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獸族大小姐

只見跌落在場外的那黑影此時從地上翻身躍起,身手靈活,似乎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但那模樣卻着實是有些狼狽不堪。

德布羅意身上的那件黑斗篷已經只剩下一點碎布料了,完全遮擋不住那瘦小的身材,露出那張鬱悶無比的蒼白臉和乾瘦的身體來,你還真別說,這傢伙瘦是瘦,有肌肉……

大意說不上,只是對音符的攻擊太不瞭解了,而且乾闥婆的月神血脈,其所蘊含的淨化力量,在交手時對他的壓制,明顯比想象中要更嚴重得多,他的羅睺箭威力並沒有完全發揮出來,甚至連自身的整體實力也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對暗黑系的修行者來說,月神血脈還真是個麻煩的東西啊……

德布羅意一臉鬱悶,本來還想多試幾招新招的,可現在落在劃定的界外,他已經輸了。

四周此時一片寧靜,大概沒人想到過音符竟然可以戰勝德布羅意,幾乎所有人都還瞠目結舌着,摩童卻樂了。

獨輸輸不如衆輸輸,要是范特西隊就自己一個人輸了那多尷尬?

這是個歡樂小夥,一掃剛纔的滿身火氣,笑哈哈的衝德布羅意嚷道:“德布羅意,你怎麼樣了?你臉色好蒼白,是不是受傷了?哎呀,受傷了不要憋着,容易憋出內傷!”

德布羅意一頭黑線的瞪了他一眼:“你這種打輸了的人給我閉嘴!我臉色本來就這樣!”

“關心你嘛!畢竟你也輸了,哈哈哈哈!”

“摩童你丫到底哪邊的?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你一個失敗者也好意思嘲諷我?”

“呸!我是心在敵營身在曼,我當然是音符那邊的!”摩童理直氣壯的說道:“不然你以爲我剛纔爲什麼輸?哼哼哼,我跟你說,我跟你不一樣,我是故意輸的!”

“我也是故意的!”沒有默默桑管着,輸了比賽本來也鬱悶,德布羅意也是放飛自我了,話癆屬性覺醒,眼睛狠狠一瞪:“我是看音符師妹太可愛,不忍心下手!”

“喂喂喂,你要這樣說的話……”

“好了好了。”范特西已經看不下去了。

你看看人家其他幾支隊伍,拉出來個頂個的英雄式人物,又酷又猛,怎麼就特麼自己攤上這麼兩位活寶?老王這當真是給自己分高手,不是在坑自己?

“看看四周,趕緊收聲吧你們……”

摩童和德布羅意下意識的看了看四周,只見看臺上兩萬多雙瞪得賊大的眼睛,都在瞠目結舌的看着他們。

“咳咳……”摩童輕咳了兩聲,趕緊縮回了座位上,丟臉的事兒他還是不願意乾的。

德布羅意卻沒地方躲,再感受到來自場邊溫妮隊裡默默桑那冰冷的眼神,德布羅意剛纔還眉飛色舞的五官猛然收攏,變得一臉冷酷,然後舉起手說道:“我輸了。”

“第三場,肖邦隊音符勝!”

老王宣佈。

場中的音符則是抱着橫琴,右手微微一揮,一聲仿若收官的琴音揚起,打破了四周的寧靜,彷彿激活了凍僵的空間。

音符微笑着朝四周鞠了個躬。

瞧瞧,瞧瞧人家這優雅的姿態,瞧瞧這女神範兒!

這絕對是玫瑰聖堂唯一一個不會被任何人針對的存在,太可愛了!

