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

這回答讓老王有點鬱悶,但王猛卻繼續說道:“不過,這裡也有很不錯的寶物,未必就比天魂珠差了。”

不比天魂珠差的東西?鬼扯吧,老王可不感興趣,而是抓緊問道:“其他天魂珠在哪裡呢?”

“你若天命所歸,遲早自會得到,可你若不是……告訴你也沒用。”說話間,王猛的身影已經開始漸漸消散,聲音也似乎開始變得越來越遠,看來他留在這裡的殘念可遠遠沒有留在暗魔島的強:“命運之輪現在已經脫離了我掌控的方向,我能做的,只是給你個忠告……”

“什麼?”

“別死在這裡。”

說話間,大殿上王猛的身影已經徹底隱沒。

而與此同時,大地微微震盪,只聽得一陣嘩嘩嘩的聲響,竟然有數之不盡的帶甲之士突然從殿外涌了進來。

他們每一個都身材高大,身披的甲冑銀光閃閃,每一件上面都是符文密佈的高檔貨,那一雙雙裸露在頭盔外的眼珠中閃動着幽寒的光芒,沉靜而殺氣十足,一看就是在戰場上久經考驗的鐵血戰士,甚至每一個的氣息都達到了鬼級!

上萬鬼級……聚而成型的威壓簡直就是煞氣沖天,宛若黑壓壓的大片烏雲壓過來,籠罩整片天空,恐怕就算是將九天大陸現在所有的鬼級強者集中在一起,也沒有眼前這恐怖的氣場。

就算冷靜如老王都忍不住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蟻多啃死象啊,何況那些鬼級中,肩上帶銜的明顯還不止鬼初的層次,鬼中、甚至鬼巔都有,如此上萬鬼級……就算是龍級恐怕都只有落荒而逃的命。

而自己呢?現在身體受傷,連鬼初的力量都還未必能用得順暢呢。

還好……老王兜裡有貨。

敢拖着傷病的身體繼續往前走,老王給自己準備的依靠可不是鯤鱗那點實力。

一張魂卡扔了出來,養得白白胖胖的二筒瞬間出現在了老王身前。

和前幾次沒心沒肺的搖着尾巴出來不一樣,二筒大概是已經習慣了王峰‘非極度危險不召喚它這個弱者’的變態邏輯,這次出來的二筒那叫一個全副武裝、滿臉戒備、神經崩到極致!以至於哪怕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對面那黑壓壓的一大片鬼級乃至鬼巔,哪怕它感覺自己四條腿兒都在打顫,但也沒有到把它直接嚇暈的地步。

可你不暈,一條怎麼出來啊?

老王冷不丁的一腳踹在了二筒的屁股上,突如其來的驚嚇和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兒稻草,總算是讓神經高度緊繃中的二筒順利的暈了過去,直挺挺的吐着白沫、翻着白眼兒倒在地上。

然後老王懶洋洋的又衝它屁股踹了一腳:“別給老子裝死,起來幹活了!”

一條的情況比他還要慘一點,使用要非常謹慎,不然雪狼王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反噬。

遠在大陸的安德沃公國,一個只在刀鋒聯盟名單之中的神秘公國,除非是對刀鋒聯盟的名單感興趣,否則,普通人幾乎不會知道刀鋒聯盟當中有這麼一個加盟公國,安德沃很少與外界有關聯,絕大多數刀鋒聯盟公國和城邦都沒有與安德沃建立聯繫,甚至連九神帝國也對安德沃缺乏足夠的興趣,在刀鋒聯盟與九神帝國的戰爭當中,安德沃作爲最後加入聯盟的一個盟友公國,僅僅在戰爭最激烈時派出了一個百人團參戰,雖然作戰勇猛,但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

“但安德沃人實際上是一個熱衷於戰爭的種族,在地下世界,安德沃人幾乎每天都處在戰爭當中,而且,安德沃公國是一個由女性執政的女權社會。”

言若羽微笑的和焱敖介紹說道,一旁,玲瓏等人也都頗有興趣的聽着,只有聖子始終是神色淡然,他們已經在地下走了七天,一開始,層出不窮的地底魔物是他們歡樂的源泉,新鮮而有趣,而且確實有不少魔物挺抗打的,主要是身處地下,並不適合一些過火的招式。

