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

別說摩童,就算是跟在王峰身後的其他老黑、肖邦、音符、雪智御等人都驚訝得頻頻朝王峰側目。

倒是克拉拉一臉的神色如常。

自身就是海族的王族,對各方海族可謂是尤爲了解,鯊族固然高傲,但鯊族的這種高傲是相對的,他們崇拜強者,在比他們強的人面前,所謂的高傲不值一提,拉克福這纔到哪裡?比他拍馬屁拍的更露骨、更不要臉的海族比比皆是,隨便都是一抓一大把。

“這可不敢當。”老王絲毫不以爲異,笑着說道:“小福福啊,好久沒見了,晚上大家可得好好喝一杯。”

“那是自然!”拉克福哈哈大笑道:“早知道大人喜好美食,這次出海,我把極光城最好的廚子請來了,還備好了美酒,一會兒出海後,咱們迎着海風,舉杯痛飲,豈不快哉!”

摩童在旁邊張大了嘴巴:“海軍軍艦上是不能喝酒的!這是聯盟有規定的!”

拉克福說的正興起,沒來由的被這傢伙打斷,本是不爽,但看他是王峰的人,倒也不好過於斥責,只淡淡的說道:“這是海衛隊不是海軍,還有,我是艦長……”

旁邊黑兀凱等人看拉克福對王峰這態度,再一想‘開炮’的事兒,給老王暗暗遞了個眼色。

王峰順口說道:“還有我這幾個朋友想試試船上的符文炮,小福福啊,你看……”

“試!隨便試!”拉克福一拍胸口:“安城主給咱們配備的炮彈太多了,都有點超重了,我剛纔還想着是不是扔一些到海里呢,還是大人這個辦法好,開炮打掉,那也是物盡其用了嘛!”

摩童的眼睛已經瞪得血紅,腦子已經徹底失了智,這老天怎麼就老是要和自己作對呢:“使用軍載符文炮是要打報告的,我看你這報告……”

“這位是?”拉克福忍不住詢問了一下王峰。

老王笑道:“啊,一個鬼級班小兄弟,挺正直的小夥子,對我可能有些誤解,老想着要舉報一下我……”

拉克福瞬間明瞭,此時再看向摩童的眼神就已經完全不同了,笑容中帶着一絲陰險,他衝摩童豎起大拇指:“不畏權威、質疑權威,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品質啊,這位小兄弟的覺悟真是讓人敬佩!”

摩童本來還覺得不妙來着,畢竟人在屋檐下,但沒想到拉克福這話居然是說到他心坎裡去了,頓時放鬆下來,對拉克福肅然起敬:“艦長先生果然也是很正直的人!不像這個王峰,老想着破壞規則……”

“王峰大人有沒有破壞規則,這個不是我說了算,小兄弟你說了也不算,但身爲刀鋒聯盟的公民,規章制度我們是一定要遵守的!”拉克福招呼了一下旁邊的副手:“小武!把船員守則和海衛隊守則拿過來,規章制度這種事兒在咱們船上可馬虎不得,你今天就負責和這位小兄弟好好研究一下,逐條逐條的都要給讀通透了,一定要確保這位小兄弟完全瞭解我們銀尼達斯號的規矩,讓他找出有力的證據去控告我和王峰大人的違規操作。”

摩童又不蠢,一聽就知道這傢伙是在說反話,這要是在陸地上他不慫,可在這茫茫大海上,跟你屁股坐着這艘船的船長作對,那不是等着被整嗎?別的不說,飯裡給你下點巴豆你也受不了啊。

他悻悻的說道:“那、那倒是不用了,反正這裡也是你們說了算,大不了我不說話就是了。”

“那怎麼行呢!”拉克福義正言辭的說道:“言論自由嘛!我們都是刀鋒公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小武,去去去,把這位小兄弟安排好了,這個規章制度要學習,肚子也不能餓着嘛,船員餐給他上一份兒,漿糊糊管飽!”

摩童聽得眼睛都瞪直了,那什麼漿糊糊的船員餐一聽就很難吃,他剛纔可是聽拉克福說了,什麼極光城最好的廚子、什麼最好的酒,還有晚宴什麼的,合着王峰他們就喝酒吃肉,自己就吃漿糊糊?這差別待遇不要太明顯啊!

