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

鬼志才一愣,隨即又驚又喜:“神使大人!”

不怪鬼長老反應不過來,到了這個級別,戰鬥大多數時候都不是靠眼睛直接去看,而是靠五感的延伸,一時間沒看清樣貌也是有的。

而王峰離開暗魔島時不過只是個鬼初,可剛纔交手時感受到的卻是個鬼巔,兩者間的差異何止雲泥?這換誰也不可能把兩者聯想到一起去啊。

王峰這才大笑着放開手,剛纔也是一時興起,想要試試自己剛剛晉階的鬼巔的力量,本以爲有心算無心,是能夠控制住鬼志才的,可沒想到偷襲的情況下,再加上對方稍有大意,居然也才只是個平分秋色,暗魔島這六位長老,手底下可是真有東西的啊。

……

暗魔島上,雖然薇爾娜一開始時封鎖了一些消息,怕影響到鬼級班的訓練,但像溫妮、克拉拉這些有私人通訊手段的‘情報頭子’,想要什麼事兒都瞞住她們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鬼級班亂過一陣子,有不少人都動了要出島去找王峰的念頭,但好在暗魔島能確定王峰沒死,薇爾娜島主親口闢謠,堂堂龍級說出的話,這些人還是相信的,何況就算不相信也沒辦法,孫猴子能翻出如來佛祖的手掌心嗎?

只是擔心影響他們訓練的情緒,可沒想到,在幾次有預謀、有組織的‘衝出暗魔島’行動失敗,被抓回來之後,鬼級班的訓練倒是更加如火如荼、激情高昂了。

不爲別的,連個暗魔島都‘偷溜’不出去,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溫妮、雪智御等幾人卻也直接‘困死’在迷霧裡,還要別人來救……大家根本就幫不上王峰的忙,所有人都是深感自己的軟弱無力。

打不過、跑不掉,弱就是原罪,這種時候,除了奮發圖強、拼死突破,還有什麼別的好說呢?

能被王峰選來暗魔島的這批人,本就都已經是接近了鬼級界限的那一幫,在這裡魔藥管夠、煉魂法陣管夠,還有各種各樣的傀儡陪練、乃至六道輪迴的歷練,再加上現在人人憋着的一口勁兒,所有人的進步顯然都是巨大的,而那幾個被‘特殊照顧’的就更牛逼了。

除了跟着胡娜長老不知去了哪裡修行的克拉拉外,瑪佩爾、音符和溫妮的特殊訓練全都已經結束了,旁人能感覺到瑪佩爾和音符似乎都已經進入了鬼級的層次,雖說現在整個鬼級班裡突破鬼級的人着實不少,變得似乎不怎麼稀奇,也沒見過瑪佩爾和音符出手,但兩人的氣質以及寫在臉上的那種自信,卻能讓人感受到她們和其他鬼級之間彷彿已經劃出了一條分界線來。

當然,兩人都不是那種愛現的性格,也不喜歡和人切磋,但溫妮和她們顯然不太一樣……

這是個超有火氣的,特別是在衝出暗魔島行動失敗,被抓回來之後,大概是意識到自己翻不出薇爾娜島主和那幾位長老的手掌心,逃出去的事兒已經不用再想,於是溫妮爆發了……

然後就開始了她的虐人之旅,前天是摩童、昨天是奧塔,現在則是范特西,都是一分鐘內結束的戰鬥,當然,贏得也很神奇,感覺她明明在力量、速度等各方面似乎都沒有什麼質的改變,但戰鬥方式卻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光是對蕉芭芭的召喚掌控,就已經完全超乎了魂獸師的常規範疇,什麼落點距離、召喚時間之類的規則對溫妮來說已經完全不適用,前天的摩童和昨天的奧塔都是一樣,纔剛說開打,那兩個還和溫妮隔着二三十米外擺造型呢,然後就看到蕉芭芭突然神威天降、一屁股給他們坐了下去,壓得兩個傢伙服服帖帖……

今天的是范特西,有過摩童和奧塔的教訓,范特西其實已經很小心的在戒備着了,可溫妮只是在他面前虛晃了一招,剛剛拽去范特西注意力的時候,蕉芭芭就再度從天而降……

范特西差點就想罵娘,媽的咧,你能不能換一招?摩童他們輸在這招下面,還可以說沒準備,老子都看你這樣虐過兩個了,還被這樣搞死,堂堂范特西隊長不要面子的嗎?

