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理念爲王

坦白說,這世上,說讓人進階鬼級就進階的,還真就只有眼前的王峰一個,你甭管他是狗屎運還是別的什麼,他確實在范特西、李溫妮、肖邦股勒身上做到了,可問題是……

“你在說笑?”克拉拉的眸子裡閃爍着光芒,但卻並不是喜悅的光芒,希望太大,失望就會越大,這個道理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王峰你別忘了,種族有別,我們海族進入鬼級的方式和你們可不一樣。”

老王笑着說道:“獸族也是這麼說的。”

“坷拉和烏迪還並沒有成鬼級吧?”

“快了,而且他們在短時間內變得很強了不是嗎?”

“……”克拉拉的表情已經變了,不再帶有絲毫的調侃,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比自身實力更重要的東西了,超越長公主什麼的,克拉拉沒想過,畢竟現在兩人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可如果自己能成爲鬼級,那就能得到封號,封號公主和雜牌公主可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地位,也會掌握真正的實權。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真到那時,就算仍舊還會受長公主的制約,可至少就不是全無反抗之力了,至於魔藥,到時候就算拿不到,女王陛下也不至於因此就強行治罪一個封號公主。

這是真正的立身之本,這誘惑實在太大,甚至比起魔藥,在某種程度上都還要更讓克拉拉向往。

“王峰,你有多大把握?需要多長時間?”

“……我說公主殿下,”老王笑着說道:“就這芝麻大點的事兒,也要談把握?當然是百分之百,除非你先天智障。”

在拐着彎罵人了……但克拉拉壓根兒就沒在意。

她定了定神,慎重的問道:“你想要什麼?”

“你看你這人。”老王哈哈大笑:“咱們是朋友,不要動不動就談利益嘛,我是那樣的人嗎?純粹就是義務勞動,很單純的想幫你進入個鬼級而已,再說了,你本身也是咱們鬼級班的成員,幫你進入鬼級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這還真不是說假話……

老王這鬼級班的佈局,豈是現在外面那些嘰嘰歪歪的傢伙們所能看得懂的?

仔細看看鬼級班現在的人員構成,公主、王子、貴族、聖堂弟子、平民,這是論身份;八部衆、獸族、人類、海族,這是論種族;朋友、親戚、兄弟,甚至是敵人,要是算上瑪佩爾這個目前仍舊隸屬九神彌組的成員,算上王峰這個前‘九神叛徒’,那鬼級班連特麼九神的間諜都有,而且誰知道現在那幫傢伙裡到底有沒有九神安插的眼線呢……這是論關係。

所以真要細究起來,老王這個鬼級班的成員那可真是包羅萬象、無所不有!

聖城那些人壓根兒就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老王到底要幹嘛,甚至他們壓根兒都沒注意到這其實一眼就能看到的、驚人的人員結構模式,而老王呢,把這些人弄到一起來可不是爲了過家家的,他要打一個世界級的廣告!

這廣告既然是面向全世界,那自然是需要方方面面都弄出一個代表、豎立起一個典型來。

肖邦和股勒只能首批計劃中的小小一部分,而克拉拉、坷拉、摩童等人,自然早就都在老王這首批鬼級改造計劃的名單之中,只是平民那部分要稍微麻煩一點,老王還在暗暗考覈中,畢竟那幫犢子的基礎是真的太渣了!

現在肖邦股勒突破了,各方的反應雖然驚訝,但還遠遠不到老王期待的火候,如果等克拉拉、坷拉、摩童這些各種族代表也都接二連三突破,等到那時候,全世界纔會醒悟過來王峰究竟是下了一盤怎麼樣的棋!聖城的鬼級培訓?MMP,什麼玩意兒,那是一個檔次的東西嗎?

這纔是老王鬼級班真正的第一個計劃!

玫瑰要想戰勝聖城,就必須要打出不一樣的東西,還得有更廣闊的心胸和更遠視的目光。

往更遠一點說,刀鋒要跟九神鬥,比軍力?比高手?比資源?

