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

“這地方有什麼呢?”老王右手遮着眼簾、眯着眼睛擡頭看向那天河的上方,卻見那湍湍水流的上方深入雲端,根本就看不到頂:“不會是要讓我們爬上這天河頂端吧?或者……”

王峰突然閉嘴,運足目力朝那瀑布水簾裡面看去:“裡面似乎有什麼的東西。”

“我也感受到了。”鯤鱗此時的注意力也被那奔騰的瀑布水簾所吸引:“像是一種原始的召喚,似乎並不邪惡,但卻讓我有些不安。”

“進去瞧瞧就知道。”

“這水流的衝擊太大,只怕肉身扛不住。”鯤鱗搖了搖頭,觀察了半天,這瀑布顯然並不是普通的瀑布,那奔騰的水流流光溢彩、隱隱散發着一種鑽石般的星辰之光,內蘊的氣息更是磅礴浩蕩,讓他這鬼級強者都感覺心悸。

“簡單。”只見王峰伸手在懷裡一掏,一尊人型傀儡飛了出來,懸立在他身邊。

這傀儡比上次王峰闖雷霆崖時的那兩尊看起來還要更大一些,比老王高出近兩個頭,是他突破鬼級後,用上次那兩尊殘缺的傀儡重新祭煉出來的,鬼級強者煉製的當然是鬼級傀儡,雖只是鬼初的氣息,但特殊的流銀鍊金材質則早已註定了其超強的防禦性。

老王左手起符,一巴掌拍在那傀儡身後,只見淡淡的金光在傀儡的體表流轉,更是給這尊傀儡平添了幾分防禦的韌性。

“去!”王峰遙遙一指,傀儡身上的符紋流轉,α6級的魂晶力量猛然爆發,在空中激起一圈兒氣浪,化身流光,朝着那奔騰水幕瞬間飛射而去。

傀儡的衝勢驚人,啓動速度也遠勝肉身凡胎,衝過那看似並不太厚的水幕似乎只需要眨眼之間,可沒想到纔剛一接觸到那水幕的表面,傀儡的前衝之勢竟被瞬間瓦解,水流的衝擊力顯然遠勝它的極限爆發,老王和鯤鱗甚至都沒看清細節,便見那傀儡直挺挺的往下一栽,宛若遭受了萬鈞重擊,身體四分五裂的同時,只一瞬間便被水流將它徹底衝壓到了海底中,和王峰失去了一切聯繫。

王峰吃了一驚,這傀儡的承受力強度,即便鯤鱗不夠了解,可他卻是清清楚楚的,秘銀的鍊金身軀是一種半流質狀態,對同級別的物理攻擊幾乎可以做到無視的程度,即便是龍級強者恐怕別想那麼輕易毀掉它,可沒想到在這瀑布水流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這幸好謹慎的用傀儡先試了試,否則剛纔如果是他或者鯤鱗直接上前,那現在另一個人恐怕就得直接默哀三分鐘了。

此時王峰雙手符紋連畫,正想要繼續探知一下傀儡的情況,可猛然間,一種恐怖的威能突然從那水幕中張開。

耳畔那‘嘩啦啦啦’的巨大瀑布衝擊聲不見了,整個世界都爲之一靜,不管是王峰還是鯤鱗,都同時感覺到在那水幕中,有一雙巨大的眼睛突然睜開,透過水幕正從裡面盯上了他們。

龍級,那是一個絕對的龍級強者!鯤鱗感覺那東西遠比鯨牙長老更加強大,且帶着一種來自遠古的原始威能,宛若神砥!

咚咚、咚咚……

這如此強大的一個存在盯上,不管鯤鱗還是王峰似乎都同時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感受不到殺氣,但卻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威脅,這樣的感覺並不矛盾,就像是一隻螻蟻感受到了人類的存在,沒有人類會對一隻螞蟻產生什麼殺氣,但如果願意,他們卻有着輕易碾死那隻螻蟻的實力。

這水幕裡究竟是什麼東西?

碩大的問號同時在兩人腦子裡升起,斗大的汗珠也順着兩人的額頭滑落下來,身體卻本能的保持着一動不動。

可還不等他們有個答案,下一秒,那彷彿恆古不變的瀑布水流,竟在瞬間停止了衝擊,彷彿時間被定格了一剎,緊跟着,一股恐怖的吸力突然從那水幕裡面傳來。

這一瞬間,天河倒流、日月無光,整個世界宛若天地顛倒、陰陽逆轉!

