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

“陛下放心,小七都告訴我了。”鯨牙長老說道:“此人既是陛下的朋友,自然是盡心照顧,當晚就已經讓宮廷醫者前去替他療傷,這兩天陛下修行不用小七陪伴,我也讓小七過去照顧他了,聽醫者的彙報,說是恢復得還不錯,身上的斷骨已續,大概修養上十來天就可以痊癒。”

鯤鱗吐了吐舌頭,面露喜色,也是暗地裡鬆了好大一口氣。

大長老不但反感美人魚,也反感人類……畢竟雖然是美人魚魅惑王猛,才導致當年的鯤王血脈被封印,但歸根結底,封印鯤族的是特麼人類啊!聽說年輕時大長老幹過的‘缺德事兒’多了,比如把至聖先師王猛的雕像給他悄悄搬到廁所裡去,每天尿尿時都要頂風尿他一頭之類的……反正就是各種看人類不順眼。

這要是擱以前,讓鯨牙長老知道自己居然帶了個人類回王宮來,那還不得和自己鬧個翻天?怕是一哭二鬧三上吊都有可能,可這次居然這麼好說話?看來是小七的口才有進步啊……估計和大長老說了不少王大帥的好話。

鯨牙只看得暗暗好笑,只看鯤鱗骨碌碌直轉的眼睛,就知道這位小陛下是真的想岔了……‘頂風大尿至聖先師’什麼的黑歷史,那只是年輕氣盛罷了,身坐在今天這個位置,手握着鯨族的未來,鯨牙長老怎可能還有以前那些幼稚的想法?怎可能輕易被個人情緒影響判斷和抉擇?

再大的個人情緒,也只代表他個人的看法而已,就像他再怎麼討厭美人魚,但這些年來每次涉及和美人魚相關的決策,他卻都總是忍讓一步,不爲別的,只因爲鯨王還未成年、只因爲這些年美人魚勢大,鯨族招惹不起。

那個人類也一樣,陛下這次的表現已經讓鯨牙長老刮目相看,他相信現在的陛下是有他自己判斷力的,當然,也值得起一份真正屬於‘王’的尊重。

鯨王要帶一個人類回宮,且已經明言了那是鯨王的客人,他一個長老,又能說什麼、做什麼呢?當然是將鯨王陛下的意圖貫徹到底。

“不敢有違陛下旨意。”他恭敬的說。

這話可讓鯤鱗聽得神清氣爽,感覺這次回來後,大長老好像更尊重自己了,事事詢問自己意見,沒再像以前一樣把自己當小孩子,凡事只是通知一聲……這可還真是奇怪了,自己明明是私奔犯錯了啊?

哎,誰知道這老傢伙想什麼,反正自己從小就沒猜對過,算了算了,不去想那麼多!

“鯤鱗還要修行。”鯤鱗感覺自己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此時血脈之力再次微微閃耀了起來,一股淡淡的紅光順着剛纔被他搓破皮的體表紋路處閃現,並逐漸發紅、發燙,只是剛一發力,劇痛就已經來襲。

鯤鱗咬着牙忍着痛:“就不送大長老出門了!”

“不敢勞動陛下。”鯨牙長老一揖到地:“屬下告退!陛下萬歲、萬萬歲……”

……

氣味兒的追蹤工作,坦白說,拉克福從來就沒感覺有這麼燒腦過,也從未感覺形式有如此嚴峻過。

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那氣味兒的殘留卻在海底繞來繞去……

只是去奧恩城而已,走的卻完全是南轅北轍,一條直路都能走成來回穿插,要不是拉克福的‘狗鼻子’已經進化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怕是連他這追蹤大師都要被那‘帶路’的人活活繞暈。

高手!這帶走王峰大人的兩個人,絕對是兩個反追蹤的頂尖高手!

拉克福心中讚歎,雖然感覺此二人是‘敵人’的成分可能更多一些,但仍舊是忍不住對此二人的本領肅然起敬,也愈發的激發了拉克福的鬥志,自己一定要找到王峰大人!

