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

空中有十幾波音浪層層疊疊的朝着鯤鱗筆直的轟下。

看似是垂直的音波衝擊,可在衝擊的途中,那原本筆直的音波卻已經開始不規則的扭曲起來,化爲各種形狀,衝在最前面的那層音波,此時直接化爲了數十個砂鍋大的透明拳頭,呼嘯破風、衝速驚人!

鯤鱗剛從冥想中驚醒,倉促間來不及細想,血脈之力本能運轉,一身密密麻麻的鱗片從他皮膚底下冒起,頃刻間覆蓋全身。

鯤鱗天甲!

砰砰砰砰~~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 號【書友大本營】 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甲冑剛剛上身,音拳已到,鯤鱗身上的甲冑瞬間就被砸出了十幾個拳頭大小的凹坑,破裂的碎鱗片飛濺,人雖然勉強站住,但一口老血涌上喉嚨,整張臉已經漲的通紅。而那些範圍下打空的音拳,卻是在那堅硬無比的地面上都生生留下了十幾處拳痕。

可還沒等鯤鱗喘上一口氣,第二層音波已到,那是漫天的利劍,尖銳的音波匯聚成了成片的劍狀,宛若萬劍齊發般朝着鯤鱗直插而來。

空中四處都是空裂的痕跡,連空間都被這恐怖的超速音劍隱隱撕裂,聲勢驚人。

鯤鱗雙掌一翻,一顆藍色的晶球憑空出現在他手上。

譁~~

強橫的力量從那藍色水晶球中涌出,在瞬間化爲了一隻水流狀的大魚,盤旋在鯤鱗身周,瞬間形成了一個鐘罩般的奇異水盾,這是奧術水盾?

空中的音波攻擊此時已經射到,那水盾看起來完全沒有奧術水盾應有的風采,非但無法阻止那些音波形成的利劍分毫,且只在接觸的瞬間就已如入無人之地般直接射透了進去,彷彿毫無作用。

可神奇的是,裡面的鯤鱗卻完全沒有受到任何攻擊的樣子,在水盾中連半點音波的影子都看不着。

把攻擊吸收掉了?不對。

老王的眸子一凝,有一些魂盾是可以吸收掉攻擊來的能量,比如溫妮的噬靈盾,可但凡是這類吸收能量的魂盾,吸收來的能量必然會帶動魂盾的變化,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變大,達到極限時會被撐破,可鯤鱗這水盾在無聲無息的承受、‘吞沒’了攻擊之後,卻是沒有半點變化的跡象。

“挪天珠。”蒼穹上方鯤古的聲音中帶着一絲讚歎,也帶着一絲回憶:“好久不見的回憶……”

老王明白了,水盾不過只是哄人的,真正的威力在鯤鱗那顆水晶球上。

魂器——挪天換地!鯤鱗身上的寶貝還真是多啊,難怪當日可以在班尼塞斯號被圍攻時,毫髮無損的溜走,想必就是因爲有這寶物的關係。

這是一種空間轉移,水晶球本身就是一個空間類的魂器,那是鯤族的至寶挪天珠!在龍級強者的手裡,連天都可以挪走,何況區區幾道音波攻擊?

只是,使用挪天珠基本要求就得是鬼巔,鯤鱗不過鬼中而已,能撐開這麼幾秒怕是已經很極限了。

果然,一層音波攻擊,不過一兩秒鐘,空中飛射的音劍被轉移了個無影無蹤,而挪天珠所凝結的那水盾外形也已經開始發顫,彷彿岌岌可危、隨時將要崩塌的樣子。

“不夠。”蒼穹上的聲音淡淡的點評,而與此同時,第三層音波的攻擊已到。

這次不再是拳頭、也不再是飛劍,而是無數穿着甲冑的枯骨戰士,足足上百個!

