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

鬼淵之海

一艘狹長的魔改戰船停在海面之上,船頭,紅鬍子卡洛斯握着一把死神之吻左輪,他正仔細的調校着死神之吻的狀態,上一場戰鬥,一道奧法風刃切斷了死神之吻的一道符文槽,幸好,他手上有一塊符文秘金,融開秘金,拉成蛛絲一般,將切斷的部位以秘金絲一層層修補起來。

卡洛斯魂力灌入他的死神之吻,流經符文槽時,泥濘而阻,但是槽中的大嗜血符文總算是點亮起來,然而這並沒有讓卡洛斯感覺到一絲放鬆,在他身後,龍級的氣息,再一次逼近了過來……

美人魚女王丟失天魂珠後,一怒之下,萬里伏屍,她追不上千鈺千和新世界九子,又因忌憚隆康大帝的同等報復能力而不願直接對樂尚和九神帝國海軍出手,只能將無窮無盡的怒火暴虐的燒向了其他海盜!

深淵之海海盜王藍皇扎伯克的速度最慢,他是第一個遭到美人魚三大龍級圍攻的龍級海盜王,這一戰,打了三天兩夜,四大龍級的戰鬥陸沉了島嶼三座,餘波掀起的海嘯,摧毀了沿海一百餘座城鎮!死傷無法計數!

最終,藍皇被美人魚三大龍級轟進深海,下落不明,極大可能已經屍骨無存!

當美人魚的三大龍級在鬼淵之海追到黑帝之時,狡猾到骨子裡的黑帝蓋爾聯手紅帝平原非,設計反殺,然而,結果卻是兩人付出了極大代價才逃回到陸地之上……

至於紫帝流明炎,早在第一天,就忽然銷聲匿跡,專聞,流明炎極有可能在當天就被盛怒的美人魚女王親自追上……

隨着四大海盜王死的死,傷的傷,失蹤的失蹤,美人魚的目標轉向了其他大海盜,女王有令,凡是海市蜃樓開啓之日就在現場的海盜,全部要死!

而紅鬍子卡洛斯是美人魚重點圍剿的目標!

卡洛斯不知道自己殺退了多少波追兵,茫茫大海,無論他的船開得多快,換了多少條船,都始終不能擺脫美人魚的追蹤。

整整七天七夜,不休不眠的追殺。

此時此刻,卡洛斯放棄了繼續逃跑,船上的海盜,只剩下二十餘人,用於驅動魔改機械的魂晶,也已經見底……

繼續逃跑,也只是徒然浪費力氣,美人魚在等他們最脆弱的時刻,給他們最後一擊。

索性,不如停下來主動出擊,這纔是海盜該有的死法!

死於攻擊,而不是死於追殺!

這時,二十三名兄弟朝他走來。

每個人,眼睛中都佈滿了血絲,眼眶四周漆黑得像是挖礦的礦工,血痂粘在臉上,也絲毫看不出血的顏色,只有雙眼還透着麻木。

“船長,您先走吧,這次就不用帶着我們了……”爲首的大副啞着嗓子說道。

遠處,龍級的氣息中,夾帶着各種海族海獸的腥臭氣息,順着海風撲面而來。

死,他們已經不怕了,七天下來,每天都有兄弟被追上來的美人魚殺死,生,他們也不指望了,他們現在就盼着,接下來死的是自己,這樣就可以早點解脫了。

卡洛斯看着兄弟們,他很想振臂高呼,就像過去一樣告訴他們,還沒有絕境,就不到真正放棄的時刻,然而……

卡洛斯並沒有,他知道龍級的恐怖,被龍級盯上,無論是他的兄弟,還是他自己,其實早就已經只有絕路一條……

對方之所以追了他七天七夜,多半是因爲負傷,四大海盜王或死或傷,美人魚的龍級,顯然不可能是一點事也沒有,既然能貓戲耗子,對方不打算把他逼急了……

卡洛斯擡起頭,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唯一活下來的機會,就是乘自己還有拼死一戰的時候,搏上一把!

