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

“八!”

可沒想到此時,城頭上鯨牙大長老的聲音突然笑了起來:“說到勾結人類,那不是你們在乾的事兒嗎?”

宮門外的人都已經準備要動手了,卻沒想到突然被打斷,費爾南諾怔了怔,只見鯨牙大長老出現在城頭上,將目光投向了鯊族坎普爾的身邊:“極光城的那位拉克福先生,別來無恙?”

不管怎麼樣,鯨牙總算是有了迴應,場中頓時一靜,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站在坎普爾身邊的拉克福身上。

突然成爲全場的焦點,被無數鬼級甚至是龍級凝視,拉克福只緊張得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他只是想來打打醬油順便看看能不能救王峰,這特麼是招了誰惹了誰?

此時面對鯨牙大長老堂堂龍級的目光,拉克福哪裡還有作聲的份兒,只能木訥訥的站在那裡點了點頭。

坎普爾卻是微微一笑:“拉克福先生是我鯊族的一員,怎麼會是人類呢?大長老可不要憑空污衊。”

“可他代表的卻是極光城。”鯨牙淡淡的說道:“怎麼,不允許鯤鱗陛下結交一個人類朋友,卻允許你們勾結極光城來圍我王宮?”

不止是坎普爾,其他人一時間也是啞口無言。

只聽鯨牙大長老說道:“你們一口一個鯤鱗陛下無道,說他勾結人類,可一邊卻又在勾結極光城,堂而皇之的干涉我海族內政,真是污衊之語何患無辭?拉克福!”

鯨牙大長老猛然間提高了音量,目露精光,龍級威壓展開,瞬間震懾拉克福:“極光城如果當真違揹人類與海族簽訂的互不侵犯條約,公然派遣艦艇圍攻我王城,那此舉已有背兩族盟約,此事如果公開,不但海族容不下極光城,就算刀鋒聯盟,爲免撕破兩族公約,也得立刻將極光城封停整頓、撤換一切人等!你如果真是極光城的使者,你如果真代表極光城,又怎麼會做這樣對極光城有百害而無一利的事?!”

鯨牙明白大戰已經是在所難免,但如果是能靠言語就從內部瓦解一部分敵人,那他還是很樂意做這種事兒的。

拉克福一看就是鯊族找來的‘託’,之前不揭穿他,不過是爲了留到現在罷了。這傢伙的艦艇雖然不多,但其代表的極光城,卻是不少來幫忙的附屬族羣的標杆,如果能從這裡突破,就算不能瓦解對方的兵力組成,但至少也能在士氣上先重創一下叛軍。

拉克福呆住了,他此前一直考慮的只是王峰和自己的小命,可還真沒去想過這樣做,會給極光城帶去怎麼樣的傷害,那是破壞兩族公約啊,誰擔得起這樣的責任?到時候就算鯨族完蛋,海龍族也必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肯定會用這事兒去威脅極光城,畢竟極光城現在對海龍族可不怎麼友好,甚至是直接捅破,讓刀鋒聯盟直接從內部就把極光城幹掉也未可知。

他腦子裡不禁回想起那座朝氣蓬勃的城市,那裡有他最喜歡的光明,也有他投以了極大熱情和精力的艦隊,更在他最困難最潦倒的時候收留了他……

拉克福的腦子裡嗡嗡作響,一時間作不得聲,不知道該如何迴應鯨牙。

坎普爾的眉頭微微一皺,還以爲拉克福被鯨牙的龍級氣勢給嚇傻了:“鯨牙,少在這裡挑撥離間,拉克福是極光城海衛軍艦長的事兒人盡皆知,也是你能巧言令色的?現在已經到了你約定的午夜,你不開城門,是想繼續拖延時間嗎?”

鯨牙大笑,哪裡會理他?只盯準拉克福,那六神無主的樣子一看就是個軟肋:“極光城的艦長?那拉克福先生你聽好了,今日只要我王城四大龍級有一個不死,那必將今日極光城干涉我海族內政的事兒,傳遍刀鋒聯盟每一個角落!你們不是說我王勾結人類嗎?只要我四大龍級有一人在,就必將找機會踏平極光城,屠城滅族,雞犬不留!”

“哈哈,說的只有你們四個是龍級一樣。”烏里克斯大笑道:“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動手!”

