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奶牛:你自廢修爲吧

戰局陡轉。

蘇家的上空,氣氛變得更加的凝滯起來。

蘇辰與蘇鳴之間,有綠帽之辱,奪血脈之恨,還有背叛之寒,完全就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兩人註定不死不休。

而作爲兩人同在的蘇家,自然只能在其中選擇一人!

最終,大長老、二長老以及四長老堅定的選擇了蘇鳴,只因爲,蘇鳴的天賦可謂逆天,只要活下來,基本就能成爲巔峰,這是蘇家所需要的!(有讀者說這個行爲降智,搞不懂哪裡降智了……)

而蘇辰……有什麼?

就算他現在可以戰勝蘇鳴,但是他的上限註定與蘇鳴相去甚遠!

雖然說蘇鳴這件事做得不道德,但這就是修仙世界,弱肉強食,利益至上!

三名長老的氣機將蘇辰鎖定,逼迫他交出自己所得的奇遇!

“哈哈哈,哇哈哈哈……”

蘇鳴倒在地上,嘴角有着鮮血流淌,不過卻在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

他看着蘇辰,充滿了嘲諷。

戲謔道:“蘇辰,就算你獲得了奇遇又如何?到頭來,你的這些還是我的!我身負你的主宰血脈,再佔有你的奇遇,將來的成就簡直不敢想象,真的要謝謝你的成全才是!”

一邊說着,他不由得的看了蘇辰手中的糞桶和攪屎棍一眼,充滿了貪婪。

這兩個可都是本源至寶,蘇辰的戰力有一半來自於它們,今後就是自己的了!

蘇辰左手提着糞桶,右手緊握攪屎棍,冷眼看着他們,眼眸中閃着寒芒。

你們一羣愚昧無知的人又怎知我背後的強大。

雖然我血脈被奪,但是我可是出自於落仙山脈啊,區區蘇鳴如何能與我相提並論?

你們的眼界限制了你們的想象!

大長老冷漠道:“蘇辰,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奇遇,不要逼我們親自動手!”

“誰敢欺負吾兒!”

伴隨着一聲暴喝,一道身影從蘇家之中衝出,迅速的由遠及近,很快就擋在了蘇辰的身前。

他白鬚白髮,臉上帶着一些褶皺,眼窩深陷,眼睛炯炯有神。

蘇辰看着這名老者,喉嚨微微滾動,顫聲道:“爹!”

他的眼眸中帶着一絲難以置信,尤記得,三年前他爹還是面色紅潤,肌膚如玉,頭上也沒有白髮的中年瀟灑美男子,沒想到僅僅是三年時間,他的爹便已經老成了這幅模樣。

大長老沉聲質問道:“蘇長河,你竟敢私自從水牢中出來,眼裡還有蘇家的族規嗎?!”

“哈哈哈,族規?”

蘇長河被逗樂了,破口大罵道:“蘇鳴暗害少主,同族相殘的時候族規在哪裡?我蘇長河無罪,卻拿族規來壓我,傳出去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

他是大道至尊境,而且已經步入了第二步,區區水牢自然困不住他,他只是心灰意冷,自己待在水牢中渾渾噩噩度日。

如今蘇辰歸來,他自然站了出來。

“蘇鳴暗害我兒子,奪其血脈,你們不捨得殺,我來殺!”

蘇長河語氣低沉,透着冷冽的殺機。

話音剛落,已然是擡手向着蘇鳴一掌拍擊而下!

“哼!”

然而,大長老冷哼一聲,緩緩的向前踏出一步,一股強勁的法力轟然爆發,將蘇長河的攻擊給擋了下來。

怒喝道:“反了,反了!蘇長河父子想要擊殺少主,給我拿下!”

當即,早就蓄勢待發的二長老和四長老同時動手,身上的氣勢一同向着蘇長河鎮壓而去,身子一晃,與大長老一同形成三角之勢將蘇長河和蘇辰包圍在其中。

不過,三長老卻依舊站在原地,眼神掙扎。

四長老連忙道:“老三,你還在等什麼?我們聯手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鎮壓!”

“哎,我蘇傢什麼時候墮落至此了?你們做得太過了!”

三長老重重的嘆息一聲,腳步一邁,卻是站在蘇辰和蘇長河的陣營,直面另外三位長老。

“老三,你太迂腐了!”

大長老冷聲的開口,他不再多言,擡手一掌向着蘇長河拍擊而去!

“老二,你去拿下蘇辰,老三交給我。”

四長老一邊說着,整個人已經向着三長老踏步而去,他的周身有着光暈閃爍,異象橫生,大道氣息濃郁。

“辰兒,你們走!”

