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八章 謀劃源池聖境

三長老和蘇長河看着被踢回來的法寶,眼睛瞪得滾圓,都傻了。

垃圾?

是在說我們的這些法寶?

這頭奶牛怎麼回事?

不等他們細想,蘇家族長那邊的氣勢已然轟然升至了頂峰,恐怖的熱浪撲面而來,火焰居然發出了咆哮之音,如同火形兇獸,可焚煉天地。

周圍的空間似乎融化了,本源在沸騰。

蘇長河急切道:“牛前輩,不要再拖了,使用我們的法寶還能抵擋一陣子!”

三長老也是面色急劇變化,“是啊,牛前輩,此時不是任性的時候!”

不過,奶牛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僅僅是牛嘴一張,舌頭微微翻轉,其內居然露出了一顆翠綠色的小草。

“這,這是……草?!”

三長老和蘇長河一時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它拒絕了我們的法寶,卻拿出了一株草……不會吧,不會吧,它不會是準備用這株草去對付神火吧。

“噗——哈哈哈,哇哈哈哈……”

蘇家的族長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沒憋住,發出一聲聲狂笑。

接着他全身殺意轟然暴漲,手腕一揮,那些火焰居然成爲了液態,如水流一般圍繞着他流淌,隨着他擡手向着奶牛一指,神火帶着恐怖的毀滅之力向着奶牛壓來!

火焰遮天,籠罩四面八方,兇殘到極點!

也是在這時,奶牛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牛眼深沉,顯得威嚴無比,一陣陣壓迫感隨之溢散開來。

語氣幽幽,宛若來自亙古,“勇敢牛牛,不怕困難!”

話畢,它嘴巴一吐,那株草化爲了一抹綠光,急速的向着蘇家族長衝去!

“嗖——”

這棵草竄出的瞬間,它的氣息才轟然爆發!

有如明珠蒙塵,塵盡光出,照破蒼穹歲月!

這株草所過之處,周圍的空間統統染上了一抹翠綠,空間都變成了綠色,身後好似跟着一望無際的青青草原,向着蘇家族長而去!

“臥槽!這,這草……”

蘇長河以及三長老同時噤聲,盯着那株草,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粘上去。

他們分明感覺到一股無比純粹的本源在那株草上流轉,這已經不是草了,而是本源,若是用來煉器,可以煉製成極品本源至寶!

蘇長河震撼道:“天吶,好濃郁的本源,這是什麼草?!”

三長老也是驚駭欲絕,“不可思議,這草足以穿透世間一切!相比較而言,我們剛剛的法寶確實是垃圾……”

“又是這樣,看似表面平平無奇,卻是光華內斂,太坑人了!”

蘇家族長的瞳孔猛地一縮,咬牙切齒道:“不過,草如何跟火斗?看我把那抹綠統統吞了!給我死!!!”

“吼!”

火焰發出咆哮,拉長如龍,瘋狂的向着奶牛席捲而來,它的身後,是一片紅色的世界,空間融化宛若熔岩一般!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事實上,他們想要呼吸都不到了,因爲這片空間都被這兩股恐怖的力量所鎮壓!

衆目睽睽之中,那一抹綠光劃破蒼穹,直直的刺入了液態火之中。

這一抹綠色,在火焰中光暈絲毫不減,好似一柄屠龍之劍,洞穿而入,勢不可擋!

緊隨其後的是它身後的那無盡的青青草原,與漫天的火焰相撞,恐怖的力量在空中炸開,異象宛若煙花一般在綻放。

不過很快,那火焰就扛不住青青草原的威力,開始綠了。

綠意盎然,生機無限,轟然向着蘇家族長鎮壓而去。

“不!這怎麼可能?這是什麼草?!”

蘇家族長的臉都綠了,驚怒的嘶吼一聲,瞪大着瞳孔,眼睜睜的看着那株草刺穿了神火,轟然沒入自己的胸膛!

“噗!”

他身軀一震,一口老血噴涌而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從空中跌落而下。

生命本源頃刻間湮滅,沒了一點氣息。

大長老眼神恍惚,呆滯道:“族……族長就這麼死了?”

