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

鯤王宮大殿之上的宴席已經接近了尾聲,歌舞雖還在持續,但那不斷流水般端上來的美酒菜餚卻是已經暫停了,喝醉的人不少,敢在這大殿上放肆喧譁的雖然沒幾個,但彼此的開懷大笑聲還是嗡嗡嗡嗡的充斥在這大殿之上。

鯤鱗對這場宴會的耐性已經快要耗盡了,對這些打着‘護駕’旗號而來的各族代表,也已經沒了什麼信心。

來這最前方殿上敬酒的各族代表們,對三大統領長老、對海龍王子烏里克斯,甚至是對鯊族大長老坎普爾,都與對他這個鯤王的態度幾乎相當,甚至酒醉的狀態下,不少人露出馬腳,拍海龍族和鯊族的馬屁拍得有些過頭了,比對他這鯤王還要更加恭敬,好像他們纔是主人,而鯤王和鯨牙大長老,卻似成了這裡的客人一樣。

鯨牙長老冷眼旁觀着,這些人慶祝得似乎也未免太早了些。

最靠近王座的幾個座次顯然分量最重,坐在鯤鱗右手邊的是鯨牙大長老和三位統領長老,而左手側處的則是客人,首位就是海龍王子烏里克斯。

他此時已經喝得微醉,正端着酒杯,眼神微眯,打量着場中領舞的那個貝族,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烏里克斯殿下這是看上誰了?”坐在他旁邊的鯊族大長老坎普爾,在鯨族下面的附屬族羣中,鯊族是當之無愧的最強族羣,甚至曾一度有着和美人魚爭奪第三王族稱號的實力,要不是當年至聖先師王猛幫着美人魚,恐怕現在海族的三大王族就是鯨族、海龍和鯊族了。

“談不上談不上,”海龍王子烏里克斯大笑着說道:“鯤王陛下面前,哪容得在下放肆,純粹就只是在欣賞舞蹈而已!”

鯤王就在旁邊,可還沒等他對此表態,對面三大統領長老之一的虎頭巴蒂卻已經笑着說道:“殿下言重了,我們鯤王陛下向來大度,怎會在意這等小事。”

鯨牙大長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吭聲。

烏里克斯哈哈一笑,舉杯和虎頭巴蒂遙遙示意了一下,又轉過頭衝坎普爾興致勃勃的說道:“聽說這次坎普爾長老還邀請到了極光城的代表?沒想到鯊族和極光城還有這樣的關係,我倒是有心想結交一番,不知坎普爾長老可否引薦一下?”

別看海龍族是王族,可在極光城,海龍族遭受的待遇那是還真不如一個普通的小族羣……要是打着海龍族的旗號,根本就買不到極光城的魔藥,各種新貿易市場的生意,海龍族想要去插一腳,也基本都是各種碰壁,他們並不明着拒絕你,但卻就是在規則範圍內給你找各種麻煩,讓海龍族各種不爽不痛快。

烏里克斯是能猜到原因的,這毫無疑問是克拉拉那賤人從中作梗。

於私,那女人與自己有仇,在天頂之戰時更是險些因爲幾句話就直接撕破臉皮。

而於公呢,美人魚族顯然也並不希望海龍族這樣龐大的勢力去極光城分一杯羹,克拉拉那賤人算是拿着雞毛當令箭,在坑他們海龍族呢,這事兒烏里克斯知道自己就算去找美人魚女王也是沒用的。

但沒想到鯊族居然和極光城有如此親近的關係,居然能把人千里迢迢的請來,這可要趁機好好鑽營一下。

各方都看得出來極光城會是未來海陸的中心,若是能繞開克拉拉去和極光城直接建交,那以後辦事兒也好、買魔藥也好,那可就方便多了。

不外乎就是送禮嘛,人類那些代表就沒有不貪的,不管是金錢還是女色,只要對方有這個意向,烏里克斯就相信他可以把對方生生砸成自己的親兒子。

“殿下這話說得,那是在下的榮幸!這不,拉克福先生正在席末坐着呢。”坎普爾笑着朝大殿邊緣的位置一指,可手指過去,眼睛卻微微眯了眯,本該坐在那裡的拉克福,居然已經不見了蹤影。

