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

“鯨牙,負隅頑抗沒有任何意義!鯤王宮是我鯨族的信仰所在,若是你冥頑不靈,非要讓大家在此兵戈相向,驚擾了歷代鯤王,你萬死難辭其罪!”虎頭巴蒂也在怒吼。

雖然族人這次沒有搶到鯨王之位,但三大統領族羣爲避免因爭奪王位而被海龍利用,早在此前其實就已經暗地裡達成了一致,正所謂風水輪流轉、鯨王輪流坐,三十年一屆,按照今天雲頂奕場的戰鬥結果,五十年後的鯨王之位,當由他虎頭一族坐鎮,那些所謂三大族羣會因爲分配不均而同室操戈的想法,顯然是太輕視他們了。

“速速打開宮門,迎新王入宮!”四周那些附屬族羣的代表們隨之吶喊起來,加上不少士卒的聲音,頓時聲震宮城,讓那王宮大門都嗡嗡作響。

但這樣的聲音顯然無法觸動鯨牙大長老分毫,他此時矗立於城頭之上,身後站着三大守護者、烏族族長烏衡、鯨風丞相等人,盡皆神色淡然,不爲所動。

海龍王子烏里克斯笑了,他朝四周微微壓了壓手,吶喊聲頓時安靜了下去,只聽烏里克斯說道:“鯨牙大長老的脾氣,諸位還不清楚嗎?輸不起、不認賬,這是要自食其言啊。”

今天的海龍王子身作盛裝,就像是已經做好了恭賀新王的準備,此時排衆走了出來,微笑着看向宮門之上的鯨牙的大長老。

“對這等背信棄義的人,諸位何必與他浪費口舌?”烏里克斯大笑道:“三位統領長老,不若直接下令大軍攻殺進去,我青龍黑龍兩位大人已就位,加上坎普爾大長老和巴蒂長老,只要抵住那四大龍級,王宮中的區區千餘禁衛軍,翻手即可剿滅,不值一提!良辰吉時已快到,可不能錯過了新王加冕的時辰啊。”

三大統領長老都是面露遲疑之色,雖說今天新王入宮是必然的事兒,但如果可以,他們是真不想和鯨牙兵戈相向。

鯨族的實力如今本就已經很弱了,整個族羣僅剩的幾個龍級,有半數都在這王宮中,真要打起來,無論如何消耗的都是鯨族本身,而如果海龍和鯊族再在背後使點壞,讓攻城的大軍直面四大龍級,那才真是……

“鯨牙,鯤王戰是鯤鱗親口應允的,你若果真對鯤王忠誠,就該奉行他的命令!”費爾南諾並沒有被烏里克斯的話衝昏頭腦,來王城這一個多月都等了,不差多等這一會兒,他自認爲是瞭解鯨牙的,雖然對鯤王愚忠,但至少他心裡還有鯨族,同室操戈是三大統領族羣不想看到的,想必鯨牙也一樣,他厲聲說道:“打開宮門吧!鯤鱗畏戰不出,他的無能是誰都抹不掉的事實,新王取締並非爭權,實是我等迫於形勢之舉!否則難道要我等坐看鯨族就此徹底的沒落下去嗎?”

“不錯!鯤鱗膽小懦弱,行事乖張、肆意妄爲!”角都長老也說道:“他身爲鯤王,不理政務、到處遊玩是爲不仁;勾結人類,甚至偷藏人類在王宮是爲不義;畏戰不出,反而撒下彌天大謊,謊稱進入鯤冢試煉,是爲不信,如此不仁不義不信之徒,怎配爲我鯨族之王!”

“鯤王宮建立這數百年來,從未遭受過戰火,鯨牙,不要因爲你一個人的愚忠,禍害了這鯤王古殿、禍害了這王城的所有族人!”

“開門迎接新王加冕!”

“把那個藏在王宮的人類抓出來燒死,爲新王祭天!”