比不了的,只有理念和制度才能以弱勝強,當年聖堂就是這樣做的,而現在,老王要比聖城做的更好!聖主?以後換成極光城的極主怎麼樣?雖然這名字好像有點太土了……

看到王峰那一臉懶洋洋的笑意,克拉拉明白了,王峰這可絕不像是在說笑。

“那我現在……”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鬼級班的課程你可以先過來跟上。”老王笑着說道:“當然也可以不來,我看你自己練得就挺好的,雖只是虎巔,可境界穩固,可不像是在岸上偷懶的樣子,這幾年沒少下功夫吧?偏偏還要裝着一副柔弱的樣子,哈哈!”

克拉拉心底微微一震,看向王峰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海族受詛咒壓迫,王族雖然好點,但其實還是受到干擾的,來岸上之後和在海底完全就是判若兩人,力量特徵也很混亂,別說一個人類,就算是海族自己,也很難在岸上界定另一個海族的實力,可王峰居然一眼就能看得出來自己的底細?還有什麼是這傢伙不知道的?

不過憑這眼力,克拉拉倒是更對王峰多出了幾分兒期待了。

“知道你厲害!”克拉拉笑着說道:“以後人傢什麼都不瞞你!”

這事兒就算是定了下來,說笑歸說笑,可克拉拉的心神顯然有些激盪,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在想着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一時間沉默不語。

老王卻轉開了話題說道:“問你個事兒,最近龍淵之海好像不大太平啊,我聽老安說整個龍淵之海都被封了,現在那邊的船隻根本就過不來,那是你們人魚族的地盤吧,知道發生什麼事兒了嗎?不會是海盜們又在開會了吧?”

“好像是有秘境出世,比龍城那次的規模還大。”克拉拉說道:“各方海盜這次過去的不少,但說實話,這種級別的海上秘境,那些海盜們過去也就只是個先頭卒而已,三大皇族都很眼熱,陛下已經派遣了軍團過去,九神和刀鋒的人也想介入,現在是各方高手雲集,動靜挺大的……這不是我們能摻和的事兒,至於說影響了貿易中心的航運,那就沒辦法了,咱們能做的也就只是祈禱龍淵之海這點破事兒早點結束。”

…………

回去的路上,老王心情不錯,每次來克拉拉這裡其實老王的心情都很不錯,有吃有喝,有玩有樂,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去那裡就是去放鬆的,自己成天爲那幫犢子都累成什麼樣了,要是連個放鬆的地方都沒有,可就真是太不人道了。

一路哼着歌,轟鳴的機車聲早已經是玫瑰聖堂獨特的風景線,看到那些嫩得滴水的師妹們崇拜的目光,老王認真的做了一個三秒的反省,這魔改機車還是太高調了啊,聲音太大了,要不明天去換個新款的烈焰五代吧?

下車的時候老王把魔改機車的魂晶鑰匙扔給身後的瑪佩爾,伸了個懶腰,志得意滿的說道:“師妹,把車停了去,我先進屋……”

“噢。”

聽聲音情緒不怎麼高的樣子,老王回頭看了一眼,才發現瑪佩爾的情緒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兒,彷彿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可少見。

“怎麼了?”老王好奇的問。

“沒什麼的師兄,就是……”瑪佩爾略一遲疑,表情突然變得有些沮喪起來:“就是覺得自己只是個虎巔,很沒用,讓師兄失望了。”

老王一怔,哈哈大笑起來。

肖邦和股勒的接連突破,這些天瑪佩爾表面看起來似乎沒什麼變化,但老王知道她暗地裡加練了。

畢竟自從龍城歸順後,瑪佩爾一直就在老王身邊扮演着相當重要的角色,甚至還在西峰一戰中超越自我,擊敗了聖堂十大之一的趙子曰,那時候享受各種讚譽,瑪佩爾或許不在乎那些讚美,但她對‘王峰最強臂膀’的這個稱謂還是相當滿意的,也對未來充滿希望。

