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

“不一樣!”雪智御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她剛突破鬼級不久,眼界要比在場普通的鬼級班弟子強出不少,那是一種獨特的韻律和潛藏的氣場。

上次的肖邦用出這招時有着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可這次,那種氣勢卻被收殮起來,帶着一種內斂和掌控,更加成熟。

吼!

恐怖的龍吟聲,金光中,突的一道圓月映照,威能降臨,卻並非那種令人心悸的殺意,反而是有着一絲彷彿詩情畫意般的淡然,破而後立。

平靜中伴隨着的殺機,煞氣與佛性的糅合,美如畫、靜如景。

這是……魂象鬼影!

不少人都倒抽了口涼氣。

虎巔時那種靈魂力量的幻化叫做靈魂投影,氣勢十足,也能帶給你一些靈魂力量的提升幫助,但那已是極限所在。

而鬼級時像肖邦剛纔的那種大手印,有的人會稱之爲魂象鬼影,但其實那也只是一種具象化攻擊而已,算是摸到了魂象鬼影的邊,但卻又還沒有真正入門的地步。

真正的魂象鬼影,展現出來時可以是任何形式的,但卻絕不會是你眼中普普通通的一拳一掌、一刀一劍。

而是一種規則,一種領域、乃至一個世界!

此時在所有人的眼中,那金光和銀月已經瞬間籠罩了一切,伴隨着原本漫天飛揚的桃花,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彷彿四周的暗魔島都已經消失,所有人都籠罩在了那金光和銀月交錯的畫卷世界中,伴隨着一種神威般的力量降臨,在這裡,肖邦就是神!

這時候普通的鬼級已經失去了意義,在擁有魂象鬼影的鬼巔面前,鬼級如同三歲小孩!

天龍拳——萬花龍吟月!

空中的黑兀凱,拔刀斬已經甩出,按理說這時候的黑兀凱是無法回氣的,仍舊還在空中翻轉的動作註定他無法立刻出招,甚至對講究蓄勢和一擊必殺的夜叉劍道來說,此時已經沒有給他蓄勢的空間了。

面對如此神威的魂象鬼影,老黑在所有人眼裡都已經落入了全面的被動。

可黑兀凱的嘴角卻泛起了一絲笑意。

哎喲,還不錯喲!那正好……

只見空中那道正在翻轉的黑影並未停下,手中的夜叉狼牙劍也並未歸鞘,但剛纔那斬破金色巨掌的裂痕卻在陡然間消失無蹤。

伴隨那劍氣一起消失的,還有那正在翻轉的黑兀凱身影。

放棄抵抗?顯然不是。

所有的煞氣在這瞬間都匯聚到了黑兀凱的夜叉狼牙劍上,劍上霎時間煞氣涌動,宛若化爲了一柄黑劍,而在黑兀凱的眼中,一道精光劈過。

二段流——收刀斬!

一個鷂子翻身,夜叉狼牙劍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半弧,然後瞬間歸鞘,可也就在劍身歸鞘的剎那間,所有匯聚在劍身上的煞氣也猛然被甩了出去。

噌~

沒有漫天的聲勢和光影,甚至都沒有先前拔刀斬時那驚天動地的裂痕,只是細得不能再細的一道刀芒,從那畫卷中間拉開,緊跟着……

那美如畫的龍吟月,卻就像真的只是一幅畫一樣,被這一斬從中間攔腰截斷、撕裂!

漫天的美景宛若玻璃般破碎,黑兀凱則已經瀟灑落地,背對着後方。

漫天的魂象鬼影在剎那間粉碎,高空中,一道身影則是捂着胸口跌落下來。

四周的人此時早都已經看呆。

咚!

肖邦半蹲着着地,臉色有點蒼白,剛纔黑兀凱明顯是手下留情了,斬破龍吟月的劍氣故意偏開了一點,否則受傷的就不會只是左肩,恐怕是要命的脖子了。

可怕。

萬花龍吟月,魂象鬼影之勢已成,肖邦沒有想過這樣就能輕易幹掉黑兀凱,但至少,應該能逼出黑兀凱的魂象鬼影吧?這個不用懷疑,黑兀凱肯定有的,可是……

傷勢不算重,都是皮外傷,肖邦喘息着,忍不住問了句看似毫不相關的話:“幾成?”

