,可女朋友卻一臉嬌羞的告訴你來了親戚一樣……憋屈!

如此在島上空耗了幾天下來,一無所獲,不過倒是把克拉拉給等回來了。

鬼級班的人不知道克拉拉去了哪裡,王峰卻是知道的,那是在距離暗魔島大約十幾裡外的一座海底城。

之前第一次在暗魔島帶老王戰隊時,王峰就去過那邊嗎,海底暗流中用禁水法陣隔絕起來的一方天地,暗魔島的好東西大多數都藏在那裡,加上幾座真正原版的煉魂陣,是暗魔島真正的修行寶地,如果不是王峰親口關照,薇爾娜是怎麼都不可能讓一個外人進入那樣核心重地的。

克拉拉穿着一身黑色的暗魔島斗篷,雖然沒像暗魔弟子那樣遮着臉,但一向光鮮亮麗,露腿露肚臍的美人魚公主,突然換了這麼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斗篷裝,還真是讓王峰看得有點啼笑皆非。

“居然裹得這麼嚴實,公主殿下怕不是被暗魔島的人給影響了審美吧。”

“外面裹得越厚,裡面穿得就越薄喲。”兩個多月沒見,克拉拉說話還是那調調,暗魔島的斗篷有遮蔽氣息的效果,但光看她此時那銳利的眼神,王峰大抵也能判斷出這妞絕對已經突破了鬼級。

美人魚公主的這個鬼級,和鬼級班其他那些人可不太一樣,畢竟當初剛被派遣去極光城時的克拉拉,就已經距離鬼級只差臨門一腳,將近十年時間下來,雖然受限於陸地的條件和逐漸喪失的鬥志,讓她遲遲沒能突破鬼級,但對虎巔的鞏固、對基礎力量的積累,那倒是沒有片刻停下,以她的財力,天材地寶可以當飯吃、瓊漿玉露可以當水喝,絕對的厚積薄發,只要突破,加上美人魚公主本身的天賦,同層次內立刻就是吊打。

“我不信。”王峰搖頭,和溫妮他們正經,那是鬼級班需要砥礪前行,可這位公主殿下又不用代替鬼級班去接一年後的聖戰,倒是不用去激勵她什麼,有那說正經話的功夫,大家撩上幾句解解悶兒不香嗎,他笑着說道:“你這女人說話從來就沒句真的,有本事證明給我看看你裡面穿的有多薄?”

原以爲這是在暗魔島,不在克拉拉的拍賣場主場,這妞或許能收殮一點,可沒想到話剛出口,克拉拉輕輕一笑,居然真的順手就拉開衣領的口子,然後大腿一邁、往前一騎,直接騎到王峰腿上,此時她微微伏身,雙手摟住王峰的脖子,領口下探,一片白花花在王峰的眼前晃動,吐氣如蘭,笑吟吟的說道:“要不你自己看?或者……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證明嗎?”

往常大家撩騷,這妞好歹還講究個欲拒還迎、循序漸進進,沒想到今天這麼剛猛,進個鬼級而已,至於這麼激動嗎。

可隨即就意識到,這妞是在試她自己的實力進步了多少呢!

美人魚一族,天生媚骨,魅力本就已經相當驚人,而邁入鬼級後,這種魅力更是被瞬間激發上升了一兩個檔次。

此時的克拉拉,哪怕只是在你耳邊微微吐口氣,都足以讓一個男人瞬間血脈賁張,何況是如此衣帶半解的坐到你身上來……這要是都沒反應,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王峰一向是自認爲定力高強的,面對克拉拉這妖女也能坐懷不亂,可現在卻已經是瞬間一柱擎天,要不是王峰自己也邁入了鬼巔,控制力漸漲,否則幾乎就要有擦槍走火的趨勢。

臥槽,妖孽太妖,快要鎮不住了啊!