四周的人羣再次鼓譟起來,而在城頭上的鯨牙大長老,此時終於笑了。

他沒有不承認鯤王戰的意思,那也根本行不通,但鯤王戰定於今天,只要今天還沒結束,那他就要死守王宮,等待鯤鱗的歸來,不管這事兒的機率有多低……

對早已決心赴死的人來說,眼前這點場面壓根兒就無法激起他心裡的一絲波瀾,他只是覺得好笑。

“別把爭權奪位說得這麼高尚和理直氣壯。”

鯨牙大長老終於開口了,龍級強者的氣勢猛然散開,且氣勢中毫不掩飾的貫通着一種必死之念,瞬間震懾全場。

一個龍級的威壓本就已經很可怕了,而如果是一個‘不要命’的龍級,那就算是同級別的對手也會膽寒的。

宮門外,海龍族那兩個全身隱藏在斗篷下的青龍黑龍長老,包括鯊族坎普爾和虎頭巴蒂,四大龍級都是心中微微一凜,沒有選擇立刻與這氣勢抗衡,而其他所有人,包括烏里克斯等鬼巔在內,都是不由自主的往後連退了數步。

“鯤王之戰定於今日,今日既還沒有結束,那鯤王戰就未曾結束!”鯨牙大長老冷冷的說道:“帶上你們的勝利者在雲頂弈場上乖乖候着吧,時間到時,鯤王自會出現,擊殺你們的僞王於場中!”

一言震懾全場,彷彿瞬間就滅掉了所有的氣焰。

烏里克斯的臉色有些慘白,只見此時主導的費爾南諾已經有點被震懾住,他衝身旁使了個眼色,兩個裹挾在斗篷中的海龍族龍級微微踏前一步,兩股龍級威壓同時擴散開。

只見他們身上宛若有黑霧騰起,和鯨牙大長老那光明正道的氣場碰觸,竟強行把鯨牙的威壓給堵住,甚至反壓過去。

鯨牙身邊的三個守護者立刻出手,而在宮門外,不用多言,鯊族的坎普爾、虎頭族的巴蒂長老也同時出手。

八大龍級強者,四四相對,竟是勢均力敵,狂暴的氣場瞬間激得四周飛沙走石,讓四周那些鬼級一個個的站立不穩,只嚇得魂飛魄散……

“住手!”費爾南諾勉強還站得住,同樣是鬼巔,他距離龍級其實也只是半步之遙了,雖然無法和這八大高手相提並論,但在旁邊說句話的力氣還是有的。

坦白說,八大龍級出手,那是費爾南諾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真要打個千瘡百孔,那可就失去了他們逼宮的意義了,說白了,三大統領族羣想要的是鯨族昌盛,而並非是鯨族內亂。

可惜那是八大龍級,怎可能聽他費爾南諾的話?此時雙方相持不下,大戰一觸即發。

“就依鯨牙大長老之言!”費爾南諾大聲吼道:“可如果我們等到午夜子時,鯤鱗還不出現,那怎麼說?!”

“哈哈哈哈!”鯨牙大長老大笑出聲,他太瞭解費爾南諾和幾位統領長老了,這是他們唯一也是必然的選擇:“那就開宮門,迎新王!”

“好!”

虎頭巴蒂顯然也是這樣想的,率先收回一分威壓。

海龍族那兩位本是不想撤的,但兩者間的平衡既被打破,倘若他們兩個不撤,那就得單獨面對城頭上的四個龍級了。

兩邊都是見好就收,八大龍級心照不宣的同時停手,四周狂卷的風沙散去,那早已東倒西歪了一地的鬼級們這才忙不迭的站起身來,心中震駭,喃喃不知語。

拉克福也在倒地的人羣中,剛纔的龍級威壓,嚇得他褲子都快被尿溼了。

拉克福很鬱悶,他明明早已冒死警告了王峰,可王峰卻似乎並沒有聽他的話,非但沒有持着令牌去找他,甚至都沒有離開鯤王宮……

坦白說,拉克福今天本來可以不用來的,大局已定的情況下,他只需要在那個女刺客的監視下,躲得遠遠的指揮一下派給他的那幾艘艦艇就行了,可是王峰還在王宮裡啊……那他要想救王峰就必須來參與攻城,然後第一時間找到王峰,並以公開王峰身份的方法,讓王峰舉着極光城的大旗,那才能保他一命。

原以爲這不過只是走個過場而已,畢竟自己這邊也有四個龍級,足以抵消掉鯨牙和三個守護者的威脅,區區一千禁衛軍,面對數十萬大軍簡直就是送菜。

可等真到了這裡才發現,哪怕人家幾個龍級各有對手,但就算只是一點戰鬥餘波,都已經足以讓他這個想去渾水摸魚的小卒死一萬次了。

此時雖然暫時沒打起來,但拉克福的頭都大了。

自己一會兒到底是進去還是不進去呢?造孽啊!王峰大人要是早點聽了自己的話,他就不用這麼糾結了!

