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

客船雖是在深海沉沒,但還是在鬼淵之海的範圍,要想返回上三海的鯤天之海,光靠兩條腿兒可不大現實,但海底的各族城市間都設有傳送陣,只要找到最近的海底城,再要返航就容易得多了。

在海底航行靠路引,海中的路引倒是很有意思,那是種植在海底地面上的綠苔植物,能發出一點淡淡的熒光,海族用它們來鋪修海底的道路,只要有這些綠色熒光的指引,非但能讓你不會走偏,也代表着安全的航線通道,能通向海底的各座城市。

無論海中的兇獸還是那些海妖們,看到這樣的綠色熒光路幾乎都會繞行遠離,倒不是這些綠苔植物具有攻擊性,而是海族的衛隊常常會在這樣的道路上巡邏,那些膽敢隨意靠近的兇獸或是海妖全都死光了,一代一代下來,靠近綠苔等於‘死亡’的認知顯然已經深入到了海中兇獸和那些海妖的骨髓裡,宛若一種血脈敬畏,因此這些綠苔路也被海族們敬稱爲生命之路、綠色通道,是海族們在海底最重要的象徵之一。

距離此處最近的是奧恩城,一座小型海底城市,鯤鱗和小七顯然不是海航的行家,距城本只有短短數百里的距離,以這兩人的速度估計兩三個小時就能到,可卻帶着老王在海底生生轉悠了大半天都還沒到,兩人手裡那份兒海圖倒是沒差,但卻好像有點不認道路……奧恩城畢竟只是一座小城,連接此間的綠苔路只有縱橫兩條,但大概是奧恩城的財政吃緊,這綠苔路顯然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檢修了,不少地方出現斷痕,又或是綠苔被厚厚的雜草、海帶之類覆蓋。

但凡有經驗一點的海族航海家,這時候肯定都會去拔開那上面的雜草之類,可這兩人卻完全不懂,看到‘沒路’了也只管往前直竄,還不斷抱怨,結果十次裡至少有兩三次走偏,要不是運氣好、眼睛尖,在徹底走偏前剛好已經看到了奧恩城那邊發出的微光,那恐怕就得真的南轅北轍,到另一個城市裡玩玩了。

兩人在海底亂竄,老王則是樂得清閒,一邊慢慢用天魂珠調理受損的身體,一邊也是在細細感應着旁邊鯤鱗的狀態。

對這位克拉拉口中這位巨鯨族的‘王’,老王還是相當有興趣的,因爲他的身份,而不是因爲他的天賦。

十幾歲突破鬼級,扔到聖堂裡絕對算是逆天了,但作爲巨鯨一族的王,還是擁有‘鯤神’血脈的王,再集萬千資源於一身,這修煉速度……講真,老王覺得就算扔范特西過來,有這種條件恐怕這會兒都已經到鬼巔了,就連老王都覺得這位小傢伙似乎真的是‘廢’了一點,所謂的鯤神血脈,大概是當初鯨王意外隕落後,巨鯨族的長老們爲了維持鯨族的穩定,因此故意捏造出來的吧?否則以鯤神血脈的強悍,號稱出生即是鬼級,就算躺着修行也絕對比這強多了啊。

連老王一個外人隨便聽聽故事也能生出這種感受,也就難怪巨鯨族現在危機重重,如此的王,確實是難以服衆!

雖然此前在岸上第一次見面時,老王就曾窺探過鯤鱗的狀態,但那時受限於先師對海族的詛咒,並不能看出太多的東西,連其鯨族身份都只是五分眼力、五分猜測出來的。

可此時是在海底,先師對海族的詛咒完全解除,再加上鯤鱗又釋放了真身,這看起來可就真實透明得多了。

蟲神眼早已悄悄打開,金色的瞳孔在不知不覺間‘透視’了鯤鱗全身。

粗大的骨骼、渾厚的血脈之力,粗略看起來似乎和普通的鯨族並無任何區別,但若是細瞧,就能從那粗大的骨骼上看到一絲淡金色的細條,從頭到尾貫穿全身、並延展到他四肢百骸的每一片骨節上;血脈也很有意思,那汩汩流動的血液若是長時間細聽,能聽到一絲彷彿遠古神鯤的長鳴聲。

這……這特麼還真是鯤神血脈!但也不對啊,若真是鯤種,怎麼可能這歲數了還只是鬼初的程度?

