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

“那你呢?你不回去?”

“回去又能怎麼樣?”鯤鱗此時的神色顯得無比淡然,相比起一開始時衝動的決定而言,此時此刻的他是真的平靜下來了:“沒能突破鯤族的封印,就算回去了也無法震懾那些叛族,最後還不是死路一條?還不如繼續往前,去博那死裡求生的機會!”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嘛……”

“鯤王鎮海門。”鯤鱗看向王峰,眸子中閃動着獨屬於鯤王的榮耀:“鯤族的尊嚴不容絲毫玷污,這世上只有戰死的鯤族,沒有苟且偷生的鯤族!如果鯤族的延續需要用如此屈辱的方式,那我想,就算是我的祖宗們也不會答應的!”

“……”

老王閉上了嘴,看着這孩子一臉執拗、認真的中二樣子,老王就知道這個拖油瓶自己算是甩不掉了……

“那看來我只能捨命陪君子了。”老王苦笑着說,這絕壁是個最善意的謊言,否則要是明說對方是個拖油瓶,老王自己倒是輕鬆了,但估計那脆弱執着的心靈會瞬間崩潰的。

算了,好人做到底嘛,老王無奈的聳了聳肩:“好歹大家也一起喝過酒、唱過歌,一起翻過船、還一起捱過揍,拿咱們人類的話來說,這幾樣做齊了,哈哈,那就叫患難之交。”

鯤鱗怔了怔。

王峰……那個人類,願意拿命陪自己去冒險?只是因爲大家喝過酒唱過歌什麼的這類無聊小事兒?

“王峰,後面的路只會比這裡更難走。”鯤鱗既期待又有些不敢確信的說道:“我鯤族的事和你本就無關,你已經救了我的命,你並不欠我什麼。”

“……兄弟,我樂意。”老王沒力氣再編段子了,身上的傷還在疼呢,頭也疼。

兄弟?

活了快二十年,什麼‘朋友’、‘兄弟’之類的稱呼,對常人而言只是一句再簡單不過的口水話,可對鯤鱗來說,卻是個珍貴得從未體驗過的稱呼。

誰敢跟海中三大王族之首的鯤王稱兄道弟?海龍王子?人魚公主?偶爾是會這樣稱呼一下,但鯤鱗相當明白那不過就是句客氣話而已,誰信誰傻逼。

可王峰雖然是個人類,還是一個本該是鯤族仇人的王姓人類,但這句‘兄弟’,卻是用生命的代價喊出口來的,喊得貨真價實,喊得鯤鱗心裡一陣溫暖!

“王峰……”鯤鱗一把握住了老王的手,滿臉的堅毅和感動,也帶着一種決絕:“好!無論發生什麼,我都絕不會讓你死在我前面!剩下的路,我們一起走!”

老王張了張嘴巴,看着這個不斷給他自己加戲、自我攻略、自我迪化、還被他自己感動得一塌糊塗的少年王者……

這尼瑪怕不是個戲精變的吧!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繼續深入,倒也用不着太急,磨刀不誤砍柴工,老王的傷勢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恢復,保證一定的戰力纔是繼續走下去的前提嘛,因此哪怕鯤鱗再着急,兩人也還在這山頂上又多耽誤了一天。

靈魂和經絡的傷勢,對其他人來說是最難恢復的,甚至到了老王傷勢這程度,已經可以說是永久性的傷害了,可對擁有天魂珠的王峰而言,這反而是最容易恢復的傷。

真正頭疼的是肉身,他只不過是個人類,又不是摩童那種擁有無限恢復體質的摩呼羅迦,身上每斷裂開的一條毛細血管、沒裂開的一寸皮膚、骨骼,想要重新長好,就算不像普通人那樣需要花上半年三月,可至少十幾天時間還是要的,還好有魔藥,鯤鱗也拿來了鯤族外傷的聖藥‘四魄魂玉’。

同樣是這片世界上恢復力最強的種族,鯤族和摩呼羅迦對外傷的治療都極有一手,這四魄魂玉對外傷的療效,那可還真不在摩呼羅迦的‘靈玉膏’之下,但即便如此,沒個三四天的時間也休想恢復如初,可外界鯤族的時間卻並不等人,讓鯤鱗每時每刻都如坐鍼氈……

這空間中沒有日月星辰以辨別時間,兩人估摸着在這山頂上休整了大約三十個小時,在四魄魂玉的幫助下,王峰已經能做到外傷無礙了,動手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太大的動作肯定會扯裂舊傷復發,那將會延長身體痊癒的時間,對此鯤鱗是拍着胸口保證,但凡遇到蝦兵蟹將就統統交給他,讓老王能不動手就儘量不動手。

鯤鱗實在是着急,老王也就不再囉嗦,兩人收拾好啓程,走到那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門前時,剛一推開門,一片耀眼的光明就從那大門外照耀了進來,讓已經適應了這昏暗山頂的兩人都被晃得有點睜不開眼。

兩人都是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可纔剛走出去幾步,老王和鯤鱗就都發現不對勁兒了。

Www ●тт kǎn ●Сo

四周入眼處盡是一片白霧茫茫、無邊無際,而在這幽靜的白霧中,有着一種讓人感覺斗轉星移、時空變幻的感覺。

幻境?

