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捅破窗戶

“咚咚。”

敲門聲響起,地上躺着的女人們立刻掙扎着爬了起來,她們來自附近的漁村和小鎮,身份不一,有已婚的美貌村婦,也有未嫁的貴族小姐,但這時她們都一樣,是一羣沒穿衣服的工具,對她們,大海是殘酷的,命運也是如,此時,她們唯一還能守住的尊嚴,就是儘可能讓自己的身體只給那個佔有了她們的男人看到。

蓋爾站了起來,然後邁步走了出去,門外,他的得力副手鬼三刀把玩着一張令牌,見到他,便與一張請帖一塊遞了上來,“大哥,九神那邊讓人送這麼個東西過來。”

蓋爾接過手,先是看了眼令牌,很是精巧,裡面鑲着一顆品級不低的魂晶,小小的符文居然是一個防禦陣法,看佈置,應該是一個受到攻擊後自動激發的巫術之盾,九神的技術,果然是獨領風騷,尤其是這種小型的寶器之上。

再看請帖,蓋爾嘴角微微一撇,五石島五海盛宴?樂尚這是在玩火?還是在自取其辱?或者是在豪賭?

這種宴會,誰是召集人,誰就佔據主動權,奪寶在即,有誰會把話語權無形之間給交出去?

若是召集一些小東西也就罷了,召他們四大海盜王赴會?樂尚雖是龍級,卻還沒那個資格和能力,這可是大海之上,不是九神帝國的貴族領地之中……只是,樂尚好歹也是龍級強者……蓋爾又皺起眉頭,天生性疑的他可不相信,能做到九神帝國大元帥的人會如此不智,難道是因爲晉升龍級之後膨脹了?

“大哥,上面說的啥啊?”

蓋爾看了鬼三刀一眼,“樂尚要開個奪寶大會。”

“奪寶會?這有啥開的?這不是誰拳頭大誰拿秘寶嗎?拳頭小的就吃吃秘境的湯湯水水好了,反正進了秘境,生死都是各看機緣了。”

“所以我有點吃不透啊,樂尚也是一代元帥,他怎麼就能這麼天真了呢?”

“不會是想騙咱們過去,然後……”

“你覺得呢?”

“這……他是龍級,大哥也是龍級,他想留住一心想走的大哥,肯定沒戲。”

“呵呵……”蓋爾陰陰一笑,心中不斷盤算,“三刀,你是我最信得過的人,你替我去看看,要是真有什麼了不得大事,你給我發信鴿……”

鬼三刀頓時覺得頭頂炸毛,“大哥,萬一樂尚他做人不地道……我怎麼辦?”

“樂尚也好歹是九神的元帥,但凡九神還想染指大海,他就絕不會輕易食言。”

“我是說萬一……”

鬼三刀話突然被蓋爾一個眼神噎住。

蓋爾又是一笑,“放心,就是有萬一,我也會替你報仇的。”

“混海上的,靠的就是實力和麪子。”鬼三刀吐了口氣,“有大哥這句話做面子,我就放心了!”

瘋狂的訓練,一週的等待和忍耐,這讓肖邦隊和股勒隊都是兩眼血紅。

可第二場隊內賽,肖邦隊和股勒隊還是輸了,而且輸得比上次還慘……股勒隊照例是一比三,肖邦隊則是從二比三,跌落到一比三的慘敗戰績了。

上週贏來的資源對兩支隊伍成員的實力提升顯然是很有幫助的,也讓他們更自信,比賽時發揮得也更遊刃有餘,反觀肖邦股勒這邊,上上下下的拼勁兒有餘、復仇之心強烈,但信心不足,比賽時也容易急躁,賽場上的發揮自然也就難以盡如人意。

至於股勒,股勒這一週的訓練堪稱地獄,也對范特西做了針對性的防範,可結果依舊一樣,甚至是更慘……肖邦就更不用說了,老王的特訓小竈似乎並沒有讓他產生蛻變,反倒是因爲事後的重傷躺了兩天,以至於上場時顯得有點不在狀態,被溫妮狠狠的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通。

但這還真不怪肖邦和股勒沒有進步,溫妮和范特西這兩人,真正的天賦本就不在肖邦和股勒之下,而且剛剛踏足鬼級,進步空間顯然也比已經達到瓶頸的肖邦股勒要大得多,現在對於鬼級的力量掌握得越來越好,各種鬼級境界的感悟每天都在腦子裡迸發,進步速度自然也不是肖邦和股勒所能比擬的。