“等等!”一聲大喝,突然打斷了這些大人物們的交流,居然是拉克福。

只見一個踉蹌,拉克福從坎普爾身後跌跌撞撞的衝了出來,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大家都有些詫異,此時無數雙眼睛朝他看過來,都在等着他的後文,想看看這個明明只是傀儡雜魚的傢伙,是有什麼驚人之言纔敢去打斷烏里克斯的話……

坦白說,剛纔吼那一嗓子的時候,拉克福是真的腦子裡亂了,亂成了一鍋粥一團麻,直聽到鯨牙說要屠城滅族時,腦子突然一熱,想也不想就衝了出來。

剛纔是真的衝動了,那種衝動的感覺,就好像是突然聽到有人說要殺他父母一樣。

原來不止是王峰,連那座自己只生活了三個月的極光城,在自己心裡也有這樣的比重啊。

此時感受到四周那些恐怖的目光,拉克福心裡苦啊,其實他衝出來的瞬間就開始後怕了,但心裡就算再怕,他也已經站在了這裡,面對所有人的目光,拉克福的小腿在顫抖着,喉嚨裡嚯嚯了兩聲,突然咕嚕一聲嚥下了唾沫。

媽的,死就死了!

再不該衝動都已經衝動了,拉克福把心一橫:“你說的沒錯,我代表不了極光城!身後那些艦隊也不是極光城的艦隊,而是鯊族僞裝的,這件事和極光城無關!之前我答應那些族羣的,所謂加入同盟後就可以得到極光城的優待,也一概都是虛假的言論!這些都是坎普爾逼我做的!”

四周靜悄悄的,坎普爾張了張嘴巴。

當初拉上極光城這面大旗,是爲了整合那些正削尖腦袋想往極光城裡鑽的附屬族羣,原以爲不過只是一句話的事兒,哪想到最後會鬧這麼一出。

坦白說,事到如今,各方勢力已經被哄來了這裡,就算拉克福告知真相,那些族羣也不可能再有什麼退路,但這畢竟傷士氣,而且也影響他鯊族的威信。

拉克福就在他身旁不遠處,以坎普爾的實力,要想秒殺他簡直是易如反掌,可這時候出手,不就更證實了他的話嗎?拉克福死不死不重要,重要的是鯊族的威望,重要的是眼下即將攻王宮的士氣,名不正則言不順。

坎普爾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機,臉上卻微笑着說道:“拉克福先生,空口無憑的話可不能亂說,當初……”

“我有證據!”拉克福已經是鐵了心了,他指着王宮上的鯨牙:“那個被鯤鱗陛下救了、呆在你們王宮裡的人類,就是極光城的精神領袖王峰大人!連他都在王城中,還被鯤族所救,極光城怎麼可能讓我來圍攻鯤王城?那不是要害死王峰大人嗎?”

四周又是一靜,海龍王子烏里克斯的眸子微微一閃,露出一股異樣的光芒,坎普爾眼中的殺機則是已經有點按捺不住,隨即四周就是一片譁然。

這還真是猛料一個接着一個,鯤鱗救的那個人類居然是王峰?

坎普爾冷聲道:“信口開河,簡直是一派胡言!”

“我能證明!”宮門上,鯨牙的身邊,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喊道:“鯤鱗陛下救的就是王峰,這是他自己親口承認的,極光城並沒有參與圍攻,而王峰大人爲了幫助鯤鱗陛下,已經隨陛下一起闖入鯤冢了!”

說話的是烏小七,鯤鱗身邊的近侍,爲人實誠,這是但凡對鯤王宮有點了解的人,人人都知道的事兒,他說的話,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

拉克福此時已經沒了回頭路,既然站到了極光城的立場,那就必須徹底爲極光城作想,爲王峰作想。

他趁勢衝那些附屬族羣的使者們大聲喊道:“極光城的領袖王峰大人此時正在鯤王宮中,攻城無異於置王峰大人於死地!望大家看在極光城的份兒上,再等上一天如何?”