“一起,死戰吧。”

………

龍淵之海,美人魚行宮大魚宮

宮殿之外,連綿十里,是一座座由海盜船和海盜屍身堆壘而成的海上京觀,隨着海浪輕輕飄浮,放眼過去,驚魂駭目的數量,至少是數萬海盜!

而在宮殿正門處,是數百顆人頭,密密麻麻的串在一根根長槍之上,這些人頭,都是海盜的大小頭目,其中不乏不可一世的鬼級強者,此時,他們已然灰灰,只剩下頭顱被美人魚拿來震懾四方。

美人魚女王失了至寶,必須要有人付出代價,這些,還遠遠不夠!四大海盜王的頭顱還沒有插上,就連鬼巔級的大海盜也沒有落網!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此時,整座宮殿,都被可怕的力量包裹,二百一十三顆各色海族的頭顱被懸掛在大魚殿的叛奴臺上,不僅僅是身體的死亡,她們的靈魂被美人魚用大奧術拘役困在這些頭顱當中,受着無窮無盡的折磨。

女妖之王正是通過大魚宮的關係打進了美人魚內部,纔有給她機會接觸並冒充達婭拉公主的機會,而真正的達婭拉公主更是已經因此而身銷魂殞。

誰都知道這是女王的遷怒,但是,誰也不敢有半句勸言,女王失去了天魂珠,美人魚全族上下,都陷入了極大的震怖當中!

最直接的損失,就是對護國魂獸深淵天母的控制,從奴役的從屬關係,變成了一種無法全然控制的主客護法關係,美人魚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才能驅動深淵天母爲之作戰,而且,是否能讓深淵天母爲美人魚的命令而進入全力出手的“死戰”狀態,已經是個巨大的疑問。

當然,美人魚並不缺乏龍級戰力,護國魂獸並不是美人魚女王最大的損失,數百年前,至聖先師在離開之前,曾經傳下話語,他將成神的秘密藏在了天魂珠中,如果有人能夠參透奧秘,那麼就有機會和他一樣成就偉大的神業。

就現實而論,成神之路過於遙遠,但是哪怕是悟透至聖先師留在天魂珠中神性的一絲一縷,那不僅僅是個人的偉大蛻變,更可以舉族興盛,奠基千年的鼎盛基業!

而這一切,都藏在天魂珠中!

雖然迄今爲止,還沒有人真正參透天魂珠所藏的奧義,對天魂珠的透悟,數百年來仍然停留在奴役龍級魂獸和無限補充魂力之上,沒有任何進展,但是,誰都不會放棄繼續下去,那是希望,越是偉大的希望,便越是飄渺,然而,越是飄渺,便越令人神往,尤其是對那些已經在龍級的道路上走出足夠遙遠的真正強者而言,他們需要這樣一個可以摸得着的希望!

痛失天魂珠,帶給美人魚女王,不僅僅是憤怒,又或者是大失顏面,而是在成神之路上的一次重創,從原本的優勢跌落了下來。

數萬海盜壘成的京觀,和大魚宮兩百一十三條怨魂,完全無法抵消美人魚女王滔天之怒!

“母王陛下,祭壇已經設置完成。”長公主沙耶羅娜小心翼翼的上前稟報。

美人魚女王冷冷點頭,飛身落在祭壇中央,她的神魂瞬間與祭壇連成一片,如同潮水般的力量從她的身上洶涌飛出,祭壇上用無數奧術紋理構成的陣眼一個又一個的點亮……

看着祭壇中的女王,沙耶羅娜惴惴不安,從時間線上,那隻該死一萬次的女妖混入大魚宮時,她並沒有入駐大魚宮,但是這不能甩脫她的責任,在她入駐之後,並沒有發現這個女妖,對她殺死達婭拉並冒充一事,的的確確有着失察之責。

而且,達婭拉是與她最親近的姊妹!這對她而言,這責任幾乎至命!母王陛下至今都沒有對她苛責半句,這讓沙耶羅娜更加恐慌,一直以來,她都是母王陛下優先培養的繼承人,相比其他繼承者,她的資源最好,受到的責備也一直是所有繼承者中最多的,但沙耶羅娜十分清楚,作爲美人魚女王,母王陛下的時間和精力有多麼的珍貴,母王願意用她的無比珍貴的時間來責備她,哪怕是失望的責罵,那也是一種維護和對她的投入!

