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人性薄涼

包達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不停的做着深呼吸,心痛到身子都在抽搐。

他想到少主還特意勸過自己,更加篤定那牛奶的不凡。

自己之前硬氣什麼?先嚐嘗再說啊!

有些奶,一旦錯過就不在啊!

讓他轉頭去向囡囡和龍兒索要是萬萬不敢的。

既然已經確定少主是正常的,那麼他對那兩名小女孩和那頭牛如此的恭敬,就說明他們是妥妥的大人物,絲毫得罪不起,包達自然不敢開口。

這個時候,蘇辰已經重回城池,開口道:“包達,本少主贏了你很不開心嗎?笑得比哭都難看。”

包達紅着眼眶,聲音沙啞道:“少主,你懂的,我這是在心痛,我想靜靜。”

蘇辰安慰道:“機緣錯過了就錯過了,強求不得。”

“唉。”

包達長嘆了一聲,接着目光落在蘇辰手中的攪屎棍上,激動道:“少主,這……這棍子究竟是什麼神器?太強大了。”

他死死盯着攪屎棍,左看右看怎麼看都只是一根平平無奇的木棍,甚至有些地方似乎還有些磨損了,完全不像是神器的樣子。

蘇辰摩挲着長棍,淡淡道:“不,它是一根攪屎棍。”

包達的呼氣頓時一滯,接着又問道:“少主,這段時間你一定是得到了驚天奇遇吧!”

蘇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點頭道:“沒錯,我成功成爲了一名挑糞工!”

包達的呼吸再度一滯,直接無語。

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以前你不是這樣的少主!

蘇辰看了他一眼,高深莫測道:“這是一種境界,你不懂。”

包達:“……”

蘇辰擺了擺手,“好了,你們去把外面的妖精處理一下吧,隨我準備準備,一起回蘇家,奪回我的少主之位!”

包達和周圍的護衛俱是身軀一震,激動道:“遵命,少主!”

在蘇辰收拾了三大妖王后,那羣小妖跑的跑逃的逃,別看妖氣沖天,其實都是一羣烏合之衆,直接沒影了。

所以打掃起來也很快。

片刻後,衆人整裝待發,追隨着蘇辰直奔蘇家而去!

囡囡好奇的開口問道:“蘇辰哥,你這就是去奪回你的少主之位嗎?”

蘇辰的心頭猛地一跳,隨後直接不假思索的開始表忠心道:“仙子不要誤會,這少主之位在我眼中就是一坨屎,我最熱愛的是挑糞,這份熱愛天地可鑑,日月可表!請一定要讓我當挑糞工!”

一旁,包達和一衆護衛聽得眼睛都冒起了金星,腦袋瓜子嗡嗡的。

卻聽,蘇辰繼續道:“我這次回去只爲報仇,不能讓蘇家落入蘇鳴的手中,還有就是爲了源池聖境。”

囡囡和龍兒已經是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了,疑問道:“源池聖境?”

蘇辰回答道:“源池聖境來歷神秘,有人猜測是源界的本源彙集之地,其內遍佈機緣,天極星上便有一處源池聖境,每百年開啓一次,被四大世家共同掌管,並且約定,每次開啓各自派人進入,各憑機緣。”

囡囡和龍兒點點頭,顯得有些興致缺缺。

再牛逼的聖境,再厲害的機緣,能比得上四合院?

蘇辰顯然是看穿了她們的想法,不說囡囡和龍兒,雖然源池聖境中的修煉環境出名的好,但是他依然覺得不如糞坑邊來得香。

他解釋道:“二位仙子,源池聖境自然算不得什麼,但是其內長有聖果,我是覺得高人可能會喜歡……”

“水果?!”

龍兒和囡囡的眼眸頓時大亮,激動道:“這個好,這個好!此聖境必須去一趟,終於要有新果子了!”