宮門外頓時一片譁然,極光城雖弱小,但如今卻掌握着海族的兩大命門兒,一是魔藥,二是近乎十分之一的海運市場,且照着極光城這擴張的速度,未來就算掌控近半的海族生意也不是不可能,真要背上害死王峰的名頭,把極光城得罪死了,報復是不太可能,但以後和人類做生意可就真的是很難混,要被其他海族遠遠甩開、甚至慢慢淘汰掉了。

說白了,得罪極光城,那就是一顆慢性毒藥。

鯨牙大長老的眸子裡精光閃閃。

他早就從小七口裡得知了那個人類隨着鯤鱗一起去鯤冢了,當時小七並沒有說出他的身份,大概也是知道鯨牙大長老厭惡人類,鯨牙呢,則以爲那人類只是爲了報恩,自願追隨鯤鱗,不過進了鯤冢等於死路一條,也用不着他費神去多想了,也壓根兒沒有把那人類和王峰聯繫到一起過。

今天他本只是隨口挑撥一下,哪想到居然會暴出這麼多猛料來,更沒想到小小一個拉克福居然能有着如此勇氣。

而且如果說王宮裡的那人是王峰,那事情就變得有趣了。

首先極光城圍攻鯤王宮的事兒就站不住腳,而且喊出‘置極光城領袖於死地’的口號,那打擊這些附屬族羣的士氣就是必然的事兒;同時也是狠狠的噁心了鯊族一把,欺騙那些附屬族羣,短期內可能問題不大,但從長遠來看,無信的鯊族則永遠都別想取代鯨族成爲真正的王族。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王峰是什麼人?即便不去刻意關注,可這一年來,王峰的各種消息鋪天蓋地,創造的各種奇蹟大把,如此氣運正濃的人,如果是他跟着鯤鱗去了鯤冢,那是不是……

鯨牙大長老的念頭還未轉完,下面的坎普爾卻已經再也按捺不住。

找來拉克福冒充極光城使者,這本是錦上添花的事兒,沒想到居然成了顆主動吞進肚子的毒藥,在如此緊要關頭擺了自己一道。

“極光城單方面撕毀合約,中傷我鯊族,待破宮之後,必與之清算!”坎普爾一聲冷喝,轉過頭時,看向拉克福的眼神裡已是殺機畢露:“至於你這黃口小兒,今天就先拿你的血來祭旗!”

轟!

說話間,坎普爾身上的氣場往四周猛然一蕩,龍級強者的威壓和殺氣,宛若一股颶風般猛然席捲開,驚得他身後那些‘嗡嗡嗡嗡’的各族使者臉色慘白,一個個都下意識的往後連連退步。

拉克福之前站出來迴應鯨牙時,就已經在下意識的遠離坎普爾了,畢竟心裡實在是害怕,可即便此時兩人隔着上十米遠,可在坎普爾的眼裡,這點距離就宛若探囊取物一般。

要你命!

坎普爾的眼中厲光四射,大手往拉克福的方向一探,只見四周霎時間風雲捲動,恐怖的龍級力量在空中瞬間化爲一顆巨大猙獰的鯊頭,朝着拉克福狂暴衝去,只眨眼間已到拉克福眼前!

龍級的威能,隨便一擡手就是鬼巔的魂象鬼影級別,且力量更強,別說拉克福了,在場的任何鬼巔只怕沒自信敢說能接得下來。

此時撲面而來的血腥殺氣,讓拉克福感覺已經身在了地獄,他壓根兒就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眼睛嘴巴全都睜得大大的,腦子裡只剩下一片空白,卻猛然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一道血光從上而下射了過來,那是一杆長槍,也是魂象鬼影所凝聚的能量形態,長約三四米、粗如手臂,上面有血紅色的符紋流轉,龍級氣息從那長槍上涌動着,竟將衝向拉克福的‘鯊頭’直接給釘死在了地上!

坎普爾探出的左手瞬間如遭雷擊,猛然往後一縮,眼中露出警惕之意,看向宮門上方。

拉克福這時候都還沒意識到有人救了自己,卻感覺身體突然騰雲駕霧般飛起,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直接拉拽到了城頭上。

他猛然驚醒過來,只見居然是那個在海族口中最討厭人類的鯨牙大長老。

鯨牙一把接住了他,將他放在一邊,大笑着說道:“難得到了這份兒上,居然還有人願意當鯤族的朋友,在旁邊呆好了!”

救拉克福對他來說不過只是舉手之勞,這樣的小人物壓根兒就無關大局,鯨牙這時候已經決口不提什麼鯤王戰的事,只朗聲說道:“爾等圍我宮門,皆因被宵小利用,倘若知錯能改,儘可恕之!但若繼續執迷不悟……守護者、禁衛軍聽令!”

