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

“鯤族,曾經如此強大!”鯤鱗的眼中並沒有因爲被結界阻擋而產生任何煩躁,反而是驚歎和自豪於鯤族的強大,不管這道結界是鯤族所鑄造的,亦或說哪怕只是爲了阻止鯤族進出的,如此規模、如此陣勢,都已經是足以讓人驚歎了。

當然,感慨歸感慨,過門要緊。

“王峰,這結界能破嗎?”鯤鱗眼中精光熠熠,剛纔一試之下其實已經知道,靠蠻力似乎是無法通過這裡的,結界陣法之類他又不懂,還真只有看王峰有沒有什麼辦法。

“不用看,破不了。”老王搖頭:“太大了,如此巨大的情況下,即便結界上、又或是兩根柱子上有符文,我的眼睛也根本看不到,連符文都看不到,談何破陣?何況這個級別的結界,哪怕只是讓你最簡單的‘推開門’,你也得有那個力氣才行……即便知道破陣方法,沒有相應的力量去實施也是白搭,不過……”

鯤鱗眉頭微皺,卻見王峰雙手一握,彎彎繞繞的符文線條在他手中聚魂成型,一柄鋒利的巨劍虛神兵飛快的出現在他手中。

“虛神兵可以劈斬次元,”老王抱劍而立:“我試試,或許能有用。”

鯤鱗趕緊靠後,只見老王身上的魂力猛然狂涌,兩米高的巨劍,整個劍身上瞬間劍芒大盛,閃耀着無匹的金光朝着結界飛快斬落。

虛神兵最強悍的地方不在於它的物理鋒利,而在於蘊含其中法則力量,純粹的符文能量構成,讓虛神兵對一切能量形態的目標都有着超強的殺傷,俗稱的砍人未必牛逼,但砍鬼絕對一砍一個準!

唰……

那結界果然不抵虛神兵之力,應手而破,寬闊的大劍直接劈入進去,直沒到劍柄處,然後被王峰順着劍痕往下狠狠一拉。

唰啦……

結界被撕開一條清晰的口子,兩側盪漾的波紋不斷,可讓兩人傻眼的是,那撕裂的口子已經足足有接近兩米深了,卻仍舊是完全沒穿透過去,別說穿透了,那瞬間癒合的速度,讓人感覺兩米深的裂口對這結界牆來說不過只是一個皮膚上淺淺的凹痕而已,連皮膚都壓根兒就沒穿透過去……

不僅如此,劈落到底的虛神兵,只在老王的手中‘倖存’了不足三秒,便飛快的消散掉,彷彿構成虛神兵的所有能量在這瞬間就已經被結界牆強行吸走了,要不是老王撒手得快,怕是連老王都要一起吸乾!

結界在頃刻間恢復原樣,因劍砍而盪漾開的波紋,這次比先前鯤鱗撞擊出來的要大上許多,但那盪開的‘褶皺’也很快就被巨大的結界消化掉,不出五秒,一切恢復如常,結界紋絲不動,變得徹底透明,就像在嘲笑着這兩隻想要撼動參天巨樹的蚍蜉一樣。

兩人面面相覷,連最擅長破界的虛神兵都這樣,那其他的招數也就趁早別試了,試了也只能是浪費力氣而已。

正尷尬間,剛纔被劈動的痕跡處,在合攏時卻微微一閃,彷彿觸動了某種禁制,一道金光以那裂口爲中心點飛快的朝四周盪開,緊跟着,一根細細的、尖銳的針狀物從那結界的表面浮現了出來,恆定在那裡。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是?

只見那針狀物約莫數釐米長,而在那針狀物的上方,結界表面則是浮現出了一個淡淡的金色血滴印記。

兩人都是瞬間秒懂,這是要測試血脈!

鯤冢禁地,測試的當然是鯤族的血脈,鯤鱗毫不猶豫的將手指按了上去,那針狀物是能量構成,竟不是直接刺破皮膚,而是毫無阻礙的透過毛孔探入了鯤鱗的手指裡面。

緊跟着,能明顯看到有一道紅光從鯤鱗的手指中被抽出,透過那針頭的位置‘咻’的一下被吸了過去,結界表面那金色的血滴立刻變得豔紅,而鯤鱗按在牆上的手指,此時竟毫無阻礙的穿透了進去。

嘩啦啦啦……

剛纔還阻隔着他的彈性結界彷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溫和的水流,四周有淡淡的鯤鳴聲,彷彿是在寂靜的深海中迴盪,空靈而又震撼,讓鯤鱗有些陶醉、也有些恍惚,下意識的在朝前走着,四周的水流環繞,讓他感覺自己似乎真的變成了一隻鯤,在深海中游弋、玩耍、鳴叫,尋找着一個屬於鯤的家……

