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

灰燼城。

刀鋒聯盟最先進的城邦,聯盟五分之四的魔軌列車,都是由灰燼城獨立建設完成,雖然沒有這些魔軌的主權,但是其中有一半的運營和維護,各大公國都是交由灰燼城來進行。

除了魔軌列車的製造與運營維護,灰燼城也是聯盟飛空艇、魔改戰列艦等各種魔改動力機械的主要供應商,就算其他城邦有相應的鍊金工廠,有超過半數的零部件成品與半成品,也都是由灰燼城製造。

而在灰燼城,蘭家操縱着一切,在至聖先師橫空出世之前,蘭家就已經是盤踞在大陸之上的大貴族之一,也是在至聖先師對海族發起的起義之戰中,第一批宣誓效忠先師的大貴族,這爲蘭家贏來了百年光榮,在其他舊貴族被一一消滅時,蘭家卻能保留舊時榮光。

先師不在,帝國崩裂,新創的九神帝國對蘭家進行了大清洗,原本龐大的蘭家在受到重創後,加入了刀鋒聯盟,爲聯盟創建了灰燼城,在魔改鍊金學上,爲刀鋒聯盟對抗九神帝國立下了汗馬之功。

此時,蘭家內張燈結綵,宴請着忽然來到灰燼城的聖子羅伊。

大廳中,蘭家按照男左女右,列成兩排而坐,將聖子羅伊迎在上席,左列是蘭家家主蘭易爲首,而右列則是蘭易正妻爲頭。

玲瓏和炎辰則坐在蘭易之後,言若羽則被安排在了言家嫡長子蘭離的前面。

言若羽微笑地和蘭離敬了一杯酒,稍微扭頭就看到正努力和玲瓏獻着殷勤的焱敖,這世上,一物降一物,兩人交手數次,結果都是不分勝負,這更加堅定了焱敖的追求之心,只是,千年冰山是不可能被脣舌的溫度融合的,焱敖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絲毫不放在心上,從出生起,他一直都是被人追求的,他還沒嘗過追求別人的感覺,“她若是能讓我嚐到愛而不得的心碎滋味,我的人生也算是一種圓滿了,可萬一打動她,追上了,我人生就是大圓滿了,左右都不虧,追女人這種事又不會削減我我魂力,境界也不會掉,面子?我大焱族人在乎面子早就亡了。”

言若羽內心其實是欽佩至極的。

“聖子殿下,招待不週,還請見諒。”蘭家家主蘭易微笑着和聖子敬着酒。

聖子的到來,讓蘭易心中充滿了期盼!

近幾十年來,聖城對灰燼城越來越不滿了,不僅僅是因爲灰燼城在鍊金上的創新越來越少,這幾十年來,幾乎都是走在仿製九神帝國的路上,而且仿製速度慢不說,質量和性能上還落後!更因爲聖城認定了灰燼城越來越不聽話了,蘭易卻有說不出來的苦,在魔軌列車與各大公國有深入合作的灰燼城,不適合有太明顯的政治主張,在議會中,灰燼城向來都是中立和棄權組的堅定投票者,因此而多次的觸怒了聖城。

在這種時候,聖城聖子來到蘭家的意義,對蘭家化解聖城之怒,顯然是一個極爲利好的信號……至少能讓灰燼城緩上一大口氣。

而且最近關於聖子羅伊的傳聞很多,聖子羅伊正在物色新人加入龍組。

蘭易聽到最可靠的消息是,聖子發現有人企圖腐化龍組成員的家族,而這些家族的態度有些曖昧,聖子震怒,才決心擴張龍組。

很顯然,聖子這是要加大龍組內部的競爭,龍組的數目是有限的,最後必然會有人要被淘汰,至於是誰,一是看實力,二就要看聖子的選擇了,最後,最關鍵的,恐怕是要看一年後與玫瑰的那一場約戰上的表現了。

聖子這個時候來到灰燼城……

聖子這是打算在蘭家也挑一名新龍組?