鯨牙的身後,三個龍級守護者站了出來,城頭上的禁衛軍更是齊刷刷的跺響了手中長槍,以爲響應。

轟!

鯨牙大長老大手一揮,一道槍芒宛若極光般在宮門外掃過,劃出一條縱橫上千米的長溝,幾個躲避不及、站的比較靠前的附屬族羣使者,只一瞬間就被那槍芒掃中,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上一聲,已然化爲一地血肉殘渣,震懾人心。

隨即,龍級威壓擴散,大長老的聲音在瞬間傳遍了整個鯤王城。

“死守宮門,越線者死!”

講道理?如果講道理有用,那就不需要武力的存在了,甚至包括之前調侃拉克福也不過只是一時興起,順勢而爲。事實上鯨牙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苟’,鯤冢那樣的埋骨之所是不可能出現什麼奇蹟的,後事他早就安排好了,今天,無論任何人膽敢進犯王宮,唯有死戰而已。

“死守宮門,越線者死!”

守護者響應,滿城禁衛響應,那嘶聲力竭的齊聲吶喊,魂力呼應,衆志成城,那拼死無畏之念足以震動王宮,乃至震動了整座鯤王城!

宮門前各方勢力,本就已經受極光城臨陣變卦的事兒所影響,還在琢磨得罪極光城的得失,此時被這王宮禁衛和四大龍級的氣勢所攝,竟有不少都暗暗萌生了退意,特別是三大統領族羣的鯨族戰士們,竟不由自主的齊齊後退了數步。

身爲鯨族自有鯨族的驕傲,他們來這裡是秉承着廢立鯤鱗、重振鯨族的正義信念而來,可現在看起來,自己這邊所‘勾結’的鯊族、海龍等輩明顯野心勃勃、口是心非,反倒是被逼的王城卻有着一股浩然正氣,居然讓他們生起一種不敢侵犯的感覺,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爲什麼來這裡。

眼看各方勢力的士氣馬上就要跌落底谷,烏里克斯猛然站起身來大笑道:“我等已經聚衆來此圍宮,算是和鯤族徹底撕破了臉皮,此時如果退卻,你們就不怕他們秋後算賬?不如一口作氣拿下王宮,成王敗寇,歷史唯勝利者書寫!”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坎普爾猛然高高躍起,雙掌霎時間血光萬丈,剛纔吃了鯨牙一個暗虧,他可沒服氣:“殺!”

轟!

只見空中猛然間血光炸裂,一隻足有上百米長、猙獰着獠牙的巨鯊在空中化形。

魂象鬼影在鬼級很罕見,但對龍級的強者來說,卻是宛若信手拈來,甚至以假亂真,讓人都分不清這究竟是魂象鬼影、還是坎普爾長老真正的真身。

只見那巨鯊身上血氣滔天,張嘴一噴,一道足足有十米直徑的恐怖音波猛然匯聚衝擊,威能滔天!

音波的攻速極快,幾乎是瞬間就已轟到,可還不等落到城頭,卻已經被一道透明的波紋猛然攔住,那是漫天銀色的鱗甲狀波紋,範圍之大,竟直接覆蓋了整個王宮,將那強勢的音波攻擊輕易頂住。

可還不等這波攻擊過去,烏里克斯的身邊,那兩個藏在斗篷中的身影已急速躍起,一人手持一柄黃金三叉戟,戟上雷光閃動、威能無限,另一人則是雙手虛握,一道金色的尖錐在空中飛速凝聚。

龍級強者的物理攻擊,光是凝聚的過程已然讓人震撼,非但力量感十足,其銳利程度更是驚人,還未出手,卻連四周的空間都彷彿要被撕裂開一樣的微微顫抖。

“殺!”

兩對藏在斗篷中的眼睛精芒一閃,三叉戟和那黃金尖錐朝着城頭上的波紋防禦轟下,而與此同時,第四個龍級,虎頭巴蒂也同時出手,事到如今,三大統領族羣已經沒了退路。

相比起那三個,他纔是真正最正統的海族純戰士,此時猛然躍起,沒有什麼幻化的鬼影,而是瞪圓眼珠,舉着手中一柄巨大無比的鐵錘,直接朝那防禦波紋上砸了下去。

“吼!”

轟!

恐怖的三連擊,龍級的較量,光是震盪開的聲浪也已經足以讓四周那些使者和戰士們站立不穩、面色慘白。

可波紋防禦竟然再次挺住,甚至在這瞬間變得更加銀光耀眼,堅固無比!