可又能怎麼辦呢?看看四周,船員們就不說了,肯定都是站拉克福那邊的,鬼級班的其他人也不用說了,什麼雪智御、奧塔、肖邦、股勒、德布羅意這些,全都是王峰的跟屁蟲!就連黑兀凱和音符也是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一看就不會幫自己的忙……打又打不過王峰,講道理也講不贏,玩兒規則更沒法和人家艦長玩兒,摩童一口氣憋得差點沒背過去。

媽的咧,老子不想吃漿糊糊啊!老子也想打炮啊!

看到摩童一張臉漲的通紅,老王感覺也差不多了,哈哈一笑打了個圓場,幫他開脫了兩句,拉克福這才作罷,但此時的摩童卻已經是一臉的垂頭喪氣。

罷了罷了,好漢不吃眼前虧,童哥,忍了,你可以的!

……

焱城,城如其名,這裡是火屬眷族焱族領地,白天,烈日燒烤着大地,一入夜,焱城就會高高地升起十團烈火燈,如同十顆太陽懸在城市上空,整座焱城都被火光照得明媚如夏,無論月色多麼迷人,都無法與這十道火燈爭輝。

烈火的紅光下,焱城人在街道上點起篝火,架起煮着熱辣牛肉的大鍋,一邊載歌載舞,一邊喝酒吃肉,這裡沒有所謂正式的婚姻,男男女女就在曖昧的火光中相識,在舞蹈中追求,互相看對眼了,就結成一對,若是倦怠了,也總能和平的分手,要是有一方不願分開的死纏濫打,無論男女,都會受到長老會的嚴厲調查。

三艘齊柏林飛艇,是天空中耀眼的存在,艇身上面是比焰火還要更加明亮的焱城宣傳畫。

飛艇上,玲瓏從舷窗眺望着下方紅亮的一條條街道,到處都是人,炎熱的天氣,讓她不得不釋放出一小部分魂力來制衡體內的燥動,這是她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熱”,和靠近火焰時的“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她禁不住的思考,如果族裡能有這樣的天氣,不需要太久,只要一年能有三天時間,冰龍族的人口一定會每年翻着倍的增長。

在飛艇的四周,還飄浮着熱氣球,熱氣球的吊籃裡面大多是浪漫的年輕男女,在浪漫之火中,盡情的擁吻着。

聖子沒有說錯,外面的世界的確很精彩。

一路趕到焱城的魔軌列車,還有沿途各種各樣風情人物,玲瓏都頗受觸動,大開眼界。

聖子羅伊微微一笑,說道:“可惜,現在齊柏林飛艇的技術還不能夠在極寒的環境下保持穩定,不過相信遲早有一天,冰龍峰也會有自己的飛艇的。”

玲瓏看了聖子一眼,對他看出自己的心思並不奇怪,她淡淡回道:“聖子殿下吉言,只是,有飛艇對冰龍一族未必是一件好事。”

聖子並不爭辯,只是一笑揭過,又淡然說道:“玲瓏可見過煙火?”

“不曾,只在書上讀到過,今日會有煙火?”

“呵呵,冰龍峰擁有這世界上最美的夜空,而焱城則有當世最熱鬧的夜空,指的就是每日都會綻放的煙火,算時間,差不多就是現在了。”

聖子的話音剛落,砰!齊柏林飛艇下方不遠處,一朵巨大的煙火猛然炸開,四散的火花在空中構成一朵熱烈盛放的花朵。

玲瓏的眼睛微微張大了一分,悄然的將手中捏着的冰刃又收了回去,看煙火的動靜,比她想象得有點兒大了,在冰龍峰,也有七彩絢麗至極的極光,那是寧謐極了的,她想到這兒,暗暗決定,待她回冰龍峰後,一定要在書裡對煙火加一句“聲音極大”的批註。

而隨着第一朵煙火的綻放,越來越多的煙火被打入空中,劇烈的炸開,七彩的顏色和炮聲立刻充滿了整個天空。

就在這時,地上,一條長長的火龍舞動起來,街道上面發出了震天的呼喊聲,“焱敖殿下萬歲!焱敖殿下萬歲!”

