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慘烈

“吼!”

渾身藍焰的蕉芭芭眼角還掛着淚珠,臉上卻早已是猙獰遍佈,作爲一隻母熊,竟然被捅了菊花,是可忍孰不可忍!它一聲狂嘯,盛怒中小山般的身軀朝肖邦的的龍捲直撲過去,足足兩米長的熊臂,此時竟強行將那龍捲的‘根部’抱住。

沙沙沙沙~~旋轉的氣流在蕉芭芭身上摩擦過去發出刺耳的聲音,就像鋒利的刀片一樣,強如蕉芭芭的肉身,竟然都被瞬間割得傷口遍佈,激盪的氣流更是颳得它身上的藍焰亂飛。

可蕉芭芭顯然並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它眸子裡的藍焰在這瞬間變得更盛了,直似要噴涌出來,雙臂狠狠勒着那股龍捲氣流,雙手十指更是已經完全插進了旋轉風暴中,像釘子一樣要想將它牢牢釘死。

“吼吼吼吼!”

蕉芭芭爆吼聲連連,龍捲氣流旋轉的威勢和速度居然微微一頓,有被它強行以蠻力控制下來的跡象,龍捲的頂端也不能再像剛纔那樣鞭掃了。

狂暴到極點的蠻力,蕉芭芭的兩隻大腳宛若紮根而一樣陷進地裡,懷中龍捲的摩擦帶着它身體抖動,竟讓人感覺連這整個廣場都隨之微微顫抖起來。

雙方如此僵持了約莫兩三秒鐘,龍捲已被蕉芭芭強行勒得縮水了一圈兒。

可肖邦一直緊閉着的眸子此時卻突然睜開,五感的完全開啓就像是解開了某種封印,讓他的魂力在瞬間得到一個爆發式的提升。

他身上閃耀起無窮金光,全身的魂力都在此時爆發,一層金光由內而外,在瞬間渡遍全場。

已經快被蕉芭芭掐靜止下來的風暴氣流,此時就像是突然掙脫了束縛,內旋外旋,層層相隔、層層環繞,卻又相互並不干擾,卻在那內外旋轉中形成一股強大的反作用力。

咔咔咔咔~~

散亂的風暴氣流在瞬間歸位,並不再是之前那種散亂的簡單龍捲風暴狀態,而是宛若實體化,通體光亮,彷彿是這個世界上最複雜的精密齒輪,並形成一顆隱隱的龍首。

轟~

凝聚的龍首猛然擡頭,原本空洞宛若眼眶般的位置處,被肖邦金色的魂力填滿,瞬間射出萬丈金芒。

緊跟着,地上金光四溢,龍神頂着頭頂的狂暴雷霆拔地而起,頂着驚詫莫名中的蕉芭芭,一起呼嘯而上。

吼~~!

——升龍!

這是放大招了。

克拉拉也是眼前微微一亮,自身雖然只是個虎巔,但身爲人魚族公主殿下,眼界卻是十足,她饒有興趣的說道:“不錯喲,好像比上次看他用這招時更快了幾分,這才幾天時間。”

旁邊的老王卻是看得連連搖頭,這幾天拼命的實戰,這傢伙還是沒能突破那層坎,一味去追求招數的精益求精有什麼用?突破鬼級可不是靠這個,這傢伙還是太死板,缺乏創造性……

周圍其他人可不是老王這態度,都是看慣了肖邦和股勒實戰的,對他這招的威力瞭如指掌,此時不由自主的全場安靜下來,目露期待之色。

只見肖邦全身金光耀眼,升龍之勢一成,立刻便是勢不可擋。

轟!

沖天的龍柱扶搖直上,漫天的火球、岩漿在這沖天而起的金龍面前就彷彿氣泡一樣被輕易戳破,蕉芭芭連同着空中的溫妮更是被這升龍之勢正中,直接頂着飛了出去,穿過那片溫妮自設的藍焰雲層,眨眼間便已不見了蹤影。

場中瞬間就已只剩下肖邦一人,他擡頭眯着眼睛看向半空,似乎是想透過剛纔被升龍衝破的‘雲層’看看具體攻擊成果,可溫妮是被衝飛消失了,那大片的火雲卻還未曾有半分消散的跡象。

周圍所有人都是張大了嘴巴,雖然知道肖邦很強,但在幾乎所有人的眼裡,都不認爲他真的可以戰勝李溫妮,可現在……

“人呢?溫妮隊長呢?”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鬼級的溫妮隊長居然這麼輕易就被人打飛……這是跌到哪裡去了?場外?話說,咱們這比賽有場外限制嗎?”