然而,事故之後,她沒有被責罵,母王甚至連一個多餘的眼神也沒有給過她!

沙耶羅娜能聽到她內心深處的樓臺崩塌聲,她曾經穩固的地位,毫無疑問正在崩塌!過去站得越高,現在她便摔得越狠!她現在只祈禱一件事情,她仍然有贖罪的機會,至少,讓她還能與其他繼承者站在同一條賽道之上!

是的,她還有機會,這一次,是她從海市蜃境當中取回了御海神杖!雖然這不足以彌補失去天魂珠的損失,但是,至少,應該可以爲她爭得一線機會!

咔嚓咔嚓,祭壇之上,大量的魂晶被祭壇泛起的奧術光紋吞噬一空,而一隊又一隊的美人魚侍衛不斷將新的魂晶置入祭壇之中。

隨着最後一個奧術陣眼被女王的龍級力量點亮,一道光柱猛地從大魚宮衝入雲端,消失在遙遠的邊際……

大蹤跡術!

海族奧術中的終極追蹤術。

然而,女王冷豔絕美的臉龐忽然閃過一絲暴虐,雖然只是轉瞬即逝的一剎,但是,仍然讓沙耶羅娜全身顫抖的低垂下頭,這不是她能看到的一幕!

美人魚女王深深呼吸,空中,大奧術所傳遞下來的信息讓她幾乎失去對憤怒之海的控制力,千鈺千無法追蹤也就罷了,畢竟,擁有天魂珠,就天然擁有屏蔽之力,可以自然阻擋一切追蹤,甚至就連大預言術也能被天魂珠混淆畫面。

然而,連其他新世界九子都無法被她的大蹤跡術追查……當她將力量集中在千面傅里葉上時,她在一瞬間,看到了上千張不同的臉在不同的地方做着不同的事情!

符文!

只有至聖先師的千象符文,纔會有這樣的效果。

然而,千象符文從來是至聖先師的獨門符文,自先師消失之後,便已經徹底失傳。

新世界九子……爲什麼會擁有千象符文?難道,他們找到了傳說中至聖先師留下的符文寶藏?

女王雙眸閃動,只有美人魚一族女王代代相傳才的女王秘密,至聖先師在消失之前,曾經爲這個世界留下了豐厚的寶藏,可惜的是,那不是美人魚可以染指的,只有該死的人類才能繼承的寶藏。

而據她所知,這樣的寶藏,至聖先師留下的不止一處,每一處的傳承都各不相同。

若是千鈺千得到了一處至聖傳承……

那麼,也許,他已經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是否會因此而打開先師留下的其他至聖傳承的線索?

無數的疑問,像是浪花一樣,不斷浮現在女王的思緒當中。

心神一收,美人魚女王斷開了與祭壇的連接,她冷冷地越過瑟瑟發抖的沙耶羅娜,伸手輕輕一揮,“都退下吧。”

沙耶羅娜幾乎是窒息着帶着侍衛們離開了祭壇。

祭壇前,寂靜片刻,美人魚女王忽然玉手向前輕輕一揮,兩件神器從她袖中飛出,散發着淡淡金光,浮於身前,淡淡的聯繫,御海神冠和御海神杖,兩件同源神器此時與她緊密相接,奧術的波動與其渾然一體,神聖而不可侵犯,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在,任何人都無法將神器與她剝離,這是絕對有從屬擁有關係。