鯤鱗頓時警覺了起來:“王峰?”

他喊了一聲,卻並沒有聽到迴應,王峰似乎已經不在身邊。

確定了這點,四周的迷霧居然開始急速散開,進入鯤鱗眼簾的,竟然是一片巨大的遠古建築,那是一堵看起來兩側沒有盡頭的城牆,高約五十米,堵住了鯤鱗的去路。

這是一座海底城,寬闊的禁水奧術法陣看起來規模很大,高有數百米,比鯤鱗所在的王城顯然還要更大得多,這本身就已經是天然的屏障,修建這些蛋殼一樣的城牆在鯤鱗看來是沒什麼意義的事兒,但此時城牆上有無數的工人正在忙碌着。

有力大無窮的八爪族,從頭上延伸出來的觸手抓取着一塊塊巨石,和其他大力的族羣不斷的往城頭上搬運着東西;也有貝族或比目等身材嬌小、擅長奧術的,此時正一個個手捧金盤,在那些已經堆砌好的城牆磚塊上,書寫着複雜的奧術公式。

儘管所有的這一切看起來都真實極了,鯤鱗心裡還是無比清楚。

這是一個幻境。

判斷標準很簡單,和他一起踏足此間的王峰不可能憑空消失,此時王峰沒有在身邊,就足以說明他是被困到了幻境中。

鯤鱗此時心中並不慌亂,但凡幻境煉心亦或是煉魂之類,如果事先知道的話,那效果必然會打一番折扣。

對付這種,心不動搖,勇往直前就好,心堅,則幻術自破!

鯤鱗心中堅定,直接衝城門處走去,不管前方有什麼,他都決定要繼續前行。

“鯤鱗?”身後突然有人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聽起來聲音很熟悉,但既是幻境之地,鯤鱗決定不予理會,他往前走着,卻聽有人朝他小跑了過來,隨即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氣急敗壞的在他耳朵邊上吼道:“你怎麼也來了?咦,你還只是鬼中……你一個鬼中,怎麼跑來了鯤冢?鯨牙大長老呢?”

聲音都已經到了耳朵邊上,鯤鱗這次不但聽出來了,也看到了,這傢伙的臉上有着人類所說的‘胎記’,其實那只是他的真身,半張臉的鱗片始終消退不掉,哪怕修行到了鬼級也沒能將之煉化。

這傢伙是鯤蝰,鯤鱗的堂兄,年紀比他大不了幾歲。

兩人的關係一向不錯,事實上鯤族內部的關係都挺不錯的,畢竟人少,鯤蝰的爺爺是鯤鱗的伯爺,一位相當年長的長者,也是一個相當強大的龍級……當然,不是像鯤元大帝那樣靠自己修行得來,而是作爲鯤族的守護者,接受上一代守護者的傳承而得來,可惜在鯤鱗失蹤那幾個月,九位守護者同時選擇了鯨落傳功,他父親也因此隕落。

鯤蝰的天賦很強大,比起鯤鱗都還要更勝一籌,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到了鬼巔,爲尋求鯤族血脈的覺醒進入鯤冢,從此就再無音訊。

鯤鱗笑了笑,並沒有搭理他,這一切都是幻象,與之交流,必然就會陷入幻境的掌控。

他繼續往前走着,鯤蝰卻跟了上來。

“居然不理我,也是,認爲這裡是幻境吧,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鯤蝰哭笑不得的說道:“畢竟這裡很多東西一看就很假……算了算了,現在和你說,你也不會信,我先不說話,反正這空間裡死不了人,等你自己糊塗了的時候,咱們哥倆再好好聊。”

幻境還有這樣的?自己承認自己是假的?

鯤鱗覺得好笑,卻壓根兒就不理會,只管往前繼續走去。

“鯤蝰,又來了一個?熟人?”

“鯤鱗?!我的天吶,你怎麼也來了?”

“鯤蝰小友,這位是……”

城門的位置並不算遠,但僅只是短短几裡的路程,已經碰到了不少鯤族的人。

這裡的鯤族實在是太多了,光是這城門廣場,一眼看去就有至少三四十個鯤族,這對‘現實’中鯤族已經寥寥無幾的王城來說,真宛若是一場盛世之象了。

鯤鱗悄悄多看了幾眼,大多都是生面孔,但一聽鯤蝰與他們的對話,卻基本都能將這些鯤族的身份猜出個七七八八,都是些長輩,鯤鱗認識的十不足一,除了像鯤蝰這種主動進入鯤冢禁地尋求機緣的外,也有不少是在族冊上莫名失蹤的,想必也是像鯤鱗這樣偷偷跑來鯤冢的了。

他們的臉上都帶着笑意,鯤鱗對他們的無視,顯然並沒有讓這些鯤族覺得無禮,一來鯤鱗的身份是王,二來大家都曾經歷過這一幕,知道他此時的心態,於是相互談笑着,三五成羣,看着鯤鱗浩浩蕩蕩的往城門而去。

“你猜幾次?”