蘭易心中甚是火熱,或是蘭家也能出一名龍組,那和龍城的問題就能徹底化解,同時又不會影響到與各大公國的魔軌列車的運營關係,更讓蘭家未來能有人在聖城中樞!這是什麼也換不來的。

“呵呵,蘭家主言重了。”聖子羅伊淡淡的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蘭家主,我此次來,是個人有事相求。”

“聖子儘管開口,只要蘭家能夠做到,一定全力以赴絕不推辭。”蘭易心中滾燙,連忙說道。

“呵呵,我要向蘭家主借一個人,還請家主能夠割愛。”

“哎!聖子殿下說什麼割愛,這是殿下擡愛蘭家,是蘭家之幸,蘭離,還不出來!”

座下,一名穿着白衣,氣質一派風流的男子立刻站了起來,眼中精光四溢,“是,父親大人。灰燼城蘭離拜見聖子殿下。”

蘭易看着自己的長子,一臉驕傲,年僅二十,一年前就已經晉升鬼級,灰燼城很大,但是,聖城,才應該是他的舞臺,一旁,蘭離的生母,蘭易的正妻也是眼中溼潤,心中傲意昂揚。

聖子看着蘭離微微一笑,“的確是年輕有爲,只是,蘭家主,我要借的,並不是蘭離,而是……”

聖子目光一轉,看向了左列排在蘭家最末席的一名男子,又矮又黑,稀亂的頭髮不服貼的粘在臉上,卻是大口吃喝得滿身是汗。

“蘭瞳。”

瞬間,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這個黑矮又頭髮稀亂的男人。

蘭瞳正努力的嚼着一塊煮熟了的牛肉,纔到一半,驟然被這麼多目光聚焦,他下意識的停下了咀嚼,滿嘴的牛肉撐得他腮幫子高高的鼓起,這讓看過來蘭家衆人紛紛皺起眉來,蘭家向來優雅高貴,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又醜又挫的廢物。

只是,聖子竟然指名要這廢物?

蘭易也是發怔了一下,才說道:“聖子殿下,您是否認錯了人,蘭瞳不過是庶出,除了打鐵,毫無才能……殿下千萬莫要客氣,蘭離雖是我長子,但請聖子儘管使喚他,必然忠實可靠。”

“呵呵,蘭家主所言極是,只是,我要找的,是蘭家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

下方,言若羽微微一笑地站起,走到蘭瞳身旁,將他拉出席來,“蘭瞳兄,殿下都點名了,再躲,就是大不敬了,何況,今天以後,你也躲不掉了。”

蘭瞳無奈的看了言若羽一眼,他認出了這個傢伙,一年前沒能滅口的禍害果然找上門來了……他仰起頭,硬生生將嘴裡還沒嚼開的熟牛肉嚥了下去,然後擦了一把額上的汗,將貼在臉上的頭髮撫在腦後,“聖子殿下,您,是不是搞錯了,我對您,完全就是一個毫無用途的廢人啊……”

年輕一輩最強者是誰?問遍整個灰燼城,答案只會有一個,灰燼蘭家的長子蘭離,十九歲晉升鬼級,放在整個刀鋒聯盟,這也是能排進前十之中的超級天才!

但是,言若羽卻知道,灰燼城蘭家有個庶子,是族長蘭易酒後與家中女僕所生,爲了蘭易的名聲,蘭易的母親用一筆普通人難以想象的錢打發了女僕一家人,直到孩子五歲,蘭易成爲了蘭家族長之後,他才知道自己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兒子的存在,強勢的蘭易不允許他的血脈流落在外,於是將他接回了蘭家。

來到蘭家後改名叫做蘭瞳的這個庶子,從小就像個隱形人,他在蘭家的最邊緣活着,無論什麼事情,在他手上,都是剛剛好的踩在及格上面,實力剛剛好可以進入灰燼聖堂學習,鍊金術剛剛好可以讓他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獨立鍊金房……只要他不出醜,不丟蘭家的臉面,從來沒有人會關心蘭瞳這樣的邊緣庶子,蘭易有幾次心血來潮測試過他,也激勵過他,這個兒子總體不錯,但是珠玉在先,有了蘭離這樣的兒子,蘭易又怎麼會對他不失望?

