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

“雪智御,判入人道!”

“音符,判入天道!”

“坷拉,判入畜生道!”

“肖邦,判入餓鬼道!”

“奧塔,判入地獄道”…………

他每唸誦一個學員的名字,當事人的腳下就會有如同剛纔摩童那樣的藍色光陣閃耀起來,緊跟着跌落其中,不過只是短短一兩分鐘,近二十名鬼級班成員已全部消失,花飄滿地的落花走廊上,只剩下六位長老在大道中屹立。

天穹長老轉過身笑道:“各位,除了殿下親自分配那八位,其他人的第一次輪迴只是一個初步嘗試,多多交流,感覺不合適的隨時調整,休息了數月,是該乾點正事兒的時候了,”

…………

暗魔島的六道輪迴一直都存在於聯盟的各種傳說中,要說完全不知道那是假的,但在親眼目睹之前,顯然無論誰都不敢講傳說和真實聯繫在一起。

四周是一片漆黑虛無的空間,伸手不見五指,腳下無地,但卻可以自然的懸浮。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黑兀凱仗劍而立,目之所及處什麼都看不到,也似乎什麼都做不了。

絕對的死寂幻境,毫無目的毫無線索的試煉,換做旁人或許會慌張猜疑,但老黑卻是乾脆閉上了眼睛,什麼都不想,只是靜靜等待。

心神的平靜,帶出的是一種韻律的跳動,彷彿心跳,有一絲光亮在黑兀凱的眼前微微閃耀起來,緊跟着光點越大越亮,就像是在他眼前迅速的拉近,頃刻間,一尊無比宏偉巍峨的阿修羅神像出現在了黑兀凱的眼前。

黑兀凱微微眯起眼睛。

只見這神像左邊的身體與夜叉族中自古相傳的那尊初代夜叉王像一般無二,尖尖的耳朵,俊美的容貌,甚至連鼻尖上的一些小細節都沒有差別,他面帶笑容,本是漆黑一片的空間,隨着這夜叉王像的出現,半邊空間都被他照亮了,變得光亮閃耀、聖潔無比。

而在這神像的右手邊則是一半海龍族的造型,耳朵上有蹼,幾根兒帶刺的尖骨,將那三角形的臉蹼支撐在臉頰兩旁,配合上那宛若怒目金剛、青面獠牙的造型,甚是凶煞惡悍。

阿修羅神像。

黑兀凱的腦子裡只來得及閃過這五個字,一股煌煌威壓已然撲面而來,瞬間就將黑兀凱的身體和氣息徹底鎖死。

黑兀凱掙扎了一下,但鬼初的力量在這因果審判的力量面前簡直就是不值一提,他此時感覺自己連一根小指頭都動彈不了,且那迎面而來的威壓更是宛若煌煌天威,即便是比之父王盛怒之時都相差無幾了!

黑兀凱心中暗暗驚訝,夜叉王怎麼說也是如今站在大陸金字塔最頂端的六大龍巔之一,堪稱當世無敵的存在,可這區區一尊幻術神像而已,竟然就能擁有父王的威勢?!暗魔島果然是深不可測!

轟!

阿修羅像此時猛然睜眼,整個身體都瞬間活了過來,在他的身側長出了三頭六臂,每顆頭、每雙手都是剛纔那般半邊黑半邊白,一半夜叉一半海龍,神聖與邪惡並存,威嚴與兇厲同在。

噌!

他隨手一揮,達摩斯之劍在空中瞬間凝聚,指向黑兀凱的頭顱,時間也彷彿在這瞬間靜止,因果律啓動——審判!

聖潔的光芒中,夜叉像毫無變化,可一個碩大的‘1’字卻已經在黑暗面的海龍王區域跳動出來,並映照在了黑兀凱的頭上。

審判?

黑兀凱眸子微微一凝,他聽聞過這樣的傳說,知道這紅色的數字代表着什麼,只有大凶大惡、又或是至善至聖之人才能通過這樣的審判考驗,而自己……

數字跳動的速度很快,只是短短一兩秒鐘已然停止定格。

889,其中大部分都是老黑在龍城秘境時斬獲的,包括各種幽魂、小樹妖又或活死人之類,若是對普通人來說,這已經是一個足以仰望的殺戮數字了,但相比起阿修羅審判的考驗,顯然還遠遠不夠資格。

“斬!”阿修羅的海龍王半身像發出猙獰的怒吼。

幾乎是沒有任何停頓的,懸在黑兀凱頭頂的那柄達摩斯之劍猛然劈下,煌煌天威、無盡劍氣,宛若要劈開這片天地勢不可擋!

