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

既然是隱藏行蹤去聖城,那自然需要一個假身份,老王現在的假身份就是一個在海上賺得盆滿鉢滿,打算返回陸地享福的超級富家翁,到時候利用這富翁身份,在聖城還能搞點事兒,此時他接過那船票瞧了瞧,邊上居然是鍍金的,還印有貴賓二字。

班尼塞斯號,老王聽說過,民用載客的商務船,能做到海軍鬼統領級的船體尺寸和規模,甚至還更大一些,在這個世界來說確實已經是極盡奢華了,據說這船上連同所有客房,有超過五萬盞大大小小的魂晶燈,無論任何時候都不會全部熄滅,因此號稱大海上永不泯滅的明珠,確實是相當有名的,這種船的貴賓票可是相當難買,不是有錢就能搞定,拉克福用鯊族外使的身份在這沿海一帶混跡了好幾年,顯然還是有點能量和牌面的。

“挺有辦法嘛。”老王順手將那兩張船票揣到兜裡,背上他的小揹包:“我去鎮上找個旅店休息,你就在這邊守着貝船吧,過兩天暗魔島的人會來接你。”

拉克福一呆,張了張嘴:“大人不需要我伺候嗎?”

這次去聖城找卡麗妲屬於秘密行動,拉克福自然是不會帶去的,還遠遠沒信任到這份兒上,何況這艘貝船也需要人看守,過幾天自然會有暗魔島人的來這邊接他回島。

“你又不是女人,伺候什麼?”老王哈哈大笑,擺了擺手:“在暗魔島等我回去就好。”

喬裝打扮肯定是需要的,臉上的人皮面具是鬼志才做的,相當精巧,雖然沒有老王上次做黑兀凱面具的那種鍊金貨高檔,但要論起實用卻是分毫不差,此時的他看起來略顯富態,白白胖胖,穿着一身白色的聖裁服,手指上還帶着一顆鵝卵大的寶石戒子,一副炫富的暴發戶模樣。

這是老王第二次來裡維斯港了,縱橫交錯的兩條大街就是港口的主體,沿街那些海商們粗言鄙語的叫罵聲隨處可聞,酒吧紅樓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們也不停的衝老王勾着手指,眉目含情、脣留指香:“小哥一身風塵,不進來休息一下嗎?這裡有上好的漿酒,更濃的都有哦……”

老王聽得這就很舒服了,身邊沒有溫妮這幫小跟班,感覺整個世界都突然敞亮自由了不少,這纔是男人的活法,自己天天照顧一幫小屁孩,給他們當保姆,再這麼下去怕是真要成保姆了。

忍不住就想起了某位挺久不見的老友,要不是身上有僞裝,身在如此異域風情的世界,對這種勾欄場所老王還是挺有興趣的,當然,和傅里葉那種情調要玩兒、實戰也要上不一樣,老王不實戰,純屬調情逗樂,主要是這世界也沒個安全措施,雖然談不上潔癖,但也怕生病不是。

色情和暴力充斥在這座港口的每一個角落,低俗粗魯但卻給人一種真實感,老王喜歡這種真實感,這個世界也並不是只有優雅的公主和王子,血淋淋的現實,其實和王家村也沒什麼區別。

找個地方小酌了幾杯,最後還是在港口上最大的旅店裡定了個房間,美美的睡上一覺,等到第二天中午前往港口時,入眼的客船則是讓老王都忍不住驚歎了一下。

這是一條比鬼統領級還要更大的超大客船了,上百米的船身,寬有足足二十幾米,除了船體下排的艙位,上面還有三層奢華的建築,這船吃水很深,載客量很大,在船側用那種醒目的白漆寫着‘班尼塞斯’號的字樣。

船尾處,一條寬大的鋼鐵舢橋連接着船身和港口供人通行,那是普通客人的通道,穿者打扮成什麼樣的都有,但說不上窮困,能登上這艘船,至少也是刀鋒聯盟的中產階層。

人流在不斷的涌入,可港口邊上等着上船的乘客仍舊還排着長長的人龍,整條船看起來怕是至少有上千乘客,且富商、平民、家族勢力魚龍混雜,老王甚至還瞧見了兩個鬼級強者,佩戴着賞金公會的獵人勳章,看起來實力不俗,這種大客船就是這樣,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這種地方也是最適合交際和打探情報的。

