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

不,那是神聖荊棘血脈,也就是所謂的神荊血脈!

這是獸族十二血脈中唯一的植物血脈,也是如今南獸部族的皇室血脈!蘇媚兒……竟然是南獸皇族的公主?!而且看這荊棘的長度,每一根都有至少七節以上,長度在三四米左右,且上面神光閃動,顯然若是蘇媚兒有需要,這些神聖荊棘隨時都能變得更長!

皇室的血脈,七節的神聖荊棘,這哪是什麼弱者?

場邊的瓦拉洛卡和肖邦都忍不住張了張嘴,對望了一眼,瓦拉洛卡一臉的苦笑。

該說自己運氣差呢,還是該慶祝自己的好運呢?

說運氣差,遇到如此有價值的對手,他居然沒上,沒去體驗一下,這對追求武道的瓦拉洛卡來說顯然是極其遺憾的。

而說運氣好,一個擁有神荊血脈的獸族皇室,而且還是已經修行到了七節的神荊血脈,這絕對是妖孽中的妖孽,如果剛纔瓦拉洛卡真的上了,十有八九是要輸的。

嘭!

場上的皎殘月可沒旁人這麼多的想法,看到神聖荊棘的那一瞬間,她就知道自己麻煩大了。

畢竟是拜月聖堂出來的人,眼界是有的,心氣兒也是有的,不等蘇媚兒的變身徹底完成,一團藍煙輕輕爆開,皎殘月從原位消失不見,用的正是她最拿手的空間轉移。

什麼皇室血脈、什麼獸族公主、什麼妖孽天才,不過就是鬼級班的一個吉祥物而已……殺!

啪!

蘇媚兒壓根兒都沒有動,身後的八根兒神聖荊棘卻猛然揚起,刺向一片空蕩蕩的空中,然後靜止不動。

神奇的事兒發生了,刺入那片空中後,盪漾在四周空氣中的殺氣猛然消散,神聖荊棘的前半段竟然也‘消失不見’,就好像莫名其妙的斷掉了一截,又好像是刺入了某個異次元中。

下一秒,絲絲血跡順着其中一根兒神聖荊棘的枝杆緩緩流淌下來,八根神聖荊棘此時往外猛然一拽,竟拖出了一個人影來。

只見那人影此時被八根神聖荊棘牢牢控制住,其中一根兒扎透了她的手掌心,其他幾根則是纏繞在她身上,讓她半點也動彈不得。

皎殘月的臉上滿滿的全是不敢置信的表情,這荊棘藤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穿透空間的屏障直接刺傷自己、抓到自己!這、這真的是個獸人嗎?

自己在這鬼級班裡臥薪嚐膽,得不到拜月聖堂那邊的認可也就罷了,現在還要當成別人成名的墊腳石……隨隨便便對陣一個名不經傳的丫頭,竟然是南獸皇室的天才……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嘛?

皎殘月一口血噴了出來,我他嗎的心態崩了啊!

勝負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絕對的秒殺!

范特西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你、你管這叫武道家?還是說她壓根兒都還沒動真格的?

黑兀凱看得眼前微微一亮,老王也是又驚又喜,老烏之前讓蘇媚兒過來的時候,是有說過蘇媚兒很強、應該能幫得上王峰的忙之類的話,可那種話從老烏的嘴裡說出來,給王峰的感覺卻無比像是在給他介紹相親一樣……相親的時候,家長們不就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兒女誇得天上無雙、地下沒有嗎?

再加上蘇媚兒本身的貪玩屬性在老王腦子裡根深蒂固,所以王峰一邊嘴裡敷衍着烏達幹,但心裡也真是沒怎麼重視這塊兒,可是沒想到啊……竟然會是神荊血脈,而且還是一個已經修行到相當成熟境界的神聖荊棘變身,蘇媚兒纔多大?十六歲吧?乖乖,這天賦,一點兒都不比溫妮差,鬼級班又收穫一員大將了!

“老王?”黑兀凱推了推他。

王峰這纔想起要宣佈結果,趕緊上場:“第四場,范特西隊,蘇媚兒勝!”