可這份兒鬥志,卻在進入奧恩城後遭受了無情的打擊。

對方並沒有選擇將王峰大人藏在奧恩城這種不起眼的小地方,而是在進城後沒有絲毫耽誤的,直接就走傳送陣離開了。

傳送陣啊……這可怎麼追蹤?難道去問傳送陣的監管者,前兩天有沒有兩個傢伙帶着一個被綁架的人類來乘坐傳送陣?別說人家肯不肯幫你的忙,就算肯幫,這傳送陣每天人來人往,四五個人一起傳送,起碼接待上千人,誰特麼記得兩天前有個什麼人帶了個什麼人去了哪裡?而且,這傳送陣他也沒氣味兒可以追蹤啊。

線索突然間就徹底中斷,這可怎麼搞?

在奧恩城呆了一晚上,不眠不休的從裡維斯港游過來,又連續追蹤了一整天,拉克福也是需要休息的,也需要捋一下思路,可以確定的是王峰大人現在正在某座海底城中,至於具體在哪裡,單靠拉克福自己,現在還真是沒法去找,看來只能跑一趟鯊族了……雖說自己在鯊族並不受重視,但畢竟也是鯊鼬一族的族人,加上最近因爲魔藥的關係,極光城在海底很火,作爲極光城的海衛隊艦長還是有點分量的,自己應該是能比以前更多得到一些顏面和重視,如果能讓鯊族的人幫自己一起找王峰大人,那絕對比自己到處瞎找要強得多。

沙克城,鯊族的主城。

不同於三大王族主城的那種華麗貴氣,鯊族的城市大多都顯得比較血腥陰暗,倒不是落後或者缺錢,鯊族就喜歡這個調調,它們最愛乾的事兒就是將各種血淋淋的食物掛在自己的屋檐下任其風乾,城市裡瀰漫着的那種血腥味兒足以讓外族人聞之慾嘔,但卻絕對是鯊族最喜歡的氣息。

它們也不喜歡過度的光亮,城市的上空的水幕上浮游不少,但卻並沒有其他海底大城配以的魂晶燈,以至於整座城市的光線都稍偏陰暗,被鯊族人自己得意洋洋的稱之爲‘魔鬼城’,相比起讓人敬佩,鯊族其實更喜歡讓人害怕;但一些去過沙克城的人類以及各族移民,卻因爲那些水幕上淡光的浮游,給這座城市取了一個比較雅緻的綽號,叫做‘月光城’。

坦白說,拉克福其實挺喜歡‘月光城’這綽號的,從小在沙克城長大,他喜歡沙克城的‘月光’,但卻不喜歡這座城市那血腥的味道。

其實在沙克城裡像他這樣的人,這些年已經越來越多了,但大多都是移民又或是像拉克福這種遊走在鯊族核心外圍的成員,這些人基本都在其他城市居住過,習慣光明,同時沒有權力也沒有那麼多殺戮的慾望,但對真正傳統的核心鯊族成員來說,去別的海族城市看到光亮,他們會認爲這是海族學習人類後的一種墮落,手握鯊族生殺大權的他們,對其下轄的其他種族殺戮更是家常便飯,那是他們的興之所在。

所以在鯊族統治的城市裡,特別是沙克城這樣的主城區,這樣血腥和陰暗的主旋律風格大概會一直持續下去,永遠沒法改變了。

從傳送陣鑽出來時,這座城市那熟悉的味道立刻就鑽進了拉克福敏銳的鼻子裡,這對普通人來說都過於刺鼻的氣味兒,對拉克福這樣超級靈敏的‘狗鼻子’,那簡直就是地獄般的折磨了,他微微皺着眉頭,但卻不敢用手遮掩,在沙克城,用手遮掩鼻子會被視爲對鯊族的大不敬,這幾年,自負的鯊族在這方面是越來越敏感了。

聞聞就好,多呆兩天也就慢慢習慣回來了。

熟悉的氣味兒、熟悉的街道,或許自己應該先去找一些道上的老朋友聊聊,那些消息靈通的黑鼻子往往都聚集在城北的海森酒吧街,他們的消息到底靈通到什麼程度呢?可以說在海底的任何消息都可以在那裡找到,當然,前提是你得先學會辨別消息的真假。

拉克福將真身顯露了出來,正要過去,卻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道:“拉克福先生!尊敬的拉克福先生!請您等一等!”

