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

這下連溫妮都閉嘴了,小眉頭皺得緊緊的,李家的人總是比別人知道得更多一些,此時顯然也是意識到了王峰所說的種種可能性確實存在,未來危機重重。

摩童卻相當不服,當初溫妮、肖邦他們進鬼級的時候,一大幫人追着拍馬屁,簡直誇得天上無雙、地下唯一。

結果等自己好不容易也進了鬼級,還沒來得及裝一次逼呢,居然又被王峰鄙視了,搞得鬼級好像一下子不值錢了一樣,這前後不就也只差了兩三個月嗎?憑什麼啊?

可還不等摩童開懟,黑兀凱那雙一直盯着王峰的眼睛,卻是微微一閃。

王峰剛纔說話時,或許是情緒的影響,力量稍稍透出來了一絲,旁人或許察覺不到,但黑兀凱卻可以……那是?

黑兀凱的眸子裡精光一閃:“王峰,你鬼巔了?”

四周一呆,連原本打算和王峰懟幾句的摩童,那話都已經到嘴邊了,卻生生嚥了回去。

鬼巔?

離開暗魔島時的王峰,明明才只是個鬼初啊,這才兩個月……臥槽!

王峰微微一笑:“這趟鯤天之行還行,有點收穫……”

轟……

說話間,一股淡淡的魂力猛然從王峰的身上擴散開,雖沒有刻意的去壓制他人,但那種明明白白超越所有人層次的清晰感受,卻是瞬間就烙印在了所有人的心裡。

鬼巔!

和天河神鯤那一戰時,王峰其實就已經隱隱接觸到鬼巔的門檻,此後一路乘船東下,一路都在修行,突破鬼巔鞏固境界,其實也就只是前幾天的事兒。

此時汩汩魂力從王峰身上往外擴散,源源不斷彷彿無窮無盡,即便強如黑兀凱,竟也隱隱有種被壓制的感覺,他感覺有些興奮,眸子微微眯起,可很快,那絲興奮的鬥志卻又微微收殮了起來。

這段時間他不但和肖邦等人切磋,也和鬼志纔在切磋,可以說受益良多,也已經接觸到了鬼巔的門檻前,但卻一直遲遲未能突破,剛纔看到王峰迴來,本還興致勃勃想要找機會與之一戰,那是他唯一認可的對手,只有真正勢均力敵的較量,纔能有助於他最後的突破,可等此時發現了王峰鬼巔的狀態……

看王峰此時的實力,單單魂壓就已經可以強行壓制住他,當力量失去平衡,技巧和境界的認知就不可能體會得淋漓盡致……不是不能打,而是不能打得盡興,不能打出黑兀凱想要的東西來,這樣的較量就像和鬼志才切磋一樣,不論輸贏,對黑兀凱來說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還是留着吧,等自己也到了鬼巔時,這一戰纔會淋漓盡致!

已經收殮起來的目光中,也藏着黑兀凱的一絲笑意,那天不會太久的……

連黑兀凱都是這樣的感受,其他人就更別說了,哪怕是最自信的溫妮,此時竟也被王峰強橫的魂壓給逼得往後退了半步。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摩童更是驚得下巴都快掉下去了。

王峰離開暗魔島時明明和大家一樣,還都只是鬼初的程度,這短短兩個月時間,怎麼就……

唯一眼神淡然不變的,只有肖邦!

大驚小怪,不過只是展現到了鬼巔的境界,師父真是爲大家操碎了心……只要有師父坐鎮,就算聖主親臨又如何?

“這才兩個月……你是怎麼做到的?”溫妮卻是瞪圓着眼睛直接發問。

“機緣、運氣、拼死突破的決心。”王峰淡淡的說道:“想要在大半年裡按部就班的修行到鬼巔,那確實是難如登天,玫瑰聖堂也好、暗魔島也好,在這樣溫牀一樣的搖籃裡是不會出現什麼奇蹟的。”

“鬼級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想要突破,想要一年後站到賽場上去幫助我們的人,就自己去闖吧。”王峰看着所有人,這時才注意到克拉拉並沒有在場中,但現在顯然不是開口詢問的時候:“去尋找自己的機緣自己的道,只有經歷了生死,纔有創造奇蹟的可能!”

大廳裡安安靜靜,似乎大多數人都還在消化着王峰剛纔的話。

肖邦的眸子卻已經閃閃發亮,嘴角微微翹起。

當年師父就是這樣告訴他的,他照做了,也得到了脫胎換骨般的改變,可現在,他仍需蛻變,看來是時候來一場真正的修行了!

