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

他不再是上次那漫不經心的樣子,而是左手背在身後,微微側身,右手往前攤開:“來吧。”

肖邦眸子中精光一閃,金龍怒吼,蓄積的魂力在頃刻間爆發,倒卷的氣流就宛若是颶風般朝四周盪開,此刻的金龍虛影宛若戰神下凡:“師……班長,得罪了!”

肖邦氣勢如虹,身體一縱,宛若化身金龍。

觀戰的股勒神色猛然一凝,和肖邦切磋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使用這樣的招數,這是……龍月公國的天龍拳?!

任何能屹立於世的強大勢力都必然有一個強大的傳承,而龍月公國的傳承便是這套號稱越階利器的天龍拳,以前的肖邦沒有用過這招,股勒並不奇怪,相傳這是隻有鬼級才能練習的招數,可現在……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呼~~

一陣呼嘯之聲,金色的光芒在瞬間暴漲,肖邦拔地而起,金色的巨龍虛影遮蔽了他的身形,在空中微一擡頭,隨即巨龍呼嘯,龍首朝着王峰狠狠的衝刺下來。

天龍拳——天崩地裂!

上次的四十七拳攻擊太分散了,纔會被師傅的內旋風暴吸收,天崩地裂是魂霸一擊殺,那超強的衝擊力絕非任何普通虎巔可以承受,一力降十會,如果師傅只用最基本的虎巔魂力,那這一招理論上根本就無法可擋。

轟!

金色巨龍的衝擊在瞬間落地,整個訓練館都猛烈的晃了晃,地面狠狠凹陷進去,四周霎時間金光四溢,可還不等旁邊的股勒看清兩人的身影,那飛濺的能量卻又在頃刻間往那凹陷的中心聚攏過去。

嗡嗡嗡嗡~~

場中光芒飛快消散,一道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螺旋氣流,將那四溢的金光盡數吞沒,再化爲點點星光,彷彿返璞歸真般昂然屹立場中。

內旋風暴,無論肖邦還是股勒都十分了解了,但看起來完全不對等的能量級別,這也能吸收?

肖邦爆退,防備反擊,而與此同時風暴已經轉換,一個縮小版的星光龍拳朝着倒退的肖邦轟去。

拉開了距離就有躲閃的空間,肖邦側身翻滾,龍拳轟射,打在數十米外那訓練場的鐵牆上,發出轟鳴巨響。

肖邦的眸子中閃動着興奮的光芒。

即便是師父也無法違背內旋的定律,天崩地裂的能量已經超出師父只用虎巔力量的內旋風暴吸收極限了,若是換做自己,風暴必然潰散,可師傅卻選擇了將能量分散,在吸收的過程中還能將能量控制到這樣的程度,這樣的掌控力就是師父給自己指點的方向嗎?

落地間肖邦並沒沉迷於感悟,左手撐地一擡,身體在空中擰了個麻花,飛速靠近王峰的同時,左腿已經高高揚起,全身的金光都在剎那間收攏於他修長的左腿上,宛若一根揚起的巨大金鞭。

天龍拳——狂龍擺尾!

天龍拳——霸王龍翔吼!

轟轟轟………

天龍拳是號稱無上大道的拳法,足以越階的逆天技能,此時道道金芒從空中劈落,每一擊都必然震動道館,方圓數裡內都能聽到宛若地震般的‘咚咚’聲。

可如此剛猛,卻就是破不了王峰那小小的一道內旋風暴,股勒都看呆了,王峰確實沒有使用超出虎巔的力量,但那旋轉風暴的轉換卻是如臂使指,看似一直在接連承受攻擊,卻是一邊承受一邊釋放,王峰壓根兒都沒移動半點、一臉悠閒,可光是來自風暴的反擊就都已經讓肖邦疲於奔命了。

“徒有其表,浪費力氣。”老王笑了,天龍拳的起步就是鬼級,肖邦天賦逆天,雖然學了個形態,但卻毫無天龍拳真正的內蘊,招式看起來嚇人,威力卻是遠遠不足:“你不是進化了你的旋轉風暴嗎,來決一勝負吧。”

不用老王多說,肖邦也早已意識到了這一點,虎巔的力量無法讓天龍拳達成完美的掌控,對付一些弱者或許好用,但在師父這樣的級別面前,要想將他這‘天蟲拳’的力量分散吸收,實在是太容易了。

他此時雙手一抱,金色的魂力猛然收攏,在他身周纏繞螺旋。

旋轉風暴!