只有言若羽知道,就在蘭離衝擊鬼級的那一天,蘭瞳終於放開他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縛,藉着蘭離晉升時的魂力波動的遮掩,他企圖在不打擾到任何人的情況完成他的鬼級晉升。

當時言若羽恰好在灰燼城爲聖子處理一件小事,蜘蛛王的敏銳,讓他順藤摸瓜的發現了這個隱藏在蘭家的庶子……

讓他驚訝的是,晉升鬼級時魂力波動,在蘭瞳的控制之下,完全融入了嫡子蘭離的波動當中,這樣得心應手的控制,說明蘭瞳至少在一年之前就可以晉升鬼級了,只是被他用毅力和手段強制的壓制住了。

一個能壓制晉升鬼級的狠人,而且他還真能控制得住,在這一年多的壓制當中,他更掌握瞭如何控制魂力波動的方法,就等着蘭離晉升的這一天同時晉升鬼級……

之後,發現了他的蘭瞳還追了他一整夜……幸好他跑得比較快。

之後,言若羽瞭解到,就算一直做着邊緣人,其實主母綾紅從來沒有放棄過對蘭瞳的監視……而且,綾紅掌握了蘭瞳母親和外公一家的命運……蘭瞳一天都不敢離開灰燼城,他只能讓自己每天都處於綾紅主母的監視當中。

看着跪在堂中的蘭瞳,聖子微笑着,“是否有用,不取決於你……”

“聖子殿下,此子連虎級都不是,殿下若是懷疑,不如讓他與犬子一戰,只有勝者纔有資格服侍殿下,不知殿下意下如何。”主母綾紅忽然插嘴說道,她斜斜瞟向蘭瞳的眼中帶着火花,即使是丈夫酒後亂性的產物,但是,他的存在,無時無刻不像刀一樣刻在她的心口,提醒着她,她的丈夫對她並沒有愛情,他們只是因爲家族聯姻而湊在一起,是利益捆綁下的夫妻。

而現在,他竟然還要來奪她兒子蘭離的大造化!

區區賤人所生的雜碎,哪裡來的狗膽!

蘭易目光冰冷,母親的話,讓他心中不喜,這種角色也配與他一戰?但看着怎麼看怎麼令人生厭的蘭瞳,尤其是那難看至極的頭髮,他心中一陣噁心,雖是庶出,但蘭家怎麼會出這麼一個爛人?還讓聖子對他有了天大的誤會,他雖不屑,卻也不會心慈手軟。

這時,就聽到聖子微笑說道:“也好,就這麼辦吧。”

“那就有請聖子殿下移步演武場!”綾紅立刻使了一個眼色,幾名僕人立刻飛出去準備,同時,她也深深地看了蘭離一眼,莫要錯過這個機會。

母子同心,蘭離目光冰冷,爲家族清理爛人的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

“聖子殿下,我是真不行啊,不用比了,我直接退出……”

蘭瞳還想推脫,卻已經被綾紅遣出的兩名族人強行架起,一路拖着他來到了族中的大演武場中。

兩名族人相視一笑,將蘭瞳一把推進了演武場中。蘭瞳一嘆,轉過身,就看到對面目露兇光的蘭離。

蘭瞳臉上的肌肉抽動着,既像討好,又像是無奈的笑,“大哥,我認……”

蘭瞳的輸字沒有說出口,蘭離眼中兇光一緊,瞬間近身,右手一招力劈朝着蘭瞳頭頸砍去。

蘭瞳雙手向上一架,但是蘭離手上變招,腳下猛地踏出!

砰!

蘭瞳被踹飛出去,噴出一腔慘烈的鮮血,整個人像一隻被狠狠砸在地上的蛤蟆一樣,癱在地上,他手腳掙扎着爬動,還沒忘記討饒:“大哥,我輸了……”

“閉嘴!”

一聲怒喝,蘭離猛地一腳踩在他的嘴上,堅硬的靴底卡在他的牙齒上面!

“就你這廢物,也配和我爭?”

蘭瞳痛苦的嗚噥着,他想搖頭,但是整個頭都被蘭離的腳踩緊了,死死地貼在地面之上。

蘭家的人們都微笑起來,什麼嘛,廢物還是廢物,也不知道聖子殿下是從哪裡聽到了什麼不對的傳聞,對蘭家這個廢物有了天大的誤會……唉,希望這不會讓聖子覺得面上無光,簡直禍害,就該去死。

“連個虎級都沒達到……看看你那令人作嘔的模樣……你也配活着?而我竟然要與你決鬥,晦氣!”蘭離眼睛微眯,越發覺得噁心,堂堂鬼級,竟然要在決鬥場上和這麼一個虎級都不是的廢物決鬥,髒手!