……

此時的鯤鱗,身上的鯤紋已經燃燒殆盡,強大的鯤之力瞬間將他的肉身撐得四分五裂,碎裂的血肉在寸寸俱斷,這是一種極致痛苦,不亞於千刀萬剮、碎屍萬段!

但很快這樣的痛苦就結束了,鯨落的痛苦過程並不會持續太久,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靈魂天性的解脫和釋放。

傳說中的鯤族踏着天河來到這個世界,而只有真正爲鯤族奉獻了一切的勇者,在死後才能得到先祖的指引找到天河,才能去到先祖那瑰美而無憂的神殿,回到鯤族最初始的地方,那是鯤族的天堂。

所謂的鯨落就是一種奉獻的方式,這也是鯤族,包括效仿他們的鯨族,在死後大多都會選擇鯨落的由來,他們相信選擇鯨落,將自身還給族羣、還給生養他們的大海之後,靈魂才能得真正的永生……

鯤鱗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別的鯤族甚至鯨族,選擇鯨落後或許都能得到先祖的指引,可他這個鯤王……哪怕此時他已經站在天河面前,但只怕也沒有前往祖地的資格。

畢竟是自己親手葬送了鯤族的傳承,作爲鯤族的罪人,別說祖宗們不可能原諒他,就算是原諒了,只怕他也沒臉去見那些鯤族的先祖。

肉身已經徹底消散,不同於鯤紋的血紅色,一道潔白的靈魂從鯤鱗的身體中竄了出來,純淨的鯤族血脈,被壓抑了二十年的天賦在此時得到了盡情的釋放,並替代了正被汲取的萬鯤神甲上那些族人靈魂,直接拽住了天河神鯤所有的‘注意力’和吸力。

神鯤變得更加急切和瘋狂了,貪婪無比的從鯤鱗身上汲取着他的靈魂。

鯤鱗沒有抱什麼僥倖的想法,主動張開了雙臂,迎向那黑洞般的吸力,盡最後的力量,將萬鯤神甲上那些驚恐的靈魂護衛在身後。

能護住一時算一時,要是能多拖延一點時間,讓外面的王峰也能逃脫,那就更好了。

鯤鱗腦子裡閃過最後一個念頭,可怕的吸力此時已經牢牢的拽住了他那潔白的靈魂,靈魂開始在那強悍的吸力中分解,宛若一陣青煙般被強行吸了過去。

呼~

只是短短兩三秒鐘,鯤鱗的靈魂已經消散不見,可神奇的是,當靈魂已經徹底消散之後,鯤鱗卻感覺意識還在。

四周一片白霧茫茫,鯤鱗感覺自己正浸泡在溫暖的海流中,空間很狹小,小到讓他想要舒展一下身體都不行,被一層薄膜裹得緊緊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孕育在母親的子宮裡,純正的鯤族血脈之力在滋養着他,讓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在飛快的長大。

而隨着他與那純正的鯤族血脈之力不斷連接,他感受到了另一個意志的存在。

是那隻巨大的天河神鯤!

那是靈魂連接的感覺,當兩個靈魂水乳交融般、毫無遮掩的擁抱在一起時,根本無需言語,鯤鱗瞬間就明白了很多事兒。

神鯤不是要吃他,逼他鯨落,只是爲了釋放出他被鎮壓的鯤種靈魂,而也只有純正的鯤種,才能駕馭神鯤、才能讓神鯤認主!

神鯤已經在這裡呆了數百年之久了,並不是被封印,而是主動留在這裡等待着那個能讓它認主的鯤王出現,這是鯤天大帝臨死前的安排,畢竟若是沒有真正強大的主人,那神鯤跟着鯤族,帶去的不會是榮耀和繁華,而是匹夫無罪……大陸上那些龍巔是不會放過這樣一隻無主的強大魂獸的。

能通過鯤冢的考驗,必然是已經擺脫了王猛的詛咒,也只有這樣的鯤族後輩才配得上駕馭天河神鯤,才能領導鯤族重新走向輝煌,當然,大概就算是鯤天大帝也沒想到鯤鱗是以這樣的方式來擺脫詛咒的。

不過也無所謂了,鯨落時破碎的肉身,對已經連接了彼此靈魂的神鯤來說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以它的神力,分分鐘就能給鯤鱗重新凝聚出一具鬼級的肉身,甚至直接達到鬼巔的程度,而鯤鱗在意識復甦的瞬間所感受到的那種孕育感,就正是他此時正在生長的新肉身。

闖過了,自己竟然真的通過了鯤冢的考驗!

