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

烈薙家族自古便是火神山的強者,烈薙之力的威名也曾名揚九天,號稱戰鬥家族,烈薙之力更被譽爲是永不熄滅的‘火焰’!

此時隨着烈薙之力的爆發,柴京的氣場正在飛速攀升,他手掌中的‘烈薙之焰’越來越熱,散發出強光,而本就十分興奮的狀態,隨着烈薙之力的爆發也變得越來越活躍、越來越興奮。

啪!

柴京手中的火焰此時已經耀眼到了極致,只見他手掌狠狠一握,強光消散,那團燃燒的火焰透過他的手掌被吸收到了身體中。

轟~~

柴京的身上瞬間毛孔舒展,狂暴的焰流從他的四肢百骸、每一個毛孔中透射出來,燃燒着他的身軀,將他變成了一個火人。

他的眸子中此時已經再沒有絲毫的顧慮和畏懼,而是透射着一股興奮的戰意:“我上了,默默桑師兄!”

嘭!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柴京猛然一蹬,一聲音爆,腳後留下兩道衝射的焰流,整個人的身體像一團發射的火箭般朝着默默桑直射過去。

默默桑隱藏在斗篷中的眸子古井無波,只是默默的注視着那個衝來的對手。

此時從默默桑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魂壓的壓迫,甚至連氣息也感受不到,如果閉上眼睛,你甚至都感覺不到那裡居然站着一個人。

這就是烈薙之理?力量還不錯,爆發也有……

默默桑的腦子裡閃過一個簡單的念頭,面對這勢若千鈞的衝擊,居然沒有任何要閃避、甚至是防禦的打算,下一秒,攻擊已到他身前。

沒有對抗、沒有閃避,默默桑就那麼靜靜的站着,烈薙柴京的拳頭竟然直接從他的身體中穿透了過去。

沒有任何打擊感讓柴京也是微微一怔。

殘影?

不對!

時間彷彿在這剎那間靜止,他分明看到正在被他‘穿透身體’的默默桑,那對隱藏在斗篷中的眼珠居然一直在直視着他的雙眼,並隨着他的身體動作而轉動。

殘影的眼珠怎麼可能轉動?詭異,太詭異了!

柴京的瞳孔猛然收縮,緊跟着那種打空的感覺開始驟變,他感覺自己的拳頭、身體彷彿突然陷進了一團泥潭,被他穿透的默默桑就好像在頃刻間變成了一個泥潭人兒,將他的身體突然束縛住。

前衝的衝勢猛然受阻,巨大的拉扯力將柴京的動作強行拉停,慣性的反作用力讓柴京胸口一悶。

只見‘被穿透的默默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捆縛住柴京的黑鐵鎖鏈!

鎖魂燈!

長長的黑鐵鎖鏈上符文遍佈,鎖鏈的一端是一盞長亮的八邊形魂燈,此時正散發着幽藍的光芒,而鎖鏈的另一端則是一個粗大的鉤子,宛若奪命鎖魂的勾鏈!

默默桑出現在兩米外的距離處,他一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則是拽着那黑鐵鎖鏈的中上段,只是輕輕一扯……

轟!

轟隆隆……

黑鐵鎖鏈帶着柴京高高揚起,就像是鞭撻般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地面一陣震動,被砸出一個淺淺的小坑,柴京背脊先着地,一口老血直接就噴了出來,看得四周看臺上不少弟子頭皮發麻,看着都疼……

緊跟着已經抖鬆的鎖鏈瞬間再次拉得筆直,將柴京往另一方向甩砸出去。

耳邊風聲呼嘯,剛纔那下就已經讓自己內傷,這要是再被砸實了,估計戰鬥力得立刻減半,更沒有反抗之力。

柴京猛一咬牙,顧不上去保持身體的平衡或是與那鎖鏈的怪力相對抗,烈薙之力一沉,猛然浸透到了骨子中。

“岐神!”

柴京一聲爆喝,身體骨骼在瞬間收攏,整個人的身體彷彿化爲了一根兒棍、一條大蛇。

嗦嗦嗦……

鎖魂鏈已經飛快的隨之收緊,可柴京的動作更快,身體也在此時變得滑不溜手,竟在鎖鏈着地之前強行掙脫了出去。

轟!