蘇長河將大長老的攻擊給擋下,隨後一拉蘇辰,將他甩到了包達那裡,狂吼道:“你們帶着少主走!”

接着,他的法力沖天而起,擡手凝聚大道,將空間封禁,一人將大長老和二長老給擋下。

轉眼之間,五名第二步至尊便戰在了一起,恐怖的大道在蒼穹之上咆哮,形成亂流旋渦,撕裂着空間。

囡囡看着場上的打鬥,開口分析道:“源界的空間顯然比七界要穩固許多,這種大戰若是放在七界之中,空間裂縫早已粉碎蔓延,造成無盡的破壞,但是在源界,餘波影響的範圍明顯小了不少。”

龍兒點點頭道:“嗯嗯,虛空中畢竟充斥着本源,所有的上限都隨之拔高了。”

這個時候,大長老冰冷的話音傳出,威嚴道:“所有的蘇家弟子聽令,將蘇辰給我鎮壓!”

他雖然被拖住,但這裡是蘇家的地盤,蘇辰不過是甕中之鱉!

“唰!”

此言一出,剩餘的蘇家之人統統將目光鎖定在蘇辰的身上,俱是複雜無比。

有人蠢蠢欲動,有人目露糾結。

他們之中,有很多大道至尊,鎮壓蘇辰並不難。

一名老者站了出來,勸道:“蘇辰,你還是聽大長老的話,束手就擒吧,蘇家不會虧待你的!”

蘇辰搖頭,堅定道:“不可能!你們要戰,那便戰吧!”

包達則是赤紅着眼睛,聲嘶力竭道:“蘇家的族規就是個擺設,你們待在蘇家,就不怕自己的血脈被挖,不怕自己的機緣被奪嗎?這樣的同族你們還敢信任嗎?這次是少主,下次就是你們!”

這句話讓不少人的臉色頓變。

“一派胡言,妖言惑衆!”

那老者當即大喝,急切道:“大家快出手鎮壓他們!”

然而這時候,卻有不少弟子站出來反對。

“爲什麼要捉拿蘇辰,蘇辰有什麼錯?”

“錯在蘇鳴,此人當少主我不服!”

“這次是蘇辰,那下次又是誰?蘇鳴憑什麼爲所欲爲?我不服!”

“這樣的蘇家難以服衆,不待也罷!”

“鬥法是蘇辰勝了,蘇辰纔是少主,我們一起保護少主!”

有人想要出手鎮壓蘇辰,有人則是起身保護蘇辰,一時間,幾十道法術神通沖天。

眼看着場面越來越混亂,蘇家的上空,突然噴涌出一股駭人的氣息,無盡的大道與本源受到了牽引,匯聚於上空,擡眼看去,穹頂居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有着雷霆在其中游走,聲勢浩大。

緊接着,旋渦之中,一隻巨手探了出來,覆蓋住這一方天地,蘊含有不可阻擋的威勢墜落而來。

巨掌的速度看似不快,但是卻凝固了這一方空間,根本無法躲避,徑直落在了蘇長河他們的戰場之中。

“轟!”

伴隨着一聲轟鳴,蘇長河和三長老的身影同時被轟飛了出來,於虛空中炸開了一股血霧,雖然沒死,但也到底不起,傷勢難愈。

“爹!”

蘇辰臉色慘變,連忙過去接住蘇長河,雙眸赤紅的盯着來人。

虛空中,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人邁步走出,他的每一步都盪漾起大道漣漪,厲聲道:“蘇家還輪不到你們放肆!”

“是族長,族長出來了!”

蘇家的混亂在這一刻統統平靜下來,一個個看着來人,充滿了敬畏。

這是來自絕對力量的壓制。

不過所有人都怕他,蘇辰卻是不怕,他紅着眼眸質問道:“帶頭踐踏蘇家的族規,你算什麼族長?!”

身爲族長,事情的始末他肯定都一清二楚,然而卻遲遲不現身,一直等到事情無法控制了纔出現,而且直接把蘇長河和三長老給鎮壓,其意思已然顯而易見。

“蘇辰,你這是要讓蘇家分裂嗎?”

族長冷眼盯着蘇辰,蘊含有無盡的威壓,沉聲道:“來人,他們打入水牢,好好冷靜冷靜!”

“遵命!”

四長老當即領旨,冷笑得向着蘇辰走來。

誰都看得出來,一旦被帶入水牢,那蘇辰他們絕對不可能活着出來。

蘇辰氣得全身顫抖,他在蘇家修行了百年,如今才體會到一個家族是何等的黑暗。

蘇長河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低聲道:“辰兒,等等你不要回頭,趕緊跑!我有辦法替你擋住他們!”

