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

幻境空間中的時間是無窮無盡的,不管是那些受困於此間的鯤族,還是那些似乎只是個幻象的圍城敵人,說是幻象,可卻每個幻象都有着自己獨立的思維方式,這就好像一個導演苛刻的要求每個羣演都要演繹出自己的人生一樣,給這‘假’得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穿的幻境,平添了幾分真實的感覺,讓你慢慢的真真假假分辨不清。

畢竟還是年輕,鯤鱗想表達的很多,但激將的成分還是來的太明顯了,讓不少鯤族都聽得暗暗搖頭。

拿人類的話來說,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多、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多,激將法?那可真是太瞧不起在場所有鯤族的智商了。

可還沒等他們對此做出更多的反應,卻見鯤鱗已經毫不遲疑的飛身衝了出去,一頭扎進海族聯軍的第一層防禦圈。

似乎是剛纔的激情宣言讓鯤鱗發生了某種變化,這次他反應敏捷,衝擊得異常順利,很快就突破了第一層包圍圈,但人類艦艇的齊射合擊實在是避無可避,當那粗重的光芒閃耀過後,鯤鱗很快就重新出現在了六芒星陣上。

復活的鯤鱗這次連看都沒看四周那些鯤族一眼,轉身再次朝着聯軍方向衝了出去,絲毫不停歇。

圍城的敵人笑了:“瞧,那小子又衝來了,這是真不怕死還是真沒腦子?”

“聽到他們剛纔的對話了嗎?那小子似乎是鯤族這一代的王呢。”

“鯤王?哈哈,想不到我蟹將軍這輩子還能有斬殺鯤王的機會,哪怕是在幻境裡呢?”

“都讓開都讓開,這次讓我來!讓我也過過斬殺鯤王的癮!”

wωω•тт kǎn•Сo

“殺個喪家之犬有什麼好過癮的?你還當鯤族是那個上古時代的無敵族羣呢?它們早就沒落了,看看城外圍着的那些,不過是一羣連戰鬥都不敢的廢物而已。”

“廢物們,好好看着我斬殺你們的王!”

肆無忌憚的笑聲在圍城的敵軍陣營中響起。

坦白說,這些聲音,被困於海陽城中的鯤族們已經聽過太多次了,往常的他們也會感到屈辱,但卻並不會真的放在心上。在諸多有經驗的前輩分析中,這不過只是幻境中敵人的一種挑釁手段而已,當真你就輸了,不理會他們纔是智慧的體現。

可此時此刻,看着年輕的鯤王一次次倒在圍城軍隊的攻擊下,再去聽那些平時已經聽得耳熟能詳的罵聲和肆無忌憚的嘲諷聲時,鯤族們的心情卻是發生着急劇的變化。

男人可以自己受辱,但不能忍受妻女受辱;臣子可以自己受辱,但卻不能忍受君王受辱。

被殺的是他們的王,被羞辱的也是他們的王,要是連這都還看得下去,那還是人嗎?

以往的那種祥和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比平時強烈百倍千倍的屈辱。

當鯤鱗再次出現在六芒星陣上時,鯤蝰的腦子終於一熱,已經逐漸禁錮的思想在強烈的屈辱中被打破,相比其他受困的鯤族,他來這裡的時間最短,受到的精神腐蝕最少,和鯤鱗也最熟。

“陛下,我錯了,我陪你!”

鯤鱗的拳頭暗自狠狠一握,不斷的送死就是在等這句話。

“上陣就是兄弟,沒什麼對和錯。”鯤鱗大笑道:“我左你右!”

“好!”

鯤蝰的實力比鯤鱗顯然要強出一截,有他的協助,兩人衝過第一層包圍圈的速度極快,但面對人類魂晶炮的齊射,依舊是同時被瞬間秒殺。

“廢物族羣就是廢物族羣,就算多個幫忙的,又能做什麼?”聯軍的嘲諷不斷。

“進入第二層攻擊圈時分開一些!”從六芒星陣上下來的鯤鱗如此吩咐。

兩人這次拉開了很長的距離,齊射的魂晶炮雖然依舊準確命中了他們,兩人的力量還是太薄弱了,但復活的兩人臉上卻沒有絲毫頹喪,鯤蝰大笑道:“憋了好幾年,沒想到死是這麼痛快的事兒,陛下,咱們再上!”

“好兄弟!護我右側!”

