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招魂燈

呼哧呼哧呼哧……

柴京的雙眼視線已經徹底被鮮血給染紅了,鼻息的粗重宛若老牛,他能感覺到身體和魂力的不支,甚至能感覺到此時此刻的自己很可能是在透支着生命、透支着靈魂,可心中的戰意、那種無法抑制的興奮,卻始終不曾有半分削弱,甚至是愈演愈烈!

這該死的熱血……

柴京狂笑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但就是想戰、就是停不下那可躁動的心!全身的血液都在瘋狂沸騰着,如果真的停下來,身體會怎麼樣他不知道,但精神恐怕立刻就要被憋瘋了。

那就戰!

遵從本心、傾盡一切!

柴京通紅的眸子裡精光閃耀:“跟你拼了!”

轟~~

已經青黃不接的魂力強行再爆了一波,可這次卻似乎真的觸碰到了透支的極限,強行爆發的魂力突然中斷,柴京整個人一僵,往前跌跌撞撞的踉蹌了數步,剛剛纔爆發出來的魂力猛然消失無蹤。

終於到極限了嗎?

看臺四周微微一靜,卻見柴京全身的血脈突然凸顯了出來,一根根猩紅的血管漲起,遍佈他全身。

柴京似乎顯得難受極了,骨骼都在這瞬間微一扭曲,臉上的肌肉抽搐着,身體宛若拉緊的發條,似乎在承受着某種極致的痛苦。

這和他之前完全不知痛的表現可完全不同,所有人立刻就都擔心起來,連場邊的老王也是心裡微微一揪。

能支撐到現在還保持着旺盛的鬥志,老王已經能完全確定柴京一定是覺醒了究極的烈薙之力、覺醒的所謂的岐神意志,原因也很容易找到,畢竟他一直在喝鬼級班的煉魂魔藥,那裡面有自己稀釋過的血液,而且范特西這小子多半還給他這好兄弟送過老王的正品煉魂魔藥。

多半是後者,這可是萬能寶血,強行激活了烈薙家族那已經稀薄到了極致的遠古力量,只是……

難道自己操之過急,柴京剛纔是壓力過大,把他那根兒小鋼絲崩斷了?

老王這念頭還沒轉完,卻見場中痛苦的柴京,那扭曲的臉色突然一定。

緊跟着,他扭曲的身體猛然舒展開,彷彿破而後立般,一股雄渾無匹的魂力猛然從靈魂深處激發,‘嗡’的一聲,直接就已經突破了虎巔的瓶頸!

蒸騰的魂力,兩指長的濃密黑髮此時根根倒豎飄起。

只見烈薙柴京身上此時燃燒着暗紅的烈薙之力,非但魂力顏色有了極大的改變,那源源不斷涌出的力量,甚至將他整個人託舉起來,雙腳已經微微離地,懸浮在了半空中。

這、這是什麼情況?

整個競技場在瞬間變得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別說那些師弟師妹了,連剛纔還在想着各種心事的東風長老、紀梵天、包括衆多觀察員們,此時一個個全都看得瞠目結舌。

鬼、鬼級?

奈落落忍不住捂住了嘴,就連彷彿永遠天塌不驚的瓦拉洛卡,此時也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笑容。

同樣是火神山的名流家族出生,瓦拉洛卡、奈落落還有柴京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的兒時朋友了,也都深知柴京這些年頂着烈薙家族繼承人名頭下的那份兒不易和心酸,可現在……

黑兀凱是真有點意外,剛纔王峰和默默桑之間的無聲交流顯然逃不過老黑的眼睛,感覺烈薙柴京的這次突破,王峰肯定是從中做了什麼的,但平時大家都在鬼級班,一樣的接觸,自己竟然也沒發現王峰的小動作?

老王則是嘴角帶着笑,之前感覺到柴京覺醒了岐神意志時,他就知道這一刻必會到來,果不其然……

默默桑的‘度’把握得很好,當然,自己的魔藥更好……看這架勢,自己的血已經變成了萬能藥引,對這種潛藏血脈的魂種確實是具有極強的激發性,像柴京這種具有隱藏遠古血脈屬性的,大陸上其實是真有不少,看來以後得多留心留心,收一個是一個,簡直就是變廢爲寶啊,增強玫瑰的戰力不說,廣告效果更是絕對槓槓的。

滿場此時還在震撼中保持着絕對的安靜,東風長老更是張大了嘴巴。

鬼級?又一個鬼級?而且還不是出在雪智御、摩童、德布羅意這些原本的頂尖高手身上,而是此前一直默默無聞的那個火神山弟子?這是烈薙家族的吧,烈薙什麼來着?烈薙柴京?