對拉克福,雖然廖絲那邊每天反饋回來的表現都算正常,但坎普爾卻一直都並不完全放心,也說不上爲什麼,就是一種直覺,恰好坎普爾很相信自己的直覺。

而進王殿時,以拉克福的身份,並沒有資格攜帶隨從,因此廖絲並未跟在他身邊,難道那傢伙是逮着這機會落跑了?若果真如此,倒是應證了自己的直覺,拉克福也就沒有活着的必要了,將之煉成傀儡雖會有破綻,但該照面的人都已經照過面了,照樣可以讓他打上極光城的名號,去幹那些自己想讓他乾的事兒。

“或許是方便去了,等會兒一定給殿下介紹!”坎普爾笑着敷衍了過去,一邊朝身後的隨從招了招手,一副漫不經心的口氣說道:“去替我們看看拉克福先生,進殿時未曾見他帶隨從,若是在方便,請他方便完了過來與殿下一敘,若是喝醉了……”

坎普爾微微一笑,用關懷的語氣說道:“你們也好扶着些,可莫摔了貴客。”

“是。”隨從心領神會,可纔剛一轉身,卻聽一個聲音醉醺醺的嚷嚷着說道:“坎普爾大長老,我、我一定要敬您一杯!”

坎普爾轉頭一瞧,卻見正是拉克福。

拉克福右手提着半壺酒,左手握着個酒杯,滿臉紅潮、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我這輩子最尊敬的就是坎普爾大長老了,今日真是三生有幸,竟能與偉大的大長老同席……”

坎普爾放棄了心中剛剛纔升起的那絲殺意。

想想也是,只是讓他冒充個旗號而已,何況他畢竟是鯊鼬一族的人,自己還許以了高官厚祿,他有什麼拒絕和反叛的理由呢?

坎普爾笑了起來,站起身來一手托住已經喝得醉醺醺、走路搖搖晃晃的拉克福:“哈哈,在鯤王陛下、在烏里克斯殿下以及諸位大長老面前,哪輪得到我坎普爾當這‘偉大’二字?來來來,拉克福艦長,我替你引薦幾位大人物!”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 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鯤王殿的宴會終於結束了。

坦白說,去宴會之前的鯤鱗還是抱有最後一絲希望的,雖然各族大軍已經圍城,但總覺得鯤族這麼多年對附屬族羣的恩惠,怎麼都不至於全部背叛,頂多也就只有幾個挑事兒的野心族羣領頭,那若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再以四大龍級作爲威懾,或許還是能拉回一些小族羣的心,爲保衛王城爭取更多的力量,這顯然也是鯨牙長老的想法。

但宴會表現出來的結果卻顯然和鯤鱗、鯨牙的設想背道而馳。

各族這是已經徹底鐵了心了,不但徹底忘記了鯤族曾經的恩惠,也完全無視鯤王身邊四大龍級的威脅。

牆倒衆人推、樹倒猢猻散。

沒有人會冒着滅族的風險去幫助已經走到窮途末路的鯤王,但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鯨吞之戰已經只是一個形式了,不管最後的勝敗如何,鯤王下臺都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晚宴結束後的鯨牙大長老,臉上籠罩着一層厚厚的陰霾和憂慮,可反觀鯤鱗,臉上卻是有一種輕鬆解脫之象,似乎是終於下定了某種決心。

“回息心殿。”

鯤鱗平靜的對小七說,那是他的寢宮。

…………

此時的息心殿偏殿內,老王正盤腿而息。

拉克福確實是算救了老王的命,否則若是老王今晚留下書信離開,那一個從鯤王宮裡走出去的鬼級會被暗中監視的那些人看作什麼?那他不管是走傳送陣離開、亦或是走城門離開,恐怕剛出鯤王宮的大門就會立刻被人盯上,等待他的也必然就將是各方的圍剿。

