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草率了

所有甲板上的人在此時都安靜了下來,男人捂住小孩的眼睛,女人則是驚恐的捂住嘴巴,就連藏在暗處的幾個鬼級都是忍不住臉色驟變。

尼羅星·卡文,踏足鬼級已經有近十年,雖然沒能邁入鬼巔的行列成爲英雄,但在鬼級的圈子裡也不算是無名之輩了,一柄斬星刀也曾擊敗過幾位獵人出生的鬼級,可剛纔只是黑暗中那莫名的金光一閃,竟然就被人砍掉了頭顱!

狂猛的風暴在四周肆虐,船上剩下的幾個鬼級卻已是驚怒交加了。

對面把人頭扔回,意在警告示威,看得出來這幫找事兒的壓根兒就不是衝尼羅星而來,他也沒那麼大面子,可好話說盡的情況下,竟然還是直接下了殺手,而且一招即取尼羅星人頭,如此實力,豈不是說他們如果要想突圍,結果也是一樣?

“這是要趕盡殺絕嗎!”船頭處,一個白髮老頭聲音冰冷,五指銀光閃動,魂力轉動間,鬚髮倒張、氣勢十足。

“無冤無仇,卻對鬼級痛下殺手。”一個面容俊美的中年男子手掌攤開,一柄火紅色的巫杖出現:“斷我聯盟樑柱,可恨!”

“多說無益,一起衝出去!”一個穿着灰色斗篷的男子聲音沙啞、身材消瘦,動作卻是無比敏捷,說話間身影一展,騰空時已毫不遲疑的宛若一道利箭般朝西邊方向射出。

“走!”

都是果斷之輩,當走時絕不拖泥帶水,那刺客剛一動身,白髮老頭、灰斗篷男子,連同下方船艙內接連傳來幾聲‘砰砰砰’撞碎琉璃窗的聲音,也有幾道黑影速度飛快的從裡面竄了出去,一個個氣息強橫,都是鬼級!

這些鬼級心裡都無比清楚,剛纔斬殺尼羅星那驚世一劍,怕已是鬼巔的強者,單靠自身是絕對衝不出去的,唯有齊心協力,多方向突圍,即便那真是個鬼巔,也不可能同時斬殺幾個方向的鬼級。

沒人選擇剛纔尼羅星被斬殺那個方向,可下一秒,幾道光華從四面八方同時亮起。

左側是一片狂暴的雷霆,海面上的雷霆尤其兇猛,有地利之便,當那雷霆閃耀起來時,彷彿足足數裡方圓的一大片海域都完全閃耀了起來,被那遮天蔽日的雷霆之海所籠罩,噼裡啪啦的雷蛇電舞在海面上瘋狂炸響,三個剛衝進那區域的鬼級連慘叫聲都沒聽到,直接就看到兩個渾身電流纏繞的黑影直挺挺的跌落到了海中。

往右側方向突圍的更多,有三個鬼級,且位置分散,可迎接他們的卻是一片劍光槍影,之前那斬殺尼羅星的金色劍氣宛若瞬移到了那位置,閃亮的劍芒將兩個鬼級同時腰斬。

夾雜在那金色劍氣中的則是一杆銀亮的長槍突刺,一槍刺出,宛若有流星飛射、劃破長空,被刺的白髮老頭反應神速,瞬間魂力爆棚、怒目圓睜,雙掌往胸前一夾,竟將那迅若流星的一槍強行夾住,可隨即一聲槍響,一發銀彈瞬間將他腦門射了個對穿,他面露不敢置信之色,銀色長槍一挺,直接捅穿了他胸口。

戰鬥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全部結束,交手時閃耀的光芒將幾個鬼級同時身死的畫面烙印在了船上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眼裡。

此時除了左側方向那還未散盡的雷霆在海面上偶一閃耀外,整個海平面隨之一暗,緊跟着……噗通、噗通、噗通!