這太夢幻了,這可是蘇家的族長啊,堂堂第三步至尊,居然死在了這裡。

從出場到現在,也就才過了盞茶的時間吧,族長霸氣出場的畫面還尤在腦海,轉眼便已是物是人非。

整個蘇家的人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寒顫,驚醒過來。

“奶牛殺了族長?”

“太恐怖了,一頭奶牛用一株草殺了族長!”

“慎言,那分明是神牛和神草!”

“蘇辰少主了不得了,不僅僅得到了大奇遇,還結識瞭如此可怕的人物,可嘆蘇家鼠目寸光,爲了芝麻得罪了西瓜啊!”

“是啊,可悲可嘆吶!”

……

奶牛看了看倒地的蘇家族長,不由得搖了搖頭,開口道:“我提醒過你的,我下手沒分寸,如果你早點自廢修爲,也不至於直接死了。”

蘇長河和三長老的嘴角抽了抽,默默的無比敬畏的看了奶牛一眼,情不自禁的吞嚥了一口口水。

這是位真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蘇長河恭聲道:“對了,牛……牛前輩,那草是什麼草?太不凡了。”

奶牛隨口道:“就是我平時吃的草啊,有什麼不凡的?不過確實比外面的草味道好很多就是了。”

“您,您……您平時吃這種草?!”

三長老的嘴巴都張成了“O”型,這信息直接突破了他的想象力,差點將他的腦殼給頂起來。

這可是本源神草啊,一株草可堪比神兵利器,就這麼用來吃了,了……

卻聽奶牛繼續道:“有問題嗎?一天吃個十來斤也就飽了。”

“呼哧呼哧——”

三長老和蘇長河劇烈的呼吸着,似乎下一刻就要窒息而死一般。

在他們的眼睛中,儼然還有着淚花浮現,被打擊哭了。

“爹,別震驚了,我告訴你這不過是基本操作,就你那點想象力根本不足以支撐。”

蘇辰開口說道,隨後目光落在大長老和二長老的身上。

大長老的心猛地一緊,他其實一直在一旁蓄勢待發,這一刻突然暴起,全身的法力瞬間浩蕩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

擡手一揮,一把將蘇長河給抓到了身邊,面露瘋狂道:“都不要過來,放我走,否則我讓蘇長河陪葬!”

然而——

這時候奶牛的牛眼突然落在了他的身上,隨後,他的元神猛地一顫,身子當場炸開,化爲了一團血霧,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

接着,奶牛的目光又落在了二長老的身上。

二長老的身子當即一顫,嚇得尿都要出來,不假思索的一擡手對着自己的丹田就是一掌!

“砰!”

他的一身法力頓時煙消雲散,攤在了地上。

同時沙啞道:“牛前輩,牛大爺,我自廢修爲了,不勞您動手。”

“孺子可教也。”

奶牛點了點頭,收回了目光。

蘇辰看向了蘇鳴,眼眸一沉,緩緩的邁步走了上去。

蘇鳴整個人都已經傻了,這種變故是他萬萬沒想到的,至今都感覺自己在做夢。

還有蕭嫣然,俏臉煞白,嬌軀顫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蘇辰哥哥,你還是愛我的對嗎?我一直都是你的嫣然妹妹,我真正喜歡的人也一直是你。”

蕭嫣然哀求的看着蘇辰,我見猶憐,身子如同水蛇一般纏向了蘇辰,嫵媚道:“你想要對我做什麼都可以,怎麼樣都行,你喜歡的姿勢我都有,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

蘇辰看着蕭嫣然,眼眸冰冷而嘆息。

若是蕭嫣然有些血性,說不定他還能另眼相看,想不到卻是這副模樣。

以前的自己真的是瞎了眼,居然會看得上她。

“哈哈哈,蘇辰,我不是輸給了你!我是輸給了這該死的命!”

蘇鳴突然淒厲的大笑起來,不甘的看着蘇辰,嘶吼道:“你根本玩不過我,只不過,你命比我好!你靠的是運氣,而我纔是實力!”

蘇辰淡漠的看着他,搖了搖頭糾正道:“不,你靠的是你沒有良心!”

