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

黑兀凱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正所謂英雄所見略同,老王的判斷從來都不會讓他失望。

摩童已經到極限了,卻沒能攻破吉娜的防線,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剛纔那樣的魂霸技能他是不可能再來第二次了,吉娜雖然比他消耗更大,但冰系戰魔師的凍氣一直都在疊加,先前摩童狀態正盛時或許還沒感覺,但現在盛勢已過。

坦白說,以前在冰靈的時候老王就知道吉娜很猛,但還是沒想到啊,居然能正面剛過摩童……所以說還是要實戰出真知啊,就吉娜這樣的水準,稍稍調教下,新的鬼級就又出來了,看得第一批鬼級名單還有得調啊!

事實上,除了四周看臺上那些普通弟子外,兩邊戰隊的主力此時都看出了摩童的敗象。

此時場中兩人已然再次殺到了一起。

原以爲這兩人會重新延續一遍剛纔的曠世之戰,可沒想到虎頭蛇尾,只是短短十幾秒鐘,摩童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很快敗下陣來。

無論冰巫還是冰系戰魔師,凍氣的力量是可以不斷疊加的,用力過猛、盛勢不再的摩童,很快就陷入了凍氣的煩擾,最後一刻時,力量雖是不減,但速度已經明顯比剛纔慢了好幾拍,下盤也開始發虛,被同樣已經接近透支的吉娜抓住機會,一錘錘飛出了場去。

界外,第二場,吉娜勝。

摩童跌得全身精疼,心裡十萬個不服,可剛想爬起身,身體卻咔咔咔一陣作響,又跌坐回地上去。

此時只見他眉毛、頭髮上全都是厚厚的一層白色冰霜,身上更是已經被薄薄的冰塊給完全覆蓋起來了,先前戰鬥時熱血沸騰還不覺得,此時勝負已分,又跌了一跤,才發現身上已經被冰霜凍結,冷的他牙關‘噠噠噠噠’的打顫,想要運轉魂力,卻纔發現剛纔魂力停止運轉後,五臟六腑都好似已經被凍成了冰,緩了足足有七八秒,好不容易纔強行將魂力運轉,把身上那些冰塊給震碎。

震碎了冰塊的摩童看起來狀態比吉娜還要更好得多,摩呼羅迦的恢復力、耐力真不是蓋的,可比賽卻已經輸了,氣得摩童哇哇怪叫。

臺上的吉娜也是暗暗鬆了口氣,此時朝四周揮手致意。

贏了,而且還是贏了對面的八部衆,一比一打平,雙方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線上。

看臺上那些肖邦隊的成員瞬間就嗨了,剛纔看到摩童的時候大家都緊張了,畢竟八部衆的威名擺在那裡,自己這邊上的又不是什麼知名高手,大家都還擔心萬一輸掉的話肖邦隊就徹底被動了,可沒想到冰靈來的這妞竟然如此給力!

“哈哈,看到沒!之前都是讓着你們的,高手都等着留到現在呢!”

“感覺吉娜姐比奧塔還厲害啊……咱們肖邦隊是撿到寶了!龍城那個排名根本就不行嘛!”

“冰天雪地有吉娜,走遍天下都不怕!”

看臺上法米爾帕圖等段子手分分鐘就是大串朗朗上口的臺詞,帶動着魔藥院、鑄造院的一大幫人,看臺上足足上千人齊聲吶喊,聲勢震天。

紀梵天看得有些眼熱,倒不是眼紅玫瑰有吉娜、摩童這樣的高手,而是這氛圍,相比起在玫瑰聖堂呆過一年的摩童來說,吉娜應該算是‘外人’了,甚至連學籍都還在冰靈聖堂,可玫瑰弟子給她喝彩的時候卻沒有因此有絲毫減分。

坦白說,這在紀梵天看來很神奇,同樣都是擴招,同樣都是來自天南地北的各種弟子,爲什麼玫瑰就可以做到如此融洽?僅僅只是憑藉玫瑰如今的聲望和榮譽感?那顯然是遠遠不夠的……或者說,是因爲那個分組?把法米爾、帕圖這些玫瑰老弟子,分組到肖邦、吉娜的隊伍裡,讓這些人以鬼級班隊友的身份完成融合?

