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

鯤鱗和小七突然怔住,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打量向老王:“你是……王峰?極光城玫瑰聖堂那個王峰?”

“絕對如假包換。”

鯤鱗張了張嘴。

他之前動念去陸地,不就是衝玫瑰聖堂、衝王峰去的嗎?說不上追星,就是覺得好玩兒。

可沒想到在陸地上逛了好幾個月,玫瑰沒去成,卻在鯤王宮裡見着王峰本人了。

“有何憑證?”

“這還需要憑證嗎?”老王笑着說:“這世上除了像王峰這樣的瘋子,大概誰都不會選擇陪你去那所謂必死的禁地吧?我幹嘛要用自己的小命兒去騙你呢?”

鯤鱗張了張嘴巴,終於大笑出聲來。

這還真是,王峰在刀鋒聯盟幹每一件事兒幾乎都是出人意料的,他的選擇往往和正常人不太一樣,稱一聲‘瘋子’,這傢伙絕對是當之無愧。

“你們人類有句話,叫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工夫?”老王補充。

“我叫鯤鱗,鯤族最後一個王。”

“未必,說不定你以後會生一大堆兒子呢?現在就說最後一個,未免太早了些。”

兩人相視大笑。

“玫瑰王峰,聞名不如見面,見面遠勝文明!”鯤鱗再次舉起酒杯,王峰的話既讓他意外,又讓他有些欣慰,沒想到這個倉促間認識的朋友,居然這麼夠意思:“但你其實用不着陪我去冒險,這件事本身就與你無關,你剛纔列那份兒材料清單我已經看過了,我可以讓小七在兩三天幫你湊齊,你大可自己離開王城。”

“那多沒意思!”

老王幾乎是在聽到這消息的瞬間就已經做好決定了,這事兒要是沒牽涉到王猛,他還真不敢去冒險,但既然是王猛留下的東西,那可說什麼都要去看一看,這也不只是爲了鯤鱗,說不定……

畢竟是王猛親手封印了鯤族血脈的地方,那裡說不定會有第四顆天魂珠!

“你救過我性命,我自然要幫你一次。”老王笑着說,至於內心的真實想法,覬覦有可能存在的天魂珠之類,那倒是用不着和盤托出了,那對彼此這個臨時小聯盟的意義並不大,反倒是容易讓鯤鱗心生猜疑。

旁邊小七已經聽得驚呆了,這王峰不但不勸解陛下,反而是在旁邊慫恿,還要參與進去?我去,鯤冢可是禁地,歷來只有鯤族能進入,這王峰居然也想要進?

可此時此刻,無論鯤鱗還是王峰顯然都沒有給他留下任何質疑的機會。

“你可真的想清楚了?”

“囉嗦,生死有命,你去不去吧?”

一個是鐵了心要闖,一個是鐵了心要陪,對望一眼,兩人都哈哈大笑出聲來。

王峰的大名,鯤鱗是早就已經如雷貫耳了,且先不說他鬼初的實力如何,單單那號稱‘刀鋒第一符文天才’的名頭,以他發明融和符文的手段……那要想破解鯤冢中的奧秘,恐怕還真是非王峰莫屬。

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更合適的人選了。

鯤鱗的眼中閃動着一絲精光,看來老天真是待他不薄,處於絕境時,竟還送來了一個最好的幫手。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

“走!”

盡飲杯中酒,將酒杯往桌子上一放,兩人說走就走,只是看呆了旁邊的小七。

自己……要不要通知一聲鯨牙長老啊?

……

達克米亞,這座古老的黑暗森林,在當地,有無數個故事警告着人們千萬不要進入到處都是亡魂的黑暗森林,曾經有一支上千人的軍隊,因爲要抄近路而闖進了達克米亞,他們鬼級巔峰的將軍根本就不相信一座森林能難住他,然而,他們被森林吞噬了,沒有一個人活着從達克米亞走出來。

然而,就在森林的深處,此時,卻聳立着一座四方型的營地,用圓木搭建的營牆上面,佈滿了各式各樣的符文,更有四門符文炮佈置在營牆四角,交叉的炮火網,可以最大限度發揮符文炮的壓制效果。

“所以說,這裡真的沒有鬼魂了?”