寶塔鎮河妖、寶塔鎮河妖……

王峰哭笑不得的在心裡趕緊默唸了幾句,但感覺效果不大,坦白說,兩人認識了這麼久,相互也都已經算是知根知底,至少比別人知得更多,其實彼此間的那種戒備早就已經在逐漸淡化,彼此的定力也都是每況愈下,都是成年人,能守住最後的底線,還是因爲雙方利益牽涉過多,彼此怕被感情誤事而已。

終究還是王峰剋制了下來,隨即舉起雙手以示投降:“投降!你這妞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今兒攻勢如此之快,怕不是有求於我?直接幹正事兒得了!”

進階鬼級,這是克拉拉以前不敢想的,這一刻,不知道是出於感激亦或是衝動,又或是‘到了這步那傢伙居然還不屈服’的賭氣,此時她還真是有點想把王峰給辦了,那纖纖玉指觸及王峰的肌膚,從胸口一路往下、再往下……克拉拉媚眼如絲:“這就是在幹正事兒啊……”

“用詞錯誤!”王峰這時候已經恢復理智,終究還是一把抓住了那隻已經快要攻陷高地炮臺的小手,觸之柔弱無骨,卻是足以蝕骨融鐵,真要讓她攻上了高地,那是否還把持得住就真難說了,王峰哭笑不得的說道:“是讓你說正事兒!”

“……你這人吶……”克拉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半晌才從那櫻桃小嘴裡抿出兩個字來:“無趣!”

領口的扣子一扣,髮絲輕輕一捋,從王峰身上下來的時候,克拉拉已經又變回了端莊明豔的樣子,嘴角掛着的那絲淺笑雖風情尤在,但卻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感覺,讓人不得不佩服她在這兩種狀態中瞬間來去自如的切換速度。

坦白說,以前大多數時候是在演,但現在克拉拉真不怎麼演了,只是和這傢伙玩玩曖昧已經成了種習慣或者說興趣而已,兩個太過理智的人之間是不太可能產生什麼真正愛情的,克拉拉明白這一點,當然,眼前這個男人顯然也相當清楚。

特別是當兩者都是聰明人,且還有着許多利益牽扯的時候,那身體就是這兩者間最不值錢的籌碼,千萬不要想着可以用這個來交換點什麼,哪怕某天兩人真的擦槍走火邁過了那條線,那也不過只是成人的遊戲而已,就像男人和兄弟喝了臺酒,女人和閨蜜逛了次街的感覺,你要是非把這綁上利益,那就將連朋友都做不成,反而會破壞現在的微妙平衡。

只是……那天會是哪天呢?是水到渠成,還是乾柴烈火?

克拉拉想着,覺得有些有趣,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捋了捋秀髮,將那修長的左腿往右膝上輕輕一搭,剛好從那斗篷的下襬露出一小節白藕般的纖細小腿來,嗯,看來裡面穿得是真不多。

“正事兒嘛,還真沒有,明天要回極光城了,就想着來見見你,順便炫耀一下本公主成了鬼級的光榮事兒。”

王峰笑着說:“嘖,成了鬼級的人,說話這底氣就是不一樣,我還以爲你是來感謝我的悉心栽培呢。”

“憑什麼啊?我可是鬼級班的正式學員,花了大價錢那種,你培養我不是應該的嗎?”克拉拉可一點都不客氣,笑着說道:“說起來,我可還沒找你算賬呢,咱們海族在陸地的生意一向都是一族一城,你突然把鯨族找來搶了咱們美人魚在極光城的地盤,指不定咱們家那位長公主還要怎麼拿這事兒大做文章,她可早就視我爲眼中釘了……你這個股份制,我現在才明白就是個坑,合着我反正反對無效唄。”

王峰笑了笑,卻說道:“聽說最近你們那位長公主不怎麼受女王待見。”

別看鯨族以前不接觸人類,但在海底,鯨族終歸還是王族正統,和鯤鱗搭上線,海底的情報無論大小都是門兒清。

“所以才更要小心,瘋狗總比寵物狗更有到處咬人的可能。”