幾顆鬼級強者的人頭被扔回甲板上,滴溜溜的轉着圈,原本還罵聲哭聲一片的班尼塞斯號,此時猛然靜了下來,所有人都驚恐而絕望的看着那幾顆鬼級強者的頭顱,這些在他們眼裡高高在上,堪稱是這個世界頂端存在的大人物們,竟然如此輕易的被身首異處,連這些大人物都沒法活命,何況他們?

嗡嗡嗡~~嗡嗡~~嗚……

那是船體熄火的聲音,長時間的超載大功率,加上大漩渦的拉扯力,已經將班尼塞斯號的動力徹底破壞掉了。

嘎嘎嘎嘎嘎……

所有人都聽到了船體那不堪重負的聲音,感受到了那大漩渦強行拉扯船體的巨力。

所有人此時都絕望了,船長的聲音在船頭處恐懼而無奈的喊道:“有親人在身邊的,告個別吧!”

這句話彷彿擊垮了船上所有人最後的一絲心裡防線,霎時間,整艘船上哭聲大作,哀嚎聲不絕於耳。

十死無生!

老王此時不敢動用魂力,他能感受到從四周不停探測過來的神念,若是發現了他的本體,那幾個鬼巔或許會直接殺過來也未可知,他只能先安靜的等待着,像其他那些普通乘客一樣。

對方是不是衝他來的,老王心裡還真有點吃不準,但不管對方到底是衝誰而來,殺光這艘船上所有人顯然已經是那些人的共識。

衝出去?剛纔那六個鬼級已經給老王做了最好的示範,伏擊這艘船的四個人,至少有兩個是鬼巔,而且還是鬼巔中都比較強橫的存在,再加上那個在暗中操控大漩渦的鬼巔巫師,自己若是衝出去可以說玩命的面極大。

留在船內那就是硬抗大漩渦了,普通魂修在這樣的海域被捲進漩渦中,那是必死無疑,但這顯然並不包括老王……有聽說過被水淹死的海族嗎?克拉拉的美人魚印記這已經是第二次救自己性命了。

此時失去動力的客船已經被大漩渦的流速徹底捕獲,原本龐大無比的船隻在這越來越大的漩渦中就宛若只是一片毫不起眼的落葉,隨着旋流不停轉圈,站在甲板上的人都感覺一陣天暈地旋,有不少甲板上的人被直接甩了出去,被那漩渦吞沒。

船體越轉越快,終於‘砰’的一聲巨響,鋼筋龍骨的船身竟被強行折成了兩段,迅速往漩渦中心沉下去,無數貨物和人們被拋起,密密麻麻的填充在那漩渦四周。

海水瞬間就淹沒了老王的頭頂,這等於擺脫了對方神唸的監視。

嗡嗡~~魂力立刻從老王的身體中源源不斷的涌出,美人魚印記也在胸口微微一閃,臉頰兩旁各自裂開了一道口子,兩片通紅的紅腮微微開合。

“沉!”老王一聲輕喝,魂力下沉,千斤猛墜!

海中的漩渦,就像地面的龍捲一樣,中心處永遠都是最平靜、傷害也最小的,甚至可以說沒有傷害,若是能穿透這漩渦中心,那就能沉到海底去,真要是讓他鑽進了海底深處……大海不是他的敵人,而是他的朋友,就算是這幾個鬼巔也奈何不了他。

可還沒等老王在那瘋狂旋轉的漩渦中找到中心點,一片雷霆已順着漩渦盤沿過來。

恐怖的電流在瞬間就殺掉了近乎八成的普通人。

作爲最頂尖的蟲神種,雖然沒有坷拉那種全系巫術免疫,但各種巫術抗性都是不差,可即便如此,老王仍舊是感覺全身被那雷霆電流給打得猛然僵直,險些直接喪失意識,還好有天魂珠吊命,非但在瞬間替他主動吸收了大部分雷霆傷害,且一口魂力續上來,將麻痹的身軀都瞬間恢復。

可下一秒,那漩渦中心處的顏色卻變得愈發幽藍透亮,並飛速將這‘藍色’染遍了整個漩渦。

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撞擊聲在大漩渦中傳遞,老王的瞳孔猛然一收,看清了那‘藍色’的真面目。

藍英沙!