……

蘇家之中。

蘇鳴正在與蕭嫣然謀劃着進入源池聖境之事。

蘇鳴的眼眸熱切,激動道:“如今我爲蘇家少主,進入源池聖境的名額必然會有我一個,只需要進入其中找到凝血果,足以徹底激發我體內的主宰血脈,將來必然踏入主宰!”

“恭喜鳴哥哥,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正一步一步通向至強之路。”

蕭嫣然眼波流轉,接着嫵媚道:“只希望將來鳴哥哥不要忘了人家。”

蘇鳴哈哈笑道:“怎麼會呢?我能夠取得主宰血脈,奪得少主之位哪一樣不是你在幫忙,我保證讓你往後餘生都在幸福中度過!”

先是奪得主宰血脈,將蘇辰抹殺,從而修爲突飛猛進,奪得少主之位,又借用少主之名進入源池聖境,從而在其中找到凝血果,徹底激發主宰血脈的潛力,真可謂是一環套一環。

蕭嫣然深情道:“真的?鳴哥哥最好了。”

蘇鳴看着蕭嫣然的模樣,小腹中頓時升騰起一股慾火,火熱道:“我怎麼會騙你?現在就先讓你性福。”

蕭嫣然俏臉一紅,欲拒還迎道:“討厭!”

“左右無人,咱們抓緊時間,”

蘇鳴一把將蕭嫣然的嬌軀摟到懷裡,一想到這是蘇辰喜歡的女人,心中更是充滿成就感。

蘇辰啊蘇辰,你註定不如我啊!

你喜歡的女人願意任由我玩弄,你的主宰血脈歸我了,少主之位歸我了,我還將進入源池聖境,靠着你的血脈登頂至高!

你的誕生從頭到尾都是爲了成全我啊,哈哈哈……

蘇鳴越想越激動,剛剛將蕭嫣然壓到牀上,卻聽虛空之中陡然傳來一聲大喝:“我蘇辰回來了!”

聲音滾滾,如同雷鳴,在虛空中迴盪。

整個蘇家先是一靜,接着一片譁然!

“蘇辰?前少主回來了?!”

“消失了三年,他居然回來,這是去了哪裡?”

“不得了,蘇辰回來,那蘇鳴怎麼辦?”

“真的假的?走,趕緊去看看。”

一道道身影從蘇家竄射而出,向着蘇辰的方向急速而來。

同一時間,蘇鳴和蕭嫣然的動作爲之一滯,兩人的興致瞬間全無,俱是驚駭的起身。

蕭嫣然難以置信的驚呼道:“不可能,蘇辰怎麼會回來?他十死無生纔對!”

蘇鳴很快就平復了心態,冷笑道:“慌什麼?他能從上古禁區中活着又能怎麼樣?主宰血脈被我所奪,他就是廢人一個,如果他龜縮起來還能活得久一點,敢現身就是找死!”

蕭嫣然擔心的道:“如果他向蘇家揭發我們,那……”

“呵呵,你覺得蘇家是會幫我還是幫一個廢人?”

蘇鳴冷酷的一笑,接着道:“走吧,去看看蘇辰如今是什麼狼狽樣!”

蘇家的外面,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此,就算是一些德高望重的長老也都現身,目光定格在蘇辰的身上,或是驚喜,或是驚疑。

最終,三長老站了出來,開口問道:“蘇辰,這三年來你去了哪裡?”

蘇辰沒有隱瞞,直接道:“三長老,三年前我被蕭嫣然聯合蘇鳴暗算,不僅主宰血脈被奪,還被他們打入了上古禁區!若非命大,我早已經灰飛煙滅。”

此言一出,不亞於一顆深水炸彈,讓全場沸騰。

“蘇辰的主宰血脈……被奪了?!”

“蘇鳴居然做了這種事情,難怪蘇辰消失之後,蘇鳴的修爲一日千里,遠超以前!”

“奪得至尊血脈,天賦自然大漲!”

“不得了,這是天大的事情啊!”

“我從蘇辰的身上感覺不到強大的氣息,他如此落魄,顯然已經是個廢人。”

蘇家的一衆長老同樣是瞳孔一縮,彼此對視一眼,沒有人開口說話。

三長老沉聲問道:“蘇辰,此話當真?”