蘇媚兒將已經受傷的皎殘月放下,朝四周躬身行禮,輸贏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不可預見的事兒。

事實上,這世界有時候就是很不公平,她之所以對音樂感興趣、貪玩好耍,真不是她不上進,而是從小到大,修行對她來說都太簡單了。又不是苦大仇深的那種人設,生存在受人保護的毫無壓力環境中,過於簡單、順風順水的修行完全沒有任何挑戰,也不知道瓶頸是什麼東西,還被人告知不要過早的進入鬼級,要更多的篤實基礎……那不玩點音樂之類的,又還能做什麼呢?

“蘇媚兒!蘇媚兒!”

“獸族皇室啊,神聖荊棘血脈,十二原始血脈之一!”

“蘇媚兒師妹竟然這麼強?我的天吶,咱們玫瑰鬼級班太牛了!”

這次沒什麼猶豫的,現場立刻就爆發出了一陣山呼海嘯的歡呼聲和掌聲。

范特西看得也是又驚又喜,果然還是老王夠哥們兒,居然悄悄的在自己身邊放了這麼一個隱藏BOSS,這纔是兄弟間的真愛!

摩童則是得意洋洋的看向德布羅意,這傢伙的聖堂排名居然比他摩童高,甚至比老黑都高?摩童一向都很不爽還這一點:“還聖堂十大呢……你瞧,人家一個女孩子都贏了!”

“對啊,吉娜也贏了。”德布羅意白了他一眼,他是喜歡和別人聊天,但這其中的人選裡絕對不包括摩童。

摩童的臉頓時一僵:“你這個人聽不懂人話嗎?都和你說了我是……”

“你是故意輸的是吧?”德布羅意哈哈大笑,壓根兒就不給他說完話的機會,看着他笑吟吟的說道:“瞭解!”

“我擦!你別和我陰陽怪氣的啊,有種比賽完了約一架?”

“沒興趣。”

“你怕了?”摩童哈哈大笑,想要激將,可德布羅意卻笑着衝他搖了搖手指。

“不是的。”德布羅意淡淡的說:“我只是不想欺負小孩子罷了……”

…………

四場戰罷,二比二平!

眼看着就要輸的比賽,現在又被拉回了同一起跑線來,下一場就已經不用老王去預熱或是過多介紹了,更不用四周的看客們去猜測兩邊的出場人選。

“最後一場,隊長賽!”老王說完,直接退到一邊,抱起他的養生杯,把賽場交給了早已讓萬衆矚目的重頭戲雙方。

隊長賽,肖邦對陣范特西!

兩個都是絕對頂尖的近戰高手,也都是如今鬼級班中的鬼級強者,所有學員眼中的標杆。

論基礎,肖邦似乎要更強一些,畢竟早在認識王峰之前,龍月三皇子就已經是聖堂中能排進前一百的高手了,而魔獸山脈修行後龍城歸來,則更是一舉爬到了聖堂十大的位置上,還曾獨立斬殺過北獸部族的王子奧布洛洛,名聲大噪,實戰經驗無比豐富,其龍月三皇子的身份,深厚的資源積累顯然也不是范特西所能比擬的。

可范特西畢竟比肖邦更早踏足鬼級的境界,對鬼級力量的掌控、甚至是力量的強弱,恐怕都要比剛進階鬼級的肖邦強出不少,而且此人基礎雖然稍差,但吸收能力和學習能力都很強,玫瑰八番戰時他這一路的進步所有人都看在眼裡,絕對也是個另類的天才。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因此早在王峰宣佈公開賽時,聖堂之光上就已經有所謂的專家給這幾位隊長的實力評定了數值,如果說肖邦的數值可以達到八分的話,那范特西和溫妮毫無疑問的就是九分到十分之間。

差距不大,各有各的優勢,但范特西和溫妮的優勢似乎要更大一點,這是最中肯最主流的分析,也是如今玫瑰聖堂的弟子們最認可的評價了。

精彩的要來了,看臺四周兩萬多人齊聲歡呼,許多人都站起身來拼命鼓脹,嘶聲力竭的喊着范特西或是肖邦的名字,興奮無比,這瘋狂的程度可不止是因爲追星,鬼級班的人是天天都能看到這些鬼級間的戰鬥,但對普通的玫瑰弟子來說,有幾個這輩子能看到幾場真正鬼級戰鬥的?

