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

老王的辦公桌上擺着十幾個大袋子,綠瑩瑩的液體在那袋子裡晃盪着,帕圖、蘇月、法米爾等人一人拿了幾袋,拖板都快給裝滿了,這分量,要是灌到煉魂魔藥那小瓶子裡,估計百八十瓶隨便灌。

老王笑着說道:“壓着點出,別給人覺得很好弄到的感覺一樣,同樣的人兩個月內絕不接觸第二次,你們手底下的‘客戶’可以換着來嘛。”

“班長你放心!”帕圖笑道:“蘇月家就是幹這個的,走私零件什麼的門兒清。”

“那是以前,百八十年前的起家史了,什麼叫就是幹這個的?”蘇月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蘇家的魔改車行當初確實是靠走私起家的,蘇家也有許多地下渠道和人脈,如今老王這個‘監守自盜’的計劃,幾乎就是蘇月在主管執行。

計劃很簡單。

鬼級班的蘇月、帕圖,包括很多擠進了鬼級班的玫瑰弟子、無籍魂修等等,這些人在外人眼裡是壓根兒就沒有希望進入鬼級的,顯然他們也有這個‘自知之明’,煉魂魔藥給他們吃了多浪費啊?反正也進階不了鬼級,於是這幫人將每天分到的煉魂魔藥拿出來賣到地下黑市,成不了鬼級,當個富家翁也好啊,這在任何人眼裡都是一個明智之舉。

既然貨物的來源性毋庸置疑,那剩下的還有什麼好說的?想要潛入封閉式管理的鬼級區直接弄藥很難,各方勢力現在天天盯着地下黑市,明買明賣的很少,但相熟的總會有一些私人渠道與這幾位接觸上,這種私下的走量就無法細算了,九神的人不可能跑去問聖城這個月‘買了多少貨’,反之也一樣,反正各方細算下來差不多就是一個月買到三四十瓶的樣子,恐怕連從鬼級班流出總量的一半都不到。

價格也是一天一個變化,最新的行情已經到十一萬歐了。

蘇月等人現在每天是輕輕鬆鬆就一兩百萬進賬,壓根兒都不愁賣的,搞得這幫傢伙每天自己喝魔藥的時候都喝得有點懷疑人生了,就這麼頭一仰、脖一縮,嘴一張,十萬就沒了?奶奶的,真是壕無人性……只是,這可是鬼級班壓箱底的東西,就這麼拿出去賣真的好嗎?

蘇月等人心裡有着疑惑,但既是老王的命令,那自然是不會說也不會問,可旁邊的溫妮不一樣……

等這幫人離開,溫妮終究是憋不住了,上週時就知道老王在搞這買賣,還以爲只是因爲鬼級班缺錢,偶爾爲之,可沒想到這周愈發的變本加厲,簡直都已經快改批發了。

“王峰,你這麼搞也太冒險了吧?”溫妮忍不住說道:“這麼大的量,出到外面市場上,人家不懷疑的?再說了,這魔藥現在價格高得離譜,鬼級班裡可都傳開了,別說那些本身就有歪心思的,好幾個窮點的都打算節省口糧去賣了,你這……”

是的,鬼級班是有一部分是臥底,那些人的魔藥幾乎都是在想方設法往各自的主子那邊送,這些且不說,關鍵是有些平民魂修,一瓶魔藥十萬歐的價格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無法抵抗的誘惑。

“能選進來的都不蠢,”老王笑着說道:“一個月省個幾瓶去賣無傷大雅,都在掌握中,人家弄點錢,搞點別的資源,修行也更順利嘛,至於那些探子……總要給人家一個樣品不是?要不是這幫人幫着弄魔藥出去,別人還不信市場上的魔藥是真的呢。”

溫妮呆了呆,有點氣不打一處來,自己說東,這傢伙非要說西:“這是錢的事兒嗎?這麼大量的魔藥流落出去,殺雞取卵這種事兒你也幹?”

“哎呀,一瓶十萬呢,這麼值錢的卵,傻子纔不賣。”老王笑着說道:“我說溫妮啊,咱們這一大幫人衝擊鬼級,打量的資源,吃喝用全都是錢,光靠捐獻和學校那點,夠屁用,塞牙縫啊?”