這種政權鬥爭,無論他是不是王峰根本不重要,對反叛的人來說,死人是最安全的。

海船出事兒確實是他大意了,這也是以前總喜歡動腦子的毛病,低估了對方的殺心,但這種事兒一次就夠了,鬼級他根本不怕,問題是龍級,這就不能硬來了。

把玩着手裡那塊銀尼達斯號的令牌,老王知道那已經是拉克福能想到的最安全的方法,但說實話,老王覺得這計劃的成功率很低,畢竟前提是要老王能先悄悄離開王宮,可鯤王宮外部現在必然是重重監視,無數雙眼睛正盯着這裡呢,而且拉克福恐怕也只是一顆小旗子,自己什麼樣兒還不知道。

人類和海族的差異實在太大了,在這清一色海族的王城,不動用魂力還好,一動用魂力,這王城的叛軍中可是有龍級高手,老遠就能感應得到,可不動用魂力的話,又怎麼能偷偷溜出去而不被那些監視者發現呢?這本身就是個悖論。

而且,鯤鱗怎麼說也是救了自己一命,難道自己真的要對他坐視不理?

救人,也等於是自救,就看鯤鱗會不會來主動找自己了。

薰香繚繞,老王端坐,心靜無塵。

“陛下駕到!”

鯤王寢殿外的花園中傳來一陣尖銳的通報聲,嘩啦啦的侍女跪了一地:“恭迎陛下!”

只聽大殿外一陣忙碌的腳步聲,卻並不回主殿,而是直接衝這偏殿而來。

當腳步聲走到門口時,似乎頓了頓,鯤鱗微一擺手,兩側的侍從立刻如潮水般退去,只留下小七幫他推開了偏殿的大門,穿着一身王袍的鯤鱗出現在了大殿門口。

大殿中盤膝而坐的王大帥一動不動,小七正想要開口讓其接駕,鯤鱗卻笑着擺了擺手。

回到王城後這大半個月,經歷過了各族的背叛和如今的絕境,也經歷過了修行的無力,這讓鯤鱗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可在看到王大帥那一瞬間,鯤鱗卻感覺內心的各種包袱被放下了。

這一來固然是因爲他已經做好了最終的決定,當然,也是因爲看到王大帥這個人類時,讓他突然回想起了在陸地上那無憂無慮的幾個月時光。

兩人走了進來,殿門被小七‘嘎吱’一聲關攏。

老王這才睜開眼,站起身,卻並不行大禮,只是笑着說道:“小林兄弟,好久不見。”

一聲小林兄弟,算是徹底勾起了鯤鱗的思緒。

什麼數日後的鯤王戰?今晚之後,或許鯤種就將永絕於世,而在去做那件大事兒前,所幸再當一回林昆,那是鯤鱗這輩子最悠哉的時光了。

“大帥哥!”鯤鱗大笑起來,一掃這些日子籠罩在他眉頭上的憂愁:“沒記錯的話,咱們總共喝過兩次酒,兩次都是你請,我可不是欠人情的性格,今晚上我請!”

“你是主我是客,當然得你請。”老王笑着說道:“就是我這人比較嘴刁,下酒菜不能少。”

“哈哈哈!”鯤鱗左手一揮:“小七,安排!”

鯤王宮當然不會缺吃的,事實上這世界能有比鯤王宮更懂吃的地方,那是真的不多。

海族對食物的理解,和人類的理解是不大一樣的,人類講究各種烹調手法、香料之美,海族卻更偏好食材本身,講究原味兒美,各種深海魚用以做刺身,那緊緻而飽滿、一塵不染的肉質實在是不要太鮮美,配以海族獨愛的鮮美蠔膏醬,又或是辛辣鯊皮葵,簡簡單單的口味,卻能將一個‘鮮’字徹底的發揮到極致。