然而,這兩天,他們遇到的地底魔物越來越少,這個情況意味着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安德沃公國的勢力範圍當中,一直都能遇到的魔物並不會自然減少,現在遇不到魔物的原因,是因爲有人在固定時間清理掉它們,魔物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只有人類纔會用別的生命的死亡來劃分自己的勢力領地。

而接下來的道路,也從狹小的地下通道變成了大而深邃的溶洞,鐘乳石和巨大的石筍交錯林立,向深處的路並不是一馬平川,那甚至不能稱作爲路,巨大的亂石子四處遍佈,火炬照不到的黑暗處,總是有令人心煩意外的滴噠水聲,而在不斷出現在四周的低窪水坑中,要堤防惡臭黏呼的軟泥獸忽然從水坑中跳出,它們攻擊性不強,但是噁心度極高,粘上一點它甩出來的淤泥能就臭上很長一段時間。

焱敖皺了皺眉,一羣蝙蝠正從他們頭頂飛過,撲簌不斷的高頻振翅聲,讓他有一股放火的衝動,“這地底下,真的能住人?”

言若羽微笑,漆黑的溶洞中,他們的火炬越發的讓黑暗更加深沉,只能用說話來打發漫長的抑鬱氛圍,“地底之下,有巨大的岩石溶洞,裡面除了沒有日月星辰,其他大都與地面相類似,有河流,也有可以耕耘糧食的泥沙,是熔岩矮人的文明發源地,傳說安德沃人曾經是與海族爭奪過大陸的強大種族,他們的歷史有可能比八部衆還要更加悠久,戰敗之後,安德沃人被趕進了深深的地下世界,但是,地下世界也並不是無主之地,這裡原本生活着對魂力有高度抗性的格魯林野獸人和熔岩矮人,還有各種狂暴的黑暗種族。”

格魯林野獸人和獸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種族,雖然都被冠上了獸人的名號,但是這兩者之間有着絕對的生殖隔離。

正說着話,前方出現了一條岔路,言若羽站在岔路口,一隻小小的飛翅蜘蛛從他袖中飛出,迅速地朝着其中一條通道爬去,小蜘蛛的速度極快,很快,就在這條通道中找到了一個用木頭製作成的路牌,木頭被用符文保護的貼在溶洞壁上,上面書寫着大陸的通用語言,蜘蛛的感官與言若羽完全連接在一起,隨着蜘蛛在木牌上面的文字爬過,言若羽的腦海也立刻浮現出木牌上的文字,“金戴河”。

這個木牌,代表着他們已經正式進入到了安德沃公國的領地當中,這正是安德沃人留下的標記。

言若羽手指輕輕一捏,木牌上的小蜘蛛瞬間變得透明,然後消失不見,“聖子殿下,前面就是金戴河了。”

聖子微一點頭,與衆人走上了另一條通道,通道漸漸變窄,七轉八拐的迴廊,四處都有人力開鑿的痕跡。

才走不遠,一堆亂石堵住了半個通道,翻過這堆亂石,就看到一條明顯有人工修築和維護的道路出現在前面,道路兩旁和頂上長滿了夜瑩草,在黑暗中散發着瑩瑩的暖白玉光,可以看到無數蟻蟲圍繞着夜瑩草飛舞,每一簇夜瑩草都是一個小小的蟻蟲王國。

道路越來越平坦,人類活動的跡象愈加明顯,篝火的殘跡,以及人工開鑿的壁洞中藏着的柴草,很顯然,這條道路,經常有人巡邏,這些篝火痕跡的地方,就是巡邏隊經常休憩的地方。