那可不是什麼能量的顏色,而是無數細小的、極其堅硬的藍英沙,散開後幾乎覆蓋了整個漩渦表面。

加入了這些堅硬藍英沙的漩渦,殺傷力瞬間提升,簡直就像是升級成了絞肉機,別說人了,連同鋼鐵鑄造的班尼塞斯號都在瞬間就被蠶食分割,被絞成了細碎的齏粉!

老王及時開出魂盾,緊跟着猛烈的撞擊衝來,即便護盾也不能完全吸收傷害,恐怖的密集撞擊,轟得他全身巨疼、魂力消耗也是極快,還是靠三顆天魂珠撐着,但失去了班尼塞斯號這大傢伙的‘保護’,老王是再也控制不住身體,眼前天旋地轉,螺旋的絞殺力將他宛若一顆又臭又硬的石子兒般,直接拉進了海底深處。

麻蛋,草率了。

……………………

漩渦風暴足足持續了好幾分鐘才漸漸平息下來,剛纔還在海面上奢華奪目、耀眼無比的班尼塞斯號,此時就好像是徹底消失了蹤影。

海面上漂浮着不少殘渣,但就是沒看到任何一個活着的人,甚至連屍體都沒有,配合上藍英沙的大漩渦太恐怖的,徹頭徹尾的霸道絞肉機,簡直就是粉碎一切。

五道身影此時在相距數裡外淡淡的注視着這邊,他們一身黑衣,但胸口卻都佩戴着賞金獵人的勳章。

這趟任務可真是太輕鬆了,就是不知僱主爲什麼一定要讓三個鬼巔同行,還搞出這諾大的陣仗,不惜波及一整條船上的人。

“死光了嗎?”

“感覺是的……要不再等等?”扛着一隻超大符文槍的傢伙如實迴應。

“目標只是一個鬼初而已,不管是不是剛纔那幾個人之一,”雷霆男微笑起來:“但掉落進大法師閣下的絞肉機中也已經不可能生還了。”

“迅速回稟,領取賞金吧。”大法官的聲音有點冷,剛纔那把藍英沙可是價值不菲,事實上要照他的意思的話,兩大鬼巔、三個鬼中,上到船上去輕易就能把整船的人全都殺光,哪用這麼麻煩?但上面的人顯然並不這麼看,似乎是認爲上船動手會打草驚蛇,會讓目標趁亂悄悄溜掉,也或許……是在擔心會暴露什麼。

這簡直就是謹慎過了頭,什麼樣的目標能在兩大鬼巔、三個鬼中的眼皮子底下溜掉?

但沒辦法,對賞金獵人來說,天大地大,僱主最大,發佈的命令是什麼要求就怎麼執行,獵人無權過問,自然是一切照章辦事。

“說到分錢我就痛快了,嗨,夥計們,”銀槍男子笑着說:“你們就都不好奇目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嗎?竟然要求三個鬼巔同時接單,還開出五千萬歐的懸賞,這都已經快趕得上暗堂那邊這兩年吹爆的新世紀九子了。”

“哈,新世紀九子可不止這價格,我看多半是什麼權貴二代……”

“聊天可以,但一切有關僱主的事兒,不要問,也不該說,”金劍男子平靜的用神念掃視着附近海域,似乎確定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他看了銀槍男子一眼:“任務完成,管好你們自己的嘴,回吧!”

