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

王峰歸來,連那各方勢力都在派人過來打探,那就算做做樣子,極光城當然也還是要迎接一下的。

霍克蘭此時就正站在船頭上,一派意氣風發狀。

最近接連遭遇大事兒的衝擊,玫瑰可謂是經歷了諸多風雨和危機,雷龍不出來主持大局,裝逼小能手王峰又不在身邊,一切事兒都壓到了霍克蘭的頭上。

聖堂裡有暗線在挑唆弟子們鬧事兒的、各方媒體對玫瑰落井下石引導輿論的、各方投資商隱晦撤股的……

坦白說,一開始的時候霍克蘭是真有點惶恐,各種危機公關,特別是面對媒體各種坑上加坑的採訪,老霍很清楚,要按照他以前的正義方式和正直感覺來應對的話,那玫瑰基本就等於宣告走上不歸路了。

好在老霍不是個死板的人,他可以學習,學習誰呢?雷龍那套他不怎麼學得來,畢竟老雷那種面對任何人都能微笑着侃侃而談,時刻將話語權掌控在手中的話術,那真不是誰研究幾個月就能學得來的,於是他選擇了一個‘羞恥’的學習對象——王峰。

‘煉魂魔藥?正在生產啊,多的是!市場上沒有?呵呵,飢餓營銷這種高級手段你當然不懂……誒,不對,你這個小朋友這很可恥啊,你這不是在套我的話嗎?這是咱們玫瑰的商業機密,恕不奉告!’

‘王峰死了?誰跟你說的?你見着屍體了?前天晚上我還和王峰聯繫過,精神好得很,吃嘛嘛香,還長胖了呢!’

‘鬼級班?好着呢,暗魔島那邊聽說又有好多人突破了,小菜一碟嘛!當然,具體數字就不公佈了,我怕驚掉你們的大牙!我們玫瑰別的沒有,但是‘低調做人’這四個字,早就深入了我們每個玫瑰人的骨髓!’

‘王峰在幹什麼?他現在正在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到時候絕對給全聯盟一個驚喜!什麼大事?你當記者幾年了?這麼愚蠢的問題你也問,告訴你了還叫給全聯盟的驚喜嗎?等着看新聞吧,到時候你就知道我們家王峰有多厲害了!’

講真,真用不着什麼太細緻的技巧,問我什麼我就吹什麼,一句話:把牛逼吹到底!吹到特麼的連霍克蘭自己都覺得愧對列祖列宗,那基本就成了!

一開始的時候還有點羞澀,但後來,老霍算是體會到了這種用吹牛逼去堵別人嘴、讓別人無話可說的快感,又是面對各種刁鑽的記者問題,老霍那叫一個愈發的應對如流,就這麼的,還真是不知不覺就讓他給玫瑰拖到了足夠的時間,順利等到王峰真正的消息傳來……

老霍現在是越來越喜歡一個人站在高樓窗戶或是船頭前,揹着手用那種深邃的眼神眺望遠方,然後留給後面那些人一個偉岸的背影,這讓老霍感覺特別好。

別的不說,就衝自己這次把岌岌可危的玫瑰生生從死神手裡搶了回來,老霍覺得自己就當得起‘偉岸’這兩個字!

誰說的搞符文就不懂政治?誰說的搞研究的就搞不好聖堂?老子以前是沒悟,這一旦悟了精髓,那就是全能!

王峰這孩子,嘖嘖嘖……真是個好孩子啊!

“霍老,船頭風大,”一個聲音在背後笑着響起道:“王峰先生也不知幾時才能回來,還是來裡面坐坐吧,小賽燙了壺好酒,給您暖暖身子。”

說話的豁然正是索拉卡,如今的龍淵之海上並不太平,到處都有瘋狂的美人魚身影,索拉卡畢竟是美人魚一族的,有他在船上纔不至於讓大水衝了龍王廟,所以陪同霍克蘭過來。

當然,如今的龍淵之海,要防備的也不僅僅只有美人魚,被美人魚追殺得各方亂竄的海盜顯然也是一個危險因素,於是船上就有了這個組合的第三個人。

“三十年份的高原狂武,霍老當真沒興趣?”說話那人全身都籠罩在斗篷裡,身材異常高大,聲音有些低沉沙啞,手裡還提着一個酒罐,這就是烏達幹長老派來替極光號導航引路、並保護霍克蘭的阿賽了。

