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

九頭龍的九顆龍頭高高昂起,巨大的龍頸上,龍鱗一片片的豎起,九片逆鱗猛地露出,逆着所有龍鱗的倒豎而立。

當南康喬現身時,九頭龍就知道,要拼命了,雷德和泰格傑拉對龍級的理解還只是表面的力量而已,但是南康喬,已經解析到了力量的本質,南康喬的時光之力,和他的亙古長存已經是同一階層的力量運用,而九頭龍此時也並沒有完全恢復到他全盛時的力量。

龍有逆鱗,觸之即死!曾有人類以爲那是龍族的弱點,某種意義上的確是,但那其實那是龍最強的地方,偷襲逆鱗會給龍類帶來巨大創傷,但是,預先釋放的逆鱗,會讓龍族實力翻倍。

九頭龍在龍族中的血統高貴,就是因爲其他龍族,只有一片逆鱗,而九頭龍有九逆鱗,極致爆發時,在不惜性命的情況下,他的力量可以翻到九倍龍力!

不過,逆鱗高豎,也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每一秒,都在消耗就算是能活亙古之久的龍族也會肉痛的生命力。

逆鱗九開九倍龍力下的九頭龍瘋狂的蓄着龍力,他並沒有急着去破壞符文之陣,而是對準了三名龍級。

心理與實力的多重較量,理論上,逆鱗九開的九倍龍力是可以擊碎符文的,但是,擊碎的瞬間,他有可能被三大龍級抓住一瞬的力量真空,也有可能在他一擊破陣的同時,挾破陣之力以九倍龍力橫掃三大龍級。

九頭龍的目的,是想將三大龍級逼遠,無論結果是什麼,他都不會在破陣時受到襲殺。

然而,那三個人類卻是絲毫不動,彷彿他們沒有看到九片逆鱗的倒豎,也感應不到九頭龍身上爆發的九倍龍力。

豪賭?既然如此,九頭龍閃過一絲不捨,脫困以來積攢的力量啊,原本是打算用在蜃境當中的……

嗡,九片逆鱗猛地居然顫動起來,虛無中,第十顆龍頭緩緩從龍背之上長了出來,逆鱗九開之下,還有第十層!

這顆龍頭的嘴邊,已經離起了九頭龍龍息的黑色光芒!

殺!

九頭龍高昂起的龍頭正要噴出他的終極龍息!然而,就在這一瞬間!

九頭龍卻突然頓住了……

砰砰砰……砰砰……砰……

他猛烈跳動的龍之心臟,忽然一下,減速了!

嘩啦!

十倍龍力來自逆鱗,然而,推動這些力量的招式,卻來自龍的心臟,正常的心跳,能控制一龍之力,只有十倍狂暴跳動的心臟才能讓九頭龍的意志附加在十倍的龍力之上!

龍級間的戰鬥,不受控制的力量,根本就不能稱之爲力量。

九頭龍的九顆龍頭同時轉向,刺眼的陽光中,一道偉岸之軀凌空站立,在他身旁,風停滯了,狂浪的海水平靜了。

像……太像了……

有那麼一瞬,九頭龍幾乎以爲,是王猛再現……

然而,不同的是,此人的靜,是殘酷之靜,是逆轉自然的,而王猛,是融入萬物的神性,這人還差了一步。

“九頭龍海庫拉。”

“交出九龍鼎,饒你不死,可以爲我座下之奴。”

輕淡淡的聲音飄入九頭龍的腦中,淡淡的話語,卻像是有無數把刻刀在他腦海中刻着這段話,一遍又一遍的刻着“座下之奴,座下之奴……”

隆康!

當世之上,只有九神帝國的隆康大帝纔有這樣的大能力。

九頭龍甚至沒有感應到隆康動用魂力的痕跡,他只是站在那裡,彷彿天地萬物,都應該聽從於他,他的每一句話,都是天道天旨,真正口含天憲!