然而,蘇辰卻是突然轉身,雙膝跪地的對着囡囡和龍兒,懇切道:“晚輩無能,懇請二位仙子救我!”

所有人都是一愣,滿眼的懵逼。

被蘇辰的這一波操作搞得措手不及。

瘋了吧,這種時候,去求救兩個小女娃?

不說其他的,蘇家的族長可是踏入了第三步的至尊,可掌控大道,操縱本源之力,戰力何其之強,豈是兩個小女娃所能左右的?

蘇長河的瞳孔一縮,內心悲涼道:“完了,吾兒瘋了。”

也難怪,接二連三的受到打擊,精神出現問題也可以理解。

“噗嗤,哈哈哈……”

蘇鳴大笑起來,充滿了嘲諷,得意道:“蘇辰,你可真是狼狽啊!”

然而,龍兒卻是直接打斷了他的嘲笑,開口道:“不用求我們,我們既然跟着你出來,肯定不會眼睜睜看着你被人欺負的。”

囡囡也是點了點頭,她從奶牛的背上跳下,開口道:“牛牛,你去幫他吧。”

“哞。”

小奶牛不情不願的發出一聲牛叫,這才緩緩的邁步而出。

“居……居然真的行動起來了!”

“這頭奶牛不會是真的要出手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看着這奶牛緩緩的走來,我居然感到一絲壓迫。”

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奶牛優雅的來到蘇辰的身旁,牛嘴微張,對着四長老吐出了聲音,顯得有些羞澀,“我戰鬥經驗比較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出手的話會不小心把你打死,你自廢修爲吧,還能留一條性命。”

“原來是一頭奶牛精!”

四長老被氣笑了,眼眸一凝,沉聲道:“不知死活的狗東西,等我將你拿下,先擠幹你的奶水,再把你烤了吃牛肉!”

話音剛落,他腳步猛地一踏,身子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了奶牛的面前,隨後一指向着它的腦袋點去!

這一指之下,本源之力隨之浩蕩而出。

“源技,碎星指!”

他嘴上雖然看不起奶牛,但是出手卻毫不留情。

獅子搏兔亦盡全力,更何況他剛剛居然沒能看穿這奶牛是妖精,顯然這羣人有些古怪!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即將點到奶牛的頭上時,奶牛的蹄子猛地揚起,速度快到不可思議,連殘影都沒有。

只聽“砰”的一聲,四長老只感覺自己的腹部遭受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重擊,眼珠子都要凸出來了,都沒來得及哼一聲,身子已然是騰空而起,周圍的場景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快速前進,好似在穿越着時空。

在其他人眼中,四長老剛剛纔衝到奶牛的身邊,身子就以一種更快的速度飆飛出去,“嗖”的一聲瞬間就沒了,甚至都沒看到奶牛出腿……

“嘶——”

本能的,他們一同倒抽一口涼氣,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後退了一步。

這頭牛剛剛居然不是在吹牛逼,而是真的牛逼啊!

“第三步,它絕對是一頭踏入了第三步奶牛精!”

“不可思議,這是史上最強奶牛精!”

“原來蘇辰的底牌在這裡,看來他除了獲得大機緣外,還解釋了一些了不得的存在!”

“蘇家這次騎虎難下了。”

大長老同樣是目瞪口呆,盯着那奶牛心中升騰起一股徹骨的寒意,“這,這,這……”

如果剛剛是他出手,下場絕對和四長老一模一樣,想想就驚悚。

蘇家族長的眼眸也是微微一凝,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這一刻,說不後悔是假的。

若是早知道蘇辰有這種底牌,他絕對不會把事情做這麼絕。

但是此時說什麼都晚了,這羣人必須死,否則蘇家絕對會大亂!

他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擡手。

在他的手心之間,一顆通紅的珠子緩緩的旋轉,無盡的火焰本源顯化成一條條小龍環繞其身。

這珠子出現的瞬間,周圍的大道都被點燃,有着火焰升騰。

周圍被照得火紅,炙熱的溫度轟然拔高。

三長老驚恐道:“不好,是我族的傳承至寶焚天煮海煉道珠!”

“這珠子可凝聚神火,以本源爲燃料,無物不焚,不說修士,就算是一般的法寶都擋不住。”

蘇長河同樣焦急的開口,他擡手,一股腦的把自己的所有法寶統統取了出來,堆到了奶牛的腳下,開口道:“牛前輩,這些法寶都是我的珍藏,應該還能抵擋一陣子,趁此機會趕緊逃!”

