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獸人魂霸技

相比起東布羅,烏迪的名氣可就要大得多了,畢竟代表玫瑰參加了八番戰,絕對的功臣之一,但要說實力的話……坦白說,現在的烏迪受到的質疑開始越來越多了,這是玫瑰八番戰時第一個輸掉比賽的傢伙,早在打西峰聖堂的時候就已經輸掉,此後的薩庫曼、暗魔島都沒有任何高光表現,打天頂的時候甚至還連場都沒有出;而此後的鬼級班隊內賽,烏迪也被音符輕易拿下,連變身都沒變出來,此事廣爲流傳,自然也難免被人扣上一頂‘只能打打弱者’的帽子。

當然,嘲諷是不可能存在的,怎麼說也是玫瑰的招牌之一,榮耀之光,粉絲基礎龐大。

“烏迪師兄加油,這次一定要發揮好啊!”

“感覺烏迪師兄有點懸啊,東布羅那個魂獸好強壯的樣子,就算變身也沒它力氣大的吧?畢竟是真魂獸……何況東布羅還是個巫師呢,二打一啊。”

¸ тт kΛn¸ co

“對付這種兼職魂獸師,還是得靈活的刺客或者遠程攻擊手段纔好打,力量型的武道家最煩的就是這種了。”

“對頭,這種魂獸師太剋制烏迪師兄了!”

看臺上的加油聲歡呼聲中,也不乏夾雜着許多善意的質疑,冷不丁的,還有個女孩子的聲音突然喊道。

“烏迪師弟!你要是贏了,我就和你約會哦!”

“我擦,支持歸支持,師姐你這口味真重……”

“呸!獸人的勇猛只有欣賞的人才懂!”

“……您指哪方面?”

“滾!”

看臺上頓時一片鬨堂大笑聲,溫妮隊裡巴德洛卻是興奮起來,指着那女孩的方向嚷道:“喂喂喂,我看見你了哦!說話不能不算話哦,我幫我兄弟答應了!”

烏迪也是下意識的朝那邊看了一眼,只見是個小圓臉的女孩子,胖乎乎的很可愛,他臉上羞得通紅,有點緊張的轉過頭,不敢朝那邊再多瞧。

約會什麼的,這種事兒他做夢都不敢想,何況對方還是個人類女孩子。

站在他對面的東布羅卻是有點哭笑不得。

烏迪是個老實人,和巴德洛一個隊之後,兩個直腸子處得不錯,還帶着烏迪和奧塔、東布羅喝過兩次酒,相互間也切磋過幾次。

坦白說,變身後的烏迪肉身確實很強悍,無論力量、速度、戰鬥技巧等等各方面,都比東布羅的雪豬王要更強,但幾次切磋都是被東布羅輕易幹掉了,畢竟東布羅不是普通的魂獸師,冰巫的牽制可以讓烏迪根本就發揮不出全部實力來,生生被雪豬王和東布羅的組合給拖到死。

溫妮派烏迪上來,這等於就是在送分了,東布羅當然沒有讓他的打算,只是可惜了那個表白的妹子,老實人找個女朋友不容易啊……罪過罪過。

面對手下敗將,東布羅的表情還是相當輕鬆的。

和烏迪互相行過禮,看他有點緊張,東布羅手中的冰杖往身前一橫,笑着說道:“烏迪,別緊張,交情歸交情,戰鬥時就全力以赴,不用和我客氣。”

這話說得算是相當走心了,畢竟鬼級班切磋時已經贏過了烏迪好幾次,對烏迪算是相當瞭解,東布羅是不可能放水的,但不管輸贏,他也是希望烏迪能發揮得好一點,現場還有許多外人呢,要是烏迪輸得很難看,那無論對玫瑰、對王峰還是對烏迪自己,都不是什麼好事兒。

大家都好關心自己……烏迪認真的點了點頭:“是,東布羅師兄!”