啪~

身周的水流消失了,壓力變化,他微微一個踉蹌,往前跌了兩步才醒過神來,原來只是南柯一夢……

咦?這邊的天色似乎有些昏暗。

鯤鱗驚奇的發現四周的環境突然就變了,不再是之前那一片炙白的空間,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略顯有些荒蕪的山頭,前方有一座看起來已經年久失修的神殿。

這裡是……他下意識的轉身看了一眼,卻見身後的結界還在,而且仍舊是那麼無邊無際的寬廣,他此時所站的這座山頭,就好像不過只是這結界表面長出來的一顆‘瘤子’一樣,最大的區別,就是天空變黑了。

他笑了笑,然後突然愣住,因爲他看到了還站在結界那邊的王峰。

鯤鱗張了張嘴巴,剛纔王峰沒跟着自己一起過來?臥槽……

鯤鱗皺着眉頭伸手又朝那結界牆上摸去,可這次得到的卻是冷冰冰的堅硬觸感,別說像剛纔那樣穿行了,甚至硬得都沒法將手按壓進去,就像是鋼鐵一般,顯然是個只許進不許出的設置。

先前是沒有對比,可現在兩邊都可以看到人,目測這結界牆的厚度怕是有十米左右,透明度雖然還行,但只能看到個人影,聲音更是傳不過來,鯤鱗隱隱看到王峰似乎在說着什麼,想來不外乎是焦急的詢問,鯤鱗也是苦笑,他也沒轍啊!

這結界牆許進不許出,而且肯定只有鯤族的血脈才進的來,現在自己已經在裡面了,那王峰怕是……

“在外面等我!”鯤鱗儘量用最誇張的嘴型慢慢的說出這幾個字。

鯤鱗怔了怔,看着結界外面的王峰,他在幹嘛?

只見王峰身上魂力鼓盪,雙手間符文顯現,虛神兵又出現在了老王的手裡,他現在算是明白這結界的意義了。

要想進入結界得分兩步,首先是攻擊,製造出對結界一定量的‘傷害’,達到判定值,那結界會認爲你有來闖禁地的實力,然後纔會將那測試血脈的針管伸出來……這測試的是身份,鯤冢的試煉之地,雖然很危險,但必然也有相應的巨大機緣,當然不會隨隨便便的便宜了外人,但老王,算是外人嗎?

譁!

一刀劈落,老王雄風萬丈,這次劈開的‘傷口’還比剛纔更大一些,一根針管迅速的從結界表面伸了出來,老王將手指按上,整個過程似乎和剛纔鯤鱗所做的如出一轍,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結界表面那淡金色的血滴印記這次發出的不是紅光,而是閃耀的金光,而且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血滴印記,在‘品嚐’到王峰的血液時,猛然間竟然擴大了數倍有餘,變得有鯤鱗半個身子那麼大!

緊跟着,嘩啦啦啦……

不同於剛纔鯤鱗穿行時的結界化水,此時以那金色血滴爲中心,巨大的結界竟然爲王峰直接宛若掛珠簾一般分開了,彷彿在歡迎他,居然分開一條足足五米高、五米寬,縱深十米的寬敞道路來!

王峰心中一定,看來這地兒是跟自己有緣的。

老王信步走了過來,一眼就看到不遠處那高大衰敗的神殿,看起來雖然有些陰森恐怖,魔氣十足,但說實話,在老王眼裡也總比在外面跑路一個月要強得多,他感慨道:“看來這神殿就是第二關的試煉內容,這下總算可以不用跑路了,鯤鱗,感受到那神殿中……鯤鱗?”

老王說着,才發現鯤鱗正一臉瞠目結舌的看着自己。

鯤鱗簡直都已經驚呆了。

過、過來了?就這樣走過來了?

而且不是像自己這個鯤族一樣穿過結界,而是結界都直接爲他敞開了一道大門?這、這……誰纔是這鯤冢的正主啊?

老王不得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鯤鱗猛然驚醒,下意識的問道:“你怎麼能過來呢?”

老王聽得哭笑不得:“不過來我怎麼幫你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鯤鱗感覺腦子有點亂,但畢竟是鯤鱗,很快就已經捋清,只是眸子裡仍舊是閃爍着難以置信的光芒,細細的打量着王峰的容貌:“難道你也是我鯤族的人?或者說,有我鯤族的血脈?”