“七成吧。”黑兀凱笑着說。

肖邦怔了怔,和他一起笑了起來。

黑兀凱的性格大家都已經很瞭解了,這傢伙不會故意高調但也不會刻意謙虛,只是……本以爲至少能逼他用出魂象鬼影,卻沒想到連基本實力都才只逼出了七成……

四周的其他人卻早都已經看呆了。

這才只是七成力?老黑到底要變得多強纔算是個頭啊?大概這世上除了王峰隊長,同齡人裡不會再有人是老黑的對手了吧。

咕嚕……

范特西忍不住嚥了口唾沫,肖邦也很恐怖啊,想想一兩個月前還在被自己虐的虎巔肖邦,自己這段時間也沒閒着,可怎麼突然間差距就這麼大了呢?

他正想着,脖子已經被人一把勾住,轉頭一看居然是摩童。

摩童此時的兩眼正在放光,半個月前他終於突破了鬼級,可眼看着幹王峰還是幹不過的樣子,現在看,也好像幹不過王峰的大徒弟肖邦,那就只能欺負欺負王峰的小徒弟來維持一下體面和尊嚴了……

“老範,走走走,看也看完了,咱們哥倆練練去!”

“咳咳……”范特西瞬間感覺眼前有點發黑。

鬼級班現在這些鬼級裡,他最不想切磋的就是摩童,倒不是打不過,摩童剛進鬼級,對力量的掌控其實不如范特西,純剛猛的戰鬥方式也有點被范特西暗黑纏鬥術剋制,兩人眼下的真正實力,范特西還是佔上風的……但是每次只要兩人切磋交手,摩童那傢伙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不但出手盡是下死手,而且一打就是死纏爛打,不被徹底揍趴下絕不罷休,好像瘋狗一樣非要和范特西分個生死出來。

氣勢上的壓倒,讓阿西現在是越打越吃力,最近兩次想要贏摩童,不但要拿出狂化的權利姿態,且都還要跟脫層皮一樣受罪和辛苦……鬼知道再打一次會不會被他給反殺了。

“那什麼……我都和柴京約好訓練了!”范特西趕緊推辭,切磋而已,誰想天天跟個不要命的瘋子切磋啊。

旁邊的柴京還震撼於剛纔的戰鬥,突然聽到好兄弟提到自己名字,趕緊湊過頭來:“什麼?”

范特西還沒來得及開口,摩童已經說道:“阿西說你們兩個約好了下午要去釣魚!真的假的啊?”

柴京現在可是范特西鐵哥們,知道範特西不想和摩童切磋,立馬一拍胸口:“是啊,勞逸結合嘛,緊張的訓練之餘怎麼也要偶爾放鬆一下……”

話還沒說完就已經感覺不對勁兒,只見范特西一臉無語的看着他,摩童則是奸笑着勾住范特西的肩膀不放了:“你不是說你們約好訓練了嗎?鬼扯!走走走,切磋切磋去!好歹你也是個隊長,怎麼能慫我一個隊員的挑戰呢?話說,當初老王可是說過的,我挑戰你要是挑戰贏了,你的隊長位置就是我的了!優勝劣汰,這是老王規定的,你要是拒絕我的挑戰,那就把隊長位置讓出來!”

讓你妹?

范特西一臉鬱悶,媽的咧,四個隊長,你特麼挑戰誰不行,非得找我……真懷戀當初可以單手虐摩童的時光啊。

阿西還在鬱悶着,可其他鬼級班成員們卻早都已經燃起來了,鬼志才就着剛纔的戰鬥講解了幾句,不少人看了戰鬥後本身就有些領悟,此時再得鬼志才精闢的點評,都覺獲益良多,正是熱情高漲需要實戰檢驗領悟成果的時候。

“訓練訓練!切磋搞起來!”