或許是被兩人的義無反顧感染,也或許是被四周聯軍刺耳的嘲諷聲給徹底激怒,當鯤鱗鯤蝰兩人再次衝殺出去時……

“在此間受困上百年了,算起來老子也活夠本了。”終於有圍觀鯤族身上的血脈之力開始燃燒了起來。

“哈哈哈哈,死有什麼可怕?枉我自稱前輩,卻還不如兩個年輕人活得通透。”

“生死有命,成敗在天,與其坐着腐朽,不如綻放餘光!”

“年輕的鯤王陛下,老夫願意助你!”

“算我一份兒!”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乃至無數個。

鯤族的骨子裡就烙印着驕傲,鯨落的傳統更是這一族樂於奉獻的象徵,即便這些驕傲和傳統被這殺陣磨滅了一次又一次,但骨子裡的東西終歸是無法被徹底根除的,他們缺的,只是一個真正的領袖來領導這一切。

鯤鱗的智慧或許還不夠、力量也不夠,在這些已經活成了精的老鯤族面前,他那稚嫩的面孔也談不上什麼個人魅力。

但他的身份地位夠了,他的決心意志夠了,他的所作所爲夠了,鯤族所遭受的屈辱也已經夠多了。

城外圍聚的鯤族越來越多,血色的鯤紋之力彷彿野火般開始匯聚、蔓延,在他們的身上燃燒。

整座海陽城暴動了起來,彷彿要一吐這無數年來被滅殺和羞辱的怨氣,要追隨鯤鱗的腳步。

“保我鯤王,護我海陽!”

“讓那些孫子瞧瞧我們鯤族真正的能耐!”

“爲了鯤族!爲了鯤王!”

四周呼喊聲震天,一道道衝飛而起、追隨上來的身影,鯤鱗停住了腳步,轉過身神色激盪的看向四周已經重新激活了心中驕傲的鯤族。

他是在賭,只不過賭的不是自己能不能衝出去,他知道那是靠個人力量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鯤鱗賭的是鯤族的血性和驕傲。

沒人能奴役鯤族,哪怕對方是王猛,即便歷經再漫長的歲月,海中的王者也都永遠不會變成泥潭裡的泥鰍。

現在聚集在他身邊的,已經不再是那羣被歲月磨平了棱角的行屍走肉,而是真正曾經無敵了幾個時代的鯤族大軍。

他沒有廢話,只是將手中鎮海天牙往前一揮,身上的鯤紋猛然燃燒起來:“殺!”

“殺殺殺!”

…………

另一邊的石階高臺上,老王也已經摸清考驗的路數了。

五百級石梯,每百級一個平臺,每個平臺上則都有一個等着他的敵人,第一級平臺上是鬼初的刺客,第二級則成了鬼中的巫師。

準確的說,這應該算是一個奧術師。

同樣是遠程釋放術法攻擊,海族獨有的奧術師和人類的巫師是有很大區別的。

人類的巫師又一個專業詞彙叫做元素界限,就像雷巫大多不會使用火系巫術、火巫幾乎也不大可能擅長冰系巫術一樣,雖然不至於像生殖隔離一樣明確到極致,但大多數情況下,這種界限是無法逾越的,這主要取決於巫術本身的特性。

奧術卻沒有任何界限,這是一種無屬性的能量,可以兼容一切,無論風火雷水冰的法術都能使用,大多數人覺得奧術就是水系法術,那純粹只是因爲在海里作戰時,水系法術得天獨厚,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而已。

因此在同級別的戰鬥中,奧術師大多數時候都是完勝人類巫師的,畢竟更加全面,而五行元素本就相生相剋,這讓奧術師可以輕易找到剋制某一系巫師的方法。

所以遇到奧術師是巫師的不幸,但遇到老王時……那就是奧術師的不幸了。

說奧術兼容?可老王本身就是個兼容器,別說五行元素兼容,連五大職業都能兼容。

說鬼中的力量碾壓鬼初?續航能力比鬼初強?可王峰有三顆天魂珠在手,最不怕的就是打消耗。

當你無論招數還是力量都處於碾壓的地位時,戰鬥就已經失去了懸念,可憐的奧術師被王峰從頭虐到了尾,最後一發天災火隕直接給轟到了高臺下面去。

眼前已是第三級的平臺。

前兩級高臺上的輕鬆並沒有讓老王放鬆絲毫警惕,從鬼初到鬼中的戰力提升,意味着考驗力量的層次在不斷上升,真正的戰鬥纔剛剛開始,鬼才知道自己後面會遇到什麼。

蟲神眼的感知早已在步行上臺前就已經鋪開,感覺平臺上的氣息並沒有比剛纔變強多少,鬼中極限的樣子,可是……似乎是有兩個人的魂力反應。

一打二?

