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

只見這鯤古長眉徐徐,雖是滿頭的銀鬚白髮,卻絲毫都不影響其五官的俊朗,只是此時此刻,那本該和善的五官卻顯得猙獰兇悍,怒睜的雙眼中滿是殺氣和對這個世界的憤恨,反手一劍,毫不猶豫的朝着空中的鯤鱗斬下。

風聲呼嘯,天牙斜挑橫檔。

嘣……

波塞金的槍桿瞬間就生生被砸得彎成了‘U’型,鯤鱗勉強頂住,可當槍桿回彈的瞬間,巨力震來,鯤鱗的虎口瞬間就被崩裂開,天牙幾乎脫手,身體則是像一發炮彈般往後飛射了出去。

“殺!”

巨型鯤古的眸子中滿滿的全是赤紅的血光,完全看不到任何一絲理性的成分,此時一劍將鯤鱗劈飛後,他大腿微一彎曲,然後朝前衝射而出,越龐大的身軀,動作本應該越緩慢,可鯤古這速度一啓動,卻是迅若奔雷。

他手中的骨劍上幽光森寒,對準撞窩在牆上的鯤鱗喉嚨,一劍便要封喉!

剛纔那撞擊的力量太大了,身後的牆壁又實在太硬,此時的鯤鱗全身劇痛不說,只感覺半個背脊都凹窩在那牆坑裡,根本就用不上力、拔不出來。

骨劍瞬息而至,鯤鱗的眼中生出一陣不甘和驚怒,可還沒等他將這將死的情緒徹底釋放出來,卻見眼前灰色的影子一掠,霎時間,光影迷離,有數十道灰色的身影瞬間在鯤古面前成型。

是王峰!

絕死逢生,鯤鱗的精神微微爲之一振。

那是數十個王峰,每一個王峰的手裡都握着一柄醒目的虛神兵大劍,而每一個王峰的身姿都各不相同。

數十柄虛神兵的攻擊光芒萬丈,能斬破次元的力量讓整片空間都微微爲之扭曲,這些大劍或是刺向鯤古的肉身、或是刺向它的關節要害,又或是直刺向它的眼睛。

影舞殺!

瞬間就是數十道身影的幻化,何止才超出當初只能用出十影舞的葉盾一籌?且每一尊身影帶給旁人的氣息都是真實無比的,看得鯤鱗眼花繚亂,而那些虛神兵的劍軌則更是每一道都殺傷力十足,彷彿足以將一切攔路者都撕成粉碎!

可下一秒,巨大的骨劍橫空。

鯤古那早已失去理性的眸子,顯然分不清王峰那些影舞殺身影的真假,也懶得去分清了,一力降十會!

一股完全蠻不講理的氣息從那骨劍上盪開,瞬間掃清一切障礙,彷彿在兩人眼前開闢了一條璀璨的星河……

星落——萬古殺!

宛若星河般的劍芒盪開,老王那些影舞幻影就像是脆弱的氣泡一般,觸之即碎,漫天的虛神兵劍軌也被那璀璨的星河所‘埋葬’、消失無形。

強,太強了!

鯤鱗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要從被困之處先脫離,隻眼見着那星河劍芒朝着自己的位置盪漾過來,要連同他也一起劈碎、埋葬!

可也就在此時,一隻大手抓在了鯤鱗的胳膊上,老王略顯有些沙啞的聲音吼道:“用力!”

轟!

老王的拉拽力,加上鯤鱗自身爆發的力量,兩個身影堪堪搶在這片牆壁被那劍光覆蓋的瞬間脫離,飄飛到了十數米的空中,只聽‘轟隆隆’一陣劇響。

緊跟着,那道能承受鯤鱗和王峰全力攻擊都紋絲不動、彷彿永遠都不會垮塌的神殿厚牆,竟在那劈斬星河的一劍勉強被強行轟開了約莫兩米寬、七八米長的一道巨大缺口,有恐怖的邪風從那缺口中灌入進來,陰冷得讓位於缺口不遠處的老王和鯤鱗都感覺心底發涼的程度。

這、這真的只是鬼巔嗎?鬼巔層次的力量,也可以爆發出如此程度的戰鬥力?!

鯤鱗只感覺自己的頭皮陣陣發麻,手握神槍天牙,其實即便面對真正的鬼巔,他也是有一戰之力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做出來闖禁地的決定,他是在賭,是在以小博大,但要是連最基本的門坎要求都達不到的話,那純粹送死的事兒還叫什麼賭博?而身旁的王峰別看只是個鬼初,但無論是剛纔的之前的天災火隕威力,還是剛纔足足數十道分身、且全部配上了虛神兵的影舞殺,其爆發出來的戰力都已經達到鬼巔的標準水平了。

兩人都可以算作是已經入門級的鬼巔,按理說面對鯤冢中的各種關卡都應該可以一敵了,但此時此刻僅只是第一關而已,面對同樣只有鬼巔力量的鯤古,無論攻防,卻都感覺彷彿生生差了一整個層次。

譁!