老王微微一笑,並未回答,鯤鱗卻猛然醒過神來。

王峰此前和鯤鱗提到過什麼王家村,這麼土氣的名稱,鯤鱗是不會信的,但能進入這裡,或許有一定的淵源。

此時再看向王峰時,鯤鱗的眼神就顯得有些複雜了。

王峰什麼人,瞬間就懂了,笑了笑,“之前是開玩笑的,我是我,先師是先師,而現在是我們的時代。”

鯤鱗也笑了,他能夠感受到裡面的真假。

一條蜿蜒的青石階從兩人此時站立的腳下直通往神殿大門,那神殿修建得十分宏大,雖然無法和這無邊無際的鯤天之門相提並論,但怕是少說也有二三十米高,佔地至少百畝的大殿。

神殿的半邊屋頂已經垮塌了,但高大的柱體、主要的牆體部分卻都還在,牆上爬着不少青苔,巨大的石柱也早已是坑坑窪窪,像是經歷過了無數的摧殘和戰爭的洗禮,顯得古老而神秘、莊重且肅穆。

配合上四周陰暗的氛圍,大殿那半邊空闊的屋頂上,有淡淡的邪氣飄散,僅僅只是看着,都感覺有一股蕭殺之意撲面而來。

“看來是有場硬仗要打了。”老王衝鯤鱗說道:“行不行啊?不行我幫你頂一會兒先。”

“不用。”鯤鱗按捺下複雜的神色,將目光轉向那破爛的神殿,身在這禁地之中,歷經的是鯤族從來無人能完成的考驗,這可不是考慮先代們恩怨的時候,不管怎麼說,現在的王峰都是友非敵。

“這是我的考驗。”鯤鱗肯定的說道:“沒理由讓你擋在前面的,跟我來!”

………………

鯤鱗陛下又失蹤了……消息最開始是從鯤殺殿那邊傳出來的。

據說鯤鱗陛下在參加完各族齊聚的晚宴後,先是回了一趟息心殿,探望了他的人類朋友,可第二天卻並沒有回鯤殺殿修行,且王宮中自此就再也沒人見過鯤鱗。

消息在傳播的第一天就被鯨牙長老按了下去,他先是召見了小七,隨即鯤殺殿和息心殿就都被看守了起來,禁止一切人等出入,作出鯤鱗似乎是在閉關的假象,但這世上畢竟沒有不透風的牆,何況是在如今各方耳目遍佈的王宮中?

僅只一天之後,消息就已經傳遍了整個王城。

各方譁然。

鯤鱗陛下貪玩的性格在王城、甚至在整個海族是早已衆所皆知的事兒,平時沒事兒時玩玩失蹤那是常態了,這次回王城前不就已經失蹤三四個月了嗎?

但這次不同啊,鯨王之戰在即,鯤鱗卻挑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失蹤?這算什麼事兒?

鯤族能從上古時代就當上海中的霸主,成爲上下數千年來無可爭議的海王,靠的可不僅僅只是鯤種血脈的實力壓制,更有第一代鯤王‘陽’曾說出的那句豪言壯語——鯤王鎮海門!

只要有鯤族在,海洋就永不失守,海族就永不會淪陷於任何異族!歷代鯤族之主,無不以這句話爲最高目標和終生的信仰,只有戰死的鯤王沒有投降的鯤王,哪怕當年面對君臨天下的至聖先師王猛,鯤天大帝明知不可敵而戰之,直到身亡神隕、直到付出整個鯤族都被封印血脈的代價,也從未與之簽訂過任何損害海族的條約,也正是因爲這份兒執着感染了王猛,才得以保存了海族現今與人類共存於天下的局面。

否則以當時海族和人類相互間的仇恨,作爲戰勝方的人類會給海族留下棲身之地和喘息之機?以王猛的能力,是完全可以一顆釘子接一顆釘子,將所有海底城統統連根兒拔掉的。

這就是鯤族,海族的守護神!也正是因爲這份兒守護,在上一代鯤王失蹤,‘鯤’這一個字的威勢,仍舊是滿滿震懾了各族近二十年,讓他們容忍還在襁褓中的鯤鱗慢慢長大稱王……

可現在,那個面對鯨王之戰,選擇失蹤逃跑的鯤鱗,還有資格繼續做這個王嗎?還有資格代表永不屈服的鯤族嗎?還有資格作爲海族的守護神嗎?