“快退!是鯨吞!”鯤鱗驚怒交集的喊出聲來,身體本能的便想要往後飛竄而逃,可哪怕他此時此刻的反應再快,又怎能快的過那無邊無際的吞吸之力。

王峰跟他完全是一樣的反應,甚至比鯤鱗還更早一秒意識到該撤退,可還是來不及。

這力量來的太快,兩人的身體只一瞬間就已經被那鯨吞海吸之勢給牢牢拽住,朝着那倒流的水幕瘋狂衝去。

шшш ★тt kān ★Сo 水幕的威力兩人早已見識過了,哪怕此時正在倒流,兩人也完全沒有要用肉身去試一試威力的想法。

王峰雙手火印,魂力全開、往後疾飛的同時,手掌腳掌上都有宛若噴射器般的火焰噴出,雖未完全頂住那鯨吞之力,但卻大大減緩了被吸過去的速度。

旁邊鯤鱗則是身體化若無骨,就像一條魚一樣往身後奮力遊動。

鯤鵬逍遙遊!

雖是逆流而遊,但那靈動得宛若擺尾一般的身姿卻是將身後的鯨吞吸力化解大半,倒是比王峰還更輕鬆一些。

這鯨吞海吸的‘深淵巨口’只持續了約莫四五秒,倒吸之勢忽止,天地倒流的異像隨之一靜。

老王和鯤鱗此時已被吸到距離那水幕不足百米處,突感身體爲之一輕,可還沒等他們來得及抹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卻聽得一聲巨響。

‘哞’……

那是一聲沉悶無比的巨哼,緊跟着,一隻龐大得彷彿無邊無際的怪物從那水幕中毫無徵兆的衝了出來!

它身寬近十里,身長更是有足足數十里,那龐大的頭顱探出水幕時,宛若一片無邊無際的星艦堡壘,王峰和鯤鱗甚至根本都無法看清它原本的樣貌,那從天河上衝擊下來的、足以秒殺鬼級鍊金傀儡的水流,沖刷在這可怕怪物的身上時就宛若只是給它澆水戲耍一般,無損其體表分毫。

這是……

“是我們剛進幻境看到的那隻鯤!”王峰猛然醒悟,喊出聲來。

“小心鯤衝!”鯤鱗則是瞬間鯤鱗神甲護體。

轟!

巨鯤衝擊,光是那龐大身軀前衝時帶起的氣壓,就直接將懸空的王峰和鯤鱗二人掀飛了出去,衝出十數裡遠。

還沒等兩人從那接連的翻滾中找到方向,頭頂上空猛然一黑。

只見巨大的鯤尾此時高高揚起,隨即那漫天的黑影在兩人眼前迅速放大,宛若一座真正的泰山般鋪天蓋地的朝着兩人拍了下來。

鯤鱗的臉色急變,這鯤尾之力,傳說中可以開山分海,此時鯤尾還未接觸到兩人,可那恐怖的氣壓卻已經將兩人壓得死死的往下栽落,連同兩人腳下的海面,都宛若被分流一般朝兩邊盪開。

太強了,完全不在同一個級別!如此威力,鯤鱗神甲別說頂一下,恐怕擦着一點都得死無葬身之地。

“抓住我手!”王峰一聲大喊。

所幸兩人被掀飛時本就隔得不遠,鯤鱗本能的伸手拽了過去,只見此時的王峰身上金光閃耀,似是穿着一件獨特的虛神甲。

此時鯤尾已徹底遮蔽了兩人的視線,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頭頂那越來越近的打擊清晰可辨,王峰口中默唸法決,一道強烈的光芒在虛神甲上瞬閃了起來。

咻!

剛剛擴散開的光芒猛然收攏,在空中化爲一個閃耀的小白點,而下一秒,老王和鯤鱗已在原位消失,然後在眨眼間出現在數百米的高空中。

瞬飛神!

短距離的空間轉移,或許比不上傅里葉那種空間大師一般輕描淡寫、了無煙火,也不像傅里葉的空間轉移那麼化繁爲簡、圓潤自然,甚至都無法做到像傅里葉那樣動輒數十里的遠距離傳送,最多隻能傳送個數百米遠。

但畢竟是個可以應急的招數,也是老王此時能想到的唯一方法。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 免費領!

而與此同時,鯤尾的巨力也恰好轟到海面上。

深處數百米高空的王峰和鯤鱗只聽到‘啪’一聲巨響,寬闊無邊的海域竟被這一尾之威給拍得生生分成了兩半,兩側捲起的巨浪足足有百米高,倒捲起來的氣流更是將遠在數百米高空的兩人猛然掀飛出去。

好強!

