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

傳說中,鎮海天牙既是神兵,也是一件祭品,若是一位鯤王肯燃燒自己的生命,那就有可能短暫的召喚出一絲鯤天大帝的無敵力量,那足以匹敵眼前的龍級。

嘩嘩譁……

鯤鱗身上的鯤紋已經變得滾燙血紅,燃燒的程度瞬間就已經達到了他修行時的最大值,且還在不斷的上升,這是要……鯨落!

“陛下!”鯤蝰嚇了一跳,不止是他,身旁的其他那些鯤族也都看呆了。

如果是以性命爲代價,那衝殺出去又還有什麼意義?何況還是一位王!

這位年輕的王究竟在想什麼?

“我相信你們是真正受困於此間的鯤族。”鯤鱗的聲音震響,瞬間傳遍四方,他明白了身爲一個鯤王的意義:“我死後,你們當勇往直前,衝出鯤冢!”

死一個,有可能救三百!

只要能幫助這些鯤族能衝出鯤冢,不論他們是否突破龍級,又何懼區區鯊族和海龍?三百鯤種,已足以重現鯤族盛世,自己算是死得其所!

鯤鱗心中計劃已定,說話間,朝着四周三拜。

緊跟着,還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手中的鎮海天牙上猛然血光暴漲,與鯤鱗化爲一道刺眼的紅光,朝着那龍級人類飛射而去。

身體在燃燒、鯤紋在剝落……

鯤鱗能感受到這一刻時身體的那種極致痛苦,彷彿全身都置於烈焰中被燃燒,但隨之而來的,卻是鯤紋在剝落後,體內那種強大的躁動感,嚴絲合縫的鯤紋壓制在聳動,那種原始血脈在體內開始復甦的感覺,讓鯤鱗覺得痛快極了。

這是王猛的詛咒給鯤族留下最後一絲尊嚴,選擇鯨落的鯤族,在臨死前是可以激發出鯤族血脈的,這也是哪怕當初鯤族沒落,連個龍級都沒有,可美人魚和海龍仍舊不敢進犯的原因,畢竟那時候的鯤種還是有數十上百個之多淡淡,真要惹急了,上百個鯤族選擇鯨落,那瞬間爆發的力量,無論是美人魚還是海龍都不可能承受得了,哪像現在,特別是幾個守護者隕落後,鯤族已經只剩下區區一個鯤鱗了,就算選擇鯨落、爆發出一時的龍級戰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鎮海天牙也感受到了此時鯤鱗體內那股正在逐漸甦醒的力量,居然生起了一絲共鳴,一股被塵封已久的力量在鎮海天牙中響應着、顫抖着、嗡鳴着……

啪!

一隻大手搭在了鯤鱗的小腿上,順着他的前衝之勢往前飛射,隨即蜂擁而來的力量則是阻止了正在剝落的鯤紋,鎮海天牙中那股已經有被喚醒苗頭的力量也瞬間被封閉了回去。

是誰?!

鯤鱗心中一驚,猛然回頭,卻見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鯤族長者,先前衝殺敵陣時,他就一直護在鯤鱗身邊,是一位頂級強大的鬼巔。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 衆 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陛下,你還太年輕!”那長者微微一笑,一股血色之力在他身上燃燒了起來,通紅的鯤紋顯現:“拼命的事兒,輪不到你!”

轟!

他身上的鯤紋燃燒,瞬間就燒掉了他全身的衣服,繁複的鯤紋線條在他身上顯現,密密麻麻宛若紋身:“鯤族的振興有你,鯤族的守護有我,老夫來助你!”

鯨落!這長者選擇了鯨落,他要替代鯤鱗。

但僅僅只是一個鯨落的話,頂多靠着瞬間爆發,和那龍級人類對上一招而已,可遠遠不夠資格突破過去,所以他要藉助鯤鱗手中鎮海天牙的力量。

鎮守此間的龍級人類嘴角微微泛起一絲笑意,一掌拍來,漫天的威勢遠勝之前,顯然他也感受到了這兩個鯤族的力量和決心。

“哈哈,白老怪,說得只有你不怕死一樣!”

“算我一份兒!”

“還有我!”

“都衝到這裡了,那就一鼓作氣吧!”

“被鎮壓了百餘年,老子早就想出口惡氣了!”

“鯤族萬歲!”

霎時間,無數道光芒飛射追來,手拉手的連在一起,匯聚在了鯤鱗身邊。

每個人身上的鯤紋都在燃燒着,每個人都在用鯨落來釋放着自己的力量。

一個鬼巔的鯨落,其爆發力接近於一個龍初一擊,那十個百個呢?