鬼級班的開銷,靠贊助還真是不夠的,上百個鬼級,換這大陸上任何一個勢力都很難養得起。

溫妮無語:“那你就不怕被別人給仿製了?到時候……”

“沒有到時候,呵呵,真不是哥瞧不起誰,給他們十年,弄出來了算我輸。”

什麼魔藥能十年不被仿製的?你這是不就是那個市面上的鷹眼勾兌了點東西嗎?

“……那你也不能賣假的吧!”溫妮實在是憋不住了,一口叫破了老王:“別以爲我沒看到你剛纔給帕圖他們的,有一半都是剛纔拿鷹眼勾兌水勾兌出來的,你不是說這東西的成本不高嗎?這麼大的利潤,你居然還賣假的,你就不怕帕圖他們被黑市那些人打死啊?”

“沒事兒沒事兒,我有讓人專門保護的,有錦風的人盯着,誰能在極光城行兇?那些買家也都是見不得光的,生怕被人發現,就算髮現了,還敢主動跳出來找麻煩?真真假假都要有嘛,這樣才能吊住他們,這是班長我下的一盤大棋。”老王樂了,這玩意兒的成本其實真不高,但賣假貨顯然不是爲了節省那點成本,市場上有假貨,那纔是真正賺錢的大源頭啊!

當然,壟斷市場後的奸商這些門道,那就用不着和溫妮一一解釋了,他嘆着氣說道:“溫妮啊,你是不當家不知鹽米貴喲,我也是爲咱們這個鬼級班操碎了心,你還這樣說我……唉,真是心累啊。”

溫妮一呆,感覺老王這好像已經快要被錢給逼瘋了似的,其實鬼級班的財政狀況她多少也知道一些,貿易中心那邊王峰雖然也有不少股份,但目前貿易中心的發展趨勢,賺的錢立刻就要投入新的規劃和開發中,基本是不可能大量抽出來的,對應上鬼級班每個月動輒上千萬的開支,光靠贊助和學院支援確實不夠。

鬼級班固然重要,但參加了貿易中心項目的溫妮也很清楚,那個新貿易中心對極光城、對王峰來說其實更重要,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啊。

“其實我可以讓家裡……”

“那是兩碼事兒。”王峰笑着擺了擺手:“李家真要伸手了,那要麼玫瑰成了李家的,要麼你就是讓家裡人難做,沒這必要。”

成年人的世界講究的是互惠互利,溫妮對玫瑰的情感老王心裡是明白的,但顯然自己不能那麼做。

“可是……”溫妮皺眉想了半天,終究還是決定說出來:“我們的人發現獸族和海族也在這麼幹,王峰,你這是被挖牆腳了啊,你……”

老王哈哈大笑,摸了摸溫妮的腦袋。

“幹嘛!”溫妮下意識的一巴掌拍掉,兇巴巴的看着他,老愛摸人家頭,會長不高的:“和你說正事兒呢,你給老孃正經點,換個人老孃纔不管呢!”

“放心放心,沒事兒的。”老王不打算繼續解釋了,有些東西解釋起來就沒完沒了了,老王笑呵呵的握了握五指:“一切盡在哥哥的掌握中。”

…………

金貝貝拍賣行,一位深海的訪客如約而至。

“黑市上的價格我們也都先去了解過了。”訪客身材高大,長着宛若蹼一樣的耳垂,張嘴時牙齒尖銳,這是來自鯊族的使者……

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七波海族訪客了,鯊族的使者臉上帶着笑容:“尊敬的克拉拉殿下,肯定不會讓您白辛苦,王的意思是給您目前市場價的一倍,我們絕對是誠意滿……”

“誠意也不能頂飯吃啊朋友,一口價,一百萬一瓶。”克拉拉舒舒服服的斜靠在躺椅上,擺弄着她靚麗的指甲:“二十瓶起賣,想要更多的,那得預約,如果討價還價,那就請出門左轉。”

鯊族使者的臉部肌肉不自禁的抽搐了下,他是有想過克拉拉會獅子大開口,但這開口開得也太狠了:“克拉拉殿下,地下市場我們也有暗探,現在的行價不過十一萬左右,您這直接就要賣一百萬,這也太……”

“那你們可以去地下市場買嘛。”克拉拉笑着說道:“我這裡又貴又不好說話,何必呢?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我這人做生意就是這麼直來直去,索拉卡,送客。”

話音剛落,一臉陰沉的索拉卡已經出現在了鯊族使者面前,那鯊族使者的臉上頓時一僵。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海族去地下市場買?對不起,真買不到……再多錢你也很難找到渠道!