一擊未中,那兩道血紅色的視線已經猛然調轉,掃向空中喘息着的王峰和鯤鱗兩人。

“他防禦雖強,但目標太大,可攻擊的範圍廣;他力量雖大,但蓄勢緩慢,如果想要放大招,那就很難打得中我們;他直線的移動速度雖快,但畢竟身材巨大,轉向不不可能太靈活。”

老王的戰鬥經驗顯然比鯤鱗要豐富太多,此時此刻壓根兒就沒像鯤鱗那樣腦子裡去想些亂七八糟的對比,而是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鯤古的身上。

“大範圍殺傷的遠程攻擊可以省了,破不了他的防禦,白白耗費力氣而已;不和與他硬碰硬的對抗,不要和他面對面的攻防,和他繞圈子,我左你右,天牙和虛神兵的破防能力驚人,只攻他腋下、腰腹,不要貪功停頓,有傷即可,我們磨死他!”

老王說得直白,鯤鱗聽得也清楚。

臉上頓時有些羞愧,同樣是鬼級,自己還高出王峰半個境界,可和鯤古一輪交鋒下來,自己只顧着感嘆敵人的強大,可王峰不但在一瞬間看出了鯤古的所有弱點,甚至連作戰計劃都已經擬定好,這差距……

他飛快應聲道:“好!”

兩人說話間,下方的鯤古已是一劍斬來,沒有剛纔那開闢星河般的威勢,但出手速度卻比剛纔快了數倍。

可空中的兩人早已準備就緒,此時老王身影一展,層層殘影散開,搖搖晃晃、虛虛實實。

影舞——鬼影迷蹤!

而鯤鱗則是宛若幻化出了層層疊影,就像是畫面定格時一幀幀圖像的拼湊,那定格的動作看似緩慢,實則無形無象,真身咻呼千里!

鯤鵬——逍遙遊!

兩人的殘影本就難辨,此時一左一右的散開繞後,更是瞬間就拉出了鯤古的視線範圍,讓它腦子一懵,一時間不知是該往左轉頭還是往右轉。

而下一秒,一陣刺痛已經從它右腋下傳來,那是鯤鱗的攻擊!

天牙的威力並沒有真正爆發開,那是爲了追求極致的速度,只取天牙本身的鋒利,尖銳無比的槍頭此時輕易刺穿了鯤古的外皮,在他右腋下拉出一條半尺長的傷口,深入那血淋淋的肌理中。

鯤古暴怒,身體往右急轉,手中骨劍倒刺,可此時天牙抽離,鯤鱗絕不貪功,刺中就走,而下一秒,左腰上王峰的攻擊已到。

虛神兵斬盡一切能量次元,鯤古這肉身大部分是同樣虛神化的能量所凝聚,正是虛神兵的‘下飯菜’,此時一刀斬入,比之神兵天牙製造的傷口絲毫不差,也是同樣的半尺長、半尺深。

鯤古沒抓到鯤鱗,轉攻左側的王峰,可老王也是和鯤鱗一樣擊中即退,毫不搶功。

“能成!”鯤鱗眼睛一亮,剛纔還覺得鯤古不可一世、無人能敵,讓他險些絕望,可沒想到只是個簡單的拉扯策略,居然就能一舉建功。

兩人如此來回數次拉扯,居然配合默契,彷彿找到了某個平衡意義上的視覺盲點,鯤古身上平添數道傷口,卻只能勉強看到王峰和鯤鱗的尾影,鯤古一聲怒吼,猛然朝空中高高躍起。

“跟上!”老王和鯤鱗也是同時飛躍起身,仍舊是保持在鯤古無法觸及的身後盲點處,可下一秒,鯤古手中的骨劍已然變形,化爲一面大鼓,鯤古全身的魂力此時都匯聚於手掌間,往那骨制的鼓面上狠狠一拍。

“咚咚!”

一道可怕的音波以鯤古爲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猛然盪開。

可怕的震盪力,老王和鯤鱗別說攻勢了,連飛行在空中的身影都是猛然一震,被那聲浪‘吹’得險些倒栽回去。

天音三震,震字訣!