不管是鯤鱗還是王峰都有點被震撼到。

龍級強者雖然也有着毀天滅地之能,但和巨鯤這種純粹靠肉身蠻力就達到龍級的殺傷相比,其震撼力可着實是差了足足一個檔次,老王感覺這傢伙簡直都已經可以與九頭龍海庫拉相媲美了!

老王雙手捏決,心念已經連接到了天魂珠上。

如此強敵,只靠自己和鯤鱗還真是沒法抗衡,段位差得太多,就連召喚一條恐怕都沒用,畢竟這玩意兒的段位也不是一條單靠血脈就可以鎮服的,而以一條現在所能爆發的實力極限,在這巨鯤面前硬來的話,那簡直就跟送菜沒什麼區別。

唯一的機會只能是開啓蟲神變,若是能成功的再次登頂鬼巔,那或許還有一絲逃離的機會!

此時他身上魂力猛然逆轉,可還不等蟲神變開啓,只見那足足十里寬的大嘴猛然張開,恐怖的鯨吞吸力已再次傳來。

呼!

沒了水幕的阻隔,這次的鯨吞之力遠勝剛纔。

王峰的所有準備動作瞬間被打斷,身體不由自主的被瘋狂吸了過去,他還想像剛纔抵擋鯨吞時那樣故技重施、對抗吸力,可面對這已經威力倍增的鯨吞,一切抵抗彷彿都是徒勞。

只一瞬間,他和鯤鱗都同時被吸到了那巨鯤的大嘴裡,寬大的深淵巨口猛然合上。

啪!

大嘴閉合,四周猛然一暗,伸手不見五指,兩人竟是同時被生吞了進去。

四周是無邊無際的黑暗和陰冷,一種若有若無的吸力時刻都存在着,在抽取着鯤鱗的靈魂、吸食着他的生命,但速度很慢,慢到讓人並不覺得太過難受,只是有些昏昏欲睡、睏倦無比。

鯤族的困境、自身所面臨的種種瓶頸……努力本就是一種很累的事兒,而當這睏意來襲時,鯤鱗是真的有點抵擋不住,眼皮完全無法擡起,意志開始緩緩沉淪。

“醒來!”

一聲爆喝將昏昏欲睡的鯤鱗猛然驚醒。

只見剛纔被那鯤口吞掉的畫面竟只是腦海中的臆想,他正被一隻大手拽住。

拽住鯤鱗的自然是老王,此時王峰懸空而立,單手拽住鯤鱗,正與前方那巨大的吸力所抗衡,和之前鯨吞時的物理吸力所不同,此時巨鯤在吞吸的,是兩人的靈魂!

一道白色的、宛若王峰靈魂般的影子從他身體裡被拉扯了出去半個身位,就像是靈魂都快要被那鯨吞之勢給吸走了。

嗡嗡嗡嗡~~

無根的靈魂是最脆弱的,此時王峰的靈魂都快被吸得離開軀殼,失去了身軀的保護,周圍哪怕只是一點點風聲,此時在王峰的腦海裡都宛若是太陽罡風一般,既轟鳴沉重、又火熱得彷彿要把他的靈魂都給烤化掉。

老王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是他把這隻水幕後面休息的巨鯤給招惹出來的,那時的巨鯤給他的感覺雖然強大,但還是相對溫和的,不過當他用天魂珠的力量去對抗這巨鯤的吸力時,巨鯤一下子就陷入暴怒中了,天魂珠的氣息和王猛相同,不用多說,這肯定又是王猛造的孽。

回想起進入高臺幻境前,老王現在才明白當時的王猛爲什麼會說‘他來早了’,僅只憑高臺上那些卡着他境界出現的敵人而言,那樣的考驗根本就要不了王峰的命,但眼前這隻對他充滿了仇恨的巨鯤,卻有着輕易碾壓死他的實力,原來王猛所說‘來早了’,是指這裡的巨鯤。

大概在王猛的設想中,達到龍級後的傳人,即便自身實力稍差一點點,但憑藉召喚九頭龍海庫拉,也足以與這巨鯤一戰,如果能多召喚兩隻天魂珠所對應的強悍魂獸,那更是能碾壓巨鯤,將之徹底收復,那就能成爲王猛送給他傳人的一份兒厚禮,可事實證明,即便是神也不能算無遺漏,只能說王峰確實是來早了。