轟隆隆~~

蕉芭芭這屁股絕對是最近專門練過的,不同於以往柔軟的觸感,那是相當硬,跟鐵板一樣,這麼砸下來完全不亞於捱了一記超級重錘。

霎時間,訓練場的震盪聲、還有范特西那翻起的白眼兒、以及喉嚨裡憋氣的咕咕聲音,三位一體,疼痛感從多維度呈現,讓周圍觀戰的鬼級班成員們全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連摩童、范特西這些人居然都扛不住,這要換自己,估計就得被坐爆了吧……

“呸!老子會扛不住?”摩童在旁邊一臉不爽:“我跟你說哦,那熊屁股真正厲害的不是力量!”

“那是什麼?”

奧塔在旁邊連聲咳嗽,摩童鬱悶的說:“那熊不洗屁股,忒臭,老子是被它生生薰暈的!”

“我不太清楚這個啊!跟我沒關係!”奧塔趕緊站離他遠了一點,這蠢貨小弟,把這說得跟是什麼光榮的事兒一樣。

果然,站在摩童旁邊的坷拉一臉嫌棄的掩了掩鼻子:“果然感覺你這兩天臭臭的,我還以爲是我過度敏感了……”

“不錯不錯!”德布羅意滿意的拍了拍摩童的肩膀,但又意識到了什麼似的,趕緊縮回手去擦了擦:“以後就叫你熊屎摩童了!”

周圍的人都大笑起來,摩童呆了呆,隨即臉上陣紅陣白,這算是把自己坑了嗎?

而此時的訓練場上,范特西看起來還真有幾分是被‘薰’暈過去的樣子,身體被壓得死死的,從蕉芭芭的屁股縫裡好不容易伸出來個腦袋,卻再也無法動彈,只能一隻手死命的捏着鼻子,另一隻手不停的拍地:“認輸!我認輸了!”

可蕉芭芭卻沒有要起身的意思,一臉得意的坐在范特西身上不動,溫妮則是翹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坐在蕉芭芭的肩膀上,傲嬌的小眼神環顧了四周一圈,最後眼神居然還挑釁了一下肖邦和黑兀凱,最後懶洋洋的喊道:“我就想問一句,還有誰!”

四周憋着笑嘰嘰喳喳,黑兀凱和肖邦笑而不語,兩人都看得出來溫妮的蛻變,什麼力量速度方面的‘照舊’,不過是因爲摩童、范特西這些人都用不着她全力出手而已,這丫頭不過是在和他們玩玩,感覺應該是已經進入鬼中了,而且還是那種完全掌控級別的。

從溫妮去特訓到現在不過只是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別說肖邦,就連黑兀凱都感覺這進步速度有些不可思議。

溫妮得意的還在琢磨着下一句場面話呢,卻聽訓練場大門那邊有個略帶一絲笑意的聲音突然響起道:“這麼多人慫她一個?老子真是看不下去了,還有我!來來來,小溫妮,哥哥陪你練練!”

這聲音實在是太熟悉,但又實在是有點不敢想象。

滿場的腦袋頓時齊齊轉動,連同蕉芭芭的,緊跟着,原本嘰嘰喳喳的現場突然就徹底安靜了下來,那是……

王峰!

王峰和鯨族的消息在陸地上其實已經傳了有十幾天了,但大概是感受到了鬼級班最近訓練的激情,覺得讓他們當會兒‘哀兵’被刺激一下的效果也不錯,於是薇爾娜對他們隱藏了王峰和鯨族的消息,至於溫妮等人的‘私人通訊’裝置,自然也都在逃跑抓回來時就被沒收了,所以在暗魔島這邊,鬼級班的人們還不知道王峰已經被證實還活着。

這些天來,該流眼淚的都已經流過了,大部分人都已經將一切心思都用到了修行上,抱着的念頭無非是變強後就可以離開暗魔島去找王峰、變強後就可以出去幫王峰報仇之類……總之來來去去的念頭裡,王峰已死這個消息已經潛移默化的在他們腦子裡根深蒂固了,可沒想到啊……這傢伙竟然突然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溫妮的小嘴微微一張,原本懶洋洋的眼睛瞬間就瞪直了。