“好像沒聽班長和黑副班說啊……”

周圍的鬼級班弟子們此時纔剛剛反應過來,各種喧囂聲頓時四起,不少人都在瞪大眼睛四處尋找,可還不等他們找到目標,卻感覺場中魂力一炸,陣陣金色的光浪從肖邦的身上瘋狂四溢。

他腦袋微仰,目光銳利、直視上空,雙腿微曲,雙拳併攏腰間,整個身體呈一種蓄積姿態,瘋涌的魂力在瞬間開到了最大馬力,化爲金光在他身周層層盤繞,彷彿在醞釀着一招更可怕的招數。

周圍的弟子們都是一呆,溫妮在上面?

有不少人順着肖邦的目光擡頭朝空中看去,可除了那藍焰雲層外,其他卻什麼都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什麼情況?

幾乎所有人此時都擡着頭,可真正能穿透那藍焰雲層,看到上面具體情況的卻是屈指可數。

老黑算一個,夜叉族的鬼眼可以看破一切虛妄,那片遮眼的藍焰雲層在老黑的眼中宛若無物;克拉拉和她身後的老海獅也能,一個眼界高絕,一個本身已是鬼巔;那片藍焰雲層太厚,雲層中匯聚的魂力也相當混亂,極易混淆你的判斷,除了前面那幾個,也就只有股勒、雪智御等寥寥少數高手能有所感知了。

當然,還有班長王峰。

老王的眸子中有淡淡的金光閃耀,蟲神眼開啓,目力輕易就穿過了那藍焰雲層。

只見此時在上百米的高空中,金色的升龍已散,溫妮雙手按在蕉芭芭的頭頂上,有海量的魂力正在朝蕉芭芭身上灌入,將它身上原本就已經十分強盛的藍焰得到了蛻變,火焰高度凝聚,膨脹得好像一個正圓的發光球體。

而也就在此時,下方的肖邦動了,內外螺旋的氣流在瞬間再組升龍之勢!

連續兩發,這已是一週前肖邦的極限,甚至第二發時往往會因力有不逮而威力稍弱,而此時此刻匯聚的升龍,比起之前非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是得到了增強。

吼!

金光騰躍,只見那猛然擡頭衝射的金龍,此時竟不再只是普通單一的龍首,而是化爲了一條清晰可見的真龍,它身上那每一片金色的鱗甲都纖毫畢現,甚至連飄舞的鬚髮都根根飄擺。

這是來自龍月帝國,真龍血脈的龍之子。

——升龍!

轟!

比之前粗壯了一倍有餘的金龍,以勢不可擋之勢飛射而上,眨眼間已衝破藍焰雲層,朝着正在積蓄力量的蕉芭芭和溫妮衝來。

那傢伙進步有點快啊!

溫妮能感覺到下方肖邦這最後一擊所蘊含的恐怖力量,換在一週前,她可能還真有點搞不定,就算仗着鬼級力量硬抗不敗,但絕對也得受點傷、掛點彩,要是一個鬼級打虎巔還要受傷,那贏了也等於輸了。

幸好老孃這個周也沒閒着……

一道精芒從溫妮的眼中猛然閃過,按在蕉芭芭頭頂上的雙手猛然一推。

專心積蓄力量中的蕉芭芭,銅鈴般大的熊眼猛然睜開,渾身藍焰將它裹得就像是一顆球,在溫妮全力的推送下,龐大的身軀裹挾着那圓球魂力,化爲一道宛若直線下墜的藍色光柱,朝金龍碾壓下去。

魂霸——魔熊降世!

轟!