還好這隻巨鯤對天魂珠的力量似乎有着本能的畏懼,雖是暴怒,但出手仍舊謹慎無比、畏首畏尾,否則以後它龍級的力量,不管王峰還是鯤鱗,壓根兒就支撐不到這時候。

老王剛纔已經嘗試過使用蟲神變,但根本就‘變’不出來,巨鯤對天魂珠、對老王靈魂和魂力的消耗,讓他壓根兒就騰不出手來做別的事兒,及時分神喚醒鯤鱗已是極限,這還是老王頭一回感覺三顆天魂珠都遠遠跟不上身體消耗的時候,靈魂近乎崩潰,只是苦苦支撐,同時衝鯤鱗喊道:“抱元守決,凝鍊神魂!別被它吸走了靈魂!”

鯤鱗這時才從沉睡中驚醒。

單純的吸魂,這不是普通的鯨吞,鯤鱗終於想到了這頭巨鯤的來歷,眼前這龐然大物可不是什麼幻象中的假物,而是那隻早已消失在歷史傳說中的歷代鯤王坐騎——天河神鯤!

有關這隻神鯤,鯤族有太多屬於它的傳說。

傳說中當年鯤族就是騎着它踏破天河來到九天大陸,傳說中整個鯤族的進化史都與它息息相關,傳說中當年的鯤天大帝也就是騎着它與至聖先師王猛一戰,它也是歷代鯤王的象徵,就和萬鯤神甲一樣,屬於歷代鯤王標準的裝備。

可惜鯤天大帝戰敗後,鯤族被封印,這隻神鯤也自此不知所蹤,幾百年來,鯤族一直都認爲神鯤是被王猛斬殺了,可沒想到居然在這裡出現。

鯤鱗的心中瞬間火熱起來。

自己先是得到了萬鯤神甲,現在又看到了天河神鯤,這兩樣都是鯤王的明證,一切難道冥冥中自有註定?這難道就是鯤冢真正的意義和秘密所在?這壓根兒就不是給普通鯤族準備的歷練之地,而是給鯤王準備的!

而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收復這隻天河神鯤!

力量、境界這些方面自己是肯定不夠了,但幸運的是,自己有萬鯤神甲。

“王峰。”鯤鱗的身上有血脈之力流轉,紅色的鯤紋在燃燒:“到我身後去!”

剛纔如果不是王峰拽住他、並且喊醒了他,只怕此時他已經在神鯤無盡的汲取中沉淪腐朽了,但此刻他已覺醒。

天河神鯤一直都是鯤族的象徵,王峰爲他做的已經夠多了,最後這一關,該由他來獨自面對!

一道精芒從鯤鱗的眼中閃過:“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

轟!

鯤紋激盪,一件血紅色的戰鎧從那燃燒的鯤紋中顯現,降臨在鯤鱗的身上,鎮海天牙也握在了他手中,將他裹挾得宛若是一尊血紅色的戰神。

萬鯤神甲!

強悍的鯤族守護之力,鯤鱗那已經被吸得快要脫體的靈魂瞬間就歸位了,整個人神清氣爽,與那萬鯤神甲呈現出渾然一體之態。

他的鯤紋並未繼續燃燒,自身的鯤之力也從未被激發,但在萬鯤神甲上,卻有無數鯤族的力量匯聚了起來,非但讓他輕易就達到了鬼巔的極限,且無數股淡淡的鯤之力彙總,竟宛若鯤力激發,連同鎮海天牙的力量也被同時激發,鯤天大帝的虛影瞬間在鯤鱗身後顯現,他高若百丈,雖比起那天河神鯤仍舊顯得不大,但卻讓天河神鯤爲之一怔,倒卷吞吸的力量也猛然一滯。

老王那幾乎已經快要被拉空的靈魂,此時才得以猛然歸位,整個人往後‘咚咚咚咚’的連退了十七八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身體和靈魂都已經近乎麻木,完全無法動彈,這玩意兒,不是自己的菜啊……

看到神鯤的反應,鯤鱗心中頓時微微一喜,鯤天大帝是神鯤的最後一任主人,萬鯤神甲更是和神鯤‘配套’的鯤王標配,難道神鯤是要直接認主?

可還不等鯤鱗的念頭轉完,神鯤的氣勢猛然一變,一股無邊的殺氣盪漾出來。

哞~~~

一道震動天地的恐怖悶吼聲,神鯤猛一張嘴,既非鯨吞、也非衝擊,而是那數十里長的龐大身軀,張開血噴巨口朝着鯤鱗撲來,要一口吞掉他!