九顆龍頭,一顆接一顆的在隆康大帝面前垂了下去,恭順得如同跪伏一般,什麼龍息,什麼異界煉獄,此時全然不存,只有臣服!

吼嘔……吼!

還高昂着的龍頭,不屈的龍吼着,然而,這樣的掙扎,在隆康的目光下,聲音越來越低,又是一顆龍頭恭服的垂了下去!

當第八顆龍頭垂下時,九頭龍的龍吼聲徹底的消失了,空中,只有海風呼呼吹過的聲音,然而,這些海風,在吹到隆康面前十米處時,卻繞了過去,沒有魂力,沒有符文的阻擋,風,就這麼繞着隆康而過。

三名龍級元帥也都落在海面之上,懸海跪於海浪之上,三道熾熱的目光無比尊崇的仰望着隆康大帝,當世之上,唯有隆康大帝能令萬物臣服!即便是號稱高貴的龍族也不例外。

熾熱之外,他們又深悔無能,不能鎮壓孽龍,到至於要大帝親自出手。

九頭龍最後一顆龍頭正緩緩的下壓,他還在掙扎,然而,下垂的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轟……

最後一顆龍頭以極快的速度垂了下去。

成了!

海面上,三大龍級眼中滿是喜色,然而,下一瞬,他們眼睛卻同時瞪大開來。

咔嚓!咕噥!

巨大的嘶咬斷裂聲後,是一聲巨大的吞嚥之聲,垂下去的第九顆龍頭,並沒有臣服,而是一口咬斷了已經臣服的一顆龍頭,然後將它吞嚥了下去!

自噬?

天地之初,曾有兩大祖龍,一爲太初龍,另一祖龍爲銜尾龍,兩大祖龍爆發了大戰,最後,同歸於盡,而在最終之戰中,守護光明的太初龍守護了他的子女,而黑暗的銜尾龍則選擇了吞噬自己的子女來增強實力,所以,銜尾龍沒有留下血脈,在這世上的所有龍族,都是太初龍的後裔。

但九頭龍的血統卻是例外……他們是擁有兩大祖龍特徵的混血龍統!

七顆龍頭條件反射的彈起,開始與已經吞下了一顆龍頭的第九顆龍頭嘶咬起來,然而,很顯然,佔到了先機的第九顆龍頭要更加強大,吞噬下去的那顆龍頭完全化爲了他的養料,讓他迅速的又吞下了第二顆龍頭,隨後,是第三顆,第四顆,越來越強大的龍頭,讓他更加容易吞下其他龍頭……

隆康只是淡淡地看着,這副畫面,超出了他的預料,這世上,能讓他意外的場景不多了,他欣賞的看着這一幕血淋淋的場景。

真是精彩的畫面,這樣的九頭龍,他愈發有興趣征服,如此剛烈,可以做他的座騎之首。

當九頭龍只剩下一顆高昂着的龍頭時,隆康淡淡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不錯,比十龍之力強了不少,與至聖先師交過手的你,應該清楚,多餘的力量,就是沒有的力量。”

龍級,不能被精準控制的力量,就是無用的力量,就像海水,浩瀚無際,然而,一顆石子扔下,無論大海怎麼拍打着海浪,卻怎麼也無法阻止這顆石子,石子最終還是穿透了所有海水,落在海底之下。

血淋淋的九頭龍高昂着龍頭,看着隆康,是的,就算是用出了銜尾祖龍的血脈秘技,他仍然是無法戰勝眼前這個可怕的人類!

然而……

他並不無力。

“不錯,但是,我也沒想和你打……而是這東西,我用起來,太費力了。”

轟!一隻大鼎忽然出現在半空當中!

九頭龍對着大鼎猛地一口噴出,百龍之力,瞬間全部衝入大鼎之中。

隆康目光一動,百米之距,瞬間位移,他已經站在了九頭龍的身前,然而,他伸出的手忽然頓住。

九頭龍發出狂笑,“哈哈哈,你也沒贏,隆康大帝!”