這疑問僅僅只是困惑了老王幾秒鐘而已,聽聽那血脈中神鯤的長鳴聲就該明白,鯤種的真正潛力被一股神秘力量給鎖住了,而這神秘力量恰恰是老王無比熟悉的一種——天魂珠!

困住鯤鱗血脈的力量和天魂珠的力量如出一轍,當然,這傢伙身上並沒有天魂珠,但天魂珠出自至聖先師王猛之手,再想想王猛當初針對整個海族設置的詛咒,王峰心裡瞬間就已明瞭,這還用說?肯定是王猛幹的啊。

在當年至聖先師爭霸天下的故事中,真正對他製造過威脅的人屈指可數,而巨鯨一族中的鯤王就是其中之一,出世即鬼級,成年後就是龍巔頂端的存在,且生命漫長,巔峰期足足可以維持數百年;如此強悍的種族,無論是爲了當時王猛想要扶持的美人魚族,還是爲了陸地上人類的安全着想,都必然是要給他廢掉的。

聽起來似乎有些殘酷,但老王完全能理解這點,只是至聖先師王猛對九天大陸各方勢力力量的一種平衡手段而已,而且王猛選擇封印鯤族的血脈、而不是直接將整個鯤族斬盡殺絕,這對一個掌控世界一切的人來說,已經是一種莫大的仁慈了。

於是乎問題就變得很簡單了,鯤鱗確實是巨鯨族中都相當罕見的鯤種,但因爲至聖先師的詛咒,導致他鯤種的潛力被封印了,以至於他原本該是絕頂天花板的天賦,現在卻在鯨族中都算不上最強。

這……

老王也是有點哭笑不得,這還真都是王家村兒的人造的孽啊。

到了奧恩城就一切簡單了,海底城市的傳送陣一般都是向上連接,奧恩城單線連接的是中型城市鬼淵城,也是鬼淵之海的中心,而到了鬼淵城後,就可以直接上連到鯤族的王城了。

有錢好辦事兒,鯤鱗和小七帶着老王一連轉兩站,找奧恩城花了大半天,回王城卻不過只是幾分鐘的事而已。

海底城市和人類的城市可完全不同,這裡沒有環城而建的高大城牆,而是一個巨大的阻水奧術法陣,在海底生生‘開闢’出一片無水的區域,這除了方便海族居民們居住外,也是爲了阻擋那些兇魚爛蝦之類的深海生物,那些生物根本就不敢靠近這些無水的城市區域,否則一旦跌落到這無水區中,那無論多兇的大魚,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了。

這也是海底城市相對於陸地來說比較稀少的原因,畢竟阻水奧術法陣可是個真正的高檔貨。

城市的大小基本取決於這阻水奧術法陣的強度,奧恩城這座奧術法陣屬於是六階的,建立的無水區域有約莫六七裡方圓,頂多只能相當於一座陸地上的小鎮。往上的中型城市是七階奧術法陣,能建立大約十五里直徑的無水區,而真正的海底大型城市那就得用八階奧術法陣了,無水城市區的直徑能擴大到三十里;至於九階的阻水奧術法陣,那已是傳說中的東西,據說遠古時的海族最鼎盛時曾經出現過一座,是那時候鯤族的領地,雖說這座海底第一大城在漫長歲月中早已消失不見,但如今尋去鯤族舊地的話,還能在海底的廢墟中窺見一斑。