如果說上週的失敗是可以接受的,是‘巧合’、是‘勝負乃兵家之常事’,那這次就真的是有點打擊人了。

接連兩次的失敗讓肖邦隊和股勒隊開始陷入了沉迷中,每天睜開眼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憋屈,想到本該屬於自己的資源被對方拿走,想到隊伍之間的差距註定會越來越大,那就算再怎麼努力都有種難以追趕的感覺。

第三週的訓練一開始,兩隊人馬明顯都有種提不起勁兒的感覺,不是那種自甘墮落或者牴觸的感覺,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絕望,沒精打采,普通成員也就罷了,甚至連肖邦和股勒的狀態也不太對勁,不是喪氣,而是開始有點無力、開始有點迷茫了。

黑兀凱對此倒是無所謂。

坦白說,這個鬼級班在老黑眼裡是真的有點摟不住,從八番戰開始,玫瑰接二連三的創造奇蹟,讓現在外面的人對玫瑰各種看不懂的操作都是先持懷疑態度,再也不敢直接斷言玫瑰是亂來,反倒是玫瑰現在隨便拋出一點什麼信息,哪怕再荒唐,外面也立刻就是各種分析、各種推測,把不可能都推測成可能……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老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覺得王峰這鬼級班應該有他的底牌,比如一開始那個被王峰冠以了無比神秘色彩的潛力考覈,搞得挺高大上,還弄下去了一大堆各大聖堂的一**銳,讓人感覺他這鬼級班的水準至少是不拘一格,有獨到之處,可是……這兩週的比賽,看得老黑也是哭笑不得,這水準……真高!

佔據了鬼級班大概兩三成的那些無籍魂修也就罷了,連同從各大聖堂裡招來的那些‘小白鼠’,也幾乎都是指着‘差’的選,兩週時間過去了,黑兀凱從這幫人身上看不到任何質變式的成長,那個煉魂陣是真有點東西,魔藥什麼的好像也還有點作用,但僅靠這些的話,也就只是忽悠忽悠外人,根本就不可能讓這些菜鳥完成質變。

別說這些人了,就連肖邦和股勒,在王峰的‘刺激式’競爭下,也變得開始鑽牛角尖……說真的,身在其中,老黑是真沒看到這個鬼級班有任何半點希望所在,別說長遠的規劃和成果,一年之後的約戰,感覺就是地獄,對手可是聖城,大陸最神秘的地方。

他現在也沒別的想法,哪怕對鬼級班這些看得到的問題,老黑也是無所謂的態度,他只對老王感興趣,留在這裡的目的只有兩個,和老王一戰,順便再看看老王到底打算幹什麼。

風風火火的前兩週,垂頭喪氣的第三週,甚至連溫妮隊和范特西隊裡也都出現了些許懈怠,彷彿贏另外兩個班、拿走他們的資源是輕而易舉、理所當然的事兒。

鬼級班的改革纔剛開始就出現了巨大的問題,競爭,似乎並沒有帶來理想中的效果……有人開始對鬼級班失望,有人開始對王峰的各種吹牛逼產生了質疑,一些已經打算脫離原本聖堂,真正轉入玫瑰懷抱的鬼級班成員們,開始反思自己的選擇了,一封封密函通過各種五花八門的門道從鬼級班中送了出去……

‘鬼級班內部矛盾重重,競爭規則和分隊實力不均衡,導致鬼級班氛圍兩極分化嚴重,班內學員怨聲載道……’

‘鬼級突破無望,王峰毫無作爲,鬼級班不過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肖邦、股勒信心遭受打擊,或許將形成心魔,困斃虎巔!’

畢竟作爲整個刀鋒的焦點,各種各樣的‘內幕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聯盟,各大聖堂、各大勢力都是會心一笑。

雖說曾經受制於聖城時,他們每個人都曾期待過有一個不用花錢又能突破鬼級的地方,以至於每年聖城天才班招選的時候,落榜者們都在背後大罵不已,可當這種地方真的出現後,他們卻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期待這一點。

倒不是針對玫瑰,而是因爲大家以前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才能成就幾個鬼級,真要是不花錢就成了,那花錢那些人冤不冤啊?

而且無論什麼家族、什麼勢力,不管你多有錢、佔據多大的地盤,歸根到底決定你勢力強弱的,終究還是鬼級的多寡。可現在玫瑰號稱不花錢就可以成鬼級,甚至連平民也一視同仁,真要是讓玫瑰搞成了,那豈不是鬼級遍地走?豈不是各種平民都能成立個家族?那各大家族、各大勢力前幾代人都努力了個啥,這就輕而易舉的被平民們追平差距、甚至是挑戰他們的地位了?