話音剛落,狂暴的魂力猛然在烏迪身上炸裂開來,如果說以前烏迪變身時還有些生澀,那此時此刻的變身就已經顯得相當‘順滑圓潤’了。

只見隨着魂力爆開,他身上的經絡立刻泛起了條條金光,金色的脈絡中顯然蘊藏着渾厚的血脈之力,順着他的血管朝全身迅速的蔓延開。

‘咚咚’、‘咚咚’!

強健的心跳聲在賽場上響起,帶着一種獨特的魂壓韻律,即便有滿場兩萬多人的嘈雜聲也無法掩蓋,讓全場迅速的安靜下來,畢竟對許多新弟子來說,獸人變身什麼的還是挺稀奇一件事兒,大多數都沒見過啊。

只見烏迪身上的肌肉迅速鼓脹,然後宛若畸形變異一樣,先是脖子手臂猛然張大了一大圈兒,隨即全身都開始生長,情面獠牙,只短短兩三秒鐘,已然進化爲了一隻身高三米、臂長兩米的黃金比蒙!

吼!

烏迪的眼神此時已然完全變化,一聲巨吼,恐怖的聲音宛若聲波般朝四周盪開,狂野的造型、兇猛的吼聲,活脫脫的就是一隻兇獸,哪還有半點‘人’的樣子?直震得滿場都是微微一靜。

先前大喊要和烏迪約會的圓臉女孩都驚呆了,這個勇猛跟她想象的勇猛顯然有點不太一樣,這下可沒敢再說要約會,而看臺四周也響起不少倒抽涼氣的聲音,雖然都知道烏迪變身、雖然都知道黃金比蒙,但那種報紙上看來的空泛文字,又豈能與眼前強烈的視效衝突相提並論?

緊跟着,那雙血紅的眼睛猛然鎖定了站在雪豬王身邊的東布羅,兇悍的殺氣瞬間瀰漫,哪還有剛纔半點緊張的樣子?

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烏迪變身後根本就不存在緊張的問題,就是要這氣勢!

只會放魂獸的魂獸師是絕對不合格的,真正頂尖的魂獸師都是兼職,像溫妮的刺客之道、像東布羅的巫術……當二合一時,那就是武道家的噩夢!

東布羅微微一笑,一巴掌拍向雪豬王的屁股,雪豬王一聲咆哮,早已蓄勢的身體‘咚咚咚咚’的朝前疾衝,而與此同時東布羅手中冰杖的頂端也猛然閃耀起來,一片巨大的冰霜在他腳下凝聚,並飛速朝雪豬王奔跑那個方向的地下蔓延,直通向此時烏迪的位置!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來吧烏迪,給所有人奉獻一場精彩的比賽,全力以赴,不要緊張、不要……

可這念頭還未轉完,東布羅的瞳孔突然一縮,臉上的笑容僵住。

人呢?烏迪人呢?

作爲和烏迪交手過好幾次的對手,東布羅太瞭解對方的速度和身法了,別說突然消失,烏迪甚至壓根兒都沒有甩脫雪豬王糾纏的本事,可此時雪豬王一往無前的朝着場邊防護罩的‘牆’上撞去,烏迪卻不見了蹤影!

下一秒,東布羅感覺全身突然變得沉重僵硬,不不不,不止是身體,甚至感覺連這整片空間都好像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鎖死了,竟然讓他動彈不了半點!

什麼東西?

東布羅的嘴巴張得大大的,隨即就感覺四周一黑,烏迪像個鬼一樣憑空出現在他頭頂兩三米的位置處!

那龐大的身軀此時帶着金色的流光,而就在烏迪出現的那一瞬間,剛剛鎖死的空間猛然一個巨震,強橫的氣流從下往上倒卷,就好像要把這片空間裡的所有東西、包括空氣都給統統震飛到天上去!

我去……讓你認真一點,你特麼還真認真啊……

東布羅腦子裡只來得及轉了這麼一個念頭。

天崩地裂!

從天而降的烏迪宛若泰山壓頂一樣直接就轟了下來。

轟隆隆!