老王的貴賓通道在前面,寥寥無幾的登船客,卻配着一條比那排滿人龍的普通通道更寬大的舢板,上面還鋪上了紅色的羊絨地毯,幾個帶着高筒帽、白手套的服務生正微笑迎客,驗證了老王的船票,立刻就有人上來替他接過那小小的揹包,好像生怕這小揹包壓彎了尊貴客人的背脊,別說,這服務還真有點貴賓的樣子。

老王正要登船,只聽身後有個稚嫩的聲音怒氣衝衝的說道:“憑什麼我不能走這裡?我也買了票啊!”

老王轉頭一瞧,只見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穿着打扮雖是一般,但雙眼有神、氣勢不凡,身後還跟着個身材高大、形似獸族的少年隨從。

這要是擱別人,看一眼就過了,可王峰的眼睛卻是微微一眯,蟲神種的本能感知在進入鬼級後變得更強了,幾乎是一眼就看穿了這兩個小傢伙的僞裝。

海族?

雖然因爲至聖先師的封印,海族在陸地上受到力量和血脈限制,讓老王也看不透這少年究竟是個什麼路數,但作爲一向驕傲的海族,幹嘛要打扮成人類和獸人的樣子?這可真有點意思。

少年雖然底氣十足,但那高筒帽的服務生可不是吃素的,這是班尼塞斯號,每年接待的各大勢力權貴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什麼人沒見過?會怕這麼一個連常識都不懂的鄉下富二代?

“這裡是貴賓通道,你這只是普通客艙的船票,票價就差了十萬八千里。”高筒帽的服務生臉上雖然保持微笑,但那淡淡的語氣中卻顯然充斥滿了不屑:“現在請你立刻到那邊去排隊,不要當着其他尊貴的客人。”

少年怔了怔,臉色微微漲紅:“你什麼意思?我就不是尊貴的客人唄?你這是狗眼看人低啊?”

“人要有自知之明,尊貴不尊貴不是你說了算,識相的就現在立刻離開,否則捱了揍,別怪我沒提醒你!”

那服務生淡淡的說道,同時朝旁邊遞了個眼色,立刻就有兩個長得五大三粗的壯漢走了過來:“說話嘴巴放乾淨點,班尼塞斯號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少年的臉色已經沉下來了,長這麼大,族中雖然有不少人對他坐那位置不滿,但還真沒人敢這樣當面和他說話,此時他臉色陰沉,身後那‘獸人’小跟班更是拳頭捏得緊緊的。

“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兩個壯漢保鏢見他不走,伸手就要朝少年抓去,可還沒等他們的手搭到少年的肩膀上,另一隻大手已經橫空攔了過來,擋在那兩個保鏢身前。

兩個壯漢一怔,只見攔住他們的是剛纔已經驗票,準備上船的中年人,他兩根手指夾着一張金光閃閃的鍍金貴賓船票,在兩個保鏢眼前晃了晃,最後將票放到了少年手中:“小夥子,你的船票掉了。”

這中年人自然就是老王了,人皮面具的效果實在不要太好,連臉上的汗孔和每一根鬍鬚都做得無比逼真,就算是貼到臉前絕對都看不出任何問題來。

別說那兩個保鏢和服務生了,連那少年也是呆了呆,但很快卻已經反應過來,他毫不客氣的接過王峰遞來的船票,一把拍到那服務生的臉上:“我現在可以過去了嗎?”

服務生怔了怔,接過船票仔細驗證了一下,然後就忍不住多看了王峰一眼。

這特麼就算是個白癡都看得出來他是在幫那少年……但班尼塞斯號的貴賓票,每張可都價值不菲,且大多數時候都還得有深厚的背景關係才能買到,這特麼得是什麼樣的人,纔會多買一張放在兜裡玩兒?再有錢也不是這樣玩兒的吧?

服務生起碼呆了四五秒纔回過神來,有些艱難的說道:“是的,您可以過去了,但您的隨從……”

“欺負人家小孩子不懂嗎?貴賓票是可以帶一個隨從的。”老王靠在欄杆旁邊笑呵呵的提醒道。

服務生這下沒敢再說話了,只能露出那略顯僵硬的職業笑容,恭恭敬敬的彎下腰去:“請!”