焱敖失望地看着正在做着早餐的言若羽,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在玲瓏那裡不斷碰壁的焱敖漸漸發現,言若羽是一個不錯的傾聽者,話很少,每次開口,必然說到點子上面,而且,蜘蛛王的能力讓他交口稱讚,這個朋友他交定了。

言若羽微微一笑,“是的,沒有鬼魂。”

“怪物總該有吧?”

“殿下,森林更深處或許還有一些怪物,但方圓兩百里以內不會有,另外,這個問題,您這是第三次問我了。”

“我知道我問了幾遍,只是以防萬一你記錯了呢。”焱敖其實是無聊,但失望也是真的失望,在知道他們要來達克米亞時,他興奮了很長時間,他早就想見識一下鬼魂了,尤其是鬼魂的鬼火、陰火,到底有什麼不同之處,然而,因爲天氣原因,焱城沒有誕生鬼魂的條件,就算有人曾把鬼魂帶到焱城,也因爲焱城陽火旺盛而放不出值得一觀的鬼火。

好不容易來到了厲鬼傳說最多的達克米亞,答案竟然是森林原本是有一些厲鬼兇魂的,但是早就被消滅了,早在三十年前,羅家就淨化了整座森林。

上千年的森林詛咒,說淨化就淨化!更可怕的是,羅家直接在森林中建了五座營城,以無上的符文法陣鎮壓了五處陰穢源頭,每座營城都有傳送陣法,每隔一段時間,羅家就會派人通過傳送陣來到這裡對鎮壓陣法進行維護,再通過陣法傳送回去,從頭到尾這些維護者都不知道他們是在哪裡。

可怕的聖城,可怕的羅家……

看着認真做着早餐的言若羽,焱敖忽然問道:“你怎麼知道這麼多?”聖子對言若羽有些過於信任了,許多羅家的秘密,言若羽似乎都知之甚詳,而言若羽自己身具蜘蛛王的特殊魂種,即使不做龍組成員,他的未來也必然是一片光明,焱敖試探過言若羽的實力,不到生死相搏的地步,他也沒有能夠戰勝言若羽的把握,這樣的人,沒有高手的傲氣也就罷了,他卻還甘願像影子一樣活在聖子的腳邊。

言若羽只是微微一笑,並不作答,伸手將做好的早餐端到焱敖手中說道:“殿下請用早餐。”

焱敖接過餐盤,餐盤中是切了邊的麪包,中間夾着新鮮的蔬菜和煎蛋,另一邊還盛着煮熟的粟米粒,散發着可口的甜香。

言若羽轉過身端着另一份朝着聖子殿下的房間走去,焱敖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

用過早餐,在外面執勤的玲瓏和蘭瞳也正好回到營地。

“怎樣了?”焱敖立刻端着玲瓏那一份早餐送了上去。

玲瓏看了眼焱敖,接過餐盤,淡淡開口:“兩日。”

“這兩天幻境就要開了?”

玲瓏又看了焱敖一眼,冷了這麼長時間,分組時也刻意和他拆分開,焱敖對她的熱情不減反增,這讓她常常懷疑,是他接收不到別人的拒絕信號,還是她給錯了信號?

蘭瞳安靜的走到餐桌前,開始用起自己的那一份早餐,每個動作,他都一絲不拘,一口麪包,嚼七次就吞下,每一口都是如此,他用眼角餘光打量着焱敖,對焱族的浪蕩王子心存欽佩,真不是誰都能扛得住玲瓏公主的冷眼的,她的絕美令人心生嚮往,這時忽然被她冷眼一凍,熱血瞬間凍成狗,是會聽到心碎聲音的。

用完餐,輪到焱敖和言若羽一同出營執勤,營地四周,百米內的樹木都被砍空,人工製造的泥沼池像護城河一樣圍繞着營地,只留了一條相對寬敞的小路通向正門。

穿過空地,進到森林,溼冷的氣息立刻撲面而來,不久前才砍伐出來的森林小道上充滿了新鮮的氣味,泥軟的路面,每一步都讓人清楚地感覺到森林的幽深與危險。

道路的盡頭,是一座僅有一人高的神堂,裡面供奉着一尊沒有面目的石頭神像,此時,神像上面正散發着劇烈的空間波動,赫然是一個還沒有徹底打開的秘境入口!