儘管肉身還在凝聚過程中,但鯤鱗已經明瞭了一切,這一刻,心裡有些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一種怎麼樣的情緒。

他的意識一轉,輕易就看到了天河神鯤的視角,甚至感覺自己附身在了神鯤的身上,隨時可以操控那龐大的身體。

四周是一望無際的海洋,身後則是那奔流直下的浩蕩天河,通往那遙遠的漫漫天際,而在神鯤的正前方,王峰竟然沒趁神鯤愣神的功夫逃走,反而是在那裡準備這一個不知名的符文法陣,似乎是想要救他,因此打算不惜和神鯤死磕到底。

鯤鱗有些感動,也有些好笑,他正想要和王峰打個招呼,卻感覺意識一下子被拉回到了那正在凝聚的肉身中。

龍級的神鯤,要想孕育一具鬼級的肉身實在是太快了。

四周的薄膜褪開,鯤鱗感覺自己就像是從神鯤腦袋上‘長’了出來一樣,還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體型和容貌,只是身體已經變得潔白如玉,那些從小就伴隨在他身上的血紅色鯤紋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流淌在四肢百骸中那彷彿無窮無盡的鯤之力!

…………

神鯤體內的變化、鯤鱗的抗爭到重新生長,說起來慢,可事實上也不過只是過了短短几分鐘而已。

老王正在畫符,還真是沒有跑的打算。

救鯤鱗什麼的大概只佔據了王峰三分之一的想法,主要是跑也跑不掉啊,這巨鯤的速度,早在剛剛進入鯤冢時,王峰和鯤鱗就見識過了,哪怕是讓他王峰先溜半小時,也是分分鐘就會被追上的節奏。

與其跑個筋疲力竭被貓戲老鼠,還不如趁這點時間準備套大招,佈下的是捨身大陣,這種程度他是抗不過的,就算蟲神變也沒用,只能祭祀潛力召喚一條來拼命,可是結果不會太好,現在雪狼王的身體雖然有長足的進步但面對這樣級別的力量還是不堪一擊。

還沒等王峰準備好,恐怖的氣息已經襲來,可下一秒,老王就感覺到巨鯤身上釋放出來的善意。

之前的兇戾和殺氣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溫順平和。

王峰怔了怔,手上卻沒停,鬼知道這巨鯤是不是感受到了天羅地網的力量,在故意迷惑自己,可隨即他就看到更不可思議的事兒出現。

只見在那巨鯤的額頭上,一個小小的人兒正從那裡長了出來,他渾身潔白如玉,五官容貌,豁然正是鯤鱗!

這是?

老王看得一呆,這是都特麼被消化了啊……還救個毛?

哞~

大概是感受到了王峰手上那正在開始顯現威能的半成品封印符文陣,也或許仍舊還是無法擺脫對至聖先師一脈的仇恨,恢復意識的神鯤大嘴一張,一股可怕的能量在它那大嘴中匯聚,立刻就要朝王峰轟殺過來。

老王心裡也隨之一涼,被這龍級BOSS盯上,這是要直接GG的節奏,可沒想到下一秒,神鯤的攻擊動作卻停止了。

“天河,住手!”

那個在巨鯤額頭上‘長’出來的小人喝止了它,緊跟着,只見他長出了腿,居然從那巨鯤的額頭上飛了出來。

此時的鯤鱗渾身潔淨無暇,一絲不掛,可很快,又有無數散亂的鯤族靈體從巨鯤的身上冒了出來,它們匯聚到了鯤鱗的身上,化爲一片片宛若鱗片般的流光戰鎧……萬鯤神甲再現,而且比之前鯤鱗身上穿那件更加強大,這些靈魂非但同樣經受了天河神鯤的力量洗禮,鯤之力變得更加純粹,且還從神鯤身上冒出了更多其他的鯤族靈魂,那是神鯤在漫長歲月中‘保管’的那些鯤種靈魂,此時也都匯聚於一處,成就了鯤鱗!