少年和那小隨從跟着王峰上了船,等離開了那服務生的視線,他一改先前繃緊的臉,吐了口長氣:“真是丟臉死了,小七你怎麼買票的?普通票和貴賓票你都不懂嗎?要不是旁邊這位先生……籲。”

他看了看身邊的王峰,學着人類的禮節衝他伸出手:“還忘了向你道謝了,要不是你的話,剛纔可真是尷尬死了,那船票要多少錢?我補給你。”

“小事兒一件,船票不小心買多了,放兜裡也是放着。”老王倒是挺喜歡這爽快的性格,笑着說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林昆!”少年指了指身旁的隨從:“這傢伙叫小七,你呢?”

“鄙人王大帥。”

“這名字好,是挺帥的!”少年笑着豎起大拇指:“那個船票不便宜的吧?隨手就送出來,你這人夠仗義!一會兒我請你喝酒,這船上的隨便你點!”

“少、少爺,咱們的錢好像不太夠了……”隨從小七在身後尷尬的拽了拽他袖子,小聲的說。

少年臉上一紅,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老王卻是哈哈一笑:“尋樂酒需醉,此會興如何,喝酒嘛,圖的是個高興,誰請都一樣!”

少年林昆怔了怔,回味了兩遍,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只感覺眼前這中年人不但仗義,說話又好聽,真是越看越喜歡:“有文化!我喜歡!”

“去放行李吧。”老王笑着說:“看看這貴賓艙的房間如何,回頭甲板上見。”

“好!”

將行禮往客艙裡隨便一扔,往那甲板上一走,這裡是貴賓們才能進來的地方,各種遮陽傘、小酒吧,悠閒自得的所謂上流名仕,和下面船艙裡那些擠死擠活的平民艙大爲不同,船還未開,已然是一片熱鬧之象。

坐了十天的小貝船,陡然換到這龐然大物上還真是有種海闊天空的自由感,老王點了杯酒水找個地方隨意坐下。

這次去聖城,首要是聯繫上妲哥,見見她固然是心之所願,但更重要的是,有藍天和卡麗妲的配合才能讓自己在聖城更快的打探到需要的消息,順便還能幫自己包裝一下,這富商身份也不是隨便定的,老王打算要去聖城‘投點錢耍耍’,搞點事情,不能總是讓聖子羅伊到極光城來搞自己,自己卻不搞他呀!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那不成了受了嗎?

他一邊琢磨着去了聖城後的行動,一邊卻已瞧見先前那個叫林昆的少年帶着他的跟班興奮的找上甲板來。

老王眯起眼睛。

“嗨!大帥哥!”林昆看到老王了,衝他這邊興奮的招了招手。

就是這稱呼讓老王差點沒一口噴出來,挺好一詞,怎麼從這九天大陸的小屁孩嘴裡說出來,聽着就有點不對味兒的感覺?

他衝林昆伸出兩根指頭搖了搖。

一個氣質不俗的海族,打扮成人類和獸人的樣子,這小傢伙什麼路數?什麼來頭?看來這幾天的海上旅程倒是不至於太寂寞了。

…………

龍淵之海的變故仍舊還處於愈演愈烈之中,大部分區域現在都被封禁,得繞路,在船上過了兩天奢靡的生活。

林昆這小子,看似沒什麼心機,但嘴卻很嚴,老王不露聲色的套了兩天話,居然半點有用的消息都沒套出來,不過到了海上,先師對海族的詛咒削弱,倒是讓老王多看出了點東西,這小子似乎是鯨族的人……三大王族啊,有點來頭。

當然,精力也不是都放在這小子身上,老王對海族雖然挺有興趣,但這趟畢竟是去聖城辦正事兒的,得有個主次。

王峰這王大帥的土氣名字,和那凱子暴發戶的形象倒是相得益彰,倒是讓他在船上認識了幾個聖城商會的人,都不用老王去刻意結交,人傻錢多的金主身份讓這些商會的人對他很感興趣,短短兩三天已經稱兄道弟起來,可謂是相談甚歡。

此時航線已進入深海範圍,老王白天多和商會的人喝了幾杯,醒來時已是深夜。

甲板上的頭頂月光明媚,鹹溼海風帶着一絲陰冷,吹在臉上格外醒酒,來這個世界有段時間了,還真別說,感覺他這個文明人已經完全適應了這裡的生活。

呼~

船身此時突然晃了晃,大海上的大風浪就是多。

老王抓住船欄時下意識的朝前方掃了一眼,卻見在距離客船大約數十米外的漆黑海水中,一個藍色的光球正螺旋閃耀、發出光芒。

什麼東西?