咚咚~~咚咚~~咚咚咚~~

恐怖的聲浪連續而來,層層疊疊、連綿不盡。

鯤鱗對這音波的抵抗力極差,只堪堪扛上兩三波,腦子一暈、眼前一黑,直接就被那聲浪宛若過濾一般退着往地上栽下去。

老王身周則是裡三層外三層的魂盾矗立,能量抵抗,顯然比鯤鱗直接用肉身硬抗要強硬得多,居然抗住。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可震字訣,那音浪的震盪給人帶去的傷害,是在不斷疊加中的。

此時在那聲波的震盪下,蛋型的魂盾開始宛若泡沫般被吹得不停變形、搖擺,最後……

砰砰砰!

老王也不過只是比鯤鱗多抗了幾波而已,魂盾在不斷的扭曲中轟然爆裂,血跡從王峰的耳鼻口中不斷的溢出來,若不是天魂珠在不斷的強行穩固靈魂,只怕這疊加後驟然加身的破壞,能把老王的五臟六腑都直接給震個粉碎!

轟!

老王也被衝飛,宛若一顆射到地上的石子般,狠狠的栽倒在神殿地板上。

堅硬的地板和他肉身來了次親密接觸,超強的衝擊力撞得他感覺全身骨頭都快碎完了,甚至連天魂珠與身體靈魂的連接都彷彿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剝離,讓王峰險些直接暈厥過去。

老王此時的視線已經感覺有點模糊、出現重影,耳朵裡也迴盪着‘嗡嗡嗡嗡’的劇烈耳鳴聲。

這種生死時刻,豈能有半點分心?他猛烈的甩着頭,天魂珠瘋狂運轉,強行將那‘分裂’的視線重新聚焦。

只見此時空中的鯤古宛若一具已經陷入瘋魔狀態的殺人機器,在震飛兩人的同時,身影一扭,毫不遲疑的、朝着旁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的鯤鱗撲擊而下。

它決定的死亡順序,誰都別想更改,先殺這蠢貨子孫,再折磨死那卑鄙可恥的人類!

鯤古的瞳孔已經變得徹底猩紅,瘋狂的殺意滔天蔓延。

殺殺殺!

龐大的身軀和漫天的威壓,帶着一種來自遠古血脈的霸道狂野。

那張冷漠中透着無限殺氣的臉,則帶着王族的傲慢和瘋狂。

而那在空氣的摩擦中已經被燒得泛紅的白骨劍尖刺破長空,距離鯤鱗的鼻尖兒已經不足數米之遙。

這一瞬間不知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心悸?緊張?恐懼?還是迴光返照?

鯤鱗感覺此時整個世界都已經變得慢了下來,他甚至能看到那白骨劍尖刺破空氣時,與空氣發生的摩擦變化以及每一滴火星濺射的方向。

他想要求生,想要活,想要躲開,但身體卻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動作,鯤鱗心中很清楚,這一瞬間的意識變化,只不過是因爲生死間那種血脈激素的上升,讓意識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幻覺罷了。

他根本就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去躲避這樣的攻擊,如果強行去掌控身體,那隻能讓他從這奇妙的意識中驚醒,然後在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動作的情況下,就被那白骨劍一劍穿頭,何況剛纔被音波震傷,事實上此時的鯤鱗壓根兒就是想動都動不了!

所以鯤鱗能做的,只是靜靜的等待死亡而已。

他的腦子裡此時冒出了無數的畫面,原以爲在這生命彌留的瞬間,自己會去回憶一下小七、鯨牙長老,甚或是隻有一點點模糊印象的父親,去回憶這些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沒想到當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閃過時,意識的畫面居然停留在了一羣他原本並不在意的女孩子身上,那是息心殿服侍他的一羣宮女,而領頭的,豁然是一個風姿色豔的女鯨人,女官鯨鰩。

鯤鱗有點懊惱,選擇來鯤冢,他並沒有後悔,即便是現在死在鯤古大帝的劍下,他也不悔,畢竟他雖然沒能拯救鯤族,但卻做到了鯤族自古教導子弟的那句話——鯤王鎮海門。

但他最大的失敗、也是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給鯤族留下一個種,或許自己之前該遲一天來鯤冢的,還是太年輕了,考慮問題並不周全……嗯?