那些看呆了眼睛的人們,此時才終於回過神來,誰還有空去想剛纔摩童和德布羅意那兩個逗比,都被音符的琴音打動,被這可愛又強大的小仙女給勾走了魂。

全場在這一刻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夾雜着無數口哨聲、歡呼聲和那些高喊音符名字的聲音,轟然震動了整個競技場。

老王的第一批鬼級名單立刻又添加了一個名字,音符。

說實話,老王覺得自己就算夠低調的了,可沒想到真正低調的人在自己身邊,從一開始認識音符到現在,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絕對不短,足足一年多的時間,自己居然一直都沒發現音符是個真正的高手,真是被這丫頭可愛的外表和單純給矇蔽了啊……想想也是,音符要不是這樣的一個強者,摩童怎麼可能那麼聽她的話?在音符面前老實得跟個小猴子似的,如果只是單純暗戀的話,那怎麼都不至於的。

看臺四周玫瑰弟子們的情緒此時已經被完全炒熱起來了,兩萬多人各種口號聲一套一套的,振聾發聵。

比分來到二比一,在此前三次隊內賽都輸掉的情況下,肖邦隊現在竟然領先,這可着實是給肖邦隊的成員們狠狠的提了口氣。

范特西的頭都大了,原本他隊伍的紙面實力是很強的,摩童和德布羅意顯然都是可以堪當王牌的角色,可卻因爲兩人自作主張的出戰導致輸掉了比賽……現在麻煩來了啊,他隊伍裡的實力斷檔有點嚴重,拋開自己這個鬼級獨一檔不說,其他除了摩童、德布羅意、坷拉這三個絕對主力外,再往下排就只有龍月的托馬斯這一檔了,屬於那種各大聖堂的精英,但和真正高手比起來絕對差一大截那種。

可對面的肖邦隊呢?主力裡至少還有個火神山的瓦拉洛卡,無論名氣還是實力,那都絕對是能夠得上聖城頂尖的級別,和雪智御他們顯然是屬於同一層次的。

奶奶的,當初分組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和溫妮賺大了,畢竟除了摩童這樣的絕對高手外,坷拉烏迪都是大家相當熟悉的,且按照當初龍城時聖堂十大的排名來說,排名更高的兩個暗魔島成員都分在了自己和溫妮這邊,甚至比對面肖邦和股勒這兩個隊長的排名都還更高,再加上自己和溫妮兩個鬼級,妥妥的壓制,可現在再看看呢?

不但肖邦和股勒接連進了鬼級,對面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吉娜,竟然可以正面搏殺摩童,還取勝;音符就更別說了,明明是個搞音樂、學符文的,竟然可以幹掉德布羅意,我了個去……

上誰?上誰能贏肖邦隊剩下主力的瓦拉洛卡?

范特西憂心忡忡的眼神在剩下的幾個隊員身上掃過。

龍月的托馬斯?這壓根兒就和瓦拉洛卡不是一個級別的,龍月的二三把手,往年英雄大賽上的成績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你說你在鬼級班這段時間有進步,人家瓦拉洛卡難道是來旅遊的?人家就沒進步?

寧致遠?上次出征龍城時走火入魔,如今雖然早已恢復,且實力大進,但說實話,也就只是托馬斯這個檔次,放到往年的各大聖堂裡當個主力沒問題,但要想當領袖人物、想和瓦拉洛卡這樣的火神山第一天才對抗,沒戲。

再看看其他幾個入選這次挑戰賽的隊員……當初組隊的時候壓根兒就沒考慮過讓其他人上場,因此要麼是法米爾這樣負責氣氛的領隊,要麼就是李純陽這樣主動申請來搞後勤、看飲水機的傢伙。再不然就是蘇媚兒這樣的關係戶,拿她的說法,在場邊看得會更清楚一點……我的天吶,之前關起門來連贏三場,現在公開賽了就要輸?這不是在玩我吧?

阿西看向托馬斯和寧致遠,兩人的眼神卻顯得有些猶豫,顯然都猜到對方必上瓦拉洛卡,自己出戰的話基本就等於讓掉這至關重要的一場了。

范特西暗暗搖了搖頭,這種時候,也只有閉上眼睛瞎點一個去碰碰運氣了。

阿西剛打算這麼做,卻聽一個清脆的聲音笑着說道:“範大哥,這麼糾結的話,不如讓我去試試?”