它們猙獰的張開着骷嘴,露出雪白的牙齒,手中持着各種刀槍劍戟之類的鋒利魂兵,猙獰着、呼嘯着朝鯤鱗衝殺而來,明明只是一道道聲波聚形,可每一尊音波枯骨都帶着強橫的威壓,卻就像是有上百個鬼巔同時在向他發動攻擊。

此時鯤鱗的額頭上青筋暴現,即便有王峰剛纔給的那瓶魔藥恢復,可勉強使用挪天珠卻已經讓他的力量再次見底,但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如果沒有‘挪天換地’的水盾,他怕是連隨便一道音波都扛不住。

絕不能斷開力量供給,一定要頂住!

強烈的求生欲讓鯤鱗身周那不斷顫抖的水盾終於又稍稍穩定了一分,而也就在此時……

噗噗噗噗~~

音波鬼兵衝進了水盾的防護範圍,一個接一個的衝進、被吞沒。

頂住了!

鯤鱗眼前一亮,可下一秒涌起的就是絕望。

前兩層音波只是開胃菜,這第三層以後的音波鬼兵纔是攻擊的主體,雖是被挪天換地的水盾不斷吞沒,可卻層層疊疊而來,悍不畏死、無窮無盡!

轟轟轟轟!

挪天換地的水盾此時已經從之前的圓柱體轉化爲了寬大的盾形,但卻仍舊是被那不斷衝擊而來的音波鬼兵給震得嗡嗡作響、晃顫不已。

挪天珠要維持,瘋狂的汲取着鯤鱗的血脈和力量,此時的鯤鱗目眥欲裂,全身的血管青筋都已經暴凸了出來,身上的鯤紋卻是越來越淡化,甚至開始變得透明、要隱沒。

這透支的就已經不止是他的力量了,而是鯤鱗的生命和靈魂中作爲鯤族的印記。

蒼穹頂上此時傳來了一聲嘆息。

能擁有挪天珠,這小傢伙在鯤族的身份地位不低,甚至有可能真是鯤族的王,可畢竟太年輕了,實力也只有鬼中,如果是鬼巔之力,仗着挪天珠的特性,那抗下天音三震就可以說是有十足把握,但鬼中的話……即便天賦縱橫、強行開啓了挪天珠,那力量也根本就不足以持續供給到底的。

鯤古看得很清楚,挪天珠就像是一個貪婪的黑洞,從鯤鱗的身體中吸收走一切它能吸收的東西,可惜了這鯤族的天才子弟,他或許還能堅持三秒?兩秒?

可冷不丁的,就在那鯤紋即將崩潰時,一絲金色的光芒順着他身上已經淡化的鯤紋線條飛快遊走了一遍。

那是……

剛剛已經快要被吸乾枯竭的靈魂,此時就像是瞬間得到了補充。

鯤鱗模糊的意識被突然拉了回來,無窮無盡的力量重新從血脈中爆發出來,而不斷汲取着他力量的挪天珠也是光芒大盛,即將崩潰的空間重新得到穩定。

“吼!”

鯤鱗下意識的一聲怒吼,全身蓄積的力量都在這瞬間釋放,‘水盾’猛然擴大了數倍有餘,這次就已不再是被動的被衝擊了,而是主動吸收。

只頃刻間,那頭頂上方的音波鬼兵被收了個乾淨,復歸夜空的漆黑,挪天珠也終於耗盡了鯤鱗重新爆發出來的最後一絲力氣,化爲藍色水晶球靜靜的託在鯤鱗手中。

四周突然寂靜了下來。

贏了?自己度過天音三震的考驗了?