黑鐵鎖鏈狠狠着地,打得大地微一震顫,可柴京已經脫出掌控,身體在空中滴溜溜打着轉往前方滾出去。

骨碌碌……砰砰砰……

終究還是沒控制住身體,臉先着地,在地上跌跌撞撞的連滾出七八米遠。

爬起身來時,明顯能看到柴京那帥氣的臉蛋都已經被完全擦破了,臉頰上血痕遍佈,嘴角還有血跡溢出。

默默桑並沒有趁勝追擊,似乎對柴京能脫困感覺有些意外,靜靜的等待着他調整。

柴京重重的喘了兩口粗氣。

好古怪的招數,自己完全都沒碰到他的身體,不是殘影、也不像是障眼法,倒更像是……一種替身術,在剎那間用鎖魂燈的鏈條替換了他的身體!

而且那黑鐵鎖鏈所蘊含的怪力也實在太強了,完全不像是一個輔助型的驅魔師,柴京也算是神力天生的類型了,當初剛剛覺醒烈薙之力時,就能和范特西對轟個五五開,可在那鎖鏈的怪力下,他卻感覺自己就像只無助的雞仔,竟然毫無反抗之力。

不對……

柴京的腦子飛速轉動着:不完全是因爲默默桑力量大,當自己的身體被鎖鏈鎖住時,靈魂好像立刻就陷入了虛弱狀態,魂力幾乎完全無法發揮出來,連最後關頭使用‘岐神’這樣的本能也很勉強,基本只能靠純粹的肉身力量,當然無法與對方抗衡。

能吸魂的鎖鏈,不能再被它鎖住了!

除了身在局中的柴京,場邊能看出這鎖鏈古怪的人並不多,大多數人都是驚訝於默默桑這個驅魔師的怪力,當然,這其中絕不包括老王、黑兀凱這一級。

那可不止是簡單的吸取魂力,還有束縛精神的作用,這也就是柴京了,烈薙之力對意志的加成強大,換成普通人,被那鎖鏈鎖住時怕是直接心裡就先會恐懼得崩潰掉。

“老黑,你不是喜歡高手嗎?”老王笑着說道:“這個默默桑也不錯的嘛。”

“沒興趣……”黑兀凱看了王峰一眼,拼命給自己找對手,是怕自己煩他?那鎖鏈再古怪,捆不住自己也是無用,至於說默默桑的詭異防禦……說實話,如果到了鬼級,老黑可能會有興趣,但虎巔嘛,其實也就和當初血妖曼庫的那種血海化身差不多,或許更高明一些,但也就那樣了,面對同階內的戰鬥是真的很無敵,但自己畢竟境界已經超越了這個層次,這種手段在高一層次的絕對攻擊面前,瞬間就會失去其神秘性,沒有什麼實戰的價值,除非默默桑也到了鬼級,境界發生了變化,或許纔會出現一些好玩的東西。

掙脫束縛,柴京臉上的戰意不減反增,眸子中閃動着愈發興奮的光芒。

只是短暫的調息,他身上的魂力猛然一炸,全身燃燒的烈薙之力彷彿在此時變得粗壯了一圈,身後一隻八顆腦袋的岐蛇神虛影顯現,雙拳上火光大盛,跳動的烈薙之焰彷彿化爲了一顆猙獰的蛇頭。

轟!

柴京猛然衝上,這次卻不再是貼身的肉搏,劇烈的火能量匯聚讓他拳頭上的烈薙之蛇猛然暴漲,往前伸出兩米有餘,微微斜挑,瞬間轟射上默默桑的身體。

既然物理攻擊無效,那就試試純粹的能量攻擊。

荒咬!

轟!

上勾的蛇頭,那對寒光閃動的荒牙嘶鳴聲作響,身影衝破,被轟中的默默桑竟然微微後退了一步,等他站定時,斗篷的正中央居然出現了一刀淺淺的口子。

有用!

柴京瞬間信心倍增,沖天的火光只是烈薙之力的延續,此時的進攻則並未有絲毫的停息,他大步衝上,擡肩亮肘,烈拳衝擊,暴漲的烈薙之力維持着延伸兩三米的長度,宛若無堅不摧的利器。

默默桑的身影飄忽不定,一退再退,斗篷中那雙陰霾的瞳孔平靜如水,陰冷冷的注視着柴京,宛若聚焦一般從沒有半絲變化。

而柴京已越戰越勇,爆發的烈薙之力在此時都發出了歡愉的聲音。

荒咬、鬼燒、烈薙、大合、衝神……

攻比守快,所有的連招在最後化爲一道沖天而起的火蛇岐神虛影,從默默桑的腳下猛然升騰,呼嘯猙獰,要轟殺一切!