隨着九頭龍這句話音落下,他和巨鼎像是風吹過的沙畫一樣,在空中飄散開來……

隆康輕輕閉眼,隨即嘴角微微一笑,有意思,竟然查不到九頭龍的方位了,早在九龍鼎顯現之前,九頭龍就已經被大鼎帶離了出去,後面的畫面,不過是預設的障目殘影,防止他第一時間探查傳送的方位。

……

此時的王峰正在鯤冢裡修養,他和鯤鱗做最後衝擊的準備,必須調整到最佳狀態。

而王峰則在自己的冥想世界之中,這是最快的恢復方法,當然他的休息不太一樣,而是一種自我夢幻的極致精神放鬆,此時他正和妲哥陽光沙灘的放鬆。

是的,這就是老王最俗但又最有效的靈魂恢復方法。

忽然身體微微一愣,似乎有什麼東西進來了。

九頭龍???

臥槽!九頭龍怎麼只剩一顆頭了?

砰!

九頭龍打量着四周,有點兒陌生的海洋……沒有海的氣息,夢境?再擡頭,天空的星辰也很陌生,最容易分辨的幾大星座完全不見蹤影,不過這也正常,一個人類在夢境中能塑造出星空就已經是很有細節的夢了。

天魂珠依託天魂珠的夢境?最後脫離困龍陣,他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代價,還以這一顆天魂珠爲座標進行了傳送,沒想到境然可以直接傳到持有者的夢裡,確實神異!可惜,在至聖先師做了手腳,天魂珠對他沒有任何用處。

王峰瞪着九頭龍,氣不打一處來,他知道這是做夢,可也正因爲是夢,所以現實裡暫時還沒做到又特別想做的事情,正好可以在夢裡肆無忌憚的爽一把,想怎麼爽就怎麼爽的那一種,好不容易又夢到妲哥,這嘴都快親上了,香甜的呼氣都送到他嘴裡來了,被這貨一個閃電打斷了!

九頭龍輕微而不着痕跡地一個抽搐,“小子,你的機會來了,經過這段時間的考驗,我決定,你有資格與我簽下平等契約。”

受到重創之後,沒有比天魂珠更適合養傷的地方了,唯一的問題,是他雖然能以天魂珠作爲緊急傳送目標,但是想要讓天魂珠對他起到作用,

九頭龍說着話,僅剩的龍頭輕輕一噴,一道契約便飛到了王峰身前。

“不籤。”

“小子,告訴你,你走大運了,最近閒得無聊,我決定幫你走向人生……你說什麼?”九頭龍說到一半的話才反應到王峰的回答是不籤。

“我說,不籤。”

轟隆,九頭龍龐大的龍軀猛地擡起,雖然只剩下一顆龍頭,但是高高在上的俯視王峰,仍然龍威森嚴,“小子,你想死嗎?”

王峰打了個呵欠,“不籤,趕緊有多遠走多遠,別打擾我繼續做夢。”

九頭龍傻眼了,正常情況下,人類不都應該感激得痛哭流涕的和他簽訂契約的嗎?

做夢能有和他契約重要?還是說他以爲做正是在做夢,所以就亂來?

“小子,你現在不是做夢,和我簽定契約!你還能成爲這世界上最強大最富有的人類。”

王峰擡頭看了眼龐大氣勢下的九頭龍……微微一笑,“得了吧,你都被人打成這副鬼樣子了,現在是需要我的庇護嗎,沒有天魂珠,你必死無疑。”

轟!