東風長老和周圍那些觀察員們感覺嘴巴有點合不攏了,此前無論肖邦還是股勒鑄就鬼級,雖然給人的第一感覺很震撼,但那兩人在外界眼中本就已經到了臨門一腳的地步,許多人都說他們突破鬼級的功勞並不能算到玫瑰的頭上,先不說玫瑰這鬼級班到底有沒有效果,就算有效果,哪有來的那麼快的?肯定是巧合嘛!

這種說法還是相當主流的,可現在的烈薙柴京呢?這傢伙來玫瑰鬼級班之前不過就只是聖堂的普通高手,扔到十大聖堂裡可能連主力都打不上那種,竟然也突破了、也鬼級了?這、這也能算是巧合嗎?

我尼MMP……玫瑰這個鬼級班這是要逆天了!

…………

“柴京,這學期聖堂就不用去了,去烈薙溫泉浴場從管事做起吧,明年時我會想辦法讓你接手溫泉浴場,這輩子……就這樣了。”父親的臉色有些冷冽,甚至帶着一絲厭惡,這讓柴京很傷心,從十歲時第一次覺醒失敗後,他就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父親慈祥的笑臉了。

“父親,我還想修行,我還有一年就畢業了,請……”

“十九歲都還沒有覺醒烈薙之力的廢物,還修行什麼?”父親冷冷的說。

事實上,他並不是一個冷血的人,讓柴京接手家族的溫泉浴場是他拼了老臉才爭取來的,家族裡對此不滿、口出怨言的人多的是。

再怎麼恨其不爭,也總是親身骨肉,也曾在他懷裡撒嬌,總要爲其謀一條安身立命的後路不是?只不過……對他早就已經嚴厲慣了,溫和?那隻能讓他成爲一個真正的廢物!

“父親!經商非我所願,我願意去龍城秘境尋求機緣,請給我這個機會,我一定……”

龍城?那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誰捨得把親生兒子送去那?何況還是一個根本就沒有修行天賦的兒子,做個普通人,總也好過丟了性命。

“你還嫌給我丟的臉不夠多嗎?”父親的聲音愈發嚴厲起來,冷若寒冰:“機會?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實力的人!而不是你這樣的廢物!你根本就沒有修行的天賦,別癡心妄想了!收拾東西,搬去浴場裡住,如果連個浴場都管不好,那就別回家了,我烈薙橫舟沒你這樣廢物的兒子!”

可柴京的眼神卻在短暫的失落後漸漸堅定起來,跪下重重的磕了幾個頭:“父親,我已報名並通過了審覈,龍城我一定要去,如果烈薙之力不成,我就死在外面,絕不回來給父親丟臉!”

…………

“我看不是那個範跑跑強,是這傢伙太弱!”

“看看這廢物,覺醒了烈薙之力又有什麼用?連個範跑跑都打不過,還腆着臉和人家稱兄道弟,玩兒那套惺惺相惜呢!”

“哈哈,十九歲才覺醒,天賦自然是極差的了,這表現也正常。”

“聽說那傢伙要去鬼級班?就柴京這傢伙也想成鬼級?哈哈,也就跟着玫瑰那幫人胡鬧罷了!”

“走了纔好,省得族長老幫他惦記着家族這點家產!”

“呸!那廢物也就命好,有個好爹,不然就他,也配霸佔族中資源修行到二十歲?!”

“家族的蛀蟲,老子要是有他的條件,早就成鬼級了!”