轟!

巨大的岐神虛影頂着默默桑沖天而起,氣勢雄渾,蛇嘶縱鳴之聲尖銳無比,刺激得四周不少人都捂住了耳朵,比起上次和范特西交手時,威力足已倍增!

可下一秒……

“死亡纏繞。”

默默桑的嘴裡輕輕迸出四個字,一條藍色的鎖鏈猛然從他身上延展了出來,環繞着沖天而起的岐神瞬間層層盤繞而下。

柴京的臉上毫無懼色,岐神只是一種虛影,是能量的匯聚,又不是自己的真身,靠鏈條怎麼鎖?

可那黑鐵鎖鏈此時卻似乎壓根兒就沒有要鎖住他的想法……原本只有三四米長的鎖鏈,此時竟然繞着粗壯的岐神虛影盤繞了二三十圈,宛若與延長到了上百米,而在那不斷延長的鎖鏈頂端,一柄閃亮的鉤鐮已對準柴京的本體轟射而至。

柴京的瞳孔猛一收縮,慌忙間往左側閃避。

轟!

只聽一聲巨響,衝升到極致的岐神虛影在空中爆開,而鎖魂鏈也在瞬間擊中柴京,地面上一片藍光縱橫。

空中的火光、地上的藍光,漫天揚起的塵囂,剎那間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而等得一切塵埃落定時,只見默默桑毫髮無損的站在場中,眼神冷漠,也不知他是怎麼躲開空中那爆炸的,而柴京的左臂則完全下垂,用右手捂着半跪在地上,血跡順着他下垂的手掌不停往下淌落,這左手怕是已經失去戰力了。

“我擦……這傢伙真的就跟個鬼一樣,壓根兒都沒實體的。”奧塔看得牙直癢癢,他太能理解此時此刻柴京的感受了,跟默默桑交手,那種你打他一百拳他沒事兒,他打你一拳你就受不了的感覺,真的是足夠讓人憋屈。

股勒搖了搖頭,差距太大了顯然也達不到鍛鍊的效果,默默桑還是留手了,最後關頭將鐮刀拉了起來,否則剛纔柴京那條左手根本就保不住。

呼哧、呼哧、呼哧……

柴京的頭低垂着,就跟他那隻受傷的手一樣,背部不停起伏,沉重的呼吸聲滿場可聞。

喧鬧的現場此時響起一片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聲,都不用去看懂細節,這結果已經足以說明問題,歸根結底還是實力的差距太大了。

默默桑甚至都沒動用任何特殊的招數,只不過是招魂燈簡單的物理攻擊,戰鬥似乎就已經沒有任何懸念留存了。

默默桑靜靜的站着,似乎是在等着烈薙柴京認輸,場邊嗡嗡嗡的議論聲大多也都是認爲戰鬥已經結束的。

可沒想到下一秒,柴京突然停止了沉重的呼吸聲,重新擡起頭來。

他受的傷很重,可他的眸子卻變得比剛纔更加閃耀了。

很奇怪的感覺,就連柴京自己都覺得很驚訝。

他知道自己的左肩上挨的那一下傷口很深,已經到了能摸到骨頭的地步,而鐮擊上所蘊含的靈魂衝擊則是讓他剛纔近乎靈魂渙散,按理說,自己應該痛苦不堪、倒地不起了,可此時此刻,他卻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明明疲憊的靈魂甚至還透着一種讓他感覺有點瘋狂的興奮。

這狀態……

“似乎產生了什麼有趣的變化。”老王的眸子微微一亮,他注意到了烈薙柴京情緒的變化。

作爲鬼級班的二線,老王是並沒有將柴京考慮在第一批進階鬼級的名單中的,無論說積累還是心境都還沒有到,強行拔苗助長顯然不是什麼好事兒,因此這段時間對他的關注也很少,但對柴京的大概實力,老王心裡還是有估量的。

這種程度的傷勢和心理壓力,對柴京來說已經是極限了,可此時此刻他的表情卻並沒有體現出這一點,難道是……

岐神意志?

