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魔藥外泄

“還是繞不開祖訓的老話題。”達布利多校長笑了起來,他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過問維斯族和薩庫曼聖堂的事兒了,看來這些人都快忘了自己當初是怎麼處理內務的了。

讓股勒幫宗家塞兩個弟子去鬼級班,這事兒可不可以?當然可以,站在達布利多的立場來說,如果能看到維斯一族人才輩出,那當然是值得欣慰的事兒,但這事兒不是股勒所能決定的,他自己的弟子,自己當然瞭解,他肯定詢問過了王峰,然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其實想想也是,現在人人都知道王峰那鬼級班的開銷有多大,一百人肯定已經是玫瑰所能承受的極限了,再塞人進去豈只是說說那麼簡單?現在正是人家那邊打基礎、建名聲的關鍵起步階段,爲了一點點私人交情就要讓人家承受巨大的風險,換誰能願意啊?

至於雷克布羅說的給錢之類就更搞笑了,這是錢的事兒?免費本就是人家玫瑰要打響第一槍的金字招牌,你明着給錢不等於是在砸人家的招牌嗎?

達布利多對此是表示完全理解的,也支持股勒的決定,只是這幫仗着宗家身份在這裡耍橫的傢伙……

“無規矩不成方圓,祖訓自當遵從。”達布利多說道。

其他人都是微微一喜、心裡也松下口氣,聽這口氣像是鬆口了?看來傳言沒錯,大長老閉關修行這些年,早都已經把他曾經那些傲氣兒給磨沒了,不再像以前那樣……

“族有族法,家有家規,尊卑有序,不得擅越。”達布利多平靜的看向雷克布羅,和這些人講道理是講不通的,也懶得講,當年達布利多能毫無爭議的拿下海格雷神的名頭,靠的可不是嘴巴,他淡淡的說道:“你比股勒身份更高、資格更老,所以你可以勒令他,那和我這老頭子比呢?”

衆人都是一怔,隨即面面相覷,達布利多既是維斯一族的前任族長,也是現任的大長老,維斯一族裡以他地位爲尊、輩分最高,拿族規中尊卑有序這一條來說的話,所有人都不能反駁他的意見,否則絕對就是擅越!

雷克布羅似是還想要爭辯什麼,可達布利多已經接着說道。

“從今天起,任何人再敢談論此事,或是給股勒施壓,那就是違我族令。”達布利多不再看雷克布羅,而是轉頭緩緩掃視全場,平淡的語氣中卻彷彿隱含着一股雷霆之怒:“我達布利多必殺之!”

………

極光城的鬧市之中。

這本只是一處靠近城郊的簡陋棚改區,原本是一些極光城底層貧民們聚集的地方,人跡罕至,可隨着貿易中心帶來的大量人流量,致使極光城的城區範圍一再外擴,這原本無人問津之地,現在都已經成了繁華的鬧市,那些棚改的貧民們將簡陋的建築打掃出來,幾張木板牀一搭就能出租,對那些外來客來說,八賢大道的旅店現在全是天價,那是老闆住的地方,而這裡條件雖差卻足夠便宜,則是各種船員、碼頭工人性價比最高的住所,自然就成了魚龍混雜的各地外來人口聚集地。

“老闆,來一串腰子!”

“新碼頭招工,一天一里歐,管飯,日結,絕不拖欠!”

“最新款的麻布工裝,一件穿一年,絕對磨不破!”

市場上小商小販們的聲音此起彼伏,嗡嗡嗡嗡的不絕於耳,人流涌動、熙熙攘攘。

一個帶着黑帽子的傢伙和光頭錯身而過,不經意間兩隻手接觸了一下,隨即那光頭迅速消失在那熙攘的人流中。

黑帽子則是拉了拉帽檐,將手插在衣兜裡繼續前行,拐到了街後的巷口裡,再鑽進一間相當破舊的出租房。

砰、砰砰、砰砰、砰……

“忙着呢,鑰匙在門板下面,自己進來!”屋子裡響起一個嚷嚷聲。

可黑帽子卻並沒有去摸那門板下的鑰匙,而是安安靜靜的等候着,如此隔了足足一兩分鐘,房門突然從裡面打開,黑帽子走了進去。

房間裡顯得有些陰暗,幾個彪形大漢似乎正圍坐在小桌子邊上玩牌,這些傢伙大冷天的還赤裸着上身,上面紋身疤痕遍佈,此時他們都停了下來,一道道冷冽的目光朝黑帽子看過去,讓他不自禁的打了個冷顫,不敢多看。