此時剛從王城的傳送陣出來,入眼處的城市已然是讓老王大開眼界。

作爲八階奧術法陣的海底主城,頭頂上方被隔開的水幕足足有上千米高,無數閃亮的浮游、魂晶燈點綴在那‘天頂’的水幕中,將整座城市時時刻刻都照耀得通明,這纔是真正的不夜城,且上方蔚藍悠悠,宛若藍天白雲,擡頭看上去時,恍惚中讓人感覺就像站在真正的陸地上一樣。

作爲王城,四周的建築也和之前奧恩城那種小地方完全不同,最多的是各種紅色珊瑚屋,那些珊瑚足足有數十米高,中間被挖空,做成中空的房屋,珊瑚屋外部還大多都點綴着各種金光閃閃的金屬裝飾,完全符合海族一貫的審美方式,入眼處滿滿的全是金碧輝煌、紅光耀眼,這還只是從傳送陣出來後的一個普通街區,已經讓人感覺奢侈得不像話了。

四周的人流不少,這裡是傳送陣區域,往來此間的多是些海族富商,足有一人高的巨型海馬拉車在街面上來來往往,十分熱鬧。

“小七,統一口徑哈,咱們是出城去逛逛,結果迷路了才走丟三個月的,可不是出去貪玩!”鯤鱗擠在人羣中,慎重無比的低聲警告着:“我呢,看地圖老是看錯,你雖然一路都在苦口婆心的勸阻我,但我不聽你的,你也沒轍,你這傢伙大字不認識幾個,哪懂看什麼地圖。當然,最後咱們肯回來,也都是因爲你不斷勸說的結果,這點你一定要告訴大長老,當然,我也會和他說……”

“殿、陛下!”小七一聽就感動了,這是陛下要幫自己開脫罪責,這種事兒,陛下來背鍋大不了挨長老一頓罵,可要是讓他小七來背的話,那恐怕就得殺頭抄家,小七感激的說道:“陛下不怪罪小七,小七已經心滿意足,不敢冒領功勞!”

“什麼冒領功勞?什麼亂七八糟的,別哭哭啼啼,讓你領就領!”鯤鱗氣惱的說道,小七這傢伙別的都好,就是腦子經常轉不過彎來:“這次回來,長老多半要關我禁閉,你要是不先立個功,怎麼有機會救我出來?還有,你……”

噠噠噠噠……

鯤鱗的話還沒說完,前方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隊二十人的巨鯨守衛穿着閃耀的銀甲從街頭處一路小跑過來,四周人羣紛紛退讓,只見那守衛隊長噗通一聲單膝跪在了鯤鱗面前:“鯨牙長老有請!請速往鯨殿議事!”

“消息傳得這麼快?”鯤鱗一臉無奈,肯定是傳送陣岸邊發現自己身份,已提前通知大長老了。

“陛下早在奧恩城時,消息就已經傳回,”那守衛隊長老老實實的說:“我等迎駕來遲,還請陛下恕罪。”

“起來吧起來吧。”鯤鱗衝小七遞了個眼色:“你先把人帶到我寢宮去。”

可沒想到小七還未應聲,旁邊的守衛隊長已經說道:“鯨牙長老有口諭,烏七也要過去。”

鯤鱗的臉色一垮,小七嘴笨,要讓他過去接受長老的盤問,指不定得被盤問出點什麼來。

“不行!那我朋友怎麼辦?”他指着王峰。

“長老法諭,下官不敢違背,請陛下儘快動身。”守衛隊長看了看小七背上的王峰:“至於此人,既然是陛下的朋友,那就由我護送去陛下的偏殿等候吧,來人,送陛下入宮!”

鯤鱗的眉頭微微一挑,多打量了那守衛隊長一眼。

海族的尊卑階級觀念是相當嚴苛的,即便手握長老法諭,可鯤鱗畢竟是鯨族的王,即便平時再怎麼不正經、也沒真正執掌朝政,但階級擺在那裡,此時一個小小守衛隊長竟然敢用這樣的語氣和他說話?

這可不太尋常,難道宮中有變故?

