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

但凡是對鯤族歷史多點了解的人,顯然都能一眼就認得出這男子身上穿着的戰甲,因爲在王城無數的祭壇、廟宇中,到處都鐫刻着這個最後一代鯤王的神聖形象。

“鯤天大帝,是鯤天大帝!”

“天吶,那是神,是我們鯨族的神啊!”

天河神鯤、萬鯤神甲,當年鯤天大帝的標配,石刻圖騰上的完美形象實在是太過深入人心,何況此時站在神鯤頭頂的那位男子,氣勢氣場與普通的海族王族完全不同。

不管實力強弱,所有海族在他的面前,都彷彿有種老鼠看到貓的感覺,那是一種真真正正的最頂級血脈壓制,一種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出現在王城中的純淨血脈,真正的鯤種!

血脈的感知騙不了人,不少戰士頓時就都失聲驚呼出來,忙不迭的扔掉手中的兵器,而在鯤王城中,那些原本因爲兵禍,躲在家裡瑟瑟發抖的平民們,此時也突然膽大了,衝出了他們的屋子,將整個鯤王城的大街塞得滿滿當當,激動的朝天上神鯤和鯤王不停跪拜。

可那些眼力俱佳者,那些鬼級、乃至幾位龍級強者,卻是看清了那個站在神鯤頭頂、身披萬鯤神甲的男子模樣。

烏里克斯和坎普爾這些人都愣住了,三大統領長老的眼裡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口中喃喃自語,而城頭上的守護者和鯨牙大長老等人,卻是感覺一陣熱淚突然涌上了眼眶中。

他們堅守在這裡是爲什麼?如此不惜將鯨族推向深淵、甚至以身殉葬也要守護王宮是爲什麼?

不僅僅是忠誠,還有曾經輝煌百世的鯤族尊嚴,哪怕所用的是最極端最下乘的方式也在所不惜。

可現在,鯤族的尊嚴回來了,站在那神鯤頭頂的,豁然就是他們心心念唸的、那個最後的,也是真正的鯤王!

他竟然真的闖過了鯤冢,甚至是真正的解除了王猛的詛咒、覺醒了鯤種的血脈!

“恭迎陛下回宮!”

鯨牙瞬間就已經老淚縱橫,不是覺得委屈,而是欣喜乃至狂喜,喜極而泣。

他管也沒管那幾個龍級,倒頭就朝空中的鯤鱗拜了下去,而在他身側、身後,守護者們、烏家死士們、禁衛軍們,以及一幫不肯背叛鯤族的老臣們,全都直接無視了身旁那些剛纔還在和他們殺個你死我活的敵人們,跟隨着鯨牙烏泱泱的跪下去了一片。

這跪地的聲音彷彿像是傳染一樣,下一秒,連同無數正在攻打王宮的敵人,都成片的跪了下去!

這是鯤,可以說是自海族誕生以來就一直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在數以千年計的漫長歲月裡,他們都是海中萬族的統治者,直到數百年前被王猛封印,導致鯤族血脈不再,這纔有了美人魚和海龍的崛起,纔有了所謂的三大王族,否則哪輪得到他們?在真正的鯤族統治海洋時,美人魚不過是鯤族的寵物、海龍也不過只是守衛門廳的下臣而已!

那至尊一般的血脈,普通的海族別說反抗,就連多看一眼,都恨不得挖出自己的眼珠子來!

坎普爾也驚呆了。

鯤鱗居然在這節骨眼兒上回來了?回來也就罷了,可這萬鯤神甲是怎麼回事?這天河神鯤是怎麼回事?

還有他的封印呢?他的鯤紋呢?看他不過仍舊只是區區鬼級,但那一身鯤種的血脈壓制,竟讓他這堂堂鯊族龍級都感覺到惶恐和戰慄!

“裝神弄鬼!”