還有主動請戰的?范特西定睛一瞧,居然是蘇媚兒。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阿西張了張嘴,有點哭笑不得的。

和蘇媚兒認識的時間不算短了,這是烏達乾的小孫女,獸族小公主,之前范特西幫老王打理獸族那邊的生意,常往黑鐵酒吧那邊跑,蘇媚兒經常在那裡玩,還搞了個什麼樂隊,和范特西算是很熟了。

在阿西的眼裡,蘇媚兒就是那種標準被慣壞的小公主類型,年紀輕輕的,成天不上學、不務正業,儘想着玩兒、搞音樂什麼的,關鍵是還有一大堆人陪着她玩兒陪着她搞……等等!

說到不務正業,說到搞音樂,說到公主……范特西的眼睛猛然一瞪,看向蘇媚兒的目光中充滿了期待:“媚兒妹妹,你難道也是個驅魔師?”

必須是驅魔師啊,音符那種!不然怎麼會如此自信滿滿的站出來說要試試?難道、難道自己隊伍裡也有個隱藏大神?阿西八又驚又喜。

可蘇媚兒卻很乾脆的搖了搖頭:“獸族沒有驅魔師,我也不會那些東西,我是個武道家。”

我擦,你要是長成吉娜那樣我就信了,可就你這細胳膊細腿兒的……

范特西都不忍心捅破她,此時看臺四周已經在齊聲催促他們上人了,顯然連觀衆都已經等得不耐煩,范特西正打算爽快拒絕,可蘇媚兒卻衝他眨了眨眼就,笑着說道:“範大哥放心,我很強的哦,一定幫咱們范特西隊贏一場!”

說着,沒等范特西迴應,蘇媚兒已經走上臺去。

阿西八呆了呆,嘴巴一張,可等他回過神時,蘇媚兒早都已經在臺上站定了。

我了個去,這又是鬧哪出?又是個不打招呼就上場的主啊!摩童和德布羅意也就罷了,連蘇媚兒都這樣,自己這是、這是到底遭了什麼孽啊!

“大家好,我叫蘇媚兒,來自獸族,是咱們玫瑰鬼級班的插班生!”蘇媚兒一上場,就衝四周看臺大大方方的揮着手,做了個自我介紹,聲音雖然不大,但唱歌的人,聲音的穿透力十足,加上魂力的牽引,居然能在兩萬多人嘈嘈雜雜的聲音中,都被聽得清清楚楚。

喧鬧的看臺安靜了下來,不少人都在打量着場中那個大方的女孩子。

玫瑰弟子裡認識蘇媚兒的很少,但鬼級班的成員們則都樂了,蘇媚兒這個插班生,總共也沒去過鬼級班幾次,開校一個月了,也就來過鬼級班兩三天吧?但就是這僅有的兩三天,開朗活潑的性格,大方的出手,加上大家休息時她那天籟般的歌聲和敲擊樂,卻是給所有鬼級班成員都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屬於是全體成員都喜歡的類型。

“媚兒妹妹加油!今天穿得也美美噠!”

“媚兒師妹也要戰鬥啊?我的天,誰見過媚兒師妹出手?”

“沒見過,不是說只是玩票性質的嗎?媚兒師妹好像是陸行商會裡哪個大人物的孫女吧?咱們這鬼級班,陸行商會也贊助了錢的。”

本就不是什麼在刻意隱藏的秘密,四周嘰嘰喳喳的聲音,很快就將蘇媚兒大致的身份背景傳遍了看臺,

獸人身份在如今的玫瑰早已不是什麼禁忌,反倒是因爲各種獎學金、魔藥刺激,金錢大行其道,甚至因爲坷拉烏迪的關係,獸人在玫瑰反而還能得到一些優待,再聽聽蘇媚兒家贊助商的名頭,妥妥的土豪沒得跑,這年頭,有錢纔是王道!再看看人家這大長腿、精緻的五官,真是討人喜歡!只不過戰鬥什麼的肯定就別指望了,真要那麼強橫還會花錢來當插班生?這第四場,當一樂子就好,估計是財主女兒想出出風頭吧……沒辦法,誰叫這財主女兒長得也好看呢?