老王心裡飄過一個詞兒。

衆所周知,烈薙家族的烈薙之力繼承於遠古的八岐蛇神,曾被譽爲戰鬥家族的他們,擁有號稱‘永不熄滅’的火焰,那並不是指他們的力量生生不息、無窮無盡,而是指當真正純粹的烈薙之力燃燒起來時,彷彿召喚了遠古的八岐蛇神附體,覺醒了蛇神的意志,力量或許不會有太大改變,但他們的精神、鬥志卻將永不磨滅,遇強愈強。

而只有這種究極狀態下的烈薙之力,纔是烈薙家族當初被稱爲戰鬥家族的原因,只要打開了、只要激活了血脈中的究極意志,那烈薙家族的人就全都是不怕痛、不怕死的戰鬥瘋子,越階而戰對他們家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只是,這神聖的究極意志,在烈薙家族已經有好幾代沒有出現過了,大概是因爲和平年代缺乏壓迫感的原因,也或許只是因爲傳過了數代,血脈中的那股岐神意志已經越來越薄弱了。

這會是歧神意志嗎?還是說只是柴京在強撐?光憑這一點點外表可很難判斷出來。

畢竟他曾經只是烈薙家族中的‘吊車尾’,已經成年了還未覺醒烈薙之力,直到數月前才突破,難道竟然會是一波後勁兒極強的厚積薄發?

老王心念電轉,場中的烈薙柴京卻已經再次燃燒了起來。

感覺不到疼痛,也感覺不到任何畏懼,血液在沸騰着、戰意在燃燒着,力量源源不斷的從靈魂深處被激發,讓柴京感覺狀態空前的好,他搞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態,但那顆興奮的大腦也懶得去搞懂了。

注意力在此時高度集中,絕對的心無旁騖,只有一個字在他腦子不停的閃耀。

戰!戰戰戰!

“戰意十足。”黑兀凱輕聲點評,對柴京的鬥志顯然頗爲嘉許,換成旁人,面對這樣的差距、受這樣的傷早就已經崩潰了,可柴京眼中竟還能保持着如此旺盛的鬥志,魂力也絲毫不減。

老王一臉饒有興趣的樣子,烈薙之力放到御九天裡只是一個相當普通的被動屬性,是一種真正力量的弱化版本,但如果是覺醒了岐神意志的究極烈薙之力,那檔次可就上來了,算得上是真正的神種。

這傢伙究竟能做到什麼樣的地步?這是真正覺醒了遠古的意志,還是一個聖堂弟子要面子的強撐死犟?

老王衝看臺上的默默桑遞了個眼色。

默默桑沉靜如水的眸子微微閃了閃,雖看起來目不斜視,卻是隨時眼觀六路,此時看向王峰的方向,只見王峰衝他微微點了點頭。

同樣是暗魔島的人,這要換德布羅意,大概率會在瞬間把老王的點頭解讀出一百種不同的意思,然後按照他自己的喜好來選擇一個,默默桑的眼中卻是古井無波,秒懂。

而此時,烈薙柴京已宛若一隻殺紅了眼的兇獸般朝着默默桑再次撲來。

轟!

柴京飛射,渾身燃燒的烈薙之力似乎比剛纔變得更深色了一分,力量感十足,衝擊速度比剛纔狀態完好時竟還有了些微的提升,可這樣程度的提升在默默桑面前顯然並沒有太大的價值。

鎖鏈一甩,默默桑的身體在瞬間化爲了足足七八個。

索索索索……

漫天的鏈條錯綜複雜的朝着飛射的柴京絞殺過去,那密密麻麻交錯縱橫的鏈條足以看得人眼花繚亂。

柴京衝射的身影受阻,鏈條卻並沒有要鎖他的意思,封住他去路的同時,明晃晃的八邊形招魂燈穿透那密封的鎖鏈,轟然正中在柴京的胸口上。

只見柴京的身體一蕩,一口鮮血噴出的同時,彷彿有一個虛幻的‘藍色柴京’從他身體中被砸得差點離體,那是他的靈魂!

可很快,猩紅的烈薙之力包裹住那即將被砸離體的靈魂,整個靈魂變得猩紅透亮,強行拉回體內。

轟!