衆人拾柴火焰高。

鯤鱗感受到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朝他身上瘋狂匯聚,還不等這些鯤族身上的鯤紋完全剝落、不等他們的鯨落完成,那瘋涌的力量已在瞬間達到了龍級的範疇,而鎮海天牙也隨之開啓!

一個恐怖的虛影在這羣匯聚的鯤族身後矗立了起來,比那龍級人類強者高百倍、強百倍!

那是鯤天大帝!

龍級人類原本不屑的眼神出現了一絲驚懼,可與此同時,那血紅的長槍卻已經宛若捅破一層質一般,輕易的穿透了他的巨大手掌。

轟!

………

平臺上浮光掠影、劍氣縱橫。

老王是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一個鬼夜叉……

和黑兀凱相似的浪人打扮,但卻比老黑更加沉穩,他的臉上沒有任何一絲笑意,也沒有任何一絲慵懶,而是那種滿滿的、獨屬於真正劍客的冷酷和無情。

夜叉一族是這世間公認的戰神,也是武道家中劍士的起源,劍對於他們而言早已超脫出武器的範疇,而是真正的夥伴、是他們的靈魂。

眼前這鬼夜叉的力量,本質上也只是鬼中的程度而已。

老王現在纔算是明白了這高臺考驗的力量限制,出現的挑戰,永遠都是和闖入者的基本力量所持平的。

闖第一個高臺時遇到的刺客是鬼初,那時候老王的力量也是鬼初;經過戰鬥,肉身適應,當王峰不知不覺突破鬼中時,在接下來的高臺上所遭遇的,也就都是鬼中級別的敵人,包括眼前的鬼夜叉。

當然,鬼中和鬼中也是有差別的,這鬼夜叉的戰鬥力,簡直堪比前面所有阻礙者的實力總和了。

啪啪啪啪!

赤足的大腳掌踏在地面上,步履如飛,右手按劍,深邃的瞳孔鎖定剛剛激戰後退開的王峰,要趁勝追擊。

鬼夜叉身上籠罩的黑色魂力宛若來自地獄的魔鬼煞氣一般,濃烈的殺氣瀰漫整個高臺,稍微意志差點的,光是感受到這殺氣恐怕都會被瞬間嚇尿到無法動彈。

可這顯然影響不了老王,身體此時已經徹底適應了鬼中的力量,而在鬼夜叉的壓力和威脅下,這種適應還在不斷的提升中。

影舞!

老王瞬間化身千萬,層層疊疊從四面八方包圍了鬼夜叉。

“鬼眼魔瞳,開!”

鬼夜叉那深邃的瞳孔猛然旋轉了起來,宛若兩個無盡的大漩渦,四周變幻萬千的影舞虛影竟無法迷惑他分毫,黑漆漆的眼睛只在一瞬間就追蹤到了那個在那萬千影像中不停穿插的王峰真身。

但無法鎖定……對方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影舞真正的精髓並不是幻影的迷惑效果,而是那不停轉換的高速移動,每一個假影都有可能在瞬間化爲真身,且毫無規律。

單靠瞳術難以鎖定。

鬼夜叉的身影一止,左右腿呈弓箭步,左手提鞘、右手按柄,乾脆閉上了鬼瞳、側耳細聽。

啪啪啪啪……

他耳朵宛若風拍一般不停的顫動拍打着,追蹤着王峰的痕跡,與此同時,提鞘的左手,大拇指頂在了劍格上,作預備的推動狀。

風聲、氣流的流動細節,在瞬間化爲了一副立體的圖像呈現在鬼夜叉的腦海裡。

這是百影級!

這樣程度的影舞是無法精確鎖定的,但鬼夜叉的嘴角卻泛起一絲笑意,他並不需要鎖定得那麼精確!

啪……

左手拇指只輕輕一推,夜叉劍出鞘了分毫,寒光在那漫天的漆黑中微微一閃,卻又隱於一股無邊的煞氣。

煞氣在凝聚,威能在聚集。

就彷彿伴隨着那即將出鞘的夜叉劍氣勢一樣,此時鬼夜叉的氣場在不斷的拔高,身上的煞氣徹底匯聚成型,在他身後化出了一道握劍的鬼夜叉的虛影真身。

鬼中的力量得到了突破,瞬間就已經飆升到了鬼巔的級別,澎湃的力量吹拂向四周,光是那強烈的氣流都已經開始擾動到那些影舞,讓其姿態變形!

