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

薩拉米索山脈,整個羣山都被包裹在比鋼鐵還要堅硬的冰晶當中,這裡是刀鋒聯盟最冷的地方,這裡所謂春夏的溫度也只有零下八十度,而薩拉米索,就是永久冰峰的意思。

被白色巨冰覆蓋的羣山之中,冰龍山峰是唯一擁有綠色和生命的地方,相傳,冰龍峰的本體,其實是一頭數千年前隕落於此的冰龍,正是冰龍臨死時迸發的龍級巫術,造成了薩拉米索山脈的永久冰峰,然而,毀滅總是伴隨着生機,冰龍死後的力量擊穿了地殼,最初的火山噴發之後,爲冰龍峰留下了一處溫泉,在這個生命的禁區打開了一個生靈庇護所。

而在這數千年間,冰龍山峰一直生活着冰龍一族,這是一個只有幾千人的人類部落,人丁一直很少,在聖戰之後,他們並沒有選擇走出深山,而是回到了冰龍山峰,繼續過着他們封閉了數千年的傳統生活,幾乎沒有人聽說過他們,就連離他們最近的埃隆,也只聽說過羣山的生命禁區中有“野人”的傳說,偶爾也會有男人和女人被野人擄進羣山的鄉野傳聞。

冰龍山峰之巔,是一座雄偉壯觀的冰晶宮殿,此時,一羣冰龍族人正在對着冰晶宮殿釋放各式各樣的巫術,有使用冰凍術對承重部分進行加固的,也有用解凍巫術化開昨夜的積雪和落冰的,也有用塑冰術來維持冰宮該有的華麗外形的。

對於冰龍族人而言,這是他們最榮耀的工作之一。

山腰,一條冒着熱氣的泉水嘩嘩地在明顯有人工開鑿痕跡的河道中流暢,河道的兩邊,綠油油的一片,種植着果瓜蔬菜,一羣高佻的女人正在精心的打理着這些蔬植,而在泉水流出的山腹中,一羣孩子們正在嬉戲打鬧,十幾個老人坐在山洞口,一邊看着孩子,一邊聊着天,時不時有人麻利的施展出一個巫術爲山洞裡面通風換氣,山腹裡面種着的糧食作物實在太精貴了,溫度和溼度稍有不對,就會生長變得遲緩,要養活幾千人的糧食,可是一天都不能耽擱了,雖說這幾百年來,都可以從聖城獲得大量的物質,但對於樸質的冰龍人而言,依靠自己的雙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纔是真正的過日子。

嗚嗚——嗚嗚——

忽然,山腳下,響起了迎賓的號角聲,悠揚的角聲,清澈地直傳山頂的冰晶宮殿。

正放着巫術的老人停下了動作,微笑地看着也停下了嬉戲的孩子們,“聽這號角音律……這是聖城又來人了吧!”

“上一次聖城來人,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吧,他們帶的那個烈酒,是真的很不錯啊。”

聽到烈酒兩個字,幾個老頭立刻有些站不住了。

“呵呵,留個人在這看着,咱們看看去這次來的是什麼人。”

此時,山腳之下,聖子羅伊和言若羽站在一座用冰磚砌成的冰屋當中,幾個年輕的冰龍人好奇的看着他們,一名中年男子微笑着的將一枚雪白的骨質號角插回到腰間,說道:“聖子殿下,快快請坐,請原諒孩子們的無禮,他們太久沒有見到外面來的客人了。”

“好說。”

聖子微微一笑,坐了下去,言若羽一語不發的站在了聖子身旁,他看着那些好奇的年輕人,冰龍人的長相頗有不同,更加挺拔的鼻樑,尖削的下巴,格外醒目的是他們的髮色,多半是閃閃發亮的耀金色,還有一些則是給人靜謐之感的藍白色,無論男女,都有一種漂亮得過了頭的感覺。

就在這時,山峰之上傳來了一陣別有韻律的號角之聲,中年冰龍男子聽見之後,立刻站了起來,對着聖子羅伊說道:“聖子殿下,族長有請!還請殿下移步冰龍宮殿。”

羅伊微微點頭,站起身來,隨着中年男子出了冰屋,只見冰龍山與外界彷彿就是兩個世界,從山腳到山中央,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樹木,一條石階的山路,盤龍般在山間蜿蜒而上。

踏在山路上,言若羽的眉頭微微揚起,這路……竟然是暖的,難怪上面看不到一絲積雪!