畢竟是龍級,坎普爾強行壓下內心中對那王者至尊的敬畏,他纔不信鯤鱗真的能闖過鯤冢,更不信已成定局的事兒,竟然會被區區一個鯤鱗、區區一個他最瞧不起的垃圾給逆天改命。

“這是什麼幻術,給我現出原形!”

坎普爾怒吼,全身血脈之力燃燒。

這不可能是真的,必然是裝神弄鬼的幻術,想要矇蔽和恐嚇所有人。

此時他身上煌煌龍級威勢縱橫,大嘴一張,一輪碩大的符文圓盤瞬間凝型,匯聚處一道比攻城時還更強橫一倍的恐怖音波,猛然朝着空中的神鯤和鯤鱗飛射去。

鯨牙大長老大驚,此時想要阻攔已是爲時已晚,可卻見空中的神鯤猛一擺尾。

轟!

足足數百米長的巨鯤身體猛然一震,雖看起來有些吃力,但卻是強行將那粗壯的音波直接掃飛盪開,而與此同時,鯤鱗身上的萬鯤神甲猛然閃耀,無數亡魂化爲一道道銀色的光芒,宛若鎖鏈般從神甲上飛射而出,坎普爾還想反抗,可分神間,卻被早已預謀在旁邊的鯨牙大長老一槍捅破胸口,緊跟着銀色的萬鯤鎖鏈飛來,瞬間就將已經受傷的坎普爾捆了個嚴嚴實實,被鯨牙大長老一步踩在腳下!

強如龍級的坎普爾都被瞬間收復,另一個龍級的虎頭巴蒂也是已經心神不寧的放下戰錘,似乎有要臣服之意,旁邊更有鯨牙大長老、兩位守護者,以及這實力捉摸不定的神鯤和鯤王虎視眈眈。

海龍族的另外兩個龍級對視一眼,知道大勢已去,繼續留在這裡怕是要被算賬,此時立刻收了化身,悄然遁去,轉瞬間消失無蹤。

王城的戰亂,只一眼就能看明白髮生了什麼,鯤鱗將一切都盡收眼底。

總算是趕上了,這也得多虧了天河神鯤的超級神速,橫跨無盡源海,還順便衝過了小半個鯤天之海,竟然不過只花了半天時間。

他沒理會那兩個遁走的龍級,此時各方勢力錯綜複雜,雖然多有叛亂之心,但基本都是受海龍和鯊族的挑撥,這是他在進鯤冢之前就知道的事兒。

這種時候,撥亂不如反正,他朝四周朗聲說道:“自此時起,放棄兵器對我鯤族稱臣者,無論過錯,一律既往不咎,可若冥頑不靈者,必屠全族!”

四周早就已經有不少族羣的戰士本能的跪拜了下去,那些還沒放下兵器的,不過是一時看呆了而已。

現在海龍族的兩大龍級都已經跑了,鯊族的坎普爾又已經被擒,就他們這些臭魚爛蝦的小卒,還不夠鯨牙大長老一個人或者那條恐怖巨鯤塞牙縫的,何況此時踩在那神鯤頭頂的鯤王,早已不再是曾經威望全無的小屁孩,而是足以讓他們血液都戰慄恐懼的存在。

哐當……

有武器跌落在地面的聲音,緊跟着就是更多。

哐當哐當哐當……

密密麻麻的兵器墜落聲連成一片。

緊跟着,整個鯤王城內外,除了那個雙腿微微發顫,卻仍舊覺得自己是平等王族、不肯下跪的海龍王子烏里克斯外,其他無論敵我、無論族羣,所有人都烏泱泱一大片的跪了下去,口中齊聲喊道:“參拜鯤王陛下,鯤王陛下聖明,萬歲、萬萬歲!”