咻!

還沒等王峰走上平臺,腦袋纔剛剛在平面線上冒出頭,一道飛竄的流光已經對準他額頭射到。

這一箭來的又快又疾,破風時的呼嘯之聲簡直是震耳欲聾,完全不像是箭羽,倒更像是一抹流星。

虧了老王一直保持着警惕,神箭射出的瞬間已經提前感知,此時低頭避開。

卻感覺那飛射的箭羽帶着一股寒意,衝帶的寒流生生讓王峰身週數米範圍內都瞬間結上了一層寒霜,乃至連同方圓數米內的整個空間都籠罩上了一層寒氣。

神箭手?

坦白說,這還真不算是一個擅長單挑的職業,而是更適合作爲一個團隊甚至一支軍隊中的遠程火力壓制點,畢竟他們的魂力消耗比一個巫師要少得多,論持續的遠程火力,還真沒有什麼巫師能和神箭手、槍械師這些比肩;可要是扔到比武場上去單挑,同級別的其他職業幾乎都能完虐他們,除開一種情況——那就是給這些神箭手們配上一個專業的輔助驅魔師!

王峰低頭的瞬間,一道咒術已經甩了過來,與神箭手的攻擊一前一後恰到好處。

那是一個‘環境惡化術’,老王身周此時那些原本淡淡的寒氣殘留,威力突然幾何倍增,強如鬼初的王峰,都感覺四周溫度驟然暴降,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雞皮疙瘩起了一身,身體都在瞬間被凍僵了幾分。

而與此同時,腦後破風聲響,先前被躲開的那一箭竟然在半路掉了個彎,且一分三、三分九,瞬間化爲寒流九箭,朝着王峰的背部反射回來。

身體行動受到寒氣的限制遲緩,身後的攻擊又刁鑽至極。

轟!

一團火光在王峰身上瞬間炸裂,抵禦一定寒氣的同時,也宛若助推器一樣推着他朝空中高高躍起。

此時平臺上的情況在眼中一覽無遺,可最先看到的卻居然並不是想象中的神箭手,而是一個一個手持水晶球的年輕女孩。

只見她此時左手接印,按在那水晶球上,口中唸唸有詞。

“瘟異之疫、腐毒噬身,式名王峰、積返之招。”

水晶球上閃耀起一陣綠色的熒光,就像是早已算到王峰會跳起、並且跳到那個位置一樣,一片綠色的熒光瞬間籠罩了他。

被算計了,老王心中一冷,儘管已經千萬小心,但這偷襲還是無處不在,畢竟敵暗我明,對方還佔據着地利之便,實在是讓人防不勝防。

此時只感覺原本輕盈、狀態正佳的身體,突然變得一沉,魂力出現了瞬間停滯,連同腦子都瞬間變得反應遲鈍了不少。

驅魔詛咒!

而且還是個定位的組合咒,飽含了弱化術、腐蝕術、瘟蠱、麻痹術等至少六層攻擊。

而與此同時,老王纔看到一個手持犀角大弓的男子,也早已在那驅魔女身旁拉開了空弦,弓弦如滿月,瞄準了王峰的位置。

趁你病要你命。

幾乎是在王峰中驅魔術的同時,神箭手的手指鬆開,弓顫弦蕩,五道箭影應聲而出,化爲五道光芒,螺旋盤繞着絞殺向王峰的心口!

AD配輔助,神仙扛不住,這兩人的時機配合得太好了,王峰此時剛中詛咒,身體正處於麻痹、腦子正處於反應僵化的階段,別說躲開那五箭了,讓老王感覺就是想活動一下身體都難,只能身體儘量往上一拉。

砰!