“拿到了?”說話的是剛纔嚷嚷那個聲音,這傢伙看起來十分瘦小,和那些壯漢完全不同,但聲調卻已經變得沉冷,一雙鷹眼精光閃動。

黑帽子從兜裡摸出一個裝滿了綠色液體的密封袋子,笑着說道:“那不能讓您失望啊,這是五份兒的量。”

小個子結過掂了掂,衝身後遞了個眼色,立刻有人扔給他一張魂晶卡。

黑帽子趕緊接過,賠笑着說道:“華哥,最近這行情又漲了,現在是一天一個價啊,一份兒八萬連成本價都不夠了,您也知道……”

“給你的就是新行情的價。”只聽小個子冷冷的說道:“繼續收,有多少收多少,錢不是問題,讓你的人都盯緊點,這個月至少還要二十瓶,如果你弄不到,下個月我就換人!”

“明白!”黑帽子臉露欣喜之色。

重新打開房門時,他快步走出,衝那巷子兩側看了看,似乎沒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心中鬆了一大口氣,他拉了拉帽檐,快步離開,卻渾然沒發現,在不遠處一片平房的房頂上,一個胸口繡着‘錦風’字樣的黑袍男子飄然而立,冷峻的目光注視着那個黑帽子的背影,最後再看看那已經關上的房門……

嘭~

一道青煙,男子消失不見。

同樣的事兒這幾天陸續發生,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縮影、一個小小的據點而已,按錦風的判斷,這夥人應該是來自九神帝國,倒賣的不是別的,正是如今鬼級班裡的煉魂魔藥……

肖邦和股勒的接連突破,雖說外界還有不少聲音在說這是兩人原本就已經接近突破邊緣、玫瑰只是剛好踩到了狗屎運云云,但那煉魂魔藥和煉魂陣的名頭卻是各種各樣的渠道中被傳開了,甚至是神話了……

這兩樣東西肯定是玫瑰鬼級班的底氣所在,煉魂陣就算了,那玩意兒很難複製,涉及到高深的符文,就算記憶力再好,臨摹個一模一樣的出來也完全無用,畢竟每一條符紋鐫刻的深淺、粗細乃至更復雜的神韻,那根本就不是靠幾個記憶超羣的傢伙用臨摹所能記錄下來的,而且這玩意兒鐫刻在玫瑰鬼級班的訓練室裡,你偷也帶不走啊……

但魔藥卻可以帶走,一瓶不過巴掌大小,如果是換裝到更方便攜帶的密封袋子裡,帶着進出玫瑰聖堂那壓根兒就不是什麼難事兒。

鬼級班可有足足一百人,每人每天都有配額,這麼多人,威逼利誘,無論哪一招都是能弄到的。

有了貨源,從來都不會缺買家,九神的人、聖城的人、其他各大聖堂、甚至是海族的人,現在各種喬裝改扮混跡在魚龍混雜的極光城中,就是爲了收這款魔藥,價格也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被飛速炒高。

一開始時只是五千歐一瓶,那大概是當時還不太懂得這魔藥價值的窮學生賣出來的,很快就漲到了一萬、三萬、五萬……緊跟着各家買家都在暗中加價。

如今的價格已經是十萬歐一瓶了,這還是最低的,高一點的都能飆到十二三萬去,而且還完全供不應求!