當然,既是深海,自然也少不了各種鮮海高湯之類的煮食,還有類似人類火鍋的八寶鍋,已經薄切到完全透明的各種肉類,掛進去一燙就是香味四溢。

這些天在鯤王宮,老王的待遇不算差,但大多吃的都是帶着各種藥味兒,此時美酒美食,簡直是大呼過癮。

兩人都心照不宣的並沒有提及各自的身份,只以原本王大帥和林昆的身份在交流。

鯤鱗對陸地上的奇聞異事、勢力流派興趣不大,但對各種風景美食、名勝玩樂之地卻是獨有所衷,最喜歡的就是魔改機車了,一說到魔改機車時,小傢伙那眉飛色舞的樣子,哪還有半點鯨王的姿態。

鯤鱗說起他買的魔軌機車被人甩了八條街,最後在他瘋狂催動下爆缸的事兒,顯得尤爲激動:“我那絕對是被坑了!買到了假貨,聽說現在魔改機車賣假貨的很多,同樣的五代,外形都是完全一樣的,結果感覺人家才輕輕一下就甩我老遠……”

老王問了一些烈焰身上的細節,鯤鱗卻是說不出來,乾脆從空間容器中直接將那魔改機車摸了出來,哐噹一聲砸在大廳裡。

老王只看了一眼,屁股上一個碩大的525標誌,他大笑着說道:“假貨倒不至於,但五代烈焰也分型號的啊,525只是最低功率版本,搭載的是一個α4級的動力魂核,實際性能連四代都比不了。”

“哦哦哦?”鯤鱗瞪大了眼睛,一臉虛心受教的樣子。

“往上還有530、540和555的超級魂核版本,外觀雖然都一樣,但卻分別搭載α5級到α7級的動力魂核作爲驅動,機車輪轂要大你一號,車頭車身也都有動力和阻力修正,不細看是看不出來的,速度上秒殺你完全沒商量。”老王笑着說道:“不過你這價格是買高了點,七十萬的價格都完全可以買530的新車了。”

“我這還是買的二手!”鯤鱗聽得哭笑不得,一邊瞪了小七一眼:“都怪這傢伙,給我說五代烈焰的均價就是七十萬左右,我還以爲是真的呢。”

“我也是聽說的……”小七滿臉慚愧,但臉上又帶着些許開心,他這段時間雖然只是偶爾和鯤鱗見面,但卻已經很久沒見陛下這樣開懷大笑過了。

“五代烈焰的最高版本能賣到一百五十萬以上,這不就給平均了嗎?”老王笑着又擺弄了下那魔改機車:“你這車是沒救的,動力魂核已經完全燒廢,要想正常修的話,三十萬打底,修好也是廢車,還不如直接買新的省事兒。何況機車也不是隻有烈焰嘛,雷霆、疾風這兩款也都不錯,九神原裝進口貨,改裝車的性能就更好了……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個賣魔改機車的?新車改裝一條龍,雙魂核打底,只要砸夠錢,給你改成三核都沒問題啊,絕對性能爆表。”

鯤鱗一聽就兩眼放光,他還以爲魔改機車只有一種、就叫烈焰……果然還是大帥哥見多識廣,自己在人類世界呆的時間太短了。

他興奮得滿臉通紅,可還沒等應承,臉色卻又突然微微一黯,好像懸崖勒馬一般將興奮的情緒重新拉了回來,他嘆了口氣:“海底城不時興玩兒這個,沒有專門的賽道,弄那麼高的性能又能做什麼?壓根兒都跑不起來,還是以後有機會去陸地再說吧。”

老王看他這表情,就知道對方覺得散席的時候到了:“也是。”

“大帥哥。”鯤鱗笑了笑,舉起酒杯:“最近我其實遇上了些煩心事兒,因此才一直沒來看你,今天聽小七說你要離開,本是特意來送行的,可和你聊聊天后,卻感覺是我自己的心情變得好多了,哈哈,也不知道成了誰給誰送行……”

“何不說來聽聽?”老王問了一句。

坦白說,王峰此前的表現一直都很合他心意,明知道他是鯤王卻不點破,他也想維持這種朋友的感覺到結束。

鯤鱗怔一怔,但還是說到:“這事說來複雜,你不是我海族的人,用不着捲進這些麻煩來,不聽也罷。”

“我猜,你對鯨吞之戰沒有信心,又怕戰火波及王城、波及鯨牙長老和僅剩的三個守護者,毀滅鯨族根基,所以打算輸了就了結自己?”