空中霎時間銀光萬丈,那磅礴的浩然之氣盪漾,大概是之前幫鯤鱗重塑肉身消耗了不少,加上又吐出了不少靈魂,原本數十里長的巨鯤也飛快縮小,化爲只有約莫百米長的大小,氣息比及之前的完整形態也減弱了許多,這纔是常規狀態。

它歡快的遊動着,繞着懸空的鯤鱗游動了一圈兒,然後緩緩懸於鯤鱗足下。

此時萬鯤神甲已經徹底匯聚完畢,光芒稍隱,鯤鱗身上卻仍舊是銀光四射,踩在那縮小後也足足有百米長的巨鯤頭頂,一股浩然正氣宛若天神下凡、王者降臨,雖只是散發着鬼巔的氣息,但無論是萬鯤神甲的神性,還是這縮小版的巨鯤坐騎,所散發出來的氣場卻都遠遠不是鬼巔所能達到的層次。

“王峰!”鯤鱗的臉上帶着一股止不住的欣喜,從巨鯤的頭頂跳下:“我們通過了!”

老王手中那半成品的符文早已消散,儘管不是很明白神鯤和鯤鱗之間產生的變化,但也看得出來是他收服了這巨鯤,通過了這鯤冢的最後一道考驗。

坦白說,在鯤鱗的心裡,這鯤冢是鯤天大帝留給後代鯤王的饋贈,但只有在幻境裡接觸過至聖先師的老王,才明白這也是至聖先師留給他這一脈的大禮包。

他和鯤鱗都算是來早了,實力不夠就來闖鯤冢,本是誰都沒有機會通過的,但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居然是相互成全,老王幫鯤鱗過了鯤古那一關,面對神鯤時也曾給鯤鱗當頭棒喝,但最後卻是鯤鱗收復了神鯤,也算是間接的救了老王一命,這還真不知道該算是誰成全了誰,但不管怎麼說,總算是結束了。

“恭喜!”老王笑着說道。

“沒有你,我成功不了。”鯤鱗也是滿臉的喜色。

可他話音剛落,身後的神鯤卻略有些不滿的‘哞’叫了一聲。

和神鯤連接了意識,鯤鱗能感受到鯤族對人類的那種仇恨和憤怒,也能感受到當年天河神鯤被王猛逼得困守此間時的無奈和不甘,但同時,鯤鱗的主意識卻也記着王峰的恩惠、王峰的人情。

老王能感受到那隻巨鯤對他的厭惡,可以理解,任誰被另一個人關了幾百年,要說一點怨氣都沒有,那簡直都不叫人了,那叫聖人,何況這還只是一隻魂獸,幸好是魂獸。

老王笑着半開玩笑似的說道:“看來那傢伙不怎麼歡迎我,說起來,除了你之外,你們鯤族好像都不怎麼歡迎人類。”

鯤鱗的神色此時也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猶豫,但很快就已經恢復正常。

老一輩的事兒是老一輩的事兒,他是如今的鯤王,他來決定該怎麼面對人類!何況當年鯤族戰敗,成王敗寇,王猛沒有徹底將鯤族趕盡殺絕,給鯤族留了一線生機,甚至還一直保留着鯤族三大王族的身份,那其實就已經算是很仁慈了。

“那是以前。”鯤鱗心中的決定已經有了,他衝王峰伸出手,慎重其事的說:“從今以後,只要你在極光城,我鯤鯨一族就與極光城永遠交好,攻守同盟,絕不背叛!”

老王哈哈一笑,這趟鯤冢算是沒白來,他也伸出手去,和鯤鱗重重的握在一起:“結盟的事兒求之不得,但在那之前,你可得先保住你的王位才行,咱們現在怎麼回去?這是什麼地方?”

鯤鱗心中一凜,剛纔也是高興壞了,一時間都忘了鯤族正在等着他去解救:“等我問問。”

此時略一沉吟,似是通過靈魂聯繫在和神鯤交流,很快他就睜開眼來:“這是源海,被封禁的失落之地,也是鯤冢的盡頭,在海域的另一端,連接着的正是鯤天之海。”

說話間,鯤鱗已經拉着王峰一起跳到了天河神鯤的背上,神鯤一聲愉悅的長嘯,身體迅速變大了數倍,變有數百米長,而與此同時,一條透明的翅刺從它背部立了起來,就像屏風一樣擋在王峰和鯤鱗身前。

“這裡沒有傳送陣,不過天河的速度快,也認識方向,可以帶我們趕回王城,小心了……”

話音剛落,天河神鯤猛然啓速。

嗖!

老王只感覺重心猛然後仰,那啓動的加速,怕是給他這‘乘客’瞬間施加了數十倍的重力,要不是老王剛纔靠天魂珠已經恢復了大半,怕是要直接被甩下背去!

這速度,絕了!