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也就是玫瑰聖堂了,換別的聖堂,內部賽還真是打死都搞不出來這樣的陣容來。

肖邦微微一笑,緩步上臺,一頭板寸配上代表鬼級的黑玫瑰制服,再加上那一臉淡淡的微笑,樸素而不張揚。

范特西則是把眼眶上的情侶眼睛一摘,和肖邦的一模一樣,只是這身材嘛……

兩朵黑玫瑰此時分別在場中站定,說肖邦是黑玫瑰其實是說得過去的,輪廓分明的肌肉配上貼身的制服還是相當具有線條感,可阿西那邊看起來就真沒法和‘玫瑰’這個詞聯繫在一起了,成爲鬼級後,范特西好像又更胖了一點……即便已經是專門定製的加大碼制服,可那肚子還是鼓囊囊的撐起一大塊兒,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顯得有些臃腫。

當然,沒人會去笑話范特西,肥胖已經成了他的標籤和武器,現在人人都已經知道,那身肥膘事實上正是范特西所獨有的、讓對手無處下手的最強防禦。

現場在極致的喧譁後,很快就稍稍安靜了下來,沒人想輸,何況是在這樣萬衆矚目的舞臺上。

拋開此前作爲一個隊長所該思考的東西后,兩人的眼裡都露出了絕對的專注。

鬼級的‘視野’,和虎巔可是完全不同的。

虎巔時,肖邦在對戰前更習慣去看對手的姿態、氣場,以此來初步判斷對手的實力強弱,可進入鬼級後,卻是看眼、看心……

你不但要觀察對手,還要明白你在對手的眼裡是個什麼樣的狀態。

眼睛是一個人心靈的窗戶,其每一絲細微的眼神變化,都代表着對手豐富的心裡活動,解讀這些信息,就能更準確的判斷出彼此實力的對比。

此時的范特西給肖邦的感覺就是兩個字——沉穩。

這傢伙的心態顯然早已經鍛煉出來了,外界對他那種‘曾經很弱會影響基礎高度’的評價顯然是很不準確的。

當然,外界評價裡不準確的部分,顯然也包括那些說‘肖邦進入鬼級時間尚短’的說法。

普通魂修剛踏足鬼級時,確實會受困於對魂力的掌控、對鬼級境界的鞏固等等諸多問題,而導致他們無法立刻將鬼級的力量發揮出來,但這種定律在真正的天才身上顯然並不適用,而很巧的是,肖邦就是這樣的天才。

轟!

不再等待,一股可怕的力量從肖邦的身上突然沖天而起,只一瞬間就已經超越了虎巔的屏障。

他的魂力在飛速增長着,肉身也在魂力的映襯下變得晶瑩璀璨,一股可怕的氣流在他身周旋轉,竟讓他雙腳漸漸離空,自然而然的懸浮而起,閃耀的眸子中,兩道璀璨的光芒從那眼眶裡奪眶而出,宛若利劍般直視着范特西,身後隱有龍騰之象。

而在他的對面,范特西的身上也起了同樣的變化。

同樣的鬼級魂力,同樣的緩緩懸空,鼓盪的魂力帶動氣流,在場中肆虐着,捲起地上的碎石和之前戰鬥時殘留的冰渣,氣勢驚人,唯獨與肖邦不同的,只是那身後的魂種虛影。

太極虎!

雄渾的魂力在場中瀰漫,兩個腳尖離地懸空的鬼級,還沒開打,瞬間就已經引爆了滿場兩萬多人的激情。

“我竟然在現場看兩個鬼級的對戰……”

“聖堂的鬼級弟子啊,還是隊內賽,這估計聖堂歷史上已經絕無僅有了吧?”

“咱們怎麼說也是現在排名第一的聖堂,自信點,把那個‘吧’字去掉,就是絕無僅有!”

“歷史第一聖堂!”