玲瓏舉目望去,就看到那長長的火龍中,是一道精壯的男子身影,整條火龍,其實都是鬼級魂力的顯化。

火龍飛舞,猛然騰空而起,與此同時,上百道煙火同時在空中炸開,在萬千火光中,飛到空中的火龍依然最爲矚目,它燃燒的火異常之濃烈,彷彿那不是火,而是剛從火山中涌出的岩漿。

火龍在空中狂舞,既像是追逐一朵朵炸開的煙火,又像是一朵朵煙火在被他吞沒。

轟……

一道風聲,空中舞至高潮的火龍陡然熄滅!

旋即,數百顆煙火同時在天空炸開,一時間,七彩煙光之下,全城盡如白晝。

玲瓏的目光卻追着一道隱入所有光亮中的亮斑,火龍不是熄滅了,而是變了顏色,從金紅化成了融入四周煙火光亮的彩色亮斑。

亮斑以極快的速度穿過空中,然後才真正的熄去了光華,化成夜空中的一道黑影衝進了她所在的這艘齊柏林飛艇當中。

“聖子殿下!好雅興啊……咦!這位美女,您真的是,實在是,美到了我的心尖上了,不知您如何稱呼。”

一個紅髮的男子風風火火的走進了包間,一開始還很認真的和聖子打着招呼,但是目光在看到玲瓏的瞬間,他的眼睛立刻像是着了火一般的燒得晶瑩閃亮。

玲瓏微微頗眉,用了七成的耐心,才壓下把這人凍成冰人的想法。

“焱敖,兩年不見,玩夠了沒有?”聖子微微一笑。

“見過聖子殿下,稟告殿下,我很可能沒玩夠……”焱敖一邊行禮,一邊狡辯說道:“殿下,您就饒了我吧,我這人,是個見色起意就走不動路的,殿下不用我,我還能對殿下有搖旗吶喊的用處,非要用我,我怕我會誤了殿下的大事。”

“有什麼要求,現在說還來得及。”

“殿下……這個,我這輩子出身也還行,什麼都擁有過了,唯一的夢想,就是找一能收我心的美人,伴着我一起醉生夢死……”焱敖話到一半,忽然滿臉熱切地看向了玲瓏:“所以,美女,你要不要試着收了我看看是不是我的真命天女,我自認爲我還是很英俊,保證你不會吃虧……”

咔嚓!

空氣中,一朵冰花猛然炸開,焱敖笑着伸出右手向前一推,先是紅色的火焰,然而下一秒,他臉色一變,左手迅速跟上,火焰立刻從紅色變成了湛藍,瞬間又化成了紫藍,這才敵住那朵冰花,一同在半空燒成虛無。

“再來!”焱敖看着玲瓏的眼神更加充滿了光彩。

玲瓏眼中冰冷,火光中,冰潔的白色中,冰霧繚繞中,這次結出的不是冰花,而是一把搭着三枝雪白冰箭的冰弓,瞬間,冰弓一震,三枝冰箭齊射而出。

焱敖並不閃躲,轟隆一聲,火光從他身後噴出,在他身前化出一件火焰鎧甲,疾射而至的冰箭還沒碰到火甲,狂烈的火舌一捲,三枝冰箭在半空中,肉眼可見的融解不見。

“再來……”焱敖一笑,但是他臉上的笑容卻忽然僵住,他祭出的火甲,溫度正在一點點的下降,上面熊熊燃燒的火焰也從紫藍之火掉成了藍火!

一道看不見的無形凍氣,正在吞噬着火甲的溫度!

冰龍之息,萬物凋零!

焱敖的笑容消失,他伸手朝着火甲一抓,火甲猛地潰散成三條火鞭收回到他的身後,沒了狂烈的火焰,這時纔看清楚,半空中,有一層薄薄的白霧!

霧中,一道龍影若隱若現,忽然,冰藍的龍瞳猛地打破朦朧,從白霧當中顯現出來,刺骨的目光朝着焱敖一瞥!

鬼級?!