理論上,天魂珠也該是這樣的狀態……然而,傅里葉卻是伸手一摘,便斷絕了她與天魂珠的聯繫……

初始,她以爲是千鈺千有什麼特別手斷,極有可能是用符文之法遮避了她與天魂珠的聯繫,然而,隨着時間過去,她越來越覺得是另一種可能。

天魂珠有自身意願!這些天魂珠雖然各有認主,但其內的神性是有意志的,只是這些意志被他們龍級的力量所壓制,當天魂珠被其他人握住,天魂珠的神性意志就能自由的斷開認主的連接……

極大可能是千鈺千比誰都先發現了天魂珠的變化!當龍淵之海出現海市蜃境的跡象之時,千鈺千便開始設局。

只是,如果真是如此的話,爲什麼天魂珠會的神性意志爲何突然發生變化?難道,是有人擁有了多顆天魂珠?又或者已經有人蔘悟了至聖先師留在天魂珠中的神性奧秘?

無數種可能縈繞在美人魚女王的心神之上……無論是誰,絕不可留!

人類的時代,有一個至聖先師就已經足夠了,絕不允許有第二個至聖先師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之上。

………

刀鋒聯盟,各種報紙,這幾日的頭版頭條,無一例外,全部都是關於龍淵之海的驚變。

“喂喂,這可是從美人魚女王手中直接強奪了天魂球啊!千鈺千甚至都沒有露面,新世界九子,真有這麼強嗎?”

“瘋了,暗堂全都是瘋子,幾個鬼巔竟然當着幾大龍級的面搶天魂珠,竟然還讓他們成功了!不是瘋子,根本做不到這種事情!他們就沒有想過後果嗎?”

“不不不,正是知道後果,所以才這麼去做的吧,瘋子,一個千鈺千就夠了,再加上這麼一羣瘋子,這個世界會跟着一起瘋掉的!”

關於事件的討論,像颶風一樣到處席捲着人們的注意力。

經此一戰,新世界九子真正名動九天。

極光城,長毛街,獸人酒吧……

賽西斯看着今日的幾份報紙,無論是聖堂之光還是以朝聖之路,頭版頭條,都是對千鈺千的筆誅墨伐。

他直接略過了頭版,翻到了第四版,美人魚報復名單更新,這是美人魚報復行動所擊殺的大海盜名單……今天這一版,已經是這份名單的第六次更新,這些名字,都是經受了多番調查的結果,在美人魚的“盛大邀請”之下,各大報紙的記者不得不前往大魚宮外去“查驗”那一顆顆人頭,驗明他們的身份的確如美人魚所聲稱的那樣!

而這還沒有結束,美人魚的軍團還在下五海瘋狂掃蕩!九神帝國和刀鋒聯盟都沒有制止的意思,誰也不想在這種時間去觸碰美人魚女王的黴頭。

賽西斯一個字一個字的看着這份令人心驚肉顫的名單,仔仔細細的數着,生怕遺漏,又生怕看錯!然而無論他怎麼小心,龍淵之海的大海盜,十之七八都已經列在了名單之上,這意味着他們的頭顱已經插在了大魚宮的門外,屍身也被壘成了海族的京觀,其中十幾個他熟之又熟的海盜團長的名字也都列在名單之中,柳葉刀,西瓦,當看到紅鬍子卡洛斯的名字時,賽西斯的手指顫了一顫……

然而,紅鬍子卡洛斯並不是名單中第一個實力已經無限接近龍級的大海盜!