九頭龍暴走了,然而,就在這時,一隻巨大的手忽然從空中快速落下,一把將九頭龍捏住,王峰微微笑着,這裡是他的世界,他纔是這裡的主宰。

“小子,我可以教你怎麼使用天魂珠,而且我還知道天魂珠的秘密。”

“不需要。”

“小子……”

“最後一次機會,沒別的事,我打算起牀了。”

九頭龍本來是想詐一下這小子,畢竟年輕人沒見識,誰想到這傢伙跟以前的王猛一樣的蔫兒壞,而現在的它重傷在身,機會只有一次了,MD,早知道跪誰都要跪,還不如跟隆康,好歹還體面一點。

“做人……不對,做龍,要有自知之名,求人,要有求人的態度,趕緊的。”

海庫拉還想掙扎一下。

“請和我簽約。”

王峰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符文光圈,“你在逗我嗎,要麼主僕契約,要麼另請高明。”

不是王峰裝逼,而是這種程度的魂獸一個不好就會反噬,尤其是九頭龍這樣的生物,以他的力量,如果是平等契約必然是死路一條。

轟……九頭龍剛想發怒,但是……他忍了,“王峰,不要得寸進尺!除了我,沒人能教你怎麼使用天魂珠。”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起牀了,另外,我想我是最不需要別人教我怎麼用天魂珠的。”王峰微笑的攤開手掌,三顆天魂珠,像是圍繞着太陽的行星一樣在他的手掌上方轉動着。

九頭龍呆呆地看着那三顆天魂珠……爲什麼會有三顆?

還有傳說中被至聖先師已經帶走的一星珠?

難道?

其中一顆裡面淡淡的神級氣息讓他瑟瑟發抖……難道說……這裡面……封印?

如果說,隆康給他的感覺是偉岸而無法戰勝的,眼前這股氣息,則代表着無法抗拒!

獸神的氣息……

九頭龍顫抖了,他的龍尾不自然的蜷在腹部,“籤,我籤!”

新的契約從他身上飄落下來。

王峰抓過契約,稍一凝神,一滴血珠從他指尖飛出,然後落在了主僕契約之上。

轟……隨着落成,契約猛地一閃,消失不見,與此同時,王峰已經能在心神當中感覺到九頭龍的存在,與他的那顆天魂珠有着緊密的聯繫,相比一般的平等契約,主僕契約讓王峰擁有能夠輕鬆制約九頭龍的手段,同時可以感受這個生物複雜多變的性格和危險……

王峰看着明顯鬆了口氣的九頭龍,他微微一笑,“拿出來吧。”

九頭龍瞬間有些石化,“啊?拿什麼啊?”

“行了,你身上藏着的東西。”

“東西?沒有啊,我什麼東西都沒有啊。”

王峰似笑非笑地看着九頭龍,“我數三聲,趕緊的,我已經感應到了,別打馬虎眼。”

九頭龍還想狡辯,然而,淡淡的神級氣息又飄了過來……

“咳,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個東西……”九頭龍瞬間改變了想法,張口一吐,那隻將他帶離龍淵之海的神鼎出現了……

王峰也有點意外,真的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雖然天魂珠還沒湊齊,但九龍鼎已經先有了,看着九頭龍的嚴重傷勢,能把它成這樣的可不多,感覺有高人助攻了。

就是不知道高人心情如何,嘿嘿。

………

鯤王去了鯤冢禁地,消息既然已經被各方勢力得知,那就再無隱瞞的可能。

自鯤天之戰後,足足四五百年時間,去闖鯤冢的鯤族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可卻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回來過,那裡早已被定義爲鯤族的死地,取名鯤冢,那還真不是因爲裡面那座大殿的原因,事實上壓根兒就沒人知道里面有座大殿叫做鯤冢,只不過是因爲那禁地埋葬了太多的鯤族而已。

這些天,有關鯤王闖鯤冢的各種消息在王城都是漫天飛,各種輿論的反轉也是一波三折。

曾經的鯤鱗是鯨族的笑柄,但除開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之外,大部分鯨族族人笑話鯤鱗的同時,還是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成分在裡面,可這次,爲了拯救鯤族,鯤鱗冒死進入鯤冢,起碼就這一點而言,還是挽回了不少族人的好感,這個鯤王雖然不成器,但至少骨氣還是有的,爲鯨族拼死的決心還是有的,而且以鯤族的壽命說起來,他還只是個遠遠未成年的孩子啊……