“要不你取而代之?”王峰順口說道。

克拉拉的眸子微微一凝,王峰的口氣看起來固然像是在順口開玩笑,但以克拉拉對他的瞭解,這人卻不是個不知輕重信口開河的人,什麼玩笑能開不能開,他心裡應該是有數的。

略一沉吟,似乎在慎重思考着王峰這話背後的深意和可能,但很快,她就白了王峰一眼:“陛下最近對沙耶羅娜的冷淡,不過只是因爲心情的發泄而已,沙耶羅娜又沒犯什麼大錯,想要在這時候去落井下石,那隻能是惹火燒身。不過……最近她倒應該沒有精力來找我的麻煩,應付陛下已經足夠她頭疼了。”

“取代一個人,不一定就非得先要落井下石拉她下馬啊……”王峰笑着說道:“你只要比她更優秀、做得更多就行了。”

克拉拉怔了怔,隨即就笑出聲來了。

比沙耶羅娜更優秀?談何容易。

突破鬼級,加上金貝貝拍賣行在極光城的成績,於克拉拉而言,確實是開始有了角逐王宮的本錢,但這種程度僅僅只是一張入門票而已,而且多半還只是張觀光的站票。

論實力,沙耶羅娜很早就已經鬼巔了;論勢力,沙耶羅娜在王族經營多年,非但大部分兄弟姐妹都被她用各種手段收復在麾下,甚至連在朝堂重臣中也有不少的支持者,那壓根兒就不是克拉拉這樣在外面做買賣的公主可以比擬的。

除非……

克拉拉笑着衝他眨了眨大眼睛:“你難道想把你的魔藥配方交給我了?別給我又說雷龍啊,這次魔藥斷貨,全世界都知道配方就在你手裡了。”

“想什麼呢?一個女人,還是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天天盯着人家命根子,你羞不羞恥?”王峰大笑道:“何況我不是已經送了你一份兒厚禮了嗎,你這笨女人不知道利用,讓我說你什麼好?”

“哦?什麼厚禮?”

“鯨族啊。”

“真不要臉。”克拉拉樂道:“這明明就是你給我找的大麻煩好嗎?”

“那就得看你怎麼理解和利用了。這世界其實沒有什麼規矩是一成不變的,一族一城之類的潛規則,只適用於商業領域,區域保護嘛,商人的思維能理解,但你既然想要做大事兒,那就得先跳出這個圈子來。”

“嗯?”克拉拉似乎感覺到了點什麼,但模模糊糊的抓不住。

“顧忌眼前的商業利益、顧忌所謂的規矩,那你永遠都只能是沙耶羅娜手中的一顆棋子,她玩兒的是槍炮是政權,而你玩的不過只是金錢,不管做多大,兩者壓根兒都不在同一個層次上。”王峰微微一笑:“可如果你能因此與鯨族交好,甚至結盟,替美人魚在海底拉到鯨族作爲盟友……要知道,你們的女王陛下,現在已經沒有天魂珠了。”

克拉拉微微一怔,可隨即眸中卻已經是疑竇重重,她不是那種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的人,但卻能敏銳的抓到事情的關鍵點。

如果是在龍淵之海事件發生之前,讓美人魚和鯨族結盟什麼的就是一個笑話。

鯨族說起來是海族正統,但這些年三大王族,公認的都是鯨族倒數,美人魚第一,即便如今鯤鱗崛起也是一樣。

女王陛下這些年一心開疆拓土,想要蠶食鯨族的地盤都來不及呢,何況鯨族一向自視正統,許多鯨族人看不清形勢,哪怕已經勢弱,可仍舊以爲還是他們天下第一的時代,對美人魚常有不敬,女王陛下怎麼可能和他們結盟?