鯤鱗的瞳孔微微收了收,一個男人的後腦勺突然映入眼簾,強壯的身體取代了鯤鰩那柔美的身段。

這是……

還沒等鯤鱗回過神來,眼中突然一片華麗的金光閃耀,一隻有力的大手反手扯住了他的手腕,然後用力一扔。

呼~~

鯤鱗只感覺身體宛若騰雲駕霧般飛起,緊跟着狠狠的撞擊在堅硬的神殿牆壁上,疼得他齜牙咧嘴、傷上加傷,但總算是躲過了那要命的一劍,而此時在鯤鱗的正前方……

嗡~~~

那是一種宛若光芒綻放的聲音,不止是鯤鱗聽到了,就算是老王的耳中,也一直在充斥着這彷彿過載一般的嗡鳴聲。

耳朵在嗡鳴、靈魂在顫抖、血液在沸騰、腦子在發燙。

只要有天魂珠,老王就不會有回不過氣的時候,能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下鯤鱗,那渾身閃耀的金光就是他鬼初力量提升到極致的體現,但是……

鯤古一劍刺空,兇狠的眸子已經轉而盯上了老王,空洞的眸子、逼人的殺氣在瞬間匯聚。

王峰毫不在乎,他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全身的金芒突然黯淡了下來,甚至閉上了眼睛。

蟲神種最擅長的就是感知,鯤古的實力,鯤鱗或許看不懂,但在老王的眼裡卻是宛若透明的紙張一樣。

此時鯤古肉身的力量是來自於那些組合他身體的枯骨,絕對是實實在在的鬼巔,而且是十幾個鬼巔肉身的集合體。

雖然不能用簡單的‘一加一加一’這樣來計算他現在的力量,但此時的鯤古,其魂力深度是遠勝於任何正常鬼巔的;再加上鯤古本身已是龍級強者,這股力量他完全可以發揮到極致,戰鬥經驗更是豐富無比,堪稱毫無破綻!

老王是會很多稀奇古怪的招,但這玩意兒一力降十會,二十級的玩家怎麼都不可能去挑戰一百級的BOSS,招數多有什麼用?你打人家打到累死也不破防,可人家放個屁就能全方位三百六十五度無死角的崩飛你。

來自鯤古的殺氣凝聚,讓人感覺自身宛若是被猛虎盯上的羔羊,這還真是被逼上絕路了。

老王並不理會,他的精神在激盪、魂力卻是在沉澱。

生死當頭,該作何選擇?

面對危險,理智的人會選擇逃避,此時的老王的心裡卻泛起一種奇妙的感受。

他本質上是個普通人,這種選擇,他曾經做過,那是當初御九天發佈後面臨各種經濟問題的時候,生死關頭他選擇了逃離,把問題拋給身邊的人;而來到九天大陸後,用‘安全第一’當做藉口,面對再大的威脅,老王也始終守着一個‘穩’字訣,從不主動親身涉險,哪怕上次去龍城秘境,其實也是心裡有數,那些虎巔不可能真正威脅到他而已。

穩是一種智慧,這是沒錯的,但穩也是一種懦弱和膽怯。

穩可以決定你的下限,但絕不可能達到你的上限;穩可以讓你固守江山,但卻絕不可能讓你彎道超車去打下江山!

這次跟着鯤鱗進鯤冢,所謂的‘先師一脈’危險不大,其實只是老王自我安慰的話而已,面對幾百年來從沒有人能闖出去的鯤冢,老王怎可能不知道它的危險?

可他還是來了,不止是因爲鯤族王城被圍,而是因爲他和鯤鱗一樣,也已經到了沒有退路的邊緣。

李家的情報網絡這幾個月可沒閒着,聖子羅伊一邊讓戰魔木西、紅蜘蛛言若羽,甚至是大張旗鼓召去聖城龍組的那個劍客藍小飛,讓這些人吸引着玫瑰以及公衆的視線,讓人覺得這些天才就是玫瑰一年後的對手;可私下裡,羅伊卻已經悄悄去過了冰龍山、去過了焱城……

如果李家的這些情報沒錯,那一年後玫瑰面對的或許就不是龍組裡那些所謂天才了,而將是這個世界真正最恐怖的一脈傳承、最強大的那批年輕人!玫瑰這邊,頂多也就只有一個老黑能與之一戰而已。

所以纔有了這次暗魔島之行,所以老王纔有了去聖城探底的想法,原本想的是去搞點破壞,拖拖聖子的後腿,可此時此刻……

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一切套路都是鬼扯,要是現在面臨生死關頭了都還不敢賭不敢拼,那等一年後的聖城之戰,一敗塗地的就將是他王峰。

選擇安逸、選擇退縮、選擇曲線救國那是普通人,真正的強者、勝利者,面對困難永遠都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迎難而上,絕不投機取巧!

而且相比起那些面對困難時連選都沒得選的人,老王其實已經算很幸運了,因爲他至少還有得選!