竟然不對鯤王臣服,而是反抗和殺戮?那洶洶殺氣,就宛若是第一層鯤冢大殿時那些被鯤古囚禁的族人怨魂一樣,難道強大如天河神鯤,也在這王猛給他設下的終極牢籠中待得瘋了?

神鯤來勢洶洶,那龐大的身軀幾乎是瞬間就已經衝到鯤鱗身前,恐怖的大嘴張開時宛若吞天食地,區區鯤鱗肉身與之相比,簡直連只螻蟻恐怕都算不上。

鯤鱗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過,意外和驚訝是肯定有的,但當此時刻,那些負面的情緒並不能給他帶去任何一絲幫助,就像普通人要馴服烈馬或魂獸一樣,不展現出與之匹配的實力,那些烈馬和魂獸可不會屈從於弱者。

此時萬鯤神甲在身,不但給予他無窮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萬鯤守護,能讓他的意志瞬間百倍增,無懼世間萬物。

鯤鱗再不遲疑,身上血紋猛然燃燒起來,萬鯤神甲上瞬間光芒萬丈,他手中的鎮海天牙一揮,整個人與身後的鯤天大帝虛影彷彿融合,變得身高百丈,手中戰矛燃燒,攪動風雲。

整片天地都彷彿被那巨大的戰矛所攪動,風雲變幻,化爲厚重的雲霧繚繞在那滔天的百丈巨槍之上,對準神鯤轟然刺去。

魂象鬼影——鬼神寂滅!

無與倫比的槍勢,精妙未必有多精妙,但威能卻彷彿真的要開天闢地一般。

轟!

攻擊正中,打在神鯤張開的那血盆大口上,竟將那龐大如山的身軀生生打得一頓,可下一秒,所有的槍勢竟被神鯤用身體強行扛了下來,衝勢只是微微一減,張開的血盆大口只一口就將鯤鱗所化的,那尊百丈高的魂象鬼影一口吞在了口中,然後恐怖的大嘴一口咬下。

咯……

合閉的巨口居然被頂住,就像是咬到了什麼硬物上。

老王此時早已在急速後退,等退的足夠遠時,纔看到鯤鱗雙手雙足抵力,渾身血光爆射,居然強行撐住了那恐怖咬合的深淵巨口的上下頜。

百丈高的龐大鬼影真身,在這神鯤的大嘴裡也不過只像是顆黃豆大小,但卻奇硬無比,居然強行撐住。

只見魂象鬼影的額頭上青筋暴露,雖是全身都在微微顫抖,但神力無匹,彎曲的雙腿漸漸站起,甚至慢慢的挺直了腰,將那合閉的牙關強行一點點撐開。

譁……

僵持中,神鯤的大嘴突然張開,正在發力的鯤鱗失去對抗,身體一個踉蹌,可緊跟着,張開的大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然合攏。

咯嘣!

王峰明顯的聽到了一聲脆響,就像是咬破黃豆的聲音,大嘴徹底合攏,鯤鱗和他的魂象鬼影同時消失在神鯤的大嘴中。

老王啞然。

強,太強了。

剛纔集合萬鯤神甲、並激發出鎮海天牙力量的鯤鱗,已經展現出了超越鬼巔、乃至龍級的實力,可全力一槍竟然仍舊無法攻破鯤鵬的防禦,反而是被一口就吞掉!這條神鯤,實力強大得簡直無法想象,即便不是如今大陸上那六大龍巔的對手,可想必都已經不遑多讓了。

鯤鱗必然是凶多吉少,此間對抗神鯤的人已經只剩下了自己。

逃?

老王不是沒想過,但在這神鯤面前,逃跑恐怕是根本就沒有意義的事兒。

這種時候只有偷樑換柱了,但願暗魔島時鬼志纔給他弄的那尊替身傀儡,可以騙得過這隻巨鯤的耳目。

王峰伸手摸在了空間油燈上,可還不等他取出傀儡,卻發現巨鯤居然並沒有要來攻擊他的意思,不不不,不止是沒有攻擊,甚至是十分反常的完全靜止了下來。

它就那麼靜靜的懸浮在空中,身上散發着淡淡乳白色的光芒,先前的兇戾之氣和殺氣也全都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徹底的平和。

王峰怔了怔,這是?