蘭瞳痛苦的呻吟着,他掙扎着,卻被蘭離的腳死死的踩着,嘴裡越來越幹,鞋底的土腥味竄在他的喉嚨裡面,這是低賤的味道,被輕賤的滋味。

但忽然蘭瞳的身體僵住了,他眼中的一個特殊的視角看到了母親……

連妾都不是,沒有資格進入演武場的母親,被兩個綾紅主母身邊的女侍一左一右架着來到了綾紅主母身旁。

父親蘭易將他帶回蘭家,因爲極度自私的佔有慾,也將蘭瞳的母親接進了蘭家。蘭易不會讓他佔有過,爲他生過孩子的女人再被別的從人擁有,更不會讓外人的血脈通過他而與蘭家有所牽連,那是對蘭家高貴血統的玷污。

他的主母綾紅,父親的正妻,蘭離親母,此時,正用她套在食指和中指上指甲套鉤在母親的下巴上面,尖銳如箭頭般的甲尖幾乎就要劃開了母親的喉嚨。

“看看你生出來的廢物,玷污了蘭家的血統,污穢了我兒的名望,讓他不得不和你生的廢物在這裡比武,他應該去死,我要讓你看着他死,你,也該死!”

如此惡毒的話語,他的父親,蘭家的家主蘭易卻僅僅只是微微蹙了下眉頭!他是絕對不會爲了母親而得罪綾家的!

主母戴着指甲套的手愈加的用力,母親不得不踉蹌的移着碎步,才堪堪沒有被劃開脖子。

蘭瞳的手用力撐在地上,然而,他卻看到了母親輕微的搖了搖頭。

“銅兒,不要覺得你厲害了,這世上厲害的人太多,你沒有身份,就只能藏起你的本事,老老實實,才能平平安安!”

“人吶,這輩子,就是一個活字,怎麼活都是活,能活在蘭家,其實我們孃兒倆已經比大多數人活得好了,只是孃的出身害了你,你千萬小心不要暴露,他們看到你的本事只會利用你……”

“娘不想看到你去爲那些虛無的榮譽拼命,娘只要你好好的活着,總有一天,他們都會對你失望,然後把你派出去做個沒有那麼危險的活兒,到時候啊,你就可以找個賢惠的女子爲妻……”

就在這時,主母綾紅的手終於從蘭瞳母親的臉上收了回來。

蘭瞳撐起的手又鬆了下去……

啪!

綾紅剛剛收回的手,猛地一掌打在蘭瞳母親臉上!

母親倒在了地上……

爲什麼母親沒有叫聲?母親?爲什麼沒有聲音,綾紅主母是虎級的修爲,母親怎麼受得了她含怒的一掌?

“娘!”

蘭離臉上的厭惡到了極致,卻也有些意外,他已經用了九分力氣踩在他的頭上,竟然還沒有死?這頭,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硬……

廢物!雜種!爲什麼不痛痛快快的去死?家族把你養到現在,現在是該你去死的時候,就該死得痛快一些!

“廢物,等你死了,你娘也活不了!少一點掙扎,我還可以讓你娘死得痛快一點。”

蘭瞳忽然停下了掙扎……

一直以來,他都聽從孃的話,這麼多年,他也一直活得好好的。

他的目光轉向了言若羽,他剛纔說過……今天之後,他就再也躲不了了……

咔嚓的聲音在蘭瞳腦海裡面迴響起來,好像是絃斷,又好像是鎖鏈崩開,又似乎是枷鎖碎裂。

他被蘭離踩着的頭正一點點的擡起。

蘭離眼中一變,一股龐大的氣場,從他腳下的廢物身上升騰而起!

轟!蘭離踩在蘭瞳臉上的腳不再猶豫,狂暴的鬼級魂力隨之下沉,一道鬼影從蘭離身後浮現而出,猛然下蹬!

蘭離臉色微變,他灌足魂力足以斷鐵破鋼的一腳,卻只是讓蘭瞳的頭輕微的晃了一晃,鬼級的魂力在他身上燃起,濃烈的殺意之下,他身後的鬼影越來越大!

這雜種竟然一直深藏不露!而且如此隱忍!母親說得對,這雜種,早該除掉他的!

鬼影幢幢,一個巨大的銀色虛影浮在蘭離身後,而蘭離全身也佈滿了銀色!