只見城頭上的三大守護者手拉着手,煌煌龍威從他們身上四溢開。

交流好書 關注vx公衆號 【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守護法陣——鯤神陣甲!

鯤族的守護者,最擅長的就是防禦,鯤神陣甲更是號稱無上限的大範圍極限防禦,三個守護者施展,足以抵擋同階的一切攻擊,若是曾經的九大守護者,那就算是如今九天大陸的六大龍巔親至,也休想輕易攻破!

鯨牙的意圖很明確,今天的職責就是死守!

原本就打算要撐到最後一刻,何況在得知陪着鯤鱗進入鯤冢的人類,竟然是‘幸運之子’王峰之後,鯨牙的這種想法就更加堅定了,鯤鱗不像是短命的人,王峰也不像,他們必然可以從鯤冢中出來,一定要堅守到那時候!

以三敵四,四大龍級的攻擊居然同時被攔截了下來,可鯨牙大長老的眼神卻猛然一變,擡手朝一位守護者身旁抓去。

只見在那守護者身旁,一道空間裂痕猛然裂開,一抹要命的青芒猛然從那裡面射出。

有偷襲者!

鯨牙大長老的反應簡直神速,速度也已經夠快了,可這偷襲來得實在太快,大長老仍舊是慢了一線,隻眼睜睜看着守護者的胸口瞬間被貫穿,傷口雖不大,但一口血從那守護者嘴裡噴了出來,整張臉瞬間變得紫青,手上力量一鬆,仰後就倒。

鯨牙大驚,那青芒是海龍族的萬都毒針,只有萬都毒針纔有這樣霸道的毒性和瞬間穿透空間、傷及龍級的能力!

這毒針是一次性的魂器法寶,整個海龍族聽說也不過只有三根,竟然被烏里克斯帶來了一根,爲了瓦解鯨族,海龍族這次可真是下了大本錢。

“鯨天!”鯨牙大長老和另外兩個守護者都是目眥欲裂,齊齊大喊出聲來。

可力量已經失衡,鯤神陣甲的陣勢瞬間瓦解,頭頂上四大龍級的威能猛然朝着城頭轟下。

鯨牙大長老一力當先,雙掌化出一片罡風,配合另外兩大守護者頂住,鯨牙顯然比鯨天更強,但失去了三個守護者配合的法陣,想要以三敵四實在是太勉強了些。

三人頓時被壓制住,而此時的宮門外,費爾南諾還有些遲疑不定,烏里克斯卻已經喊道:“鯨牙伏誅,聯軍必勝,天大的功勞就擺在大家面前,衝進鯤王宮,執掌鯤王印,先入鯤王宮者,賞萬晶!”

最讓那些海族們懼怕的幾個守城龍級已經被壓制,何況還有如此重賞,那已經足以挑起四周那些戰士的慾望了。

四周各方戰士此時纔回過神來,海龍族的近衛軍第一個衝了出去,緊跟着就是鯊族的人,隨後便是萬軍涌動。

“殺殺殺!”

守衛宮門的禁衛軍不過一千人,加上烏族死士也不過一千五,雖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但面對四周鋪天蓋地的攻城者,其中還夾雜着不少各族的鬼級精銳,幾位龍級長老又無法協防,僅只靠這點守衛人數實在是沒有太大的意義。

此時的城頭上箭矢飛射,火彈雷光縱橫,宮門厚牆雖高,但可以阻擋下面那些普通戰士,卻無法阻擋那些能飛的鬼級強者,下方的宮門有禁衛死頂着,但城頭上卻已經有上百鬼級凌空飛來,與禁衛軍殺成一團。

阿蘭朵已經劈下去了兩個踏空而來的鬼級高手,但很快就被更多的鬼級給圍住,而四周的禁衛軍精銳,除了數十名鬼級的隊長外,其他至少也需要十幾人才能拖住一個鬼級高手,且還死傷慘重。幾個鬼級甚至已經朝下面守衛宮門的禁衛軍殺過去,一旦宮門打開,讓外面的大軍涌進來,那這王宮可就算是被攻破了。

此時的宮門內外都是一片殺聲震天,鯨牙大長老死頂着頭頂的幾大龍級,一聲長嘯,怒吼聲傳遍王宮:“焚宮!”