海底算是徹底炸開了鍋,別說海龍王子烏里克斯、鯊族坎普爾等一衆巴不得越亂越好的野心家,就連此前許多不願意和鯊族同流合污、不願意對鯤族落井下石的小族羣,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也都是義憤填膺,感覺自己冒險堅持這份兒心,簡直就是餵了狗!只短短兩天的功夫,從各地海底城通過傳送陣趕來這邊的小族羣代表是一波接一波,足足上百族!

鯨殿,這是鯨牙大長老辦公的地方,寬敞的大廳中此時正聚集着兩三百人,人聲鼎沸。

都是鯨族或其附屬族羣的人,三大統領長老、鯊族坎普爾等人都在,但更多的還是臨時從各地趕來的小族羣代表們,堅守着不背叛底線的他們,此時簡直就是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又失蹤,鯨王之戰在即,鯤鱗竟然再次失蹤,這是在逃避嗎?!”

“鯤王鎮海門,數千年來的信仰,海族的忠貞之士們因此纔對鯤鱗一再容忍,可現在瞧瞧,真是忍無可忍!”

“王城的各處城門、城中的傳送陣都有人時刻監管,怎會讓咱們的王溜走了還不知道?”

“鯤鱗既已逃避,我看這鯨王之戰也沒必要了,鯨牙大長老,請宣佈鯤鱗已經退位讓賢了罷!”

“不錯!族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王!”

現場嗡嗡嗡嗡的吵作了一團,都是在發泄着心中憤怒的。

鯨牙大長老並未開口,只是臉色顯得有些難看,並不是因爲這幫鬧事兒的人,而是因爲擔心鯤鱗。

從小七那裡他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鯤冢禁地啊,陛下這是不要命了?那是隻有鬼巔的鯤種纔有資格進入的地方!

當然,小七並未提及王峰的身份,鯨牙大長老厭惡人類、特別是姓王的人類,這一點小七是心知肚明的,犯不着多此一舉的說出王峰身份來給大長老添堵,鯨牙大長老這邊都已經夠亂了……

“鯨牙,鯤鱗的所作所爲實在讓人無法理解,實力不濟還好說,但心生膽怯,如此懦弱之輩,還配有資格爭奪鯨王之位嗎?鯤種的輝煌已經走到了盡頭,現在繼續空耗下去,不過只是讓海底萬族看笑話罷了。”白鬚費爾蘭諾淡淡的說道:“在鯤族的名聲徹底臭掉前,宣佈鯤鱗退位吧,鯨王之戰不用等他了,明日便可開始!鯤鱗並未正式接權,你是大長老,你完全有這樣的權力,也算是給鯤族留一個最後的體面。”

鯨牙冷冷一笑,轉頭看向四周:“你們還有什麼別的要說的嗎?”

四周微微一靜,都知道鯨牙是個愚忠老頑固,但聽他這口氣,居然底氣十足的樣子,難道中間有什麼隱情?

“鯨牙,你用不着虛張聲勢。”虎頭巴蒂甕聲甕氣的說道:“鯤殺殿和息心殿雖然被你護了起來,但鯤鱗並不在其中,這已是人盡皆知的事兒,你以爲一句閉關不可打擾,就可以把所有人都糊弄過去?當大家是三歲小孩呢?”

“不錯!如果大長老仍舊要堅持說鯤鱗還在王宮中,那便請出來一見!”

“鯨王之戰是他自己答應的事兒,這都能打退堂鼓,我們要這樣的王做什麼?!”

“大長老請給我們一個說法!”

“要說法、要答案是嗎?”鯨牙冷眼四顧,淡淡的說道:“答案就是禁地,鯤冢禁地。”

四周微微一靜,在鯤天之海的人,可還真沒有不知道鯤冢禁地的。

費爾蘭諾等三大統領長老都是眉頭一皺,旁邊的鯊族坎普爾則是眯起了眼睛。

只聽鯨牙繼續說道:“陛下已於三日前進入了鯤冢禁地,原因是什麼,想必諸位都能猜得到,就用不着我一一贅述了,我只是想告訴各位……”

鯨牙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的看着他們。

“鯤王鎮海門,你們記得的是這五個字,可鯤鱗陛下,記下的卻是這句話的意志!以身示險,踏足鯤冢禁地,爲的便是要重振鯨族!可你們……”

鯨牙的眼中猛然精光一閃。

“竟在陛下爲了鯨族捨身忘死時,在背後說這些落井下石的風涼話,說他懦弱膽怯……哈哈哈,若是連陛下都算懦弱膽怯,那你們算什麼!”