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肖邦的結果,那就是——慘烈……

在那降世的瘋狂魔熊面前,凝虛化實的金龍就像是空心的竹竿,被一把柴刀從中劈下去一樣,整條虛化的金龍都被整整齊齊的一分爲二,那叫一個勢如破竹。

魔熊宛若一顆鐵球直砸到底,別說最後的殺傷力了,光是下墜的風壓都已經將肖邦死死壓在地上無法動彈分毫,要不是蕉芭芭最後關頭留了一手,恐怕就真不止是輸這麼簡單了。

鬼級的魂霸技能,就是這麼恐怖。

“哈哈,我就說肖邦會輸吧!”摩童哈哈大笑,范特西隊和溫妮隊現在可是一夥的,而且也只有這兩支隊伍贏了,月底時纔有看老王和老黑互毆的精彩瞬間。

“虎巔打鬼級,終究還是太勉強了。”雪智御搖了搖頭,她是肖邦隊的一員,隊伍輸掉,多少還是有些患得患失。

這個結果其實也是可以預料的,只是……王峰師兄爲什麼一定要選兩個虎巔隊長,並以此爲賭注呢?難道當真是爲了還黑兀凱一個心願,故意選擇了更弱的隊伍,從一開始就決定要月底陪他打那一場?

雪智御想着,忍不住朝旁邊的王峰看過去,卻見老王摸着下巴、看着場中有些垂頭喪氣的肖邦,目光深邃,壓根兒就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王峰師兄……雪智御搖了搖頭,終究還是感覺自己的猜測也不一定正確,這樣選擇一定有王峰師兄的道理吧。

溫妮勝,總比分三比二,溫妮隊也是最後的贏家。

當黑兀凱宣佈出結果時,現場頓時響起一片興奮的歡呼聲,都是溫妮隊和范特西隊的人在歡呼,從分隊那一刻起,大家的榮譽感其實就已經和今天的勝負掛上鉤了,再想想下個月多出來的一半修行資源,真是讓人想不興奮都難。

肖邦隊那邊則是一片嘆氣聲又或失望的呆滯樣,但卻也並沒有人在嗶嗶指責,幾個距離肖邦較近的,此時都是快步上臺,扶住略微有些虛脫的肖邦。

隊長也已經盡力,包括前面的四場,大家的表現都很好,輸了,非戰之罪,只能說溫妮這鬼級實在是太難翻越了。

現場此時已經被接連幾場戰鬥的餘波給弄得有點破破爛爛了,但卻並沒有要休息一下的意思,還有另外兩支隊伍的比賽,股勒隊VS范特西隊。

和前一輪一樣,兩邊就像是約定好了似的,都是隊長加一個主力,再加三個替補的標配。

股勒這邊上的主力是奈落落,擁有火精靈的火巫,火神山聖堂第一美女的名頭,那S型的曲線加上火神山人習慣性的短裙,玫瑰曾經那位蕾切爾的‘行走的荷爾蒙’之稱,看起來怕是要拱手讓人了。

范特西那邊的主力則是上了來自龍月的托馬斯。

坦白說,龍月曾經也是常年霸榜聖堂前二十的存在,雖說一年前肖邦在魔獸山的失敗坑了一代龍月聖堂弟子,但畢竟底蘊擺在那裡,人才儲備的後備力量十足,加上龐大的資源傾斜,這半年來龍月的情況已經好了許多,參加龍城之戰時,托馬斯就是龍月戰隊裡的副隊長,也是肖邦回龍月後才迅速崛起的,在龍城之戰時曾獨立斬殺過一個排名三百左右的九神戰爭學院弟子,以此推斷至少也是不下於皎殘月的級別,也算是早就一戰成名了,和奈落落有的一拼。

隊長對隊長,主力碰主力,強強碰撞,這原本纔是大家最期待的打開方式,可范特西耍了個心眼,居然把托馬斯排在了第三位,和第一個出場的奈落落完美錯開,面對兩邊的二線,這兩人都是輕鬆勝出。

不是不敢打,在范特西看來,強強碰撞必有所傷,彼此輕鬆拿下一分也算是不虧不賺了,想法有點偏保守,但以雙方實力對比來看,這確實是最有效的方式,要是再加上一點運氣的話……

前四場結束的時間很快,除了奈落落拿下了第一場以外,剩下的三場,股勒隊全敗,隊長還沒出手呢,就已經提前預定了失敗的門票。

“贏了!我們贏了!全勝!”