四周頓時一片歡聲雷動,加油打氣的聲音。

肖邦隊這邊主力是穩定的,肖邦看向瓦拉洛卡,卻見他意味深長的搖了搖頭,然後看了看王峰的方向,正好王峰也朝這邊看過來嘿嘿一笑。

肖邦怔了怔,立刻心領神會。

玫瑰、八部衆、冰靈、龍月、火神山,這五方主力是現在鬼級班的絕對核心,是最推崇老王的一幫人,也是最爲鬼級班着想、且相當清楚鬼級班具體情況的一幫人。

而現在對鬼級班來說什麼最重要?當然是錢……瓦拉洛卡是個很有眼力的人,蘇媚兒的爺爺給鬼級班贊助了大量的金錢,人家不過讓孫女進來玩玩,上個賽場、打個比賽展露一下身手,重在參與嘛,結果你就弄一個頂尖高手去把人家弄死?沒你這樣打老闆臉的。

坦白說,肖邦平時是個很有原則的人,一切歪門邪道在他這裡都不好使,但涉及師父的事兒必須要一概除外。

這一切都是爲了鬼級班!

“皎殘月。”肖邦喊道,除了瓦拉洛卡,隊伍裡剩下的人裡,皎殘月算是中等水平,而蘇媚兒既然敢出戰,想必也不會太差,那讓皎殘月上去陪蘇媚兒練練應該正好。

皎殘月微微一怔,似乎是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登場的機會,此時一言不發的上場。

相比起今天上場的衆多女生,這恐怕是最不討喜的一個了,無論是那臉上的傲氣還是冰冷的眼神,顯然都並不適合現在玫瑰的氛圍,但也沒有噓聲,大把笑哈哈替蘇媚兒加油的聲音裡,偶爾還是能聽到幾個‘同情者’喊皎殘月的聲音。

“皎殘月師姐,請指教。”蘇媚兒衝她微笑着抱拳一禮。

獸人的抱拳禮,在玫瑰人看來是早已習慣了的,可在皎殘月這種傳統聖堂思想根深蒂固的人眼中,卻是粗鄙低陋之極。

她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緩緩拉開架勢。

都是人精,能被派來玫瑰鬼級班臥底的,那更是人精中的人精,瓦拉洛卡和肖邦遞眼色,包括看臺上蘇媚兒的身份等等,只一眼就看得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

覺得自己是弱者?把自己派上來給那個獸族小公主送菜?瞧不起誰呢?

臥底歸臥底,畢竟不是專業,皎殘月骨子裡也是有來自十大聖堂的傲氣的。

這段時間在鬼級班呆得太難受了,拜月教那邊已經好幾次催促她上交煉魂魔藥了,可現在嚴格的封閉式管理讓她根本就接觸不到外界,根本就交不出去,而且自從上次曝出有鬼級班成員在外面地下市場兜售魔藥的事兒後,現在鬼級班裡發的魔藥都是直接一杯一杯的現場倒出來,還要看着你喝下去,徹底杜絕了一切偷出去的可能。

皎殘月不是那種一心撲在修行上的人,名利之心更重,完不成任務,拜月聖堂那邊已經開始懷疑起她的忠心了,這讓她最近煩躁無比,現在居然還被人當成送菜的炮灰……

想到這些,一絲厲色在皎殘月的眼中閃過。

今天就讓這獸女見血!要是她背後的金主覺得她委屈了,怪罪玫瑰、怪罪鬼級班,直接撤資,哈哈……那纔是心之所願!

嗡嗡嗡~~

不等王峰宣佈比賽開始,藍色的魂力已經在皎殘月的身上猛然爆發,沸騰的魂力化爲氣流在她身周纏繞,將那巫師長袍吹得獵獵作響,腦後的長髮無風自舞,微微飄起,眼中精光畢露。

喝了半個月的魔藥,玩兒了半個月的煉魂陣,皎殘月的進步也是相當明顯,虎巔的力量顯然已經完全觸頂了,魂壓的強度相當驚人,至少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比之前的雪智御和坷拉差。

都沒見蘇媚兒來鬼級班上過課,來的幾次也是各種玩,面對這樣的魂壓,嬌生慣養的獸族大小姐怕是要被嚇壞了吧?