一夜之間,爲鯤鱗誠心祈禱的鯨族族人變得多了起來,無論哪個種族,民衆總是善良的,而這樣同情鯤鱗、認爲鯤鱗是王者正道的聲音一旦佔據了高地,那與之對立的三大統領長老逼宮等事,瞬間就成了邪惡的象徵。

這樣的聲音一開始時得到了大量的支持,但很快,另一個聲音就隨之出現了。

這不過只是鯨牙長老和鯤鱗自導自演的一場苦肉戲碼而已,鯤鱗壓根兒就沒進入鯤冢,或許此時正躲在王宮中的某一處,利用那種捨身的人設來收穫民衆的好感,同時也是爲了避開王戰,因爲膽怯而弱小的鯤王壓根兒就沒有迎接挑戰的實力和膽量,等拖過王戰的時間之後,再突然復出,宣稱已經進過了鯤冢、爲鯤族付出了一切,還打破了鯤族不能挑戰鯤冢的神話,以此來作爲他重新登上王位的基礎……

不得不說這個分析的切入點相當巧妙,而且對比鯤鱗此前在所有人心中的印象,這樣懦弱的鯤王人設也更符合族人心中的形象,再加上無論王城還是族人,眼下終歸還是處於三位統領長老的掌控之下,於是‘鯤王賣人設’的說法開始很快佔據了輿論主流,將鯤族最後一點點反撲的資本給重新壓制了回去,而且這一壓,幾乎就已經是萬劫不復……

密室中此時聚集着七八人,即便是已經走到這一步,仍舊還是有對鯤王族不離不棄的人存在着。

鯨牙大長老、三位守護者、阿蘭朵禁衛長、烏族族長烏衡、鯨風丞相……這是鯤鱗王族的核心支持者,一直都是,大家的臉色看起來並不如外界所想象的那般絕望或焦慮,反倒是有着一種坦然。

鯤鱗闖鯤冢,勇則勇也,但其實所有人心裡也都明白,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人能從鯤冢中活着出來,鯤鱗的‘勇敢’其實已經意味着鯤族的終結。

但那就要放棄嗎?理智告訴他們應該放棄,可對鯤族的忠誠卻讓他們無法做出那樣的事兒來。

在三大統領長老和那些叛族徹底佔據王位之前,只要他們還沒放棄,那鯤族的正統就還在,出現奇蹟的希望也就還在!儘管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奇蹟’其實不可能出現,但……這本就已經不是輸贏勝負的事兒了,而是一種靈魂的信念。

“各方使臣如今宣誓效忠的有三十七族,共計六千死士。”禁衛長阿蘭朵正在彙報:“但這些使臣的效忠真假參半,不能全信,我已將之佈置於城中各暗處,這些人未必能成爲抵抗時的主力,但若有心,必可在城中給予敵人足夠的擾亂,爲我們爭取時間,如果算上城外鯨衛軍,或許可以爭取到更多的時間,但……不能報以太大希望。”

王城的地圖掛在牆上,禁衛長已經將那些暗處的佈置,用小紅點在圖中標示了出來,而一個碩大的紅圈則是將整個王宮圈起。

“王宮是我等最後的死守之地,目前兵力組成有一千禁衛和五百烏族死士,王宮本不大,當年修建時亦曾佈置過諸多防禦法陣,若是三大統領族羣和鯊族當真攻擊王宮……”阿蘭朵轉頭看向鯨牙長老:“我可以抵擋三個小時,一定堅守到宮焚盡散之時!”

焚宮……這就是鯨牙的決定,衆人早已知曉,也明白鯨牙做這個決定的原因。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現金/點幣等你拿!