鯤鱗收起了平時的笑臉,冷冷的說道:“也好。”

…………

鯨殿。

巨鯨族本就高大,所修的王殿更是恢弘得嚇人,足足三四十米高的挑空房樑,數千平的殿面,在那足足上百梯的殿梯頂上,一張完整的巨大紅珊瑚製作的巨鯨王座顯得格外的醒目。

鯤鱗坐在上面,沒有顯露真身的情況下,以他人類造型的體型,與這巨大王座相比簡直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坐在巨人的椅子上,即便擡起手都夠不到任何一側的扶手,顯得和這尊貴的位置有些格格不入。

以往的鯤鱗很介意這個,哪怕耗費血脈之力,也總想要變出真身把這椅子給塞滿,可今天顯然沒了這興致。

陛下站着十餘人,都是鯨族的長老,大長老鯨牙站在左邊首位處,從他的眼神中,鯤鱗能看得出那份兒對他的關愛與以往如出一轍,但其他那些長老嘛……

“九頭龍大鬧龍淵之海,各種秘寶出世,各方勢力強者聚集,都在想着分一杯羹,這是何等機緣、何等盛會?我鯨族貴爲海中三大王族,本該是如此盛會的主人,可就因爲鯤鱗擅自離境,族中僅有的高手盡皆只爲尋他一人而忙,錯過了如此機緣盛會,實在遺憾!”說話的是一個白鬚長者,那左右各三根嘴邊的白色肉須足足有半米長,垂到他胸口位置,還宛若活物般,隨着他說話的語氣和情緒而微微卷曲舒展。

鯨族自古四大族羣,帶有鯤種血脈的是正統的王族一脈,此外還有戰神般的虎頭族,狡獪的八角鯨羣,以及極其擅長智謀的白鬚一脈。

費爾蘭諾身白鬚一脈的統領長老,身份尊貴,在巨鯨族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除了另外兩族的統領長老外,也就只有大長老鯨牙的地位與他相當了。此人平日裡並不在王城,屬於封疆大吏、坐鎮白鬚族羣的封地,鯤鱗長這麼大也不過只見過他三四次而已,這次和其他兩個統領長老突然來到王城,一開口就是衝鯤鱗發難,顯然事情並不簡單。

“機緣秘寶其實倒也罷了,我巨鯨一族也不缺那點。”接話的是一個長得虎頭虎腦的長者,虎頭鯨族羣的統領長老巴蒂,他的聲音低沉、宛若悶雷,開口時竟能直震得這無比廣闊的大殿都微微嗡響:“可因他而選擇提前鯨落的九位大長者呢?如此慘重的代價,我鯨族能承受幾次?!”

鯤鱗微微一怔,他纔剛回來,還不知道‘鯨落’的事兒,貪玩好耍只是他這個年紀的天性,反正在他成年前,陛下這個稱呼只是掛名,族中諸事一概都有幾位長老在管理,因此他敢玩兒‘私奔’,但並不代表他不重視鯨族、不知道輕重緩急,他忍不住看向鯨牙:“幾位大長者……”

鯨牙衝他微微搖了搖頭,現在顯然並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站了出來,淡淡的看向虎頭長老:“我說過了,幾位大長者年事已高,選擇鯨落是他們共同的決定,並不存在提前一說,巨鯨一族需要年輕的繼承者,王是如此,守護者也是如此。”

“是嗎?”虎頭長老微微一笑,並不與鯨牙爭辯,但那臉上的不屑之意,就算是個瞎子都能感受出來了。

“就算不提守護者,身爲一族之王,如此貪玩成性,視我王城如無物今後又能如何統御族羣?”一個身材高挑的中年男子陰沉一笑,這是八角族羣的統領長老,角都,掌管着巨鯨一族的財富,產業遍及天下,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在鯨族的影響力日漸消退的情況下,能撐起鯨族這偌大攤子的,不是靠虎頭族羣的戰鬥力、也不是靠白鬚的智謀,其實更多的還是靠這位角都長老兜裡的金錢。

“我角都、虎頭巴蒂和費爾蘭諾,我三人在來此之前已達成了一致意見,也代表着我們三個族羣共同的心聲。”角都長老一邊開口,一邊緩步走到了大殿中央,然後擡頭看向王座上的鯤鱗,淡淡的說道:“鯨王無德,爲挽救鯨族,我們要換王!”