轟,火鞭猛地撲向前,但是,才揮出一半,赤紅的火鞭在空中兀然一熄,只有幾道森冷的白煙盤旋在半空當中。

一眼滅絕!

焱敖嘴角一挑,在他身前,一道淡淡的紅影忽然閃現,冰藍的瞳光瞬間撞上,淡淡紅影陡然變得熾亮,火光幻化,火焰紗裙飛舞而起,下面遮擋的是完美的少女胴體,婀娜身段之後,一朵朵火焰花飄飛落下,擋住了射向焱敖的滅絕視線。

一冰一火,兩股鬼級的力量交纏在一起,就在這時,飛艇猛地一震……

玲瓏和焱敖對視一眼,彼此心中有數,飛艇不是他們能夠決出勝負的地方……

兩人幾乎同時收手,淡淡的白霧化成一道流光飛到了玲瓏的指間,環繞幾圈,便戀戀不捨的沒入到了她的掌中不見。

而焱敖鬼級喚出的火焰少女,卻是高調的落在焱敖身後,深情一擁,便沒入他的體內當中。

鬼影,魂能巨像之力,這是衡量鬼級的分水嶺,擁有鬼影的鬼級纔是真正的鬼級,否則,只能算是工具人,魂力強,戰力是沒有可比性的。

剛纔的交手,兩人都有所控制,直到鬼影化出,雙方對拼的力量纔有一絲失控,真打起來,恐怕要劃出整一片天空纔夠兩人做爲戰場。

“玲瓏,和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焱城王子焱敖,焱敖,這是玲瓏公主。”

玲瓏目光冰冷,看在聖子的面子上,她勉強可以接受這個人的加入。

焱敖看向玲瓏的眼神更加火熱,王子配公主,這不是天生一對?

“焱敖,談正事。”聖子微微一笑。

焱敖立刻變了臉色,滿臉的糾結,“聖子殿下,你今天還真是把我拿捏住了,我知道你來找我做什麼,只是,我實在不想摻和這些事,我這人的夢想……咳……”

焱敖忽然看了一眼玲瓏,總算沒再把他的夢想深入的說出來。

“焱敖,維護祖上法度,我有責任,你也不會例外,玫瑰聖堂妄圖挑戰法度,觀望這一戰的不僅僅是整個刀鋒聯盟,還有在環伺聖城的羣狼,這一次是難得展現聖城威嚴,必須給予雷霆一擊以儆效尤。”

聖子的話,焱敖半個字都不信,話說得越冠冕堂皇,其實越是包藏私心,爲了聖城?爲了刀鋒聯盟?焱敖早就懷疑玫瑰聖堂的火熱,很大一部分有聖子在這裡面添油加火。

只有玫瑰和王峰鬧得越大,他纔有足夠的理由去撬來他需要的政治版圖,又不引來本該有的頑固反對……

不過……站在焱族的立場上來看……嗯,他們和聖子是一條船的,再不信,也得跟,看聖子的眼神,這一次,他是推不開了,現在下聖子船的風險太高了,下家不好找,找着了也不一定有聖子好,至於更長遠的得失,焱敖從不考慮,活在當下,纔是焱族人。

而且,焱敖看了眼玲瓏,這麼高冷的女人……錯過撩她的機會,他覺得自己可能會睡不好覺。

“聖子殿下所言極是!”

焱敖笑眯眯地看着玲瓏,這就是對他的誘餌啊,可這麼香噴噴的餌,聖子這次是明謀定他了。

………

甲板上的水手們正在忙碌着,一個個赤裸着上身的精壯漢子們拉着攬繩,正在起錨轉向,船體在港口發出轟鳴的鳴笛聲,緩緩掉頭,引得港口無數人側目。

老王敢肯定,此時此刻,無論是在岸上還是在這艘船上,小尾巴和各種眼線肯定是存在着的,各方雖然不敢直接對他們動手,但卻都在猜測着他們的去向,畢竟對王峰調教鬼級突破的水準,整個聯盟現在基本都不再懷疑了,但如果單純以鬼級班按部就班的修行進度,想要完成和聖城的約戰,那在真正有識之士的眼裡還是遠遠不夠的,於是大家都猜測王峰這一年裡肯定會有各種騷操作,而這些騷操作……都可以學起來啊!