音符感覺眼睛裡有了霧氣,兩隻手緊緊的握拳捏在胸口前,她張開嘴巴喜悅的想要喊出那個人的名字,卻感覺聲音宛若哽在了喉嚨裡,似乎在這一刻她連說話發聲的本能都已經忘記了。

摩童不自覺的露出一臉回味無窮的姨母笑,黑兀凱也是一臉笑意,他原本就不相信王峰會那麼容易死掉,而奧塔三兄弟的嘴巴則是直接咧開。

雪智御捂住了嘴巴,這段時間得知王峰的消息後,她的表現是最平靜的,從沒在人面前掉過眼淚,但無論是溫妮還是摩童等人策劃的‘離島行動’,她卻一次都沒落下,可此時,冷不丁的,兩行不知道什麼時候涌出的眼淚,突然就從臉頰兩旁悄無聲息的滑落下來。

瑪佩爾則是感覺心臟猛然一跳,彷彿整個世界都在這一刻突然靜止下來……

王峰死了?她是不信這話的,作爲已經與師兄邁過了那一步的人,她的紅蜘蛛種對師兄的蟲神種有一種遙遙的莫名感應,具體的情況、地點等等情報當然感應不出來,但至少,她能確認師兄一定還活着。

當然,確認活着是一回事兒,擔不擔心又是另一回事兒,瑪佩爾不是那種躲在被子裡哭的人,既然想要出去找師兄,於是她就一手策劃了鬼級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越獄’……

沒有通知太多,畢竟目標越小越容易逃跑,和溫妮、雪智御、音符、范特西這幾個最靠譜的人一起,甚至連奧塔和摩童這些人都沒帶,只因爲他們大嗓門、遇事衝動,怕壞了事;本都已經無限接近成功了,瑪佩爾甚至用上了師兄教她的破解迷宮方法,可即便是超絕的天賦加上紅蜘蛛的敏銳感知,仍舊是沒能破解暗魔島那白茫茫的迷霧迷宮,最後被薇爾娜島主親自逮了回來……

這幾天,別的人大概是已經放棄了,但瑪佩爾卻是正在暗中策劃着下一次的‘越獄’行動,這次人更少,她打算只帶自己一個人,而且,她打算要去薇爾娜島主的房間裡偷那張大家口中傳言的迷霧地圖……

只因爲一個傳言,都不能確定,就要去一個龍級強者的房間裡偷東西,這大概也就是瑪佩爾纔有這樣的膽量了,她開始在暗中觀察薇爾娜島主每天的動向,想要摸清她每天的作息時間、生活習慣、乃至行動規律等等,可沒想到,還沒等她計劃實施,王峰師兄,竟然回來了!

瑪佩爾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情,喜悅?激動?興奮?她無法形容,因爲這樣的情緒她從來沒有過,她形容不出來,只是心臟彷彿驟然收縮一般的靜止後,隨即就用那種彷彿最大功率的輸出一般,砰砰砰砰的狂跳起來。

她下意識的往前邁了一步,可隨即腳步就停止,感覺自己似乎是想要不顧一切衝上去抱住師兄的,但隱隱又覺得這樣似乎有些太過了,畢竟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上下尊卑、令行禁止……

而就在瑪佩爾一愣神這當口,有兩道人影已經直接衝了出去。

坷拉和烏迪!

只有天才知道這兩個自從知道王峰‘死訊’後就一直沉默寡言的獸人,事實上在心裡究竟有多麼的思念,他們兩個沒有參與幾次所謂的‘越獄’計劃,甚至因此還被溫妮罵了一通,說他們兩個不講義氣,虧溫妮還一直把他們兩個當成最好的兄弟姐妹來待……

雖然溫妮是氣話,但坷拉和烏迪其實還是很受傷,那真是沒義氣嗎?

相比起周圍這些大多出生良好的鬼級班弟子,事實上只有這兩個來自南方的獸人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實一面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樣子,以他們現在的力量,跑去如今禍亂四起的龍淵之海找王峰,那和送死沒有任何分別。

死亡?對南方的獸人世界來說,那實在是太平常了,坷拉和烏迪不怕死,但他們不想毫無意義的死,當然,也沒勸溫妮他們,烏迪固然是因爲嘴笨,但對坷拉來說,她只是太清楚了,溫妮他們在這種情況下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聽勸的,圖費口舌、令人不快而已。

於是這段時間他們剩下的所有就是訓練,訓練得最拼命最狠,那是直接奔着往死裡去,沒別的想法,腦子裡的念頭始終只有一個:變強!只有變得足夠強,才能找出殺害王峰師兄的兇手,才能替他報仇!

