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

范特西的眸子猛然一凝,只見肖邦居然絲毫沒有要閃避的打算,他臉上掛着那淡淡的微笑站在原地,擡手便是一拳轟出。

這是看起來無比質樸的一拳,似乎只是一個簡單的直拳而已,可出手的瞬間,卻讓范特西宛若聽到了一陣虎嘯龍吟之聲,伴隨着一道金光衝出。

以攻對攻?

坦白說,以前的范特西最喜歡的就是這種對手,捱上一拳算什麼?如果捱上幾下攻擊就能抓到敵人,那對范特西來說簡直就是賺翻了。

可此時此刻,一種巨大的威脅感卻是瞬間籠罩上他頭頂,那種危險的本能讓他渾身汗毛倒豎,竟然鬼使神差的放棄掉眼看就要到手的‘敵人肩膀’。

放棄擒拿,范特西胖胖的身體鬼魅般一滑,滴溜溜的宛若一個肥陀螺在空中強行躲開。

轟!

重拳出手的金光已經擦着范特西的身體轟射了出去,搭在競技場防護罩上,將那防護罩打得微微一顫,而也是直到此時,拳風的音爆聲纔剛傳到范特西耳朵中。

好快的拳速!

范特西心裡一驚,那拳勁竟然遠超音速,如此速度,攻擊力一定也很強,如果轟到自己身上,就算是自己也未必承受得住。

這是什麼拳法?

看臺四周的玫瑰弟子們眼中都是一片茫然,以他們虎巔的水準,別說去思考這是什麼拳法了,他們壓根兒就連戰鬥過程都還沒看清楚、也還沒回過神來。

可在看臺上,東風長老、紀梵天等人卻是目光凝重,顯然都認出了肖邦的路數。

“天龍拳?”黑兀凱的眼中也閃動着光芒。

他這輩子最大的愛好,除了女人就是打架,和這世間所有的高手打架!像天龍拳這種曾經耀眼一個時代、仗以開創了一個強大公國的古拳法,怎會不認識?

但都說天龍拳只有達到鬼級後才能修習,且難度極大,可肖邦達到鬼級不過才半個月時間……他實戰所能發揮的威力到底如何?

啪嗒!

側翻的范特西一個鷂子翻身,胖胖的身體在落地瞬間就已經做好了反擊的準備,可是……肖邦人呢?

范特西一怔,眼前竟然丟失目標,落地時就已經半蹲蓄勢的雙腿,此時居然找不到發力的方向,在頭頂!

他立刻就醒悟過來,可纔剛剛擡頭……

此時的肖邦正懸浮在范特西側翻的上空,距離地面大約數米的高度上,范特西纔剛意識到擡頭,肖邦已經左手往下一按。

第二拳已到!

與其說是拳,不如說是掌。

那是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足足四五米方圓,霎時間遮雲蔽日,宛若小山一樣從頭頂上方朝范特西壓了下來。

轟!

這沒法躲……也完全沒法卸力!

范特西絕對已經算是力量型的戰士了,可此時此刻扛這一掌,卻仍舊是感覺到了一種恐怖,那頃刻間施加的沉重力量宛若泰山壓頂,將他重量級的身軀都生生壓彎。

他粗壯的雙腿一屈,整個人重心下沉,腳下的大地就像是軟豆腐一樣凹了下去,小半截腿都直接陷進去了!

一圈兒恐怖的氣浪朝四周飛速盪開,地上飛沙走石,所有之前或剛纔戰鬥時迸裂的碎石、塵囂之類,都在此時被那氣浪給吹飛到了場邊去,打在競技場的防護罩上噼裡啪啦作響!

所有人都看呆了,卻聽到一陣‘咔咔咔咔’的聲響。

那是范特西全身骨骼的響聲……

恐怖的一擊力量,下壓之勢竟然一直持續不停,讓同爲鬼級、且以抗擊打力聞名的范特西都有點吃不消。

我擦!這麼猛的嗎?

“吼吼吼!”

范特西怒吼,魂力爆發,身後的白虎虛影猛然擴大了一圈兒,兩隻炙白的眼珠神光閃閃。

白虎長嘯,震地掀山,下壓的巨掌虛影被沖天而起的白光強行驅散,其勢不止,竟反殺向空中的肖邦。

轟!