可還沒等鯤鱗高興上兩秒,一陣陰風突然在屋子裡無風自舞,隨即‘啪啪啪啪’……

只聽得一陣啪啪啪的燃燒聲,神殿四周的牆上突然燃起了十幾盞昏暗的油燈。

鯨油燈是相對昏暗的,但在這原本黑漆漆的屋子裡,這光線已經算得上是相當光亮了。

“別急着高興孩子。”蒼穹上的聲音並沒有因爲鯤鱗扛過了所有攻擊,就對他有任何改變,事實上,考驗還未結束,鯤古的聲音帶着一絲惋惜:“真正的地獄現在纔剛開始……”

話音剛落,只聽大殿四周突然響起一陣撲簌簌的灰塵掉落聲,四面八方都有,那些或站、或坐、或蹲、或躺的枯骨們,此時竟全都活了過來,足足三四十個之多。

咔咔咔咔……

它們的骨頭關節處發出那種年久僵化後驟然啓動的摩擦聲,一團團綠色鬼火般的火焰,在它們空洞洞的眼眶裡冒了起來,所有的枯骨不管此前是何種姿態,此時都是統一的調轉方向,面朝向處於神殿中央、悠悠醒轉中的鯤鱗,綠油油的鬼火眼睛齊齊盯在他身上。

鬼巔,全都是鬼巔!而且不同於剛纔音波鬼兵那種虛無縹緲的鬼巔,這裡每一具枯骨的氣息都是無比真實的。

音波,竟然還能從地獄召喚來靈魂?這、這是種怎麼樣的攻擊?自己還是要死,真是、混蛋啊!

鯤鱗都忍不住想要爆兩句粗口,他有想過鯤冢之地的考驗必然重重艱難,但也真沒想到過會如此的難,那種你不斷努力創造了奇蹟,卻又一次次被更高層次的降維打擊,將你的努力襯托得毫無意義。

這算什麼考驗?用幾十個沒有痛覺、也不怕死的鬼巔,對付一個鬼中的闖關者?這簡直就是謀殺!

難怪這鯤冢之地被譽爲鯤族墳場,自己那些鯤族前輩們進來一個死一個,光是這天音三震,近十年來的鯤族恐怕根本就沒有人能闖的過去!如果……

念頭還沒有轉完,鯤鱗卻已經突然怔住。

只見四周那些綠光閃動的眼睛,那些剛剛爬起身的枯骨,此時竟然齊齊停止了動作,就像是畫面突然定格了下來。

它們那光滑的額頭上,此時都出現了一個‘卍’形的金色印記,那是什麼東西?

鯤鱗瞪大眼睛,卻見此時王峰就像鬼魅一樣出現,將一巴掌拍在了最後一尊枯骨的額頭上,定住它的同時,一顆轟天雷也及時扔進了它嘴裡。

所有的枯骨這時候都被定住了,冒着綠火的‘眼珠’宛若定型,老王則是一個大橫向,在空中留下兩道殘影,落地時打了個響指,還不忘喊上鯤鱗一聲:“躲遠點,捂耳朵。”

老王這下總算是明白這大殿上爲什麼會有一些枯骨是碎的了。

轟轟轟轟~~

轟天雷和驚天雷炸響,整個競技場乃至周邊整片大地都劇烈的搖晃起來,而所有被‘卍’形印記給定住的枯骨,還沒來得及反應,腦袋就都已經直接被砸了個稀巴爛。

滿屋子塵囂飛揚、滿屋子碎骨亂濺。

劇烈的轟鳴聲足足持續了兩三分鐘才緩緩停下來,等那四周的煙霧散去時,屋子裡的陰森之氣已經被徹底吹散,只剩下鯤鱗昂首而立!