言若羽平靜地來到神像前,仔細探查了狀態,又檢查了四周拱衛神像的符文陣法,不出所料,又有不少蟻蟲鳥獸陷落在了符文形成的困陣當中,言若羽一言不發的檢查了這些誤入的小生靈,確認沒有隱藏的手段之後,才解開困陣放生。

焱敖興致盎然地看着言若羽,忽然說道:“聽說龍淵之海也有一個超大型蜃境正在開啓,那個蜃境和咱們這的魂虛幻境有什麼區別?”

言若羽又重新佈置了一遍符文陣法,答道:“就本質,兩者是相通的,但是蜃境太大,目前也不知道確切的原因,總結來說,蜃境對現實的侵蝕要比魂虛幻境更深入,僅僅是入口就可能達到數十海里,目前還沒有一個準確的理論可以說明蜃境形成的原因和來歷,但有一個規律,每次蜃境中,都蘊藏着一件海洋神器,而魂虛幻境,入口是固定的,開啓時間和層數大小是可以測量和計算的,當然,準不準,就要看算法和經驗了。”

“也就是說蜃境不好控制,但是魂慮幻境是可以被掌控的。”

“此外,在蜃境結束之後,裡面所有一切都會灰飛煙滅,而魂虛幻境……有兩種結局,一種是一切灰飛之後,所有進入幻境的人都會回到現實,另一種……就是這個。”

言若羽指了指神堂,除了四周的符文困陣,這個神堂本身,就是一件符文寶器,“用符文或者神器鎮壓,可以形成永久幻境。”

說着話,言若羽取出了十二塊超品質的魂晶,放進了神堂前的石鼎當中,石鼎立刻發出淡淡白光,幾乎是瞬間,就將魂晶中的能量吞噬一空,隨即,神堂神像上的空間波動更加劇烈起來,濃郁的入口氣息風一樣撲出。

“這個幻境裡面,到底有什麼?值得聖子帶着我們過來一趟?這麼大的秘密,聖子就這麼放心我們?”

言若羽笑了一笑,“達克米亞森林幻境,在聖城不算十分機密,其實,聖城有許多高端試煉都會和羅家借到達克米亞幻境,我的魂種,也是在這裡覺醒的。”

而且,聖城羅家掌握的幻境,遠不止一處兩處。

真正機要的幻境,是能誕生聖子的終極試煉。

兩人正說着話,忽然,轟隆一聲,神像上的空間波動瞬間一凝,一道固化的空間之門忽然在神像之前打了開來。

言若羽一怔,空間之門忽然射出一道空間波動,瞬間將言若羽捕捉,言若羽手指一動,一道蛛絲飛快甩出,半空中蛛絲忽然幻化成一隻帶着蜂翅的蜘蛛,才做完這個動作,言若羽便被那道空間波動吞沒消失不見。

焱敖一怔,幾乎是同時,另一道波動猛地拉住了他,他雙手魂力瞬間喚出一道火光,但是,火焰的力量面對空間的波動沒有絲毫的作用……

電光火石間,焱敖只覺得眼前猛地一陣流光,彷彿有無數顆星辰朝他迎面砸來,但就在要擊中他時,眼前的一切又都停滯下來,光線照入眼中,他已經站在另一個空間當中。

一羣十餘米高的樹人正對他揮舞着枝椏!

轟……

鬼影閃動,美豔的火焰少女從焱敖身後涌出,火焰輕紗在空中輕輕撒下無數朵焰花。

“各位樹長老,請手下留情,殿下,還請收起火焰!”

言若羽的聲音傳來,焱敖眼睛微動,就看到言若羽擋在了他和樹人之間,無數飄向樹人的焰花被他用一道蛛絲輕輕彈開,雖然用了巧,但是可以融化鋼鐵的焰火,居然沒有燒化那根蛛絲,這讓焱敖對言若羽又多了一分興趣,妙裝的火焰少女迅速的回到他的體內,他略帶好奇的打量着樹人們,一邊歉然說道:“事發突然,還請見諒。”

樹人們緩緩地向後退開,咔吱的木頭磨擦的聲音匯成了人類的語言,“火,禁止火。”

很顯然,樹人們和言若羽是相互認識的,對言若羽之前所說的永久幻境,他頓時有了清楚認識,那不僅僅是將幻境永久的留住,同時,幻境中演化的一切,也都會留存下來,留住幻境在同一個位置打開的手段,焱城也有傳承,但是,他們並不能保證下一次打開的幻境,還是上一次幻境的延續。

“吱吱!”