中年男子笑道:“這條山路,還得多謝聖子殿下,自從用上了殿下三年前帶來的熱源符文之後,着實方便了許多,緩解了不少維護山路的人力。”

聖子淡淡一笑,“只是一些綿薄之力罷了,不值一提。”

上到山腰,一羣孩子先冒了出來,他們攀爬在山路兩側的樹上,滿臉都是新奇,而大一些的孩子則在口若懸河的說着三年前,“這人三年前來過,那一次他帶的人更多,還扛着很多箱子,你們那時還小,只能在冰洞裡面熬煉身骨魂力,所以沒見過……”

在一路的圍觀中,聖子和言若羽終於來到了山巔的冰龍宮殿。

十幾個長者和冰龍一族的族長已經迎了出來。

冰龍族長是一個極其英俊的中年男子,見到聖子,微微一笑,雙手交叉在胸前,帶着衆長者們一同行禮,“呵呵!羅伊聖子,三年不見,別來無恙。”

聖子也雙手交叉的一禮,說道:“別來無恙,冰龍族長,各位長老。”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快,裡面請,聖子遠道而來,想必還沒用過餐吧!”

來到冰宮之中,四周都是晶瑩之色,冰晶折射的七彩光色中,冰雕隨處可見,最引人注目的卻是掛在冰晶牆壁上一幅幅充滿藝術的巨幅油彩畫卷,有描述上古歷史,也有描述冰龍峰農耕起居的畫面。

冰宮中早已經架起了一口大鍋,裡面正燒着一鍋大骨頭湯,二十幾個座席則是圍着這口大鍋而設。

“這是熬了一上午的大冰羊骨,加了微辛的香料,去掉了冰羊的寒騷之氣,由寒轉暖,這是冰雪裡最好的補食了。”

一羣長者都嚥着口水,這湯,一般是給需要長時間外出的冰龍戰士們喝的,以冰龍人的血脈,可以三天三夜都有一股熱氣護着心脈。

聖子並不客氣,帶着言若羽一同在座席坐下,熱騰騰的享用起來。

佐着熱湯的是冰龍族圈養的豖肉和種在山腹中的黑粟米——一種在黑暗中可以加速生長的稻米,性溫味甜而糯。

冰龍族長先看了眼言若羽,又微微笑道:“聖子這次只帶了一個隨從,外面一切可還妥當?”

聖子一笑,“多謝族長關心,我這次來,其實是有事相求,族長,如今聖堂遭遇百年之大變動,有人意圖顛倒是非,分化聖堂,而且此人很擅長操控人心,就是我的家族中,都有人受到他的操弄,實在可怖至極!爲了穩定聖堂,現在我和他有一年之約,只是此人觸手伸得太深,我身邊可以完全信得過的人越來越少,族長,我現在需要玲瓏的幫助。”

玲瓏!冰龍族這一代的公主,年僅十九,是刀鋒聯盟年輕一代真正的第一高手!只是,知道的人,寥寥無幾!

三年前,聖子帶人來到冰龍峰,就是前來恭賀年僅十六的玲瓏晉升鬼級!這些都是頂級的秘密,外人不知,不是誰都像王峰那樣喜歡譁衆取寵。

而三年前就已經是鬼級的玲瓏,三年之後……以她的天賦,實力絕對不會原地踏步。

冰龍族長點了點頭,與其說冰龍一族只與聖城聯絡,不如說,冰龍一族只與羅家聯絡,羅家有求,冰龍必應,而羅家,也必然會保障冰龍一族,數百年以來,雙方合作無間,至於羅伊說的那些理由,其實並不重要,羅伊來了,冰龍必然要有所迴應。

“來人,去請玲瓏公主過來。”