想到這裡,紀梵天感覺有點哭笑不得,似乎很簡單,可首先你要有個鬼級班。

安柏林就坐在紀梵天左手邊,關注點卻和紀梵天有點不太一樣,畢竟現在安柏林的立場不同了,玫瑰鬼級班一年後能否邁過聖城那一關,對極光城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坦白說,從知道王峰答應聖城的挑戰開始,安柏林就一直都在爲此擔心着,作爲曾經體制中的一員,安柏林深知聖城的許多過人之處和細節。

龍組是什麼?那裡不但掌握着整個刀鋒聯盟最優渥的資源,也有着數百年來培養鬼級的無數經驗,但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厲害的,是龍組匯聚着整個刀鋒聯盟最頂尖的天才!

戰魔木西、千面狐阿爾娜、紅蜘蛛言若羽,那都是當初一出道就驚豔整個聯盟的超級新人,隨便擰出一個來恐怕都能和黑兀凱這樣的妖孽一爭長短,王峰不是說過嗎,早在玫瑰聖堂的時候,言若羽就和黑兀凱有過一次切磋,雖然雙方都沒有盡全力,但結果卻是不分勝敗!黑兀凱是誰?是王峰這個鬼級班的助教啊……

可在龍組裡,這樣的人至少有三四個,連葉盾這種常年在聖堂霸榜第一的頂尖高手,放在龍組裡也不過只是個普通角色,這樣的龍組,王峰這倉促組建的鬼級班,還只有一年的培養時間,你憑什麼去抗衡?

就拿剛纔這兩場比賽來說,吉娜、摩童,包括之前的雪智御和坷拉,放到聖堂的層面來說,他們顯然都已經足夠優秀、足夠耀眼,足以讓滿場的聖堂弟子爲之驚歎和仰望,但真要是和龍組那些怪物比起來……講真,不夠看的。

旁人都在驚歎,可安柏林的眉頭卻是微微皺起,如果王峰認爲這樣的陣容就可以去挑戰聖子的龍組了,那……

兩場戰罷,雙方戰平,第三場該肖邦隊先上人。

看看剩下的陣容,或許瓦拉洛卡是最好的選擇,曾經火神山的明星隊長,準十大級的戰力,出道至今,除了上次在王峰的冰蜂戰術下認輸過一次外,生平可以說還未嘗一敗,絕對是肖邦隊裡最頂尖的高手之一。

可沒想到瓦拉洛卡沒動,音符卻抱着一柄橫琴走了出來,到場中站定。

不是豎琴,是橫琴。

普通玫瑰弟子還沒啥,可四周見過音符和烏迪那一戰的鬼級班成員都愣了愣,音符不是用豎琴的嗎?

黑兀凱卻是看向旁邊的王峰,老王摸了摸臉,疑惑的問:“怎麼了?”

老黑哈哈一笑,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神神叨叨的……”王峰轉過頭,可這下再看那橫琴時,突然就想起某次欺騙小丫頭的經歷,我擦,不會連老黑都知道吧?

“弦光之羽。”有人認了出來。

只見音符懷中那橫琴銀光閃耀,通體流光溢彩,密密麻麻的晶瑩琴絃足有三十二條之多,在陽光的照耀下竟呈現出不同的色彩,正是乾闥婆的中品魂器弦光之羽。

魂器這東西,九天大陸上九成以上的都是下品魂器,能達到中品的那是少之又少,且幾乎每一樣都有獨特的來歷、足以稱作鎮族之寶,在大陸上流傳,廣爲人知,就更別說再配上音符這樣一位仙女似的主人了。

懂的人都是忍不住被那美麗的魂器拽住目光,而不懂的那些,大概率被這精美的魂器驚豔一下,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在了音符本身上。

熱鬧的看臺此時微微一靜,像音符這樣的女孩子,無論走到哪裡、無論身處於任何環境,都絕對無法掩蓋她身上的任何一絲光芒和特徵。

此時賽場中心處已經被兩場戰鬥‘折磨’得一片狼藉,地上有大片的裂縫,碎石嶙峋、塵囂飛揚,讓人感覺甚是破爛。

可音符只是抱琴往那裡一站,試琴一般輕輕撥弄了一下琴絃……

叮吟……

賽場上破爛的感覺突然就變得‘美麗’了起來,讓人感覺彷彿看到了一副遠古蕭瑟戰場的畫面,一個精靈公主坐在那遠古的大地上抱琴輕撫,琴聲空靈,安撫靈魂,彷彿是在替那些戰死的靈魂超度、又彷彿像是在奏響一曲悲鳴的戰歌……

那種恍恍惚惚的感覺不過只維持了一秒便已清醒,只是音符隨手撥弄的一個音節而已。

“女神來了!”