下一秒,嘩啦啦啦……

那海中的藍色光球迅速變大,帶動起大量的海潮,竟飛快的形成了一個大漩渦。

老王眉頭一皺,酒醒了大半,這看起來可不太像是自然形成,是海盜?還是……老王左手微微一搓,十幾只冰蜂從空間油燈中竄出,騰空而起,眨眼間已超四面八方散開飛去,論偵查,再大的風浪可都難不住老王。

冰蜂反饋回信息的速度比老王想象中還要更快得多,兩者瞬間意識連接,只見此時在距離班尼塞斯號大約數裡外的東南西北四邊,各有一條貝船漂浮,而那每條貝船上都站着一人。

要知道此時的海面極不平靜,在漩渦的影響下,連班尼塞斯號這樣的大船都無法穩住船身,可那幾艘小小的扁舟,此時卻能在風浪中安然無恙,而其中一人此時正手舉着一根冰藍法杖施法,那巨大的海底漩渦顯然就是他弄出來的傑作。

而在另一個方向,剛剛靠近的冰蜂只來得及看到一個光禿禿的頭顱,緊跟着刀光一閃,強橫的金色刀風隔着幾十米的高度瞬間同時斬中了三隻冰蜂,竟直接將其一分爲二,那身老王親手打造的冰蜂戰甲,在這一刀面前居然是沒有起到絲毫的防護作用。

老王心中微微一凜,如此漆黑的夜空,非但能精準的判斷出數十米高空上的冰蜂位置,且在如此顛簸的小舟上,還能手起刀落、乾淨利脆的同時劈斬三隻冰蜂,無一絲偏差,這手刀法,就算是老黑也做不到。

這是四個鬼巔?難道是衝自己來的?

‘有漩渦!有漩渦!’

‘嗚~~嗚~~嗚~~嗚~~’

不等老王得到更多的信息,船頂最高處有瞭望員也已經發現了前方飛快擴大的大漩渦,拉響警報的同時,驚恐的大喊出聲,不出十秒鐘,整條船都被驚動了,無數人揉着惺忪的睡眼,或打開窗戶、或跑到甲板上。

此時那漩渦已然變大成型,浮出了海面,那是一個足足有二三十米直徑的大漩渦,攪動的風浪將這附近整片海域都帶動起來,狂風巨浪拍打到這班尼塞斯號上,將船體打得左右亂晃。

“這是哪來的漩渦?怎麼這麼近了才發現!”披頭散髮,連襯衣都沒扣上的船長氣急敗壞的跳了出來,只看了一眼那漩渦的規模,已經驚得倒抽一口涼氣:“右滿舵!右滿舵!魂晶馬力給我開足,往右側逃!”

這船長經驗倒是十分豐富,一邊怒吼着一邊衝進駕駛艙。

大多數人此時都還在懵着,卻見整艘船突然間亮了起來,船身上有密密麻麻的符紋在閃耀,可這時候漩渦的吸力顯然已經拽住了船體,儘管此時火力開足,甚至連船體都在那拉扯中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嘎吱聲,可班尼塞斯號仍舊還是被拉得緩緩朝那漩渦中心處靠攏過去。

“大副過來掌舵!魔改衝焰的魂晶能量還差多少?”

“只有百分之八十!”

船長焦急的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漩渦:“來不及了,右舵給我掌穩,開流焰!”

隨着他一聲令下,班尼塞斯號猛然一顫,船尾處幾個足有圓桌大小的鋼鐵銅管中噴射出了強烈的焰流。

轟!

一股超強的推力此時猛然作用到了班尼塞斯號上,將緩緩被拉攏過去的船身強行往外推出來數米,可這顯然還不夠。

“扔東西!把船上能扔的全都扔掉!”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這下不用船長再親自吩咐,有點經驗的船員們早已經在動手,更多的船員則是在艙內到處跑動,砰砰砰的敲打踹着每一間房門,扯着嗓子大喊:“扔東西!把所有能扔的都扔下船去!”