肖邦確實是個天才,對旋轉風暴的理解,經由上次王峰的點撥之後,已然有了長足進步。

內外旋的轉換不再是停止後逆轉的方式,而是變得和王峰一樣自然起來,可就是如此相同的招數,當兩股旋轉風暴剛一接觸,肖邦卻仍舊還是瞬間就被壓制住了。

場館中此時‘寂靜’無聲,三個人都不發一語,只有那旋轉風暴肆虐的碰撞聲在場館四周不停迴盪。

轟轟轟轟~~

兩股三四米寬、七八米高的風暴此時在訓練場的正中央摩擦着,說摩擦對抗那是擡舉肖邦了,兩者完全不再同一個量級,王峰在飛快的推進,肖邦則是節節敗退,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有展現出哪怕一丁點可以對抗的跡象。

同樣的旋轉風暴,同樣的內旋外旋,甚至是同樣的虎巔魂力,可肖邦卻感覺師傅就是比自己高明瞭一萬倍,但具體高明在哪裡他又說不上來,只能被動的疲於應付。

還是打不過……

肖邦的雙腿被推着不停的往後犁,全身的骨骼都彷彿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嘎吱’聲,到達極限後開始透支的魂力,那種透支感也宛若一個吸血鬼正在蠶食他的靈魂,但肖邦仍舊咬牙硬挺着。

放棄?

當這個詞在腦海中劃過的時候,肖邦的心神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恍惚,讓他想起了曾經那件讓他悔恨終身的事兒。

肖邦猛一甩頭,強行將這股情緒壓制心底,可還不等他調整好情緒,老王開口了,就彷彿像是他肚子裡的蛔蟲,輕易看穿了他此時此刻的想法。

“想放棄了是嗎?這就是你的極限?”王峰淡淡的說道:“魔獸山脈,當初你的同伴是怎麼死的,這麼快就忘了?”

肖邦一呆,剛剛纔按回心底深處的念頭無可抑制的冒了出來,讓他原本旺盛的的戰意猛然一縮。

師父怎麼提到了這個?

只聽王峰繼續說道:“這一年來,走到哪裡都被人稱爲天才,聽說早些時候龍月帝國還爲你正名,說是你斬殺了那隻魅魔,爲你的同伴們報了仇?”

“不、不是的……”肖邦不太明白師父的意思,但情緒卻是很快就被勾了進去,師父是他最尊敬的人,一年前的往事又是他最不堪的夢魘回憶,他感覺自己的情緒正在飛速的下墜,不可抑制的進入到了某種低落中,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他的旋轉風暴已經接近消失的邊緣、更沒注意到王峰也暫緩了往前推動的步伐。

肖邦有些焦急的說道:“不是弟子殺的,弟子從來沒有這樣說過,師傅,弟子怎可能……”

“班長?”

本就已經戰鬥得筋疲力竭,沒能達成師父的期待,又突然遭受最大的刺激,連股勒都看出肖邦此時的狀態有極大的問題,如果繼續下去說不定會有走火入魔的危險,股勒忍不住出聲提醒,可沒想到王峰頭也沒回,壓根兒就沒理會他。

“那些讚美你的人,怕是不知道你被那隻魅魔擺上餐桌時的懦弱吧?怎麼了,忘了那隻怪物長什麼樣子了?還記得你在它面前閉目等死的樣子嗎?”

肖邦渾身都顫抖起來,花了一年時間才構建起來的心神防線突然失守,讓他彷彿陷入了某種恐懼中。

“肖邦,你太讓我失望了,你就是個懦夫,一個在其他拼命保護你的人死光後,立刻就舉手投降等死的懦夫,而在此時此刻,你仍舊還想着放棄!”