拉克福回頭一瞧,居然是傳送陣的小管事,滿臉堆笑的追着他跑過來。

別看只是個管傳送陣的,但這是個油水頗爲豐厚的肥缺,而且關鍵是見的貴人多啊,城裡那些大人物進進出出的不得和你混個臉熟?這往往都是三大族安插族中二世祖鍍金的優厚崗位,平時一個個絕對是目高於頂,別說喊他拉克福先生,就連正眼兒都不會看他一眼的,可今天這是……

那管事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追上拉克福後笑着說道:“尊敬的拉克福先生,坎普爾大長老剛聽說您回到沙克城,想邀請您到弒神閣一敘,有要事相商!”

拉克福聽得怔了怔,忍不住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是的!”管事大笑着說道:“我已經讓人給您備好了海馬車……您瞧,車來了!”

海底的車不像陸地的魔改機車一樣四個輪子,而是穩定的三輪,拉車的是兩批高壯的海馬,背上還長着蔚藍色的翅膀,無腿,卻有足足兩米高,拉車時彎曲的身體微微懸空,雙翅微微一展就速度飛快,看起來十分神俊,倒像是這管事的座駕。

“請您上車。”管事謙卑的說着,車伕也已經替拉克福放好了上車時墊腳的車凳。

“您不會是認錯人了吧?”拉克福實在是有些不敢置信:“我只是個小人物……”

“您是鯊鼬族羣裡以前管街道那個老拉克福的兒子?剛榮任極光城海衛隊艦長的拉克福先生吧?”

拉克福點了點頭。

“那就沒錯!”管事笑着說:“至於具體的事兒,您到了弒神閣自然知曉,還是請您快上車吧,坎普爾大長老可不喜歡等人。”

這看起來可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但拉克福就更懵了,以他的急智,竟都絲毫猜不出原因。

鯊族是那種王權和政權分化的模式,王族就像是吉祥物一樣被養在王宮裡,節慶日時纔會出來露個臉,享受一下民衆的歡呼,平時則是在王宮中過着養尊處優、不問外事的生活。

而真正掌權的、真正決定鯊族命運的,正是弒神閣的那幫內閣長老,而坎普爾大長老則又是內閣之首,可以說是如今鯊族中最權勢滔天的人!

這樣的大人物,居然會知道拉克福這麼個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居然還讓人立刻送拉克福去弒神閣議事?議什麼事?他拉克福有什麼事是能和坎普爾大長老議到一起的?這簡直就是瘋狂!

稀裡糊塗的上了車,稀裡糊塗的進了閣……

剛進那殿中,偌大的大廳長桌兩側,此時正坐着數十人,左側的應該都是內閣的長老們,穿着隨意,大約十四五人。

右側坐着的則不僅僅只有鯊族,更有天星族、海螺族、鱘族、鰻族、比目一族等等,足足近三十人……他們身穿着軍服,胸口處都佩戴着讓拉克福羨慕仰慕不已的各種榮譽勳章,肩膀上的星星更是讓拉克福看得大氣不敢坑一聲,全都是各族的統領級別,甚至還有兩個五星大統領!

這些都是鯨族的附屬種族,但分封的地盤在鯊族附近,鯨族畢竟山高皇帝遠,這些小族羣更多時候還是以鯊族馬首是瞻的,平時節慶時分,各族來給鯊族送禮、實則是上貢都算稀鬆平常,但像今天這樣,突然召來了各族的軍方代表,這可就有些不同尋常了,更關鍵的是,這樣的場合,怎麼會有他拉克福的份兒?