…………

大漩渦下方千米的海底深處,這已是靠近海牀的深度,水壓大的嚇人,一些船隻的殘骸被壓成一塊塊小鐵塊兒,在老王四周用極慢的速度緩緩下沉。

王峰臉頰兩旁的腮面在微微啓合着,兩隻瞳孔中隱隱有金光冒出,在這樣的深海,不用蟲眼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東西。

上方那個絞殺了班尼塞斯號的大漩渦正在飛速消散,老王知道,危險已經過去了,但此時此刻他的狀態可不怎麼好。

左胸處的肋骨怕是斷了好幾根,右腿是麻木的,不知道有沒有傷到骨頭,全身幾乎都失去了知覺,自身的魂力也幾乎進入停滯狀態,那大漩渦的威力太過恐怖,老王感覺其本身恐怕就已是五階的巫術,加上藍英沙後,局部殺傷甚至已經到了五階的巔峰,一個鬼初在這樣的殺傷下確實是不可能活下來的。

還好三顆天魂珠一直在源源不斷的爲他提供魂力,不但幫助他撐過了之前的絕境,現在又在緩緩反哺他的靈魂和身體,修復着他身體的各種創傷,就是速度慢了些,一時半會兒自己估計也動彈不得,若無美人魚之吻的印記,讓自己衍化出像海族一樣可以在海底呼吸的‘腮’,那就算熬過了大漩渦,現在也根本活不下去。

自身的鬼級實力,超強的四階魂盾,天魂珠,美人魚之吻……這些東西無論少上任何一環,今天小命就得交代在這裡,但總算自己還是幸運的……嗯?

王峰的眼睛微微一眯,他竟然看到兩個身影朝自己遊了過來。

敵人?那幾個鬼巔的同夥?

老王不敢大意,微微閉上眼睛,裝作屍體一樣,隨着那些緩緩沉落的殘骸一併沉下,一動不動。

那兩人似乎沒注意到無數殘骸中的這個人。

“上船的時候運氣就不好,我就說這趟行程有問題吧,”居然是老王在上船前給過一張船票的少年林昆,他惱怒的說道:“現在居然還沉了……這都是些什麼事兒啊!”

林昆只是假名,若是將這名字倒過來看,此人正是巨鯨族那位‘私逃外出’的陛下鯤鱗。

上次帶着小七離家出走,鯤鱗的目的地本是極光城玫瑰聖堂,可這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剛一上岸,鯤鱗就已經被人類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給迷暈頭了,什麼魔改機車、說書看戲、夜場美酒……

在海底生活了快二十年的鯤鱗哪曾見過這些,一路玩着過來,自然就耽誤了去玫瑰報名的時間,結果拖到現在,身上的錢都快花光了,極光城卻還遠在天邊……

他身邊小七臉色顯得有些蒼白,想起先前船上的一幕還感覺有些後怕,還好殿下身上有巨鯨族的護身魂器,否則怕是當時就要被那大漩渦給直接絞成渣了。

小七憂心忡忡的說道:“陛下,咱們要不還是回去吧,人類的世界真是太危險了,坐個船都差點丟了性命……我感覺今天晚上這幫人說不定是衝咱們來的。”

“笨,真要衝咱們來的,會在海上動手?”鯤鱗敲了他腦袋一下,畢竟是陛下,再怎麼貪玩好耍,腦子還是在線的:“肯定是有什麼人在尋仇啊,咱們算是被遭殃了!”

他罵完,想想又覺得有點鬱悶,在船上雖然只呆了兩天,但這船上的人對他都挺友好的,特別是那個王大帥,送自己船票不說,還請自己喝酒,說話又好聽,這樣的人居然也被殃及池魚、葬身海底……他還沒來得及報答呢。

“這整船人死得那才叫一個真冤!也不知道下手的是些什麼人,哼哼,管他有什麼事兒,波及這麼多無辜,還害死了那個大帥哥,這傢伙千萬藏好了,要是讓我查出來,回頭絕對不放過他們!”