沒時間了,等不了鯤鱗了,今日只有盡焚王宮,才能避免鯤族的尊嚴被那些叛軍踏於足下。

宮中霎時間火起,早已埋伏守候在王宮各處的奧術師們用奧術點燃了王宮各處重要大殿。

眼見宮中火起,費爾南諾等人都是驚呆了,他們是有想過鯨牙會拼死反抗,但卻真沒想到他會如此剛烈,哪怕焚燒了這鯤王宮,成爲鯤族罪人,也不願意將王座拱手讓給三大統領族羣。

宮門外的烏里克斯卻是哈哈大笑。

海龍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才懶得管這王宮對鯨族的意義,燒了才最好,把這整個鯨族燒它個離心離德、四分五裂:“居然焚宮?這不是輸不起嗎,可憐的鯨牙大長老,哈哈哈!”

可話音剛落,卻見整座王宮上空,突然間烏雲密佈……

烏里克斯微微一怔,這是海底城,哪來的烏雲?

緊跟着,便見那濃密的烏雲中,瓢潑大雨傾盆而下!

這顯然不是普通的陸地雲雨,那每一顆落下的雨滴都晶瑩剔透、散發着宛若鑽石般的光芒,四周已經被奧術火能點燃的王宮,事先可是被鯨牙做過佈置的,那些挑選的點火處都塗抹上了特殊的魔藥,普通的水潑上去,那無異於是潑油滅火,只會越燒越旺,可在這晶瑩雨滴下,熊熊大火卻是瞬間被滅。

這不是海族的奧術,奧術雖然號稱萬能,可以駕馭各種元素能量,但卻難以專精,根本就撲滅不了這樣特殊的大火,這是人類的巫術!

可單論控水術能達到這樣程度的,在人類中必然已經是一方霸主,怎會跑來摻和海族的事兒?

鯨牙吃了一驚,來者是敵是友?又是何方神聖?

不止是鯨牙,連同正在進攻的幾大龍級也都不由自主的停手,特別是虎頭巴蒂、坎普爾這兩人,本能的感覺到頭頂上方傳來一陣陣讓他們心顫的悸動和威懾,那是什麼東西?!

整個王宮的無數人此時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大雨吸引了注意,忍不住紛紛擡頭看向頭頂上空,卻見頭頂上方除了鯤王城的背景天幕外,其他空無一物。

正詫異間,卻突然聽到有個聲音在高空中響起。

“總算趕上了,再來遲一步,你的鯤王宮可就沒了。”

“王峰,多謝!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拉克福對王峰的聲音最熟,一聽之下簡直就差點從原位上蹦了起來,選擇站在鯤族這邊,他覺得自己已經算是死定了,雖然一時嘴爽過了癮,但站在這城頭上時可着實是從頭戰慄到尾,可沒想到啊,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重新看到王峰大人的機會,更沒想到的是……瞧這架勢,自己好像還能活?他瞬間就激動得熱淚盈眶,及跟着嘩啦啦的淚珠子就掉了下來。

鯨牙大長老則是簡直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瞬間忍不住喜上眉梢,這聲音是……

轟!

鯤王城上方的背景天幕猛然被撕裂開,只見有一個張巨嘴從那被捅破的‘天幕’中探了進來,帶着煌煌天威、帶着絕對生命層次的壓制!

滿城所有的鯨族、鯊族、乃至除了海龍外的一切海族,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種發自內心的戰慄和恐懼。

而此時,那龐然大物的半個身子已經進入鯤王城上空,也被所有人認了出來。

鯨牙大長老也好、守護者也好、幾位龍級也好,乃至海龍王子庫裡克斯、各方附屬族羣的使者、所有戰士,包括整個鯤王城內的平民百姓,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珠、張大了嘴巴,腦子裡彷彿瞬間就變得一片空白。

我的天吶,這是鯤!

是那隻自鯤天大帝戰敗、鯤族落寞後就失蹤了神物、鯤族的守護神獸——天河神鯤!

已經消失了數百年的神鯤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不等大家的腦子轉過彎來,他們就發現了更不可思議的事兒。

只見在神鯤的頭頂上,一個男子昂然而立,他身上穿着一件聖潔無暇的萬鱗戰袍,身上散發着讓人頂禮膜拜的天威神性,宛若王者歸來!

萬鯤神甲!

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
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七十三章 天命之子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