只可惜她的高光時刻彷彿在與西峰一戰時完全耗盡了,此後的薩庫曼聖堂,她是隊裡第二個被淘汰的,暗魔島,她根本就沒有幫上任何忙,最後的天頂聖堂,她甚至還收下了玫瑰唯二的失敗,現在肖邦股勒這些人又都已經突破了鬼級,她卻仍舊還停留在西峰聖堂那一戰時的水準裡,要說沒有點心理落差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事兒。

只是本着不想給王峰師兄增加負擔,這才一直沒有表現出來,可今天連克拉拉那樣的人都可以進階鬼級了……不用懷疑,王峰師兄說她可以,那她就一定可以!連克拉拉都鬼級了,可自己呢?繼續這樣下去,自己或許很快就會被王峰師兄嫌棄甚至是拋棄了吧。

想到拋棄兩個字,瑪佩爾心裡可真是五味雜陳,小時候被父母拋棄成爲孤兒,當上彌以後又被組織‘拋棄’,成爲在九神彌組那邊‘最沒有存在感’的彌,要是連師兄都……

“哈哈,我還當是什麼事兒。”老王笑着摸了摸她腦袋:“每個人的進階路都是不同的,你的紅蜘蛛魂種更是有些特殊……放心,師兄惦記着呢,現在還差最後一味魔藥,在龍淵之海堵着呢,等東西送過來,等我藥成時,就是你進階鬼級的時候。”

瑪佩爾先是一怔。

用魔藥來進階鬼級,通常來說是那些從不戰鬥的技術人員纔會走的捷徑,是被九天大陸的主流魂修所排斥的,那會大大降低進階者的成長極限、甚至是反過來破壞他們的根基,就像百鍊成鋼,不經歷辛苦的修行,哪會真有什麼一步登天的機會?

這種已經被全世界的人公認的常識,換成別人那是萬萬不會同意,也絕不會拿自己前途幫王峰‘試藥’的,可畢竟是瑪佩爾,她很快就變得開心了起來,王峰師兄說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謝謝師兄!”

其實想要沒有任何後遺症的用魔藥來進階,這與九天大陸的法則是相悖的,就算老王也不可能那麼萬能,但偏偏瑪佩爾是蜘蛛魂種……作爲能弄出BUG級蟲神種的老王來說,蟲種簡直就是他單獨的領域,配以他現在萬能的寶血,無論想怎麼搓圓捏扁都是輕而易舉。

魔藥‘蟲靈’,各種藥材是罕見了些,好在現在貿易中心匯聚了各方商人,無論天南地北再難找的東西,在貿易中心都總是能找到,老王現在要錢有錢、要跑腿的有跑腿的,他的材料其實已經備齊了,只差最後一味主藥還在運輸途中,可現在龍淵之海全面封禁,繞路什麼的不用想,要去橫跨下五海,那時間可比等待龍淵之海解禁漫長得多,也只能等着,可惜一時半會的怕是送不過來了。

能夠調動資源,而且是一聲令下就可以調動大多數人連想都不敢想的海量資源,現在的老王和剛來的時候確實已經是有天壤之別了。

克拉拉、瑪佩爾、肖邦、股勒、范特西、溫妮、默默桑、摩童,德布羅意以及冰靈的奧塔,這些是他認定的第一批鬼級,坷拉也在備選名單中,但不強求,感覺坷拉烏迪的心境還是稍微差了點意思,總不能爲了讓第一批的成績好看,就讓他們強行突破、留下並沒有夯實的根基。

緊跟着還有第二批、第三批,鬼級班的成功率,到時候大概會驚掉一大堆人的下巴。

這可絕不僅僅是爲了一年後的比賽,那不過就是個幌子而已,反正已經和聖城槓上了,九神那邊恐怕也不會放過他,壯大自己的力量纔是硬道理,老王需要的是更多的鬼級。

至於自身,三顆天魂珠讓他在使用鬼級力量時已經毫不費力了,蟲神種只需要養就可以慢慢進階,老王感覺自己還有一個很大的提升空間,但大概也就是鬼中的程度,單靠三顆天魂珠,還支撐不了鬼巔的力量。