儘管知道這只是一次考驗,不可能真的要自己命,但當那恐怖大劍落下時,仍舊是給了黑兀凱一種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感覺,驚出他一背冷汗。

此時強光刺眼,連黑兀凱都不得不閉上眼睛,無盡的劍氣劈開了這整片空間,還沒等那眼皮上殘留的強光散盡,耳中已突然響起一片刀劍交戈之聲,幾柄武器或砍或刺或挑,齊齊的朝他殺來,銳器的破風聲刺耳交錯,伴隨着一陣瘋狂的喊聲:“殺!”

黑兀凱此時的眼睛還無法視物,他卻不慌不忙、微一低伏,右腿跨開,左手的拇指壓在劍柄上,右手則是已在距離劍柄數寸處空位等待。

他腦袋微微一偏,側頭間,耳朵顫動,將四周所有的一切細微聲響受之入耳。

一共六人,左側是厚背刀,風聲平滑厚重;下方和胸前是四柄長槍,破風聲尖銳刺耳;背後是錘,風聲最大,風壓最強。

無數信息灌入黑兀凱耳中,在他腦海裡瞬間成型爲了圖案,彷彿衍化爲了一幅完整的攻防圖。

下一秒,左手拇指壓住劍柄往前微微一推,夜叉狼牙劍出鞘!

噌!

一道完美的刀弧瞬間在他身體周圍畫了一個不規則的弧圓,下一瞬,所有的攻擊停止。

夜叉狼牙劍歸鞘,閃耀的光華在刀鞘上緩緩隱沒。

砰!

刀光息止,劍柄重重的合攏,一聲脆響朝四周盪開。

嘩啦啦……錘、槍、刀,所有的武器此時才整整齊齊的一分爲二,就像這幾柄武器的主人一樣,身體已經被宛若切豆腐一樣平整的切開,腸子、鮮血、切碎的武器,圍着黑兀凱嘩啦啦的流成了一個圓圈。

此時的黑兀凱纔剛剛適應四周的光線,緩緩睜開眼來。

只見自己身處一片不知年代的修羅戰場中,四周人類、獸族、海族、八部衆混殺成了一團,而當刀起刀落之後,他頭頂那889的數字猛然跳動了一下,變成了894的字樣。

殺了五個,就漲了五個?

“殺殺殺!”四周更多的敵人發現了黑兀凱這個高手,開始朝他圍殺過來。

可黑兀凱的嘴角卻泛起一絲笑意,他知道這修羅道的考覈意圖了,殺戮不夠,那就殺到夠爲止!一個人的速度不夠,那就多加一個!

一絲黑色的魂力在他眉心處閃耀。

啪~~

鬼夜叉的虛影在他身後迅速凝聚,可和虎巔時投射的鬼夜叉虛影不同,此時在他身後的鬼夜叉竟越來越凝實,只短短一兩秒間,已然化爲了一尊真正的鬼夜叉實體。

只見他五官輪廓乃至身材穿着都和黑兀凱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只是頭頂多出了兩根尖尖的、彎彎的,足有半米長的鬼角!

一股強橫的威壓在黑兀凱和鬼夜叉之間連接着、凝聚着,狂暴的魂力引得四周飛沙走石,宛若颳起了一陣魂壓風暴,將四周的來犯之敵盡皆強行逼退。

轟!

匯聚到了頂點的魂壓突然一爆,盪開一圈宛若刀芒般的氣浪,彼此連接的力量,爆發時的威力何止一加一?

僅僅只是一道氣浪而已,可隔得較近的十幾個敵人竟被這盪開的氣浪直接攔腰斬斷,血流如河。

方圓上百米範圍內的戰場都被震撼到了,一瞬間,百米範圍內風平浪靜,所有正在動手的、沒動手的都驚駭的朝這邊看過來,卻見場中有血箭飈射,在那些滑落的半截身軀中,只剩下鬼夜叉和黑兀凱在場中並肩而立,頭頂上那紅色的數字正在不斷的跳動。

鬼夜叉真身,這纔是真正的鬼夜叉真身!