會議似乎已經進行了有一會兒了,長桌兩旁的人一個個都挺直了腰桿,都在聽着大長老坎普爾說話,氛圍不是很好,有的人臉上似是有猶豫,有的則似是有牴觸,一股子緊繃着的肅殺之氣瀰漫在這整座大廳中,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直到拉克福進來,坎普爾的聲音稍一暫停,所有人都齊刷刷的轉頭看向拉克福。

這可是清一色的鬼級,甚至有不少鬼巔,那一雙雙銳利的眼睛,強大的氣場氣勢,即便拉克福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但冷不丁的仍舊是被嚇得不輕,兩腿不由自主的一軟,幸好大長老坎普爾早有所料般遞了個眼色,兩個眼疾手快的守衛及時一左一右的扶住了他。

坎普爾大長老的身材格外高大,寬大的鯊嘴上有一道足足七八釐米寬的傷口,即便是閉嘴微笑時,你也能從那‘缺口’中輕易瞧見他那藏滿污垢和血腥的鋒利尖牙,讓人不寒而慄。

“給大家介紹一下。”坎普爾大長老用比哭還難看的微笑表情說道:“這位是極光城海軍艦隊的艦長拉克福先生,當然,也是我們鯊族最忠心的家人、最鐵血的盟友!拉克福先生,和大家打個招呼吧!”

拉克福還被四周的氣勢狠狠的震懾着,只聽到坎普爾介紹了他的名字和職務,腦子裡嗡嗡嗡的來不及細想,只是被坎普爾的氣場鎮着,膽戰心驚、下意識的說道:“大家好,我、我是拉克福。”

他頓了頓,似乎是終於稍稍適應了一點周圍的目光,因此又補充了一句:“極光城海衛隊銀尼達斯號艦長。”

會廳裡安安靜靜,顯然每個人都看出了拉克福的膽怯和弱小,他雖然是如今最爆紅的極光城來的,但又不是極光城城主,其區區一個海衛隊,一艘艦艇的艦長,又豈能與在座這些大統領相提並論?因此並沒有人給他的自我介紹鼓掌,甚至因爲他的膽怯,不少人眼裡都露出了不屑之意。

坎普爾卻毫不在意,微笑着示意守衛將拉克福扶到長桌的末尾處,早已有人搬了一張空椅子到那裡。

安排好這些,他沒再管丟魂落魄的拉克福,只是笑着衝所有人說道:“鯨族的種種所爲,連極光城的人類都看不下去了,願意與我們結盟!極光城如今在龍淵之海是個什麼地位,未來有何潛力,我想在座的諸位都十分清楚,拉克福先生此前也已經向我傳達了極光城方面的意思,極光城願與我鯊族、與我鯊族的所有盟友結爲世代友邦!除了我這兩天承諾諸位的東西意外,極光城也會爲諸位盟友在沿海區域的海運生意提供各種便利,甚至包括現在最爆款的解禁魔藥,也可以給各族保證一定的供給配比……”

坎普爾微笑的等待着四周的反應,只見左側那些外族的統領們,聽到這消息後都紛紛露出意外之色,相互低聲交頭接耳。

“推翻腐朽的鯨族舊制,這本也是爲了我們整個海族族羣的未來着想嘛,此乃大義!若是諸位不選擇與我鯊族同進退,那就要考慮清楚了。”坎普爾微笑着說道:“都已經聽過了我們的計劃,那不是友,便是敵!今後在海底,你們會遭受我鯊族的全面打擊,而在海上,極光城的商貿權也會對你們禁止開放,當然,解禁魔藥也不要想了,選擇與鯊族、與極光城作對,我敢保證你們今後在任何地方都買不到正品!那到時候就算我鯊族惦記以往的情分不針對你們,但失去了極光城這個盟友,失去了魔藥,你們還能在日漸激烈的陸地貿易競爭中存活下來嗎?”