音波鬼兵,本身既是一種攻擊,同時也是一種操控傀儡的‘式魂’。

這種考驗的玩法,老王是心知肚明,就比測試者高出一個級別,死死的壓住,而最後一手真要施展出來,鯤鱗必死無疑,但是這裡有個破綻,鯤古畢竟已經死了,這是靈魂殘留,施展出這種招式一方面是依託於鯤冢,一方面是靠着闖入者的屍體,做傀儡。

王峰可沒閒着,他一直在等這個機會,蟲神噬心咒在瞬間控制住了所有式魂的動作,鯤古式魂給人的感覺是鬼巔,但畢竟只是附身枯骨,沒有依託,自然也就沒法和王峰的噬心咒抗衡;再加上鬼影迷蹤的步伐,加上‘簡簡單單’但卻絕對有效的轟天雷。

嘩啦啦啦……

被炸碎開的枯骨嘩啦啦的跌散了一地,伴隨着屋子裡的塵囂,蒼穹頂上那匯聚的音波終於徹底消散,四周的威脅驟然消失,而已經徹底乏力的鯤鱗,此時兩腿顫巍巍,看那樣子想要站穩都已經很勉強了。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忍不住朝王峰的方向多看了一眼。

王峰只是個鬼初,這從他身上的魂力波動以及威壓就能感受得出來,可竟然能在一瞬間就秒掉了所有的鬼巔傀儡,不管他剛纔到底有沒有投機取巧,但這份兒手段已經是讓人有些難以想象了。

“幫手?人類?”蒼穹頂上鯤古的聲音瞬間變化,再也不復之前的溫和語氣,而是變得森寒冰冷:“吾最厭惡的就是人類……”

老王沒使用魂力之前,即便作爲人類存在着,那在鯤古的眼裡也不過只是個鯤族的跟班、奴役而已,可竟然敢動用魂力,甚至敢與他抗衡……

鯤古的話說到這裡突然頓住,隨即四周的空間都爲之一凝,剛剛纔平息下來的氛圍,此時竟彷彿有一股陰冷的殺意突然從九幽寒地之處襲來,一雙恐怖的碩大眼珠穿透時空,死死的盯着王峰!

神殿裡本就已經足夠清冷了,可此時竟瞬間再下降了八度,這是那種透自心底的涼意,瞬間凍結你的意識,連鯤鱗這樣的海族都禁不住打了個寒顫,若是意志稍微差些的,此時此刻恐怕會被生生嚇死。

“區區人類,奴役之輩,下賤生物,我鯤族的盤中肉食,卻敢掘我墳墓、煉我殘軀、拘我散魂,還覬覦我鯤族神器、竊取我鯤鯨山河,如此仇怨,竟還敢來我鯤冢之地放肆,真是欺我鯤族無人!”那彷彿亙古而來的聲音漸漸變得尖銳高昂起來,空中那飽含殺意的眼神,也從王峰的身上轉移到了鯤鱗的身上:“而你,身爲鯤族後輩,經歷我給予你降格後的考驗,竟還需要一個卑賤人類的幫助,如此窩囊廢物,還敢妄稱鯤族之王,我鯤族要你如此廢物何用!”

鯤冢其實早在鯤族沒落之前就是一直存在着的,作爲起步就是龍級的歷練之地,這裡還真沒有針對鬼巔的歷練,是王猛封印了鯤族後,鯤族再難出現一個龍級,鯤古纔將考驗的水準一降再降。

當然,王猛爲了封印鯤族,強闖鯤冢,重新煉製禁地,現在的鯤古也早已不再是曾經鎮守此間的那個和善長者,對強闖此間、且將他當作物品一樣來煉製的王猛的憤恨、長久以來對鯤族闖關者越來越弱的不滿,所有的憤怒在這數百年間不斷的衝擊着他的意志,沒有王峰剛纔刺激那一下還好,可此時此刻被王峰挑起對人類的憤恨,早已埋藏在心底的邪念從鯤古的意志中狂涌了出來,瞬間就佔據了他所有的意志。

空中此時殺氣沸騰,兩人甚至感覺都已經能聽到鯤古那沉重而急促的呼吸聲!

“祖師爺!”鯤鱗能感受到來自這老祖宗的怒火,這可不像是幾句發泄話的樣子,那洶涌澎湃的殺氣,幾乎已經快要將鯤鱗淹沒:“鯤族已到生死存亡關頭,王峰……”

“姓王?”空中的殺氣猛然一凝。

老王早已提高警覺,全身魂力運轉,三顆天魂珠之力最大開啓:“鯤鱗,此老已入魔,不必多言,小心他的攻擊!”