看臺上歡呼聲、口哨聲、掌聲四起。

以前的玫瑰弟子走到外面去是沒什麼自信的,參加個英雄大賽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瞧不起,可現在的玫瑰聖堂弟子們,那自信心可是隨時爆棚,就算是所謂的十大聖堂也都不放在眼裡了,潛意識就覺得玫瑰比其他所有聖堂都要高一檔。

“法米爾師姐,這兩個你都熟,你覺得誰厲害?”

“哈哈,看法米爾師姐這次給誰加油!”

法米爾也在看臺上,她是分在肖邦隊的,此時身邊的同伴都紛紛起鬨調侃,法米爾笑着說道:“他們兩個都很強啊,至於說給誰加油……我是肖邦隊的,當然是給男朋友加油!阿西加油,贏了給你獎勵!”

“獎勵什麼?”

“那還用說,當然是法米爾姐姐的……”

“你要逼我防火防盜防閨蜜?”法米爾毫不客氣的踹飛了一個損友閨蜜。

四周哈哈大笑,一片熱鬧。

場中的兩人卻並沒受到干擾,當那勢均力敵的鬼級氣場懟到一起時,兩人的眼中就已經只剩下了彼此。

肖邦的眸子中古井無波,突破鬼級後,不僅僅只是實力,連心態也彷彿突然就來到了一個奇妙的境地,很多以前在乎的事兒,肖邦已經不在乎了,很多以前感興趣的東西,似乎也興趣不大了,平和、寧靜成了肖邦靈魂的主旋律,坦白說,就連肖邦自己,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其實他壓根兒就什麼都沒想,不再去隨意的揣測別人,甚至連一些最基本的日常推斷都懶得再做……

這很奇妙,比如以前偶爾會想想今天早餐吃什麼,可現在肖邦更喜歡直接去食堂看到什麼吃什麼;比如以前與人聊天時總會下意識的思考對方下一句會說什麼,可現在……爲什麼要去猜呢?直接去聽別人的想法不是更好嗎?

他在享受着那份兒心靈的寧靜,享受着每時每刻的人生或者說這個世界帶給他的驚喜,就像現在對陣的對手……這不是什麼生死戰、也無關乎榮譽,不過只是一個遊戲,有人或許會盯着輸了以後的懲罰和鬱悶,爲此緊張,但肖邦看到的卻是獲勝一方的歡喜,全身都是放鬆,彼此都是鬼級班弟子,有輸就一定有贏,不管贏的是誰,贏的那邊都一定很快樂,這不是什麼苦大仇深的事兒。

所以肖邦無所謂輸贏,甚至都沒有想過要怎麼針對范特西的特點去設計戰術,見招拆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享受這場戰鬥纔是他此時此刻最從心的真實念頭。

坦白說,鬼級強者的‘閱讀能力’是很強的,范特西更是這方面絕對的天賦者,畢竟作爲一個從小接受棍棒教育的孩子,要是能早點看出家長眼裡的‘殺氣’,那至少就能少挨兩頓打,要是能早點意識到老頭子的棍子往哪個部位用力抽下來,那提前調整下姿勢,至少就能用最厚那塊肉去墊着……這特麼都是逼出來的天賦啊。

而在自信心提升,特別是踏足鬼級後,這種能力在范特西身上已經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堪稱是絕對的戰鬥解讀機!鬼級班那些虎巔弟子的戰鬥意圖,范特西隨便掃一眼就能完全看穿,甚至連溫妮的戰鬥意圖也瞞不過范特西的眼睛,一舉一動就好像已經提前告訴范特西對方要幹嘛了,以至於溫妮和范特西的切磋,居然是溫妮輸多勝少……

可此時此刻,肖邦平靜臉上掛着的那份兒淡淡微笑,卻就讓范特西有點難受了。

他居然從肖邦的眼神中卻讀不出絲毫的信息!甚至連整體的意識感應中,都看不到他的任何氣息流轉、看不到他的任何情緒波動……整個人就像是一團莫名的混沌,什麼信息都讀取不出來,就更別說去預判對方的出手和戰略意圖了。

對早已經習慣瞭解讀對手的范特西來說,陡然遇到肖邦這樣的對手,簡直就像是突然矇住了他的眼睛一樣。

難受、不自在,不舒服!

范特西齜了齜牙……不管了!