三大統領長老的臉上神色有些複雜,看着空中那光芒萬丈的鯤鱗,看着那天河神鯤以及鯤族已經消失了數百年的傳說——萬鯤神甲……

毫無疑問,鯤鱗肯定去過了鯤冢,也肯定通過了鯤冢的考驗,這些東西,只有在傳說中的鯤冢之地才能得到,而擁有這兩樣的人,毫無疑問就是鯤族乃至整個鯨族最名正言順的王。

手持巨錘的虎頭巴蒂率先跪了下去,緊跟着是八角一族的角都,隨後費爾南諾微微一嘆,可臉上卻並非全是失落之意,除了對白鬚一脈未來命運、對叛亂將要付出什麼代價的擔憂外,還有着一絲淡淡的欣喜,說白了,三大統領族羣這次叛亂,要說完全沒有私心肯定不可能,但一開始的本意確實只是想讓鯨族變得更好,換掉不堪重任也不成熟的鯤鱗,選能者代之而已。

“陛下萬歲!”費爾南諾跪伏了下去:“罪臣叩首!”

四周原本還有些零零散散的頑抗者,特別是鯊族的戰士和一些死忠,可此時三大統領長老這一跪,顯然也宣誓着這次叛亂行動的終結,讓那些人再也沒有了任何抵抗的理由。

王宮內外此時已經徹底臣服,兩個海龍族的龍級退去,而就在剛纔,衆人臣服的時候,海龍王子烏里克斯也已經不知所蹤,坎普爾的心也已經隨之沉到了谷底。

並不是因爲所有人的臣服,也不是因爲鯨牙那一槍,同爲龍級,坎普爾真不至於被偷襲一槍就徹底喪失戰力。

真正壓制住他的,是鯤鱗的萬鯤神甲,是那隻虎視眈眈的天河神鯤,更是因爲此時鯤鱗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鯤種氣息,那可怕的氣息讓他根本就無法提得起鬥志來,連血脈之力都無法激活,就像是老鼠見了貓。

其他種族或許因爲魂種不同,這種血脈降服的障礙還不這麼明顯,但巨鯨一脈,面對真正的鯤種血脈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的,那是數千年來發自骨子裡的畏懼,鯊族算是鯨族的近親,這樣的血脈壓制也十分明顯,以至於堂堂龍級,竟栽在一個鬼巔手裡。

鯊族完了,他坎普爾也完了,脅迫各族叛亂鯨族,圍攻鯤王宮,還是第一個出手,對方就算饒恕所有人,也絕不可能饒過他。

成王敗寇,這沒什麼好說的,只是……這怎麼就突然覺醒了鯤種血脈呢?區區一個被所有人都認定爲紈絝昏庸的傢伙,竟然解開了鯤族數百年來的血脈詛咒,這樣的事兒真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是因爲那個跟着他一起進入鯤冢的王峰嗎?

…………

此時的鯤王宮內一片狼藉,宮門內外到處都是搬運戰死者、收拾破損的人羣,此外,安撫受驚的鯤王城平民、收編城內城外的數十萬叛軍也都是當務之急。

如果只靠鯤鱗和鯨牙大長老等人,這事兒還真是弄不下來,別的不說,光是人手都不夠,還好三大統領族羣及時臣服,有他們幫忙,事情就變得簡單了許多。

這次來參與圍城的,主要還是三大族羣的兵力最多,三位統領長老的手諭一下去,原本的‘叛軍’立刻就變成了維護城內外安穩秩序的憲兵。

所有圍城的軍隊先後退二十海里,然後就地結營駐紮,等待鯤王宮的統一調遣,其他族羣都還好說,各族使者在三大統領族羣戰士的監管下,回駐地親口宣佈後撤命令,原以爲最難搞的鯊族大軍會是個麻煩,畢竟鯊族人又多、戰士又十分嗜血兇暴,因此除了從坎普爾身上搜出帥印外,守護者鯨月梟率禁衛軍親自出馬走了一趟,以龍級之威,又當場處置了幾十個叫板的將領,纔算把鯊族大軍的情況掌控下來,搜剿了他們的所有武器,後撤三十海里,在一個海溝中待命……