鯤鱗此時此刻的感覺糟糕極了,魂象鬼影被神鯤的恐怖力量直接擊破打碎,先前那種被汲取靈魂的感覺再次傳來,可他卻已經徹底無力抵抗,僅只剩下萬鯤神甲還在被動的強行護衛着他的身體和靈魂。

已經走到了這裡,一切都彷彿在朝着最好的方向而去,可沒想到卻倒在了最後最接近成功的地方。

鯤鱗不甘心,憤怒咆哮,還想要仗着萬鯤神甲翻盤,但很快他就發現,即便是萬鯤神甲也難以抵禦神鯤的恐怖鯨吞之力。

神甲從一開始的血光閃耀,很快就變得漸漸黯淡了下來,鯤鱗分明能看到每隔三五秒,神甲上就有一個鯤族的靈魂被強行吸走,那些靈魂發出痛苦不甘的聲音,被強大的鯨吞之力拉扯成了一道道白色的長長幽光,然後隱沒入黑暗中消失不見。

那一張張消失的面孔,在鯤鱗的腦海中歷歷在目,他們無比信任自己這個鯤王,希望鯤鱗能重振鯤族,才選擇了放棄來生,集體鯨落,將靈魂和力量都奉獻給他組成萬鯤神甲。

可現在,他非但無法回饋這些族人對他的期望,甚至還要讓他們的靈魂被人吞噬……

弱小是一切的原罪,否則他就不會被各方逼宮,來強闖鯤冢,那這些族人此時仍舊還在海陽城幻境中‘永生’着;如果不是他太弱,別說龍級了,哪怕自身能達到鬼巔呢?那借助萬鯤神甲和鎮海天牙之力,也未必不能與這神鯤抗衡,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

看着那一個個從萬鯤神甲上被強行拉拽出去的靈魂,鯤鱗臉上僅剩的那一點點不甘和憤怒,很快就被一種平和所替代了。

自己已經辜負那些族人的厚望,又怎有臉讓他們代替自己被神鯤所吞噬?

鯤鱗身上的血脈之力猛然停止了運轉,萬鯤神甲瞬間隱沒。

他不知道自己死後,這些依附在萬鯤神甲上的靈魂將何去何從,但是……

鯤鱗仰起頭、張開了雙手,用毫無防備的身體和靈魂主動迎接那鯨吞之力。

就算要死,也該是自己這個鯤王死在族人們的前面!

此時已是正午,城市上空那代表着時間的海船白雲,已經緩緩漂浮到了城市的正中央。

鯤王宮宮門緊閉,外面則是圍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羣。

此時站在人羣最前方的,豁然正是海龍王子烏里克斯、鯊族大長老坎普爾、三大統領長老、各方族羣代表等人,一個面色白皙的鯨族少年此時被他們簇擁在中間,那是煦京,白鬚一族的天才,他是今天雲頂奕場上最後的獲勝者,也即將成爲鯨族的新王。

是的,鯤鱗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不止是鯤鱗沒有出現,連同鯨牙大長老、鯨風丞相、鯨族守護者等重量級人物,都沒有前去雲頂奕場。

三大統領族羣沒有等待,而是選擇在沒有鯤鱗的情況下開始了雲頂之弈,現在戰鬥結束,得到衆所認可的新王誕生,他們這是來接收王宮的,但卻被拒之門外。

海龍王子烏里克斯臉上帶着濃濃的笑意,坦白說,昨天的時候他還一直擔心鯨牙會選擇乖乖配合、承認新王……鯨族內亂打不起來,那可不是海龍族願意看到的情況。

但現在看來,剛直的鯨牙大長老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啊!

王城雖小,但畢竟有四大龍級鎮守,現在三大統領族羣的新王已出,騎虎難下之下,他們是肯定要攻進王宮的,到時候自己這邊的兩個龍級加上坎普爾會有意識的劃劃水、打打醬油,坐看三大統領族羣的大軍被幾個龍級吞沒,那纔是對海龍族來說最完美的劇本。

白鬚費爾南諾的臉上意氣風發,煦京是他小兒子,如今贏下雲頂之弈,登上鯨王之位,白鬚一族崛起,作爲的第一個替代鯤族的王,他們將重整鯨族,也勢必會名傳千古:“鯨牙!鯤王戰是鯤鱗和你自己定下的,我等爲避免鯨族族人兵戈相向,遵照規則等到今天,鯤鱗自己避戰不出,如今新王已立,你有什麼不服的!憑什麼封閉宮門?!”

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
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五百六十一章 醫德淪喪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五百四十九章 女王霸道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