嗡嗡嗡嗡~~

觀察歸觀察,兩人的魂力一直都在持續的提升中,此時只見那金色的巨龍魂力與白色的太極虎魂力已經膨脹到了極致,彷彿兩團相互閃耀、又互不相融的光芒,在兩人間隔的空中交碰着、摩擦着,於相匯處刺激出閃耀的火花。

滋啪滋啪!

火光閃耀,魂力暴走,可彷彿有着一種莫名的默契,那不斷上升的魂力突然同時停止,讓場中沸騰的戰意也微微一定。

“肖邦師兄。”

“范特西師弟。”

場中的兩人同時做了個起手禮:“請!”

場中的氛圍在這一瞬猛然凝固,所有人都意識到大戰即將開始,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

溫妮的眸子中精光爆閃,意興十足。

這段時間她和范特西一起分析過肖邦與股勒的優缺點,肖邦屬於那種近戰能力很強的武道家,但這是范特西並不畏懼的,論近戰,范特西現在還真不服誰,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肖邦的旋轉風暴,在虎巔時就已經能爆發出那樣程度的威力,進入鬼級後一定更厲害,這種無差別的大招真要放出來的話,自己可能還好,畢竟手段多,但范特西會相當頭疼,他是個純近戰,肉身去扛人家的波,虧不虧啊……

當然,也不是沒辦法應付,最好的方式就是儘量貼近身,壓根兒就不給他釋放旋轉風暴的機會!

范特西肯定是有這個能力的,溫妮相信,那傢伙進鬼級後完全是脫胎換骨,暗黑纏鬥術現在溜得一匹,眼神超級尖、腦子超靈活,近身後跟個牛皮糖一樣,連自己這麼靈活的刺客都甩不掉他……

場中兩人氣定如嶽,這一刻的平靜就彷彿像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瞬間……

轟~~

巨大的白虎眸子猛然間狂化,炙白的光芒遮蔽了眼球,縱身一躍,搶先出手。

狂化太極虎!

不同於曾經八番戰時失去理智的太極虎,此時的太極虎雖然仍舊眼光狂化,但范特西的意識卻是無比的清醒,那種狂化的血液在此時宛若是一種興奮劑,能助他提升戰力、魂力和身體肌肉的興奮度,但卻並不會過多影響他的意識和判斷。

這一個月范特西可沒閒着,這是鬼級的狂化太極虎,真正完全受自身掌控的力量!

剛纔對峙時范特西提升的魂力就已經夠強悍了,足以震懾滿場一萬多虎巔,讓人清晰的感受到鬼級的強大,可此時此刻鬼級狂化太極虎爆發,卻讓人感覺他剛纔的魂力不過只是一個起點,此時爆發的狂暴力量竟是瞬間比剛纔足足倍增。

面對肖邦他可沒敢大意,出手就是竭盡全力!

兩人相隔的距離本就不過數米遠,對鬼級的強者來說,這樣的距離幾乎和近在咫尺沒有任何區別,何況是狂化太極虎下的范特西?

瘋狂到極致的速度,幾乎是在啓動的瞬間就已經‘瞬移’到了肖邦身前,狂化的巨大虛影,彷彿有兩隻粗大的虎爪猛然朝着肖邦的肩膀搭過來。

閃躲?不存在的,范特西的腦子裡有一百種對手可以閃避的方法,但卻也有一百種可以應對閃避的進招,近戰最要緊的是什麼?是節奏!只要對手進入自己的節奏……嗯?!

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
第五百四十五章 王猛造孽後人受累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百九十八章 李家的顏值代表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三秩序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九十章 你敢吹我敢信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四百三十六章 魂鬥不死不休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五十一章 龍淵之海的末日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一百零七章 幹撩傷身(感謝珞奇斯滅寂的白銀豪賞)第二百五十三章 別看了你學不會的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三十六章 銷魂藥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四百二十三章 鬼見愁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二百六十二章 更粗的大腿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四百九十一章 風暴非風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七十章 將死之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克拉拉的困境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二百零八章 妲哥來了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一百九十一章 又一顆天魂珠第二百六十七章 美人魚的遊戲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四百二十二章 坑人的祖宗第九章 綠茶大方 魚塘要荒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十章 不是弱,是渣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