換王二字一出,大殿上頓時一靜,坦白說,衆所周知這位年輕的王不能服衆,這是一個早就已經在鯨族內部暗暗醞釀着的話題了,但私下議論歸私下議論,在這代表着鯨族權威的大殿之上,說出這樣的話,那可又完全是另一回事兒。

鯤鱗的小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並沒有焦急也沒有憤怒,反而是有着一份兒不屬於這個年齡的孩子的沉穩,身處於這樣敏感的位置,遭受了好幾年的背後非議,就算是再沒心沒肺的孩子也已經早熟。

面對小七時,鯤鱗是那個喜歡笑、喜歡玩的陛下,但坐在這張紅珊瑚王座上時,他就是鯨族的王。

憤怒或者膽怯時,他得端着,因爲他是王!不解甚至不懂時,他得裝懂,也因爲他是王!而這種局面,最理智的方法就是將事情交給更具有經驗的鯨牙長老來處理。

“角都,你放肆!”鯨牙長老提高了音量,凌厲的眼神掃過角都的臉孔,龍級強者的威勢在瞬間迸發,殺氣一閃:“你可知道你自己到底是在說什麼?!”

可下一秒,虎頭巴蒂和費爾蘭諾卻已經佔到了角都身旁。

“鯨殿乃我鯨族神聖,自古不沾滴血,片塵不染,大長老這是想要在大殿之上動手嗎?”虎頭巴蒂身上也有血脈之力在蠢蠢欲動,鯨族的朝堂,可不僅僅只有鯨牙一個龍級而已,巴蒂的氣勢雖比鯨牙稍有不如,但身旁有費爾蘭諾和角都相助,三人一心,反倒是壓了鯨牙一頭。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鯨牙的臉色微微一沉。

角都之前口稱三家統一,可鯨牙心裡清楚,這種攻守同盟,敲碎其一角自然可以不攻自破,但沒想到對方這麼快統一戰線,竟然讓三人毫不猶豫的選擇與自己正面硬剛,看來早在來之前,三家非但已經統一了口徑,說不定連挑選哪一位新王、乃至一切讓位繼位的過程都已經商量好了,甚至很可能還找了外部的同盟……

今天這事兒,有點難辦了。

第四百八十四章

敢在殿前叫囂換王,三人所依仗的絕不僅僅只是他們在鯨族的威望和輩分。

鯨牙敢肯定,早在三人進入王城前,這三族‘勤王’的兵馬或許就已經開始啓程開拔,而此時此刻,說不定三族兵馬已經在王城附近了,甚至說不定還不止這內患的三族!比如說,海龍大軍?

三大王族中,海龍族想顛覆鯨族之心,在海族中可謂已經是人盡皆知,甚至有傳言說老鯨王的失蹤隕落就和海龍族有關!

鯤鱗的實力雖然一直沒能達成鯨王的水準,甚至在鯨族中都稱不上最好,但畢竟是老鯨王唯一的骨肉,更是如今鯤鯨一族唯一的血脈。

雖然鯨牙現在並不知道三個統領長老究竟是如何內部分配的,但鯤是鯨族傳承以來唯一正統的王室血統,若是鯤鱗不能坐這個位置,那無論由誰來坐,都必然更加無法服衆,鯨族內部的四分五裂幾乎是絕對的定局,這種對鯨族百害而無一利的事兒,除了海龍族在背後挑唆和支持,膨脹了三個統領長老的野心,否則其他人誰敢?

鯨牙的臉上神色如常,但腦門心處已經是隱隱見汗,今天這事兒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殿前議事,若是一個處理不當,往遠了說,那是給鯨族埋下未來分裂的隱患,而往近了說,只怕就在今天,鯨族王城就逃不過戰火之危!