“天吶!好大的漩渦!”

“先師保佑、諸神保佑……”

“別拜了!船被那漩渦拉住了!扔東西、想活命就往下面扔東西!”

“沒用,那漩渦的吸力太強,逃不脫!”

巨大的船體異響、船員們的吼叫聲和敲打聲,以及整艘船那愈演愈烈的劇烈搖晃,終於是把整艘船的人都給徹底嚇醒了過來,甲板上此時哭喊聲、嚷嚷聲響成一片,徹底陷入了混亂。

跳海是沒用的,連班尼塞斯號這樣的大傢伙都無法對抗那漩渦吸力,何況是這些普通人,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這樣的處境除了求神似乎也已經沒了別的辦法。

從尾部衝出的焰流此時僅僅只能與那漩渦的吸力勉強抗衡,可這樣的焰流衝擊威力和時間都是有限的,船長和不少船員的臉上都出現了絕望的神色:“有沒有擅長巫術的鬼級高手?能不能試試把那漩渦破壞掉?”

船長又在問,可迴應他的卻是幾道沖天而起後四散飛射的聲音,足足有七八個之多。

能飛,鬼級?

船上並不乏鬼級高手,若是順手能爲之的事兒,拯救這一船人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但面對這樣的漩渦之威,留下來消耗自己的力量與之對抗,顯然沒有哪個鬼級會願意,可下一秒,遠處海面上有槍聲響起。

‘砰砰砰砰……’

恐怖的魂能子彈瞬間命中那幾個高速飛逃的傢伙,每人的額頭上都是一個小洞,緊跟着人直挺挺的就栽倒向海底中,大灘血液在冰冷的海面上冒起,顯然已經是沒救了。

神槍手!

原本嗡嗡嗡鬧騰的甲板上瞬間就安靜了下來,無數人都睜大了眼睛,被那隱藏在暗處開槍的傢伙給嚇到了。

別看槍械師在各大聖堂混得不怎麼樣,似乎是個很雞肋的職業,可若是能達到‘神槍手’的級別,再配備上一柄特製的真正狙擊類魂槍,大威力加上超快的射速,那可是妥妥戰爭機器中的C位,無論扔到任何地方都絕對是各大勢力的搶手貨,被這種放冷槍的幹掉的成名高手實在是已經數不勝數。

“那幾個鬼級瞬間就被人幹掉了!”

“神槍手!”人們此時才終於回過了神來,驚得說不出話來:“有人尋仇!”

此時海面的風浪越來越大、也太黑,飛得高高的冰蜂已經無法再看到那幾艘圍困四方的貝船,而蟲眼在這樣風暴縱橫的大海中,作用也是有限,但至少剛纔飛竄出去那幾人,老王還是能分辨清楚的。

那幾個死掉的可不是什麼鬼級。

老王看得分明,其中兩個都是使用的飛行魂獸,另外兩個則純粹只是縱身一躍,想要跳到大漩渦的吸力範圍外,幾人看起來實力不過虎巔的程度,屬於是聖堂弟子中上流的戰力而已,只不過這海面上的天色太暗,大多數普通人只看到有人‘飛’起,便都以爲是鬼級。

而真正的鬼級,就老王感知到的已有三四個,此時全都和他一樣靜靜蟄伏而觀。

能修行到鬼級,哪怕是最弱小的鬼級,心理素質也必非常人所能企及,前方那大漩渦深處藍光幽動,高手眼裡一看就知道並不是普通的漩渦那麼簡單。

尋仇?海盜?還是另有目的?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鬼級強者們個頂個的精明,班尼塞斯號眼下的動力還勉強能撐一會兒,先靜觀其變纔是上策。

但很快,這樣的淡定就已經持續不下去了,班尼塞斯號噴射的焰流正在飛快的減弱,那玩意兒本就只是一種瞬間加速的配置,可沒法和大漩渦持久拉鋸,眼看着好不容易纔掙扎出來的一點距離,開始再次被大漩渦拉拽過去。