沖天的白光瞬間將肖邦衝了個‘無影無蹤’,可范特西卻並沒有任何打實的感覺,那肯定只是一個虛影。

而與此同時,一股更加強橫的力量已經在他身前匯聚。

還有?

范特西一怔,只見此時的眼前金光閃耀,強烈的光芒已經將肖邦本身徹底吞沒了,取而代之落在范特西眼中的,卻是一條巨大的金龍,龍目怒睜,張開它的血盆大口,嘴邊龍鬚飄揚。

吼!

恐怖的龍吟聲,金龍飛衝,帶着一種一往無前、捨我其誰的氣勢。

天龍拳——捨身成仁!

轟!譁……

耀眼的金光在剎那間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讓幾乎所有人都看不清場中的情況,只聽到一個巨大的碰撞聲,緊跟着,競技場邊的魂晶防護罩狠狠的晃了晃……

金光很快消散,場中的光線很快又變得暗淡下來。

此時的競技場上鴉雀無聲,被剛纔那強光晃得眯起了眼睛的看客們,此時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只見范特西胖胖的身軀此時成一個大字貼在魂晶防護罩上。

這……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結舌,滿場落針可聞,范特西這是直接被打成壁畫了?

看臺上還等着幫范特西加油的法米爾等人此時都是目瞪口呆,嘴巴張得大大的說不出話來。

嘎吱嘎吱……

那種臉貼着鏡面搓過去的聲音,范特西從防護罩上緩緩滑落,緊跟着啪嗒一聲掉在地上,足足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躺了三四秒,才一口大氣突然喘了過來。

剛纔也是被那狂猛的力量直接打的憋過氣了,他此時翻身從地上爬起,嘴角還帶着一點血跡,本是想要立刻跳起來的,但卻雙腿一軟,居然又跌坐回地上。

事實上此時站不站起來都已經沒差了,落地的位置是場外,站起來也輸了。

“呼!呼!呼!呼!”范特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眼裡則已經滿是駭然。

他自己的抗擊打能力有多強,心裡是絕對有數的,即便是鬼級化後蠻力驚人的蕉芭芭,讓它一巴掌拍實了,范特西也不會說受內傷之類,甚至就算是和黑兀凱對陣,扛上三拳五腳的也完全沒問題,畢竟老黑真正強的是他的劍……可剛纔肖邦那一拳卻已經傷到他內腹了!而且感覺最後關頭肖邦還有收手的跡象,否則只怕自己現在根本就爬不起來!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臥槽,這還是那個半個月前被溫妮隨便揉捏的肖邦嗎?

別說范特西驚訝,整個競技場滿打滿算兩萬人,此時也全都已經被驚呆了。

東風長老、紀梵天,乃至聖光聖路的記者、還有哪些各地雲集而來的商人、探子們,所有人都是有些說不出話來,畢竟范特西的實力早就已經有目共睹,可在肖邦面前,竟然三拳就敗下陣來……

“最後那招有點意思,不太像是正統的天龍拳啊……”黑兀凱是真有點來興趣了,雖然沒有和龍月公國真正使用天龍拳的高手交過手,但對天龍拳他是有一定了解的,就拳法的本質理念來說,天龍拳是一種中正平和、大道至簡的拳法,講究的是收放自如、是亢龍有悔,是給人留下餘地……可剛纔那一拳給肖邦的感覺卻是一往無前,有種捨身成仁的感覺在裡面。

毫無疑問,威力更強!

“踏足鬼級後自己領悟的魂霸技能?”

老王開心了,肖邦這傢伙踏足鬼級後是真的脫胎換骨了,已經有了點那種開創流派的大宗師範兒,這徒弟大智若愚,是個大才,未來可期啊!哎呀,老王啊老王,不愧是我王家村的代表,隨隨便便收個徒弟都這麼給力……

再看到旁邊開口詢問的黑兀凱,老王就更開心了,肖邦贏了,自己和黑兀凱的賭注就算贏了,嘿嘿,月底的切磋可以免了!打打殺殺有什麼好?有這精力,去泡泡妞、看看戲什麼的,它不香嗎?