這名字,其實無論霍克蘭還是索拉卡,一聽就都知道只是假名,或許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背景,不過確實相當有航海的經驗,實力也很強,絕對鬼級中的強者,但這是烏達幹介紹的人嘛,肯定信得過就是了,這段時間在船上大家也混熟了,雖然霍克蘭和索拉卡都不會去問及他的身份,但看對方談吐不凡,不像是個犯事的罪犯,倒更像是那種掌握着殺伐大權的上位者一樣,偶爾展露出來的氣勢相當果決凌厲,倒是讓霍克蘭和索拉卡都不敢輕視。

霍克蘭那邊冷風也吹夠了,他們是昨天晚上纔到這片海域的,知道一時半會也等不來王峰,老霍笑着回頭道:“好,那便嚐嚐……”

話音未落,陡然聽到周邊有一些嘈雜的聲音響起,一條船、兩條船、十條船……雖是相互間隔着一定距離,但畢竟這片海域風平浪靜,喊的人又多,難免就顯得熱鬧了一些。

“瞧!又有船來了!”

霍克蘭淡然一笑,最近思想境界得到了提升,老霍也是愈發的天塌不驚了,他都懶得回頭,只笑着衝索拉卡和賽西斯說道:“這不是每天都聚集來很多船嗎?有船來有什麼奇怪的?大驚小怪!”

話音剛落,卻見索拉卡和賽西斯的眼神都有些不對,索拉卡微張着嘴巴:“那船……好大!”

賽西斯點了點頭,他是在海上見過大風大浪的,可即便如此,眼中也是有着震撼:“生平僅見!”

霍克蘭這才意識到事情似乎有點不同尋常,轉頭朝那方向看去……

那一看就是一個龐然大物,即便看起來還遙遠無比,可厚重的灰影卻已經勾勒出了它龐大的輪廓,竟是宛若一座隱隱綽綽的小島一般!

霍克蘭呆了呆,這是什麼玩意兒?

那巨無霸的速度極快,乘風破浪而來,從有人發現它,到大家看清楚它的大概外觀,也不過就是短短兩三分鐘,人們的眼神也從一開始的好奇,逐漸轉化爲了詫異、再到震驚和恐懼。

“那、那是龍船!龍級海船!”

“我的天吶,好大一艘!”

龍級,那是海船的極限,整個人類世界,算上刀鋒聯盟和九神,匯聚所有符文和航海的結晶,也不過只有幾艘龍船而已,且都是各方海軍中的鎮海神針級別,輕易根本不會出動,可現在,聚集在這裡的人僅僅只是爲了迎接一個王峰而已……

誰啊這是?誰能開一艘龍級戰船出來?不會也是開來接王峰的吧?還是路過?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腦子裡有點回不過神來。

驚訝間,那龍船倒是又更近了一些,這下看的更清楚了。

“不,不是人類的船!”

“看旗幟、看船紋,我的天吶,那是鯨族的龍船!”

鯨、鯨族?龍船?!

這是暗魔海域啊,已經離開鯤天之海的範圍了,而自王猛那個年代往後,幾百年時間裡,誰見過鯨族的龍船離開過鯤天之海?

可現在,它就是來了,大咧咧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這是要幹嘛?總不可能是專門來送王峰的,那得多大的屁股啊……難道之前的傳言是假的,鯨族這是內部大一統,然後要反攻偷襲人類沿海城市了?

從不建交的兩個種族,突然派了艘龍船過來,這要說不是來打仗怕都沒人信!

鯨族龍船驚現暗魔海域!

四周這些海船,都有着和各自家族緊急聯絡的方法,兩顆子母傳訊水晶而已,大海上的常規通訊手段而已,而此時,各方都是第一時間就將這個消息緊急發送了回去。

可還不等那些消息真正的抵達大陸各家族的耳中,那龍船已經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當那龐然大物分開的浪花都足以將周圍的海船羣蕩個東倒西歪時,所有人終於全都看到了,在那將近高二十米的船頭上,居然有一個年輕人衝着極光號這邊揮了揮手。

那是………

說起來,王峰這幾天有點不爽。

好不容易拉起了一隻龍級打底的隊伍,打算去龍淵之海湊個熱鬧,幫鯤鱗掙名氣的同時,自己再悶聲發大財,去那龍淵蜃境裡去撈點好處、順便鍛鍊自己之類,可沒想到啊,纔剛從鯤王城出發沒兩天呢,那邊龍淵之海里美人魚女王被搶走天魂珠的事兒就傳開了,各方大亂,蜃境入口也開啓失敗,且因爲美人魚女王的提前強開蜃境入口,導致其他入口不再開啓,整個蜃境等於白白先天夭折了……

天魂珠的大熱鬧沒湊到,蜃境的便宜也沒撿到半分,本是去揚名立萬、撿漏發財的,結果走到半路,剛出鯤天之海沒多久呢,人家的事兒就已經完了,你說這事兒鬧得!