說起來,三顆珠子來的都挺巧的,但剩下的可就沒那麼好弄了。

老王查過各種有關當年九眼天魂珠的資料,目前已知的,暗堂的千珏千手裡應該有一顆,九神帝王隆康有一顆,美人魚女王陛下有一顆,聖堂之主應該也有一顆,那是當年羅峰傳下來的,至於剩下的兩顆則是下落不明。

瞧瞧這都是些什麼人物,別說現在的自己了,就算是自己到了龍級,也不可能和這些人來硬的,看樣子要想支撐鬼巔的力量,還是必須想辦法從另外那兩顆未出世的天魂珠身上下手。

老王也是走一步看三步那種,鬼級班的事兒和天魂珠一比,其實也就不算什麼事兒了,

克拉拉之前說龍淵之海的秘境現世時,老王就有種冥冥中的預感,或許那個秘境裡就藏着一顆讓各方大佬都在爭搶的天魂珠,坦白說,老王還是心動了一下的,畢竟上次的九眼天魂珠就是在這種秘境裡拿到的,只可惜現在朧月之海已經是神仙打架的地方,想要鑽過去渾水摸魚可實在是太難了。

再說了,就老王這招黑體質,想幹掉他的人都可以從極光城門口排隊排到九神的帝都九鼎去了,目前呆在極光城這大本營裡,外有四大勢力的暗中保護,內院還坐鎮着雷龍,算是比較安全,但真要敢去海上浪,那可就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了。

還是老實呆着吧,放好鬼級班這第一炮纔是真,至於其他的……老話說得好啊,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三十好幾的人了,凡事安全第一,隨緣就好!

………

海格維斯城……

薩庫曼聖堂的校務室正在召開一次緊急會議,股勒突破鬼級的消息從玫瑰那邊傳出來了,何止是薩庫曼,聖堂之光的大肆報道幾乎是一夜之間就讓這事兒傳遍了整個聯盟。

別人的反應是什麼、評論什麼,薩庫曼聖堂現在已經不是很在意了,他們在意的,是實際!

長條的議桌上,達布利多校長坐在首位處,面帶微笑、不發一語,只靜靜的看着下面的人吵成一團。

一個長着山羊鬍子的老頭雖是坐在桌末處,但情緒卻相當激動:“這世間萬事擡不過人情兩個字,股勒現在是那個鬼級班的四位隊長之一,塞一兩個人過去怎麼就不行了?別說這剛剛建立的山寨鬼級班,就算是聖城龍組,也沒有定的這麼死的規矩,我看純粹就是股勒不願意幫忙,找什麼藉口呢?”

“不錯,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王峰這個人的爲人,我看還是很圓滑的嘛,股勒不是和他關係不錯嘛?如果肯幫忙,塞兩個人也算事兒?”

“話也不能這麼說,那個鬼級班的煉魂魔藥現在黑市上也有售賣的,一瓶已經叫到了十萬歐,鬼級班裡卻是每人每天一瓶,塞兩個人進去,那得是增加多大的開銷?光這魔藥一個月就幾百萬歐吶,哪是一句人情就能說過去的。”

“錢算什麼?”山羊鬍子眼睛一瞪:“要多少他開個價,我就這麼一個孫子,我絕不二話!”

說着,他站起身來衝達布利多校長拱了拱手:“大長老,咱們薩庫曼聖堂當初成立的初衷是什麼?不就是爲了培養我們維斯一族更多的天才嗎?股勒是很優秀不錯,但他不過只是維斯分家的一個庶出,當初若非我們宗家提攜,哪有他股勒的今天?現在讓他幫宗家一點忙難道不應該嗎?不能出去後就胳膊肘往外拐啊,那與白眼狼何異?!”