“一個周的煉魂陣、鬼級特效藥……哈哈,班長還是沒有咱們副班有眼光啊!”

溫妮隊和范特西隊都是齊聲歡呼,剛剛纔投入執行的新政策,就讓他們喝到了頭湯,自然是興奮得不行,各種慶祝動作層出不窮,摩童大秀弘二頭肌和三角肌,巴德洛也興高采烈的加入進來,他是溫妮隊裡的,可惜卻忘了老大正在對面。

“老二,要不我們把火柴頭從三人組裡踢掉吧?”奧塔的眼神差點就要把巴德洛直接閹割,還有摩童,身爲小弟,居然敢在大哥面前嘚瑟:“還凜冬三霸……這貨太他媽丟人了!”

東布羅哈哈一笑:“讓他樂去得了,咱們回頭喝喝悶酒,花光他存在老大你那裡的零花就好。”

奧塔頓時眼前一亮:“好主意!”

肖邦股勒這邊,還有心情開玩笑的大概也就只有奧塔和東布羅了,但其他一衆弟子們卻已經是連臉都快擡不起來,丟了臉面都算了,只要再一想想輸掉的下個周那些資源,所有人就都有種要犯心臟病的感覺,委屈得不行。

黑兀凱面帶笑意的看向王峰,坦白說,四支隊伍裡,王峰挑的兩支確實是相對更弱一些的,別說四個隊長之間的境界差距,就算單談主力,肖邦股勒那邊也只是名氣上勉強對得上號而已,真要打起來,溫妮和范特西麾下的暗魔島那兩位,在對面應該是找不出對手了,第一週就打了個二比零,看來月底那場老王是跑不掉了,他可是期待很久了,對於當教官他根本沒興趣,就是爲了跟王峰真正的打一場。

要知道,如果王峰不用全力,那這樣的切磋毫無意義。

可沒想到王峰的臉上卻並沒有半點失落或是不爽,懶洋洋的衝他說道:“急什麼,還有三個周呢,能發生很多事情的。”

戰鬥到這裡其實已經結束,可隊內賽嘛,輸贏從來都不是明面上最重要的,切磋交流纔是,何況再看看現在肖邦股勒隊那邊一片衰落的士氣,只有最親身的體驗纔會明白,鬼級和虎巔有多麼巨大的差別,從戰鬥經驗上肖邦是強不少的,戰技上,風格剋制上,都有優勢,但是面對鬼級就是沒辦法。

“不管結果怎麼樣,都要打完。”股勒主動站了出來,渾厚的聲音壓下了滿場的喧譁和歡呼,他目光平靜的看向范特西:“范特西隊長,我們來最後一場吧!”

不少人都感覺有些意外,溫妮和肖邦的前車之鑑還擺在那裡,虎巔打鬼級本就是個不可跨越的難題,股勒這還上趕着非要去再送一場?這是想讓兩隊本就已經十分低落的士氣,再進一步跌落深淵嗎?

“不一樣的。”冰冷沙啞的聲音,默默桑在鬼級班裡絕對屬於是話最少的那一類,但對股勒,他卻是十分上心。

同爲當初龍城時聖堂弟子中的十大高手,默默桑排名第八,股勒是第五,兩人之間的差距可以說是很小的,且雷法對暗黑系巫術有着一定的剋制作用,天生的屬性剋制,讓兩人自然也成了相互間比較關注的目標。

“范特西的基礎、實戰經驗都不如溫妮,且暗黑纏鬥術的侷限性比較大,缺乏遠程攻擊的手段,以股勒雷巫的速度,即便弱了一級,應該也是有把握控制好交戰距離的。”

德布羅意也點了點頭,饒有興趣的說道:“關鍵是他還有海格雷珠,可以補充魂力,鬼級和虎巔之間最大的差距還是在魂力的量上,但擁有海格雷珠的股勒,無疑可以最大化的削弱范特西在這方面的優勢,也不怕范特西和他打消耗。”