那種財大氣粗、不惜一切代價的架勢,着實是讓中間商都賺了個盆滿鉢滿,皆大歡喜。

……

龍組的演武場,兩個鬼級正在對峙。

其中一個穿着一身稍稍顯舊的皮甲,頭髮高高的束起,身材高大魁梧,足有兩米開外。

他目光冷冽、殺氣十足,雙手手臂肌肉鼓脹,上面刀痕傷疤遍佈,而握緊的拳頭上更是有着一層厚厚的黃繭角質,一看就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強者,狂涌的鬼級魂壓從他身上一陣陣的往外擴散,盪漾出肉眼可見的魂力波紋,嗡嗡嗡的魂頻共振聲在演武場上不停迴盪,再看看他胸口處的金色獵人勳章……

這是一位賞金獵人,S級的賞金獵人——霸王拳阿爾通!

能在賞金公會爬到S級,鬼級只是最基本的條件而已,還需要完成至少三個S級以上的任務,並獨立斬殺一個敵對的鬼級強者才行,S級獵人,那幾乎就等於是賞金公會裡‘英雄’似的存在了,實力絕對比普通的鬼級要強大得多。

而在阿爾通的對面,一個年輕的小個子正淡淡的矗立在那裡。

小個子只有一米六左右,看起來也就十七八歲,穿着一身樸素的青衫,一柄白色的長劍豎背在身後。

阿爾通的眸子閃了閃。

他是接了聖城這邊賞金公會的‘陪練任務’過來的,聖子的出手一向都很大方,這樣的事兒每個月都總有幾次,除了戰魔木西、千面狐阿爾娜、紅蜘蛛言若羽等少數幾個相當有名的外,其他那些普通的龍組成員,對阿爾通這種時刻都遊走在刀尖兒上的賞金獵人來說,真的就有點不值一提了,做他們的陪練,那絕對是一份兒性價比相當高的工作,甚至可以說是福利了。

但眼前這小個子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同,雖然從他身上感受不到絲毫魂壓,甚至因爲沒有魂壓的遮掩,讓這傢伙看起來渾身都滿是破綻,可那份兒氣定神閒卻讓人感覺他底氣十足,事出反常必有妖,且旁邊觀戰的聖子等人也是一臉的輕鬆,似乎是在期待着那小個子的表現。

賞金獵人的嗅覺絕對是很敏銳的,阿爾通微微壓了壓身,打算全力出擊,若是被一個來路不明的小傢伙掀翻,那才真是陰溝裡翻了船。

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雙眼一鼓,白色的魂壓在阿爾通身上炸開,緊跟着……

轟!

絕對鬼級的爆發。

龐大的身軀宛若炮彈出膛,四周霎時間氣流涌動,彷彿整個演武場空間內的空氣都被阿爾通前衝的身軀給牽動了,形成一個白色的錐頭朝着那小個子轟射過去!

力量、速度、爆發!真正實戰派的鬼級武道家,最具威脅的招數不一定是他們的魂霸技能,而是在啓動瞬間的爆發力,那種一靜與一動之間的差異,在開戰的瞬間就已經能決定整場的優勢歸屬。

此時阿爾通的爆發絕對算得上是鬼級中的強者了,比之范特西的狂化狀態絕對還要更強出一籌,握緊的拳頭帶着一股摩擦空氣後產生的氣焰,宛若流星直射,瞬間便已砸在了那小個子的臉上!

結結實實的打擊感,阿爾通的眼中閃過一抹笑意。

裝模作樣的小子,結……

結束的‘束’字還沒在阿爾通的腦子中轉完,卻感覺拳頭上那打擊感一飄,緊跟着眼前被‘擊飛’的小個子突然化爲一道淡淡的虛影,而與此同時,一股火辣辣的疼意已經從胸腔處傳來。

他前衝之勢還在持續,下意識的伸手捂了下胸口,卻感覺全身的魂力在順着那傷口處飛速流逝。

這是哪來的傷?那小個子呢?