蘇辰面色沉着,凝聲道:“你們可以把蘇鳴喊出來,當場驗一驗主宰血脈!”

“不用驗了,我承認奪了他的主宰血脈!”

蘇鳴邁着步子,大踏步而來,他面色平靜,似乎只是在訴說着一件小事,身旁還跟着蕭嫣然。

看到他們兩人,蘇辰的瞳孔中頓時迸射出狂怒之色,低沉道:“蘇鳴,蕭嫣然!”

其他人也同樣詫異的看向蘇鳴,沒想到他居然直接就承認了。

蘇鳴笑看着蘇辰,淡漠道:“蘇辰,修煉一途,本就是竊陰陽奪造化,這個道理你難道不懂?如今的我已然有了主宰之姿,犧牲你我覺得值得!”

“放屁,同族相殘,暗箭傷人,你永遠難證大道!我先拿了你再按照族規處置!”

三長老怒喝一聲,擡手向着蘇鳴抓去。

然而,一旁的大長老卻是突然間擡手,將三長老的攻擊化解。

三長老面色一沉,質問道:“大長老,你要護着這個孽障?!”

大長老看向蘇辰,開口道:“蘇辰,人生在世,孰能無過?你與蘇鳴既爲同族,理應相互包涵,錯已經釀成,就算你殺了蘇鳴,主宰血脈也無法恢復,不如就此算了,我保證可以讓你一生無憂,蘇家可以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蘇辰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大長老。

片刻後,發出一聲慘笑,越笑越大聲。

“哈哈哈,哈哈哈——”

他嘲諷道:“他殺我時怎麼沒有想過我與他是同族?大長老,我以前尊你,敬你,如今才發現,我錯看你了,你簡直不可理喻!”

“放肆!”

二長老厲聲的呵斥,接着對着蘇辰道:“蘇辰,我們能體會你的心情,但是蘇家必須要有天才,希望你能理解,爲了家族忍一忍!”

“忍?我怎麼忍?”蘇辰指着大長老和二長老,眼眸逐漸的轉冷,開口指責道:“是不是隻要能夠變強,就可以隨便掠奪他人的血脈?族內弟子不擇手段的自相殘殺,這與魔修有何異?你們口口聲聲說是爲了家族,實則不過是鼠目寸光,會讓家族萬劫不復!”

大長老的眼神古樸不驚,冷漠道:“蘇辰,蘇鳴擁有主宰血脈,而且天生道瞳,將來可成爲大道主宰,帶領蘇家走向輝煌,而你……不過是一介廢人。”

三長老忍不住道:“大長老,不以規矩不成方圓啊!”

四長老插嘴道:“老三,規矩是死的,人是活得,一切以家族的利益至上,此時的蘇辰……沒有價值!而蘇鳴,有價值讓我們保下來!”

三長老長嘆一聲,無話可說。

大長老對着蘇辰道:“蘇辰,放下仇恨,你還是我蘇家之人。”

“呵呵,聽你這意思,若是我還想報仇,就準備逐我出蘇家?”

蘇辰搖搖頭,不屑道:“這蘇家不待也罷!”

此話一出,衆人的臉色俱是一沉。

卻聽蘇辰繼續道:“不過,我曾經失去的一切我會親手把它給奪回來!蘇鳴,你可敢與我一戰?!”

蘇辰挑戰了蘇鳴?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愣住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和蘇鳴之間的差距有如恆星與沙礫,他憑什麼敢?

蘇鳴也沒想到蘇辰會如此瘋狂,詫異的確認道:“你要與我一戰?”

蘇辰淡淡道:“不錯,希望你不要當縮頭烏龜。”

“噗,哈哈哈——”

蘇鳴狂笑不止,宛若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看向蕭嫣然道:“你聽到了嗎?他居然要挑戰我?”