可現在,王峰師兄回來了!

兩人的衝出似乎總算是打破了這滿場詭異的寧靜。

“班長!”

“王峰!”

“老大!”

四周其他人這時候才如夢初醒般的大喊出聲來。

王峰過來的時候,已經聽鬼志才說過了島上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兒,知道大家在擔心他,也知道了那幾次所謂的‘越獄’……在薇爾娜島主和六大長老的眼皮子底下玩兒這個,這不是跟關公門前耍大刀一樣嗎。

王峰不是個容易被感動的人,本是覺得有些好笑的,但此時此刻,當所有人的反應都落在他眼裡,卻是那麼的真實。

說實話,被人愛戴被人惦記的感覺,在某些時候像是一種枷鎖,但在某些時候,卻真的很打動人心。

本來想說兩句俏皮話和大家開個玩笑的,但這時候,就算是王峰也有點‘遊戲’不起來了,終究還是大笑着張開雙臂:“老子回來了!活的,想抱的趕緊!”

“哇呀呀呀呀!”這下可就不止是坷拉和烏迪了,下一秒,幾乎所有人全都歡呼起來,一蹦三尺高,二三十人跟射箭似的朝王峰飛衝過去。

啪啪啪啪~~~~

“臥槽,讓你們抱,沒讓你們疊羅漢啊!哎喲!摩童!你丫的根本不是真心來抱我!”

伴隨着王峰誇張的慘叫聲和嚎嚎聲,除了幾個看到這陣勢望而卻步的女生外,大門口瞬間已經就已經疊出了一座人堆!

除了沒撲上去的除了幾個女生,剩下的也就是黑兀凱和肖邦了,老黑是懶得湊這種熱鬧,肖邦則是壓根兒就沒他們那麼激動。

他臉上掛着一絲彷彿永遠都雲淡風輕的微笑。

師父死了?那種開玩笑一樣的消息,肖邦一聽就覺得肯定是聖城放出來唬人的,以師父的實力,這個大陸上能威脅到他老人家的,恐怕也只有那幾位龍巔了吧?而如果是那幾位龍巔動手,哪還輪得到消息這麼肆意擴散的……

反正他和黑兀凱的感覺大致相當,相信薇爾娜島主的話,相信王峰並沒有出事,因此他也一直沒有參與過溫妮他們的越獄計劃,此時看到師父突然出現,開心是肯定有的,但激動卻真談不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只是看到師父被這麼多人壓在了下面,感覺大家是不是有點反應過度,這個……就有點冒犯師父了啊。

可事實上,真正被冒犯得最慘的不是王峰……

范特西已經快暈過去了,他也聽到了大家喊王峰的名字、也知道應該是王峰迴來了。

阿西激動啊,一發狠,就算徹底狂化也要先掀飛這背上的蕉芭芭,然後衝過去和老王狠狠的抱一個、一解相思之苦再說,可沒想到這發力,似乎是刺激到了蕉芭芭股間某個敏感的部位,然後,噗~~~~

那是一道令阿西徹底沉醉的悠遠綿長……

天知道一隻四米高的熊,放個屁能放到何等樣驚天動地的程度,范特西的狂化狀態瞬間被瓦解,滿臉通紅的死死捏住鼻子,而哪怕在數十米外的大門那邊,不少人都忍不住捂住了鼻子了。

事實證明,不管蘿莉再怎麼可愛,她養的熊放屁也是臭的!

四周微微一靜,此時才聽到阿西那已經真正有氣無力的聲音:“救、救命……”

久別重逢,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叨叨嘮嘮。

正好大家都還沒吃午飯,暗魔島的食堂裡頭一回聚齊了鬼級班除了克拉拉外的所有人。

奧塔、黑兀凱等酒鬼都拿出了珍藏的好酒,瑪佩爾等女生則是去後廚幫着那兩個聾啞師父弄了滿滿三大桌子菜,酒桌上,大家那股興奮勁兒已經漸漸過了,但熱鬧的嘰嘰喳喳聲卻是此起彼伏。

“班長你這段時間去哪裡了?”