‘拼死突破的決心’這類話,若是從以前的王峰嘴裡說出來,總是讓鬼級班這幫深知他性格的人感覺有那麼點詭異,好像畫風突變、格格不入。

但此時此刻,卻沒有人感覺有玩笑的成分。

王峰確確實實是已經突破到了鬼巔,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做到這點,要說他是按部就班的修行,那無論誰都不會相信的,再加上這次回到暗魔島的王峰,整個人的氣場狀態確實是有了很大的改變,似乎不像以前那樣對什麼事兒都漫不經心的態度了,至少給大家的感覺確實是這樣的,要說他沒經歷點什麼大事兒,旁人只怕也不會相信的。

因此若是換個方向來想,連王峰這樣的懶人都已經被逼到要‘拼死突破’的地步,那一年後的聖戰將會面臨的那些困難,對大家來說還有什麼疑問的必要嗎?

這頓午飯一直吃到了晚上,但最後並沒有人喝醉,相比起開飯前的那種熱熱鬧鬧,最後甚至顯得有點冷清。

但這卻纔是讓王峰真正感到欣慰的,這幫人顯然已經意識到問題的緊迫性和嚴重性,也意識到了自身的問題所在,並且真正在用心思考這方面的事兒了。

後面的事兒倒是好安排,下午的時候就已經說好,已經踏足鬼級的鬼級班成員,明天就將隨銀尼達斯號一起返回極光城,上岸後就去各自歷練,至於怎麼歷練,這就看各人自己的安排了。

大多數會是選擇做賞金獵人的,這其實也是往年那些從聖堂畢業後,想進階鬼級的有志青年常選的路,獵人的任務往往充滿了坎坷和危險,但確實也是最鍛鍊人的工作,不僅僅只是遭遇強敵危機時迸發你的生死潛力,還有更多的人情世故、世間百態,那是一種心境的積累,其實許多鬼級的頓悟,往往是來自於這入世的門道之中。

當然,條件不同,選擇自然也會不同。

雪智御、奧塔打算回冰靈,當然,肯定不是回去當個安逸的公主,上次的冰蜂事件之後,凜冬冰谷、凍龍道就一直都有妖獸出沒傷人的傳聞,冰靈國上下也是追殺清剿了許久,但冰靈五虎不在,凜冬雙雄又還在養傷中,只是些普通戰士去圍剿,效果自然並不顯著,兩人這次回去便是打算藉着處理這事兒來鍛鍊自身、尋求突破的機緣。

肖邦、股勒想要去龍城,沙漠的艱苦環境本就是苦修之地,上次在那裡時也聽說過不少兩邊邊境摩擦的事兒,兩人這次過去,大概不會選擇鋒芒堡壘,而是會往一些最容易遭受九神打劫的村落裡鑽,借九神那些扮演劫匪的軍隊來歷練自己。

溫妮則打算去東區的大荒山脈,那既是李家的駐地,同時也是錦風的培訓基地。

坦白說,溫妮對那個地方很厭惡、也很恐懼,一山之隔外的九神荒蠻領,有着太多毒物荒獸出沒,她的母親就是去那裡探望老頭子時,遭遇荒獸遇害的,當時才三歲的溫妮也在馬車裡,那些渾身流淌着黏嗒毒液的東西在她腦子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以前害怕去暗魔島,其實大致也是因爲在想象中,那些暗魔生物和荒蠻領的毒物類似的緣故。

那是溫妮的一道心魔,想來想去,似乎也是目前最適合她去挑戰的極限了。

當然,不止是她一個人,范特西和坷拉也打算與她同行,錦風的訓練系統還是有很多門道,兩人都想去見識見識,而且闖蕩荒蠻領顯然也是一次相當不錯的錘鍊……

而在王峰的半強迫下,瑪佩爾也成了其中一員,最近九神那邊給她發出了一些任務暗示,按照王峰此前的指示,讓瑪佩爾拿了些東西過去交差,甚至連煉魂法陣都給抄了一套王峰的‘改良版’過去,這個真不是糊弄,那是正兒八經的改良版,八階符文陣,比玫瑰鬼級班那幾個還要更高級。

九神的符文高手肯定能看出其中的強大和高深,但他們學得了嗎?不是王峰瞧不起誰,就九天大陸現階段的符文基礎,給他們研究一百年也摸不到邊,連從中分解一些基礎理論出來都做不到。

至於其他的,像煉魂魔藥外面本就能買,而鬼級班的一些培訓理論,給了九神他們也用不了,不具備那樣的條件,就更只是些許身外之物,而如果用這些東西就可以保留下瑪佩爾的九神間諜身份,那顯然是很划算的,王峰覺得未來沒準兒會有大用。

但九神那邊不是傻子,眼下雖然震驚於那個八級符文的強大,一時間或許看不出破綻,但時間長了,拿過去的東西光是看着高大上,卻一樣都用不了,那就算不懷疑瑪佩爾,也絕對會給她指派一些其他讓王峰接受不了的任務,比如暗殺之類……到那時,戲可就演不下去了。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瑪佩爾從身邊調開,屆時九神本着不暴露瑪佩爾、且瑪佩爾只有在王峰身邊纔有最大價值的原則,或許就會選擇暫時將她隱藏起來,不給她指派多餘的任務,那纔是王峰最理想中的狀態。