一道矮小的身影忽然穿過樹人們,一把撲向了言若羽。

言若羽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是焱敖第一次感覺到言若羽的笑容不是出於禮貌,而是發自內心,“該婭!”

“吱吱!”

焱敖瞪大了眼睛,他從來沒見過這麼萌的小東西,毛聳聳,圓滾滾,小矮子,小短腿和小短手爬在言若羽的身上,大大的腦袋對着他的胸口蹭啊蹭……

再轉頭,樹人的身後,還有更多這樣的小東西,不過很明顯,他們並不像撲過來的這一個,他們的臉上對言若羽充滿了敬畏。

“焱敖殿下,這是布爾人,他們信奉蜘蛛爲神,這一位是族長那娜。”

焱敖深吸口氣,“他們有沒有可能再多加一個火神信仰?”

言若羽笑了笑,“殿下若是能幻化出火蜘蛛鬼影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千萬不能在樹人的樹林當中顯化,那裡禁絕一切火源。”

焱敖立刻陷入了沉思,他的鬼影幻化美女是最得心應手的,一出手,就像是一尊火之女神爲他而戰,鬼影由心而生,要變蜘蛛,還是有一定難度。

這時,言若羽已經與樹人們繼續交談起來,“各位樹長老,入口已經打開,這次交易,聖子殿下將會親自進入,請各位樹長老做好準備。”

樹人們有些小小的騷動,咯吱咯吱的樹語朝着森林當中傳開,隱約的敬畏情緒瀰漫開來,很顯然,聖子曾經給它們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爬在言若羽身上的布爾族長那娜終於蹭夠了,她跳了下去,指揮着族人們準備迎接聖子,大量蘊含着特殊能量的寶石還有原始的藥材被布爾人整齊的擺放在空地上面。

每隔一年,這個永久幻境就會自然開啓一次,當然,也可以像這一次,用符文陣強行打開入口,每次開啓,都代表着一場交易。

不過言若羽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左顧右盼,好一會兒,他纔對布爾族長那娜問道:“那娜,怎麼沒有看到崔夏?”

這次提前打開幻境的大門,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召回已經在這處幻境中試煉了一年多的崔夏。

“吱吱!吱……”

那娜揮着她的小短手,比劃個不停。

言若羽一怔,“他變成樹了?”

他朝着樹人長老們看去。

樹人長老們立刻發出咯吱的樹語,模擬出人類的話語,緩慢而又堅持地說道:“自己變化。”

樹人詛咒可以把一切其他生命變成樹,然後化成大地的養料,不過,崔夏並不是因爲他們的力量而變成樹的。

就在這時,忽然,空地上一道彩光閃動,隨後,聖子帶着玲瓏和蘭瞳一齊現身,一隻細小的飛蜘蛛迅速的回到了言若羽的身上,化成了一根細細的蛛絲,纏在言若羽的指間消失不見。

彩光並沒有停下,一隻只鍊金傀儡扛着大量的物資被傳送了進來。

見聖子趕到,言若羽立刻上前,說道:“聖子殿下,崔夏化身爲樹,具體情況還不明瞭。”

聖子微微點頭,轉頭看向樹人和那羣矮小的布爾人,淡淡的目光下,無論是樹人還是布爾人,都保持着異樣的安靜,聖子的目光最後落在了布爾族長那娜的身上,“帶我去見崔夏。”

聽着聖子的話,言若羽略略放鬆,聖子並沒有因爲崔夏變成樹而露出絲毫異樣,顯然,崔夏的情況,是在聖子的計算當中。

“吱吱。”那娜立刻奔了出來,然後朝着不遠處的森林飛快奔去。

聖子等人立刻跟上,沿着一條小道來到森林的入口,那娜停了下來,小小的身子對着森林匍匐下來,小臉貼着地上的青草,“吱,吱吱。”

性格最是出挑的焱敖既好奇又好笑地看着這一幕,“這是在拜小樹林?”