“那咱們現在……”小七更鬱悶,雖然有魂器守護,兩人沒受傷,但錢包卻放在船上客艙裡沒能‘搶救’出來,雖說那錢包裡剩下的資本已經不多,但起碼還是夠兩人去極光城報名入學的,行情都打聽過了,可現在……

在人類世界,沒錢寸步難行,這點兩人可是早就有所體會了。

鯤鱗無奈的嘆了口氣:“還能去哪裡呢?還是先回王宮吧!”

小七一怔,隨即就是驚喜交加。

拐帶殿下離開王殿這可是死罪,小七這段時間可一直是生活得膽戰心驚的,這整整已經勸了三個月了卻是毫無進展,可沒想到一場大禍,居然意外促成了這點,要是早知道這樣,他早點把陛下的錢包扔掉就好了啊!

“陛下,那咱們……”

“等等!”鯤鱗的眼睛突然一瞪,在成片殘骸中看到了裝死的老王。

剛纔那大漩渦的威力,鯤鱗可是親身經歷了,連巨鯨族的防護寶物都被消耗了大半威力才保了他和小七一命,連班尼塞斯號那堅固的船體都被直接絞碎成渣了,可這居然還有人能保存完好的身體?這得是多強悍的肉身啊……

“小七,過去瞧瞧!”鯤鱗來勁兒了,兩眼放光:“看看前面那傢伙還有氣兒嗎!”

第四百八十二章

“活人?”

小七順着鯤鱗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死屍一樣的王峰,那僵硬的身體、古怪的造型……那張臉看起來都已經被水泡爛了,有一大塊臉皮都是翻起來的!

“不、不可能的吧?”小七打了個寒顫,剛纔大漩渦裡時,那恐怖的絞肉機可是生生將所有一切人和物都統統絞殺成渣,除了擁有鯤族護身神器的陛下和自己,其他人誰活得下來?

“你去瞧瞧!”鯤鱗拐了拐他胳膊。

“是、是……”小七感覺舌頭有點打結,渾身有點哆嗦。

大海之中,對那些海族的未成年來說,最可怕的不是尖牙利齒或者各方強者,反而是這種看起來沒什麼大危險的‘水屍’。

實際點來說,這玩意兒傳播一種海族的瘟疫,當年海陸爭霸時成片的腐屍造成過很嚴重的污染後果,此後代代相傳,形成不少恐怖傳說,自然讓海族對這東西忌諱頗深;此外浮屍形狀可怖,被海水泡得發脹潰爛的臉,那本就是海族每個小孩子兒時的噩夢,就跟各種惡鬼傳說之於人類一樣。

進入漩渦絞肉機時,老王有無限魂力的護盾防護,加上鬼級的肉身才勉強強行扛下來,但也已是精疲力盡、渾身是傷,全靠天魂珠的魂力輸送撐着意識不滅,而臉上的人皮面具、穿的衣服卻是早就已經破爛不堪,臉上的人皮也已經翻了起來,看起來就像是那種泡漲的死屍。

小七游到距離老王數米外,只是掃了一眼就趕緊扭轉頭。

“陛下,他死了!”他肯定的說。

“我感覺沒有。”鯤鱗隔得遠遠的:“你走近點看!這人肯定沒死,不然就那大漩渦,直接都碎屍了!”

小七愁眉苦臉硬着頭皮,感覺肝都快破了,壯着膽子又往前靠近了一些,這次卻是瞧清楚了,眼睛一瞪,驚喜的喊道:“陛下,是大帥哥!”

“啊?”鯤鱗一怔,趕緊遊了過來。

Wωω .ttκā n .C○

只見王峰臉上的臉皮都已經整塊兒翻了起來,已經有點面目全非了,且連衣服也破爛得不像話,但憑藉那破爛的衣服、臉皮的輪廓,依稀還是可以認出‘王大帥’的身份。

他愣了愣之後,哈哈大笑出聲來:“大帥哥原來是假身份,他戴的是面具啊!”

老王仍舊閉目裝死。

陛下?鯨族?