一個個的眼睛現在都已經擦亮了,就等着看王峰的每一步動作,分析他行動的每一個細節,搞得跟諜戰一樣,覺得王峰這藏着掖着的,是在故弄玄虛,是在隱藏他的真實意圖……但老王其實壓根兒就沒在乎。

目的地?歷練方法?

其實沒他們想的那麼複雜,真揭開謎底的話,所有人都會有種不過如此的感覺,真不是他藏着掖着,只是沒那必要,懶得事先到處講罷了。

銀尼達斯號很快起航,纔剛從港口駛出就已經加速到了飛起。

鬼統領級的戰船,就算溫妮都是第一次,也就只有肖邦這位三皇子曾在龍月公國乘坐過了,α5級的符文魂晶加速,那爆發力簡直就跟魔軌機車一樣,速度快得飛起,遠遠不是虎將級的戰船所能相比的。

大家此時三五成羣的聚集在甲板上,看着遼闊的大海、感受着猛烈的海風和那暴力加速,所有人都顯得有些興奮,就連剛纔還一臉鬱悶的摩童此時也已經調整過來,正興奮的和德布羅意吹着摩呼羅迦傳奇海盜的牛逼。

克拉拉也在甲板上,和其他三五成羣的人不一樣,她要顯得稍稍孤單一些,人魚公主的心理年齡和這幫小傢伙在一起多少還是要有點代溝的,當然,除了老王。

坦白說,克拉拉感覺自己是被忽悠過來的,但王峰忽悠她的條件卻是讓她無法拒絕,那就是鬼級突破。

在大海上來歷練,在大海上成就鬼級?

當銀尼達斯號進入海域時,四周熟悉的海風和潮溼,克拉拉身上那種被海族詛咒限制的力量慢慢得到釋放,這讓她感覺確實很不錯,這也是她甘願冒着風險、把金貝貝拍賣行丟給索拉卡打理,然後選擇出海的原因,畢竟如果說有一個地方能讓海族突破,那這個地方毫無疑問一定是在大海上的。

王峰……這是爲了自己才特意挑選的歷練之地?那他還真是有心了。

想到這裡,克拉拉會心一笑,當然,這種猜測她是肯定不會當衆說出來的,但心中不免也會有疑問:到底哪裡纔是王峰的目的地?

“班長沒說過,我也不知道。”瑪佩爾搖着頭,不止是克拉拉在猜測,其實大家都在猜測。

“咱們現在的航線是去龍淵之海的。”溫妮手裡拿着一份兒海圖,李家的人就是學得多學得雜,什麼都會一點,只不過這個發現讓溫妮也是有點小尷尬:“我擦,老王不會是想讓咱們去龍淵之海奪秘寶吧?”

龍淵之海出秘寶的事兒,整個聯盟早就已經傳遍了,聖光聖路這個月來就沒有一天停止過報道,每天都是各種新進展彙報,跟實況直播似的。

“不會吧?班長可不像是那麼莽撞的人。”股勒沉吟道:“那邊聚集的高手已經越來越多了,水也越來越深,像紅鬍子卡洛斯、半臉賈森、半獸人賽西斯,這幾股龍淵之海最大的海盜團抱團兒在一起,在那邊也不過是勉強自保而已,根本都沒有奪寶的資格。”

“九神帝國的海軍元帥樂尚,四大海盜王的黑帝蓋爾,還有隱藏在暗處的海族三大王族,都都是些龍級,這陣容,大陸已經給有上百年未見,難怪鬼巔都不夠看了……”

“怕什麼,男子漢就該無所畏懼!”摩童聽得兩眼放光,雖然和王峰鬧了一點小小的不愉快,但這種事兒早就習以爲常了,相比之下,他覺得王峰把歷練之地選在這樣的地方簡直就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英明的決定:“再說了,越危險的地方機會才越多嘛,聽說那海域蜃氣千變萬化,到處都是機緣、到處都是秘寶!”