接着,他緩緩的舉起了糞桶,將蘇鳴和蕭嫣然給轟殺。

隨後嘆息道:“作爲同族,就讓你們做一對同命鴛鴦吧。”

一切落幕,整個蘇家都陷入了寂靜。

這個結果真可以說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蘇辰獲得大機緣歸來,連蘇家的族長都給弄死了,四大長老更是沒了三個,整個蘇家的實力妥妥的一落千丈。

不過,也有人雙眸火熱。

只因爲見識到了蘇辰的強大,還有那頭奶牛的可怕之處,蘇家涅槃重生,說不定可以走向更大的輝煌。

此時,三長老突然對着蘇辰跪下,激動道:“少主,如今的蘇家不能沒有你,懇請少主迴歸!”

其他的蘇家衆人也是異口同聲道:“請少主迴歸!”

“這……”

蘇辰的眉頭微微一皺,迎着衆人期翼的目光,略微沉吟。

如果自己成了蘇家的少主,就可以藉助蘇家的力量爲高人做事,這樣也能方便很多,爲高人服務更多。

念及於此,他開口道:“我可以繼續做少主,但是我的本職工作是挑糞,沒辦法一直待在蘇家。”

挑糞?

三長老和蘇長河都覺得自己聽錯了,不過只要蘇辰答應做少主,那就不必深究了。

蘇長河忙道:“辰兒,趕緊讓你的朋友到蘇家休息,我們必須要好好的盡一盡地主之誼。”

三長老也是連連點頭,熱情道:“對對對,你的朋友必須招待好!”

奶牛的強大他們有目共睹,哪裡敢怠慢。

當即,衆人紛紛離場,只有包達還一動不動,留在原地放聲大哭。

有人好奇的問道:“包兄,你怎麼了?蘇辰少主迴歸,你應該最開心纔對啊,莫不是失寵了?”

“你根本不懂我錯過了什麼,嗚嗚嗚——”

包達以淚洗面,哭得那是一個撕心裂肺。

剛剛親眼見證了這奶牛逆天的強大,那它的奶豈是一般人能喝的,然而自己居然拒絕了,絕了……

我真想殺了我自己!

很快,在蘇辰的授意下,蘇家將家族最豪華的筵席給擺了出來,甚至從寶庫中取出靈根仙果,供囡囡他們品嚐。

這是他們的最大誠意,不過也知道無法讓囡囡他們滿意,畢竟,一頭牛吃的草都足以碾壓蘇家的所有。

宴席上,蘇長河忍不住好奇道:“辰兒,這三年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你的實力又是如何恢復的?”

蘇辰不敢擅自將上古禁區的變故透漏出去,開口道:“你們只需要知道這是一場超乎你們想象的驚天大奇遇就夠了,其他的我不能多說,透漏一句,我的那個木桶和長棍分別是糞桶和攪屎棍,是分給我的挑糞工具。”

挑糞的工具?

這是蘇長河和三長老第二次聽到挑糞。

卻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心驚到了極點。

蘇辰只配在那裡挑糞?爲誰挑糞?

而且不僅把他的傷勢治好,還分給他本源至寶作爲挑糞工具,世界上有這麼可怕的地方嗎?

誇張得有些不真實了。

三長老偷偷看了一眼那頭奶牛,敬畏道:“不能說就別說,咱也不問了。”

蘇辰直接道:“爹,三長老,這次源池聖境開啓,我要帶着二位仙子以及牛前輩進去。”

蘇長河的眉頭微微一皺,擔憂道:“就你們四個?源池聖境中除了機緣外,危機可同樣不少。”

囡囡擺擺手開口道:“我們四個就夠了,人多麻煩。”

蘇長河和三長老對視一眼,隨後道:“好吧,一切小心爲上,我給你們講一講源池聖境的注意事項吧……”

……

同一時間。

範家。

與蘇家一樣,是無極星四大家族之一,同樣也在着手準備着進入源池聖境。

此時,範家家主範統面色凝重,負手而立,站在大殿之中,開口道:“這一次源池聖地開啓,將會是我範家甩開另外三大家族的契機,那位大人讓我們準備的事情怎麼樣了?”

一名青年笑着道:“家主,一切準備妥當,同時,那位大人賜下的法寶我也讓衆弟子熟悉,只等着源池聖境開啓,我範家絕對可以一鳴驚人!”

範統點了點頭,笑着道:“很好,範劍你是我範家有史以來最有天分的少主,我最看好你,今後我範家還能跟那位大人搭上關係,你我聯手之下,範家的前途絕對廣闊無垠啊!”