蕭嫣然抿嘴一笑,不屑道:“聽到了,他這是被氣得失去了理智,成了一條瘋狗了。”

蘇家的其他人俱是搖了搖頭,看向蘇辰的眼神充滿了同情。

“哎,雖然他的遭遇讓人心疼,但是這做法,與找死無異。”

“蘇鳴雖然只是天道境界,但是主宰血脈加上道瞳,足以與大道至尊一戰,蘇辰在他面前跟螻蟻沒有區別。”

“這是蘇辰最後的倔強了吧。”

三長老凝眸看向蘇辰,開口勸道:“蘇辰,衝動解決不了問題,你考慮清楚!”

蘇辰開口道:“多謝三長老關心,今天我必敗蘇鳴!”

“敗我?蘇辰,你是活在夢裡嗎?”

蘇鳴冷笑得看着他,充滿了殺意道:“既然你自己迫不及待的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大長老眼眸低垂,平靜的開口道:“挑戰期間,刀劍無眼,生死勿論,你們做好準備吧。”

蘇辰冷冷掃了大長老一眼,不由得有些悲涼。

大長老顯然是篤定自己不是蘇鳴的對手,所以纔會說出生死勿論這句話,暗示着蘇鳴可以殺了自己。

當年,他還是少主之時,蘇家的所有人都對他客客氣氣,敬畏有加,大長老也一直是和藹可親的長輩,如今落魄至此,這纔看穿人性的薄涼。

當真是世態炎涼,人心難測!