坦白說,解禁魔藥這東西,沒有的時候還真無所謂,大家幾百年都過來了,誰在乎呢?可現在海底諸族卻已經越來越依賴上了這玩意兒。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現在海底各族與陸地上的生意越做越大、和陸地人類的交互越來越頻繁,需要上岸的時間越來越多,需要一些高手去岸上處理的問題也越來越多……這種情況下,要是別人都有解禁魔藥,而你沒有,那可就真的是應了那句‘落後就要捱打’的話了。

這東西自從出現以後,你一個海族族羣可以不去囤積擁有很多,畢竟你也囤積不到,而且多了其實也沒用,幾百萬的到手價格,誰都不可能用來武裝士兵,但真不可以說你完全沒有!

當然,這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極光城的加入只是給了他們更大的一個臺階而已,其實光是鯊族赤裸裸的威脅,已經不容這些附屬族羣不同意了。

海上海底雙管齊下,大廳裡稍稍一靜,很快……

“……我天星族願追隨坎普爾大長老!”

“我鰻族也願意!”

“海螺族與鯊族同進退!”

“推翻腐朽的鯨族舊制,沙克聯盟萬歲!”

“好!”坎普爾大長老哈哈一笑:“鯨王之戰已不足一月之期,鯤王小陛下的勤王檄書已發,咱們也是事不宜遲啊,便請各位立刻回去準備,兩天後,加上拉克福先生的極光城艦隊,我們二十一路人馬同時出發,進王城護駕嘛,可不能讓咱們的小鯤王等得太久了,哈哈哈!”

勤王檄書?鯨王之戰?代、代表極光城?

拉克福只聽得嘴巴張得大大的,一臉的瞠目結舌,自己什麼時候就代表極光城了?什麼時候和坎普爾大長老交流過極光城的意思了?自己這是被他利用身份了嗎?

我去……這、這什麼情況啊!

諸多統領們起身離開,坎普爾大長老則是衝拉克福微微招了招手:“拉克福先生。”

他笑着說道:“請暫留一下。”

坎普爾大長老的會客廳中點着幾盞臉盆大小的鯨油燈,厚厚的油脂在盆中燃燒得滋啪作響……

當然不是鯨族人的油脂,而是海中真正的巨鯨,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上一句,鯨族並不等於‘鯨魚’,海族的進化是一個複雜而原始的過程,本質上,海族更像人類,只不過長時間生活在海底,使他們進化出了類似海獸的特徵而已。

海中各族使用鯨油,鯨族對這個並不忌諱,鯊族就特別喜愛鯨油,無論是點燈還是食用,當然,鯊族愛用鯨油顯然並不僅僅只是因爲它貴得可以彰顯身份,更重要的是一種對鯨族的意淫。

“這個世界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有成王敗寇,極光城是要打開門做生意的,鯨族重組,海底世界的大批利益重新分配,到時候會給極光城帶去巨大的商機和大批的盟友,他們只會感激你今天的所作所爲,而不會怪你冒用極光城的旗號,所以這方面你用不着擔心。”坎普爾大長老正在擺弄着一根水晶煙桿,旁邊精緻的黃金盤中盛放着的是上好的‘海玉’,早已切成了拇指大小的四方塊兒,他一邊說着,一邊頓了頓,笑着看向拉克福,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煙桿:“來點?”

鯊族大長老的海玉煙桿,拉克福可不敢接,連忙搖頭道:“您請。”

坎普爾並不多客套,用黃金夾子夾上一塊放到煙桿的前端,再用一根銀棍將之細細按壓,那精細的程度,簡直不亞於一個頂級工匠在雕刻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即便極光城最後真的不識相,要因此責怪於你……呵呵,大不了你那艦長的職務不要也罷,你畢竟是鯊鼬一脈的人,完成了這大事,我會給你一份兒榮華富貴。這次前去鯨族王城,我也會調撥一支小型艦隊給你指揮,當然,打上極光城的旗號,若是你果真有指揮艦隊的才能,此後就算極光城無路,我自然也會在軍部給你找一份兒好職務的。”