“天吶,音符殿下也要上場?音符殿下不是驅魔師嗎?”

“看不起誰呢?咱們驅魔師也很強的好不好,忘了戰爭學院的通靈師符玉了嗎?”

“就是,聽說上次隊內賽的時候,連烏迪都被音符女神幹掉了,而且還贏得很輕鬆哦!”

“女神加油!音符萬歲!”

看臺上的玫瑰弟子們在短暫的呆滯後,很快就陷入狂熱之中,不論男女,滿場歡呼,即便是雪智御這樣著名的聖堂十大美女,恐怕也很難享受到這樣的人緣,畢竟音符是那種連女生都忍不住想疼愛她一番的獨特存在。而且還實力超羣,上次隊內賽時輕輕鬆鬆就壓制住烏迪取勝的事兒早就已經在玫瑰傳開了,有顏值、有背景還有實力,讓人怎麼能不愛?

可還不等這些歡呼聲告一段落,一個渾身遮在黑斗篷裡的傢伙已經像鬼一樣站到了場上,四周那麼多雙玫瑰弟子的眼睛,居然愣是沒看到他是怎麼上臺去的,就好像瞬移出現在了那裡。

黑斗篷遮住了他的臉,但斗篷上的暗魔島標誌,以及那相對瘦小的體型,讓人很輕易就能喊出他的身份——雷鬼德布羅意!

“這場我的。”黑斗篷中,德布羅意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絲本不該屬於暗魔島人的興奮。

坦白說,德布羅意是真的很興奮,他和暗魔島的其他傢伙不太一樣,他喜歡熱鬧……現場此刻可是足足有兩萬多人啊,他早就想跳出來出個風頭了,要不是默默桑師兄還在場邊盯着,要不是怕破壞暗魔島的‘名聲’,他都恨不得要現場高歌一曲。

算了,淡定、淡定!省得回頭師兄找自己談心,他要是真談心其實還好,但就怕一言不發,自己在旁邊嘰嘰喳喳,他卻像個鬼一樣盯着你幹盯一晚上,娘咧,那含情脈脈的眼神,誰特麼受得了……

德布羅意的心理活動豐富得一匹,場邊的范特西則是張了張嘴,一頭黑線。

自己是隊長啊!排兵佈陣是自己的事兒,自己這邊還沒決定呢,這些傢伙就一個個的自己上場,先是摩童,現在又是德布羅意……MMP,這幫人什麼時候才能學會一點團隊意識啊!之前還覺得老王給自己分了一大堆高手,算是挺照顧自己的,可這……這哪是什麼高手,全是一堆問題兒童!

何止是范特西鬱悶,看臺四周的玫瑰弟子們也都有點要發瘋了。

“我擦,德布羅意打音符?有沒有搞錯!”

“德布羅意是龍城時聖堂十大高手裡的第二名吧?怎麼可以這樣欺負我們最可愛的音符女神!”

“我擦,暗魔島的人就是不講究……”

音符能在隊內賽時幹掉了烏迪,肯定是一個相當強大的驅魔師無疑,但這種所謂的‘強大’也要看是和誰對陣才行,這可是德布羅意,且先不說他聖堂排名第二的恐怖實力,光看看他的出身,暗魔島?那種魔鬼一樣的地方,讓音符殿下去面對簡直就是有點太煞風景了!

音符倒是不以爲異,抱着橫琴衝德布羅意微一頷首,兩邊站定。

“第三場,音符對陣德布羅意。”老王一聲令下:“比賽開始!”