海族三大王族在陸地上的發展向來是互不干涉,切實貫徹一個王族一座城的理念,這極光城是人家人魚一族的地盤,其他海族基本就不會來這邊插手,幾十年如此,現在看到極光城香了,你再臨時想來上桌子,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兒?對其他海族來說,這地方簡直就是人生地不熟,想找人買現在極光城封鎖得最嚴密的魔藥?你就算是叫價一百萬一瓶,不熟悉的人,那也沒人敢賣給你啊,又不認識你,誰知道你特麼是不是玫瑰聖堂請來釣魚執法的?

而且更可怕的是,地下市場賣的,他媽的有假貨啊……花錢都算了,買到假的你糟不糟心?

已經不止一個人上當了,特別是像海族這種人生地不熟的,瓦倫納爾來找克拉拉之前就被騙過過一次,完全就是市面上的普通鷹眼,還特麼是勾兌了水的,居然就敢搞得神神秘秘的然後賣他十八萬一瓶!好像賣低了人家海族就不相信似的,可你這賣的貴也沒保障啊,別說售後了,連人都找不到!

這玩意兒你又認不出來,壓根兒就連個專業的鑑定師都找不到……簡直是坑得瓦倫納爾底褲朝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狗屁的信任,人類完全不可信啊!還是隻有找海族,就算再貴呢?它好歹有個保障不是?萬一買到假貨,那還可以來找克拉拉、找美人魚一族!

“請吧,瓦倫納爾先生。”索卡拉冷冷的催促道。

鯊族使者的臉上繃不住了,王是給他下了死命令,拿不到現在大陸上這款最新的魔藥,他回去人頭不保。

瓦倫納爾咬了咬牙:“五十萬,克拉拉殿下,王根本就沒有給我那麼充足的資金,這已經得我自己掏腰包墊了,您看……”

克拉拉笑吟吟的看着他。

“七十萬!七十萬!”瓦倫納爾目眥欲裂的說道:“再多我真的承受不了,克拉拉殿下,百萬一瓶的天價,那是要人命啊!”

“索拉卡,愣着幹嘛,送客呀。”克拉拉笑着伸了個懶腰,隨手翻了翻旁邊的一本記錄:“然後把貝族和海龍族求藥的使者一起叫進來得了,我才懶得一個個的去說,這兩族有錢,直接叫個一百一算了,讓他們競價,價高者得,可不像某些窮鬼那麼摳摳搜搜的。”

瓦倫納爾一聽就絕望了,他上來前,確實看到大廳里正坐着貝族和海龍族的使者,這特麼的海族使者現在要見克拉拉都是在大廳裡排隊了!

這兩族,一個是王族,一個是海族裡出了名的海豪族羣,真要讓兩人進來從一百一十萬一瓶起競價,那他就更要瘋了,他是吃不起這個虧,可人家那兩族不在乎,人家吃得起……

“一百萬!您說的!”瓦倫納爾咬牙切齒的說:“我要了,四十瓶!”

這就是四千萬……坦白說,也就只有克拉拉這種內行才知道,海族究竟有多麼的富可敵國、又對魔藥這類東西究竟有多麼捨得!這新款的煉魂魔藥,雖然比不了上次給克拉拉交差那兩瓶,但畢竟有老王稀釋過的血液,對海族而言還是有一定類似效果的,已經能勉強作用於鬼級,而當第一個海族嘗試過來,那就已經是捅了馬蜂窩……

當年克拉拉可以五千萬買王峰兩瓶正版魔藥,這雖然是山寨版,但四十瓶也才賣你四千萬啊,貴嗎?說實話,克拉拉還覺得賣得太便宜了……要不是老王說韭菜要慢慢割,不能割根根……她真恨不得一瓶就給它漲到一千萬歐去!