第七百零九章 魔煞:我禿了第五百五十二章 表象問題與深層次的含義第三百八十三章 高人的暗示,錯億啊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會吧,不會下蛋還要競爭吧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兩百五十二章 每舔一口都是法則第六百二十章 第八劍侍,磨劍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七百七十二章 蘊血子三百一十六章 遭遇,青樓女鬼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六百一十九章 持劍下山,神域中的神秘傳說第兩百七十五章 平平無奇的居家機器人第三十七章 這是一個值得讓人歌頌的修仙世界第五百七十章 人在家中坐,餡餅天上來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七十六章 透心涼的涼第五百六十五章 古族的恐怖野心,大道主宰第六百九十六章 底牌盡出,救人名場面第一百五十章 嗯,真香!第三百九十五章 看來我還是有點用的第七百五十九章 在此請戰!第三百一十七章 有文化就是了不起第八十六章 你想都不敢想的存在第三百三十九章 妖精的生命力是旺盛哈第一百零四章 這其中必然有着深意第七百二十六章 舊生哺育新生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背後有高人,我不怕第三百一十三章 閣主呢,閣主怎麼不見了第兩百五十六章 羞恥的神通,我不是一隻好狐狸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這是一個講文化的修仙界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黑的生日,夠不夠資格第四百五十八章 電視機語錄,無敵之路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褲衩之威第六百一十二章 朝絲暮雪,萬古銷愁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三百四十章 跟着高人果然受益終身第一百五十六章 凡間……有仙!第二百一十四章 秀恩愛加人身攻擊第兩百七十五章 平平無奇的居家機器人第七百一十章 第三步至尊!第一百五十八章 商業互吹第四百三十三章 高人一言,天賜恩准第六十二章 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第三百三十六章 落仙城,立城隍第兩百九十五章 妖中第一妃第一百八十二章 白撿一個仙人回家第兩百九十三章 幫高人立了一個逆天的小目標第六百八十一章 通通道人:莫欺少年窮第一百章 垂死病中驚坐起第六百四十六章 含淚吃臘肉第三百九十七章 定神甲,適合的纔是最好的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是豬嗎?連這都信?第五百八十二章拿什麼報答你,我的高人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三百八十一章 手握日月摘星辰第二百零三章 你還在追求長生之道嗎?第七百五十五章 吃撐了的古輝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六百七十四章 準備大餐,第四界殺來第七百四十一章 古族又要有行動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仙人遺蹟第四十九章 成爲棋局中的一枚小卒,爲其衝鋒陷陣第五百三十六章 加錢少女秦初月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黑的生日,夠不夠資格第二百三十五章 這波收徒……穩了(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九章 主宰出手第六百六十二章 亙古永恆掌星閣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三百五十八章 我大魔王無所畏懼第一百一十三章 施主與我佛有緣第三百六十三章 異象,補齊地府殘缺第一百八十五章 仙凡之路斷絕的原因第四十四章 一路向西,傳道第五百五十章 雙飛石初體驗,扮豬吃虎第七百三十八章 第七界神域,水很深啊!第五百一十二章 仙凡同樂,盛世祝福第五十七章 暴怒的銀月妖皇第兩百八十章 只有高人自己才能打敗自己第六百七十二章 界域入口,小狐狸的決心第五百三十九章 殺妻證道葉霜寒第六百三十一章 高人一句話,神域大動盪第兩百七十三章 與小妲己相互之間的驚喜第六百五十五章 破封而出,變故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魔王:別逼我,別怪我第兩百九十六章 我牛妖就是牛第九十章 舔狗大比拼第六百七十七章 大補的鹿肉,奇異感應第五百四十四章 苦情宗的第二次拜訪第一百三十三章 堵路,不知死活!(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是豬嗎?連這都信?第四百八十二章 域外來客,璃蛟阿璃第六十四章 一曲,羣魔亂舞!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就是一條平平無奇的土狗,懂?第兩百八十章 只有高人自己才能打敗自己第六百六十章 古河,滅世魔刀第一百二十四章 先生此話何解?第三百一十五章 無名村子第六百五十二章 龍血酒,後院養魚第五百九十六章 邪門的廚子,恐怖如斯