“東布羅,這個周你再進不了鬼級,別說你是咱們凜冬三霸裡的!”

“老大你這就不講理了,那巴德洛還差的更遠呢。”

“他是自甘墮落,別管他!”

“呸!我也感悟到鬼級的境界了!”

“股勒隊長,求指點!”

四周熱鬧起來,大家熱火朝天的喊着,訓練激情高漲。

…………

也不是所有鬼級班成員都在看黑兀凱和肖邦的戰鬥,對老王交代的幾個‘特殊’對象,暗魔島這邊也是有特殊對待的。

比如瑪佩爾,從王峰離島那天起,幾乎就沒人見過她,據說是被在六道輪迴裡修行,沒人知道她具體修行什麼,甚至也都不知道她闖的是哪一關,但可以肯定的是,暗魔島對她肯定是有一定資源傾斜的。

再比如克拉拉,在跟着鬼級班的大家進行了幾天常規訓練後,就跟着人道長老胡娜出海去了,至今大半個月了也一直未歸,胡長老雖是一介女流,但在暗魔島的地位相當崇高,本身並不是戰鬥型,但卻相當擅長幻術和蠱惑人心,殺人於無形。

拿德布羅意的話來說,如果讓他選擇一位長老作爲對手,那他最不想遇到的肯定就是人道的胡長老,對上其他長老,他德布羅意好歹還能自己是怎麼死的,但對上胡長老,那就真是死了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了。

然後是音符,王峰走的第三天,在完成六道輪迴的基礎考驗後,天道長老天穹就帶着小音符閉關了,應該是在暗魔島上,但卻沒人知道具體是在何處。

此外,還有特殊的待遇是李溫妮……

在如今的四大隊長裡,無論溫妮還是范特西,亦或是股勒,三個都已經有點被肖邦甩開距離了,嘴上雖然不說,但溫妮心裡可着實是有些不服氣,她最近也感覺到了一種很明顯的瓶頸期,只是苦無頭緒。

跟着鬼級班按部就班的訓練了半個月後,在四天前,她得到了一個特殊的邀請,那是暗魔島的島主薇爾娜,地點是在六道神殿中。

溫妮盤膝坐在六道神殿的正中央,她已經在這裡廢寢忘食的坐了三天三夜了,暗魔寶典此時就正陳列在溫妮的四周,她目不轉睛的看着,眼睛早已是血絲遍佈,但卻絲毫沒有倦意,貪婪的汲取着所有她所能理解的東西。

暗字訣、魔字訣、寶字訣,乃至是與修行相關不是很大的典字訣。

坦白說,暗魔島和李家應該是沒什麼關聯的,但這暗魔寶典……卻真的是非常非常適合李家的風格,甚至可以說就像是爲李溫妮量身打造的一樣。

三天三夜的時間下來,溫妮感覺腦子裡多了很多東西,已經完全入神。

薇爾娜盤膝坐在上方靜靜的冥想着,一道清風拂過,她睜開眼,隨手一揮。

溫妮四周的暗魔寶典突然憑空消失,小丫頭愕然間,輕輕的‘啊’了一聲。

枯坐了三天三夜,目不轉睛的盯着暗魔寶典,小丫頭早都已經有點呆滯了,怔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島主,我還沒看完呢!”

薇爾娜微微一笑:“貪多勿濫,消化一下再說。”

“噢……”溫妮那已經有點魔障了的腦袋這時才反應過來,原來不是‘沒收’……

沒辦法,暗魔寶典實在是太吸引她了,但光看有什麼用啊,要消化成自己的東西纔是正道。

這幾天還真是有點看入迷了,她這才感覺到眼睛的酸脹疼痛,想要回想整理和消化吸收一下,可卻發現腦子裡多出的大量信息此時亂成一團麻,看來想要消化掉還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