這顯然並不僅僅只是暗魔島兩人的獨特看法,包括雪智御等人都是微微點頭,差距肯定存在,但風格不同,完全有的打,這一戰搞不好會有偏差的。

說話間,股勒已經入場,雖然還沒爆開魂力,但閃耀的電流已經開始在他身上時隱時現,他要爲戰隊挽回榮譽,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在玫瑰,股勒都不願意輸。

范特西笑了笑,鬼級的聽力,默默桑等人的話雖然被周圍嘈雜的聲音淹沒了大半,但他還是聽了個清楚,自己這還真是被人小瞧了啊……換以前,范特西估計要不服不爽,可畢竟已經是當隊長的人了,鬼級的心態也早已拔高了他的眼界。

那就玩玩吧!

范特西也不囉嗦,輕快的步入場中,雙手衝股勒一抱:“股勒隊長,請!”

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
第七十六章 第一次通宵就陪師兄修車第五百三十九章 百死焠其鋒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三十五章 這是最好的師兄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四百五十五章 巫武雙修第七十七章 論男人的臨場反應第五十二章 靈玉膏過期了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個條件第三百四十三章 錢多兄弟多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破壞公物啊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種你就來第二百四十二章 壯陽的小眼神第三百四十一章 妖風第二百六十四章 刀鋒公僕·王峰獎學金第三百六十章  九天煉魂陣第二百六十九章 都是幼稚惹的禍第二百二十七章 夢魘鬼種第二十八章 有顏值不用非要舞劍第二百三十六章 不爛之舌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折一封第四百零一章 嚴重作假的聖路第五百四十七章 寧爲玉碎第四百七十二章 年輕人不講棋德第五百零二章 錢不是問題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能出鞘的劍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強對最肥武道家第二百五十八章 能躺贏的蟲神種第二百零六章 滅城在即第二百四十九章 翻不了天第二百一十一章 狼臺濃煙第五十九章 酒吧娛樂的程度第七十二章 瞎貓死耗子第九十九章 鑄造之爭第二百九十一章 北方獸人第四百八十七章 音符戰力第三百一十四章 無相天雷大法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聊再撩第三百零七章 血妖曼庫第二百二十四章 因果未來第三百五十八章 魔改鐵甲艦第八十章 回去當爸爸第五百一十四章 魂象鬼影第四百四十八章 冰蜂陣破第四十八章 美人魚的腿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妖魔上火記第三百七十四章 不翼而飛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要回家!第一百五十二章 造反也要等結束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蠶神種第四百二十章 六道輪迴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二百五十二章 滾蛋或者捱打再滾第五百一十六章 家裡蹲臆想症第六十二章 三十秒真男人第十八章 都是問題兒童第二百八十章 看命別浪第一百一十五章 獸人頭目第十三章 與錢有仇第二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埋人第三百九十七章 高手製造機第六十九章 當好啦啦隊長第四百七十六章 瘋狂的煉金術士(新年快樂!)第一百四十三章 撩騷小妲妲第五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鯤第二百一十二章 冰蜂暴亂第二百八十八章 宿醉第一百七十八章 糟心的卡麗妲第四百八十八章 打破常規第二十四章 非一般的感覺第三百八十六章 火神聖堂第二百七十一章 臨死不忘撩妹第四十章 舔狗非狗第一百三十章 長得美還想得美第三百一十章 只管抱死貼緊第五百四十一章 殺殺殺第二百零七章 坑蒙拐騙王第兩百二十章 第六秩序滅殺萬里第三百七十八章 客場作戰第一百三十七章 好難人范特西第三百六十三章 血袋第七十五章 和她大喜第四百七十一章 生命大護法第三百四十七章 越危險越刺激第三百二十七章  你是美人魚第四十三章 大公爲私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第二百三十八章 喝酒運動第三百六十七章 狂化太極虎第三百一十六章 陰魂不散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第四百五十八章 越級裝逼虛神兵第十一章 有味道的風景第六十五章 以爲是帥哥,結果是個瓢第三十一章 老王戰隊第五百零三章 強效版煉魂魔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