魂象鬼影!

兩道身影在塵囂中隱隱綽綽,彷彿在重疊,又彷彿是分立的個體。

兩隻左手拇指此時同時推在了劍柄上。

黑兀凱舔了舔飛濺在嘴角的血跡,而身旁那黑影一般的鬼夜叉則是邪魅一笑。

噌!

寒光耀眼,殺!

……

暗魔神殿中,六大長老正各自盤膝而坐,他們每人的身前都放着一顆水晶球,隨着長老的意念轉動,水晶球中映照出來的場景正不斷變化着。

琦琦薇的眸子此時正閃閃發光,她掌控阿修羅道已有二十幾年,門下弟子夠資格進入阿修羅道試煉的,這二十年來也不過寥寥十幾位而已。

而像此前王峰殿下那種直接通過殺戮和拯救判定,然後通關阿修羅道、甚至是讓阿修羅神像臣服之類……那根本就不是阿修羅道的原樣,也不是試煉的目的,否則這世間誰能通過?而像黑兀凱這樣進入歷練之地,通過殺戮或拯救目標,達到一定數量後仍舊能保證心境無波,那纔是阿修羅道正確的打開方式。

不被殺戮帶偏本心,不被愚善矇蔽雙眼,這纔是阿修羅道試煉的真正目的所在。

可坦白說,暗魔島自從琦琦薇掌管阿修羅道這二十幾年來,參加過此道考驗的十幾個島中弟子,最後能通過的還不足五指之數,且都是在鬼級沉澱了很久,在暗魔島苦行僧般的修行中將心境磨鍊得宛若活死人一般後,才能通過這一關的試煉,可這個黑兀凱……

“老三,多少了?”

“還早,才六千七百九十一。”琦琦薇的眼神中充斥着一絲期待:“但殺戮至此,空間中已過去一天一夜,他的心境卻仍舊很平穩,不見有絲毫波動,夜叉族……不愧是戰神的後代!殿下挑得一手好幫手,若是此人真能過阿修羅道,以他的夜叉血脈,或許能有機會參悟那達摩利斯之劍中真正的無上奧義!”

暗魔島的傳承,神殿的暗魔寶典上記載的只是一部分而已,且大多都是基礎,真正的精華其實是盡在這六道輪迴中。

六道輪迴,每一道中都隱藏有不少無上絕學,比如畜生道的符文牌,所展現的並不僅僅只是符文知識而已,那兩兩相對的魂牌中,更有獸人的原始血脈氣息在裡面,這些原始血脈氣息對人類而言幾乎無用,但對不斷追求血脈進化的獸人來說,那就無締於一卷卷珍貴的血脈修行天書了,此時在畜生道長老斑博的水晶球中,坷拉就正在一張女武神的卡牌前駐足,雙眉緊鎖,似是已沉醉在了那血脈的感應中無法自拔,倒是那個男獸人烏迪有點憨頭憨腦,似乎什麼都沒感應到,在拼命的翻牌子……

再比如阿修羅道,裡面藏着的可不僅僅只是一套絕學,阿修羅神像的夜叉王半面和海龍王半面,各自有着一套適合兩族的修魂絕學,而那達摩利斯之劍中隱藏着的,則是一套傳自阿修羅尊者的、因果律的無上劍道!真要完全學會掌握了,不敢說直接無敵於天下,但恐怕也已經是能與六大龍巔相抗衡的無上存在……哪怕只學一點皮毛,都已足以屹立於龍級強者之列!

還有天道、人道、地獄道、餓鬼道……

闖關的目的不僅僅只是試煉,其實也是一種學習,當然,這就要看悟性了,還要看有沒有緣分。

沒緣分的,這絕學就擺在你眼前,你都是個睜眼瞎,看不到,可要是既有緣分悟性又足,那就是一場天大的機緣。

琦琦薇很看好黑兀凱。

天穹長老微微一笑,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得到出黑兀凱與王峰身邊其他人的區別,即便其他人都已經足夠優秀,但黑兀凱仍舊是有那麼點鶴立雞羣的感覺,那種超凡感,簡直是直追殿下……可以說如果沒有殿下的話,那此子絕對將是這個時代最耀眼的人之一,加上其夜叉族的身份,如果要說這世上有哪個年輕人能參悟達摩利斯之劍的,那恐怕除了黑兀凱外,將不再作第二人想。