“還有我的!”

三長老也是開口,直接把自己的最強法寶給送了出來。

然而,奶牛看了看腳下這些法寶,眉頭卻是不由得皺了起來,牛眼中滿是糾結。

這些都是什麼玩意兒?

你們明明一臉的關切,卻爲什麼送這麼些垃圾給我?

猶豫了片刻,它還是不準備委屈自己。

牛腿一擡,把腳邊的法寶一腳踢開,嫌棄道:“垃圾!”

第五百五十八章 羨慕到流口水的蚊道人第兩百八十四章 我們都懂第三百六十九章 龍族……永不爲奴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黑的皮褲衩,我不答應第四百七十五章 能夠陪伴聖君大人,簡直就跟中獎一樣第二百三十八章 畢其功於一役(雙節快樂!)第四十六章 仙凡之路,因何而斷?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曲入輪迴第五百六十三章 幽冥鬼帝:我太難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咱們跟高人偶遇了第六百二十章 第八劍侍,磨劍第六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第二十二章 大佬的世界果然充滿了考驗第一百九十六章 凡間王朝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四十章 恢復記憶的秦初月,大貴人第四百九十七章 謝聖君大人恩賜!第五十四章 處處都是玄機,遍地都是寶貝第二百一十三章 殘暴不仁的火焰第一百四十二章 硬着頭皮上第一百八十七章 完了,你的鳥闖大禍了!第五百一十一章 壓底箱的神書,看圖學習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真的是梨?第七百零四章 老閣主:盜取本源第一戰,完勝第七百八十二章 凌駕於源技之上的戰技第兩百章 這先祖是個坑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可能對錶演有什麼誤解第六百七十章 古河:我的刀呢?第一百五十九章 隨便動動筆也就成了(2500字章節)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四百四十九章 《山海經》與《萬獸的味道》第兩百六十八章 圍殺,破丹成嬰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兩百七十一章 原來高人是要逆天第六百章 界盟的真正目的,八大部族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六百四十章 神龍一族,識時務的苟龍第兩百一十一章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第五百六十八章 御獸宗,界盟的野心第七百七十二章 蘊血子第六百五十六章 入歲月,神秘虛影第一百九十五章 這電力……無敵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高人對我真的是太好了三百一十六章 遭遇,青樓女鬼第五十四章 處處都是玄機,遍地都是寶貝第三百章 鬼門關……開了第四十五章 未見天地浩瀚,不知其渺小第兩百八十四章 我們都懂第三百九十九章 商業自吹昊天大帝第四百三十八章 盛宴收尾,年老體弱太白金星第七百零二章 居然是它救了我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第四百二十八章 寓道於畫,北冥有魚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無所有的田玉第一百五十三章 炫富可以,請不要人身攻擊第六十八章 明天就該上桌了第九十一章 勝天半子!第七百二十八章 新一輪金坷垃保衛戰第六百五十二章 龍血酒,後院養魚第四百四十六章 高人開始即興送造化了第兩百就是一章 天人五衰,臥底進行時第六百二十二章 彩蝶一族,祭靈傳說第六百八十九章 搜魂煉魄,楊戩沾染不詳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四百八十四章 這不是侮辱我跟她之間的交情嗎第五百一十章 這就是她們所說的奇蹟嗎?第六百一十五章 劍指天道,當染古族之血第四百五十七章 血海乾涸,仙氣復甦第九十九章 壓力太大,都得老年癡呆了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三百五十九章 功德如海,鋪路而行第五百八十九章 界盟閃亮登場,誰笑到最後第五百二十六章 幸運兒李念凡,狠人鴻鈞第兩百六十三章 萬年的女神形象就這麼毀了第六百四十九章 什麼是大道,傳道第四百五十二章 以殺入道,殺天殺地殺衆生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只是過來打個野,你們繼續第七十五章 冰箱,高人的暗示來了!第五百三十章 勇敢的做回你自己吧,如花第三百一十三章 閣主呢,閣主怎麼不見了第六百二十九章 劍主九世身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說這叫毫無還手的餘地?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恐懼,好大的棋啊!第五百八十二章拿什麼報答你,我的高人第五百九十八章 狗大爺發威,你是真的苟第七百七十八章 勇敢牛牛,給我追!第六百五十七章 至強降臨,高人出手第六百七十六章 讓衆妖膽寒的第七界第三百二十三章 新的樂趣,這一波很穩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七百四十二章 左使:自己人,我給你們帶路第四百零四章 一曲廣陵,極致紫雷第三百二十三章 新的樂趣,這一波很穩第六百四十四章 窮逼竟是我自己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補湯,天外不速客第三百五十章 奇特蓮葉,教義之論第四十四章 一路向西,傳道第九十二章 李公子話中的玄機