有趣的是,鯨牙有意沒有管這些事兒,所有命令乃至人事安排都是鯤鱗親自傳令的。

大長老只在旁邊靜靜細觀,全程都是滿臉的‘姨母笑’,隔着八丈外都能看得出他的喜悅和滿意。

並不僅僅只是因爲鯤鱗處理這些事務時的安排和思維方式,從小看着鯤鱗長大,這位鯤族歷史上最年輕的陛下到底有什麼樣的能力,鯨牙大長老可是心知肚明的,這些都是小菜一碟,真正讓他驚喜的,是鯤鱗那一臉的淡然和自信,下達命令時的雷厲風行和說一不二,這小傢伙……終於也有了鯤王的樣子了,看來這次鯤冢之行,能得到天河神鯤和萬鯤神甲,陛下靠的絕對不僅僅只是運氣啊。

…………

忙碌的善後事務,從午夜一直忙活到了清晨。

鯤王大殿此時已經清理打掃出來了,鯤鱗端坐在大殿的王位上,正在聽着下面的各種總結匯報。

鯨牙大長老、鯨風丞相等一干老臣在旁邊侍立,甚至連拉克福都被請了進來,站在衆臣的最下手方,這些大臣們所說的各族安頓等事,拉克福並沒有怎麼聽進去,那些事兒本來也與他無關,全程走神。

坦白說,拉克福覺得這一天過得真的是跌宏起伏、大起大落,一開始他是真沒想過要幫鯤族站隊什麼的,真的是腦子突然一熱的事兒,回想起當時坎普爾大長老的殺意、再想想那個現在還呆在沙克城裡做着富貴夢的父親……哪怕現在已經塵埃落定,可拉克福想起來仍舊是一背的冷汗,後怕不已,可幸運的是,自己似乎陰差陽錯的走對了路……

“……極光城……王峰……”

胡思亂想時,突的聽到了大殿上有人提到極光城和王峰,拉克福總算是拉回了幾分注意力,只聽旁邊有重臣說道:“陛下所言甚是,王峰既在鯤冢對陛下多有幫助,這次平亂,又撲滅王宮大火,避免百年宮廷毀於一旦,於我鯤族有恩,理應重賞,我認爲可重開鯨族與人類之間的商貿,與極光城通商,建立往來。”

“陛下請三思!海族與人類通商的事兒,我鯨族向來不曾插手,所謂的商貿一直都是美人魚與海龍在做,他們是被王猛扶持起來的兩族,與人類素來交好,和我族的情況孑然不同!”也有人反對道:“我不否認王峰對陛下、對鯤王宮的貢獻,甚至連旁邊那位拉克福先生,今日的所作所爲也讓我十分佩服,但若是要賞,大可給予足夠的魂晶珠寶、乃至魂器法寶都行,但王峰先生和拉克福先生顯然不能代表所有人類,與人類通商,我認爲萬萬不可!”

“不錯!人類素來狡詐,美人魚和海龍能與他們做生意,那是因爲他們同屬一丘之貉!”

“陛下請三思啊!怎可因爲一兩個友善的人類就信任所有人類?何況我鯨族素來沒有與人類通商的經驗,如今陛下攜天威歸來,正當是我鯨族勵精圖治,集中所有力量發展壯大的時機,倘若此時再分心去涉足完全不瞭解的領域,那無異於自毀長城!”