老王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的威脅,對方明明沒有鎖定到他,可卻仍舊敢貿然出劍?還是說他只是在虛張聲勢?

三顆天魂珠的力量瞬間全開,老王的鬼中力量也頂格到了極限狀態,影舞所幻化的虛影更多了,而與此同時,一柄金色的虛神兵也在王峰手中飛速凝形。

威脅並不能嚇到老王,反而是讓他感受到興奮,鬼夜叉是很強,但越是強者,才越有挑戰的意義!

似乎是看到那些虛影手中的兵器從匕首換爲了長劍,鬼夜叉的嘴角微微翹起,他感受到了王峰的戰意。

而也就在此時,寒光在瞬間涌動。

最簡單的招數纔是最精華的薈萃,夜叉一族的拔刀斬聞名天下,可絕不僅僅只是一個簡單的起手式。

它蘊含了夜叉族對劍道的一切理解,是夜叉族劍道的精華所在,更是力量戰技的巔峰!

鬼夜叉的身體彷彿消失了,而他身後那十米高的鬼影真身,卻是瞬間凝虛化實,同時一劍揮出,一道彷彿能斬殺整片空間的恐怖劍光朝着老王真身所在的方向橫斬而來,瞬間籠罩周圍數百米範圍,彷彿天神一怒,要斬盡一切!

魂象鬼影——夜叉拔刀斬!

在這恐怖的劍光面前,漫天的虛影就宛若是一個個氣泡般脆弱,被輕易‘斬破’,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這一劍的力量!

時間在這一瞬間彷彿變得無比緩慢,鬼夜叉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淡然的笑意,可很快,這股笑意就僵在了他臉上。

只見那漫天被斬破的虛影,居然宛若反哺一般朝着一箇中心點飛快收攏回去!

不不不,那壓根兒就不是被拔刀斬的劍氣斬破的虛影,而是漫天主動收攏的虛影,且每一道虛影都幻化爲了一柄劍的模樣,在那匯聚的中心點處形成一個由無數劍影螺旋匯聚起來的‘劍盤’。

而更可怕的是……連拔刀斬的劍氣也被吸引了過去,化爲那萬千劍盤的中心點。

鬼夜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夜叉族最引以爲傲的一劍,竟就這樣被輕飄飄的破掉了?

這不是影舞,這是……

鬼夜叉的眸子猛然一凝,只見那裡猛然間光芒閃耀。

此時漫天劍影也好、拔刀斬的劍氣也好,還是這高臺乃至周圍所有空間也好,所有的一切在這瞬間彷彿都消失了,或者說被那中心點處匯聚的宛若太陽般炙眼的光芒給掩蓋了。

劍之道——萬劍歸宗!

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劍面前都失去了存在的意義,落在鬼夜叉眼裡的最後一幕,就是那道在眼前飛速放大的光點。

轟!

炙白的劍氣宛若一道恐怖的衝擊波般,將鬼夜叉連同他身後的魂象鬼影直接衝了個對穿,連渣都沒剩。

啪!

老王單膝跪地,重重的喘息着,但狠狠深呼吸幾口後,他竟然又重新站了起來。

身體的疲勞和疼痛是能清晰感受到的,按理說應該休息調養一下,以最哈的狀態去面對最後一道關卡纔是正理。

可此時此刻,王峰卻一點都不想停下來,他感受到了那種在極限中突破的快感。

身體越疲勞、越疼痛,就越能在極限中突破自我,就像剛纔,萬劍歸宗是至少要到鬼巔才能使用的招數,可他只用鬼中的力量就掌控住了,那種遊走在極限中的感覺,也讓他此時的鬼中狀態變得更加穩固。

老王咧嘴一笑,再這麼來兩次,沒準兒就直接突破鬼巔了呢?反正有天魂珠和魔藥兜底,受點傷算什麼,可勁兒的造就是,怕毛!

再上!

任何考驗,最後一關往往都是最難的。

老王爬上了最後一級臺階,發現還真是如此。

這是一片巨大的平臺,先知劍就插在這平臺正中央,四周並無人守衛,守衛此間的,是地上的符文陣——鯤鵬九變。

名字叫鯤鵬九變,但事實上這符文陣和鯤族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只是取一個寓意而已。

這是一個九級符文陣,和當初老王在暗魔島裡遇到先師傀儡時的那個空間一樣,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封印法陣。

九級符文陣,這確實已經是頂格的考驗了,對現如今的九天大陸來說,可以說根本就沒人能破解得了,即便是老王,當初老王在先師傀儡的空間裡時,也是無法破陣出去,但現在的情況和當時卻有點不一樣。

當初老王是身在陣中,陣勢天成,連符文都無跡可尋,自然無法從內部破解。

可此時此刻,老王卻是站在臺階上,還未踏足進這鯤鵬九變的大陣之中,地上那密密麻麻的符紋,所有細節都清晰的呈現在他眼前……

“讓我怎麼說你好呢。”老王已經笑出聲來:“送分題!”