第五百五十八章 羨慕到流口水的蚊道人第兩百八十四章 我們都懂第三百六十九章 龍族……永不爲奴第五百八十六章 大黑的皮褲衩,我不答應第四百七十五章 能夠陪伴聖君大人,簡直就跟中獎一樣第二百三十八章 畢其功於一役(雙節快樂!)第四十六章 仙凡之路,因何而斷?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曲入輪迴第五百六十三章 幽冥鬼帝:我太難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咱們跟高人偶遇了第六百二十章 第八劍侍,磨劍第六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第二十二章 大佬的世界果然充滿了考驗第一百九十六章 凡間王朝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四十章 恢復記憶的秦初月,大貴人第四百九十七章 謝聖君大人恩賜!第五十四章 處處都是玄機,遍地都是寶貝第二百一十三章 殘暴不仁的火焰第一百四十二章 硬着頭皮上第一百八十七章 完了,你的鳥闖大禍了!第五百一十一章 壓底箱的神書,看圖學習第一百一十八章 這真的是梨?第七百零四章 老閣主:盜取本源第一戰,完勝第七百八十二章 凌駕於源技之上的戰技第兩百章 這先祖是個坑第三百八十八章 你可能對錶演有什麼誤解第六百七十章 古河:我的刀呢?第一百五十九章 隨便動動筆也就成了(2500字章節)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四百四十九章 《山海經》與《萬獸的味道》第兩百六十八章 圍殺,破丹成嬰第四百一十七章 井底之蛙得見天地第兩百七十一章 原來高人是要逆天第六百章 界盟的真正目的,八大部族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六百四十章 神龍一族,識時務的苟龍第兩百一十一章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第五百六十八章 御獸宗,界盟的野心第七百七十二章 蘊血子第六百五十六章 入歲月,神秘虛影第一百九十五章 這電力……無敵了第一百六十六章 高人對我真的是太好了三百一十六章 遭遇,青樓女鬼第五十四章 處處都是玄機,遍地都是寶貝第三百章 鬼門關……開了第四十五章 未見天地浩瀚,不知其渺小第兩百八十四章 我們都懂第三百九十九章 商業自吹昊天大帝第四百三十八章 盛宴收尾,年老體弱太白金星第七百零二章 居然是它救了我第三百二十九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第四百二十八章 寓道於畫,北冥有魚第五百四十七章 一無所有的田玉第一百五十三章 炫富可以,請不要人身攻擊第六十八章 明天就該上桌了第九十一章 勝天半子!第七百二十八章 新一輪金坷垃保衛戰第六百五十二章 龍血酒,後院養魚第四百四十六章 高人開始即興送造化了第兩百就是一章 天人五衰,臥底進行時第六百二十二章 彩蝶一族,祭靈傳說第六百八十九章 搜魂煉魄,楊戩沾染不詳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四百八十四章 這不是侮辱我跟她之間的交情嗎第五百一十章 這就是她們所說的奇蹟嗎?第六百一十五章 劍指天道,當染古族之血第四百五十七章 血海乾涸,仙氣復甦第九十九章 壓力太大,都得老年癡呆了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三百五十九章 功德如海,鋪路而行第五百八十九章 界盟閃亮登場,誰笑到最後第五百二十六章 幸運兒李念凡,狠人鴻鈞第兩百六十三章 萬年的女神形象就這麼毀了第六百四十九章 什麼是大道,傳道第四百五十二章 以殺入道,殺天殺地殺衆生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只是過來打個野,你們繼續第七十五章 冰箱,高人的暗示來了!第五百三十章 勇敢的做回你自己吧,如花第三百一十三章 閣主呢,閣主怎麼不見了第六百二十九章 劍主九世身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說這叫毫無還手的餘地?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恐懼,好大的棋啊!第五百八十二章拿什麼報答你,我的高人第五百九十八章 狗大爺發威,你是真的苟第七百七十八章 勇敢牛牛,給我追!第六百五十七章 至強降臨,高人出手第六百七十六章 讓衆妖膽寒的第七界第三百二十三章 新的樂趣,這一波很穩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七百四十二章 左使:自己人,我給你們帶路第四百零四章 一曲廣陵,極致紫雷第三百二十三章 新的樂趣,這一波很穩第六百四十四章 窮逼竟是我自己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補湯,天外不速客第三百五十章 奇特蓮葉,教義之論第四十四章 一路向西,傳道第九十二章 李公子話中的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