大殿上的反對聲頓時此起彼伏的響起,反對聲至少佔據了六成以上。

鯤鱗微微笑的看着下面那些漲紅的面孔,目光最後在鯨牙大長老和幾個統領長老的臉上掃過。

費爾南諾等人雖是得到了鯤鱗口頭的赦免,但此時顯然並不適合他們表態,因此三人都低垂着頭,並沒有吭聲,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反倒是鯨牙大長老面帶微笑,當鯤鱗的目光從他臉上掃過時,鯨牙大長老微微一笑,居然並沒有表露出任何反對的神色,這要放在以前,那可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兒,畢竟鯨族朝堂上,最痛恨人類的恐怕就非鯨牙大長老莫屬了,此時那些反對的聲音,其實大多數也都是鯨牙大長老這些年提拔起來的派系,深知他的喜好,也早已習慣了鯨牙作爲攝政大長老,對整個鯨族的掌控權了,否則以今天鯤鱗的威勢,這些人再怎麼也不至於在此時直接諫言。

只可惜,這次他們似乎猜錯了鯨牙大長老的心思,更有點低估了歸來的鯤王。

鯤鱗微微一笑,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坦白說,鯨族和人類的恩怨,在九天大陸上本就不是什麼遮遮掩掩的秘密,所謂的人類與海族通商盟約,事實上一直都只有美人魚和海龍兩大族在做而已,鯤族一開始是迫於王猛的壓力簽訂了協議,但陽奉陰違,等王猛飛昇後,更是直接單方面斷掉了和人類的商貿往來,同時也封禁了鯤天之海,不允許人類踏足鯤天之海的海域。

閉疆鎖海,這其實正是鯨族這些年來被美人魚和海龍逐漸反超的主要原因之一。

特別是上次去人類世界‘旅遊’之後,對人類的符文科技以及各方面進步,鯤鱗可是全都看在了眼裡,深知外面的世界日新月異,因此這次即便不是爲了王峰,他也會考慮逐步打開海域與人類通商。

鯤鱗並沒有急着宣佈,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朝堂上此時重臣們的聲音此起彼伏,諫言聲不斷,突聽得宮門外一聲通報:“極光城王峰先生、鯨回春長老求見!”

等的就是這個。

鯤鱗大手一揮:“請兩位進殿!”

大殿上吵吵嚷嚷的重臣們頓時安靜了下來,只見殿門被人推開,王峰和一個王宮的醫者走了進來。

王峰氣定神閒,這一次鯤冢行,他的力量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對抗神鯤時甚至已經隱隱到了觸及鬼巔的層次。

當然,更重要的是突破了心裡障礙,拋開曾經安全第一的想法,敢於面對挑戰了,否則就拿現在上大殿的事兒來說,以他現在的身份,出現在和人類最不對付的鯨族王宮大殿上顯然是會引起很多人不滿的,比如九神、甚至比如聖堂。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換做以前,他一定會要求鯤鱗保密,但現在老王覺得用不着了,該來的終歸會來,到了這層次,凡事你要想躲是躲不過去的,唯有迎難而上,方能披荊斬棘、龍嘯九天!

那宮廷醫者卻是滿臉喜色,上殿後倒頭就拜:“恭喜陛下,天佑我鯤族!在王峰先生的妙手下,鯨天長老身上的毒素已清,人已清醒,最多修養兩三日即可痊癒!”

四周短暫寧靜,隨即就是一片喜上眉梢之色,鯨牙大長老更是喜得連道了三聲‘好’字。

此時大家早都已經知道守護者鯨天中了海龍族的萬都毒針偷襲,那毒針可算稱得上是名揚四海,毒性之猛烈,中毒者幾乎無藥可救,先前王峰說他去試試時,不管是鯨牙大長老、甚或是現在最信任王峰的鯤鱗,都沒有抱太大希望,可沒想到這一救就是一夜,更沒想到,居然真救過來了,而且是不留後遺症的痊癒……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兒!