老王退開,兩人卻並沒有立刻進入戰鬥,而是謹慎的打量着自己的對手,德布羅意的眸子裡閃動着精光。

乾闥婆的驅魔師,還是傳聞中的月神化身,和暗魔島的暗黑力量屬於對立面,德布羅意是早就很感興趣了,此前在鬼級班也幾次三番想要找音符交手,卻都被音符以不擅長動手來婉拒,今天可算是給自己逮到了機會。

此時他從音符的身上感受不到太多魂力的運轉,但音符的身周卻有一層淡淡的熒光在閃耀,彷彿像是夜晚鍍銀的月光,給人一種恬靜淡雅、安寧祥和的感覺。

這不是魂力的光芒,德布羅意心裡相當清楚,和魂壓感受完全不同。

乾闥婆是月族,音符則號稱是月神的化身,身上流淌着的是聖潔的血脈,據說可以淨化一切污穢,這是‘血脈’的光芒!

音符也在細緻的打量着自己的對手。

雷鬼德布羅意,即便是音符這種並不怎麼關心聖堂高手排名的人,也知道這個名字,畢竟當初在龍城那張聖堂榜單上,德布羅意和葉盾是僅有的兩個排在黑兀凱之上的人,且又是來自號稱人間地獄的暗魔島……

暗魔島本質上修行的仍舊是人類的魂力,但不同於人類魂力的‘五行化’,暗魔島修行的魂力,天生帶着一種獨特的黑暗氣息,彷彿與這世界的一切都是敵對的,相當好區分。

此時德布羅意也沒運轉魂力,但隨着他意志的投入,身周卻是開始出現大片的黑霧瀰漫,空中飄來大片的烏雲,連這半邊天色都已經變得微微黯淡下來。

賽場彷彿瞬間被整齊的分割爲了兩半,一半屬於德布羅意,空中烏雲密佈、地上黑霧繚繞;而另一半則是屬於音符,皎潔的銀白月光驅散了這半邊天空中的烏雲,變得寧靜透亮,微光恆定。

都沒看到兩人爆魂力,可天象已經出現如此異常,看臺上的各種聲音此時也都變小了下來,人們都驚奇的看着這神奇一幕,不知道該怎麼去理解這兩人的境界和實力。

面對聖堂曾經排名第二,威名赫赫的德布羅意,音符的俏臉上卻完全沒有任何的慌亂和緊張。

只見德布羅意揚起了一根兒手指,一簇電光瞬間閃耀在他手指尖上,眼中也閃耀着同樣興奮的雷光。

“小心了,音符殿下!”

嗡!

一聲震響,德布羅意手指上的雷光突然化爲了一道雷箭,宛若閃電般朝音符飛射而去。

雷箭又快又疾,又是出自德布羅意之手,音符看起來柔弱,難免讓人爲她擔心,看臺上不少人都是忍不住心裡猛然揪緊,可卻見音符不慌不忙的撥弄了一節琴音。

嗡~~

一道音波出擊,離弦之際便已在空中擴散爲了一面銀色的圓盾,且飛速變大,後發先至、迎向雷箭。

砰!

雷箭與音盾碰撞,兩種能量在空中微一顫抖,隨即相互抵消、轉化爲虛無。

可下一秒,德布羅意已經出現在了音符的側後方,就和剛纔他上場時一樣,完全看不到他有任何移動的痕跡,而與此同時,一根兒閃耀的雷箭已經悄無聲息的插向音符後背。

看臺四周頓時響起一片尖叫聲,就連老王都忍不住爲音符捏了把冷汗,嘴裡輕輕‘哎呀’了一聲。

不管驅魔師還是巫師,最怕的不是武道家的強攻,而是這種刺客般瞬間近身的手段,德布羅意可是一個戰魔師,而且還是龍城聖堂十大中頂尖的戰魔師,被這樣的人近身,那對任何巫師和驅魔師來說簡直都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可旁邊的黑兀凱卻似乎不以爲然,甚至還帶着一絲饒有興趣的笑意。

只見德布羅意的攻擊迅疾,可音符的背後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突然一個鷂子翻身,身體拔地而起、倒掛金鉤。

雷箭擦着音符的髮梢穿過,幾根秀髮飄落,可頭頂上方的音符右手已經拉在了琴絃上。

修長的五指總共拉住五根琴絃,皎白的魂力灌注,琴絃被拉得筆直,對準下方德布羅意的背部猛然鬆手。

叮叮叮叮叮!