這就是妥妥的送分題,鯤鵬九變,共有九九八十一種變量,每種變量又細分有八十一種不同,而每種不同,根據時間、地點,包括設置者的喜好等等,又各有無數種細節衍生,而其每一種衍生的複雜程度都已經堪比一個七級符文了。

這玩意兒,真要細究起來,光是一個符文陣就夠人研究一輩子的,可老王又不是搞研究,破陣嘛,找准此時此刻那條唯一的路就行了。

他只是盯着這鯤鵬九變等等符文陣看了大約十幾分鍾,然後信步踏足其中。

踏足的一瞬間,眼前的光景立變,王峰彷彿踏足到了一片萬丈深淵的上空,換成別人恐怕下一秒就要失足跌落下去,就算不跌落,哪怕只是身體微一傾斜,只是動作的絲毫變化,那都已經足以讓整個大陣在這瞬間產生無數變量,讓王峰此前在陣外的所有推演都落空。

可王峰的身體卻沒有絲毫晃動,就好像早有所料一般,鬼級的力量穩穩托住他的腳,讓他御空而立。

再起步,左前方六十角度,半米長,左腳落下時,眼前的光景再次出現變化。

那是一個手持厲矛的惡鬼,身高百丈,紅面獠牙,王峰出現在它面前,惡鬼想也不想,手中厲矛高舉,朝着王峰狠狠的捅刺下來!

呼嘯的風聲,恐怖的厲矛威能,感覺這惡鬼已經達到了龍級,這一矛勢不可擋!

躲?別說躲了,就算你只是慌了一分、身體晃了一寸,甚或是焦急間踏步快了一點點,那陣法的變化將再次觸動,陣外的推演就將變得一文不值。

可王峰卻沒躲、沒晃、沒慌,甚至連提步的動作和速度都與剛纔懸凌萬丈深淵上時一模一樣。

他緩緩提步、緩緩落腳,恐怖的龍級厲矛已經捅到他眼前了,可王峰卻仍舊是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啪!

左腳落實,感覺已經捅到他眼皮上的厲矛惡鬼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已經是一片豔紅的岩漿、滾燙的火域!

鯤鵬九變,僅僅只是需要你找準落點,走出九步而已,而當你踏足第一步的時候起,你的動作、情緒、呼吸、乃至心跳速度都與這個符文陣息息相關,任何一點偏差都會導致陣法的改變。

每一步踏出後都會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去幹擾你,而你需要做的,僅僅只是按部就班的踏完這九步。

說者容易做者難,別說那些壓根兒就連陣法都看不懂的人,就算提前告知了你答案,當面對各種各樣突然襲來的危險時,完全剋制住你的一切本能,包括動作、心態、情緒等等,那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兒!這也是鯤鵬九變的變態之處,也被譽爲是任何人都無法攻破的難題,除非闖陣者以力破法!

可老王就做到了,而且完全是輕輕鬆鬆。

畢竟這纔是他最拿手的,而且不受身體的制約!

搞定!

轟隆隆~~

當王峰踏出最後一步時,自我催眠的小幻術也剛好結束,身後的高臺轟然垮塌,壓根兒都不用去拔,先知劍靜靜的懸立於他身前。

而與此同時,在遠處那雙子幻陣的另一端,一道炙眼的光芒也衝破了下方那密集的烏雲層,宛若利劍般插入長空,與王峰這邊的金色先知劍光芒遙遙相對。

鯤鱗竟然衝出來了?

老王張了張嘴,按照他對這雙子幻陣的理解,以鯤鱗的實力,無論如何都很難衝出來纔對,可沒想到……

銀光出、金劍生,彷彿象徵着一陰一陽,雙子幻陣的陣圖扭轉,整個世界也在此時隨之轟然崩塌!