天穹長老將目光看向另一邊的人道管理者胡娜處,只見她身前的水晶球內,出現的是冰靈公主雪智御的身影。

此時的雪智御正皺眉站立在一片廢墟間,醜陋的墮魂者正在她身前張牙舞爪,那上百張人臉喜笑顏開,可雪智御卻恍若未見,似乎已經被墮魂者的幻境給迷惑困住。

胡娜長老暗暗搖頭:“此女的修爲不差,天賦異稟,但心思太細,又有兒女情長,以她的身份地位而言,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若入我人道,當煉魂常伴,錘鍊心性方能一朝頓悟。”

天穹長老微微點頭,作爲人道的掌控者,胡娜師妹對人性的洞察絕對是幾位長老中最強的,雪智御是冰靈國的公主,天賦雖然不是這批弟子中最好的,但身份背景擺在那裡,天穹長老可十分清楚王峰殿下未來要面對的是什麼,像雪智御這樣的背景,對未來的殿下而言,絕對是最大的助力之一,可不能馬虎。

他轉頭看看自己的水晶球中,判入天道的人相對較少,只有音符、瑪佩爾和克拉拉三人,讓這三人進入天道是王峰殿下的意思,一開始時天穹長老感覺是有些不解的。

別看天道只是爬梯子,但每個人進入後其實得到的爬梯考驗都是各有差別,是根據每個人情況的不同來調整的,那些梯子看似是在考驗你的體力、耐力、魂力、勇氣,但根據每個人細節的調整後,其實更多的本質其實還是在考驗一種直面天地的豁達和通透,是對宇宙萬物的一種理解和包容,這是六道輪迴中真正的無上大道。

在他執掌暗魔島天道這五十餘年裡,能踏足其中並取得一定成績的人,除了王峰殿下外,其他無一不是五十開外的年紀,沒有歲月的沉澱和年齡閱歷的積累,人類根本就不可能窺見天道,說簡單點,根本就不可能活得通透!這也是天穹長老從不親自教導年輕弟子的緣故,年輕人不適合修行他這一道,他也教不來,即便是他當年親自帶來島上的德布羅意,也是拜的餓鬼道長老鬼志才爲師。

而殿下交代的這三個天道考驗對象,都只是十幾歲的女孩子,大點的克拉拉也不過才二十出頭,怎麼可能有多豐富的人生感悟?何況紅塵美人羈絆最多,那是最不可能活通透的,因此這三個女子在天穹長老的眼裡,根本就連第一階梯的考驗都不可能通過。

可此時天梯上的事實卻讓天穹長老忍不住輕嘆……

還能說什麼呢?王峰殿下牛逼!

最快的是音符,雖然小臉紅撲撲、鼻息氣喘喘,可此時卻已經進入第二段天梯的下半段了,且衝速不減,那些隨着天梯跌落時不斷衍生的各種麻煩和問題,似乎完全不能給這小丫頭造成任何心理上的困擾,紅撲撲的小臉始終是帶着微笑,目光堅定,以至於這種樂觀都影響到天梯垮塌的速度,似乎在有意的隨着她的快而快、隨着她的慢而慢……無關乎力量和境界層次,畢竟,天梯的細節調整是隨人而定的。

這是一個始終用樂觀來面對一切的小傢伙,對未來充滿着無盡的美好希望,純淨得就像是一彎夜空中的明月,讓邪惡自動遠離,卻又不同於那種強行淨化邪惡的霸道聖光,而是連邪惡都不忍心去污染她、主動遠離她的感覺……這丫頭就像是一個真正從神界下落凡間的神女。

豁達通透、品悟人生,那只是天穹長老的個人歸納,是天道對凡人的檢驗而已。

而在音符這裡,什麼是天道?從天上流落下來的神女,她就是天道!