極其清脆的琴聲,高昂而尖銳,五道針一樣的音波瞬間就穿透了德布羅意的身體,可卻似乎於他無損,只是一道遺留的殘影,下一秒,黑煙飛掠,在空中一個筆直的三百六十五度折向,欺身而上。

音符也不含糊,舒展的身姿化爲一道白月之光,與那飛掠的黑炎瞬間戰成一團。

德布羅意也就罷了,聖堂十大高手,戰魔師本就擅長近戰,真正讓人吃驚的是音符,明明給所有人的印象都是柔弱的驅魔師,可沒想到居然還會近戰。

普通的弟子是看不清兩人具體交手的,但鬼級班的主力基本都能看個清楚,德布羅意的攻擊性很強,標準的雷系戰魔師,速度奇快,直來直去,渾身的雷霆之力讓他的任何攻擊都極具威脅;音符則是趨於靈巧,硬碰硬的搏殺顯然並不適合她,但小範圍的挪移閃躲卻是已經爐火純青。

此時音符的身法展開,卻讓人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的煙火氣,就好像是看到月光下有一美人正在悠然自得的翩翩起舞。

所有人都看呆了眼睛,只見場中白光黑煙相互交錯,眨眼間已來回交換了十幾招,任憑德布羅意的攻擊再快,卻就是無法碰觸到音符的一片衣角。

老王看得又詫又喜:“音符還會近戰?這水準不差啊……這是乾闥婆的月光圓舞步?”

乾闥婆以琴、樂、舞聞名於世,有這世上最強的琴師和樂師,自然也有這世間最完美的舞者,月光圓舞步獨步天下,絕對是這世間最有名的身法之一。

“何止不差。”黑兀凱笑着說道:“音符不擅長近戰搏殺,但月光圓舞步卻已得乾闥婆一脈的精髓,摩童當初就是被她繞暈、繞服了的,就算是我,不下殺手也很難碰得到她……”

“牛逼!”老王感慨的豎起大拇指,摩童就算了,但要是連黑兀凱都碰不到音符的話,這身法就真的堪稱是一絕了。

呼呼呼呼~~

說話間,場中已電光火石的交錯了十幾個來回,沒有劇烈的音爆和碰撞聲,只有那靈動身法穿行時呼嘯的風聲。

德布羅意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近戰奈何不了音符,也或許是膩了,此時一道雷光閃耀,黑影在糾纏中突然消失!

閃耀的雷光,當那黑色身影再出現時,已是在距離音符的背後數米之外。

這次不止是老王和黑兀凱,就連肖邦、溫妮等人也都看出來了,德布羅意這傢伙不是用的什麼空間瞬移,而是跟隨雷電的痕跡在移動、宛若一種牽引。

此時德布羅意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柄黑漆漆的大弓,上面黑炎瀰漫、隱見雷霆閃耀,羅睺弓!

又是一柄中品魂器,暗魔島千年積累,又是至聖先師親手交出去的,那家底可真不比八部衆薄多少,據說暗魔島主收藏的魂器數量可算得上當世第一,這羅睺弓就是其中之一。

“我擦,德布羅意是用弓的?平時訓練的時候也沒見他用過啊?”奧塔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你以爲誰切磋都和咱們一樣生死相搏呢?”

“音符小心!”

此時的德布羅意身體極其舒展,左手握弓、右手拉弦,黑色的雷霆能量瞬間匯聚於他的弓弦上,形成了一根半米長、一指粗的雷霆羅睺箭!

德布羅意的眸子中精光閃耀,弓弦被拉得筆直,雷霆之力在那羅睺箭上劈啪作響。

嗡!

羅睺箭飛射而出,帶着一條長長的黑雷尾影,上面雷霆纏繞閃耀,速度奇快、聲勢驚人!

音符此時還在空中,身影舒展,整個身體彎成了一道拱門般的‘C’型,那羅睺箭擦着她胸口射過,可緊跟着就是‘嗡嗡嗡嗡’的弓弦震顫聲接連響起。

只見德布羅意的身體在空中四處閃現,每一箭射出,受那羅睺箭上雷霆的牽引,他就宛若瞬移了一段距離,此時百箭齊發,那便是上百道殘影!密密麻麻的黑色羅睺箭閃耀着雷霆,從四面八方不同的位置處往音符身上飛射,縱然音符身法再怎麼巧妙,如此密集的箭軌,那也根本是無處可避!