東布羅站身位置處的一大片競技場瞬間炸裂、塌陷,剛剛纔打掃‘乾淨’的地面瞬間碎石飛揚、塵囂漫天……

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招?

幾乎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張大了嘴巴,隔了足足十幾秒,纔看到那散開的塵囂中,已經收起變身的烏迪抱着被震暈過去的東布羅。

四周看臺一片安安靜靜,特別是鬼級班那些學員們全都看得瞠目結舌,大家都在鬼級班,東布羅和烏迪切磋時連勝數場的結果,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原以爲這場也不過是重複此前的結果而已,可現在這……

“第一場,烏迪勝!”老王很爽快的宣佈了結果。

場邊的奧塔此時已經瞪圓了眼珠,張大的嘴巴老半晌都沒合攏,呆呆的看着烏迪:“你、你什麼時候會這招的?”

“一直都會的。”

天崩地裂這招,早在打隆冬聖堂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此後更在王峰的指導下不斷磨練這招,可惜隆冬後,他就一直沒有得到實戰檢驗的機會,可剛纔的‘天崩地裂’他感覺是完全掌控住了的,只是剛好把東布羅震暈而已,沒有讓他受什麼不必要的傷……

“那之前你和東布羅切磋的時候怎麼沒見你用過呢?”奧塔簡直有點懷疑自己的智商,以前居然一直覺得的烏迪是個老實人,結果就這?

“溫妮不讓我用,她說等月底比賽的時候才能用這招。”烏迪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個算是欺騙嗎?不算吧,自己只是貫徹了隊長的命令,再說奧塔他們也沒問過自己會什麼別的招數啊。

競技場對面的溫妮哈哈大笑,雖然隔得太遠,聽不清奧塔在和烏迪說什麼,但光看奧塔那表情,猜都特麼猜得到了。

我尼瑪……我纔是老實人啊!東布羅這個渣渣,還智囊呢……

奧塔張大的嘴巴突然閉攏,憤憤的看向一臉得意的李溫妮:利用老實人,可恥!

突然閃現的撞擊,這招烏迪並不是第一次用了,早在打隆冬的時候就已經用過,聖堂之光也進行過報道,但限於當時各方對獸人崛起的詭異立場,並沒有將那一戰描述得很詳細,因此給大多數人的印象不外乎是和獸人常用的普通衝撞招數差不多,那可不算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剛纔憑空消失後的閃現撞擊,還伴隨有強力的力場籠罩……涉及到瞬移、力場,坦白說,這妥妥的就已經可以被認定爲魂霸技能了。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獸人竟然擁有魂霸技能,這不得不說是一件讓人相當驚訝的事兒,畢竟魂霸技能這種東西一向都是人類的專屬,基本都是要邁入鬼級後才能領悟,只有極少數、極少數的人類天才方有可能在虎巔就掌握,比如黑兀凱、肖邦這一類,可烏迪此時卻打破了這個慣例和所有人的印象,現場的驚爆程度可想而知。

東風長老的臉色也有點難看,坦白說,烏迪剛纔那種程度的招數,對聖子的龍組顯然是不可能造成任何一丁點威脅的,甚至就算在玫瑰鬼級班裡,他肯定也排不上最後五個出場的名單之上,可問題是……那是虎巔弟子的魂霸技能啊!

同樣是虎巔的天才,人類天才如果領悟出了魂霸技能,那不能算是什麼大事兒,龍組裡一抓一大把,各大聖堂或多或少也宗有那麼一兩個,可獸人要是也能領悟……獸人是出了名的鐵憨憨啊,打仗全靠走、修行全靠吼那種,烏迪更是一看就是傻傻的老實人,放到獸人裡可能都算比較憨的,你敢說是這樣的傢伙居然在虎巔就自己領悟出了魂霸技能嗎?而如果玫瑰聖堂連魂霸技能都可以教會的話,那其重要意義可能並不在造就一個鬼級之下。

霍克蘭身邊的那些觀察員們此時再也坐不住了,他們的表情也都精彩起來,代表着各方家族、各方勢力,來就是來考察玫瑰這個鬼級班到底有多少乾貨、到底值不值得冒險把核心弟子送過來的,此時紛紛向霍克蘭打探。

“霍克蘭校長,烏迪剛纔用的那招,也是玫瑰的教學內容嗎?”