記憶最深處的一副副畫面在柴京的腦子裡閃過,他沒什麼太過輝煌的理想,只是想讓父親爲他驕傲一次,讓父親知道他錯了而已。

可即便是從龍城回來之後,覺醒了烈薙之力,他卻並沒有看到父親的笑容回到從前,畢竟十九歲才覺醒的烈薙之力,已經錯過了最合適修行的年齡,未來成就不可能太高,也只是聊以**了。

特別是在八番戰輸給范特西後,族人對他的態度明顯開始變本加厲,別說修行了,甚至希望按照族規打發他去鄉下,不要謀求主城裡的家族財產,即便是父親扛着壓力,也只是允許他將火神山的學業完成。

既然得不到承認,那自己就做更多,所以他來了玫瑰,來了鬼級班,他不是來度假的,也不是來給王峰撐什麼場面的,他只是在追求那一絲的可能,而現在……

柴京的情緒在劇烈的起伏着,最終所有的思緒都化爲一股乘風破浪的意志沖天而起。

轟!

蓄積起來的鬼級魂壓朝四周猛然盪開,風清雲靜、塵囂退散,一個渾身燃燒着血紅火焰的男子懸空而立。

身上之前所受的傷,在鬼級鑄就的瞬間已經被天地之能給直接修復了。

柴京緩緩睜開眼,眸子中火光耀眼,一絲金色的瞳孔在那火眼中若隱若現,散發着一絲宛若遠古八岐蛇神的氣息,又帶着一絲新晉‘貴族’的興奮,有些不敢置信的低頭看向自己此時懸空的腳尖。

鬼級,自己竟然成了鬼級?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在短暫的質疑後,隨之而來的就是巨大的欣喜和激動。

這一瞬間想到了很多,烈薙家族如今其實在走下坡路,號稱名門,可整個家族的鬼級也才兩個,如果父親知道自己突破了鬼級……

巨大的欣喜和幸福在柴京的意識中膨脹,全身那瘋涌的魂力更是給了他無窮的自信。

此時再看向前方的默默桑,眼中已經沒有了那種不可戰勝的感覺,感知中小小的氣場,老虎彷彿變成了病貓。

柴京忍住內心那仰天大笑的衝動,身上那鬼級的烈薙之力猛然一震,一圈兒火浪朝四周瘋狂蕩開,威勢比之前何止提升了一倍!

“默默桑師兄!”柴京一掃之前的堅持,眼裡燃燒着熊熊的求勝欲:“我要贏了!”

對面默默桑的眸子中依舊是古井無波,眼神裡看不出有任何情緒的波動,讓柴京都忍不住懷疑那斗篷下面藏着的到底是不是個傀儡木偶人。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懸空的柴京魂力一炸,身後那八岐蛇神的虛影瞬間變得鮮活狂躁起來,帶着一絲真正遠古魔神的威勢,熊熊蒸騰的烈薙之力彷彿要把半個競技場都給烤熱,只是眨眼間已經衝殺到了默默桑面前!

恐怖的力量、遠古魔神的魂壓、無法想象的速度、,這遠遠不是虎巔的默默桑所能望其項背的,再怎麼奇妙的招式在這種力量和速度面前也都會瞬間就失去一切意義,默默桑只怕壓根兒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

鬼級打虎巔,這還有什麼好懸疑的嗎?

四周那些先前被柴京的堅持震撼到的玫瑰弟子們,此時也都紛紛回過神來,人們最想看的未必是高手虐菜,但對絕境翻身、屌絲逆襲的劇本,每個屌絲都總會充滿了嚮往和期待,此時的看臺上也爆發出了無數的歡呼聲和加油聲。

“柴京師兄加油!你贏定了!”

“我剛纔說什麼來着,信念就是一切!柴京師兄萬歲、玫瑰精神萬歲!”

“柴京柴京!煥然一新!”

可下一秒……

嗡~

一盞巨大的招魂燈出現在了柴京的眼前,它散發着幽藍的光芒,在柴京的眼前只是那麼螺旋一轉……

一個無比深邃的黑洞猛然出現,柴京微微一怔,下一秒,他感覺自己穿透了什麼東西,衝擊時的力量不減、速度不減,可四周的景色卻已經突然一變。

競技場也好、滿場的觀衆也好,所有一切都在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迅速在眼前放大的牆壁。

柴京的嘴巴微微一張,這麼近的距離可來不及剎車,只聽……

轟!

厚厚的牆壁被他直接穿了個洞,嘩啦啦的一片碎石四濺,人卻已經衝到了一間空蕩蕩的練武場裡。

噠噠噠……

柴京往前衝了好幾步才停下來,有些瞠目結舌的看向四周,見這佈置居然有點眼熟,竟然是鬼級班平時上課的那間大道場。

柴京直接就看傻了眼,我擦,這是什麼情況?!