“姓王、姓王、姓王……”鯤古的聲音已經陷入了一種魔障之中,再也聽不進去鯤鱗的半句話,空中的殺氣也已經匯聚到了頂峰,‘姓王’這一點顯然已經勾動了他最大的殺意。

就是那個姓王的人類,衝進鯤冢聖地,肆意煉化、肆意亂闖,將這鯤族的聖地、將他這鎮守此間的守護者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一刻,所有的恨意侵腦,燒掉了鯤古最後一絲的理智,魔化的力量也衝破了王峰設置在此間的一些封印。

轟!

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氣囊爆炸,空中彷彿有什麼東西突然被釋放開,遙遠的空中伴隨着某種亮光微微一閃。

緊跟着,那亮光變大,化爲一道光芒朝着神殿中老王站立的位置筆直飛射而來。

光若迅雷、衝若流星,瘋狂的速度摩擦空氣產生出大量的火光,煌煌天威帶着一種恐怖的氣壓,那衝力彷彿要將這整座神殿、整座山頭都給轟飛抹平。

龍巔,這是恐怖的龍巔威壓,宛若天怒神怨的自然之威,然而這種威勢卻被若有若無的鎖鏈阻擋,根本發揮不出真實的殺傷,否則,王峰和鯤鱗早就粉身碎骨,而這也讓鯤古更加的瘋狂。

“廢物該死,人類該虐!吾先殺你這廢物子孫,再將你這人類剝皮抽筋、拘你惡魂,讓你嚐盡我鯤族九幽獄海之苦!”

恐怖的聲浪,光是那吼聲都已經足以震人心魄。

“殺!”

殺殺殺!

此時鯤鱗只感覺心臟噗通狂跳,全身僵硬得幾乎挪不動腿。

轟!

而此時,空中那墜落的流星已然轟落到地,只見一陣耀眼無比的光華在大殿中閃耀起來,刺眼得讓鯤鱗根本就睜不開眼,巨大的衝地力震得整座大殿都在搖晃,一隻大手抓住鯤鱗的後領,將他扯着飛開,恐怖的衝力從正前方傳來,巨大的氣浪將鯤鱗和抓着他的王峰一起往後掀飛,起碼衝飛出上百米,重重的撞擊在那神殿後方的牆上。

兩人的肉身都已算十分強橫了,且都已經下意識的開出了防護盾又或是鯤鱗天甲,可在這重重的撞擊下仍舊是感覺背脊處一陣劇疼,可那神殿的牆壁竟然絲毫無損,也不知是用什麼樣的材質製成。

現在可不是研究牆壁的時候,鯤鱗睜開眼來,只見此時的神殿大廳已然變得一片光幕耀眼,一種深沉厚重的殺氣宛若沉底的氣霧瀰漫整座大廳,帶着一種血色、一種瘋狂、一種屠戮蒼生萬物、焚盡世間一切的毀滅,那是鯤古的意識、是鯤古的殘魂!

緊跟着,滿地骨骸傳來嘩啦啦的滾動聲,朝大廳中匯聚過去。

那是所有死在這大廳中鯤族闖關者骨骸,此時卻堆砌在了一處,巨大的腳、腿……枯骨連接、延伸而上,彷彿要組成一尊魁梧的巨人!

“別愣着!幹掉他纔是對他最好的超脫!”老王一聲爆喝,早已進入戰鬥狀態,擡手便是一招‘天災火隕’。

天魂珠是日日夜夜不停止運轉的,相比起在天頂聖堂對付天折一封時,此時的老王魂力更有精進,此時全力出手之下,毀天滅地的落隕比之上次還要更大了一號,上百米方圓的巨隕,宛若一座小山般,帶着摩擦起火的熊熊烈焰從天外襲來,破風聲呼嘯,強悍的風壓彷彿將其攻擊半徑範圍內的重力都生生拔高了上十倍,巨隕身後更是留下長長的尾焰,宛若彗星撞地球!