“每個人對戰鬥的理解都是不同的,沒說天龍拳就一定要像天龍拳嘛。”他開心的衝黑兀凱說。

黑兀凱看了看王峰,別人不知道,老黑還不知道嗎?他知道肖邦是王峰教出來的,連肖邦和股勒的突破,也是王峰在背後做了手腳,徒弟贏了,師父開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兒嗎,倒是王峰說的那句話……

他在思考着王峰那句繞口話背後的深意,卻聽王峰笑哈哈的繼續說道:“老黑啊,你看,咱倆沒戲了,平手的話算我贏,你說的!”

嗯?

黑兀凱一怔。

他這才明白王峰爲什麼笑得這麼開心,這傢伙不是因爲徒弟贏了開心,是因爲不用和自己切磋了才這麼開心的嗎?

我這個月的福利沒了?王峰就這麼不願意和我一戰,還是在故意吊我胃口?真是奇怪的惡趣味……

老黑是真有點哭笑不得,但很快他就已經將這種情緒給拋之腦後了。

王峰這個月打不成,可這不是多了個肖邦嗎……單單剛纔那一拳的戰力,肖邦就已經有資格與自己一戰了,至於老王,最好的留到最後,下個月再說嘛。

呵呵,看來這鬼級班的助教生涯,不會像想象中那麼寂寞的。

老王可沒管黑兀凱此時哭笑不得的表情,開開心心的走上場去宣佈道:“第五場,肖邦勝!總比分三比二,讓我們恭喜肖邦隊拿下月底首戰的勝利!”

坦白說,畢竟是兩個鬼級,肖邦對范特西,其實無論誰贏了,現場的人們都至於說太驚訝,包括在此戰前各方對玫瑰這四個鬼級隊長的評價和分析,也都認爲他們相互間的勝負將會是五五開的。

可、可是肖邦只用了三拳啊……而且從頭至尾,范特西連一次威脅都沒有給肖邦製造過,就已經被強行轟殺出場,如此碾壓般的勝利,簡直已經是有點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了。

東風長老的面色有些凝重,作爲極光城職業中心的一把手,他的心顯然是牢系在聖城身上的,之前看雪智御、看音符、看德布羅意等人的戰鬥時,雖然能感受到這些人身上強大的潛力,但潛力終歸只是潛力,以他們在今天戰鬥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即便放他們成長到一年之後,也是很難和聖城龍組那幾個頂尖高手抗衡的。

別說那些虎巔了,即便是范特西,在東風長老眼裡也只是勉強能夠得上龍組精銳的邊而已,但肖邦不一樣……就剛纔那三拳的肖邦,已經是完全達到了龍組核心的水準,看來一年後那場世紀之戰的名單上,聖城龍組又要多一個需要注意的威脅了。

其實何止是東風長老驚訝得說不出話,此時場中絕大多數被邀請來觀戰的人們,也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主看臺那邊一片沉默,倒是霍克蘭的笑聲在這片沉默中顯得相當的豪邁:“哈哈,打得不錯啊,打出了我們玫瑰聖堂的精氣神!老紀啊我跟你說,這肖邦是轉學到了我們玫瑰的哦,是我們玫瑰正式的弟子,不是插班生哦!不得不說這位龍月三皇子的眼光還是相當獨到的……”

“肖邦!肖邦!肖邦!”

看臺四周此時才爆發出了遲來的歡呼聲。

一來是剛纔大家都太吃驚了,忘了吶喊,二來輸的畢竟是范特西,八番戰後,阿西在玫瑰聖堂弟子的眼裡無疑已經是被神話的人物,是被崇拜的對象,看到他輸了,而且輸得如此狼狽,還受了傷,大多數人心裡還是有點不好受的。

但很快人們就發現,范特西隊長的傷勢似乎還好,喘息了一會兒後,拒絕了驅魔師隊醫的治療,站起身來在場邊鼓起掌,並帶頭喊起肖邦的名字:“肖邦!肖邦!肖邦!”