“或許是引導他自己領悟出來的?玫瑰這個鬼級班有專門開設引導領悟魂霸技能的課程嗎?”

“就算只是引導,那也是功德無量啊!”也有人忍不住感慨:“如果連獸人都可以引導他們修行出魂霸技能,那人類弟子會怎麼樣?”

“霍克蘭校長,聽說你們鬼級班很缺經費啊……”

一衆人爭先恐後,老霍的耳邊噪音不絕,各種捧的、稱讚的,主動要送錢、而且不求任何回報的……

霍克蘭卻始終只是淡淡的微笑着,絲毫不爲所動,朝四周優雅的拱拱手:“事涉我玫瑰機密,無可奉告,見諒、各位見諒啊!至於贊助嘛,各位的好意霍某隻能先心領了,現在排隊贊助的太多,校方也是有考覈和規定的啊,有心的朋友回頭可以找我助手小吳約一個時間,回頭我們再細聊!”

熱鬧的主席臺呈現着別樣的風采,而四周玫瑰弟子的看臺上則是一片片純歡呼的浪潮。

“烏迪烏迪!無敵無敵!”

…………

股勒隊這邊現在就有點尷尬了,東布羅的牌面實力是隊裡第三,和溫妮隊那邊的也都切磋過,派他首戰,股勒的戰略目標很明確,要麼贏一場拿個開門紅,要麼至少也換掉對方的默默桑,可沒想到居然被烏迪幹掉……這就很難受了。

“早知道就讓老二等着,打打巴德洛或者塔塔西多好?那兩個老二都熟得很,穩得一匹……”奧塔鬱悶得不行,少了東布羅,那這邊除了自己和股勒,其他人打巴德洛或者塔塔西都挺懸的,再加上一個默默桑,萬一針對上自己那就更慘了,沒準兒連第五場都打不上。

“第二場該溫妮隊先上人,大概率會是塔塔西或者巴德洛中的一個。”股勒看向溫妮隊的方向。

“那就我去應對吧。”奈落落說道:“他們兩個是近戰,我用火羽飛到半空中,勝算還是不低。”

“難。”奧塔看了看她,搖搖頭:“你那火羽的飛行時間有限,巴德洛和塔塔西都超能抗的,你想速戰速決沒那麼容易……不行就只有我先上了,起碼先扳平比分,反正我打他們兩個都輕鬆,你們後面給力點就行!”

正說着,卻見溫妮隊已經派出了他們的第二人。

只見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中的默默桑輕飄飄的飄飛了起來,就好像滑行一樣落在場中穩穩站定。

奧塔等人一呆,我擦……這是打算一鼓作氣,先拿賽點嗎?

這、這特麼就很噁心了啊!

這月底的公開賽又沒有強制讓隊長一定留到最後打第五場,如果讓溫妮隊現在就拿到賽點,第三場又該股勒隊先上人的話,那不管上誰,溫妮都可以直接上場應對,而要是直接上股勒,對方大可以讓一場,等第四場時再上溫妮,那就是妥妥的三比一了。

“怎麼搞?”衆人有些瞠目結舌。

東布羅此時也已經醒轉,臉色有點尷尬,他輸掉第一場讓隊伍太被動了。

奧塔一咬牙,他是真的不想打默默桑,但這時候也只有他上了:“奶奶的,我跟他拼了……”

可還不等他走出去,股勒卻已經說道:“柴京,這場你的。”

“隊長,讓這一場?”烈薙柴京有些意外,他可沒想過自己能是默默桑的對手,看來隊長大概率是想讓掉這場了,當然,柴京還是興致勃勃的,能和默默桑這樣的高手交手,就算輸了也過癮啊,否則平時訓練找切磋對象的時候,他都沒好意思去找這個級別的對手。