在他之前,還有來自鬼淵之後的剎亞拉,血淵之海的共叔平……

共計六名鬼巔至極的大海盜已經殞沒在美人魚的報復行動之中。

看着報紙上——“紅鬍子卡洛斯”——這幾個冷冰冰的字,賽西斯只覺得有一股氣困在了胸腔當中,卻不知道朝何處紓解,他收到了教父烏達幹密令時,曾經與紅鬍子等人有過密談,然而,紅鬍子等人卻決定要繼續留下,即使他想離開,紅鬍子背後的人也不會讓他走,那是一位和美人魚女王一樣,他們誰也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唯一讓賽西斯稍感安慰的是半臉賈森的名字,一直沒有出現在報紙的名單當中。

咔嚓。

門把手被擰動的聲音,賽西斯放下手中的報紙,站起身來,“教父。”

烏達幹長老一個人走進了房間,“振作些,至少,你還活着。”

烏達幹邊說着話邊將一張捲起的信遞到了賽西斯的手中。

那是一封有火漆的羊皮卷,火漆口的封蠟上面,印着紅鬍子的印章。

“紅鬍子擔心會有這麼一天,所以,在他拒絕和你一起離開之後,他讓海猴子送來了這個,只有在確認他死後,才能打開它。”

賽西斯伸手接過羊皮卷,看着封蠟上的紅鬍子印章,他差一點就不捨得將羊皮卷打開。

沉默了片刻,賽西斯終於捏破了蠟章,打開了羊皮書卷……

“賽西斯,你能看到這封信,十有八九,估計老子已經人頭落地了,但願是這個死法,可以讓老子死得快一點。

不用操心,從做了海盜的那一天起,誰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過每一天,掉腦袋的事遲早會來,我並不忌諱它會來得比別人的末日來得早。

羊皮就剩這一張了,不多廢話,我把要送你的東西存在烏達幹長老的手中。

其實咱們也沒什麼交情,不過老子就是看你順眼。

就這樣!萬一老子命大沒事,記得還給老子,老子還沒那麼大方。”

落款,“卡洛斯。”

展開的羊皮卷的最後,是一枚透明的八十八切面的鑽石,完美的切割,讓光線在這顆鑽石上跳着令人炫目的舞蹈,然而,鑽石的裡面,卻有着一抹漆黑。

賽西斯舉起鑽石,對準了光源,視線從鑽石的一個切面角度看了進去,漆黑在他的眼中不斷放大……

“這是……地圖?”

一望無際的大海之中有一座神祝福的島嶼,那是海盜的傳說。

……

暗魔島……

兩道人影正在對峙。

肖邦的身上燃燒着金色的光芒,身上的袍袖無風自鼓,力量在內斂,看似不動如山,但卻有着一種強大的內蘊力量,彷彿一座隨時都有噴發可能的活火山。

黑兀凱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暗魔島其實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比如周邊的海底,除了作爲禁地的流沙城不允許他進入外,其餘幾處地殼崖都是歷練的好地方,據說那些縫隙曾經是通向暗黑世界的通道,雖然如今暗魔洞窟已經被封閉,魔物無法進出,但還是有暗黑氣息從那裡面滲透出來,影響着周邊的海底妖獸,使之進化,實力強橫,加之人類在海底作戰的不便,難度上倒是讓黑兀凱相當滿意。

因此雖說是副班長,可這些天來黑兀凱呆在暗魔島的時間其實屈指可數,偶爾回來的時候當然還是要考較一下大家進度的,當然,在鬼級班裡敢和他動手的人原本也不多,不過眼前的肖邦肯定要算一個。

這傢伙的進步是真的堪稱神速,進入鬼級後,對力量的掌控日漸完美,基礎也相當紮實敦厚,絕對是那種陽剛正道的路數,何況天龍拳本身也是能與夜叉拔刀斬相媲美的絕學。

剛纔兩人已經交過了兩輪手,身形轉換間,你來我往,沉重的拳腳聲直接震出劇烈的音爆,黑兀凱固然是收着的,但兩輪下來肖邦居然沒吃什麼虧,甚至仍舊是一副氣定神閒之態,這在旁觀者的眼裡簡直就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兒。