……

陽光照射在鯤鱗的眼皮上,雙眼有了溫度和光亮,也讓他的意識甦醒。

鯤鱗猛然睜開眼睛,只見自己正身處於一片光明的大殿之上,陽光透過大殿上方那透明的琉璃瓦照耀下來,將這整座大殿照耀得金碧輝煌。

而在他的身周,或坐或站或躺,有着足足上百具高大的枯骨,但卻並不像此前被鯤古控制的那些充滿怨氣的枯骨,這些枯骨顯得溫和極了,沐浴在陽光中,它們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熒光流轉。

這些流光漸漸匯聚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個祥和的靈魂,甚至讓鯤鱗隱隱可見他們的容貌。

鯤蝰、鯤普、鯤辛……都是此前曾在幻境海陽城中見過的那些鯤族。

面對已成枯骨的肉身,他們的臉上卻並沒有任何戾氣,而是帶着祥和的笑容,齊齊對準鯤鱗的方向拜了下去。

靈魂無法發聲與人交流,但只一瞬間,鯤鱗就全都明白了。

眼前這座大殿就是幻境的佈陣場所,那些在海陽城中見過的鯤族並不是幻象,他們的靈魂真實被困於幻境中,肉身卻都在這裡。

此前在幻境中,面對那龍級強者的阻攔,所有鯤族萬衆一心,召喚出了鎮海天牙中鯤天大帝的力量,擊破那龍巔強者,打破幻境得以逃脫了出來,可他們的肉身在這座大殿上已經存放了太久太久了,就算時間最短的鯤蝰,肉身在這大殿裡恐怕也已經存放了數年之久,一些年長者更是動輒百年計算,而如果是算上鯤冢裡時間流速和現實中的差別,那他們的肉身已經在此枯坐了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了。

這麼長的時間,就算強如鯤族,肉身也早已風化腐朽,只留下這一具具枯骨,這樣的枯骨顯然是無法承載他們靈魂的,因此逃脫出那個幻境,意味着自由的同時,其實也意味着死亡。

譁~~

一尊最爲高大的枯骨上,那個強健的靈魂伸出右手,有血色的光點在他手掌心中匯聚。

那是鯤普將軍,那個第一個選擇代替鯤鱗鯨落的長者,儘管已成枯骨,但那身獨特的銀色甲冑還是讓鯤鱗一眼就認了出來。

緊跟着,鯤蝰的靈魂也舉起了右手,同樣有血色的光點在他手掌中匯聚,隨即就是更多。

每一個脫困的鯤族靈魂都從靈魂中提煉出了一個血色的光球,然後這些光球朝着鯤鱗飛了過來,匯聚在他身周,相互吸引、相互纏繞,最後化爲一件血色的鎧甲定型在了鯤鱗的身上。

鯤鱗並未抗拒,他認得這東西。

這些匯聚出來的血色光點上承載着每一個鯤族靈魂的意志、力量,以及他們的效忠契約。

這是萬鯤神甲!

曾經的鯤族並不是父位子傳,在與王猛大戰的鯤天大帝之前,鯤族的王位都是公推出來的,想要成爲鯤王,至少要得到一半以上族人的支持,而這種支持的明證,就是萬鯤神甲,需要至少一百人以上的鯤族宣誓效忠,並心甘情願將他們力量供奉出來才行。

所以歷代的鯤王都強大無比,鯤天大帝更是曾一度與至聖先師平分秋色!這絕不僅僅只是因爲鯤王本身的天賦和實力,更因爲萬鯤神甲上承載了族人的力量和意志,加持於鯤王一身!

可惜鯤天之戰後,鯤族人口驟減,就沒有哪個時代超過過一百人,萬鯤神甲也就此消失,再也沒有出現過於世上,可萬萬沒想到……

這是對鯤鱗的認可,認可他在海陽城時的勇氣和對鯤族的付出,認可他成爲這一代的鯤王!

鯤鱗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進入鯤冢這短短一個月,經歷的實在太多。

曾經的鯤鱗是孤獨的,從他小時候起,整個王城裡總共也就沒剩幾位鯤族,而幾年前鯤蝰也去闖鯤冢之後,王城裡更是已經只剩下了他一個鯤族。

儘管有忠心的鯨牙長老,儘管有守護者,儘管有烏家小七,有鯨鰩這些關心自己的女官,但那種孤獨感卻始終揮之不去,可此時此刻,當那充斥着鯤族氣息的萬鯤神甲上身,當感受到這麼多鯤族同族對自己的認可和支持。