不管是船員還是乘客,此時都在拼命的將船上所有能扔的東西全都扔下海去,只期盼能稍稍減輕一點船身的重量,也減輕班尼塞斯號動力的壓力,可這點努力相比起那大漩渦的拉力,顯然只是杯水車薪,也有解下船體邊上的貝船,想要乘小船逃生的,可在那大漩渦的拉車下,小船落下後只會比班尼塞斯號更加不堪一擊,瞬間就打着轉被大漩渦拉走,根本就不可能逃開。

船上的人此時都快要絕望、快要瘋了,尖叫聲哭喊聲一片,甲板上亂成了一團,鬼級強者們也終於坐不住了。

“遠處的朋友!”一個渾厚的聲音突然在甲板上響起,裹挾着魂力的聲音,即便在這狂風大浪的大海中,竟也能讓人清晰可聞,且足以傳出數裡距離。

老王朝那出聲的方向看過去,只見那是一個年約四十左右的壯漢,身材高大,只聽他朗聲說道:“在下尼羅星,來自卡文家族,我以家族名譽擔保,不管你們想做什麼都能談,且先停下巫術如何!”

嘈雜的客船頓時安靜下來不少,都知道卡文家族在聯盟算是一線,實力不俗,且這尼羅星能把聲音傳開那麼遠,絕對也是個鬼級。

大家絕望的眼睛中此時終於又出現了一絲希望,如此身份的鬼級強者,交涉應該會有用吧?這種時候,只要是能活命,就算付贖金也心甘情願啊。

聲音飛快的在海面上擴散開,大家安靜等待,可等了七八秒,遠處卻仍舊是毫無迴應,只有班尼塞斯號不斷的被那大漩渦拉近。

“尼、尼羅星大人!”不少人都渴求的看向尼羅星,顯然是希望他再次提出交涉。

可尼羅星皺着眉頭看了看大漩渦的距離,壓根兒就沒有理會四周這些渴望的眼神。

“我與你等無怨,現在單獨離開,若不阻攔,他日必有重謝!若敢出手,必拼死一戰!”

他話音剛落,直接丟下目瞪口呆的一船人,袍袖一拂,宛若大鵬展翅般飛上半空。

砰!

幾乎是毫無遲疑的一聲槍響,正北方向有一道流光飛射。

尼羅星早有所料,跑路也得拿點實力出來才行。

先前那幾個虎巔被狙擊時,他就已經辨清了槍械師的位置,此時手中一晃,一道銀芒弧線在空中劃過,瞬間與那飛射的流光交觸。

轟!

這威力顯然與之前射殺幾個虎巔時完全不同,空中炸開一圈兒氣浪,在黑夜的海面上宛若煙火圈一般盪開,強橫的氣流衝擊,尼羅星則是順勢往反方向飛射出去,同時哈哈大笑道:“後會無期!”

槍械師雖然是遠程,但距離隔得越遠,威脅自然越小,剛纔那一槍都沒能傷到他,此時已在空中往反方向飛竄出一兩裡外,那神槍手就更別想殺他了。

船上不少人本是指望這鬼級強者能帶大家逃出生天,可沒想到他卻獨自逃命,此時絕望得破口大罵,可還沒等這些罵聲匯成一片,卻見在尼羅星逃竄的方向處,一道金光閃過。

老王的瞳孔微微一縮,只見那瞬閃的金光在黑夜中顯得耀眼無比,非但照亮了尼羅星飛竄中的身影,甚至是直接照亮了一大片海面,一道灰色的身影在那瞬間宛若鬼神一般懸空而立。

緊跟着,尼羅星的大笑聲戛然而止。

海面恢復了一片黑暗,只剩下那風浪濤聲依舊。

發生什麼了?

Www⊕ ttk an⊕ ¢ ○

船上正準備開罵的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閉上了嘴,很快,一道破風聲響,有一物從遠處被拋來,精準無比的砸落在甲板上,還骨碌碌的滾動了十幾圈,而等那東西停穩,所有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倒抽了口涼氣,只見那豁然是尼羅星那驚駭莫名的人頭!

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四章 阿西八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
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五十六章 挺牛逼的是老王吹牛能兌現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五百三十四章 又是姓王的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四百六十三章 不保密的鬼級班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二百八十四章 就爲這?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百九十五章 幻境降臨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三十四章 降維打擊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百一十四章 鐘樓攻防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四章 阿西八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