今日的鯤王戰,他們必然要爲鯤鱗拖延到最後一分、最後一秒,而若是那時鯤鱗仍舊沒有出現,那就是他們守護鯤族最後尊嚴的時刻了。

鯤族的驕傲不容任何一絲的玷污,鯤族的王宮也絕不能容忍任何異族染指。

一個偉大的族羣是誕生於史詩般篇章中的,那也就必須以史詩般的篇章來作爲結尾!

而在這個結尾中,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堅守王宮的禁衛軍和烏族死士,他們都是這個偉大族羣的殉葬品,而焚燒鯤王宮的那把大火,則是鯤族落幕時謝幕的煙火!

“今天將要面對的命運,大家都心知肚明,能站在這裡的,也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現在是你們做出抉擇的時候了。”鯨牙大長老緩緩從懷裡摸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這是鯤鱗陛下在進入鯤冢前交給小七帶出來的。”

他緩緩打開了盒子,一股淡淡的威能立刻從那盒子中瀰漫了出來,正是鯤鱗交給烏七的鎮海神印。

“想活命的,拿上此物離開,只要今日不參與王宮之戰,或許可以倖免,即便最後被新王清算,獻上此寶也可留下生機。”鯨牙淡淡的說道:“我知道諸位都是心有信念之人,但你們也都是各自族羣的領袖,也該爲你們的族羣負責,無論如何選擇,鯨牙都誠心祝願!”

場中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本該是一個悲壯的時刻,可大家卻全都笑了起來。

“我不怕死,烏族族羣更不怕。”烏衡笑着說道:“五百死士已立下死志,我若退出,那纔是對他們最大的侮辱!”

“老臣一月前就已與家族斷盡了關係,無所謂牽連。”鯨風看起來年紀已經很大了,他是白鬚族的,算起來還是白鬚長老費爾南諾的叔輩,他笑着說道:“如今算是孑然一身、了無牽掛,若能親眼見證這繁華的落幕,在史書上留下一筆,也算是心之所願。”

禁衛長阿蘭朵則是直接跪了下去:“阿蘭朵三子皆在禁衛軍中,家中婦人也都各賜匕首以保名節,守城之志,唯死而已!”

鯨牙大長老最後轉頭看向三位守護者。

三大守護者微微一笑,在他們身上有淡淡的龍級威壓散發。

上次去龍淵之海尋找鯤鱗,雖然人沒有找到,但三人都經歷了戰火,如今對龍級實力的掌控早已純熟,散發的淡淡龍級威能盡顯強大,卻並不讓旁邊的其他人感覺難受和壓迫。

“我們大概會是鯤族歷史上守護時間最短的守護者了”三人同時笑着說道:“……我三人願死戰,與王族、與大長老共存亡!”

鯨牙大長老的臉上緩緩浮現出笑容。

坦白說,剛纔讓大家選擇是否退出時,鯨牙是真心希望他們選擇退卻的。

鯤王宮的鎮守註定是一個沒有結果的絕唱,而在場的都是他的生死之交,在他拿出鎮海神印時,內心真的希望這些好友能選擇保命,鯤王宮有他陪葬就行了,但沒必要所有人都必須死在一起,特別是當這些人都家大業大的時候,那些雖然沒在眼前,但卻叫着自己叔叔伯伯的後輩們歷歷在目,鯨牙是真心希望他們能活一個算一個。

可是當那一刻來臨,這幫人的臉上並沒有任何遲疑,甚至都沒有任何的不甘,反而是帶着一種坦然的笑意……

作爲鯤王一族的大管家,沒能守衛住鯤王一脈,這是鯨牙最大的遺憾,但在臨死前,身邊還有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願意陪他共赴最後的征程,這或許也是人生最大的幸運。

已經到這份兒上,再去勸退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鯨牙點了點頭,將鎮海神印收起,拉開了密室的大門。

“鯤王戰!霸王必奪冠!”

“千幻劍!千幻劍!”

“煦京必勝!煦京必勝!”