“誰說要讓這場?”股勒臉上並沒有任何勉強的表情,雖是隊伍已經陷入被動,但正是這種被動,讓他想起了半個月前王峰對他和肖邦所說的那些話。

此時此刻他突然有點明白王峰當時的想法了,有時候,勝負其實真的沒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得到了什麼。

“你是咱們隊裡這段時間訓練得最刻苦的了,柴京,相信你自己,我可沒把你當炮灰,什麼叫奇蹟?就是當旁人都不相信你能做到、甚至是連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時候,可最後你做到了,那就是奇蹟!”

突如其來的雞湯讓原本興致勃勃,準備上去盡力就好的烈薙柴京臉色微微一肅。

股勒笑着拍了拍烈薙柴京的肩膀:“相信自己,盡力而爲,我們會爲你加油的!”

旁邊奧塔和奈落落也是豎起拳頭:“加油柴京!你是最棒的!”

烈薙柴京:“……”

我信你個鬼兒,你們這羣糟老頭子壞得很!炮灰就炮灰吧,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他憋了幾秒,自己都忍不住笑出聲來了,然後豎起兩根兒手指頭在眼前一揮,信心百倍的說道:“放心,我肯定幹掉他!”

奶奶的,都別笑,是你們先開玩笑的!

看到烈薙柴京那揚起的嘴角,就知道他壓根兒沒把股勒說的話當真,奧塔和奈落落都憋着笑,等柴京都上場去了,奧塔才一臉笑意的看向股勒:“股勒,還是你說話講究……”

講究?講究毛啊……

股勒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同樣是鼓勵人,同樣是心靈雞湯,怎麼王峰說出來人家就深信不疑,可話從自己嘴裡出來,這些人都當開玩笑呢?

唉……就算成了鬼級,有些東西也是學不來的啊!

第二戰,默默桑對陣烈薙柴京。

這兩位,在如今的玫瑰都算是名人了,默默桑出名是源自於他自身的實力、源自於當初龍城的聖堂排名,而柴京呢則是因爲當初和范特西那一戰,那可是當初范特西的成名戰,在聯盟廣爲流傳,烈薙柴京也算是玫瑰八番戰時,第一個對玫瑰示好的‘敵對聖堂弟子’,此後還和范特西成了莫逆之交,知名度廣,人家提到范特西的崛起時多少總會捎帶上一句‘烈薙柴京那一戰如何如何’,因此在玫瑰聖堂內部自然也是極受歡迎的。

此時雙方上場後各有支持者,支持烈薙柴京的居然還更多一些,看臺上也是不停的響起呼喊他名字的聲音,但所有人都知道人氣歸人氣、實力歸實力,柴京這場大概率是上來送的了。

默默桑隱藏在斗篷中一言不發,延續着他暗魔島冷酷的人設,烈薙柴京則顯得要活躍許多,對四周的支持者稍作迴應後,臉上熱情洋溢、戰意十足。

他沖默默桑行了個切磋禮,隨即緩緩收起笑容,手掌微微一攤,一團熊熊燃燒的烈薙之力從他掌心裡跳了出來。

那是一團看起來像火焰般的東西,但色澤殷紅,更似一種血色,燃燒形態也和真正的火焰略有不同,其炙熱的高溫是在這力量內部,而並非像火焰那樣燃燒在外。

烈薙之力,傳說中繼承於遠古岐神、隱藏在烈薙家族血脈中的力量!

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
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百七十七章 壓制虎巔的虎巔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一百六十六章 做個爲所欲爲的渣男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四百一十五章 雷巫之恥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五十三章 真男人都是騎手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三百八十四章 黃金比蒙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四十一章 這瓜又大又綠又甜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年之約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五十五章 王峰的致命傷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怕出名豬怕壯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一百三十四章 再奶兩斤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二十九章 靠字真經靠的住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身蛛足娜迦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