言若羽嚴肅的拉了焱敖一把,“殿下,一會進入森林,請千萬一定不要運行魂力。”

焱敖一怔,不明所以,還想追問,就看到那娜已經完成了她的儀式,兩隻小腿飛快的邁進了森林當中,衆人齊跟上。

才一踏入森林,眼前瞬間一暗,從外面看,這森林不過是一棵棵大樹,然而,進到裡面,才能感覺到厚重的壓力撲面而來,茂密的樹冠幾乎遮住了所有的陽光,分開一片片比人還高的草叢,腳下就是黑色的鬆軟泥土,不要說小動物,就是一隻蟻蟲都不見蹤影,整個森林,寂靜得只有衆人分開草叢和踏在泥地上的腳步聲。

越是深入,四周越是昏暗,偶爾纔有那麼一兩束光線穿透一層層樹枝落在地上,提供着照明。

說不清是不斷擦過他臉的草葉,還是植物的氣味,焱敖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燥熱從心底深處向上翻涌,他的心臟就像是一處即將爆發的火山口,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勾引着他的暴動。

幾乎是下意識的,焱敖運轉了一道魂力,他想借着魂力的運行將這股燥動從心臟口帶離出去。

魂力纔剛剛運轉到胸口,焱敖才猛然記起言若羽和他嚴肅的話,不要運行魂力!

明明是記得的,但剛纔他怎麼會忘記?是森林!森林干擾了他的意識!

咚——咚咚!

猛然,一道有節奏的轟鳴聲猛地從森林深處響起。

咚——咚咚!

樹,草,泥土,甚至於空氣!森林中所有的一切都在顫動!

砰!

巨大的壓力,猛然籠罩下來,焱敖被一股狂暴的力量壓倒在了地上,

焱敖的臉貼在地上,他猛烈的呼吸着,泥土的氣味撲進他的鼻子,他感應到了,這不是森林!這是一個活着的……“東西”!

“可惜。”

聖子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大家好 我們公衆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 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隨後,聖子舉起右手,他誦唸出一斷艱澀的古老語言,語調從平緩,到高昂,再到最後的尖銳,最後,又變得堅定,他的右手緩緩滲出一滴血珠,然後滴落在泥土當中。

森林猛地一個抽搐,樹,草和大地,明顯都有着一次彷彿心臟跳動般的震顫,聖子滴在地上的血珠瞬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森林的轟鳴聲也停了下來。

“焱敖,留在原地待命,其他人繼續前進。”

聖子淡淡下令說道。

衆人繼續前進,言若羽並沒有馬上跟上,“這本來對你是一場心靈洗禮,所以事先沒有告知你這座森林的真相,任何火屬性的生命,在這裡面,都會倍受折磨,但若是挺住,就會有一場難得的機緣。”

焱敖微微一怔,所以聖子纔會說“可惜”……他還想說話,卻看到言若羽已經跟着隊伍走遠了去。

在那娜的指路下,衆人繼續前進,草木越來越深,腳下的泥土也越來越軟,就在這時,眼前忽然一亮,陽光下,一條奔涌的河流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一顆枝葉繁茂的大樹聳立在河流中央,巨大的樹冠上面掛滿了硃紅色的花朵。

淡淡的花香飄過河道,言若羽呆呆地看着那些朱花,那是她的香味,也是她的氣息。

一年前,他和她一同來到這裡,經歷了很多很多,他覺醒了魂種,她晉升了鬼級,然後,他出去了,她卻決定留在這裡繼續修行,這個秘境,非常適合她的修行。

“若羽,明年一定要來看我哦,等我修出了厲害的鬼影,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出去了。”

“可是,你現在已經十分厲害了,我都打不過你……”

“那是你讓我的,你以爲我看不出來,你喜歡我。”

“我……我沒有……”

“沒有什麼?沒有讓我,還是沒有喜歡我?”

“我……”

“噓,別說話,你不覺得這裡很美,很適合接吻嗎?”