紛亂的思緒只在十分之一秒間便已經捋清並復歸平靜,從踏足進入鯤冢的那一刻起,老王其實就已經做好了現在這個抉擇的準備,只是沒想到這個抉擇來得這麼快而已。

他全身的所有魂力反應在此時完全停息了下來,整個人就像一幅畫一樣,垂着頭懸在空中,彷彿掏空了靈魂、沒有了任何生機。

突然平靜下來的王峰倒是讓鯤古愣了愣,這隻蟲子實在是太煩人,鯤古已經有點不想管之前定下的殺人順序了,可這傢伙卻突然停止了魂力運轉,這是放棄騷擾自己的意思?如果是這樣的話……

就在鯤古一愣神的檔口,懸空的王峰,雙手緩緩張開,微微低垂的頭顱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十字架,一股詭異的氛圍在不斷的醞釀中,連空氣都彷彿突然變得躁動起來。

他決定冒一次險,失敗率足以高達九成的險!

王峰緩緩擡起頭,隨即,閉合的雙眼猛然一睜。

“蟲神變!”

老王的蟲神種匯聚着蟲種的一切特質,葉盾的天蠶是蟲種,他有天蠶變,而蟲神種卻有着最強的蟲神變!

他這個身體並不是蟲神體,是不是能承受蟲神變帶來的負擔,理論上是不行,但是他要讓這一切變得行!

源源不斷的魂力供給、以及天魂珠替主體自動修復療傷的能力,足以讓那原本十分之一的成功率提高不少,也是老王現在敢選擇一搏的底氣所在。

大敵就在眼前,生死只在抉擇,不成功便成仁!

“開!”

靈魂識海中,三顆天魂珠的力量瞬間就被老王開啓到了最大,瘋涌的魂力在他意志的操控下,強行灌入他已經飽和的靈魂識海!

譁~~

三顆天魂珠同時全力輸出!

相對於鬼初,三顆天魂珠的力量顯然是超載級別的,瘋涌的魂力只在一瞬間就已經灌滿了老王的魂海,讓他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彷彿隱透金光,卻被身體、被靈魂強行擠壓着、濃縮着、堆積着,身體就像是一個已經充滿了氣的大皮球,可外部卻還在源源不斷的將氣體強行灌入進來。

身體的腫脹感、皮膚的撕裂感、靈魂的洞穿感……

就像是每個人的潛意識都會有自我保護的機制一樣,他的腦子裡此時也有聲音正在衝他瘋狂的吶喊着。

停下!再不停下,你會炸裂死掉!瘋了,你這個蠢貨,你的身體承受不了的、你死定了!

心悸、恐懼、緊張、擔憂、後怕、慌亂……種種負面情緒就像是極其重度的抑鬱症患者一樣,在折磨着他的思想,試圖扭轉他的決定,極度的怨憤恐懼幾乎要吞噬他整個靈魂。

可卻始終有一個堅定的意志在掌控着老王大腦命令的總開關,任由那瘋狂的自我意識怎麼吶喊,就是巍然不動、持續不停。

但真正痛苦的是身體……此時老王全身的肌肉都開始一寸寸的扭曲起來,體內突然倍增的力量,就像要將一隻老虎硬塞老鼠洞裡,那種可怕擠壓脹痛,每一寸皮膚都要裂開的感覺,疼得他全身的肌肉、經絡都在不停的痙攣,簡直就像是正在被碎屍萬段、被千刀萬剮。

他的整張臉都因爲痛苦而扭曲在一起了,身上的皮膚更是有不少地方都直接裂開,露出血淋淋的皮肉,就像是一件被肌肉撐破的破衣服……

他的魂力氣息在飛速攀升着,旁邊的鯤鱗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峰在一瞬間就完成了從鬼初到鬼中的跨越,不管他用的是什麼秘法,這樣的效果簡直就是匪夷所思,可是,他的變化竟然還沒有停下來!

坦白說,老王現在的意識清醒無比,在跨越鬼中門坎的時候,他就已經感受到了來自天魂珠的‘疲軟’,更感受到了來自肉身和靈魂的顫慄。

蟲神變的本質是用外部魂力去強行撐大你的肉身和靈魂這兩個容器,同時也通過高度濃縮的原理,讓魂力完成質變,要想做到這一點,你的靈魂和肉身得足夠‘堅挺’、不被撐破才行。

靈魂方面,老王沒問題,畢竟是在另一個世界達到過巔峰的靈魂,可肉身就真有點繃不住了。

憑他現在的基礎,突破到鬼中已經是件很冒險的事兒,走到這步就已經可以算成功,可是……

不夠、還是不夠、遠遠不夠!

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
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一百五十三章 命比紙薄逆天改命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六十二章 生猛的曼陀羅女騎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二百章 英雄低頭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