鯤鱗感覺自己宛若經歷了一場新生,感受到了‘鯨落’這儀式真正的意義,也明白了鯤族真正的精神。

以前的他,鎮衛鯨族只是因爲老祖宗寫在書上那句空洞的‘鯤王鎮海門’,也是鯤鱗最愛掛在嘴邊的詞,那讓他覺得很酷,覺得自己彷彿有種信仰,可事實上那並不是信仰,那隻不過是一個無知孩子對英雄情結的嚮往而已。

可此時此刻,感受着數百族人的意志、祝福,感受着他們時刻都站在自己身後,感受着他們抗擊一切異族的決心,感受着他們無比信任的將整個族羣的未來都託付到自己身上時……

鯤鱗猛然睜開了眼睛。

四周的靈魂在凝聚出那血色光點後,似乎是耗盡了最後的力氣,他們開始緩緩消散,化爲祥和的星塵,漸漸消散在空中……

王峰就站在鯤鱗後方不遠處,他比鯤鱗清醒得更早,眼前這座大殿,正是他在幻境中和王猛對話時的那座大殿,連大門的位置都一模一樣,就在正前方。

一柄淡黃色的劍握在他的手中,劍長僅有半尺,劍身也相對細窄,護手的劍格微微上翹,兩個古老的字體鐫刻在劍格的兩旁——先知。

這劍實在太普通了點,王峰細膩感受了半天也沒感受出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不過既然放在這裡沒有不收的道理。

收!

王峰心念一動,先知劍瞬間就從他手中消失,轉而出現在了老王的靈魂深處,懸停在了三顆天魂珠的上方。

嗡嗡嗡嗡~~

當兩者相遇,天魂珠和先知劍就好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發出了愉悅的共鳴聲,有天魂珠的少許力量主動滲透出來,緩緩匯聚到先知劍上,讓它看起來變得更加流光溢彩了。

這絕對是好東西,說不定還是煉製的本命魂器之類高檔貨,這可真是撿了個天大的便宜,當然這種東西要徹底掌握也是需要煉化的,並非凡物,拿了就能用。

老王欣喜,得到先知劍,也就算是不枉來鯤冢這一趟了,遇到高手他的虛神兵是不夠看的。

畢竟現在還在鯤族的地盤上,老王沒有繼續去研究先知劍,而是將心神收攏,轉頭看向前方剛剛甦醒的鯤鱗。

雖然沒經歷‘海陽幻境’,但只看那數百枯骨身上泛起的靈魂之光,感受到萬靈的祥和以及祝福,在看到鯤族匯聚的萬鯤神甲,老王基本也能把鯤鱗在幻境的遭遇猜個大概了。

看來是通過一些事兒得到了成長,也得到那些鯤族殘魂的認可,匯聚了這所有鯤族之力,才得以打破王猛定下的‘不可能通過’的界限,從幻境中超脫出來,甚至比自己這個‘走後門’的都還要更快上一線。

得到萬鯤神甲,鯤鱗這一趟也已經可以說是相當有收穫,甚至不在自己收穫先知劍之下。

來鯤冢這一個月和鯤鱗的種種閒聊,包括老王自己對海族的瞭解,其實老王相當清楚,鯨族之所以敢造反,並不僅僅只是因爲鯤鱗弱小,還因爲他這王位坐得並不算名正言順。

按照鯤族傳統,鯤王大位是需要公推的,雖然近幾代鯤王大權在握後都是與時俱進,學人類那樣實行父位子承,但表面上的流程還是得走一遍,可老鯤王當年失蹤得太突然,太子之位壓根兒就還沒有定下來,流程都沒走,鯤鱗是被九大守護者和鯨牙強行保送上位,那時候的鯤鱗尚且還在襁褓之中,其他人不服是理所當然的事兒。

包括這次三位統領長老叛變,歷數鯤鱗德不配位的證據中,這王位得來不正就是其中之一。

可現在不一樣了,身着萬鯤神甲,這本身就是自古以來鯤族之王最獨一無二的象徵,這代表着的是整個鯤族對他的認可,代表的是鯤族最古老也最正統的身份和儀式!

單憑這一點,鯤鱗就有震懾三大統領長老的資本。

突破如此絕境的幻境,還得到了萬鯤神甲,畢竟只是個不到二十的孩子,換做以前的鯤鱗,恐怕早已經一蹦三尺高。

可此時此刻,鯤鱗的臉上卻並沒有任何出格或興奮的舉動。

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
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五百七十章 絕路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五百七十四章 只招武道家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一百八十六章 血冰卷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六十六章 徹底決裂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五百五十九章 帝釋天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四百八十五章 傷身體啊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五百五十三章 把牛逼吹到底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