倒是黑兀凱、摩童和音符,三人打算回一趟曼陀羅,八部衆那邊的領土雖不算大,但卻有許多兇險的歷練之地,身爲八部衆幾大部族的少主、聖女,倒是用不着王峰去替他們操心該如何歷練修行了。

…………

曼陀羅帝國

皇家秘藏館,陽光歡快的從窗戶涌進,落在吉祥天的身上,金燦燦的光線與潔白的曼陀羅長裙勾勒出一幅絕美的美人畫卷,吉祥天閱讀着一本厚重的古籍,古籍的書頁是用羊皮製成,特殊的古法讓羊皮呈現出淡黃的色澤,一行行墨色的字跡在上面清晰而古樸。

吉祥天翻閱着這些古老的記載,繁複的古文,艱澀的語法,要讀懂這裡面的文字,需要長年累月的知識訓練,而要理解這些文字的意義,還需要相應的靈性,這是一本只有天族人才能夠閱讀出意義的聖籍。

“預言……末世……衆神黃昏……新神……瀆神者……”

吉祥天輕輕合上古籍,她伸手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角,修長而潔白的手指在陽光中熠熠生輝。

哐。

秘藏館的大門發出輕響,淡淡的金色魂力涌入,沖天了一道魂力激發的機關,一道淡淡的光紋與金色魂力對接,瞬間通過了認證,大門這才緩緩地打了開來。

帝釋天微笑着走進秘藏室中,看着陽光中的吉祥天,他臉上的微笑又加深了一分,“又在研究這些古籍?”

吉祥天起身站起,臉上的面具惟妙惟俏的擬出了一張淡淡憂心的神色,“哥哥,歷史總會重演,回顧過去,總能從過去的災難中找到現在的蛛絲馬跡,我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從千鈺千奪得第二顆天魂珠之後,每天夜晚,我都能感受到天上星辰的異動,或許,劫數已經迫在眉睫。”

帝釋天點了點頭,他寵溺地看着吉祥天的雙眼,說道:“劫數來了,自然會有哥哥去頂住,你喜歡研究這些我不會管你,但是飯總是要吃的,你呆在這裡面有幾天了?還有,那麼多人選,你看中誰了?”

吉祥天嘆了口氣,“哥哥,現在我不想嫁人,至少,在劫數過去之前,我絕不會嫁人。”

嫁人是不可能的,吉祥天早已決心將一切奉獻給她的信仰,她不會讓俗事玷污了這份純淨,但是帝釋天最近似乎鐵了心腸,一直追問不休,她只能先用緩兵之計,至於以後,她現在是管不着了。

“還有,這本古籍,有天魂珠的記載,天魂珠,每一顆都擁有神奇異能,原本是鎮壓世界的神物,只是後來經過至聖先師的煉製,天魂珠失去了神奇,只有補充魂力,和鎮壓召喚魂獸的效果,大陸傳聞,至聖先師是是用天魂珠鎮壓世界,纔在最後證得神位成神,最終破碎虛空而去……哥哥,至聖先師所謂‘鎮壓世界’,到底是一種說法,還是他真的鎮壓了什麼?以至於天魂珠失去了神異?”

帝釋天一嘆,劫數,避無可避,在他看來,此時曼陀羅帝國能做的,除了積極準備,就只有等劫數到來時迎刃而上,事到其間,道在人爲,預知不過是令人有更多準備去迎戰劫數,而不是去逃離劫數。

“至聖先師留下無數謎團,天魂珠只是其中之一。”

帝釋天輕輕擡手,一顆璀璨的圓珠便浮現出來,光芒一照,珠中的幾隻眼睛瞬間張開,濃郁的氣息立刻充沛了整個房間。

“無論先師留下了什麼秘密,鎮壓了什麼,又或者是有人想要解封什麼,僅憑一兩顆天魂珠是不會有所結果的,只有集齊所有九眼天魂珠,纔會讓秘密彰顯,千鈺千很不錯,但他還沒有那個能耐。”

帝釋天淡淡說道,如果所謂劫數與九眼天魂珠相關,那他手中這顆天魂珠,誰也不可能取走。

相比之下,倒是吉祥天的婚事,讓他更加的操心,作爲當世龍巔,他不想妹妹沉浸在虛無的神道之中。

吉祥天接過天魂珠,溫養的魂力立刻衝入她的神魂,她細細的將魂力溝通向天魂珠中,幾隻眼睛立刻眨起起來,然而,無論她怎麼運轉,天魂珠始終都只有一股魂力朝她的體內溫養進來。