老黑是誰?鬼級班的助教啊,副班長,哪怕是早早就已經成了鬼級的范特西和溫妮,在老黑麪前也就是‘一坨子’的事兒,可肖邦這……

摩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到老黑已經逐漸進入狀態的微微興奮,摩童就感覺有點蛋疼,他已經很不甘心的承認自己打不過王峰了,但現在、現在竟然是要連王峰的徒弟都打不過的節奏?雖然他也剛晉級鬼級,但要是讓他和這樣狀態的老黑對戰,他絕對撐不了肖邦這麼久。

此時兩人的力量愈發內斂,從外表看起來愈發平靜,但所有圍觀者的心卻都被一種無聲的氣勢給吊起來了,只感覺心跳加速、呼吸變緩……

空中一側柔風吹起,四周桃花紛飛,幾片花瓣從黑兀凱的眼簾前掠過,卻突然在無聲中被撕裂開,一分爲二,且朝兩側飛速盪開。

可就在花瓣撕裂、遮擋了黑兀凱視線的瞬間,對面的肖邦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朝黑兀凱衝射而來的金光飛影。

黑兀凱的身體微微一晃,原地宛若出現了四五個黑兀凱的虛影,那金光掠過他肩頭轟射出去,將遠處一株巨大的桃樹打了個對穿,而也是直到此時,那虎嘯龍吟一般的拳風音爆聲,纔剛傳到黑兀凱以及圍觀者的耳中。

黑兀凱那虛晃的身影一止,躲開那一拳的同時,左右腿早已呈弓箭步,右手按柄,提鞘的左手,大拇指頂在了劍格上,作好了預備的推動狀。

啪……

毫不遲疑的,左手拇指只輕輕一推,夜叉狼牙劍出鞘了分毫。

而也就在此時,在那頭頂上,第二掌已到!

出手的瞬間,肖邦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彷彿天地間唯一的一掌。

那是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足足四五米方圓,霎時間遮雲蔽日,宛若小山一樣從頭頂朝黑兀凱壓了下來。

單看此時風壓力量的弧度便知這絕不是普通的幻化虛影,那隻巨大的手掌此時已經宛若凝實,就像是一隻巨人的手掌,掌擊未至,氣勢卻已先來,四周的人羣陡然感覺到一陣壓強撲面,忍不住紛紛往後倒退,四周數十丈方圓內的桃樹都壓得直接彎曲,漫天的桃花宛若瓔珞般被‘壓散’,似要直墜地面,但卻又立刻被那從地面反彈回來的掌風頂住,頓時懸定在空中,彷彿時間在這一瞬間靜止!

周圍的人也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思考,整片空間瞬間就全都在那巨掌的攻擊籠罩下避無可避。

可黑兀凱壓根兒就沒有要避開的打算。

一道精光從黑兀凱的眸子中閃過,寒光在瞬間涌動。

最簡單的招數纔是最精華的薈萃,夜叉一族的拔刀斬聞名天下,可絕不僅僅只是一個簡單的起手式。

它蘊含了夜叉族對劍道的一切理解,是夜叉族劍道的精華所在,更是力量戰技的巔峰。

黑兀凱的身體彷彿徹底消失了,劍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宛若撕破了整片空間的巨大裂痕!

那裂痕沿着黑兀凱拔刀起手的地方裂開,瞬間延展數百米範圍,頭頂上那威力無邊的一掌,在這裂痕前就宛若只是一張毫無反抗之力的畫布,被那裂痕輕易撕開。

夜叉拔刀斬!

恐怖的一劍,凝實的巨掌做出了抵抗,就像是畫布‘撕到了一半’時遇到了打結的線頭,將那裂痕延展之勢微微一阻。

兩股力量在空中相持了約莫半秒,嗡嗡嗡的震顫聲彷彿要撼動半座暗魔島,讓圍觀者腳下的大地都微微顫抖。

一圈恐怖的氣浪朝四周飛速盪開,地上飛沙走石,所有之前或剛纔戰鬥時迸裂的碎石、塵囂之類,都在此時被那氣浪給吹得飛散射開。

四周的圍觀者忙不迭的撐開魂盾、又或別的阻擋技能,一堆實力稍弱的虎巔弟子面前,則是忽然有萬千詭異的手臂從斗篷中伸出,或長或短,宛若一尊千手尊者,將四周十數米範圍內所有飛濺的碎石輕易的攔截下來,護住了身後的弟子們。