那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王峰的意思原本是讓鯤鱗隨便給他一艘船,自己回去就行,可鯤鱗卻堅持一定要親自送他過來。

坦白說,意義不大,但倒也是一片赤誠,鯤鱗是真把王峰當兄弟,捨不得他走了,能多在一起相聚片刻、多聽聽王峰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也是好的。

不過按照各族之間的條約,龍級這種級別的船隻,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是不允許進入龍淵之海的,那畢竟是美人魚的地盤,但暗魔海域介乎於鯤天之海和龍淵之海的夾縫處,屬於三不管地帶,送到這邊卻絕無問題,於是就開着龍船過來了……

可沒想到纔剛靠近暗魔海域,就看到這裡聚集着許多船隻,居然還有極光城的船,而且,王峰一眼就見那個傻傻呆呆站在船頭上的,居然是霍克蘭!

在海里經了一場生死,乍然間看到熟悉的人,王峰也是高興:“老霍!”

他隔得老遠便大笑着衝他揮了揮手:“好久不見啊!”

霍克蘭呆了呆,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眼珠子,其他船上的人此時也全都一副呆若木雞狀。

那人是……王峰?

玫瑰聖堂的那個王峰!

這、這龍船還真是來送他的?!這尼瑪,這得多大的面子?!

四周那些海船上的其他勢力,此時則全把眼珠子瞪得都快要掉出來了。

此前傳聞說王峰在鯨族內亂時出了大力,坦白說,岸上那些人是並不怎麼相信的,鯨族對人類的憎恨,幾百年來從未消退、世人皆知,王峰區區一個人類,實力不過鬼級,就算真的多智近妖,又能在那樣的大環境裡做點什麼?

就算退一萬步說,王峰真的暗中幫了鯨族天大的忙,但鯨族是否會領情也還是兩說呢,畢竟鯨族太憎恨人類了,人類統治者幾百年都沒能扭轉的印象,怎麼可能說改就改?

或許那龍船並不是專門來送王峰的,可能只是路過之類……是的,一定是這樣的!

可還沒等人們篤定這個信息,卻見在王峰的身邊,幾道身影輪廓此時愈發清晰起來。

站在王峰稍稍後側位置的有四人,雖然各方勢力對這四人完全不熟,一個都認不出來,但此時從那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熊熊氣勢,那卻是瞎子都能看到的。

龍級!四個龍級!

而且觀其站位,隱隱退後王峰一步的樣子,倒像是成了王峰的保鏢護衛一樣!

所有人都忍不住喉嚨裡咕嚕了一聲,嘴巴有點合不攏。

龍級……護衛……鯨族……王峰?

這四個詞兒分開了沒問題,可合在一起卻怎麼看怎麼彆扭……還有。

不少人感覺腦子已經快要死機,瞳孔的聚焦能力有點渙散,他們看到了另一個更加重量級的人物。

只見在王峰左手邊還有一個,看起來雖是少年模樣,但身披一件寶光四溢的銀色戰衣,頭上更是帶着一頂紫金王冠!

紫金王冠啊……我日!

索拉卡差點就直接尿出來了,海族的階級森嚴,王冠這東西,那是真的沒任何人敢亂帶的,這人年紀輕輕,帶着王冠,又站在鯨族龍級海船的船頭,這身份還用猜嗎?