阿西是真的服氣,輸這個字伴隨了他大半生,雖然最近屌絲逆襲,但破而後立的那種強者心態,讓他至少還算提得起放得下,剛纔的戰鬥自己並沒有大意,也並沒有什麼失誤,是肖邦真的太強了。

范特西的喊聲很快就感染了看臺四周的玫瑰弟子。

早在玫瑰被各大聖堂攻擊時,肖邦就曾在聖堂之光上力挺過玫瑰,開校時又是鬼級班中少有的、選擇正式轉學玫瑰的人之一,在玫瑰聖堂內部本就是人緣極好。

大家都是玫瑰弟子,怎麼能厚此薄彼呢?何況,連范特西隊長自己都不在意!

“肖邦隊長牛逼萬歲!”

“肖邦隊長萬歲!范特西隊長萬歲!玫瑰聖堂萬歲!”

看臺上的喊聲很快就連成了一片,將歡呼聲和掌聲都送給了肖邦,現場熱鬧之極,一片和諧,只有溫妮……

溫妮張得老大的嘴,此時纔好不容易合攏。

在溫妮和范特西這半個月的潛意識裡,肖邦和股勒顯然是同一層次的,在虎巔時同樣的基礎、同樣的實力,邁入鬼級後,這兩人的實力應該也都差不多。

原以爲他們兩個和自己也差不多,可沒想到范特西竟然被肖邦給秒了。

MMP的……溫妮忍不住嚥了口唾沫:股勒不會也這麼強吧?老孃、老孃好像也有點危險了啊!

啪啪啪!

她趕緊拍了拍臉,把這沒出息的想法拋之腦後,然後雙眼一定。

對付這種級別的傢伙可不能循規蹈矩跟他切磋,爲保臉面萬無一失,看來老孃得要無所不用其極了!

此時這全新的競技場已經有點狼狽不堪,地上那些裂痕看得霍克蘭肉痛,這得花多少錢來修啊……沒辦法,想養鬼級的修行者,這些都是必須的開支,你以爲吃吃喝喝、給個地方養着就算完了?別說這競技場,鬼級區那邊,現在哪天不修房子啊?包了玫瑰裝修那幾個做生意的,現在是睡覺都能笑醒呢。

第一輪戰罷,休息了大約十幾分鍾,主要是清理一下場地,破裂的場地是沒法段時間修復了,但那些殘留的滿地冰霜還是要處理一下的,特別是一開始雪智御弄的那個冰棺,大大小小的碎塊撒了一地。

慢慢掃是不至於的,第一輪戰時沒有露臉的瓦拉洛卡出來秀了一手,那地火龍只是滿場溜了一圈兒,不過幾分鐘時間,無論多大的冰塊盡皆化水,流入那些裂開的地縫中,讓這競技場重新變得‘乾淨’了起來,看起來挺簡單的事兒,卻讓不少識貨的爲之側目,雪智御那冰棺所凝結的可不是普通冰塊,否則也不會五場比賽打完都還沒有融化的跡象,可就是如此人造的玄冰,在那魂獸地火龍面前竟然就跟普通的冰塊沒什麼區別,稍稍靠近就輕易融化,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想象這地火龍體表的火焰究竟是個什麼路數……

坦白說,瓦拉洛卡此前在聖堂中確實是已經很有名氣,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正因爲知道他的實力,大家才驚訝,在進入玫瑰前,瓦拉洛卡是絕對沒有達到這種程度的,特別是那魂獸身上的火焰隱隱透着一絲蔚藍,顯然是有向二階藍火進化的趨勢,難道這又是一個‘李溫妮’式的翻版?可就這樣的人物,隊內賽竟然都沒有出場的機會……我尼瑪,人才已經富餘到這種程度了嗎?讓這樣的精英弟子出來打掃衛生,這是在打其他所有聖堂的臉,告訴其他聖堂‘咱們玫瑰掃垃圾的都比你們強’嗎?

老霍微笑着撫須,讓瓦拉洛卡出來秀一場肯定是王峰安排的,裝逼的機會這是一個都不遺漏……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這孩子!

反倒是霍克蘭身邊的不少觀察員都在對此竊竊私語,時不時的看看霍克蘭,眼神複雜,但看到霍克蘭那雲淡風輕似乎不以爲然的樣子,卻又都欲言又止。

老霍現在是絕不輕易搭理他們的,別說搭理了,連個斜眼兒都不會捨得丟過去,畢竟現在是有牌面的人了,當這個玫瑰的校長,其他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該裝逼的時候一定要端得住,讓人家看不透你,這就是對王峰、對老雷、對卡麗妲、對玫瑰最大的支持和貢獻!