於是,她就這麼奪去了他的初吻。

“可是你不喜歡我……”

“但是不妨礙我禍害你啊,誰讓你長得這麼好看的。”

對他,她絕不良善!但是……

她是個好人。

這時,布爾族長那娜正不斷的和用布爾語比手劃腳的說着那一天的事情,那是下午的時候,崔夏正在過河,突然天上打了一道閃電,雷聲滾滾中,她就突然從空中落進水裡,眼看就要被水沖走了,從她的身上,突然無數枝椏長了出來,紮根在了河牀裡面,開始,還能看出來是她,但是,一天天過去,那些枝椏越長越大,“她就越來越像一棵樹……然後,她就是一棵樹了,樹人長老們也來看過,但是都說沒有人類的氣息,也沒有靈智,那就只是一棵普通的大樹。”

聖子看着河中的大樹,微微一笑說道:“不錯,一年時間沒有白費,總算是練成了。”

玲瓏好奇的看着,一路走來,她收穫菲淺,從幾乎是活物一般發怒的森林躁動,到眼前這個樹人,雖然沒有實力上的提升,但是,眼界的拓寬,對於她這個階段,反而更爲重要。

聖子看了一眼玲瓏,又笑着說道:“崔夏修習的是青木脫胎大法,化身爲樹,可以脫胎換骨,就是魂種也能蛻化改變,據說蟲種可以轉化神種,唯一的問題是,一但化樹,就很難喚醒。”

“聖子殿下可有方法?”玲瓏好奇問道。

聖子微微一笑,忽然朝着河中一指點出。

轟隆隆……

萬千雷電,一指之間,時空彷彿滄海桑田,言若羽猛地摒氣,精神一陣恍惚,他看到的河水彷彿時間凍結,又彷彿看到了乾枯的河牀,不知是幻相還是真實的畫面衝擊着他的雙眼。

咔嚓咔嚓!

巨樹長生的聲音越來越大,然後,不可逆轉的蒼老發生了,凋零的樹葉,脆弱的枝枝,腐朽的氣息爬滿了樹身。

咔啦……

忽然,樹幹被一隻雪白的手破開!一具完美無瑕的少女胴體就這麼踏水而立。

言若羽立刻拉住蘭瞳一起轉過身去!只有聖子目帶欣賞的微微一笑。玲瓏伸指一點,河水猛地竄起,在空中化成一件冰衣爲少女遮了羞處。

崔夏眨着眼睛,在看到聖子的瞬間,迷茫的神情立刻被狂喜所包圍,“殿下!您怎麼來了!”

“崔夏,是時候歸隊了。”聖子脫去包衣拋了過去。

“是,殿下,龍組崔夏,申請歸位!”

崔夏伸手擊破身上的冰衣,然後披上聖子的外袍,凌空而跪。

……

這世界沒人知道鯤族禁地的具體位置究竟在哪裡,有人說是在鯤天之海的最北端、九天大陸的盡頭,也有人說那是一片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空間,是類似魂虛幻境之類的空間夾層。

兩種說法其實都有其道理所在,所謂的鯤天之海最北端,那連接着的是號稱生命墳場的死域,有的只是一片無盡的虛無,任何生靈進入後都不可能再走的出來,與鯤族禁地只能進無法出的事實無比吻合。

但對鯤族來說,有不少爲‘進入禁地’的鯤族送行者,在那通道開啓時,往往都能看到一片明媚聖潔的光芒,那能是象徵着死亡的墳場嗎?能是死域那種終年籠罩在黑暗中的滅絕之地?

鯤天殿,王宮中的祭壇所在。

小七是沒資格入殿的,只是送鯤鱗和王峰到了門口即已止步。

看到小七眼裡擔心和悲慼的樣子,鯤鱗止了步,雖然君臣有別,雖然經常呵斥,但畢竟是從小就陪在自己身邊,對小七,鯤鱗還是有不一樣的感情,擱在平時,小七這哀哀慼戚的樣子或許會挨一頓臭罵,但這次卻沒有。

“拿着。”

他摸出了隨身攜帶的一枚四四方方的玉章,看似不大,但上面流光轉動,卻是一件魂器——鎮海神印。

“等到鯨王戰那天,如果我沒有出來,你就把這神印獻給三大統領長老。”鯤鱗淡淡的吩咐道:“執掌鯨族,有這東西就是名正言順,統一的號令有利於我鯨族,他們也會很感興趣的,看在鎮海神印的份兒上,那些叛軍或許會放你和你的家族一條生路。”

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
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十三章 獸人也有非主流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四十九章 鬼級很難嗎?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八十五章 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