“在聊什麼好玩的呢?”老王正好走過來。

“在討論咱們的目的地到底是去哪裡。”音符其實也滿心好奇:“王峰師兄,現在出海了能告訴大家了嗎?要是不方便的話……”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肯定是去搶秘寶!”摩童插嘴。

“沒什麼不方便的。”老王卻笑着說道:“咱們老王戰隊的人都去過,暗魔島,那裡的訓練條件挺齊全,比咱們玫瑰聖堂可要好多了。”

衆人都是一呆,默默桑和德布羅意則是眼前微微一亮,別說默默桑了,就算是德布羅意這種喜歡熱鬧的,離開暗魔島有段時間了,還真是有點挺想家。

“就是那個你們特訓了一個月的地方?”克拉拉也是意外,暗魔島即便對海族來說都是十分神秘的地方,也是海族不願意踏足的地方,在海族的傳說裡,暗魔島囚禁着這個世界所有的邪惡,是真正的不祥之地……

“好地方!我早就想去了,那還不錯哦!”柴京則是顯得相當興奮,他和范特西之間的差距,就是在范特西進入暗魔島特訓後被拉開的,此後他也和范特西聊過那一段經歷,可得到的迴應卻是范特西黑着臉‘三緘其口’。

阿西固然是不想回憶那段黑歷史,但在柴京看來卻顯然不是這麼回事,范特西越不說,他就越好奇,越覺得那裡神秘奇妙、稀罕無雙,現在得知大家竟然是前去暗魔島修行,自然是十分興奮。

就連黑兀凱都升起了幾分興趣,坦白說,除了暗魔島自己人、除了已經去過的老王戰隊意外,‘暗魔島’這三個字對聯盟任何年輕人顯然都有着一種神秘美,充斥着刺激新鮮的氛圍,就連猜錯了的摩童此時居然都意外的沒嗆聲兒,畢竟相比起去龍淵之海奪寶,去暗魔島見識一下好像也是個蠻不錯的選擇。

唯一不爽的就是老王戰隊的幾個老隊員了,除了瑪佩爾,其四個人的臉色都是瞬間一白,顯然想起了某些要命的回憶。

“臥槽,那你之前還藏着掖着的?早點說也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溫妮只感覺頭皮發麻,那地獄式特訓又要開始了嗎?

“修行可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準備。”王峰哈哈大笑:“這幾天好好吃好好睡,等到了暗魔島,有的是你們折騰精力的地方!”

“嘔!”阿西吐出來了:“我暈船!”

遊歷修行顯然只是個噱頭,暗魔島可是老王早在鬼級班成立前就已經準備好的真正進修場所。

玫瑰聖堂鬼級班的三大修行法寶,除了高手間的彼此刺激和魔藥外,其實最主要的還是煉魂陣的存在,但煉魂這種事兒,時間久了效果本就會消退,畢竟心裡都知道是假的,慢慢就會形成一種自然而然的意識保護,就像產生了‘藥物抗性’一樣。

但暗魔島這邊卻不一樣啊……這裡也有煉魂陣,而且是當初至聖先師王猛給暗魔島親手留下的正版,號稱暗魔煉魂陣,無論是其複雜程度還是用料,都遠遠不是老王在玫瑰聖堂裡批量出來的那些煉魂陣可以比擬的。就更別說比煉魂陣更加全面系統的修行之路——六道輪迴了。

暗魔島,纔是老王敢建立鬼級班的真正底氣所在,前一個月的修行基本只是在考覈大家的基礎、潛力等等而已,現在上了船的都是在老王眼裡已經準備好了突破鬼級的人,再用暗魔島的六道輪迴一激活……這還能有不成的嗎?

至於說暗魔島方面的態度之類……老王壓根兒就沒擔心過,也沒什麼事先通知,作爲現在暗魔島‘信仰’,有便宜不佔簡直就是王八蛋啊!要是連訓練聖堂弟子這麼簡單的事兒都不配合,那暗魔島這幫人的信仰也太不值錢了!

當然,暗魔島是這幫人的歸屬,但卻不是自己的,老王還有更重要的事兒,不過那就等去暗魔島安頓好這幫人後再說了。

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
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二百零二章 末日狂暴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一百一十四章 乾杯,夜叉王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二百二十一章 唐僧肉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四十五章 玫瑰聖堂的時間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五十九章 新手村任務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