可現在不一樣了,失去了天魂珠,無論是女王陛下的實力還是美人魚一族在整個海底的威信,都將因此大打個折扣,海龍的實力和美人魚一直相當接近,現在此消彼長,也讓上百年來海龍族第一次有了對付美人魚的機會,女王陛下最近心情不佳,除了惱恨千珏千以及丟失天魂珠外,更重要的,是擔心海龍會趁勢而起,失去天魂珠的女王陛下,已經沒有足以壓制黃金海龍王的本錢。

而且鯨族和美人魚曾經的摩擦頗多,被美人魚吞併過不少地盤,現在鯤鱗的血脈覺醒,王者歸來,時間雖短,但年輕人的行事風格這段時間已經漸漸展露,不再像以前的鯨族那麼墨守成規。雖說單獨論鯨族,在美人魚如今的力量面前翻不了天,但如果鯨族趁着海龍和美人魚開鬥,在背後落井下石呢?那美人魚就真是腹背受敵,危險大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克拉拉能從中穿針引線,拉攏鯨族結盟,非但替女王陛下掃除了鯨族這個後顧之憂,甚至反過來對海龍還是個巨大威脅,美人魚仍舊可以穩坐三大王族之首的位置,進可攻退可守,那才真的是一箭雙鵰。

當然,難度肯定很大,畢竟鯨族和美人魚一向不和,這在外人、甚至美人魚內部看來都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兒。

但鯨族現在連對最憎恨的人類,都可以做到通商建交的地步,那和美人魚之間那點矛盾又算什麼?王峰是現在最瞭解鯤鱗的人,既然這樣開了口,那肯定不會是空穴來風。

“你覺得做到什麼程度合適?”思維一旦打開,克拉拉立刻就敏銳的把握到了問題的所有關鍵點,最難的肯定是如何交涉結盟那部分,但用不着自己開口問,王峰既然提了,必然就會有所交代,倒不如直接跳過那個沒有頭緒的問題。

“這就看你們自己了,也看你們敵人的反應,要是我建議的話,初期還是以一個意向爲主,在商業合作建立初步信任的基礎上,進行一定的擴展,也是釋放給海龍的一種信號……當然,如果你們的女王陛下想直接更進一步,那你最好把半成品給她,讓她來做主,只要有那個半成品,功勞就是你的,跑不掉。”

克拉拉點頭:“聽說眼下在極光城裡代表鯨族的是費爾南諾?”

王峰笑着說道:“費爾南諾如今雖然沒有實權,但和美人魚結盟的事兒,我在來之前就和鯤鱗聊到過,他那邊並不是很牴觸,費爾南諾有隨時和他聯繫的方式。”

這其實真不會牴觸,對鯨族來說,剛剛崛起的他們需要大量的時間休養生息,在海底先拉個同盟無疑是最快捷有效的保證,不過鯤王城一戰後,雖然沒有對外公佈細節、沒有撕破臉,但鯨族和海龍已經是斷絕了結盟的可能,那就只剩下美人魚了,鯨族沒得選。

當然,王峰也沒說這事兒就已經成了,他只是在表達一種可能以及鯤鱗的態度而已。

畢竟美人魚和鯨族此前是有不少摩擦的,鯨族吃過很多虧,真要說到結盟,鯤鱗那裡應該沒問題,但仍舊驕傲的鯨族上下是否會有劇烈牴觸還是個未知數,彼此結盟的一些細節也需要商談,甚至有可能會牽涉到曾經美人魚強行霸佔的一些地盤問題,不過,這些都是可以慢慢談的。

王峰只是相互探過口風、分析形勢後幫忙牽了個頭而已,至於怎麼談,那就得由克拉拉自己去交涉,真要是把這事兒辦成,等於解決了女王陛下眼下的一大樁心事,解決了後顧之憂,那克拉拉在美人魚女王心裡的分量,就真不是她在拍賣行做點生意所能比擬的了,而且現在又有了突破鬼級的籌碼,進一步上位,再加上鯨族的暗中扶持,以後直接威脅到沙耶羅娜的地位也是必然的事兒。

“……不過鯨族在極光城應該不會呆太久,合約早已簽訂,雖然會有幾天活動時間,但你要坐船回去的話,怕是怎麼都來不及……唔。”

王峰正說着,卻見眼前微微一晃,兩片香脣已經突然湊了上來。

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
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