鬼志才眯着眼睛,綽號千手鬼王的傀儡宗師,幫身旁的鬼級班弟子們攔截這點戰鬥餘波自然是小菜一碟,但他的嘴角還是忍不住抽了抽。

畢竟當初鬼志纔是在天頂聖堂目睹過玫瑰與天頂那一戰的,大抵知道玫瑰學院這邊力量的極致,大概也就是范特西和溫妮那種水準了,放在任何一個時代都算是很強的年輕人,也很有潛力,但要說強到足以讓人驚豔,卻還差着老遠,未來能不能成爲真正超一流的鬼巔高手也還要看各人造化那種程度,龍級什麼的就更是遙遠了。

當然,聖師傳承的神使王峰當然要排除到一邊。

因此王峰當初拉這個鬼級班過來的時候,鬼志才也就是個普通態度,大概屬於神使交代的事兒,盡力而爲這樣。

可現在呢?肖邦那種就屬於是真正足以讓人驚豔的程度了,成爲一流鬼巔高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兒,甚至讓人感覺鬼巔都不一定會是他真正的瓶頸,這傢伙未來沒準兒會成爲一個真正的龍級;

要知道,如今整個九天大陸明面上的龍級,包括那些剛剛邁過坎兒的,滿打滿算也就那麼二三十人而已,除了隆康、夜叉王、美人魚女王這些極少數的以外,大部分龍級都是因爲各種機緣巧合才得以突破的,能在年輕時就被人認爲‘有可能突破龍級’這種,那真的是已經是認知上極高極高的評價了。

可黑兀凱……這傢伙是真達到了鬼志才認知的極限,他是真有點不敢斷言黑兀凱的瓶頸和極限會在哪裡,雖然他沒見過,但心裡也只會覺得,大概如今的六大龍巔,在黑兀凱的年紀時,也不過就是這樣了吧?反正這傢伙和肖邦戰鬥時,感覺他壓根兒就沒用過全力,他的拔刀斬真要傾盡全力的話,就算是自己想贏他,估計也得被生生砍掉好些傀儡的手臂不可!

好傢伙,這才二十歲……神使大人這個鬼級班上,這都是些什麼妖孽啊?

鬼志才感覺頭皮有點發麻,但更多的卻又感覺有點暗爽,這段時間反正是對鬼級班越來越上心,已經完全超出了‘完成神使任務’的程度……廢話!這倆要是未來真成了龍級,別的不說,自己這個培養過他們的老師可就有的牛逼吹了。

嗡嗡嗡嗡~~~

恐怖的力量在空中嗡鳴震顫,突然間‘撕啦’一聲,那煌煌天威的金色巨掌終歸還是被拔刀斬的劍氣強行撕開了口子,緊跟着就是摧枯拉朽!

寬大的劍芒在空中飛快的盪開拉過,金色巨掌宛若氣泡般被割裂開,天龍拳不敵拔刀斬?

不!

肖邦此時的眸子裡滿滿的全是戰意,一股更加強橫的力量,從那已經被撕破的巨掌中透了出來。

所有人只感覺已經落寞的巨掌中突然有強烈的金光閃耀,拔刀斬這一刀,不像是斬破了手掌,反倒更像是釋放出了什麼可怕的怪物。

強烈的金色光芒在瞬間就將四周的一切都從徹底吞沒了,取而代之落入衆人眼簾的,是一條巨大的金龍,龍目怒睜,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嘴邊龍鬚飄蕩、氣息震天。

“捨身成仁?!”范特西忍不住脫口而出,當初鬼級班的月底大戰,他就是被這招打成‘壁畫’的,心裡的陰影尤其深刻。

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
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峰的後花園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