在現場嗡嗡嗡嗡的嘈雜聲中,場地已經清理完畢,溫妮隊和股勒隊的人也都進入兩邊備戰區,第二輪戰鬥立刻開始。

不管溫妮范特西,還是肖邦股勒,這四支隊伍的強弱早在比賽前就已經被無數人分析爛了,結論幾乎都是相同的,那就是主力的實力幾乎相當,輸贏主要還是看隊長賽。

而四個鬼級隊長這一個月來,一直都是在大庭廣衆下對練的,因此在人們心裡,溫妮等於范特西,肖邦等於股勒,現在范特西被肖邦秒了,那溫妮呢?

作爲此前隊內賽的戰敗方,第一場是股勒隊先上人。

看得出來股勒隊的團隊氛圍還不錯,沒有范特西那邊自作主張的混亂,幾個主力圍着股勒略一合計,東布羅率先登場。

沒有選擇讓絕對主力的奧塔打頭陣顯然是可以理解的,主要是怕被針對,溫妮隊裡畢竟還有個默默桑,同樣暗魔島出身,默默桑的排名雖然在德布羅意之下,但龍城一戰之後,各方勢力對默默桑的評價是比德布羅意更高的。

比如龍城戰時德布羅意輕鬆獵殺了一支在戰爭學院排名十六、十九和二十三的劍士三人組合,面對第一層時的樹妖BOSS,德布羅意一開始的主攻也給樹妖製造了巨大的傷害,且在樹妖發飆時輕鬆全身而退,似乎所有的光環都在德布羅意的身上,但這一切都是在有默默桑與德布羅意組合的情況發生的,等到進入第二層後沒了默默桑,德布羅意對九神高手的獵殺數量立刻就飛速下降,再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

這些事兒在當時無人分析,但事後慢慢回味卻纔讓人品出味兒來,顯然這些戰績背後真正最大的功臣未必是德布羅意,而應該是那個不顯山不露水的默默桑纔對。

驅魔師,輔助型的驅魔師,堪稱是聖堂第一輔助,而且還是一個相當煩人、相當擅長保命的輔助,他或許並不特別擅長攻擊,但他的防守卻足可以把你耗到發瘋。

奧塔是那種爆發型的,最怕的就是默默桑這種滾刀肉,此前就曾在鬼級班找默默桑切磋過兩次,雖然兩次都是平手無結果,但打不破的防禦、永遠都摸不到的衣角已經給奧塔種下了深刻的陰霾,剛纔奧塔就說了,打誰都可以,甚至跟溫妮對位都可以,就是不打默默桑……

上場的東布羅氣勢十足,早早的就已經召喚出了他的魂獸。

那是一隻三米高的雪豬王,嘴邊尖銳的長獠牙都足有一米五,趕得上它半個身體那麼長了,強壯的四肢、渾圓的肚子,宛若寒晶一樣的瞳孔中兇光畢露,嘴裡還不停發出‘嚯嚯嚯’的悶吼聲……

這聲勢,看臺上不少來自平民底層的魂修幾時見過?被那強大的外型氣場給驚得臉色微微發白,嗡嗡嗡嗡的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凜冬三霸的威名即便來到玫瑰也不會被埋沒,魂獸師兼巫師,東布羅如今在鬼級班也是有不小名氣了,情商高人緣好,手底下過硬,支持者也是不少,看臺上很快就響起不少歡呼聲和掌聲。

“烏迪!”溫妮嘿嘿一笑:“禁制解除,放開手腳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
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八十九章 老王吹牛 行雲流水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八十三章 微不足道的尊嚴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九十八章 誰強誰老大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三十四章 一朵弱小的白蓮花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五十一章 融合魂力的脂肪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六十一章 遊說安柏林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七十一章 別扒拉我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三百六十二章 硬戰沒有退路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百四十六章 遠古戰場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一百零四章 搶人大戰第二百五十七章 流言四起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