巨力轟射,強行拉高的身體雖然沒能躲開五箭,卻讓五箭偏低了一點點位置,正中老王肚子,但並沒如願穿透,而是發出清脆的打擊聲。

放在懷裡的油燈恰好擋了一下,王峰身體承受衝擊劇痛,身體被衝飛,往後倒栽。

巨大的衝擊力雖打得他胸悶氣緊,但卻讓僵硬的身體瞬間恢復了不少,他凌空一個空翻,雙手上魂力閃耀,結印拍在胸口前。

“五鬼禁令,邪穢驅除!”

金色的魂力在身上一散,驅除詛咒的同時也消失在高臺的水平線下。

平臺上的兩人都是遠程,顯然並沒有要留在平臺上等王峰的打算,此時神箭手高高躍起,雙眸中有銀色的瞳光綻放,手中神弓就好像有牽引一般自動調轉着方向,瞬間定位到了一個人影。

神弓閃耀,拉住弓弦的手指上瞬間有強烈的銀光匯聚,一道宛若新月般的銀光飛射而出——落月弓!

嗡!

這箭影的速度遠勝音速,破空的音爆聲還沒聽到,卻已看到那宛若蜂窩般的音爆氣流,裹挾着銀光落月,快得讓人幾乎無法反應。

幾乎只是一瞬間,那冒出的人影已被射了個對穿,神箭手的眉頭微微一展,可隨即就又擰了起來,只見那散開的人影居然只是個殘像,此時在空中飄飄蕩蕩的消散開。

大家好 我們公衆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 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神箭手雙眸中的銀光此時變得更盛了,卻陡然發現空中竟同時多出了數十道人影,而以他的瞳術,銀光照耀下,不但無法分辨出那些人影哪一個纔是真身,甚至連殘像也無法看透,數十個人影,在神箭手的感知中竟然都是真人!

被矇蔽了雙眼,這對一個神箭手來說絕對是致命中的致命,可幸好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此時平臺上的驅魔師身上正閃動着幽藍的光芒,一對眸子深邃無邊,口中唸唸有詞。

詛咒是驅魔術的一個大類別,其中主要又分爲了兩種詛咒,一種是驅魔詛咒,那玩意和巫術差不多,也有攻擊彈道,打得中敵人才有用,這類驅魔術的威力一般都很強,但對驅魔師的戰鬥能力要求很高,也有人將之戲稱爲驅魔巫師。

而另一種則叫做血物詛咒,用帶有被害者氣息的物質作爲‘祭品’來施術,無形無相,哪怕隔着十里百里的距離,都可以殺人於無形。這類詛咒其實才是傳統驅魔師真正的手段,一般來說,強弱取決於‘祭品’本身,用血液來作爲祭品的咒殺威力是最強的,毛髮次之,隨身衣物則更次之……

整片平臺的天空猛然黑暗了下來,出現在四周空中那些王峰的影子,也宛若被夜視探照一樣,瞬間呈現出透明的色彩,這時候就很好辨認了,只有虛幻的影子纔是透明的、它們也不可能被咒殺所影響!

詛咒——百鬼夜行、萬厄纏身!

神箭手的銀瞳此時也已經綻放到了最盛時刻,漫天掃過的銀光直接過濾掉了那些變得透明的虛影,繼而飛快的鎖定了目標。

那是全場唯一一個實實在在的真身,被咒殺的威力所侵蝕,全身呈現着一種宛若中毒般五彩斑斕的色彩。

發現了!

神箭手的瞳孔猛然一縮,弓弦上金光和銀光同時綻放,雙箭連發,一金一銀兩道箭矢相互纏繞螺旋,並行而上,朝着王峰真身的方向飛射而去,迅若奔雷流星。

落日弓、落月弓——日月並行!

老王中咒只是眨眼之間,這咒殺的威力相當強悍,並不是單一的DBUF,而是瞬間混合了無數種詛咒,且穿透力極強。

先前中招時老王就已經在身上拍下了接連四五層禁制用以防備,可仍舊被對方的詛咒瞬間穿透。

中術的瞬間,老王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點燃了,眼前發黑、雙耳嗡鳴,彷彿有無數厲鬼在瞬間掐住了他的脖子。

這種程度的咒殺,用的祭品絕不會是簡簡單單的隨身物品,而必然是血液,先前大殿中的那上萬帶甲,爲的可不僅僅只是消耗他的力氣而已,更是爲了取他的血,爲這裡的驅魔師考驗提前做足準備。

可是……

王峰痛苦的五官一凝,嘴角居然微微往上一翹,一雙金色的瞳孔此時猛然張開。

詛咒這玩意兒可是雙向的,當初打西峰聖堂,溫妮就能利用加料的血液去反噬咒術師,何況老王?