鯤鱗也大笑出聲來。

鯤族的守護者已經只剩下了三位,如果再因內亂損失一位,那對如今剛處於重新整頓中的鯤族可是一個重大打擊,王峰這人情,自己欠的是越發的多了。

他此時居然站起身來走下王座,握住了王峰的手。

在庭會中鯤王下殿,這要扔在以前,或許滿堂重臣的眉頭都會皺起來,心裡暗道一聲小陛下又在胡鬧了,可此時此刻,大殿中卻是安安靜靜,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看着。

只見鯤鱗握住王峰的手,然後轉頭看向四周滿堂重臣,他微笑着說道:“剛纔我所說的話,大家似乎是有些誤會了,以爲我是想要和極光城做生意,不是的……”

之前不少出聲反對的人此時都不由自主的面露出笑容,原來只是虛驚一場,否則真要讓這些海中最高傲的鯨族去陸地上低聲下氣的和人類打交道、守人類的規矩,那就算賺再多的錢,也會讓他們有種已經‘不乾淨’了的感覺。

可沒想到鯤鱗緊跟着話鋒一轉,居然給衆臣介紹起了王峰:“這位王峰兄弟,他在陸地上的能耐想必就不用我來多說了,但在海中,至聖先師的桎梏只有他能解開,你們此前心心念唸的解禁魔藥就是他發明的。”

衆人頻頻點頭,對人類的牴觸是鯨族幾百年的習性了,但要說到王峰,不管是他在陸地上和聖城、和九神作對等事,亦或是創建極光城,乃至於發明魔藥等等,在場的所有人都還是相當認可的。

“這次我能得以從鯤冢裡活着出來,並且恢復了鯤之力,全因有王峰陪伴在旁;鯤王宮遭遇焚燒,能得以在第一時間撲滅、避免王宮遺蹟受損,是因爲王峰出手;鯨天長老受海龍族暗害,中了萬都毒針、命懸一線,更是因爲有王峰在,才能得以恢復痊癒!”

鯤鱗歷數着王峰的功勞,四周無有不服者,如果不是因爲不好打斷鯤王的發言,只怕現在大殿上已經是一片奉承聲了。

可沒想到鯤鱗緊跟着就說道:“所以王峰不但是我鯤鱗的兄弟,也是我們整個鯨族的兄弟!我知道你們不相信人類,但我相信王峰!甚至,我堅信他將會是和當年至聖先師王猛一樣強大的存在!當年,我們鯨族逆勢而行,錯過了王猛,甚至愚蠢的與之爲敵,可現在,新的機會來了……”

四周大殿突然就徹底死寂了下來,把王峰擡到這樣的高度,這下幾乎所有人都能猜到鯤鱗接下來想說什麼了。

“所以我們不是和極光城做什麼生意,商貿往來只是基本而已,我們將和極光城建立全方位的發展同盟,無論在任何方面,鯨族都將與極光城同進同退!只要跟隨我和我的兄弟,幫助我和他,我們鯨族終將再度站在海族之巔!”

振聾發聵的口號,四周的重臣們全都驚呆了,連和極光城貿易通商他們都覺得是一種冒進,可是聽聽陛下在說什麼?竟然是要和極光城建立全方位的合作?攻守同盟?

我擦……這是一個級別的同盟嗎?以極光城的體量,和鯨族這樣的龐然大物簽訂所謂平等同盟,那不是跟搞笑一樣嗎?

可還不等這些重臣回過神來,鯤鱗身上那煌煌威勢已猛然散開,鯤種的血脈就像是神一樣在這大殿上閃耀着,伴隨着宮外不知飄蕩在何處的鯤的鳴叫聲,震懾人心!

鯨牙大長老、鯨風丞相和三大統領長老率先跪了下去,緊跟着,那些還在愣着的重臣也都趕緊跪了一地。

陛下的威勢與往常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且看鯨牙大長老、鯨風丞相乃至三位統領長老的態度,顯然是已經要將一切事宜交還由陛下做主、要讓陛下正式理政的架勢,這種時候去替反對建議,那不是找死嗎?

“陛下聖明!願鯨族與極光城永結盟好!”