“哥哥,我想準備一場預言祭祀……”

帝釋天皺起眉頭,一般的預言,代價不過是一些魂力的消耗,最多是消散一些修行,但窺探天道太危險了。

吉祥天便又說道:“我會小心的。”

帝釋天無奈地看了吉祥天一眼,那雙閃閃晶瑩的雙眼藏着倔強,就算他不答應,恐怕她還是會偷偷進行。

倒不如將風險控在他知道,能看得見的範圍之中,“好吧,只要是你想做的,便直接去做,但是有一點要求,祭祀時,我要在場。”

吉祥天一笑,點頭答應說道:“自然是要哥哥在一旁替我護法的。”

…………

九神帝都九鼎城

一處繁榮的集市中,來自各地的商人繁忙的交易着各種商品,大宗貨品在這裡像流水一樣轉進轉出,一座樓臺之上,大皇子隆真看着下方的車水馬龍,對着一旁作陪的九皇子隆京淡淡笑道:“這落瓦集,原本是九鼎三十六集中最小的一處集市,九弟入手才兩年時間,落瓦集已經是十大集市之一,帝都三分之二的棉麻都在此集經轉,最重要的是,並沒有因此而削減其他集市的經營,九弟真不愧是帝國財神,這一手變化,可謂是憑空生財。”

九皇子隆京陪着一笑,“大哥這話說得,不過是一些商業把戲,不值一提。”

“你說來和我聽聽。”

隆京微一沉吟,說道:“也好,其實這很簡單,金錢握在手中,不去花它,其實錢便只是一堆廢物,貨物也是一樣,商人持有貨物,對帝國而言他擁有財富,但轉換商人的角度,對他而言,他所擁有的不過是一堆他用不上的東西罷了,他必須將這些東西交易給他需要的人才能發揮這些東西的財富效果,所以,我加快了商人們的貨物的轉手速度,同樣數量的貨物,以前一週時間,貨物只在一個商人的手中,只是一個商人的財富,但現在,這一批貨物會轉手三次以上,會有三個人利用到這批貨物賺取到他們所需的財富,而每一次轉手都會有金錢交易,帝國也就能從中徵到更多的商稅,貨物也更快的到達了需要它的人的手上,不知道大哥有沒有發現,落瓦集除了棉麻以及一些日常雜用以外,就沒有其他大宗貨物的交易了,爲了效率,那些貨物都被引導到其他專門的市集去交易了。”

隆真微微一笑,“這麼說,九弟只是搭建了一個可以供商人們快速交易的市集渠道?”

“我管這叫平臺,大哥可還記得,半年前,我曾和大哥遞過一份奏疏帖,請大哥設置集市監管和稅務官,如今二者都運行良好,今年帝國的財報,已經可以預計比去年有大幅增漲……”

隆真聽着隆京興致勃勃的講話,心中的確回想起了這份奏疏帖,父皇不理朝政,帝都民政都是交到他的手中處置的。

“這平臺不錯,可以加大投入,不過,監管也必須加緊跟上。”

“是,大哥。”隆京臉帶驚喜,“有大哥這句話背書,我可以放寬心去做事了,至於監管,還請大哥儘管安排人手。”

隆真一笑,點了點頭,忽然又開口說道:“九弟對千鈺千一事有什麼看法?”

“大哥說的是天魂珠?”隆京問道。

隆真再次點頭,說道:“千鈺千辦事,從來都是有的放矢,前段時間,五弟和他的暗堂的關係,可是非同一般啊。”

隆京微笑說道:“大哥多慮了,五哥執掌蒲野彌,負責天下情報,策反敵對,自然會與暗堂這樣的影子組織有所瓜葛,相信五哥與暗堂只是合作關係。”

“是嗎,那九弟是怎麼看的?”

隆京微一沉吟,再說道:“千鈺千這一次是徹底打破了海族平衡,美人魚的瘋狂報復,勢必改變原本海族與陸地的平衡局面,至於天魂珠的秘密,幾百年了,仍然無有一個結論,恐怕只有集齊九顆才能揭曉,否則,不過是象徵意義大過實際的一件溫養魂力和補充魂力的極品寶物罷了,不過,九眼天魂珠,在至聖先師破虛而去之後,隨之四散隱於天下,千鈺千絕無可能集齊天魂珠,他的目的,恐怕並不是爲了天魂珠這麼簡單。”

“呵呵,你覺得你我合力尋一顆天魂珠獻給父皇如何?”

隆京一怔,幾乎以爲自己聽錯,“大哥說笑了,天魂珠這樣的寶物,不是隱世未出,就是在龍級強者手中……”

“若是有天魂珠不在龍級強者的手中呢?”隆真再笑。

隆京看着隆真的笑靨,“大哥可是知道什麼?”

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章 阿西八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
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章 阿西八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