她活動了下痠麻的手臂,眯着眼睛揉了揉太陽穴,腦子終於恢復了一點點正常,這時纔想起三四天前,被薇爾娜島主叫過來時心裡的疑惑。

坦白說,之前就曾聽德布羅意那個大嘴巴得意的炫耀過暗魔島的暗魔寶典,而看過之後,以溫妮的眼界,自然更知道這是真正宛若大道一般的傳承,更難得的是無比契合自己。

可是……即便對暗魔島最優秀的弟子來說,暗魔寶典也不是可以隨便看的吧?德布羅意和默默桑就只得到過一點點傳承,但這幾天對自己卻居然是毫無限制的隨便領悟,足足三天三夜,回想起來,這確實是件很神奇的事兒。

因爲她是李家的人?得了吧,溫妮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李家可沒這麼大面子。

此時趁着腦子裡一邊整理混亂資料的同時,也是終於忍不住將這疑惑問了出來,原以爲這是被島主發現了自己天賦特殊之類天上掉餡餅兒的段子,畢竟她確實感覺到暗魔寶典與自身的那種無比契合,可沒想到薇爾娜的答案一開口就又讓她意外了。

шшш.тt kán.℃ O

“王峰是我們的貴賓。”薇爾娜微笑着說道:“你是他親口交代過的關照對象,僅此而已。”

關、關照對象……王峰?

溫妮張了張嘴:“這也行?貴賓,有多貴?”

雖說暗魔島上次就接待過老王戰隊一行,還讓他們在島上修行了一個月,包括此後將德布羅意和默默桑等人送去鬼級班,給王峰助威等事,讓大家都知道王峰和暗魔島的關係很好,但這特麼是暗魔島的核心傳承啊,再好的關係,能好到讓暗魔島將核心傳承都隨便拿給別人觀看的程度?而且還不是給王峰看,只是因爲王峰交代了一句話,就給王峰的一個朋友看?

很顯然,老王有事兒瞞着她,這哪止是關係好的程度,這特麼簡直就像整個暗魔島都成王峰的後花園了一樣了!

薇爾娜島主只是微微一笑,並不回答。

溫妮不死心,既然核心傳承都能給自己看,那開個小玩笑刺激一下這個島主,應該問題也不大吧?

她忍不住就說道:“島主,該不會是你看上了王峰,想讓他當個壓島丈夫?”

這話,縱然是有一定的依仗,但面對已是龍級的薇爾娜島主,這世上大概也就李溫妮這樣不把命當命的人敢說出口了。

可沒想到薇爾娜仍舊是沒有任何反應,既不生氣動怒,也不正面回答,只是微笑着淡淡的說道:“明日午時,我會再度爲你開啓暗魔寶典。好好冥想整理一下,別爲了些無關緊要的事兒,把你腦子裡汲取的知識浪費了,你只有三次觀閱的機會。”

三次?一次三天三夜,那就是九天九夜?

溫妮一怔,也是趕緊收回心來。

這三天三夜,她感覺還只是看了暗魔寶典的一層皮毛,三次機會,特麼的到底夠不夠啊?可別最後真浪費了。

算了算了,別去想王峰和這島主那些狗屁倒竈的事兒,還是抓緊時間消化暗魔寶典要緊!

不過呢,那個不要臉的傢伙對老孃果然還是很特殊的,居然拜託島主特殊關照……

溫妮的小嘴微微撅起,想要在心裡說兩句‘老孃也不屑’之類的傲嬌話,可臉上卻莫名有點紅撲撲的發熱。

但又轉念一想,被王峰特殊關照的好像還有音符、還有克拉拉、還有那個瑪佩爾……一想到瑪佩爾,溫妮就下意識的低頭去看了看自己清爽的小胸口,然後紅撲撲的小臉還有那微微上翹的嘴角瞬間就拉了下來。

去尼瑪的……想這些沒檔次的破事兒幹毛,老孃會在乎嗎?修行!