鯤鱗都被這恐怖的威力嚇了一跳,從震撼中被驚醒,難怪都說人類的巫師強橫,僅僅鬼初而已,可如此破壞力,就算是他這鬼中的鯤族也要自嘆不如,更可怕的是王峰說打就打,完全沒有正常人類巫師在釋放大型巫術時的出手緩慢,幾乎是擡手就有!如此速度、如此威力,哪個鬼初是他對手?就算鬼中也很難抵。

可此時下方鯤古的左手骨已經成型,那是一條足足三四米長的巨大手臂,層層疊疊的骨節被通紅的血色之力連接着,猛然擡手間,地上那蒸騰沉澱的氣浪匯聚成束、倒捲起來,也是一樣的不用念動巫咒,直接就形成一股巨大的龍捲風,呼嘯着衝向那下落的隕石。

轟!

兩者碰觸相撞,巨大的撞擊聲和捲開的氣浪在神殿上空炸開。

不愧是超級火隕,恐怖的體積加上那超級衝勢,下墜力驚人,和龍捲氣浪交觸的瞬間,幾乎是毫無阻礙的,頂着那龍捲就將之強行壓了下去十數米。

可那龍捲後勁十足,源源不斷的氣浪頂上,只短短兩三秒秒,天災火隕的下墜之勢就已開始減緩,此時龍捲氣流與巨隕接觸的摩擦面上火花四濺,連迸射開的氣流都是帶着炙烈的高溫,乃至將周圍的空氣都摩擦得燃燒了起來。

十數秒後,隕墜之力已被那龍捲氣流完全抵消,在房頂上空十幾米外將那巨石穩穩托住,緊跟着……

轟!

龍捲氣浪在頃刻間逆轉爆發,將那小山般的隕石從屋頂上空直接掀飛開,頭頂復見夜空,巨石已不知滾落去了何處。

巫術雖然是一種釋放性的力量,但就和你揮拳一樣,揮出去的拳頭若是被人家握住了、退回來了,那光反噬之力也是夠你跌一跤的。

此時操控着天災火隕的老王全身頓時微微一震,雖未受傷,但也往後‘噔噔噔’的倒踩了好幾步。

這個靈魂被某種力量束縛着,空有威勢,其實也就是鬼巔的力量,剛纔那漩渦龍捲,感覺就並沒有超脫出鬼巔的力量範疇,魂力還在增強,但有機會!

瞬間的爆發或許並不會比鬼巔強出多少,但充沛無比的魂力,其持續力量卻足以顛覆你對鬼巔的認知!

老王一向都是仗着三顆天魂珠的持續力量,先頂住越階挑戰者的第一波攻勢,然後靠着源源不斷的後勁兒去幹掉對方,可此時的鯤古,瞬間的爆發比你強、持續的輸出更不在老王之下,談何抵擋?加上龍級對巫術的理解,這一招使用出來時絕對的行雲流水,甚至感覺它壓根兒都還沒有認真,老王已經是不敵。

這是全方位的碾壓!

老王心中猛的一沉,而還沒等他緩過勁兒來,旁邊的鯤鱗已是幻化出真身,手中不知何時已出現了一杆長槍。

槍長三米,金黃色的槍桿是用海中最堅韌的波塞金所鑄,橙黃閃耀、光澤亮麗,上面幾個簡約的古海文符號,盡顯其尊貴非凡之象,而那槍頭則是通體白玉一般,不同於人類的菱形槍尖,而是略帶一點彎勾的弧度,倒更像是一枚鋒利的牙齒……事實上,這還真就是鯤族的牙齒,而且是曾與王猛一戰,被譽爲歷史最強鯤王之一的——鯤天大帝的利齒!