競技場現場,滿場給柴京加油的歡呼聲在默默桑出手的瞬間嘎然而止。

大家只看到默默桑甩出了他的招魂燈,然後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一閃,緊跟着柴京就已經失去了蹤影,場上已經只剩下默默桑孤零零的一個人。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人呢?柴京人呢?

轟隆隆……

幾乎是在大家剛剛靜下來的同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轟隆聲,好像校園某處的房子塌了一樣,但顯然沒幾個將那聲音和柴京的失蹤聯繫到一起的。

這節骨眼兒上,誰有空去管外面的事兒?大家都是瞠目結舌的看着場內。

嗦嗦嗦……

默默桑一揮手,鎖鏈拉着空中已經黯淡下來的招魂燈猛然縮回了他的斗篷內。

鬼級?暗魔島的人就沒在意過這個,對他們來說,只有龍級纔是真正難以逾越的分水嶺,何況只是一個剛剛進階,連力量都不會控制的鬼級……所以剛纔他只是選擇了一個相對溫柔的方式來獲勝,如果不用這招,他其實有的是更狠的招。

那雙幽藍的眸子仍舊無悲無喜,轉頭看向王峰的方向,然後只聽一個沙啞冰冷的聲音從那斗篷中響起說道:“人沒事兒,一會兒就自己回來了。”

大多數人都沒反應過來他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但王峰顯然是聽懂了,如果不是因爲老王的身份特殊,默默桑大概是不會多解釋這一句的。

剛纔鬼級區那邊的轟隆聲大概就是柴京弄出來的了,老王放心了不少,暗魔島的一些招數,老王其實都有點吃不準,剛纔還真是有點擔心默默桑把人給弄沒了,這好不容易纔出了個招牌式的鬼級,要是剛突破幾秒就弄沒了,那自己上哪哭去。

不過默默桑是真的猛啊,面對突破了鬼級的柴京,居然也能贏得這麼輕鬆隨意……當然,和他手中的魂器也有關。

招魂燈招魂燈,能把靈魂從那個世界召來,也能把人從這裡送到另一個地方去,這是一件相當罕見的時空魂器!即便在暗魔島,也是獨一無二的寶貝了,別看德布羅意在龍城的排名比默默桑高,但接觸過暗魔島諸位長老的老王,卻知道默默桑纔是暗魔島諸位長老和島主真正中意的第一接班人。

柴京突破鬼級,默默桑又大展神威,這次公開賽總算是有足夠多的乾貨給那些搞新聞的傢伙們折騰一陣子了,起碼又是兩三個月風平浪靜的好日子。

“柴京沒事兒,大家不用擔心!”老王只感覺身心愉悅,爽快的宣佈道:“第二場,溫妮隊默默桑勝!”

勝負已判,也確定了柴京的安全,老王的話還是很讓人信服的。

場邊的溫妮這才鬆了口氣,但再看向默默桑時的眼神就都有點不同了。

奶奶的,難怪上次想強闖暗魔島,面對這傢伙的時候感覺背脊發涼,這傢伙真是個怪物,剛纔柴京突破鬼級時的氣勢極強,連溫妮都感覺到了威脅,還以爲輸定了,可默默桑這怪物卻似乎連眼皮都沒眨過一下……先不說他那可怕的能力,光是這心理素質就已經夠變態了。

看臺上此時也是一片安靜,之前無論誰贏了,看臺上都總會響起一片掌聲,可現在卻只有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

儘管王峰說了柴京沒事兒讓大家放心不少,可卻根本就沒人看明白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柴京進階了鬼級,卻仍舊被默默桑瞬間秒殺……臥槽,之前因爲德布羅意輸給音符,還讓不少人感覺已經揭開了暗魔島的神秘面紗,認爲暗魔島也不過如此,可現在再瞧瞧?

暗魔島終究還是那個暗魔島,你爸爸終歸還是你爸爸!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一十三章 冰靈無懦夫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四百零五章 挨最毒的打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一十九章 和尚還不知道尼姑嗎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四百八十六章 海市蜃境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三百七十二章 名單已定第三百九十九章 公主脖上掛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二百三十二章 強盜血統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一百四十四章 獸人的訂單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三十七章 十三獸神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