深度冥想是一種相當奇妙的狀態,並不是常人所理解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宛若老僧入定一般,比如此時的溫妮,進入冥想後,她的眼皮就一直在不停的快速霎動,這是進入冥想後相當明顯的一種控制狀態。

王峰早在創造御九天的時候就曾系統的研究過這個,即便在現代理論上也完全可行,事實上,所謂‘冥想’就是一種保持自我意識狀態的淺度睡眠,再說直白點其實就是在做夢,做夢是人體大腦每天整理信息的重要階段,也是最有利於記憶的,只不過冥想狀態時你可以掌控你的整個夢境而已,所以冥想其實就等於控夢。

當然,此時溫妮的夢境裡不會是在直接重溫她想要記憶的知識,或許是一些延伸的畫面、或許是一些瑰美的幻想,乃至於是一場光怪陸離的怪夢,而絕對不會是清晰完整的知識,但或多或少都總會與她所學習和記憶的那些東西有一定相關,比如一場風、比如一場火的細緻畫面等等,用她所能理解的角度,從本質上去總結她所學習的那些知識的規則規律,從而加深她對知識的印象以及對本質的理解。

薇爾娜靜靜的坐在一邊。

有關溫妮的推薦,王峰是單獨和她提起的,畢竟暗魔寶典事關重大,只有她這位島主才能決定應允與否。

坦白說,之前她也懷疑過王峰的眼光,如果覺得李家是走陰暗路線的殺手,就膚淺的認爲他們有可能與暗魔寶典相契合,那真的就是大錯特錯了,暗魔寶典可真不是這麼簡單的東西,以陰狠毒辣來定義暗魔寶典,那本身就是一種侮辱。

但鑑於王峰的身份,她還是應承了下來,畢竟她雖然是島主,但暗魔島這點家當實際上全都是王峰的,王峰纔是真正的主人,可是沒想到啊……這丫頭但對暗魔一脈的傳承竟然能契合到這樣的程度。

要知道,在暗魔島眼下的弟子裡,最優秀的德布羅意和默默桑,連續觀看暗魔寶典超過一個小時,就絕對足以讓他們陷入昏睡中,他們的意識和靈魂壓根兒就接受不了那些宛若虎狼般的知識衝擊,即便今後他們成就了鬼級,但這成績最多也就只能提升到五六個小時的樣子,即便是以暗魔島的六位長老來衡量,連續三天三夜觀看暗魔寶典,也都已經是一種負擔了,可李溫妮……如果剛纔不是自己強行阻止的話,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還能再繼續堅持多久。

強如薇爾娜,也實在無法理解一個小小鬼初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王峰說李溫妮適合暗魔島的傳承,這個真的是不用再有任何懷疑了。

溫妮在暗魔島呆過一個月,可她卻從未從這丫頭身上看出過任何適合修行暗魔寶典的潛質……不愧是神使大人!

薇爾娜想着心事,時不時的也會看一下溫妮的狀態。

以她的層次,其實單隻從溫妮臉部的一些細節表情,就能大概判斷出她對這幾天學習的知識理解消化了多少,或者說有多少感悟,未必完全正確,但肯定是一種提升。

突的,她左手旁的一顆水晶球微微閃耀起來,有一片宛若煙霧般的混沌在水晶球中聚集。

薇爾娜微一拂手,一股魂力盪漾過去,只見那水晶球中閃耀的一片混沌逐漸清晰,化爲了畜生道長老斑博的樣子。

只見此時他正站在白骨號的船頭上,身後是暗魔海域邊緣那茫茫無邊的白霧,而在他前方的海面上,或近或遠聚集着大約七八艘海船,這些海船是這兩三天聚集過來的,幾乎都闖進過迷霧海,迷失方向後,又被暗魔島的人接引出去……

坦白說,換以前,暗魔島可沒這麼好說話。

“島主,弄出去了。”水晶球裡的斑博看起來顯然有些不滿,但還是耐着性子說道:“藍月的鐵頭老約翰,還有一支是曼加拉姆那些聖光白癡……”

終歸還是忍不住爆了粗口,大概是感覺在島主面前這樣說話有點過了,斑博頓了頓,整理了下情緒才又說道:“和前面那幾個一樣,都是聽到神使大人會取道暗魔島迴歸的消息,跑來求證真僞的。”