…………

鯨族和極光城結盟的事兒,手續上來說相當簡單,一紙盟約,歃血爲盟,不過半天的功夫而已,王峰搖身一變,手中多了一枚銀光燦燦的令牌——鯤神令。

憑此令牌,王峰可以隨時隨地調用鯤族長老級別以下的可用力量,無論人還是錢,地位等同於鯨族的長老,僅只排在鯨牙和三大統領長老之後。

而相應的,極光城也會爲鯨族大開貿易之門,並協助和引導鯨族建立海陸貿易。

出於減少各方干擾的考慮,這消息暫時不會大肆公開,將會留待鯨族的海陸貿易正式踏上軌道之後再說,但即便如此,也已經可以預見這將會成爲多麼轟動性的新聞,畢竟在人類的歷史上,除了被王猛高壓那幾十年外,鯨族對人類可一直沒有過好臉色,無論九神還是刀鋒亦或者是聖堂,都別想和鯨族搭上什麼線,可區區一個極光城……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處理鯨族內部事務的各種雷厲風行。

鯤鱗並沒有食言,沒有追究所有鬧事那些附屬族羣的責任,但這種不追究顯然只是‘表面’上的,或者說是針對當天所有各族戰士的,但針對整個鯨族乃至所有附屬族羣的高層,叛亂卻可以不負任何責任?這種事兒可不能開先河,那就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了。

第一個開刀的就是三大統領族羣,費爾南諾、虎頭巴蒂、角都三人,明升暗調,封以天河長老的職位,留在王城協助鯤鱗。

在鯤族,天河是最神聖的象徵,冠之以天河稱謂的,都已經是榮譽的極致,但讓其留在王城協助鯤鱗,這也等同於是剝奪了他們對三大統領族羣的掌控權,新的統領長老將由鯨牙大長老在各族中重新挑選任命。同時,煦京等三族的嫡系子弟,也以開設鯨族皇家學院爲由,被禁錮在了鯤王城中,既是在王城中爲鯨族效力,同時也等於成爲了三大統領族羣扣押在鯤王城裡的人質。

此外就是鯊族了。

坎普爾是不可能留下的,處決一個龍級,當然不可能拉到鬧市口去如何如何,地點就在地牢,下手的是鯨牙大長老,據說沒給他吃什麼苦頭……對外則是宣稱將永遠囚禁,也是爲了避免激化更多和鯊族之間的矛盾。

沒了坎普爾,鯊族當然也需要找個領頭的,但不能是鯊族人,而是直接空降的原鯨族祭祀——鯨風。

鯨風在鯨族的威望素來很高,暫時代管鯊族而已,又不是直接去接收鯊族,雖然仍舊有鯊族的人不服,但在禁衛長阿蘭朵以及一位守護者,就地處決了三十幾個不服氣的鯊族高層後,鯊族終於老實了,‘吉祥物’一樣的鯊王走出王宮,親手給鯨風丞相遞交了大長老印,約定五年後再由鯨風親自挑選和任命一下任掌印者。

連領頭的三大統領族羣和鯊族都已經老實下來,其他附屬族羣就更不用提了。

不等鯤王這邊的具體命令下達,各附屬族羣都已經主動將這次率隊攻擊王城的所有統領、乃至相關高層全部撤職。

倒是海龍那邊沒什麼動靜,除了海龍王發來一封恭喜鯤鱗覺醒血脈的賀信外,決口不提他們參與和挑唆叛亂族羣的事兒。

三大王族這些年來相互攻殲、暗下陰手,這種事兒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了,糾纏並沒有任何意義,何況相比起和海龍族扯嘴皮子,鯤鱗還有更重要的事兒要做。

神鯤現世,鯨族要崛起,鯤鱗需要證明自己,這時候可不應該呆在王宮裡無所事事,而是應該出去大放異彩、揚名立萬的時候。

而要說現在整個大陸上哪裡最熱鬧,那當然只有一個地方——龍淵之海!

那是美人魚的地盤,也是如今九天大陸各方勢力匯聚的中心。

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
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百七十六章 無惡不作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五百七十七章 時間高壓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