繼續向前,通道突然擴大,前方的溶洞猛地變得巨大,一個被夜瑩草照亮的巨大的地底世界出現在言若羽和焱敖的眼前。

通向這個巨大世界的通道不止一處,就在距離他們這條通道左上方有另一條通道,湍急的水流正從那裡面朝着這個地下世界噴涌落下,形成一條壯麗的瀑布。

言若羽停下了腳步,一座無時無刻都燈火通明的石頭城座落在這地下世界的中心,石頭城的中間,是一座建在巨大岩石柱上的城堡,在城堡四周有數十根相鄰的石柱附城,石柱之間,有用鐵鎖鏈搭成的浮空橋,在符文的作用之下,這些浮空橋可以輕鬆承載數百輛貨車通行,而這些石柱的下方,是整齊的街道。

岩石城,由巖家主母巖希統治的安德沃公國,這裡是母系主導的地下世界。

衆人看着燈火通明的城市,不約而同的深深呼吸,長久漫長的黑暗旅途,終於到頭了。

………

岩石城,上層。

主母城堡中,統治着岩石城的五大家族的女族長們打量着上座的聖子等人,各種心思都在浮動着,這些地面上的年輕男人,和她們的男寵完全不同!

女族長們的慾望在城堡的大廳中像蜜一樣流暢着,如果不是巖希主母壓制着所有人……她們交流着目光,迫切的想弄清楚這些地上來客們的來意。

巖希淡淡地環顧全場,她能感覺到五位女族長們的躁動,她不得不用眼神將她們的心思彈壓下去。

安德沃雖然位處地底深處,交通不便,但是人來人往不便,消息卻可以通過特殊的渠道快速傳遞,巖希主母對地面之上的大小事務,知之甚詳,天頂聖堂的落敗,玫瑰聖堂的崛起,以及聖子與那個王峰的一年之約!

對聖子的來意,巖希更是心若明鏡,第一聖堂的天頂聖堂一直是聖子一系的有力支持者和政治盟友,隨着天頂聖堂的神話破碎,聖子原本固若金湯的位置立刻出現了裂隙,重要的是,葉盾以及葉家的態度開始變得曖昧起來……

有問題要解決,有縫就要補上,聖子羅伊大張旗鼓的網羅人手,聚集力量,一是藉機行事,將能抓住的力量都抓在了手上,利用壞事,將壞事變成好事,第二就是擴張,向聖城的那一位證明他的領導才能,千動萬搖,聖子之位不能動搖。

聖子來到岩石城,顯然是要爲他的龍組增添新的成員。

只是,找到岩石城的想法也太過天真,當年,迫於某些形勢,安德沃纔不得不加入了刀鋒聯盟,如今,安德沃沒有必要再摻和地面上的那些紛爭,爲了擺脫聖城的控制,安德沃這二十年來,一直拒絕前往刀鋒議會,現在的他們已經能夠在地下世界獨立生存,和格魯林野獸人之間已經達成了協議停戰,剩下的熔岩矮人一族,已經很難給到她們壓力。

“巖希主母……”

“羅伊聖子,和你介紹一下這五位。”

聖子羅伊的話還沒出口,就已經被巖希主母打斷,她淡淡地看着羅伊,說道:“岩石城的五大支柱家族,第一家族的達雅,第二家族的苔司,第三家族的凍貝,第四家族的奇薩,第五家族的黛娜。”

被巖希主母叫到名字的女族長,依次順序的向着羅伊聖子舉起酒杯示意,只是她們的目光姿勢,是各種春色乍現!

聖子微笑頜首,面對女族長們如狼似虎的春色眼神,他只是輕輕舉杯回飲以禮,“主母,我這次來,是刀鋒議會……”

“呵呵,聖子,既然來了岩石城,怎麼能不去角鬥場?”巖希主母再次打斷聖子的話,她打定主意,不會給他開口的機會,她微微一笑,邀請的說道:“羅伊聖子來得正是時候,今天是我岩石城的角鬥場日,不知聖子是否願意賞光指點。”

巖希笑得十分熱情,眼中卻是越來越冷,事不過三,她不打算直接和刀鋒議會決裂,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話,她也必須讓地上人知道,岩石城有絕對的力量,對抗一切敵人。

“客隨主便。”聖子微笑點頭。

命令傳達下去,很快,儀仗車馬齊備,華蓋冠頂,巖希作陪,一衆人擺駕來到角鬥場中。

巨大的圓形角鬥場,此時已經人山人海,跟隨巖希主母一起,聖子等人來到了一間巨大的包廂當中,包廂極盡奢靡,不僅僅有一張可供數人雜躺的三米大牀,一旁各色座椅道具,應有盡有。