薇爾娜微微一笑,她很清楚斑博長老的怨氣從何而來,曾經的暗魔島,雖然同樣不禁止旁人進入,但這些雜七雜八的傢伙仍舊不敢隨意亂闖,別的不說,光是那陰森的暗黑迷霧便已足夠勸退他們,但現在暗黑力量已經被神使用天魂珠鎮壓了回去,現在暗魔海域的迷霧雖然還在,但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陰森恐怖了,威懾力小了許多,再加上玫瑰鬼級班在暗魔島的消息傳開,‘暗魔島’這三個字,在大多數刀鋒人眼裡的神秘感已經消退了許多。

當然,因爲主人的迴歸纔來這邊打探……也只能是這個原因了。

“讓他們在外面等着吧,不理會即可,這幾天或許你們會更累。”薇爾娜淡淡的說道:“因爲會有更多的船過來,現如今,整個聯盟可都在盯着這條航道呢,呵,還不知道會折騰多久呢。”

…………暗魔海域。

此時的海面上,在那朦朧的大霧範圍外漂泊着約莫四五十艘大船,並不是某一家某一處,而是來自聯盟四面八方、各種勢力,有聖城的船、有各地海港勢力的船、各方公國、家族的船,乃至於也有一些海族的船。

各種勢力的海船在這此相臨,卻互不打擾,有的是剛來不久,有的卻已經在這裡等了好幾天了,準確的說,在大約十幾天前的時候,這裡的船羣就開始慢慢聚集起來了,他們都是來這裡等人的。

這幾個月,九天大陸接二連三發生的大事可着實是不少,可謂是一波三折了。

一開始時盛傳王峰失蹤的消息,暗魔島是有特殊手段知道王峰沒死,因此並不驚慌,但極光城、玫瑰聖堂那邊可着實是亂過了一番陣腳。

一開始主要是因爲煉魂魔藥快斷貨了,據說那煉魂魔藥最核心的部分是掌握在王峰手中的,據說王峰每個月會固定給予一批,但現在已經失蹤了兩個月,舊的賣光新的不來……市場上的煉魂魔藥隨之價格暴漲,但還是很快就徹底賣斷了貨,因此流失了不少和極光城做生意的海族,畢竟那些海族肯去極光城湊這熱鬧,主要還是爲了方便買煉魂魔藥,現在沒了藥,再加上週邊幾座海港城市模仿極光城也搞起了貿易批發中心,而且初期開業各種大優惠,極光城的生意一下子就被分散了出去。

此後,貿易中心雖然還在不冷不熱的維持着,但玫瑰那邊卻隨着‘王峰遇害’的種種細節被曝光,終於是坐實了王峰死掉這件事兒,這讓玫瑰聖堂的處境突然就跌落了谷底。

各方勢力試探性的引導着輿論風向,不外乎就是從各種方面去分析,說玫瑰沒了王峰,一年後的聖戰已經毫無勝算,鬼級班沒前途、玫瑰聖堂也沒前途之類,還別說,人家分析得合情合理,還真是讓人沒法反駁。

加上玫瑰聖堂被斷了煉魂魔藥的財路,那可是如今整個玫瑰聖堂最大的經濟來源,讓霍克蘭手裡的資金一下子就緊缺了起來,畢竟養着鬼級班,還養着足足一萬多個只交2000塊的學員,且還要發放大量的獎學金……

以前王峰在的時候,玫瑰各種開源開流,現在源斷了,流卻不斷,誰頂得住?要不是安柏林、烏達乾和索拉卡那邊給予了一些資金上的支持,只怕上個月的獎學金就已經發不起了,雖說現在的玫瑰學員大部分都對玫瑰相當忠心,不發這獎學金可能也不會有人鬧事,但外面畢竟那麼多人盯着,就等着玫瑰出問題,好用各種方式來攻擊呢。