皎殘月心裡冷笑,可沒想到對面那個看起來嬌生慣養的丫頭,臉上並沒有半點驚慌,而是緩緩鬆開抱拳的手。

咚咚~~

兩聲心臟的脈動,蘇媚兒臉上的笑容不變,也沒感覺到她身上有魂力運轉,可一陣淡淡的紫色光芒已經在她身上閃現起來。

血脈力量?變身?

獸族的血脈變身,此前或許是這些聖堂弟子們不屑一顧、又或是不怎麼了解的,畢竟獸人低賤孱弱的印象早已在他們腦子裡根深蒂固,根本就懶得去了解,可八番戰裡烏迪變身後的各種肆虐,卻是早已經將這種獸人的血脈變身‘推廣’到人盡皆知的地步了。

不止是皎殘月,整個看臺滿滿兩萬多人,此時都是同時一靜。

霍克蘭的臉上帶着一絲喜色,哎呀,難道這個替補的都又是個人才?

安柏林則是微笑着摸了摸長鬚,認識烏達幹後,對蘇媚兒他算是多有了解,這丫頭是去鬼級班湊數玩票的?想多了,老烏之所以送蘇媚兒去鬼級班,那是在幫王峰的忙,這丫頭或許纔是玫瑰鬼級班一年後應戰龍城的真正主力!

王峰此時才宣佈比賽開始,可皎殘月卻沒有動手,甚至是連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作爲最直接的對手,她是最能感受到此時此刻來自蘇媚兒身上那股壓迫力的。

強,很強!

這女人是個覺醒了血脈力量的獸族強者,這是要變身嗎?難道又是一個坷拉一樣的存在?

蘇媚兒是個美人,毫無疑問,但是獸族的皮膚有些粗糙,黝黑,這點蘇媚兒也只是好一些,而此時突然變得潔白如玉,泛着一種奇特的光芒,身體四周還騰起了一陣霧氣,若隱若現,獸族的服裝本就布料少,突然的變化,對所有人的衝擊都有點大。

這是……獸人???

獸人的審美一般偏向於黝黑的野性,包括他們的獸魂變也是,而人類的審美則大多喜歡白玉無瑕,此時此刻的蘇媚兒就足以稱得上白玉無瑕!那隱藏在朦朧霧光中的媚眼、若隱若現的身姿、美人出塵的超凡感受,瞬間就讓看臺上許多男人都被勾走了魂,別說那些玫瑰弟子,就連不少年長的觀察員都看得兩眼不能自拔,完全沉浸在了那層朦朧的美感中。

這是什麼變身?

不等所有人回過神,一條條高長的虛影已從地下揚起,那朦朧的薄霧就好像是連通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召喚來了神界的植物!

那是七八根長長的、粗如水桶般的巨大荊棘,上面有尖銳的倒刺遍佈,在蘇媚兒身後的那片朦朧薄霧中,宛若蛇舞般張揚。

幻象?障眼法?

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
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一百三十一章 搶徒弟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王的戰略升級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六十四章 霸王硬上弓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三百二十四章 換頭術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三百九十章 打雷下炸彈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一百一十一章 揚名立萬英雄夢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三百一十二章 裁決的小妹妹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七十八章 抗議鬧事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帥你有理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二百四十六章 情敵來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樞大陣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一百一十二章 菜雞互啄第一百八十四章 腳踏八條船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章 神秘老王第一百一十章 錢要一起賺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五百一十一章 拼上性命第二百四十章 妲哥峰弟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九十四章 捨身成仁第四百四十一章 南北獸人第五十七章 要玩就玩陰的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一百零五章 妲哥,我是你的死鬼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九十章 隆氏帝國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六十章 稀薄的血脈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一百七十四章 蟲胎階段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四章 阿西八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三百零一章 狩獵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一百六十章 不缺兄長缺上門女婿第五百三十六章 鯤之恨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三百三十章 強制第四百九十六章 說好的心魔呢?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頭龍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九十三章 這是何等坑爹的英二代第三百九十一章 公國聖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