酒桌還沒撤,老王還是一副悠然自得,場中的氛圍頓時一凝,一掃剛纔的輕鬆歡樂,連旁邊的小七都變得莫名緊張起來。

鯤鱗的眉頭皺了起來,端着的端着的酒杯未放下,眼神盯在王峰的眸子上,似是想透過那雙眸子看到裡面的內心,可還不等他看透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旁邊的小七卻已經宛若夢醒般,突然驚詫的看向鯤鱗:“陛、陛下!”

他一直就奇怪陛下今天爲什麼突然轉了性,不回鯤殺殿修行、不去計較殿前晚宴時那些各族代表的無禮、甚至連鯨牙大長老和他彙報城中一些佈置時,也顯得心不在焉的……這可不像鯤鱗陛下的風格,小七簡直是百思不得其解,可如果是王大帥說的那樣,那就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你到底是誰?”鯤鱗沒理會小七,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王峰:“你在鯤王殿靜養,並沒有接觸外界,這些消息你是哪裡得來的?”

“我是誰並不重要,哪裡得來的消息也不重要,”老王笑着說:“重要的是你救過我的命,我是你的朋友,而不是你的敵人。”

鯤鱗盯着老王的眸子看了足足四五秒:“然後呢?”

“死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老王說道:“你若是求死,無非是你想保全鯨族,避免鯨族內戰的消耗,但你若死了,你的派系必被清洗,沒有餘地,鯨王之戰未果,三大統領長老必會爲了鯨王之位相互爭奪,再有海龍族和鯊族等野心勃勃之輩覬覦在旁、煽風點火,那你所在意的鯨族只會更快走向滅亡,到時候美人魚族在插一手,你覺得你們還有活路嗎?”

鯤鱗知道他說的是實情,這些事兒其實哪用王峰來分析,鯤鱗和鯨牙長老對此早已有了一致的共識。

鯤鱗並不點破,只是淡淡的說:“莫非你有別的辦法?”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老王笑着說道:“你現在是鯤族唯一的血脈,不說別的權力爭鬥,就算只是爲血脈傳承,你也必須要先保命再說。”

“怎麼保命?”

老王取出了一份兒材料清單,鯤鱗接過來掃了一眼,卻聽老王已經接着說道:“我擅長符文,如果你能集齊清單上的所需之物,半天之內我就能佈置出一座傳送陣,帶你瞬移千里之外,不管你是死是活,鯨族今日之禍已在所難免,你如果能先保存性命,以後若有機會激發鯤種血脈,那或許還能重振鯨族的雄威……”

“好意心領,可我們鯤王族有一句古話,叫做鯤王鎮海門。”鯤鱗不等老王說完,已經直接打斷了他,此時鯤鱗的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語氣相當平靜,那沉穩之氣,看起來和那年輕得近乎稚嫩的容貌完全不同,當然,鯤鯨一族壽命悠長,即便真活到四五十歲,也不過等於是人類十來歲的孩子而已:“鯤族歷經了數十代,歷來只有戰死的王,沒有逃跑的王。”

“選擇死不也是一種逃避嗎?”