那是這一代的鯨族鯤王,鯤鱗陛下!貨真價實的海族三大王之一。

……

兩邊一匯合,鯨族的龍船便在這白霧外停了下來。

周圍那數十家各方勢力的船隻也都不算小了,最大那艘聖城的船,也是接近鬼統領級別的,可在這鯨族的龍級海船旁邊一放,頓時就宛若是小巫見大巫,連船高都要差上兩三倍,船上最高的桅杆,才勉強夠到人家的甲板呢。

如此龐然大物往那海中一停,簡直就宛若是一座海上的堡壘甚或是小島,周圍的船隻就跟玩具一樣,不值一提。

此時各家勢力都還震撼着,有派遣使者過來問候或是打探消息的,但卻被鯨族一律無視,只邀請了極光號上的幾人上船。

王峰給鯤鱗引薦了一番,霍克蘭、索拉卡,‘阿賽’……

等和王峰一照面,‘阿賽’的身份自然是被王峰一眼就看穿了,正是此前被烏達幹叫去極光城,躲過了龍淵之禍的大海盜半獸人賽西斯。

這是鯨族的船,剛上來,自然是一番相互介紹。

這可是九天大陸自古以來一直屹立於世界之巔的最強大族羣、最強大的王!即便在王猛後時代開始沒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那身份,畢竟代表着一種真正極致的巔峰和輝煌。

儘管早已猜到,但從王峰嘴裡親耳聽到鯤鱗的真實身份,無論霍克蘭還是賽西斯,仍舊是有種無與倫比的震撼感,再看看鯤鱗身後沉默不語的四大龍級,哪怕再怎麼強作鎮定,那也是忍不住有些額頭見汗了。

至於索拉卡,早都已經畢恭畢敬的跪伏在地,根本就不敢擡頭:“老奴叩見鯤鱗陛下!”

海族三大王族,禮儀和等級上是平等互通的,不止是表面上這樣,那種鐫刻在血脈和骨子裡對王權的敬畏,早已深入每個海族人的骨髓。

鯤鱗倒是微微一笑:“起來吧,你既是我兄弟的朋友,就不用如此大禮了。”

索拉卡口中稱是,但仍舊是跪着不敢起,鯤鱗倒也並不強求。

這時才輪到王峰和霍克蘭他們相認。

故友重逢,要是換成溫妮那樣的,可能直接就興奮得抱上了,但畢竟都是成年人,衆人都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那股真誠的喜悅和歡喜,但具體到行動和表示,也不過只是開懷一笑,幾隻的大手依次握過,最後在真摯的喜悅中化爲一句話:“歡迎回家!”

愛屋及烏,對極光城和玫瑰的人,鯤鱗還是很有好感的,當即在船上設宴,款待霍克蘭、賽西斯和索拉卡三人,也算是爲王峰踐行,畢竟暗魔海域再過去就是龍淵之海了,那是美人魚的地盤,沒有打過招呼,龍級這樣級別的戰船如果開過去,那會被視爲衝突事件的。

席間,幾杯酒下肚,幾位龍級長老不在,鯤鱗的王者光環也隨着熟識而稍稍減退,衆人的談論才顯得自由起來。

王峰把如何上了班尼塞斯號,如何認識鯤鱗,最後又如何介入到鯨族的內鬥中等等事情一一說來,當然,最重要的鯤冢那部分,王峰故意省略了,畢竟鯤鱗新王登基,這類帶有傳奇光環的事兒套在他頭上,無疑是可以給王冠增色的,非要把自己加在其中,對鯤鱗那王冠的傳奇成分倒成了減分項了。

削弱鯤鱗的傳奇,而於王峰而言卻不過只是多了個吹牛逼的本錢,這種事兒王峰是不會做的,倒是鯤鱗神色如常的主動提起,雖然也只是輕飄飄的一句‘如果沒有王峰,我根本就過不了鯤冢’,但這分量,已經足夠讓霍克蘭、索拉卡和賽西斯三人聽得目瞪口呆了。

坦白說,鯤鱗平定鯨族內亂,王峰有從中協助,這是在陸地上早就傳開的事兒,只不過沒有得到任何官方確認,由一些海族的嘴裡傳出來,因此顯得不太真實而已,何況鯨族憎恨人類,世人皆知,這樣的消息也委實難以讓人盡信。

即便是霍克蘭這些最盼望玫瑰和王峰好的人,也覺得王峰能在那樣的大動亂中活命就不錯了,可能是偶爾參與過一些事件,但絕不可能是其中的主角,可沒想到啊……竟然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

當然,大家都是人精,只一回味就明白王峰故意不說這段的意義,人家鯤鱗自己大氣,但不代表你可以不懂事兒,感慨之餘,老霍也未免有些遺憾,這麼個潑天大逼無法去陸地上裝,真是感覺不夠盡興啊。

當然,整場宴席也不是純粹聊天白侃,在場的三人都是極光城幾方主要力量的代表,隨後王峰就說起了鯨族將會和極光城結盟的事兒,既是證實了此前的傳言,也算是大家提前通氣,可以商討一些合作細節了。