鬼影——白銀聖軀。

鬼級和鬼級是不同的,蘭離有今天的地位不僅僅是因爲正統,更重要的是天賦和未來。

蘭瞳從地上緩緩地爬了起來,他的目光,卻是越過了蘭離,死死地看向了言若羽。

言若羽這時已經扶起了蘭瞳的母親,微微一笑,“蘭瞳兄,令慈受了一些輕傷,剛服了治癒魔藥,傷處已經不痛了,蘭瞳兄,還請給聖子殿下獻上一場精彩的勝利。”

蘭瞳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

轟!!!

狂爆的力量將蘭瞳像蕩起的鞦韆一般,朝着空中高高的飛起……

蘭離冷笑,他已經下了殺心,如果不能在這次擊殺這個小雜種,多了聖子的干預可能就沒機會了,在這個家,絕不允許有威脅他的存在。

鬼影技——白銀噬心爪!

攜帶着鬼影之威,蘭離直接抓向蘭瞳的心臟,而蘭瞳竟然一動不動的呆立原地,而聖子方面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意思。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一聲慘叫,蘭離抱着右手踉踉蹌蹌的後退,他的手已經變形了,而蘭瞳露出了身體。

璀璨的金色!

——黃金之軀,蘭家血脈所能到達的價值,也是祖上最強的天賦。

所有人鴉雀無聲,信息量有點大,這個被人歧視的廢物竟然成了家族的頂點?

就在這時,聖子看着蘭易微微一笑,蘭易立刻心領神會,事已至此,蘭瞳也還是他的兒子,代表着蘭家……

僵局還是要打破的,血濃於水。

“即日起,蘭瞳之母塔雅爲我平妻,一切待遇,與正妻無異,她說的話,就是我的命令,蘭家任何人不得有誤!塔雅一族爲蘭家親族,有傷我親族者,我以魂靈發誓,我必誅之!”

塔雅聞言,心中石頭猛然落下,臉上露出激動的喜色,熱切地看向兒子點了點頭。

蘭瞳深吸口氣,越過父親和麪如土色的蘭離,來到了聖子身前,轟隆一聲雙膝落地的跪下。

“聖子殿下大恩大德,無以爲報,從今往後,蘭瞳這條命,就是殿下的了。”

……

老王外出的事兒,鬼級班也是不知道的,倒不是不信任,只是沒必要告知,對內對外都是一概宣稱王峰閉關了,而調教鬼級班這些學員的重任,就落到了幾位暗魔島長老的身上。

早晨時就接到通知在落花長廊集合。

過來時大家都顯得有些興奮,都是老熟人了,王峰閉關什麼的,一聽就知道是在偷懶,這會兒估計不是在釣魚就是在燒烤……不過無所謂了,今天的‘節目’所有人都是期待滿滿,六位暗魔長老宣稱將會給鬼級班進行一個‘不統一’的測試,而測試地點就是六道輪迴。

六道輪迴那是什麼地方?那是暗魔島在刀鋒聯盟最富有盛名的修行之地啊,當初聖堂要和暗魔島合作,不就是看中了六道輪迴培養弟子的卓越能力嗎?只可惜暗魔島一直都不將其對外開放,聖堂偶爾想塞兩個天才弟子過來歷練一下六道輪迴,那都是要付出高昂代價的,且每年還最多隻有一個名額,大多數時候更是一個都不給!

暗魔島這誰的面子都不給的臭脾氣在聯盟可是家喻戶曉了,可再看看現在……足足近二十個玫瑰鬼級班弟子,竟然人人都可以進入六道輪迴裡面去測試?我的天吶……就算是聖主親臨,恐怕都沒這麼大的面子吧!

“王峰跟這暗魔島到底是什麼關係啊?這麼大面子,這些人還喊他殿下……”好奇寶寶摩童現在老實得一匹,就跟天不怕地不怕的溫妮一樣,暗魔島這三個字對任何刺頭兒顯然都有着十足的威懾力和殺傷力,但還是憋不住內心的好奇,悄悄摸摸的問音符:“音符音符,我以前聽人說王峰是什麼大人物的私生子,不會是真的吧?”