主母冷冷看了大牀一眼,立刻,管理角鬥場的一名女戰士迅速的指使人將大牀換成了一排獸皮軟椅。

聖子一笑,站到窗前朝下方的競技場中看去,兩支隊伍已經在角鬥場的兩端準備就緒。

左側是一支混雜着熔岩矮人和安德沃男性的隊伍,手持各色武器不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矮人拿着一根比他還高一倍有餘的狼牙大棒,相比之下,另一邊由安德沃女性組成的隊伍,裝備明顯統一且精良,並且身着盔甲,上面隱約可見符文鐫刻。

嗚……

隨着角鬥競技場的號角聲吹響,雙方開始了入場。

包廂中,負責管理角鬥場的女戰士這時小心翼翼地介紹說道:“主母,聖子殿下,請看左邊,這支混雜隊伍,都是角鬥場這一個月的勝者,至少是贏得數十場死斗的精銳,每個人都至少有一手絕活。”

從巖希和另外五名女族長的臉上可以看出,另一邊裝備精良的女性隊伍,是由他們族中的年輕一輩組成。

角鬥場中,這時,競前儀式已經結束,安德沃女戰士們興奮的回到了她們的出發位,知道主母就在上面觀戰,讓她們充滿了表現的慾望。

角鬥正式開始了。

角鬥場的規矩,第一場必須開門紅,不死上一隊人,怎麼對得起來這裡觀看角鬥的主母?

角鬥場中,女戰士們已經對所謂精銳的男性角鬥士們發起了衝鋒,大多數男角鬥士們顯得絕望而又驚慌,他們嚎叫着像受驚的鳥獸一樣四散開來,只有兩名熔岩矮人堅守着原地,他們舉起手中的武器,準備着即將到來的戰鬥,如果死亡是不可逃脫的命運,那至少要死得富有尊嚴。

一名女戰士衝到矮人近前,兩名矮人戰士怒吼着衝出,別的女戰士都去追其他散逃開的男人了!只留下這一個女人以一敵二!

這是侮辱!

女戰士輕輕揮劍,鬼級的力量瞬間駕臨,她優雅的向前旋轉,有如舞姿的,矮人的怒吼隨之而斷,高高飛起的頭顱,被切開的脖子鮮血泉涌噴濺的畫面瞬間點燃了全場。

“巖星羅,巖星羅!”

女人們癲狂的高喊着這個名字,巖希主母露出一絲淡淡微笑,這名鬼級的女戰士,正是她一手調教出來的孫女,也是安德沃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

片刻之後,所有女戰士都已經有所斬獲,而男性角鬥士,只剩下最後一名矮人,他利用了他的身高,狡猾的將小小的身子藏在了角鬥場的陰影當中,他看上去比一般的矮人還要矮小,如果說矮人也有侏儒的話,那他一定就是其中的一員,就算有女戰士看到了他,也不會放棄更能調動觀衆情緒的其他獵物。

然而,最後一幕,終究是要來的。

角鬥場上,女性觀衆們已經被殘忍的虐殺刺激起來,她們狂喊着死亡,“殺了他,殺了他!”

一名女戰士笑着朝着明顯嚇壞了的矮人走去,包括巖星羅在內的其她女戰士們都讓出了最後一幕的表演。

女戰士高舉長劍,她打算用一劍豎劈,將這個廢物從中分成左右兩半,斬殺廢物沒有任何榮耀可言,但是這個殘忍的畫面,在某種程度上,也能爲她帶來讚譽,也許還能提高她在家族當中的排名!那意味着她會有更好的資源!財富、漂亮的男人,一切都會隨之而來。

劍光落下!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 衆號【書友大本營】 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女戰士臉上還帶着笑容,腦海中還是對未來的憧憬,但不管是什麼樣的未來,她都沒有可能了……

矮人沒有被劈成兩半,鮮血猛地泉涌噴到空中,濺出數丈,來自第五家族的女戰士,在她最自信滿滿的一瞬間,她頭部以下的身體消失了!