羅睺百霆殺!

音符的眼中也閃動着銀光,身法不再遊動,反而是雙手一拍,弦光之羽宛若在空中定型懸空。

此時十指顫動,超頻的節奏宛若在瞬間幻化出了成百上千根手指!三十二根琴絃在此時同時被拉動。

嗡~嗡嗡嗡嗡~~

琴音嗡鳴,一曲鎮魂,那漫天呼嘯宛若瘋狂入魔的黑色羅睺箭影,此時竟似在這琴音的干擾下變得‘慢’了一拍。

千禽鎮魂曲!

悠揚的琴音在響起時,立刻就掩蓋了那刺兒尖銳的箭鳴聲和弓弦聲,讓滿場揪心的看客們瞬間變得心平氣和。

緊跟着,五光十色的音波朝四周突然盪開。

嚶嚶嚶嚶~~~

悅耳的鳥鳴聲,一道道音波宛若化身爲一隻只瘋狂的靈鳥,朝着四周那些羅睺箭飛蛾撲火般的硬頂上去。

砰砰砰砰!

劇烈的碰撞聲響起,空中黑色的雷霆、閃耀的靈鳥交互縱橫。

羅睺箭的威力驚人,每一支閃耀着雷霆的羅睺箭,至少都要穿透兩三隻靈鳥後纔會被抵消掉,德布羅意的射速又奇快無比,一秒恐怕就有數十箭出手,可音符的指節撥動得卻比他更快得多。

琴音從一開始的平和淡雅逐漸轉化爲高亢激烈,千禽鎮魂在頃刻間已極其自然的衍化爲了萬鳥朝鳳。

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千萬萬!

數之不盡的靈鳥音波猛然擴散開,只短短數秒間已然衝破了羅睺箭的壓制,繼而朝着四面八方瘋狂竄起。

只見此時以音符爲中心,數以萬計的音波只頃刻間已然覆蓋了整個賽場,且這些靈鳥音波和德布羅意那直來直去的箭簇不同,聽音辨位,竟是追蹤羣發,且完全不受德布羅意閃電移動的矇騙……

德布羅意本是想用密集的攻擊破掉音符的靈活身法,卻沒想到音符非但能應對,且反擊竟然來的如此之快,此時詫異間趕緊躲閃,可高手相爭,料敵錯誤已經是大忌,慢了一拍那便已經是致命,何況還是如此數量的追蹤匯聚……

砰砰砰砰~~

密集的靈鳥音波沒給德布羅意任何閃開的機會,在空中正中。

密密麻麻的攻擊聲連成了一串,爆裂的靈鳥宛若在空中炸開了一個五顏六色的巨大煙火,浩浩蕩蕩的音浪朝四周盪開,場邊的魂能防護罩都被拍打得啪啪作響……

黑影跌下,轟然落地。

轟!

打中了?場外?

此時看臺四周安安靜靜、一片鴉雀無聲,音符贏了?等等,如此密集的攻擊,德布羅意不會掛了吧?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
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一百六十四章 九眼天魂珠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十七章 夜叉家的瘋子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三百八十二章 咱們趕時間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三百五十二章 鬼級催眠術第二百二十五章 童帝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一百四十二章 推土機一樣的小手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三百四十四章 深不可測第二十五章 提錢就俗了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三百七十一章 挑戰八大聖堂第四百七十章 誘惑還不夠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四十五章 黑吃黑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二十章 男人要小心愛玩的女人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一百零三章 暗語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二百二十三章 再見,雪之女王!第一百九十二章 定情之物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王老子的王第一百九十五章 遠方的咒念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五百二十五章 沙克聯盟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九十三章 限飛武鬥場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九十七章 一條魚想泡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三百六十四章 山寨溫妮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九十七章 交頭接耳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三百九十五章 跟着隊長學說謊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二百六十五章 金錢的力量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一百七十二章 凍龍道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二百四十七章 對情敵要不擇手段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