這方面,霍克蘭和賽西斯不行,但王峰把控大局,索拉卡卻絕對是真正的細節專家。

鯤鱗這幾天在船上已經和王峰聊起過這方面具體應該怎麼實施,此時和索拉卡再研究一下細節,大體的方案也已經出來。

鯨族要用入股的方式進入極光城貿易中心,佔取的比例不算少,百分之十五,看似有些撿便宜,但實際上鯨族要付出的也有很多。

首先入股的價格是按照現在貿易中心的規模和體量來的,大概需要入股五十億里歐的樣子……是的,現在的極光城貿易中心,加上還未竣工的二期攻城價值評估,整體已經擴張到三百億歐的規模了,五十億的投入已經佔據整體估價的百分之十八了,同時鯨族還要在貿易中心開設一個‘高階魂晶’的專賣店,售賣的魂晶將是七階起,預計每年銷售一萬七階魂晶,兩千八階,以及或有可能出現的九階至尊魂晶!

這個就真的是很牛逼了,也是鯨族這次對極光城真正最大的支持。

霍克蘭、索拉卡和賽西斯對望幾眼,都已經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驚駭,可以預見,當這個消息流入聯盟,那將會是怎麼樣的一種翻天覆地!

那是頂尖的高階魂晶啊……是用來催動各種頂級符文法陣、護城大陣、各族最高級別的大殺器之類,舉個簡單點的例子,當初的冰靈城,雖然也有魂晶礦,但卻是低級魂晶礦,雖然超級有錢,但卻也買不來大量的這些戰略物資,因爲這玩意根本就沒人賣啊,拼死拼活幾百年,也才只存下不足一萬α7級的魂晶,只能用大量的低級魂晶替代……否則別說至尊魂晶,要是有足夠的α8級魂晶,那護城大陣的防禦級別都可以至少提升兩個檔次,直接讓冰蜂不破防,那就算再多的冰蜂,也未必真能攻得進去。

這是整個九天大陸上任何勢力都視爲核心戰略物資的東西,根本就沒人賣的!此前美人魚雖然在做全大陸的魂晶生意,但基本只做五階以及五階以下,想在美人魚那裡買六階魂晶就很難了,必須是很大的來頭、特殊的關係,七階?除非是各方擁有龍級那個層次的勢力,大家做點人情交易,否則根本沒得買,任你開多少價都不可能。

這也就是鯤族了,掌控八海中心的鯤天之海,高階魂晶的礦脈是有不少的,這幾百年來鯨族少有戰亂,儲備那是相當多,纔敢用這樣的大手筆來支持極光城,這東西的噱頭,那可絕對不在王峰的煉魂魔藥之下,甚至還猶有過之,同樣的大陸獨一份兒壟斷,可以預見,等極光城真打出了這樣的招牌,那‘極光城’這三個字,在整個刀鋒乃至九天大陸,就已經再也無法被任何城市取代了。

而極光城的穩固,必然也將滋潤玫瑰這顆長在極光城上的果實。

貿易中心本就是股份制,眼下雖然缺了李家和安柏林的表態,但有王峰、代表獸人的賽西斯,以及代表美人魚的索拉卡三人在,已經可以代替貿易中心做出任何決定了。

當然,出於對那兩邊的尊重,索拉卡還是用極光號上的通訊水晶聯繫上了安柏林,王峰親自將這邊情況略一交代,安柏林那邊已然全無異意,至於溫妮那邊,老王等上了暗魔島再說,倒是用不着和她客氣了。

當下兩邊徹底敲定拍板,鯤鱗這艘龍船是肯定不會過去的,但卻派遣出一艘鬼統領級的商船,裝載上第一批α7級、8級的魂晶,以及入股所用、價值五十億歐的魂晶,讓隨船而來的費爾南諾爲鯨族代表,跟隨霍克蘭三人的極光號,趕去極光城簽署正式合約。

霍克蘭三人都是滿臉的喜色,原本只是過來這邊接王峰,做出個隆重的樣子給全聯盟看看,同時也是給王峰事先通個氣,免得他不瞭解現在外面的情況,對那些來這裡圍追堵截的各方勢力,說出一些諸如‘和鯨族不熟’之類的話來,讓人看玫瑰和極光城的笑話。

可哪想到,這哪還用他們去幫王峰吹牛,這傢伙帶回來的滿滿逼格早都已經突破了天際。

一片大好前景就擺在眼前,哪還用得着去裝什麼?