“陛下以身證道,我鯨牙也必以命相護!”鯨牙說話間,一身龍級的氣息在頃刻間盪開,恐怖的威壓氣場瞬間就震懾住了還有些許‘嗡嗡’低議聲的大廳。

“陛下深入禁地,生死未卜。”他的目光從會廳中每一個人,包括三大統領長老和鯊族的坎普爾臉上一一掃過:“鯨王之戰的時間不變,我必替陛下堅守到最後一刻,海族固然以成敗論英雄,但若是再有人敢在結果出來之前就信口雌黃、污我鯤王陛下聲譽,無論是誰,我鯨牙賭上全族性命,願下九幽、永墮黑暗,也必屠之!”

此時四周已經徹底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感受到了鯨牙那洶涌狂暴的殺氣,那是真的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如此氣勢,沒人會懷疑他所說的話,也沒人會願意與這樣的一位龍級正面衝突,哪怕同爲龍級的坎普爾和虎頭巴蒂,此時也都被鯨牙的滿腔忠義所震懾,微微側臉避開了他兇暴的眼神。

但這種避顯然並不代表害怕,只是這種情況下用不着和鯨牙翻臉罷了。

坎普爾笑了,鯤冢禁地?一個鬼中的鯤鱗踏足那個地方,那和死了有什麼區別?不不不,別說什麼鬼中,鯤族這數百年來,至少有上百鬼巔進入其中,可有一個出來的嗎?當然,如果鯨牙這消息是假的,那就更妙了,非但會讓海底各族更加厭惡鯤族,更能讓鯨牙大長老威信全失,那對叛軍來說可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爲了這些風向,多等兩天算什麼?

大廳裡安安靜靜的落針可聞,一些小族羣代表滿背是汗,足足過了兩三分鐘,才聽費爾蘭諾呵呵一笑:“那是我等錯怪鯤鱗了,想不到陛下年紀輕輕卻有如此擔當和勇氣……好,就依大長老所言!”

鯨牙冷冷的看着他,並未應聲,但那龍級的壓迫感已緩緩消退,終於讓四周那些小代表們喘息過來。

“是我等錯怪了……”

“那便依大長老。”

“鯨王之戰時再見分曉!”

……

畢竟是鯤族公認的‘葬身之地’,口中雖然說着無所謂,可越靠近那神殿,鯤鱗還是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手心裡都隱隱捏上了一把冷汗。

走到近處,神殿顯得愈發的巍峨了,上百根足有十幾人合抱的粗壯柱體並排在這神殿的‘正臉’前,作爲大殿的依柱,柱子上那無數崩缺的缺口、爬滿的青苔和綠植,以及幽靜森嚴的氛圍,給了這座大殿一種無比莊嚴和古老的感覺。

兩人必須要仰着頭才能看到那高大三十餘米的殿眉樑框,在正中央處有一一塊斜斜垮落的大匾,瞧底色似乎是黃金鑄造,但卻已經被時間的洪流沖刷得榮光不再,遍佈的灰塵讓它顯得舊跡斑斑,隱隱能辨認出上面那兩個用海族古語寫成的大字——鯤冢。

在來這裡之前,恐怕無論老王還是鯤鱗,都會認爲所謂的‘鯤冢’只是一個概稱而已,可沒想到居然是這座大殿的名字,可是什麼樣的人才會給一座好端端的雄偉大殿,取上這麼個不吉利的名字呢?

殿門虛掩,厚重無比,鯤鱗伸手推去,卻發現殿門紋絲不動,直到用上雙手全力推去,才聽到一陣彷彿塵封已久的‘咔咔’聲,將那虛掩了一條縫隙的殿門推開到可供兩人進入的程度。

兩人一前一後的步入那神殿中。

破爛神殿的上方是缺失了半邊的房頂,視線直接就能透出去看到上面的夜空。

地上滿滿的全是灰塵,像是被塵封已久,而在左側、左側……

鯤鱗和老王的瞳孔都是微微一凝,只見左側大約十幾米外,有一個高大的、朦朧的影子,兩人都是暗暗運轉魂力戒備,同時朝那影子處走進了幾步,才發現那竟然是一尊巨大的、站立着的人型骨架。

這骨架大約有四米高,骨架整體呈人型,有四肢,雙手還抱着一面巨大的皮鼓,但又並不完全等同於人類,它的頭骨碩大無比,而且頭骨與脊椎是完全生在一起的,頸背部都高高隆起,肩部也尤其寬大,三位一體與頭骨連成一個整體,看起來就像是王家村電影裡的異型一樣……

“鯤族!”鯤鱗卻是眼前一亮。

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
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音三震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