老王總算是猜出了這少年的身份。

自己是假身份,這少年顯然也是假的,什麼林昆,是鯤鱗吧?當今巨鯨王族的陛下,也是海底三大王族中歷史上最年輕的王之一!

克拉拉給老王介紹過不少海中王族的情況,不像美人魚這種傍上了王猛纔開始翻身的新貴,巨鯨族絕對是三大王族中最古老、也曾經是最強大的,但隨着上一代的老鯨王失蹤,年輕的陛下雖然天賦縱橫,號稱擁有‘鯤神’血統,但苦修十幾年了仍舊只是個普通的鬼初,與那傳說中的強大血脈相去甚遠,顯然還並不足以擔負鯨族重任,且貪玩好耍,常常給鯨族捅出簍子,被另外兩族認爲是巨鯨一族徹底沒落的徵兆……這故事中的年輕陛下,難道就是眼前這個?

老王有點哭笑不得。

你特麼巨鯨王族的王不當,跑到陸地上來裝人類演富二代,這是什麼惡趣味?有這樣的王,也難怪另外兩大海底王族對鯨族越來越輕視,這擱誰能看得起他啊?

此時鯤鱗和小七兩人圍着王峰,小七這下不怕了,七手八腳的將王峰臉上的面具撕掉,

“撕掉面具變得帥多了嘛!這才叫王大帥,不,王小帥!”鯤鱗笑哈哈的摸了摸他心跳,驚喜道:“果然還是活的!這兄弟也是個人才!”

“有腮,這是個海族!”小七發現了新大陸,頓時聯想了一大篇的劇情,難怪自己和陛下都覺得這個王大帥親近,原來都是自家人啊。

“你懂什麼!”鯤鱗說道:“這都昏迷了,要是海族的話,早就現真身了,這傢伙最多是個混血!”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陛下知道得真多……咱們要在這裡等他醒嗎?”

“笨啊你,那得等到什麼時候?”鯤鱗查看了下他的傷勢,指揮說道:“看樣子傷得不輕,這王大帥怎麼說也是咱們的朋友,又送船票又請我們吃飯的,可不能直接扔着不管,必須要帶回族地去救他,你來背!”

小七‘噢’了一聲,伸手就來拽老王。

王峰此時還真是正需要救援的時候,天魂珠的滋養雖然能慢慢修復身體傷勢,但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成,沉重的傷勢讓他現在全身幾乎難以動彈,真要留在這裡,且先不說那夥弄沉客船的傢伙會不會到海底來搜尋,萬一被路過的鯊魚鯨魚什麼的一口吞了,那得多冤?

二來是鯤鱗的身份顯然也引起了老王的興趣,怎麼說也是巨鯨族的陛下,被他救一下,大家相互欠個人情,怎麼都不會虧,只是現在突然醒來好像也有挺多事兒難以解釋,比如臉上那張人皮面具。

反正爲了安全怎麼都要去巨鯨族一趟,於是索性就繼續裝死,任由那小七拖着自己。

只見兩人先前說話時還是正常的人類形態,此時全身魂力一放,體型竟然飛快變大,且雙腳十指間長出了又厚又長的肉蹼,就像是潛水員的腳蹼一樣,小七扛上老王,兩人雙腳的那大腳蹼只是往後微微一擺,身體已宛若炮彈般朝前射出,行進中腳蹼微一盪漾,宛若與水流融而爲一般在海中穿行,絲毫感受不到水阻,速度卻是飛快,遠勝貝船。

老王也是感慨,難怪當年即便是至聖先師那個時代也無法徹底征服大海,真要來了海里,光是這些海族的速度就已經足以讓一切同階甚至高一階的人類強者都望塵莫及了,這下已是徹底放心,跟着這兩個,沉船那幫人就算來追,也只有吃屁股灰的份兒。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四百五十六章 鬼級之道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四百五十七章 想刺激都難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一百九十四章 禽獸不如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三百零四章 紅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