“三四次吧?畢竟是王,深入此間恐怕已經是鯤族面臨絕境了,意志肯定不缺。”

“烏鴉嘴,又來鯤古前輩那套,老說鯤族有劫難,我怎麼就這麼不信呢?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除非海族也全都玩兒完。”

“小蝰子之後本身就已經沒剩幾個鯤族了,且血脈被封,各族出現混亂也是正常的事兒。”

“還有守護者呢,當年鯤天大帝留下的守護神殿,早已預料了鯤族的衰落,那就是爲了給我們鯤族延續時代、撐到突破血脈禁錮那天的!”

“小蝰子的時代還有九大守護者吧?雖然數量已經很少,但配合神殿鎮守王城、護衛鯤族平安不應該有什麼問題纔對。”

“誰知道呢,等這小子接受了現實,你再慢慢問他好了!”

鯤族的人們七嘴八舌的說着,鯤鱗聽在耳朵裡,卻完全不往心裡去。

幻象,都是幻象,堪破虛幻這種事兒,只要你內心相信它是假的,它就永遠都無法干擾到你。

城門處有守衛,但大門並未關閉,看到一大幫鯤族跟着個陌生少年過來,那些守衛也笑了起來,並不阻攔鯤鱗。

距離城牆僅只數十米外,就是禁水奧術法陣的作用範疇,能看到碧藍的海水波紋在盪漾,而在四面八方,有無數人類的深海艦艇已經將此間團團圍困,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根本就數不出數量來。

不,不止是人類。

有騎着海馬的美人魚、有手持三叉戟的海龍,更有那兩族麾下無數的海族,他們與人類的深海艦艇混雜在一起,早已將這座城市團團包圍。

這是曾經鯤天之戰的幻境場景?

鯤鱗冷笑。

鯤天之戰發生在王猛扶持美人魚上位的時代,正是這一戰奠定了海底三大王族分海而治的基礎,也正是這一戰,鯤天大帝戰敗,致使鯤族血脈被王猛封印,從此一代不如一代。

鯤天之戰,那這裡就是鯤族的祖地‘海陽城’了,這算什麼幻境?別的不說,鯤蝰作爲與自己一個時代的人物,竟然出現在這裡,還不足以證明這裡的虛假嗎?就算沒有鯤古的提醒,恐怕但凡是個鯤族也能看出端倪吧。

外面重重圍困的大軍,那漫天的殺氣都是爲了震懾受困者,倘若怕了,那就只能永遠被困於此心魔中;鯤族在等着自己,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從這裡衝出去,直面心中的魔殤!

血脈之力在鯤鱗的身上燃燒了起來,鯤紋顯現,鯤鱗的眼中精光爆射。

殺!

…………

儘管在進入時就已經發現了這裡的古怪,但老王還是有點意外,這明明應該是鯤族的考驗,居然把自己單獨‘提’了出來。

四周是一片雄偉的王殿,神聖巍峨,一個無比高大的身影端坐在正中央的王座上。

他高達數百米,即便隔着老遠,老王也需要仰着頭才能勉強看到他那彷彿隱藏在雲霧中的頭頂。

幻境?不太像的樣子。

老王的蟲神眼金光閃閃,能堪破一切虛妄的瞳力,卻並沒有在這片王殿中看到任何不真實的東西。

這裡肯定不是現實,像是一方異空間,也可以說是一個小世界,但和魂界那種虛幻的地方又完全不同,老王很確定這裡的所有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着的,甚至包括法則、重力等等基本條件,感覺都和九天大陸相差無幾。

王猛?老王好奇,那身影實在是太大了,王殿上又霧氣朦朧,單靠眼睛可沒法觀察出他的真容,可還不等他開口於詢問,卻聽那王座上巍峨的身影一聲嘆息。

“你來早了。”

一聽這聲音老王就能確認了,這就是王猛無疑。

“恰逢其會而已。”他回答說。

“沒有集齊五顆以上的天魂珠,你來這裡幾乎毫無意義。”王猛彷彿一眼就能看穿老王身上的所有秘密。

“五顆?哥們,你可真敢說……”老王聳了聳肩:“都在龍巔的手裡,我拿命去搶呢?”

“當初給美人魚的那顆是讓她們保管而已,你可以去取。”王猛說道。

老王卻聽得哭笑不得,這位大神固然是感覺他自己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但人心善變,何況是幾百年的變化,那叫一個時過境遷、滄海桑田啊:“我覺得吧,她不來搶我的就不錯了。”

王殿上稍稍沉默了幾秒。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 看書領現金紅包!

“不錯,最不可測是人心。”

“那這裡有我要的第四顆天魂珠嗎?”

“我說過了,你最好應該集齊了天魂珠再來這裡……”

……集齊了纔來,那這裡鐵定就是沒有了。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五百六十二章 富貴險中求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五百六十五章 醫術壁壘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五百五十五章 劫數將至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五百六十章 天譴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五百五十四章 必須鬼巔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五百五十章 暗堂之主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