“不會是悄悄去修行了吧?感覺班長變強了!”

“哈哈,班長這樣的天才哪還需要什麼修行,肯定是遊山玩水去了!”

“外面居然還傳什麼班長你掛掉了的消息,我一聽就知道那些話都是狗屁,肯定又是聖堂的人在亂放消息作妖了!”

大家嘰嘰喳喳的說着、問着,王峰笑着將鯤天之行簡略的說了一遍,這裡的傢伙們雖然都是值得信任的,但畢竟年紀輕、嘴邊無毛,肯定不如霍克蘭他們嘴嚴,因此有關鯤冢的部分倒是一筆帶過了,現在正是鯤鱗趁着收復鯨族的聲勢,開疆拓土、鞏固政權的大好時機,他現在那個鯤王的身份在海族裡可是越傳越神了,完全是天命所歸,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一個‘王峰幫助’什麼的,反倒是破壞了那份兒神聖性。

但即便如此,也已經聽得這幫人一驚一乍了。

“班長牛逼!”

“聽說鯨族最不待見的就是人類,也就是班長了,換個其他人去,估計墳頭的青草都已經長老高了。”

“這麼說來,以後咱們極光城又多個靠山了?”

“呸,什麼靠山,咱們很弱嗎?那是咱們玫瑰的盟友!”

“喂喂喂,別光讓他一個人吹牛逼啊!”溫妮心裡其實也挺興奮的,但大家都在拍馬屁,姑奶奶要是跟他們一樣,那多沒面子?老孃是拍王峰馬屁的人嗎?

這話對摩童的胃口,興致勃勃的捧哏道:“好溫妮,這話怎麼說?!”

“他牛逼,咱們難道就不牛逼?”溫妮一腳提起踩到椅子上,得意的插着腰:“王峰!嚇你一跳,你猜你出去浪這兩個月,咱們有多少個鬼級了?”

這話一出口,周圍的不少人眼睛都亮了。

“三個?五個?”王峰笑着隨隨便便的報了兩個數。

四周都是哈哈一笑。

班長這口氣看似隨意,但其實應該是深思熟慮過的,畢竟突破鬼級不是過家家,兩個月的時間確實稍晚短了一點,之前訓練大家的鬼志才長老就說過,能在兩個月以內新突破三四個其實就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成績了,倒是和班長這判斷差不多。

“哈,瞧不起誰呢?”溫妮得意一笑,小手一拍,控場氣勢十足:“王峰你給我坐好,嚇你一跳哦!兄弟姐妹們,今兒咱們給他開開眼!”

轟~~~~

大家顯然早就有所準備,就像商量好了一樣,只見在溫妮旁邊,足足十個新晉鬼級的氣場陡然生起!

瑪佩爾、雪智御、奧塔、德布羅意、默默桑、蘇媚兒、摩童、音符、瓦拉洛卡、坷拉!

這可是除開原本鬼級班的七大鬼級外,剛剛新晉級的十個人,且十人對魂力的掌控顯然都並無生澀之意,恐怕突破鬼級至少也已經有半個月時間了。

再加上王峰、黑兀凱、范特西、溫妮、肖邦、股勒和柴京等人,鬼級班開班不過三四個月時間,這直接就已經有了十七個鬼級,而且還有個特訓沒有歸來的克拉拉,要是她也突破,那就十八個了!

十八羅漢啊,坦白說,這要是放在鬼級班剛成立的時候,要說短短小半年時間就讓鬼級班擁有十八個鬼級,那估計任何人都不敢相信,畢竟當初外界對玫瑰的希望,是一年內,一百個鬼級班弟子裡能有二十個就已經算成功了,可現在才小半年……事實就擺在眼前!

大家都興奮無比的看着王峰,早就準備好要給王峰這個驚喜了,可沒想到此時的王峰居然面色平靜,端起旁邊瑪佩爾給他泡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只是笑着點了點頭:“嗯,還可以。”

還可以?就這?這可不太像那個王峰的性格,這種時候,他不是該一蹦三尺高,然後帶着大家一起狂歡一下,吼什麼勞逸結合、今朝有酒今朝醉之類的話嗎?