霍克蘭那邊實在是頂不住了,安柏林他們那邊其實也難,他們雖然不指着煉魂魔藥賺錢,但斷了魔藥後,極光城最大的特色和吸引人的噱頭不再,再加上美人魚在龍淵之海上的大開殺戒,各方商船現在基本不敢走這邊,影響也很大,以至於貿易中心的生意開始出現遞減。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克拉拉不在,安柏林和烏達乾的手腕算是非常厲害了,但諸多麻煩事兒堆到了一起,兩人眼下也僅僅只是苦苦維持着表面未曾出現赤字,但若是長此以往,只怕也是撐不住的。

但也就是在這時候,王峰以及鯨族的消息從鯤天之海傳了出來……

鯨族遭遇內亂,鯤鱗異軍突起,覺醒鯤之血脈,如今已經統一了鯨族,而王峰適逢其會,居然和如今如日中天的鯤王拉上了關係,得到了貴賓禮遇。

王峰‘死而復生’,這消息可着實是讓已經快要扛不住的玫瑰緩了口氣,只要王峰還活着,玫瑰就有煉魂魔藥,其他各方面也就都不至於陷入崩潰,而他居然還參與了鯨族的內鬥,還幫了鯤王的大忙,也已經足夠讓人震驚了。

可沒想到緊跟着還有傳言說,鯤鱗這次重掌鯨族,王峰幫了很大的忙,爲表感謝,鯨族要和極光城建交通商,恢復已經單方面撕毀了數百年的海陸公約……

消息是最近這幾天從一些海族口中傳出來的,引起了各方一片譁然。

和玫瑰、極光城利益無關的人,看重的是鯨族恢復和人類通商……要知道,鯤天之海作爲八海中心,盛產高階魂晶以及各種奇礦異寶,人類一直想要與之恢復通商,可這是自王猛之後,歷代人類王者努力了數百年都沒做到的事兒,而現在,極光城?王峰?而且這是否意味着鯨族也成了王峰、成了玫瑰和極光城的靠山?

這就有點狠了,往小了說,極光城那個貿易中心有鯨族的加入,而且還是獨家壟斷鯤天之海的各種特產,那是絕對的如虎添翼,極有可能成爲未來刀鋒聯盟第一海港城市。

而要是往大一點說,所有人都知道極光城和玫瑰是兩者一體的,而因爲貿易中心的存在,其本身就已經和美人魚一族利益相關,如果再得到鯨族的鼎力支持,那極光城、王峰以及背後的雷龍,就等於得到了海族的支持!而如果是有海族相幫,那雷龍可就真有足夠和聖主爭鋒的本錢了,而且這股力量,必然將比當初雷龍和千珏千的聯手更加具有威脅!

這事兒可就真的是鬧大了……

各方現在對玫瑰和極光城落井下石的已經沒有了,當然,也不至於現在就去投資玫瑰和極光。

所有人都在想方設法去求證這些消息的真僞,而怎麼求證呢?事情發生在鯤天之海,那是人類禁止踏足的領域,而如此影響力的大事,光靠傳言顯然是不靠譜的,哪怕那些海族再怎麼言之鑿鑿,這必須是要自己親眼所見才行啊。

如今王峰即將從鯤天之海歸來的消息已經傳回,而暗魔島是鯤天之海到龍淵之海的必經之處,那王峰迴來時必然就會取道暗魔島,畢竟他的鬼級班還在暗魔島上,那麼機會就來了……

所以現在大家在暗魔島外面守株待兔即可,只要看看王峰是怎麼來暗魔島的,是鯤族親自送他回來呢,還是他一個人搭個客船回來,而如果是鯤族派人送他,那是派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呢,還是一個在鯤族王宮裡都說得上話的將軍之類……

太多太多的細節和第一手資料,那絕對能讀出許多對各方都有用的信息,所以他們必須派人來等在這裡,也只有得到這第一手信息,才能讓各方搶佔先機,極光城的生意就不說了,至少也能決定接下來是不是該在玫瑰還沒有徹底起勢前,先悄悄入點股……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六十九章 八部衆附馬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