拉克福聽得滿頭是汗。

坎普爾的意思已經表達得很清楚了,簡單點說,鯊族現在正在領頭策動一幫下面的附屬族羣和鯤王作對,要協助鯨族那三大統領長老,顛覆鯤鯨王族現在的政權,但下面的小弟們又有點猶豫不決,一來是怕失敗,二來是覺得出師無名,於是想拉個有分量點的盟友給這幫小弟一點信心……那就是極光城。

坦白說,極光城現在的實力,對於海中各族族羣這樣級別的力量來說固然是不值一提,但鑑於解禁魔藥和新型貿易市場的火爆,讓現在各海族的使者在極光城都乖得跟個孫子似的,到處求爺爺告奶奶,這自然就會給海中各族造成一種極光城很‘高大上’的錯覺,讓人覺得他們的分量很重。

而且連極光城這樣原本事不關己的人類力量都加入到了這場攻擊鯤王的盛宴中,那會更給人一種已經穩操勝券的感覺,更讓人覺得是鯨族無道,連人類都看不下去了,否則這跟極光城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兒,人家又分不到什麼好處,還非要來趟這渾水乾嘛?這自然就出師有名。

說白了,他這個極光城代表,象徵意義更重要。

其實,早在拉克福跟隨王峰出海前,鯨族的內亂就已經在醞釀了,坎普爾也曾差遣使者給拉克福送去過一封族信,想讓他找個理由帶走極光城的艦隊,回族中打着極光城的旗號參與這場饕餮盛會,但恰好拉克福已經跟隨王峰出海,沒有收到而已,現在他自己送上門來倒是正好,至於艦隊,那個無所謂,坎普爾要的只是極光城這杆旗幟而已……

“大長老……”拉克福躊躇着:“我有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

“不知道該不該問就不要問。”坎普爾已經擺弄好了他精緻的海玉,眯着眼睛吸上一口,吐出幾個大大的、晶瑩剔透的幻泡,他笑着說道:“看得出來你是個聰明人,應該能明白自己正在做什麼、自己需要什麼、又能得到什麼,以前族羣或許埋沒你的才華,但這次,機會就在你眼前,不要錯過了。”

“廖絲小姐會協助你接管新的艦隊等事,現在你先回去吧,趁出發前還有一晚上的時間,你可以去見見你父親,老拉克福先生最近升職了,在軍需採購辦那裡當了個小主管。”坎普爾笑着說道:“我想他一定很想念你這個優秀的兒子,當然,如果你更喜歡你的新助手……呵呵,廖絲小姐也會滿足你一切要求的。”

鯊族可是很少出汗的,在那光滑得像魚皮一樣的皮膚上,你甚至得拿着放大鏡才能找到他們皮膚上那寥寥無幾的汗孔,但等從坎普爾的會客廳裡出來,拉克福卻感覺他的整個背心都已經完全溼透了。

“尊敬的拉克福大人。”廖絲小姐是一位看起來相當美豔的藍鬚鯊族人,高挑的身材,性感的背脊和那肉肉的藍須,說話時微微盪漾過來,有意無意的在拉克福的身上輕柔的撫過,帶給拉克福一種靜電般的觸感,雞皮疙瘩都能立刻就冒出來,這是任何一個鯊族男人都難以抵抗的誘惑:“我已經幫您在海晏樓定好了餐位,並通知了老拉克福先生,請隨我來。”

奢華的海晏樓,寬敞的宴廳,豐盛的菜餚和上好的新鮮血酒,以及那位滿面紅光、看起來最近活得很是滋潤的老拉克福先生……

廖絲小姐左右穿插着,不停的替父子倆倒酒,並在拉克福分心時,說着一些活躍氣氛的俏皮話,逗得老拉克福先生哈哈大笑,用一種看兒媳婦的眼光衝她頻頻打量,一席飯間,倒是廖絲小姐和老拉克福聊得更多一些。

拉克福卻如坐鍼氈。

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
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姨子買姐夫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九十五章 這樣的美人是條魚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