很快,一道俏麗的身影,從宮外走了進來,一瞬間,冰宮中的七彩光都顯得黯淡了。

聖子羅伊微微笑着,目光追着那道高冷的身影,她是如此的完美……可惜,她註定了會是冰龍一族下一任族長。

玲瓏淡淡看了一眼聖子羅伊,眼中卻絲毫沒有波動,然後走到冰龍族長身前,“父親。”

冰龍族長並沒有多餘的話,只是點了點頭,說道:“玲瓏,下山吧。”

“是,族長大人。只是……”玲瓏看向了聖子,說道:“命我下山不難,但殿下要我誠服,我有一個條件。”

聖子微微一笑,“玲瓏公主請說。”

“請殿下接我一招。”

冰龍族長眉頭一皺,“玲瓏不得無禮……”

“呵呵。”聖子一笑,輕輕擡手阻住冰龍族長的後話,說道:“族長莫怪玲瓏公主,我也覺得這樣挺好,不過我就不用了,若羽,代我與公主討教一招。”

言若羽微微低頭,“是,殿下。”

說着話,言若羽起身走了出去,“公主殿下,請。”

“不用出去了,遠來是客,就送你一朵冰山雪蓮吧。”

玲瓏話音落下,一朵潔白如玉的蓮花憑空出現,花瓣微顫,四周的光線爲之扭曲,彷彿一顆石子盪漾開水面。

美輪美奐,越是毀滅,越是美麗。

這朵蓮花彷彿藝術品一般精美,但是,蘊含的凍氣絕不藝術,那是一股能夠毀滅一切生機的力量。

言若羽微笑地看着朝他緩緩飛來的冰蓮,殿下的命令是絕對的,說是討教一招,這一招就絕不能閃躲,而且公主說了,這是送他的,自然也不能直接出手破壞。

冰龍族長和長者們也都看着,怎麼接這招,是個問題。

公主自然都會下山,可是這“禮”沒接好,就落了殿下的面子,以後聖子想要差遣玲瓏公主就要左右斟酌一番了,這也是玲瓏公主提出要求的目的,她十六歲成就鬼級,那是比肩太陽一般的驕傲,這次下山,自然不會輕易委屈了身段。

只見美絕的冰蓮越飄越近,言若羽微笑着伸出手,在他手上,沒有任何魂力的保護,就這麼直接的伸手將冰蓮摘入手中!

咔滋滋滋……

冰蓮花猛地再次一綻,冰棱花瓣張開到了極致,又猛地收縮包裹住了言若羽的右手,凍結生機的凍氣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向上蔓延,直到言若羽小臂處,凍氣纔在魂力的阻止之下停了下來!

言若羽看也不看一眼他被寒冰凍結的右手,對着玲瓏微微一笑,“玲瓏小姐,可以下山了嗎?”

玲瓏目光始終淡淡。

冰龍族長卻是微嘆,看着言若羽的右手,“你倒是忠心耽耽,難怪聖子殿下只帶你一人過來,只是,一隻手的代價,值得嗎?”

玲瓏的凍氣,滅絕生機,就算是她收回凍氣,這隻手也挽回不了。

“多謝族長關心。”言若羽微笑着搖了搖頭,然後,他伸出左手朝右手上的冰凍敲了一敲……

咔嚓!

在場所有的冰龍人的眼神都是猛地收縮,這!

言若羽被凍結的手並沒有他們想象中那樣像冰一樣炸裂開來,裂開的,僅僅只是表層的一片冰,他的手,仍然是白晳如常,活動自如!

玲瓏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縮。

聖子微微一笑,說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玲瓏公主贈我雪山冰蓮,我自然也要有所回禮。”

說着,聖子也取出了一件空間法器,一罈罈美酒,一件件禮盒從中取出,瞬間,擺滿了半個大殿……

聖光聖路這兩天幾乎是把玫瑰往死了裡吹,各方勢力現在對玫瑰的反應,也在無形中迎來了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或許有不少人覺得這大不了只是讓玫瑰多吸引到一點點投資而已,但只有真正身處和玫瑰敵對中的聖城,此時此刻才能最清晰的感受到玫瑰這場看似主動暴露實力的‘不智’隊內賽,其背後究竟產生了多麼可怕的能量!