阿爾通心裡一驚,隨即整個人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魂力平衡丟失,再也無法掌控身體前衝的速度……

噗通、咚咚咚……

阿爾通一頭栽倒在地上,還往前滾出了十幾米遠,等停下來時,已經只能半爬在地上,一隻手撐地、一隻手死死捂着胸口位置,額頭上大顆大顆的汗珠滑落,咬牙忍着劇痛,卻再也站不起身來。

而在剛纔他衝過的地方,小個子那淡淡的虛影已經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數米外一個正緩緩收劍歸鞘的背影,仍舊是沒有絲毫的魂壓反應,仍舊是那麼的破綻百出。

“來人,給阿爾通先生治療。”聖子在旁邊微笑着吩咐,眼睛卻沒有從那小個子身上離開過。

這是剛進入龍組的新人——藍小飛,沒錯,卡麗妲身邊藍天的那個藍家,刀鋒聯盟最古老的刺客家族之一,曾經鼎盛時期,那也是和李家一直分庭抗禮的存在,可大約三四十年前,也就是雷龍千珏千和聖主爭位那個時代,藍家陷入內部紛爭,分裂爲了兩部。

一部佔據着藍家的發源祖地,號稱藍家正統,當年支持雷龍,也就是藍天所在的那一支,還幫王峰作了個虛假的身份。

而另一部分則是追隨了聖主,被聖主派遣在邊關鎮守,自號聖藍一脈,算是從原本的藍家獨立了出去。

雖說分化後的藍家再沒有和李家平起平坐的實力,但優秀的血脈卻讓他們仍舊擁有着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刺客天賦,藍小飛就是如今聖藍一脈中最優秀的天才,在聖子眼中,甚至比之當年驚豔了聯盟的藍天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纔是真正的影舞。”聖子羅伊笑着衝身邊的人說道:“影舞,不是分影越多就越強啊。”

葉盾那種十影舞不是不強,而是對追求一擊必殺的刺客來說,那種花哨本身就已經脫離了刺客真正的本質和精髓。

“簡單實用,纔是最強的刺客。”戰魔木西笑道:“聽說夜叉一族的拔刀術天下無雙,黑兀凱深得其中精髓,但若是遇上小飛的拔刀術,那這最強劍客的名頭就得拱手相讓了。”

“夜叉一族號稱戰神,劍客之名滿天下,”羅伊微笑道:“黑兀凱又能與隆飛雪平分秋色,打過才真輸贏,不要太自滿了。”

“是。”木西點頭稱是。

正說着,言若羽走了進來,一身風塵僕僕狀,衝聖子微微一揖:“殿下,新到的魔藥已經送到了坎伯部長那裡。”

羅伊點了點頭:“那邊的情況如何?”

這顯然不是在指魔藥的研究進度,言若羽回答道:“玫瑰方面購買了相當數量的鬼級必需品,包括稀有藥材、礦物等等,也包括各種魔藥工坊、鑄造工坊的修行成品,按常理,如此瘋狂收購下,市場價格會大幅度提升,但極光城貿易中心的存在使得這些商品的成本極其低廉,目前市場價格只提高一成左右。”

“價格這東西,不一定要買多少才能上漲啊,市場佔比、流言蜚語……”羅伊笑道:“把價格再繼續炒高,這事兒就交給你了,我倒要看看玫瑰究竟有多大的家底,能撐到什麼時候。”

憑空的鬼級肯定是不存在的,各種訓練消耗、衣食住行,虎巔到鬼級所需要的其他資源必然少不了,特別是那魔藥和煉魂陣,真當是天上掉下來的?魔藥需要材料,煉魂陣即便不說建造成本,光是維持運轉也需要大量的魂晶,整個鬼級班每天恐怕都得數十萬的基本開銷,倘若是遇到像需要進階的,各種保駕護航、魔藥成本更是貴得不可思議。

玫瑰的鬼級班又不收取額外的費用,憑玫瑰雷家那點底蘊,能撐多久?一百人想出二十個鬼級,那不是做夢嗎!

旁邊木西和阿爾娜等人都笑了起來,砸錢?玫瑰?

羅伊又問道:“王峰呢?”