“不要胡說八道。”音符皺眉,她最不喜歡摩童這樣在背後說師兄的閒話:“而且私生子跟暗魔島有什麼關係?這些長老都比師兄大多了……”

“笨,那個島主啊!”摩童頓時來勁兒了,兩眼放光,壓低着聲音:“昨天咱們不是看到了一眼嗎,看起來挺年輕的呢,最多三十幾歲!你說王峰會不會是這位美人島主的……”

四周原本嗡嗡嗡的聲音這時候猛然一靜,一雙雙眼睛同時朝摩童轉過來,顯然摩童再怎麼‘壓低音量’,那高功率低音炮的咆哮聲還是足以讓所有人都聽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怕空氣突然安靜。

“咳咳!”摩童尷尬得趕緊閉嘴,膽子再大,對暗魔島他還是有一絲畏懼在裡面的,別看現在這小島鳥語花香,沒準兒都是‘變’出來的呢:“那什麼……我什麼都沒說哦!”

“你說了。”德布羅意跟個鬼一樣出現在他身後,興致勃勃的說道:“你說王峰班長是我們島主的私生子。”

摩童一呆,一張臉瞬間憋得通紅:“德布羅意你不要亂說哦,我跟你說!我可沒說過這種話,大家都在這裡,大家都可以給我作證!”

“你說了。”老黑毫不猶豫的大義滅親,摩童這種就是欠收拾,就他那張嘴,不給他吃幾次大苦頭,遲早要惹出大事兒。

“我也聽到了。”范特西是個實在人,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大家都紛紛點頭。

“你們不要老欺負摩童嘛,我作證,摩童剛纔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完嘛。”

還好有溫妮,摩童感激的看向溫妮,還是鐵哥們兒好!可沒想到溫妮話鋒急轉:“雖然他本來就是那個意思……”

“李溫妮!我們友盡了!”

“你看,賴不掉了吧?”

摩童也是給刺激了,一張臉漲的通紅,惡狠狠的瞪着德布羅意:“我就說了怎麼的?暗魔島又怎麼樣,還不讓人說話了?我也只是個猜測嘛……”

“哈哈,摩童你完了我告訴你,”德布羅意哈哈大笑:“我們幾位長老很記仇的,對島主可尊敬了……”

“記仇要怎麼樣?一句玩笑話就要宰了我?我今天還就不信了……”

“不怎麼樣,那你就第一個測試吧,給我去餓鬼道轉一圈兒。”

德布羅意還沒接話,另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已經響起,緊跟着只見他腳下一條藍色的流光飛速亮起,頃刻間便已形成了一副複雜的八卦陣圖,緊跟着,那藍色的陣圖彷彿形成了一道空間之門,兩隻機械手臂從裡面伸了出來,一把抓住摩童的腳踝,將他拉了進去。

摩童別說反抗了,連驚叫聲都還沒來得及,地上的藍色八卦陣圖已經消失不見,摩童活生生一個大活人眨眼間便已不見了蹤影。

周圍衆人都看呆了,雖然大家都知道暗魔島規矩多、又不講理,但這動手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

還好聽那聲音說是‘第一個測試’,似乎並不會傷及摩童性命,想來不外乎是小懲大誡而已,只是……餓鬼道?六道輪迴裡那個?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衆人都忍不住看向參加過暗魔島特訓的范特西等人,卻見阿西八的臉瞬間就變得慘白鐵青,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極度不堪回首的記憶,喉嚨裡‘咕咕’兩聲,差點沒直接吐出來,只看得大家都是一陣惡寒。

我擦……才聽到個名字而已,有這麼誇張嗎?

“絕對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溫妮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這天終於還是又回來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小丫頭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透着一股子心悸:“那大概是這個世界唯一能讓阿西八瘦身的地方……”

所有人只聽得面面相覷,相處這麼久,大家都是很瞭解范特西那特殊體質的,絕對是喝水能漲兩斤肉、跑步都能長五兩骨的類型,可竟然連這樣的范特西都可以被折磨得變瘦,那得是怎麼樣的一種地獄啊……

滿場詫異的目光中,前方空地上有六尊身影已經跟鬼一樣冒了出來,正是暗魔島六大長老。

白髮飄飄的天穹長老此時手持着一本名冊,完全沒有其他聖堂教學時必定要先講講開場白、動員口號之類的意思,而是按照名冊直接唸誦道:“黑兀凱,判入修羅道!”

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
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四十一章 再菜也是你隊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二百七十八章 又出意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零一章 玫瑰兄弟是一家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一百二十二章 交個朋友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