蟲神血能喚醒萬物、也能適應萬物,其千變萬化的特性,區區一個驅魔咒術師也敢用來亂詛咒,簡直就是找死!

中術的痛苦只是一瞬間而已,此時王峰設置在身上的禁制猛一閃耀,所有咒殺的力量在瞬間沿着那莫名的因果線反噬到了那驅魔師身上。

只見那驅魔師的身體猛然一僵,全身瑟瑟發抖,而下一秒,一柄利劍飛射而來,穿透了那驅魔師的胸膛。

而與此同時,擺脫咒殺的王峰在神箭手的眼裡突然‘消失’了。

消失的並不是目標,而是本體,只見在老王原本懸空之處,人類的身軀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堵足足百米高、百米寬的巨大城牆!

那‘城牆’綻放着無盡的聖光,沒有魂力凝聚的過程,是在瞬間悄然出現的,顯然不是魂盾也不是什麼戰技,而且其氣勢萬千,顯然也並不像是什麼幻象。

神箭手的瞳孔猛一收縮,這是……

魂象鬼影!

只有魂象鬼影可以宛若本能般瞬間出現,且還擁有如此全盛的威能。

而在這世上,也只有一種人的魂象鬼影有可能是牆,那就是敦實的盾戰武道家,代表着物理防禦的極致。

魂象鬼影本應該是唯一的,就算你所學所會再怎麼豐富,魂象鬼影也是唯一,他是你魂種的本質映照,是你的‘真我本源’!

可眼前那個闖入者,此前和第二高臺處的巫師戰鬥時,他明明還用出了火蓮形態的魂象鬼影!可現在怎麼……怎麼有堵牆的鬼影?!這他媽是什麼鬼!?

轟!

日月並行的雙軌殺轟在了魂象鬼影的聖牆上,猛烈的鑽擊和衝擊讓聖牆光芒四濺,一時間還看不出究竟能否穿透。

但神箭手的注意力卻已經不再這上面了。

對方中了他老搭檔的咒殺,竟然能瞬間解開,並且還在千分之一秒間魂象鬼影自現,抵擋住他這一箭,這樣的反應和速度,怎可能老老實實躲在那聖牆後面?

果不其然,箭與牆還未分出勝負,空中已出現了王峰的萬千身影。

影舞!

此時可不是讓那神箭手慢慢思考的時候,面對漫天撲來的無數虛影,神箭手的五指搭到了弓弦上,身體在空中猛一螺旋,撥絃如線、箭殺如雨,空中霎時間宛若萬箭齊發,有無數飛射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無差別的轟射出去。

萬箭殺——暴雨神光!

噌噌噌噌噌噌!

神箭手宛若一個螺旋的銀光球般,在空中旋轉落地,四射的利箭則彷彿刺蝟一樣要將這天空都刺出無數蜂窩來。

這樣的箭殺太密集,每一箭的威力都足以達到鬼級的範疇,堪比密集的人類魂晶炮齊射,這樣的攻擊範圍,他有絕對的自信,沒有任何鬼初可以避開,雖說散亂攻擊的威力不足以滅殺掉那個可怕的敵人,但至少可以逼他現身、甚至是讓他受傷。

落地的瞬間,銀色的瞳孔再次展開,要掃視四周,可還沒等他的瞳術發揮出作用,一道冰涼已經架在了他脖子上,寒光閃耀,浸人心扉。

神箭手的眸子一閃,下一秒,寒光閃過。

沒有濺飛的血液,一顆頭顱拋起,隨即頭顱和身體都漸漸消散於無形。

老王出現在了那消失的身影背後,看似轉瞬的交鋒,可王峰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咒殺雖然反噬了回去,但自身在那瞬間所承受的,仍舊是傷害了他的身體,激發舊傷,對付神箭手的瞬間爆發則是加劇了這些傷勢。

可與此同時,一種暖流也在疼痛的經脈中緩緩流動,滋潤着他的身體,讓王峰感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邁入了鬼中的層次。

此前的蟲神變只是一種體驗沒錯,但對肉身的開發顯而易見,有天魂珠和前世的靈魂,老王一直都是不缺境界和魂力的獨特存在,制約他能力的只是肉身,可肉身經過了蟲神變的體驗開發,再想突破就已經變得順理成章。

此前一直覺得身體傷勢不宜妄動,應該靜靜調養,可這一路殺過來後才發現,去他媽的調養……身體就是個‘賤皮子’,跟打鐵一樣,越操才能越耐操!