砰砰砰砰!

即便此間還是在鯨牙的庭院中,但當密室們打開,外面大街上那各種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遠處空中那雲頂弈場上的禮炮聲,還是猛然間鋪天蓋地般席捲過來,聲聲震耳!

這是三大統領族羣裡想要來爭鯤王位的那些少年名字,往常的鯨牙是最煩聽到的,一聽就火冒三丈,可此時此刻,鯨牙的表情竟然異常平靜。

“一羣小丑。”阿蘭朵輕蔑的說。

鯨牙則是哈哈一笑,臉上涌起一起豪情。

“能認識大家是我鯨牙這輩子最開心的事兒,或許一會兒沒時間再和大家說告別的話了。”他將手掌伸到了幾個老友中間,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也有些低沉,但眸子閃閃發亮,帶着一種宛若史詩般的壯志豪情:“爲了鯤王的榮耀!”

鯨風、烏衡、阿蘭朵和三大守護者,一隻隻手搭了上來,幾個老傢伙低沉的聲音同時響起道:“唯死而已!”

…………

寬闊的大殿,直到走出來時,老王和鯤鱗纔看到了這大殿那略帶有一絲悲壯的名字——鯤殤殿。

鯤冢、鯤殤,這還真是鯤族的埋骨之地。

王峰看了看身邊的鯤鱗,卻發現少年的臉上並沒有過多的悲慼之色或是別的什麼共情,而是始終保持着從幻境裡出來時那種淡淡的平靜。

兩人的眼前再次出現了白霧瀰漫的通道,汲取了上一個幻境的教訓,兩人全神貫注,魂力也時刻保持運轉着,心中一念清明,哪怕就是有幻境再度來襲,也休想再那麼容易將兩人分開來各個擊破了。

可這裡的考驗顯然和兩人預計的有些出入,僅僅只是在白霧中走了大約一兩分鐘,四周的白霧開始緩緩消散,眼前逐漸開闊,而此時落入老王眼中的,竟是一片奇異的景象。

只見那是一條宛若銀河一般瑰美而壯麗的巨大天河,寬百里、高則不知多少,彷彿是從萬丈星辰中灌溉下來,縱貫九天!

而在這巨大天河的下方,連接着的豁然是一片籠罩在水天一色中的汪洋大海,這裡的海水格外的藍,四周的天空也格外的清澈,整片海域無邊無際,無風無浪,唯有那天河灌溉的巨大聲音充斥迴盪在此間,強如王峰和鯤鱗,運轉魂力護體,都仍舊是感覺耳膜被那巨大的瀑布衝擊聲給震得隱隱刺疼,倘若是普通人站在這裡,恐怕瞬間就要被震聾了。

如此巨大的天河、如此廣闊的海面,如果是在九天大陸上,那必然不會被人無視,可老王卻居然沒聽說過這樣的地方,顯然也並不屬於如今已知的上三海和下五海。

“這不是幻境。”王峰的蟲神感知未必能精準的看破一切虛妄,但至少,是真是假那絕對能分辨個大概。

此間給他的感受是無比的真實,連接着現實的世界,他甚至感覺只要朝着與這天河相反的方向而去,那就一定能走到鯤天之海的海域中去。

“也不屬於上三海和下五海。”王峰讚歎道:“天之涯、海之角,九天大陸擁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沒想到我們居然碰上了一處。”

“或許這裡並不能算是未知之地……傳說中的鯤祖踏着星辰天河而來,我還以爲那只是書中的描述,沒想到竟然真的有這樣一個地方存在,眼前此景,與書中描述何其相似?”鯤鱗也被眼前那巨大無邊的天河所震撼了,雙眸中有精光閃耀:“這或許纔是鯤族真正的發源祖地!”

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
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四章 阿西八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五百七十二章 穹頂禁幕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五百五十七章 吉祥天掛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五百六十四章 反噬第五百五十八章 血脈祭祀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