問話時,羅伊看似沒盯着言若羽,可心神卻全都集中在他身上,這次派言若羽去極光城執行這任務,本身也是一種考驗,不是不信任言若羽,言家雖然是言若羽的父輩纔在聖城嶄露頭角,但他父母對聖城都是忠心可鑑,且言若羽從小就和羅伊一起長大,對他是深知底細了,反叛的事兒他肯定做不出來。

羅伊只是想看看這傢伙在面對玫瑰、面對王峰時,究竟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言若羽並未遲疑,將王峰在玫瑰的行徑說起,外人或許覺得王峰是個怎麼樣外騷內緊的類型,肯定對鬼級班很上心,可事實上這傢伙一週七天,恐怕有三天都泡在外面,不是金貝貝拍賣行就是帆船酒店,剩下幾天也不過是在訓練室外曬曬太陽、享受一下瑪佩爾的按摩,吃個水果睡個覺,醒了就隨便衝那些鬼級班弟子吆喝兩聲……

何止是羅伊,連旁邊的軒轅木西和阿爾娜都是聽得有些面面相覷,聖子如此慎重以待的對手,竟然就是這副德行?這還真是……

“小人得志!”木西冷冷的說道:“這傢伙真是夠膨脹的。”

“會是一種僞裝嗎?”阿爾娜仍舊是不太敢相信,天頂聖堂時她見過了王峰與天折一封還有葉盾的戰鬥,那樣的一個強者,實在是很難將之與言若羽所形容的這形象聯繫起來。

“正視每一個對手,但也不要過度解讀。”羅伊卻笑了起來,臉上難得的透着一絲輕鬆。

王峰這個人呢,實力是有,聰明絕頂、天賦縱橫也是真,但這脾性羅伊也算是慢慢了解了,用吊兒郎當不務正業來形容那真是一點沒錯,曾經聖光聖路上的那些報道,並不是空穴來風啊,至於說僞裝什麼的……在他自己家裡還有必要嗎?再說了,上樑不正下樑歪,就這麼一尊大爺天天擱你旁邊睡覺享受,這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還有幾人能提得起勁兒來修行?

“以他的出身,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貪圖安逸和享受是理所當然的事兒,”羅伊笑着說道:“讓聖堂之光再吹捧他一下,戰勝了天頂聖堂如此大事,怎能這麼快就冷下來了呢?聖城的嘉獎,該發的也發,當然,多送幾張獎狀勳章就好,咱們啊,讓他每天更閒一點。”

“是。”

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
第四百零三章 咒殺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三百八十七章 火的海洋第二百九十七章 蟲神種的絕活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二百零三章 小姨子,你擋着我裝逼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半邊黑眼圈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四百三十八章 刀尖起舞第二百九十九章 都是怪物!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四百六十二章 玫瑰蛇吞象第六十三章 砸烏龜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九十九章 智御的祝福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八十三章 忽悠王在線收徒第五百三十七章 鯤天之戰第四百五十章 你管這叫石頭?第四百八十章 鬼級的戰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三百四十章 鬼畜天賦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一百八十章 技術流破冰法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有撤退可言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一百八十二章 十萬個爲什麼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二百六十章 我是臥底第四百七十五章 招生限額(牛年健康!)第一百章 一百塊來了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十六章 曼陀羅第二百四十四章 賺錢的第一要素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七十八章 這丫頭怕是傻的第三百五十七章 轉院申請第一百三十九章 該死的默契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三百五十章 弱小的救命恩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三百三十七章 世界的投射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三百二十五章 後方失火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四百七十三章 首期學徒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一百六十七章 小孩才做選擇題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擇蟲神變第一百五十九章 獸人的神第一百七十章 會被打死的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臥底玩成巨魔頭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四百八十二章 四大隊長第三百八十九章 冰蜂雪舞陣第四百零六章 老虎喝斷片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二百三十一章 夫妻剛剛好第二百七十七章 老王的眼淚第五百三十章 鯤天之門第二百二十八章 妲哥,冤枉啊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五百一十五章 五行之爭第四十六章 用帥搞不定的話就用手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四十三章 能看能聊能親能打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三十七章 這無處安放的魅力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四百八十四章 毒誓第五百三十一章 通天巨柱第一百七十三章 蟲神種降臨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二十一章 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