山羊鬍子並不是薩庫曼聖堂的人,但卻是維斯一族宗族裡的實權人物雷克布羅。

維斯一族人數一向不多,僅只有數千人,大部分都是分家的成員,只有極少數宗家掌控着維斯一族的權柄已經長達數百年了,服務於宗家、甚至隨時爲宗家而死,那是他們一貫的人生信條和存在的目的。

加入刀鋒聯盟並建立聖堂後,大環境下的各種平等意識開始慢慢影響維斯一族,而直到達布利多掌權,已經廢除了不少原本對分家極其不公的族規,但即便如此,身份的差距依舊存在着,維斯一族的大權終究還是掌握在宗家的手裡,即便是達布利多,也很難真正從根本改變這一現狀。

他微笑着看向說話的雷克布羅,又看了看四周其他人的表情,其實達布利多很清楚,雷克布羅的話,大概率也代表着這滿場八成以上人的心思,畢竟能在這裡身居高位的本就都是宗族成員,利益讓他們緊緊的抱團在一起,才能對抗自己這個他們眼中的‘獨裁者’。

“我記得……”達布利多微笑着說道:“在股勒剛想去玫瑰的時候,雷克布羅,你是反對聲最大的,對玫瑰的那個鬼級班,你也是嘲諷得最多的,可現在這態度,真是有點讓我意外了。”

當初股勒這個薩庫曼第一高手要去玫瑰,雷克布羅這一幫人可是萬般嘲諷和反對的,若不是達布利多一力擔保,股勒根本就去不成。

倒不是這幫人在意股勒會不會廢了,主要是感覺丟人,他們壓根兒就沒有把那時候的玫瑰王峰、或是股勒這些人放在眼裡,可現在看到別人的成功卻又眼紅了……

雷克布羅的老臉微微一紅,但很快就轉爲正常:“凡事都有一個瞭解的過程,大長老,過去之事多說無益,我現在只是以一個宗家長者的身份,要求股勒做一點他的分內之事而已,您是股勒的恩師,不能眼看着這小子誤入歧途、忘恩負義,走到與宗族對立的層面上啊。”

“有這麼嚴重嗎?”

“有!”雷克布羅冷冷的說道:“身爲分家子弟,在我們那個時代,與宗族對視都已是足以流放的重罪,這些年來宗家分家的界限慢慢淡化、禮數不周也就罷了,竟然還敢如此陽奉陰違、公然抗命?這是置我維斯一族的祖訓於何地?”

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
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四百五十四章 天蠶三變第一百二十八章 爆炸吧魔藥院!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三百六十六章 玫瑰完了第二百三十四章 妲哥別怕我保護你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色的鬼第三十九章 積極的副隊長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七十四章 答好送命題第三百六十八章 已經不欠這個世界第二百三十九章 還是套路得人心第一百一十三章 誰當隊長誰丟人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二十八章 留青山與鎮海門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七十三章 真是見了鬼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九十二章 猛男之鋼鐵硬陪 (六更!)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四百零二章 西峰聖堂放大招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叉狼牙劍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零六章 披虎皮的智慧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三百一十一章 師妹乖,師兄不搶你的第三百零八章 超級累贅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五百三十八章 白矮星第四百四十六章 溫妮萬歲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四百五十三章 禁用巫術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撿的王大帥第八十一章 聖潔無比第二百二十六章 陰風襲來第一百七十九章 渣男的白毛巾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第四百一十一章 隊長帶你們飛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人都想殺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一百七十七章 八千歐沒白花第一百六十三章 揭了吉祥天的蓋頭面具第五十四章 雄性的標配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實操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三百三十一章 師徒一場第四百一十六章 神秘島主第八十六章 勸你善良第九十六章 棋逢對手第三百八十一章 御獸聖堂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神的恥辱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章 要小心不會點菜的人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四百六十五章 置玫瑰於死地第五百二十章 六道傳承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神坑(除夕快樂)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零二章 迷霧夜晚第四百六十章 叫板聖城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二百零九章 冰雪祭狂歡第十二章 死一千次的征服第八十四章 割韭菜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五十章 吹牛有風險,炮灰需謹慎第五百二十三章 叛變第三百八十五章 冰蜂轟炸機第一百二十五章 動真格的第四十九章 先吃虧再發財第六十一章 我今天非投降不可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