貿易中心現在雖然日進斗金,但各種新工程緊隨其後,包括海港和整體城市建設,擴建起來那也是花錢如流水啊,貿易中心賺那些現在完全都是入不敷出,要想跟上建設速度還有富裕,那恐怕得等第二期工程完全投入使用才能拉平……四大勢力現在其實也是窮得響叮噹,當然得各種開源節流了。

“喲,那得預定一下。”克拉拉笑着說:“總得給貝族和海龍族的留點,這樣吧,五天後來拿貨,現款現結,概不賒欠,對了,順便說一聲,這次就算交個朋友給你優待,下次再來,可不是這個價格了哦。”

瓦倫納爾的眼前一黑,心裡已經打定主意,下次就算是被王打死,都絕不能接這個差:“……謝、謝謝殿下!”

……

常茂街,黑鐵酒吧的辦公區內。

烏干達坐在沙發上,身前站着三個風塵僕僕的高大男子。

此時雖然已過盛夏,但天氣仍舊還未轉涼,可這三人卻都穿着厚厚的斗篷,將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只露出兩顆碩大的紅眼睛。

這是北方來的‘客人’……

說實話,南獸北獸雖然分了家,甚至這些年也處於敵對的關係中,但聯繫卻一直都存在着,人家說親兄弟就算打破骨頭還連着筋,獸人就是獸人,相比起神人,他們終歸還是一族的。

而且仔細想想其實就知道,當年南獸爲什麼能舉族南下刀鋒?在九神的地盤上,數十萬人口的遷移真是那麼容易的事兒?如果不是北獸故意放水,南獸部族壓根兒就不可能完成舉族遷移,北獸這麼做的目的其實很明確,那是一個自古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任何人的‘雞蛋都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啊’……

當時九神和刀鋒的戰事正激烈,九神雖然全面佔據上風,但後方不穩,刀鋒又得到海族和八部衆的力挺,北獸也怕啊……獸族的死士軍團給那時候的刀鋒人造成了巨大的殺傷,萬一九神被滅,怕到時候獸族是要徹底被刀鋒人滅種了!那幹嘛不允許一部分獸人投奔刀鋒呢?

當然,當時南北獸族的矛盾肯定是存在的,南獸的叛變肯定也不是北獸計劃中的,只不過順勢爲之,卻藉口是反應不及……如此一來,獸族無論在九神還是刀鋒都有自己人,如果九神贏了,那北獸沒什麼損失,如果刀鋒贏了,那念着當初北獸放走南獸的恩情,南獸部族作爲戰勝方,多少也會給北獸部族的那些貴族們一線生機,至少留存下各支的血脈吧。

誰說獸人蠢?其實獸人也是很精明的……

這些年來,南獸北獸紛爭不斷,但關於這方面的共識,卻是一直都心照不宣,都知道不管怎麼打怎麼殺,但也只有南北獸族纔是各自成爲戰敗方的最後退路,因此即便交惡也都留着底線,除了皇室幾個掌權的以外,下面的權臣家族也都總會有一些保持着書信往來,互通有無的同時,也是保持着一定的交情在那裡。

眼前這三個是老熟人了,烏干達的神色顯得很是從容,甚至都沒讓查差和薩雅在身邊護衛。

桌子上放着茶壺,烏干達微笑着給三人各自倒了一小杯:“奧布先生近來可好?”

領頭那人端起茶杯,在那隻粗大的手掌上,這茶杯小得簡直就只像是指甲蓋一樣,他一口喝了,甕聲甕氣的說道:“有勞烏干達大人掛念,奧布大人一切安好,這次差我三人前來,除了送來手書一封,還有一事相求。”

“都是熟人,和我就不用客氣了,且先讓我來猜一猜。”烏干達笑了起來,他端起一杯香茶在嘴邊,一邊輕輕吹拂,一邊笑着說道:“是爲了玫瑰聖堂魔藥的事兒嗎?”

“烏干達大人神算。”領頭那人躬身一禮:“奧布大人交代了,錢不是問題,還請烏干達大人看在兩家交情的份兒上……”

“和奧布先生相識三十餘年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向我開口,看來這忙是非幫不可。”烏干達微微一笑。

三個使者聽了都是精神微微爲之一振,領頭那個正想說幾句客套話。

卻聽烏干達繼續說道:“不過價錢方面……”

“您只管開一個價!”