所以這些人自己都是矛盾的,一方面希望真的可以,一方面又覺得這樣會讓原有的秩序混亂。

…………

現在選擇在課後看肖邦和股勒實戰切磋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了,大多數人都跑去了溫妮和范特西那邊,讓這邊偌大的場館顯得冷冷清清。

老王過來的時候,現場只有寥寥十幾人在這廣場上觀看,看到王峰,大家下意識的喊了一聲班長好,老王擺了擺手,示意不要打擾場上正在戰鬥的兩人。

老王在旁邊看了一陣,肖邦和股勒還是和上兩個周的狀態差不多,對戰的時候很拼命,絲毫沒有留手,肖邦的旋轉風暴似乎也有了進步,內外旋時的轉換變得有了一絲流暢感,不再是之前停止再逆轉那種,顯然有模仿上次王峰招數的痕跡,且還真讓他模仿出了點東西,但老王卻看得興趣缺缺。

坦白說,肖邦這是真的有點木魚腦袋了……

上次的點化是爲了讓他明白自身魂種的本質所在,可肖邦卻似乎走上了理解的歧途,轉而去專研旋轉風暴……

旋轉風暴只是一個招式而已,精不精通根本就不重要,追求招式而忘卻本源,這根本就是捨本逐末的做法,神三角上之所以只有理論就是因爲這個,可惜這傢伙始終不能明白這一點。

老王很快就將注意力從他們兩個的身上轉移開。

如此兩大聖堂高手對戰,放在別的聖堂,恐怕早就裡三層外三層的圍滿了人,可此時此刻,在這廣場旁邊觀戰的已經只剩下十幾個,且還基本都是肖邦隊和股勒隊的隊員,想想也是,畢竟鬼級班的這些傢伙們現在已經有了更好的選擇……當然,也有不這樣想的。

老王就發現了個挺有意思的傢伙,那個叫李純陽的漁民,考覈那天見過,現在換上一身玫瑰的鬼級班制服,人看起來精神了許多,差點都沒認出來,聚精會神的正站在旁邊看得很投入。

“李純陽,你不是范特西隊的嗎?”老王隨口問了一句:“怎麼不去看你隊長的訓練?”

“啊?班長好!”李純陽呆了呆,才認出來是王峰,他靦腆一笑:“隊長他們那個我完全看不懂……這個簡單點,這個能看懂一點!”

老王樂了,這糙犢子,話都不會說,這裡都是肖邦股勒隊的人,說這話不等於是跑人家的傷口上來撒鹽嘛。

果然,話音剛落,旁邊十幾人頓時向他怒目而視,要不是現在班長在場,這幫人估計能直接動手揍他。

轉頭看向場上的肖邦和股勒:“好了好了,別打了,有事兒找你們,停下來。”

場上兩人正戰鬥得激烈,聽到王峰喊聲才意識到他來了,此時趕緊停手過來,只見老王雙手一背,一邊往訓練室裡走,一邊說道:“跟我過來。”

…………

帶着兩人進屋,老王將訓練室的房門一關,偌大的訓練室中頓時就已經只剩下了三個人。

“從進鬼級班分隊到現在,也有半個月了,”老王揹着手走到訓練室正中央,神態悠閒、聲音和藹:“說說你們的想法。”

想法?什麼想法?隊內賽失敗的想法?突破鬼級的感悟?還是對鬼級班最近各種風言風語的看法?

肖邦和股勒面面相覷,這從何說起?老王也不急,就這麼優哉遊哉的等着。

兩人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聽股勒先說到:“面對鬼級時沒有施展空間,速度、力量,基礎能力就已經碾壓了,確實不是一個層次……”

說着說着就有點說不下去了,甚至是話出口了股勒才發現,這話竟然是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的?承認自己的無能,這哪還像那個曾經心比天高的薩庫曼聖堂第一高手?讓他感覺有些羞愧。

肖邦則是略一遲疑:“旋轉風暴的內外旋轉換……”

“上次我是讓你感悟魂力本質,你卻和我說旋轉風暴?”還沒等肖邦說完,老王就笑眯眯的打斷了他:“這就是你這個周的感悟?”

肖邦臉上帶着慚愧之色,他的魂種是金龍種,但感覺自己與無堅不摧的金屬性實在拉不上什麼關係,也不適合自己的性格,屬性顯然和顏色並沒有必要的關聯,至於有點感覺的‘風’,上次也被師父否決了。

他解釋道:“班長,日夜感悟魂力本質,但卻並無頭緒,轉而修行旋轉風暴也是想獲取一些靈感,也可以儘快提升實力……”

老王淡淡的看着眼前已經有點不太‘清醒’的徒弟。

坦白說,這傢伙的天賦是有,就是有點死腦筋,上次的點撥加上兩次敗給溫妮,顯然已經讓他有點誤入歧途,鑽進了實力假象的牛角尖裡,若是不快刀斬亂麻,只怕會越陷越深。

快刀斬亂麻……危險肯定是有的,但機會與危險並存,就算不說鬼級班,肖邦又有多少青春可以給他自己揮霍?