他將目光投向上面的臺階,還有兩處高臺!

………

幻境海陽城外,激烈的圍城戰場上。

聚集的鯤族已經達到三百多人,死傷雖然慘重,但無限復活等於擁有着源源不斷的援軍,加上城衛力量也有不少受到鯤族鼓動,加入進來,殺了圍城聯軍一個措手不及,一鼓作氣衝破了第二層、第三層乃至第四層包圍圈。

這已是此前所有鯤族探知中的最後一層包圍,一個恐怖的龍級強者鎮守此方位。

鯤族中的強者不少,但卻只是鬼巔封頂。

曾經是有幾個受困於此的鯤族,在漫長歲月中僥倖突破了龍級,然後衝過這道包圍圈消失不見的,也沒有再在六芒星陣上覆活,理應是突破了這個幻境,這也是鯤族口中‘潛修到龍級才能突圍’的由來。

可此時此刻,匯聚在鯤鱗身邊的都只是一堆鎖死在鬼巔的強者,他們的個體戰力着實不弱,漫長歲月的修行讓他們的實力在任何鬼巔面前都算得上出類拔萃,甚至許多人都堪比暗堂九子,但再怎麼接近也只是接近,和龍級之間終究還是存在着巨大的鴻溝。

前方攔住去路的是一個人類的龍級強者,宛若帝王般坐鎮在他的寶座上,在他身前有着一條寬闊的海溝,而這海溝就宛若是所有鯤族的生死線,所有試圖要邁過那條線的鯤族,所看到的都是一隻鋪天蓋地的巨大巴掌。

那龍級人類只是隨手一拍而已,就宛若是拍死一隻嗡嗡亂飛的蒼蠅,輕而易舉的將成片的鯤族鎮殺在那海溝中。

他光芒萬丈,宛若神砥,而在海溝另一端不停喘息的鯤族卻宛若是一羣螻蟻。

從一開始的集體衝刺到現在的畏懼遲疑,嘆息聲開始不斷的響起。

不少鯤族都是第一次衝到這麼遠的距離,但也都是至少七八次復活後才重新站在這裡,多的甚至已經復活了二三十次,他們好不容易纔鼓起的鬥志在被那巨大的巴掌慢慢磨滅,不斷的復活也讓他們的靈魂受到劇烈消耗,許多鯤族的戰力都受到了削減,眼中能看到的希望也越來越小了。

“終究還是敵不過人類。”

“鯤鱗陛下,暫且放棄吧,大家都已經很疲累了,再繼續下去只能讓大家的靈魂憑白受損。”

“不錯,不若暫且回城修養,等養足精神、商議好對策,我等再來衝刺此間!”

“不是我等說喪氣話,能屈能伸方能成大事,陛下不可魯莽!”

四周再次響起那些聲音,但這一次,鯤鱗沒有再怪他們。

前程的衝殺,這些鯤族都是不要命似的護衛着他,死了又來、死了又來,完全沒去計較他們受到損耗的靈魂,他們做了所有該做的,有着對鯤族絕對的忠誠,無愧於鯤族的稱號;他們也都擁有各自的個人意志,絕非簡單幻象,確實是來闖鯤冢時受困於此間的鯤族。

這就夠了。

想要讓自己暫時退卻,起心是好的,只不過他們是真不明白現在外面的那些鯤族究竟在面對着什麼。

沒有真正經歷過那一切的鯤族,永遠都想象不到曾經驕傲強大的族羣,居然被一堆醜陋鯊族和海龍在自己的王宮裡耀武揚威……

鯤族是真沒有時間再等自己十天半月了,能拯救鯤族的只有自己!

他默默的環視了周圍一圈,衝大家微一點頭,那些鯤族還以爲鯤鱗答應了返回,心中剛剛一鬆,卻見鯤鱗身上的血色鯤紋猛然閃耀,手中的銀色長槍在瞬間被那鯤紋之色‘染紅’,變得殺氣十足。

鎮海天牙!

曾經鯤天大帝的牙齒所鑄就的神兵,也是鯤鱗最後的儀仗。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
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五百六十七章 靈魂相通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