柴京的身體爆退,在空中被砸飛出十幾米遠,滾落在地。

可幾乎不帶任何停歇喘息,落地的柴京一個魚躍挺身跳了起來,他的胸口上此時留着一個淺淺的凹痕,上面有藍色的幽光殘留,在炙燒着他的皮膚,看起來都感覺疼得要命,可柴京卻絲毫未覺。

烈薙之力迅速將那殘留的幽藍能量驅逐乾淨,只頃刻間,柴京已經重新調整好力量,身上燃燒的火焰瘋狂恢復,再度爆射而出!

戰!戰戰戰!

可惜強橫的鬥志顯然無法完全取代戰力。

場中人影縱橫交錯,鎖鏈肆虐,那道飛射的火光被一次次的橫掃、擊落……

此時的烈薙柴京早已是遍體鱗傷,身上到處都是血跡,魂力一次次被打散,但卻又一次次的重新站起,然後從靈魂深處迸發出莫名的力量,渾然不知疼、不知疲憊般再次投入進攻中。

所有人都看呆了。

股勒的眼中精光閃耀,他的注意力並不是完全在不斷爬起的柴京身上,而是將大部分注意力留給了默默桑。

他能感覺到默默桑的攻擊時重時輕、時快時慢,雖然只是很細微的一點點分別,但以股勒鬼級的感知,完全能感覺得出來,那傢伙似乎是在掌控局面,將攻擊的力量剛好控制在柴京所能承受的範圍內,如果說只是不想讓柴京受傷,以默默桑的掌控能力,他完全可以把柴京直接打暈過去,可卻就是維持在這種不勝不敗的局面下……

只是爲了折磨柴京?

沒理由沒動機,暗魔島的那幾位,曾經在大家眼裡確實是帶着許多邪異的光環,但在鬼級班這一個月接觸下來,所有人卻都慢慢默認了他們的存在,也都能感受到這幾個外表冷酷的傢伙雖然邪氣十足讓人生畏,但那大多隻是因爲他們魂力帶給旁人的特殊感觸,事實上不管默默桑還是德布羅意、亦或者他們兩人的三個同門,這一個月都從來沒在鬼級班生過事兒、惹過什麼麻煩,甚至都沒有與人拌過嘴,哪怕偶爾遇到不講理的鬼級班同門,他們反而還會主動退卻讓步……

這並不是什麼變態的魔鬼,顯然不可能在大庭廣衆下幹這麼無聊的事兒,那這到底是爲什麼?

看臺四周的近兩萬人此時已經完全沉默了下來,驚歎於默默桑的強大。

強,太強了!默默桑太強了!

即便是不怎麼懂戰鬥的非戰鬥系,只要長了眼睛都能看得出來了。

那傢伙從頭到尾就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甚至連那雙隱藏在斗篷中的眸子都沒有過任何一絲一毫的變化,那種神情、那種感覺,就好像貓戲老鼠!

而柴京呢,那傢伙……那是真不怕死啊!

明明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沒有任何勝算,可卻偏偏一直在無謂的堅持着,這只是一場隊內賽而已,至於嗎?

許多人都感覺不解,場邊的奧塔和奈落落則是已經驚呆了,還以爲是之前給柴京加油的原因,他們可沒想過大家‘開玩笑’的一句話,柴京竟然會如此當真、竟然會做到這樣的地步。

是因爲那句話嗎?還是爲了戰隊、爲了大家?

奧塔有點後悔先前幫腔開玩笑了,完全沒必要的啊兄弟……輸贏什麼的,大家其實也就是圖一樂,哪用得着拼上性命!

他想要讓柴京放棄,可看着那傢伙認真瘋狂的樣子,這樣的話卻又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反倒是在那看臺上……似乎是終於被柴京不屈的意志所折服,被那個一次次不停站起來的身影所感染,不知是范特西還是誰在場邊高嚎了一嗓子。

“柴京加油!”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一百七十一章 美女救英雄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二百九十二章 替身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三百一十五章 師兄幫你把風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三十三章 誠實的身體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三十六章 小目標極光城首富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七十九章 老王要跑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十四章 量產與私人定製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六十七章 這婆娘盡是事兒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三百三十二章 現象級話題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十五章 綁了個爹?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