神兵譜上排名第六,海族的傳說——鎮海天牙!

天牙一出,神威浩蕩,連還沒完成凝聚的鯤古都忍不住爲之側目。

向族人動手,而且還是向他鯤鱗曾經最敬重的一位老祖宗動手。

鯤鱗內心的煎熬可想而知,可即便王峰剛纔不提醒,他也能感覺得出來,鯤古的氣息已經徹底變得瘋狂了,宛若一種狂魔狀態,自己不出手,那死的就將是王峰和他。

這已經婦人之仁的時候了,別的不說,整個鯨族還等着他去平叛,鯤族的血脈還等着他去傳承,他又怎能死在這裡!

鯤鱗殺紅了眼,畢竟剛剛纔經歷過了鯤天之路的心境考驗,對自我心態的控制已有一定水準,大義在前,內心的那點愧疚直接就被他強行壓了下去,眸子裡也已經沒了對鯤古的畏懼,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已經豁出去了的、強烈的求生欲。

鯤古的肉身匯聚十數位鬼巔之力,和他拼力量顯然毫無勝算,唯有近身肉搏!體型大,那就一定不靈活,只要被天牙刺中……

殺!

此時的鯤鱗宛若人槍合一,僅僅鬼中的實力,卻直接爆發出了鬼巔的力量,一槍刺出,連空間都彷彿被拉扯得隱隱變形扭曲,整個人與那鎮海天牙化爲一體,宛若形成了一道光,直射向鯤古正在凝聚的肉身眉心。

可與此同時,鯤古肉身的凝聚也已接近尾聲。

只見那是一尊足有七八米高的巨大骨骸,身體結構雖是東拼西湊,看起來有些不太規整嚴謹,顯得有點古怪,但該有的全有,且被那血色之力連接得相當緊密。

他手中此時正握着一柄巨大的骨劍,足足有五六米長,都快趕得上它的身高了,劍身上密密麻麻的骨刺遍佈,泛着彷彿毒素般的綠色氣體,別說被這劍刺中,就算擦着一點恐怕都是非死即傷。

砰!

空中氣浪一蕩,巨大的骨劍頂住了天牙,鋒利無匹的天牙無愧最強海王槍的稱號,直接就捅穿了骨劍表面的防禦,可隨即卻是巨大的阻力,骨劍被捅穿的位置處長出無數密密麻麻的小骨節,居然將天牙已經捅穿進去一半的槍桿牢牢卡住。

鯤鱗臉色微變,全身魂力都匯聚於一處,雙手握槍一個螺旋翻滾,巨大的螺旋力將那些卡住槍桿的小骨節強行攪碎,天牙趁機抽出,可就這耽誤一下的功夫,鯤鱗的攻勢卻已經被徹底瓦解,而正前方的鯤古肉身,此時突然紅光一閃……

嗡!

那是無數鯤骨上的鯤紋,在被鯤古看似‘隨隨便便’的拼湊起來後,竟然形成了一副完整的鯤紋圖案,甚至比鯤鱗身上的鯤紋還要更加完整、複雜!

而當此時完整的鯤紋拼湊完成,彷彿就像是完成了一件曠世精美的作品、完成了一個生命的創造,在那森森白骨上,徹底連接起來的鯤紋紅光閃耀,瘋狂的氣息宛若造物主,肉身的血管、內臟、肌肉仟維等等,竟然在那白骨上瘋狂的憑空生長了出來,只短短數秒間,一尊‘復活’的鯤古大帝已矗立在神殿中央!而他手中那柄本已經被天牙刺穿了的骨劍,此時那破裂處也已經完全恢復如初。

“須彌肉身!”老王的瞳孔一凝,這和虛神兵的手段有點類似,不過比虛神兵要高級……虛神兵不過只是凝聚死物般的武器而已,可須彌肉身,卻是能凝聚出活生生的血肉。

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
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五百二十七章 三族逼宮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