“不、不不……”肖邦的眼神在這一瞬間猛然變了,不再擁有平時股勒見過的那份兒灑脫和堅定,而是變得驚恐、膽怯!

那是隱藏在他心底最深處的噩夢!

克服?沒那麼容易克服的,他曾在半年的苦行生活中,將這個噩夢連同他所有的膽怯、自卑、懦弱和恐懼都一起深深的鎖在了內心最深處,他以爲這樣就行了,可卻不知這噩夢無論埋得有多深,可它只要存在着,就一定有再次爆發的可能,而且當這樣的恐懼掙脫內心的束縛再次爆發出來時,那威力將比你埋藏進內心時還要更強大得多!

四周的光景彷彿在突然間產生了變化,眼前的王峰和股勒在肖邦眼裡消失了,連同這間訓練室也不見了。

眼前是一片血腥遍佈的山谷,四周橫七豎八的躺着無數具屍體,那些屍體都是他曾經無比熟悉的同伴,可此時此刻,他們有的腸子留了一地、有的攔腰截斷、有的手腳全無、有的卻是沒了腦袋,殘肢碎骸,血腥沖天!

肖邦拼命的跑,內心的恐懼讓他感覺整個山谷都突然變暗了下來,而在黑暗中,一隻可怕的怪物突然竄到了他眼前,堵住他的去路、讓他心跳驟停!

這是一隻可怕無比的怪物,它長着一張精緻的女人臉,身軀看起來卻是黑乎乎的一團,似是實質又似是一種能量形態,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此時此刻,它就正變化得極其怪誕恐怖,它有着十幾只強健無比的手,女人的臉在猙獰的狂笑着,手裡還抓着好幾個已經無法反抗的同伴。

那幾個同伴還沒死去,在絕望的大叫着,在喊着肖邦的名字向他求救,肖邦想要救人,可不知是被嚇癱軟了還是大劍太沉,他竟然感覺自己全身僵硬得無法動彈,腦子裡的意志在不停的催促,可卻只剩下一副不停顫抖中的軀殼。

那張猙獰的女人臉上突然一變,原本的櫻桃小嘴變得奇大無比,裡面鋒利的、鋸齒般的牙齒一口就咬掉了他一個同伴的半截身體。

嘎吱嘎吱嘎吱……

血盆大口在不停的咀嚼着,女人臉卻是饒有興趣的盯着肖邦,似乎在同時欣賞着他的恐懼。

噗通……肖邦內心最後的一絲意志終於渙散崩潰了過去。

廢物!沒用的廢物!對不起這些同伴,對不起所有爲他賣命的人,更對不起某個冥冥中感覺與他有着很深關係和糾葛的、最重要的人,自己……再次讓所有人失望了!

肖邦兩腿一軟,癱坐在地,手中大劍已經跌落到了地上,砸得哐噹一聲,吸引了魅魔的注意,舔着舌頭,將那張猙獰的臉朝肖邦緩緩靠近過來,對他張開了血盆大口,可肖邦卻選擇直接閉上了眼睛,此生負人太多,無顏面對天地,此刻但求一死!

…………

訓練館中悄然無聲,肖邦就那麼在原地站着,老王的旋轉風暴早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點在肖邦額頭上的手指。

股勒驚奇的看着這一幕,當王峰手指點上去的時候,肖邦就好像進入了某種超深層次的冥想狀態,彷彿靈魂被完全投入了另一個世界。

他臉上不停的出現着各種各樣的表情,這是……咒術?

驅魔師有一些很神奇的技能,可以給人催眠,也就是人爲的幻境,股勒聽說過這種東西,別的地方不說,他前任兄弟的西峰聖堂裡就有不少擅長這類型招數的人,可是……對肖邦這個級別的強者,且還是在戰鬥過程中,如此隨意的用手一指而已,竟然就能讓肖邦沉淪!如此控制力,即便是超越對方一個層次的頂尖驅魔師也很難做到,而王峰竟然……

咒術——破夢真言!