此時此刻,四周那幾十艘還沒搞清楚具體情況的船隻,只怕已經將鯤王帶着四大龍級用龍船送王峰的第一手消息傳了回去。

而很快,他們就會看到跟隨極光號一起出發前往極光城的鯨族鬼統領號,然後在他們驚詫的目光和各種猜疑中,等鬼統領號和極光號一起抵達海港時,只怕這前期的鋪墊已經被各種猜測聲和媒體發酵壯大。

到時候,鯨族入股極光城,以及接下來更勁爆的高階魂晶專賣店,這兩顆重磅炸彈,就將在整個聯盟掀起宛若蘑菇雲一般的靚麗風景!

…………

王峰的目的地是暗魔島,極光城那邊的事兒,大局已經布好,倒是不用他去親自糾結細節了,帶上拒絕了鯊族長老職位的拉克福,兩個人,一葉扁舟,悄無聲息的進入了那白茫茫的暗魔迷霧之中。

暗魔海域的戰爭迷霧,縱然不再陰森恐怖,但那無數重鬼打牆一般的迷霧迷宮,對外人來說顯然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當然,在王峰的眼裡顯然不算個事兒。

和上次乘坐銀尼達斯號過來時的情況已經不同了,畢竟身上是有六眼天魂珠的人,和暗魔島的先師傀儡有着一種莫名的聯繫,能得到先師傀儡的指引,時刻都能透過那白茫茫的迷霧感應到暗魔島的真正方向。

此時駕着小船在那茫茫大霧中左右穿行,憑藉着指引隨時改變方向,速度雖不快,但卻在按部就班的朝暗魔島不斷靠近着。

天魂珠和傀儡之間的感應很清晰,進入迷霧區後,這種聯繫感覺就更緊密了,讓王峰不禁有些遐想,前兩顆天魂珠對應的都是魂獸,一條和九頭龍,但這顆六眼天魂珠,王峰感覺對應的或許就是那尊天師傀儡。

一顆珠子召喚一個,也沒說召喚出來的一定就是某種生物嘛,傀儡也未嘗不可。

王峰此前也嘗試過幾次,但即便是同樣的天魂珠,魂獸召喚和傀儡召喚之間顯然是有着巨大的差異,王峰沒能摸清其中門道,接連幾次的嘗試都是失敗,除了能感受到傀儡的存在外,任何命令都傳達不過去,那邊也並不給予任何的反應,也只能望珠興嘆了。

船行速度不慢,但也花了大約兩個多小時才穿出了迷霧區,霞光沖天的暗魔寶島終於出現在了眼前。

暗魔島終歸是不歡迎外客的,除了外圍的迷霧阻擋,內海區域每天也有不少戰船巡邏。

大概是突然發現了有闖入者,一艘巡邏海域的戰船朝小船這邊急速靠近過來,卻不想這小船上的闖入者居然一步凌空飛起,要落到那戰船的甲板上。

幾個聾啞奴僕吃了一驚,只見船上有十幾只機械手臂猛然伸出,煌煌鬼級之威裹挾在那冰冷的金屬上,衝擊力、穿透力都是無比驚人,同時直戳向來者全身各處,殺氣滔天!

可下一秒,所有傀儡手臂的攻擊卻全都從那來犯者的身上穿透而過,就像刺中的只是一個沒有身體的幽靈。

幾個聾啞奴僕倒抽了口涼氣,卻見那被穿透的‘身體’宛若影子般淡淡的散開,耳畔風起,一道青光掠過,伴隨着鬼志才的一聲爆喝:“什麼人!”

話音剛落,那人已悄無聲息的站到鬼志才身後,手已經搭到了鬼志才的肩膀上,可與此同時,十幾根鋒銳無比的尖刺卻也從鬼志才那斗篷中伸出,齊刷刷的對準了他。

兩邊的動作都是立止,兩人都處於相互‘控制’的狀態。

鬼志纔沒有動,精神卻是緊繃着,來者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剛纔那影舞用得也簡直是出神入化,毫無準備的前兆,一時大意居然被對方欺近了身,這是個鬼巔級別的刺客!只是……這魂力感覺有些熟悉,這是?

那人笑道:“鬼長老,是我。”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七十五章 狼牙劍碎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