……

鯤王城。

鯤王宮外,早有人搬來桌椅等物,以供海龍王子烏里克斯、鯊族坎普爾、三大統領長老等大人物落座等待。

海底城裡的時間和陸地上的時間是基本一致的,這並不是因爲王猛統一了九天的緣故,而是對普通的海族來說,他們也和人類一樣,活動十幾個小時就會累就會困,就會需要睡眠……

不過海底沒有太陽,無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這顯然難不倒聰明的海底人,各個海底城市基本都會有巨大的‘時鐘’,且這些時鐘往往都被視爲是各個海底城的象徵,一定是最顯眼、也最標誌性的。

鯤王城的‘時鐘’就是那艘漂浮在城市上空的‘雲臺戰船’了,它時刻都在繞着王城的邊緣作圓周運轉,鯤王宮在王城的最東邊,當雲臺戰船走到王宮上方時,那就是一天之晨,而當它走到距離王宮最遠的西邊祭臺時,那就是日近黃昏,是王城居民開始休息的傍晚。

而早在幾個小時前,雲臺戰船就已經走過了西邊的祭臺,現在已經去到最南邊的一片荒蕪城郊。

儘管有頭頂的星空佈景,此時四周並不算昏暗,但按照時辰來算,這已是進入午夜了。

王宮外圍聚的人羣越來越多,早已不止是中午時那些各族的代表,在他們身後還有整齊劃一的數千鯨族帶甲戰士,穿着厚重的鎧甲,手持長槍,嚴陣以待。

這還只是冰山一角,各方勢力的精銳此時已經有至少數萬人調集入城了,佈置在城中各處,都在等着這邊的命令。

費爾南諾看了看時間,又多等了幾分鐘,見那王宮大門仍舊沒有半分要打開的跡象,終於是忍不住站起身來。

“鯨牙!時間已到!”費爾南諾的聲音瞬間就壓過了周圍嗡嗡嗡低議聲不斷的人羣,震響了整座宮門:“鯤鱗沒有出現,依照約定,是你開門迎新王的時候了!”

王宮的城頭上靜悄悄的,並無人迴應,只有那一排排禁衛們露在鎧甲外面的閃亮雙眼。

費爾南諾耐着性子又喊了兩聲,他知道鯨牙就在城頭上,但等來的仍舊是寂靜無聲。

“哈哈哈哈!”烏里克斯斜靠在椅子上,左手端着一杯紅酒,笑着說道:“費爾南諾,早就和你說過了,你們的鯨牙大長老是不會乖乖就範的,這還有什麼好說的?直接動手吧!還是說你沒膽子?如果連當上新王的白鬚一族都沒膽,那我看你還是打道回府好了,大可以把這鯨王之位讓給虎頭或者八角嘛。”

四周一片起鬨聲。

費爾南諾知道烏里克斯的心思,更知道周圍那些附屬族羣,有不少都已經被鯊族和海龍收買了,而剩下的大多數附屬族羣,現在都處於牆頭草的位置上。

自己是爲了拯救鯨族才走上這條路的,如果事到臨頭了還在顧慮這個顧慮那個,沒有展現出真正足以控制鯨族的實力和魄力,那就算最後真接手了鯨族大權,那些搖擺中的附屬族羣也不會再臣服於鯨族,而是會被海龍扶持着鯊族慢慢取而代之,那三大統領族羣鬧的這波逼王戲碼,可就不是拯救鯨族,而是徹底害死鯨族了。

當亂不斷,必將反受其害。

旁邊虎頭巴蒂和八角角都都朝他看過去,費爾南諾決心已定,衝城頭上喊道:“鯨牙,我等耐心已然耗盡,最後給你十秒時間決定!要麼打開城門,新王只驅逐勾結人類的鯤鱗,不會要他的命,你等若迎接新王加冕,官就原職!要麼就我等強行攻城,到那時鯨族內戰,屍橫遍野,讓外人最後撿了天大便宜,那你就將是整個鯨族的千古罪人!”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十!”費爾南諾開始倒計時了。

剛纔那已經是他最後的勸解,也是給鯨牙直接挑明瞭,海龍族和鯊族就在旁邊虎視眈眈,你鯨牙忠誠於鯤王沒錯,但希望你也能忠誠於整個鯨族,爲整個鯨族考慮。

“九!”不少人都跟着一起倒數起來。

看到城頭上毫無動靜,費爾南諾的心在緩緩下沉,難道真要走到最後那步?

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
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