除了少數如黑兀凱、肖邦這類本身眼界就很高的,其他人都有點尷尬,有種俏媚眼兒拋給了瞎子看的感覺。

氣氛頓時有點尷尬起來,也不知道說點啥,溫妮卻是瞬間有種被打臉的感覺,小臉一紅:“你這什麼反應啊……什麼叫還可以?老王你吃錯藥了?十個鬼級啊,你這甩手掌櫃不鼓勵兩句就算了,居然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摩童在旁邊連連搖頭:“就是就是!”

“沒有不滿意啊。”

“那你擺着張臭臉!真是的,好像一盆涼水就給我潑過來一樣。”溫妮撅起小嘴。

王峰笑了笑,卻不提這茬,只說道:“這次我去了鯤天之海,經歷了不少事兒,也認識了不少人……”

溫妮尚且還在憤憤不平,興高采烈的迎接這傢伙,給他介紹大家成果,結果居然這麼不冷不熱的:“那又怎麼了?”

“其中有個叫鯨牙的長輩,給我分析了一個消息,過程我就不多解釋了,只說結論。”王峰頓了頓,看向大家:“半年之後的聖城戰,不管主力還是替補,如果不到鬼巔,那就沒有上場的必要了。”

四周頓時一靜,除了黑兀凱的神色依舊悠然,即便肖邦,此時的臉色也都變得微微凝重起來。

鬼巔?而且是要求所有參賽者都必須鬼巔?這……

溫妮的嘴巴張了半晌,好不容易纔一口合攏:“危言聳聽!又在這嚇唬人了。”

王峰卻笑了笑,一字一句的說道:“不,那只是最低標準而已。”

坦白說,他還真希望這是危言聳聽,畢竟大半年的時間,對鬼級班來說實在是太短了,但鯨牙大長老在臨行前對他說的一些話,卻讓他無法忽視。

剛纔久別重逢,是大家最歡樂的時候,他不忍心破壞這氛圍,但既然說到了這裡,就不能再馬虎下去了,這個警鐘如果不在此時給所有人敲響,那大半年後等待玫瑰的就是樂極生悲。

‘我對人類別的人或許不太瞭解,畢竟接觸得少,但對如今六大龍巔中的刀鋒聖主……那絕不是個會留給你們任何一絲機會的對手,事涉雷龍、涉及聖主地位,獅子搏兔亦用盡全力,一年後的聖戰,至少鬼巔起步,上不封頂,做好這樣的準備吧,否則你們將必敗無疑。’

對鯨牙大長老,王峰還是很敬佩的,不止是敬佩他的實力,也敬重他對鯤族的忠誠,敬佩他的爲人,那絕對不是一個會信口開河的老人。

單只是李家此前給過王峰的一些情報裡,就已經能讓王峰感覺聖子羅伊在背後的許多動作不同尋常了,但那都還算是在王峰預料的難度範圍以內,那並不是王峰所擔心的……

鯨牙大長老說的不錯,一年後的聖戰,在大多數人的眼裡,那只是一場年輕人之間的血氣之爭、是信仰之戰,但在聖主眼裡呢?在整個聯盟那些事涉自身的頂尖勢力眼裡呢?那是雷龍想要東山再起、爭奪聖主之位的開端!

一個只是年輕人爭勇鬥狠,另一個則涉及老一輩的聖主之爭,這性質能一樣嗎?到了這樣的層面,聖主是不可能不干涉的,到時候聖城那邊的出戰名單,或許還會是像鯨牙大長老所說那樣,鬼巔打底,上不封頂……出現龍級都不是不可能,只是看到時候聖城方面會找一個怎麼樣的說辭了。

那一戰,沒有投機取巧,也絕對不是年輕人之間的小打小鬧,沒有做好和聖城真正力量硬碰硬的打算,是不可能贏得了的,或許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聖主不可能親自下場而已。

在場的都算得上是鬼級班的核心心腹了,也都是自己人,適當的讓他們知道一些內幕,其實問題不大。

此時挑重點把一些事兒提點了出來,最後說道:“……鬼級班有這麼多優秀的人聚集在一起,爲了同一個目標,還有最優秀的導師、最好的魔藥、最好的修行環境,進入鬼級是天經地義的事兒……話或許有些重,但我想說,在這樣的條件下突破鬼級,真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嗎?”

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三章 轉嫁詛咒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
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三章 轉嫁詛咒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