最穩的當屬瑪佩爾,這個女孩的眼中有着一種連天穹長老都忍不住爲之側目的豁達和通透,從踏足天梯的那一刻起,眼神從無半分波動,但卻又並不死板,她只是不徐不疾的走着,邁過天梯的每一梯,就好像是走過了人生的每一步。

她走得不急,不管身後的階梯裂得有多快,永遠都只走她自己的節奏,不像那些一驚一乍的年輕人,容易被外物環境所影響;她走得也不慢,不管身後斷裂的階梯離她有多遠、有多緩,她仍舊是持續的往前走着,不像某些被世俗腐蝕了的所謂人精,在苦悶枯燥的生活中學會‘偷懶’……

相比起音符那種自身即天道,瑪佩爾的表現就更趨向於天穹長老對天道的理解了,看透世間蒼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真正的做到通透豁達,說的就是瑪佩爾這種人……這才僅僅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啊,天穹長老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到底是什麼樣的經歷才能造就出如此一個心理年齡遠遠超出實際年齡的丫頭來?若不是一眼就能看得出她修爲,天穹長老都要懷疑瑪佩爾是不是像薇爾娜島主那樣容貌年輕、內心妖孽的老女人了。

至於克拉拉……比起前兩位的表現可就要差得多了,她的上梯速度其實並不滿,但她的第一段階梯也要比前兩位長的多,眼下還在第一段階梯的尾端處苦苦掙扎,身後斷裂的階梯已經到她腳後跟兒處了,那種強烈的壓迫感讓她幾乎快要窒息,這樣的壓迫其實是源自於她自身的枷鎖,但顯然她自己並無法擺脫,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的咬牙堅持,扛着無法使用魂力的疲憊身體,純粹只是靠毅力在不斷的堅持……

既然是代殿下收徒,天穹長老昨晚還是事先臨時做了一番功課的,人魚族被髮配到岸上去打理生意產業的公主,其在人魚王族中的地位和處境,即便不去專門瞭解,也能一眼就看個通透。

人魚族的內部競爭有多激烈,天穹長老是完全能預料到的,也能理解克拉拉這種滿身枷鎖的壓迫感……但理解不等於認同,如果要讓他自己來挑弟子,克拉拉這種他是肯定不會收的,可畢竟是王峰殿下親自囑咐……

再看看吧,看她究竟能到何處。

天穹長老暗暗思付着,王峰殿下對音符和瑪佩爾的判斷相當準確,或許這克拉拉身上也有自己還未曾發現的亮點。

大殿中,幾顆水晶球不斷切換景象的光芒在閃耀着,幾位長老都是聚精會神,可冷不丁的,一聲哀嚎響起。

“媽的咧,這傢伙是要氣死我嗎?”鬼志才氣得腦袋冒煙兒,指着他面前的水晶球罵道:“這貨我不要啊!誰要誰撿去,老子掌管餓鬼道這麼多年了,可這種餓死鬼,老子見都沒見過!”

“怎麼了?”

鬼志才雖然是六長老中的逗比存在,但說實話,開玩笑成分居多,只是他性格使然,實際上絕對是個相當沉穩老練,天塌不驚的人物,可居然連他都有被人氣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

此時幾個長老都好奇的朝他這邊水晶球看過來,只見在那水晶球中,先前第一個被扔進去的鬼級班弟子摩童,此時居然正抱着一截枯骨啃得‘咔咔’作響,硬生生的嚼碎來吞了,然後一臉滿足、彷彿活過來了似的,靠在那牆邊長長吐了口氣,還特麼打了個飽嗝!

這……

鬼志才破口大罵:“那是老子放在裡面調整氣氛的道具啊!墳裡挖出來的幾十年老獸骨頭,硬得跟石頭一樣,熬湯都熬不出半點油腥子的東西,這他媽都能給我嚼來吃了!老子真的是……”

其他幾位長老都是笑了起來,地獄道的林長老更是哈哈大笑:“餓鬼餓鬼,這不正適合你嗎!我看這八部衆的小子和你挺搭的。”

“適合個屁!”鬼志才哭笑不得的說道:“其他人都在想方設法的拼命找路,就這小畜生滿迷宮亂竄的在找骨頭,這是修行嗎?這是在放屁呢!我說了啊,這小崽子我不要,誰要誰帶走!”