“那就讓我看看你這實力提升得如何了,”老王笑了,響鼓不用重錘,話多不如行動:“來打一場,我只用虎巔的魂力,如果你能贏,我就告訴你一個可以立刻進入鬼級的方法。”

立刻進入鬼級?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事兒?

股勒怔住了,感覺老王這逼裝得有點大,可肖邦的眸子裡卻已經閃動出了期待的光芒,師父說的話從不會錯,他對此堅信不疑!

“是,班長!”肖邦深吸一口氣。

戰勝師父,這似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也正因爲不可能,才能稱之爲考驗。

師父的考驗必然有師父的道理,不管自己能否得到那所謂立刻進入鬼級的方法,今天,他都必須全力以赴!只要拼盡全力,就一定有機會!

………………

不過時隔一週,師徒再次交手。

股勒已經退開,兩人相隔數米站定,肖邦抱手一揖,持弟子禮,隨即深吸口氣,緩緩拉開架勢。

比起上次純粹切磋求教,此時肖邦的眼中顯然已經多了幾分熊熊的戰意。

嗡嗡嗡~~

熊熊的魂力猛然釋放。

肖邦這一週的修行雖然不是老王期待他發展的方向,但顯然還是成效顯著,此時肖邦那金色的魂力看起來似乎已有所精進,比上週時看起來渾厚了許多,儘管還未爆發,可雙眼中都已經隱隱有金光閃耀,在他身後金龍閃耀,這已是將虎巔的力量內外皆修到了極致的表現。

老王心中還是滿意的,這徒弟,差的從來都不是天賦和努力,而是捅破窗戶的那一層紙。

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
第一百零二章 心頭肉第一百零六章 打瞌睡的另一種叫法第五百四十二章 萬鯤神甲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第一百四十章 又不是你老公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九十四章 滾刀老臘肉第五百二十四章 鯨吞王戰第四百三十五章 兩虎相殺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五百一十八章 陽光明媚暗魔島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三百二十二章 做演員好難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一百四十八章 專門安排土財主第一百七十六章 象限之語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三百二十三章 蟲神噬心咒第十九章 騙子師兄第二百一十章 妲哥抱抱!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四百四十三章 海族混血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四百四十五章 還魂精髓第一百零八章 一個兇一個騷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第七章 反覆左右橫跳第二百九十四章 哥只看不摸第四百六十一章 宣戰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二百六十八章 龍城幻境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第一百三十八章 獸人辦事就是豪橫第一百九十章 海陸空全收第二百五十四章 打臉就一招第二百七十二章 英雄夢第二十七章 一夜成名不是問題第四百四十章 天舞嵐第一百五十章 弱者的心魔第二百一十七章 蜂后崩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懂情趣第二百零四章 女孩子要體貼第一百九十三章 我去剁了他第三百五十三章 鬼眼瞳術第四百三十章 死鬼師兄(元旦快樂)第八十九章 姐弟戀註定是潮流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二百一十六章 戰士的宿命第三百一十九章  渣得不徹底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第二百六十六章 茶藝課畢業禮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有兩不忍第四百六十四章 不可轉圜的矛盾第四百九十三章 咒術噩夢第四十四章 離以身相許還差十個釐米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一百三十二章 鷹眼配酒狂武一宿第二百四十八章 拉進小樹林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九十二章 光動嘴皮不扔雞蛋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三百三十九章 蟲神眼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五百零五章 金剛芭比揍魔神第三百三十三章 果然命大第四百四十二章 護妹狂魔第四百五十二章 垂死掙扎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炮而紅第二十六章 瞎琢磨的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淬鍊第三百五十四章 內安外討第二百七十九章 內部懸賞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會撩第四百四十四章 玩命第二百七十六章 解禁魔藥第三百三十五章 預言第四十二章 這纔是主角的打開方式第四百一十章 神山第五百零六章 鎮魂曲第二百三十三章 半獸人海盜第三百章 鎧神面具第四十七章 種子計劃蒲18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一百八十八章 凜冬冰谷第三百六十五章 冰蜂戰魔甲第五章 鬍子一吹黃金萬兩第五百零四章 趨向於神明第三百七十六章 翻手爲雲第八十七章 選你妹啊第四百二十五章 不歸路第四百二十七章 暗魔島的主人第一百五十四章 老王有點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