老王的眉頭此時已經微微皺起。

肖邦的夢魘,在老王看來其實是一柄雙刃劍,那樣的經歷和恐懼,其實是磨礪他心志的最好磨刀石,但磨刀不是一蹴而就的,至少需要三步。

第一步,壓制,重症要想直接下重藥,病或許能醫好,但人肯定就廢了,所以老王當初給肖邦的建議是苦行,靠自我的意志先將那夢魘埋藏起來,能完成第一階段的蛻變。

第二步就是激發,被壓抑了長達一年的夢魘,當有一朝脫困時,那威力肯定將會十倍、百倍的增強!將這一切激發出來,那纔是完成讓肖邦脫胎換骨的重要考驗。

至於第三步,那就得靠肖邦自己了,必須要靠他自己去戰勝這層心魔。

邁過去,脫胎換骨!邁不過去,永墮深淵!

今天的突然點化不是心血來潮,這半個月讓溫妮和范特西持續打擊,包括今天循序漸進的引誘,就是爲了更好的誘發肖邦的心魔夢魘,以達到更好的淬鍊效果,而且就老王對肖邦的瞭解而言,他應該是有機會邁過這一劫的,可怎麼……是自己高估了肖邦嗎?

眼看肖邦的生機越來越弱,老王皺着眉頭,旁邊的股勒也看出來了,焦急的提醒道:“班長……”

一聲班長突然點醒了老王。

是了,關鍵是在自己身上。

肖邦本身並不是狠辣的人,所以如果不是自己的突然出現,就算他沒死,可能也就墮落了,但自己的突然出現併成了他的師傅,成了他的某種精神依託或者信仰,所以當自己否定他的時候,他徹底放棄了。

這是現代人無法理解的,但在九天世界卻是常見的。

在這個世界,信仰對於相當一部分人是超越生命的存在。

原本嘲諷是爲了讓他入局,可沒想到卻成了他的死結,這可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老王手指一揚,輕輕在肖邦額頭前打了個響指……

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
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五十章 傳說回來了第三百二十九章 專克異種第四百五十一章 徹底粉碎第五百零九章 非正統天龍拳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百九十八章 商人的祖宗第二百七十章 絕不怕死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五百零八章 棍棒教育下的天賦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二百九十三章 龍組五代第五十五章 乾貨比交情有用第八章 呼吸不停裝逼不止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一百零九章 修復黃金壁壘第四百九十五章 知情人士第三百五十五章 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七章 曙光女神第二百一十八章 蜂羣已到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八十一章 男人的報恩第十章 差評穿越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三百四十八章 龍級威壓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三百一十七章 頂上之人葉盾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四百零四章 蘿莉有三好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四百二十四章 第三顆天魂珠第一百八十三章 送命也是妲哥最美第四百零九章 薩庫曼“必勝客”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三百三十二章 保衛師父第八十八章 臉皮的材料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以搶的女人?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談錢就好說第二百三十章 稱兄道弟第四百零八章 十孔齊轉雙輪合一第二章 地牢小皮鞭開局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二百五十一章 會長之爭第三百二十八章 抱團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六章 異域風情雞腿至上第三百四十九章 開蚌有驚喜第九十一章 九天第一反骨仔第一百五十六章 弱點打擊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四百二十九章 先師手書(元旦快樂)第三百三十八章 要不要勾搭勾搭?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劍第四百三十七章 血拼第四百二十八章 位面穿越者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八十二章 善良的手續費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六十九章 先捅幾刀再談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守同盟第二百四十一章 德邦公國第一百五十八章 妲哥,我爲你流過血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零一章 好面子的人類第四百三十三章 天頂聖堂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第三百零九章 樹妖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五百四十章 先知劍第四百九十七章 騷操作第三百七十九章 呲牙的狗不咬人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一百九十八章 爲了銅燈第二百一十五章 萬里冰蜂霜之哀傷第四百六十九章 龍級海盜王第五百四十三章 圍殺九頭龍第二百九十六章 草率忘學飛第二百八十五章 潛入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五百一十九章 判入修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