這些能量有和玫瑰直接相關的,比如雷龍申請卡麗妲公審的事兒。

щшш¸тTk дn¸c o

聖城控訴卡麗妲的那些罪名都是莫須有的東西,人家就是要把卡麗妲名正言順的羈押在聖城當個人質,留手底牌,而雷龍讓聖城方面公審,不外乎就是想把事情鬧大,用道德去綁架更多的圍觀者,畢竟聖城的那些證據是經不起推敲的。

兩邊打的算盤都是一眼就能看清的,人們會怎麼選擇?當然是不理會,政治鬥爭這種事兒,沒誰會真正的在乎公平和正義,不外乎是誰強就站誰那邊、怎麼有利就怎麼來罷了,爲了一年後很可能就要解散的玫瑰去得罪聖城?誰會幹這種事兒?

所以不管是雷龍的申請也好、卡麗妲的羈押也好,各方勢力此前都是心照不宣,並沒有人對此表示過關注,甚至連聖光聖路對此也只是用一個小版面的角落,略微一提而已,就是要讓你的影響力傳播不出去。

你呼籲了又怎麼樣?申請了又怎麼樣?沒人理會你、也沒人聲援你啊!

可現在玫瑰的隊內賽結束,卻好像一夜之間突然就跳出來了不少在卡麗妲問題上攪局的公國、家族勢力,雖然這些人並沒有將問題直指向聖城不公,但卻突然表現出了對卡麗妲事件的高度關注,這不就等於是在主動響應着此前雷龍的那份兒申明嗎?雷龍的訴求就是要把這事兒公開化,大家現在開始表現出關注,即便不說聖城的是非,那也等於是雷龍達到了他的戰略目標。

這些人,顯然是開始看好玫瑰邁過一年後那條坎了,所以從一開始的響應聖城,變成現在將兩者放在同一位置上,號稱兩不相幫,這就已經是對玫瑰最大的響應了。

這還是直接相關的,而更多間接相關的事兒,像那些曾經掀起一陣改革風潮,卻被聖城方面明令禁止的聖堂,現在各種陽奉陰違的改革之風大行其道,大有扛着聖城壓力也要學玫瑰那樣盡情釋放一把的感覺。

這就很難受了,無論是對聖城明令陽奉陰違、還是看好玫瑰一年後扛過聖城的壓力,儘管這些東西都還並沒有完全浮於表面,但聖城方面心裡相當清楚,這是開始質疑聖城的權威了啊,聖城一旦權威不再,還何以號令天下?

現在玫瑰聲勢已成,再想用以前那套鼓動旁人去削弱玫瑰的做法已經行不通了,唯有正面應戰,在一年後的聖戰裡將玫瑰擊敗,才能把其打入萬丈不復的深淵!

聖城,龍組莊園……

羅伊的面前擺着一沓厚厚的資料,密密麻麻的文字報告加上一張人頭繪像,大概十幾張疊釘在一起爲一份兒,這樣的資料足足撂起來了二三十份兒,而此時擺在所有資料最上面的,那人頭繪像豁然正是玫瑰鬼級班的股勒,而在那微笑的頭繪像上,還印着一個大大的‘S’符號。

這是玫瑰隊內賽的資料,每一戰的過程和細節都已經用文字的方式,最詳細的記錄在了上面,且除了東風長老這些親眼目睹者的描述外,還有龍組這邊專業分析人員對戰鬥過程的解讀、對每一個參戰者的實力評估,而印在股勒繪像上那個碩大的‘S’,就是分析組對股勒的實力評估,而得到這個評價的,整個玫瑰鬼級班的參戰者中只有兩人,那就是肖邦和股勒。

S級是很高的評價了,代表可以進入龍組核心的序列中,並不是鬼級就能獲得S評價的,這是一個綜合的得分,考究的終歸還是實際的戰力和成長的潛力值。

溫妮和范特西的評分只是A,這與兩人在天頂一戰時的評價相當,優秀是足夠優秀,天賦讓人驚歎,但過於鬆散薄弱的基礎讓他們根本就沒有厚積薄發的可能,即便再給他們一年的修行時間也是一樣,並不足以威脅到真正的天才。