第七百零九章 魔煞:我禿了第五百五十二章 表象問題與深層次的含義第三百八十三章 高人的暗示,錯億啊第四百六十五章 不會吧,不會下蛋還要競爭吧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兩百五十二章 每舔一口都是法則第六百二十章 第八劍侍,磨劍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七百七十二章 蘊血子三百一十六章 遭遇,青樓女鬼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六百一十九章 持劍下山,神域中的神秘傳說第兩百七十五章 平平無奇的居家機器人第三十七章 這是一個值得讓人歌頌的修仙世界第五百七十章 人在家中坐,餡餅天上來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七十六章 透心涼的涼第五百六十五章 古族的恐怖野心,大道主宰第六百九十六章 底牌盡出,救人名場面第一百五十章 嗯,真香!第三百九十五章 看來我還是有點用的第七百五十九章 在此請戰!第三百一十七章 有文化就是了不起第八十六章 你想都不敢想的存在第三百三十九章 妖精的生命力是旺盛哈第一百零四章 這其中必然有着深意第七百二十六章 舊生哺育新生第六百二十三章 我背後有高人,我不怕第三百一十三章 閣主呢,閣主怎麼不見了第兩百五十六章 羞恥的神通,我不是一隻好狐狸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來這是一個講文化的修仙界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黑的生日,夠不夠資格第四百五十八章 電視機語錄,無敵之路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褲衩之威第六百一十二章 朝絲暮雪,萬古銷愁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三百四十章 跟着高人果然受益終身第一百五十六章 凡間……有仙!第二百一十四章 秀恩愛加人身攻擊第兩百七十五章 平平無奇的居家機器人第七百一十章 第三步至尊!第一百五十八章 商業互吹第四百三十三章 高人一言,天賜恩准第六十二章 舔到最後一無所有第三百三十六章 落仙城,立城隍第兩百九十五章 妖中第一妃第一百八十二章 白撿一個仙人回家第兩百九十三章 幫高人立了一個逆天的小目標第六百八十一章 通通道人:莫欺少年窮第一百章 垂死病中驚坐起第六百四十六章 含淚吃臘肉第三百九十七章 定神甲,適合的纔是最好的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是豬嗎?連這都信?第五百八十二章拿什麼報答你,我的高人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三百八十一章 手握日月摘星辰第二百零三章 你還在追求長生之道嗎?第七百五十五章 吃撐了的古輝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六百七十四章 準備大餐,第四界殺來第七百四十一章 古族又要有行動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仙人遺蹟第四十九章 成爲棋局中的一枚小卒,爲其衝鋒陷陣第五百三十六章 加錢少女秦初月第四百九十三章 大黑的生日,夠不夠資格第二百三十五章 這波收徒……穩了(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九章 主宰出手第六百六十二章 亙古永恆掌星閣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三百五十八章 我大魔王無所畏懼第一百一十三章 施主與我佛有緣第三百六十三章 異象,補齊地府殘缺第一百八十五章 仙凡之路斷絕的原因第四十四章 一路向西,傳道第五百五十章 雙飛石初體驗,扮豬吃虎第七百三十八章 第七界神域,水很深啊!第五百一十二章 仙凡同樂,盛世祝福第五十七章 暴怒的銀月妖皇第兩百八十章 只有高人自己才能打敗自己第六百七十二章 界域入口,小狐狸的決心第五百三十九章 殺妻證道葉霜寒第六百三十一章 高人一句話,神域大動盪第兩百七十三章 與小妲己相互之間的驚喜第六百五十五章 破封而出,變故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魔王:別逼我,別怪我第兩百九十六章 我牛妖就是牛第九十章 舔狗大比拼第六百七十七章 大補的鹿肉,奇異感應第五百四十四章 苦情宗的第二次拜訪第一百三十三章 堵路,不知死活!(求月票)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是豬嗎?連這都信?第四百八十二章 域外來客,璃蛟阿璃第六十四章 一曲,羣魔亂舞!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就是一條平平無奇的土狗,懂?第兩百八十章 只有高人自己才能打敗自己第六百六十章 古河,滅世魔刀第一百二十四章 先生此話何解?第三百一十五章 無名村子第六百五十二章 龍血酒,後院養魚第五百九十六章 邪門的廚子,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