“那只是你的臆想,我從來就沒說過要放棄的話。”

“可我感覺你分明抱了必死之念。”

鯤鱗笑了笑,沒有回答,可旁邊的小七卻是愣了半天神之後猛然回過味來。

王大帥猜對了一半,陛下確實是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但卻不是放棄,而是他想去闖禁地——那個在鯤族的傳說中,被至聖先師封印起來的禁地‘鯤冢’。

按照王猛當年留下的傳說,鯤冢裡封印着鯤族的奧秘,如果有人能將裡面的奧秘盡數解開,那就能解除鯤族的封印,讓鯤種重現人間。

鯤族雖然血脈珍貴、人口稀少,但當初也至少是有百十族人、兩三個分支的,可自從被王猛封印了力量後,鯤族的人口開始迅速減少,那並不是因爲生育問題,而是因爲有太多的族人都走上了闖禁地的路,卻是一個個有去無回,太多的鯤族天才死在了裡面,讓那裡幾乎已經成了鯤族專屬的葬身之所,以至於到了鯤鱗的父親時,鯤種血脈已經只剩下寥寥數位,而到了鯤鱗,更是已經成了一根獨苗。

而現在,鯤鱗也打算選擇這條路。

成,則鯤種血脈重現天下,收復鯨族只在彈指之間!

敗,則身消神隕,鯤種從此絕種,那鯨牙大長老和三位守護者也就用不着去和各大勢力以命相搏,王城也不用遭受戰亂之危了。

賭最大的本,要贏就贏個通殺,要輸也輸個精光。

“禁地,是禁地鯤冢!陛下萬萬不可啊!”小七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焦急的說道:“從來就沒有人能從鯤冢裡活着出來,長老們都說那是至聖先師故意給鯤族留下的一個巨坑,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鯤種的奧秘,只有屠戮鯤種的各種法陣!那、那就是王猛針對鯤族的一個陷阱啊!”

鯤鱗沒理會他,而是微笑着看向有些詫異的王峰。

小七沒轍,趕緊衝王峰遞眼色,他小七的話在陛下面前是沒什麼分量了,但願王峰能勸說一下,可老王一開口卻就顯然不是小七想要的。

“鯤冢?還有這種地方?”老王是真有點意外,御九天裡的海族版圖還沒完全開放呢,他是真沒接觸過這方面的信息:“王猛留下來的?還說裡面藏有鯤族的奧秘?可以解除鯤族的封印?”

“不錯。”

“那倒是有點意思了。”老王哈哈一笑,心思立刻轉動起來。

他也算和王猛頗有淵源了,連‘本人’都見過一次,那位大佬看起來可不像是無聊得會和‘弱者’耍這種心眼兒的類型,真要弄死鯤族,人家壓根兒就用不着這麼麻煩。

“假的,那就是個陷阱!進去的鯤族從來就沒有能活着出來的!”小七都快絕望了,王大帥這哪像是在勸人的樣子,這是在火上澆油吧:“大、大帥哥,你勸勸陛下啊,你……”

老王笑着說:“聽起來是很危險的樣子,可是恕我直言,如果你鯤族有龍級都死在裡面,那你要想去闖的話,大概結果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小七趕緊頻頻點頭,那跟自殺完全沒區別嘛。

“可要不去試試的話,又怎麼知道結果呢?”

“這種東西不存在概率,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王峰笑着說道:“但幸運的是,你認識我,如果加上一個我,那或許結果就不一樣了。”

“什麼意思?”

“這不是已經說得很明顯了嗎。”

留在鯤王宮是死,逃又逃不出去,沒有鯤鱗的協助,自己就算想弄傳送陣也找不到材料,那就乾脆賭一把大的。

“我可以陪你去,讓你從原本的絕無可能,變得或許有那麼一點可能。”

鯤鱗和小七苦笑,“大帥哥,你是人類,完全不清楚這裡面的危險。”

“我確實不清楚,今天才第一次聽說,”王峰笑了起來:“但我瞭解王猛。”

“……”鯤鱗盯着王峰的眼睛,他還真沒見過幾個敢直呼至聖先師名諱的人類:“那我就更好奇了,你究竟是誰?”

“鄙人王峰,來自王家村,和王猛是一個屯兒的……啊,就是你們所說的至聖先師。”王峰微微一笑:“論起輩分來,我還得管他叫一聲大哥。”

跟數百年前的人物平輩兒……等等!

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
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三章 三秒落淚純爺們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一章 師兄也是情不自禁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