至於臨陣突破的烈薙柴京,雖然是這次玫瑰鬼級班揚名立萬的最大功臣,但真要論實力和潛力那就是不值一提了,僅僅只是一個B+級的評價,中庸偏上,鬼初就是他的極限,除了按部就班的用年齡來磨鍊鬼級層次外,其他方面幾乎沒有進一步突破的可能。

除此之外,暗魔島的默默桑倒是被定了個S-,不管柴京那個鬼級有多水,默默桑以虎巔的實力能夠單吃掉,而且贏得乾淨利落,那就已經證明了足夠的潛力,也是一個潛在威脅。

羅伊微閉着眼睛,手中把玩着一顆晶瑩光潤的魂晶球,上面有淡淡的符紋顯現,隨着他手掌搓揉的動作,能看到魂晶球中有淡淡的魂力涌入他手掌、浸入他體內……

“暗魔島的人潛力雖強,但面對我們時沒用。肖邦、股勒,如果再加上王峰和黑兀凱,玫瑰鬼級班真正需要注意的其實也就只有這四個人,但四個都是有可能給我們幾個核心成員造成威脅的,不過相較之下,我始終覺得還是王峰和黑兀凱更麻煩一些,這兩人一個太全面,另一個則太專精了。”說是說威脅,可木西的臉上卻並沒有看到任何擔憂之色,反倒是微笑着說道:“現在聯盟各方風向轉變,應該也是都看到了這一點,這些人……”

“牆頭草而已,不用理會,一年之後等看到結果時,他們自然就知道該做什麼了。”羅伊淡淡的說道:“那個所謂的特效煉魂魔藥怎麼說?”

“市面上沒人能拿得到樣本,我們安插在鬼級班的眼線又剛好都是輸的那邊。”木西略一遲疑:“這似乎格外巧合了些,不會是王峰故意……”

“有時候別把事情想得太複雜。”羅伊笑着搖了搖頭:“那幾個眼線看樣子早就已經暴露了,王峰留着他們在裡面,是想給我們傳一些假消息,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假消息有時候也未必就沒有用處,看你怎麼去理解。至於說要想控制魔藥的流向,他們可以有很多辦法,還不至於爲了這幾個人就特意讓范特西和股勒隊輸掉比賽。”

“不過烈薙家那個臨陣突破,倒是很好的驗證了這煉魂魔藥的效果,可惜我們的部長先生始終無法仿製出來,就更別說連樣本都沒有的特效魔藥了。”羅伊對此表示遺憾:“找人和獸族那邊接觸下,他們應該有從玫瑰固定拿貨的渠道,無論花多大的價錢,也要給我弄幾瓶特效魔藥來看看,還有……”

羅伊的命令不斷,木西垂首恭聽。

羅伊說着,笑了起來,似乎想起了什麼好玩的事兒:“聽說王峰那傢伙也搞了一套五行理論,在玫瑰的鬼級班很受追捧,讓人弄一份兒完整的資料回來,我倒想看看他對五行到底有怎麼樣的理解。”

“聽說是五行本質的感悟那一套,肖邦就是以此突破鬼級的,不外乎是一套修行理論而已,不管再怎麼精髓,與殿下的五行計劃都相去甚遠。”

“煉魂魔藥讓人繼續收,加大力度收,獸族和海族那邊暫時不要動,但各大家族應該都收得有不少,不管花多少錢,都給我高價弄回來,等我們找齊需要找的人之後,我希望倉庫裡能屯上足夠他們修行半年的魔藥!”

“明白!”

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言若羽,“王峰竟然還懂五行本質,倒是不謀而合,倒要看看他的五行和我的五行有什麼不同,若羽,下一站。”

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
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類的高調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十二章 獨樹一幟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五百二十一章 鄙人王大帥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七十五章 減配版摩童第一百三十五章 蒲野彌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三百二十章 師父的奧義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十層BUFF光芒糉子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三百零五章 轟天雷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一百二十章 帝都九鼎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第二十九章 威武不屈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百三十五章 美人魚萬歲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