……

貝船雖小,但速度極快,唯一的不足就是續航問題,即便是老王的空間油燈裡已經塞滿了用作補充的鑿刻魂晶,但也就只夠航行到最近的裡維斯港口而已,這也是貝船往往只能作爲虎將戰船或鬼統領戰船護衛艦,才能遠航的原因,沒有大船物資隨時補充,再牛逼的貝船也不過只是一堆鐵塊兒罷了。

何況老王的空間油燈裡還塞了不少新的東西,比如那尊躺在空間角落裡的傀儡…

暗魔島的人才是真的優秀啊,幾位長老可不僅僅侷限於戰鬥,更有不少讓老王都望而興嘆的絕活手段,比如鬼志才的傀儡術和易容術。

老王昨天是親眼看着鬼志才把如何把一個傀儡人做成‘王峰一號’的,非但身材外形、五官樣貌與他一模一樣,甚至僅只做了幾分鐘的聲線調整,就讓他學會了王峰的聲音,再加上身體氣味兒、魂力氣息……就是操控起來要麻煩一些,畢竟不是誰都能學會鬼志才那套千手提線的操控法,不過還好有地獄道的林長老,玩弄靈魂他是一絕,當初老王闖六道輪迴時碰到的擺渡人就是他操控的,只需設入一個固定的靈魂連接即可,當連接彼此時,傀儡自然會按照你的所思所想來做出正確的肢體反應。

如此以假亂真,別說海面上的監視者了,就算是和王峰無比熟悉的人,接觸短時間內恐怕也根本分辨不出來。

這麼好的東西,老王這種過路時連風都要抓一把的性格,豈能放過?自然是拜託鬼志才又弄了一尊,雖然佔了點裝載魂晶的容器空間,但這玩意兒它作用大、用途多啊,反正能上岸就好,也不可能開着這貝船直接奔聖城的港口去。

一連十天,這段旅程可說不上有多愉快,貝船內的空間太過狹小了些,即便只乘坐王峰和拉克福兩人,但幾乎也是無法伸直腿好好休息一下的,除了睡覺和快餐,兩人大部分時候都是在閒聊。

在此之前,老王一直覺得拉克福不過是個海族裡拉皮條的破落戶,那層貴族的身份只不過是爲了混飯吃罷了,可沒想到細細瞭解後,才知道拉克福這小子居然也頗有些背景。

鯊族如今是由三大族羣共同管理,白角族羣、鯊鼬族羣、藍須族羣,外形也都各有差別,要是拿人類的方式來劃分,那就是白角鯊、鼬鯊和藍鬚鯊,白角擅長戰鬥,是鯊族戰力的保證;藍須擅長智謀,是鯊族的政治主體;鯊鼬則比較狡獪,擅長做生意,是鯊族財富的來源。

而他的全名就叫做拉克福·鯊鼬,鯊鼬族羣歷史悠久,拉克福是如今鯊鼬一族的四百多代孫,雖然往上幾代都一直徘徊在族羣邊緣,屬於不怎麼受重視那一類,但畢竟血統純正,只要臉皮厚一點,還是可以輕易享受到各種鯊鼬一族的特權,這也是他能拿到鯊族外貿使者資格的原因。

只是後來坑了海星會長,賠了一大筆錢不說,還把名聲搞臭了,外貿使的資格雖然還在,但卻沒人敢再找他做事,家族中又不重視,以至於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坦白說,換做大多數人處在拉克福現在的境地,大概率是不會和新老闆說自己窮困潦倒的,那是巴不得把自己吹得天花亂墜,以擡高自己在新老闆心目中的位置,但這傢伙實實在在的說了,給老王的感覺倒是相當不錯。

這其中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覺得的瞞不過自己,畢竟老王此前是通過克拉拉找到他的,人魚族在海中城市的眼線,真要是想查他,那什麼事兒都不可能瞞得住。但看他說起這些話時的坦然,老王卻覺得這傢伙在某些方面還算是個很講原則的人,至少不屬於他的牛逼,他不吹……

十天的行程風平浪靜,看來薇爾娜島主確實是把聖城的視線都給轉移走了,貝船在裡維斯港外的一處淺灘邊靠岸。

港口上人多複雜,老王也懶得去麻煩,拉克福自告奮勇前去跑腿,不到兩小時回來,手裡拽着兩張金光閃閃的船票,笑着衝王峰說道:“大人,我弄到了兩張班尼塞斯號的船票,大海上永不熄滅的明珠,得坐這船才符合您大商人的身份!就是要多等一天,明天中午纔會出發。”

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
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一百四十七章 皇子肖邦的超進化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五百二十九章 鯤冢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