“王位更替,豈是我等身爲臣子的人該操心的事兒?”鯨牙冷冷的說,拖延時間、以退爲進也是一種手段,先把今天應付過去,瞭解清楚幾位統領長老的後手和佈置,才能做更進一步的反制:“如今的王室,除了鯤鱗,已沒有第二個鯤種的血脈,想要換王?哈哈,笑話!”

“鯤,是鯨的王族沒錯,千百年來確實一直如此。”費爾蘭諾微微一笑,嘴邊的白鬚蠕動,他緩緩開口說道:“八部衆曾經是這個世界的陸地之王,可現在呢?時代是在進步的,大長老……”

“鯨牙!鯨族從曾經絕對的海中霸主,淪落到今天王權將傾的地步,這與鯤族本就有直接關係!”

“不錯,若不是鯤族當年得罪了至聖先師,王猛怎會捧美人魚而封印鯤之力?”虎頭巴蒂冷笑道:“如今所謂的鯤種血脈,鯤之力已經不復存在,空剩下一個名號而已,早就應該廢除了!”

“興鯨族,廢舊制!”角度雙拳緊握,脖子上青筋畢現:“如今美人魚和海龍族都對我鯨族虎視眈眈,在此鯨族危難之際,鯨王之位,自然該是有能者居之,方能率領我鯨族與之抗衡!何況是這麼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興鯨族、廢舊制!”

“興鯨族,廢舊主!”

不止是三位統領長老,連同臺階下另外幾位鯨朝重臣,此時竟然都有半數人,異口同聲的突然喊起了口號,顯然是早已和三大統領長老通過氣了。

鯨牙心中的震怒已經是無以復加,他有想過三大統領的內變得到了海龍族的支持,但卻真沒想到在朝中重臣裡,竟然也有支持叛亂的份子!要知道,此時能站在這大殿中的重臣,幾乎都稱得上是先王陛下可以託孤的肱股之臣,本該是鯤王族堅定不移的支持者和守護者啊!

這場突如其來的政變,比他想象中還要更嚴重得多。

鯨牙長老感覺有些頭暈目眩,這劇變實在是來的太突然了,即便以他的急智,一時間也是找不到可以化解的突破口。

還沒等鯨牙長老思付出什麼對策,卻聽一個聲音在大殿之上響起道:“我鯤族不配再做王室?哈哈哈,那總得有人做啊,你們想換誰?”

說話的是鯤鱗,再年輕的王者也是王者,相比起政治經驗豐富老道的鯨牙,鯤鱗或許幼稚、或許看問題不全面,但說實話,他能比鯨牙更靈活,有更多的選擇,也可以更加肆無忌憚,有些話鯨牙不能說,但他可以。

鯤鱗的目光沉穩而內斂,此時的他和在船上跟老王喝酒、和在陸地上和小七開玩笑亂髮脾氣的那個孩子可完全不同。

他的目光依次從角度、費爾蘭諾,以及虎頭巴蒂身上一一掃過:“是換巴蒂長老一脈的人?費爾蘭諾先生的人?還是換角度長老的人?哈哈,那可真有意思了,無論選誰,另外兩位肯嗎?”

臺下衆人都是微微一怔,費爾蘭諾的眸子微微眯起,第一次用正眼打量着坐在大殿頂端的那位小陛下。

坦白說,即便是最支持鯤鱗、從無二心的鯨牙長老,一直以來也沒有將鯤鱗視爲真正可以掌控鯨族的王者,畢竟年紀太小,就更別說其他人了,可此時連鯨牙長老都無法破解的政治死局,卻被他一句話就點破了最關鍵的點。

古有二桃殺三士,僅有三家爭一王,王位只有一個,憑什麼造反時大家一起上,坐王位就你一個人坐?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三百八十八章 這一戰很痛快第三百九十四章 雖帥必誅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五十八章 老子只想以德服人啊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