轟!

一顆染血的巨石猛烈的砸在了競技場的邊緣!矮人向前伸出的手上,浮現出淡淡的褐黃土色,眨眼之間,又一顆巨石浮在了他的身前!

熔岩巨石!熔岩矮人的天賦本能!從矮人的身上,狂暴的力量貫入地下,大地源源不斷的反饋着他的提取,大量的土屬性從地下井噴而出,在矮人的指尖飛舞。

矮人擡起頭,他黝黑的臉上佈滿了殘忍的怪笑,那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做出來的表情,瘋狂和不正常的精神狀態在他臉上肆意的狂奔,“哈哈哈哈哈哈!”

“迪娜!”第五家族族長黛娜憤怒的站了起來,她怒視着這個矮人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鬼級!她憤怒的瞪着管理角鬥場的女官,“你是怎麼回事!”

第一場是表演賽!是調解氣氛的血染賽!是讓她們家族的精英戰士去虐殺,培養她們戰鬥信念的經驗賽!

怎麼能讓一個危險的鬼級混在了裡面!

全場安靜了,這不符合女人們認知的一幕,讓她們失聲了,女戰士僅剩的頭顱摔在角鬥場的沙土上面,就和開始的那兩個矮人一樣……

矮人伸出腳,將地上只剩半截的殘軀踢向了巖星羅,“來吧,一起上吧!”

巖星羅擡頭看向了高高在上的巖希主母。

巖希冷冷地盯着場下,輕輕的微微點頭。

巖星羅伸手彈了彈她的劍,劍光中,一道陰影從地上站了起來,通體漆黑,卻有着和巖星羅完全一樣的外形,鬼影女武神!

“死罪。”

巖星羅淡淡開口,鬼影女武神瞬間伸出長劍,空氣傳來劇烈刺耳的嘯聲!

矮人猛地捂住耳朵,然而,嘯聲卻仍然無孔不入的衝進他的腦海,像是有無數根針在同時刺着他的大腦!

音嘯斬!

劍光一閃!

鬼影女武神和巖星羅的長劍同時斬在了矮人的脖子上面!

然而……

下一剎那,鬼影女武神驟然碎裂開來,而巖星羅的身體……

自腰以下的雙腿還在向前奔跑,噴涌出的鮮血塗滿了地面,而她的上半身軀,被男人的右手抓在半空當中,血,像是暴雨一般嘩啦啦的落着,然而,男人的身上,卻沒有沾上一滴紅色,“還以爲有多強……就是有些讓人頭腦不舒服罷了。”

已經被一分爲二的巖星羅驚愕的看着男人的脖子,她的音嘯劍斬,能斷開大腿粗的精鐵,爲什麼!這個男人的脖子上,連一個破皮的傷口都沒有!

等等,我爲什麼是這個角度俯視他的?血淋淋地滴下,這……是我的血?

我的腿!我的腿呢!

當意識擊敗了驚愕,鬼級的力量猛地從巖星羅身上潰散,被破裂成兩半的身體猛地掙扎起來!似乎想要回到一起重新粘合。

啊,好痛……我不要死,我不想死!救我!誰來救……

矮人將殘軀扔到一旁,他轉頭看向其她安德沃女戰士們,“那麼,下一個是誰?”

巖星羅,在岩石城驕傲了二十年的巖家天才,被稱爲未來主母的她,此時此刻,死得就像那些路邊被車碾成兩半的死老鼠一模一樣。

咔嚓……

矮人的脖子忽然發出了岩石龜裂的聲音,巖星羅的劍斬,並非完全沒有作用,嘩啦啦,碎石從矮人的脖子處一塊一塊的脫落下來,就像是破殼一般,另一個皮膚蒼白的矮人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這讓他原本就矮小的身軀看起來更加矮小。

他白色的皮膚,還有額頭上的鮮紅紋理……

“白矮星!”

競技場中,瞬間炸開!

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
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五百六十八章 救命恩人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二百二十二章 蜂王肉蛋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五百五十一章 瘋狂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