烏干達慢條斯理的說道:“開價之前,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這魔藥,極光城的地下市場有交易,價格大概在十萬歐左右。”

內加爾居然點了點頭:“我知道,但第一,量小,第二,有假貨,我們的人前不久才被騙過……烏干達大人,您只管開價就是,只要東西是真的,錢不是問題!”

獸人談生意就是痛快,什麼都是敞開了直接說。

“好。”烏干達笑着看向那領頭的傢伙:“第一次就當給奧布先生一點回禮了,五十萬歐一瓶,不還價。”

別看這傢伙將他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好像見不得人,可事實上這傢伙是奧布奧丁手下第一重將,也是如今北獸一族的六大鬼巔之一:血獅王內加爾,即便在烏干達的面前再怎麼刻意收殮,那雙血紅色的眼睛中依舊是閃動着攝人的兇光。

可此時此刻,聽到五十萬歐一瓶的價格,內加爾那雙通紅的眸子卻沒有發出任何異樣的神色,似乎這個價位完全就在他們的計劃之中,事實上,他都已經做好了八十萬到一百萬的天價準備,畢竟在他們之前,聽說海族那邊已經賣到一百萬以上,還只是進貨價,雖然是小道消息,但這玩意兒只能說是空穴不來風。

“沒問題!”內加爾說道:“我們要一千瓶!”

不但不還價,還直接就要一千瓶……烏干達也沒吃驚。

北獸族真的窮嗎?要說不窮那肯定是騙人的,九成以上的獸族其實都是奴隸,連自身都是貨物,就更別提什麼財產了,窮得那叫一個一窮二白,可這只是底層的獸人,對真正獸族的貴族來說,特別是北獸一脈的貴族,其奢侈程度顯然已經遠遠超過了人類,酒池肉林對北獸的貴族來說那完全就是家常便飯般的標配,財富於他們而言,那真的就只是一串數字而已。

“只有二十瓶,這還是建立在一些私人關係上的,短時間內我也拿不到更多的貨,至於下次……”烏干達笑着說道:“下次的價格就下次再談了。”

“……”內加爾的臉上顯然露出了失望之色,但很快心中也鬆了口氣,這意味着對方給的是真貨,但很快還是點頭說道:“二十瓶是肯定不夠的,第一批怎麼都要50瓶,海族那邊開到100萬了,我出120萬,但是一定要50瓶,奧布大人試過效果後,想必很快還會派我等前來,烏干達大人如果有拿到貨的機會,千萬給我們留着,價錢,好說!”

內加爾是做過調查的,都不是傻子,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只要是真貨,根本供不應求。

烏干達內心MMP,但面不改色,讓人在市場上先炒高魔藥價格,到了十萬一瓶,然後就在大家都覺得這個價格升無可升的時候,又出現了大量的假貨……然後市場上的零售很快就被幹趴下,沒幾個人敢再信,於是開始轉戰各種其他渠道,然後掌控極光城地下市場的獸族、掌控海上通道的海族就這樣被推到了前臺,然後再把價格搖身一變,五十萬、一百萬都是輕而易舉……

坦白說,自從認識王峰,烏干達的世界觀都崩了……這他孃的簡直就是奸商怪才,這一環接一環的圈套,讓所有人都甘之若飴的被他坑!

這傢伙要是出來經商,不成世界首富簡直都說不過去,可偏偏這樣一個傢伙,竟然還是一個年紀輕輕的鬼級高手,這個世界是要變天了。

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
第四十五章 六萬個里歐在招手第四百一十八章 白骨號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王萬歲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二百八十二章 師父!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二百八十三章 拉仇恨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百七十九章 職業弟子系統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三百零三章 集合第四百五十九章 聖子偷桃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六十八章 用兄弟的人頭髮誓第五百一十七章 海上試煉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第二百九十章 王大善人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九十八章 天劍隆飛雪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二十二章 蟲種蟲神種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四百二十六章 天道大門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七十章 業餘愛好當爹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五百三十二章 師出王家村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六十六章 人之初就怕死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一十七章 鬼蜮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四百一十三章 二桶筒的正確打開方式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柏林城主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三百一十八章 幹一票大的第二百六十一章 套路王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罡神兵第四百八十三章 吃葡萄不用剝皮第四百六十七章 鯨落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三十八章 世界何其不公第四百四十七章 三十秒男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一百九十六章 冰蜂巢穴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沒有女朋友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