第八十章 是巧合嗎?第三百一十章 高人這裡是幸福的味道(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一十九章 殺人誅心第兩百八十五章 封神,高人處處是深意啊第六百零三章 贈劍,真想自盡以示忠心第七百三十二章 修仙者的腦回路第七百二十二章 古族的佈局,入第三界第一百九十八章 殫精竭慮的姚夢機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五百一十五章 封天囚牢,我似乎有些虛了第五百七十九章 論道,我們天宮還有一個人第四十章 我這裡怎麼可能有妖怪嘛?第三百零三章 或許這就是身爲大佬的樂趣吧第六百零七章 大黑:老龍,不要侮辱我的智商第五百六十章 舔狗果然瘋狂第六百八十章 神秘大印,一見星崖道成空第三百一十一章 眼睛是會了,手不會啊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一十章 這就是她們所說的奇蹟嗎?第五百二十三章 人的正反兩面,裂開的魔族第五百五十二章 表象問題與深層次的含義第六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第二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兩百七十六章 數量稀少催熟劑第五百零八章 普天同慶,禁忌之法第六百四十七章 高人到底養了多少恐怖的存在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恐懼,好大的棋啊!第二百一十二章 莫非我宗要被一幅畫給滅了?第三百九十一章 先天之靈,煩人的蚊子第二百零六章 引領時代,教化凡人!第五百零一章 知錯就要罰,捱打要立正第一百九十一章 爺爺這可都是爲你好啊第五百四十三章 莫非是我吸的姿勢不對?第六百零五章 銅棺,大道至尊的屍體第兩百八十七章 叉出去,埋了第四百七十四章 插手,牛角分公母第四百四十二章 無間道加離間之兩敗俱傷計第兩百零一章 有這麼坑徒孫的嗎?第五百五十章 雙飛石初體驗,扮豬吃虎第二百零九章 放心,我是專業的第四十二章 一杯茶,一場造化第五百七十三章 青面老者,孤獨的自殘者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是不是這個村子裡最美的女人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三百五十四章 贈佛,驚聞第一百零六章 琴音問道,以一挑五第四百五十七章 血海乾涸,仙氣復甦第七百一十一章 戰魂,敬獻世界第七十五章 冰箱,高人的暗示來了!第四百四十九章 《山海經》與《萬獸的味道》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三百五十四章 贈佛,驚聞第五百八十七章 少宗主交接,打賭一百四十七章 給地面一拳,世界就炸了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五百九十二章 秘境降臨,高情商大黑第二百三十四章 《修仙界抱大腿準則》第七百八十三章 受刑,逼問第七百六十七章 奶牛:你自廢修爲吧第二百二十八章 涉及生死的問題第六百三十七章 吃吃喝喝睡睡,然後無敵第一百三十四章 修仙界,要出大事了!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曲入輪迴第七百六十四章 笑着笑着就哭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毀滅與新生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只是過來打個野,你們繼續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四百五十八章 電視機語錄,無敵之路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四百五十五章 抓到你了第七百四十章 給王尊分配的工作第五百一十六章 陰陽生萬物,混沌生紫氣第二百四十二章 對不起,我是臥底第一百二十六章 此人,不是凡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林慕楓的覺悟第三百五十八章 我大魔王無所畏懼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一百一十章 會發光的美食第五百八十章琴主:我感覺受到了侮辱第七十三章 高人這是在敲打我啊第四十一章 上古異種,九尾天狐第三十八章 一個單身狗的苦楚(感謝諸位的支持!加更!)第十九章 天地至理第六百四十二章 交手與壓制第六百二十九章 劍主九世身第四百二十五章 什麼情況,一切都在計劃之外第三十四章 李公子這是在提點我啊第二百三十章 淨月湖奇景,戰事起第六百八十五章 高人的偏愛,通天的頓悟第六百六十八章 古河跨界而來第一百一十九章 但願天公作美第一百零四章 這其中必然有着深意第六百二十七章 第九世,劍主的謀劃第兩百八十三章 高人的考驗來了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褲衩之威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就是一條平平無奇的土狗,懂?第五百五十九章 烤鴨的正確吃法第二十四章 有口福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擠擠,一起泡澡
第八十章 是巧合嗎?第三百一十章 高人這裡是幸福的味道(求訂閱,求月票)第七百一十九章 殺人誅心第兩百八十五章 封神,高人處處是深意啊第六百零三章 贈劍,真想自盡以示忠心第七百三十二章 修仙者的腦回路第七百二十二章 古族的佈局,入第三界第一百九十八章 殫精竭慮的姚夢機第四百一十五章 瘟疫之道,神農百草經第五百一十五章 封天囚牢,我似乎有些虛了第五百七十九章 論道,我們天宮還有一個人第四十章 我這裡怎麼可能有妖怪嘛?第三百零三章 或許這就是身爲大佬的樂趣吧第六百零七章 大黑:老龍,不要侮辱我的智商第五百六十章 舔狗果然瘋狂第六百八十章 神秘大印,一見星崖道成空第三百一十一章 眼睛是會了,手不會啊第兩百八十二章 禿驢勢大,風緊扯呼第五百一十章 這就是她們所說的奇蹟嗎?第五百二十三章 人的正反兩面,裂開的魔族第五百五十二章 表象問題與深層次的含義第六十三章 往事不堪回首第二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兩百七十六章 數量稀少催熟劑第五百零八章 普天同慶,禁忌之法第六百四十七章 高人到底養了多少恐怖的存在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恐懼,好大的棋啊!第二百一十二章 莫非我宗要被一幅畫給滅了?第三百九十一章 先天之靈,煩人的蚊子第二百零六章 引領時代,教化凡人!第五百零一章 知錯就要罰,捱打要立正第一百九十一章 爺爺這可都是爲你好啊第五百四十三章 莫非是我吸的姿勢不對?第六百零五章 銅棺,大道至尊的屍體第兩百八十七章 叉出去,埋了第四百七十四章 插手,牛角分公母第四百四十二章 無間道加離間之兩敗俱傷計第兩百零一章 有這麼坑徒孫的嗎?第五百五十章 雙飛石初體驗,扮豬吃虎第二百零九章 放心,我是專業的第四十二章 一杯茶,一場造化第五百七十三章 青面老者,孤獨的自殘者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是不是這個村子裡最美的女人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三百五十四章 贈佛,驚聞第一百零六章 琴音問道,以一挑五第四百五十七章 血海乾涸,仙氣復甦第七百一十一章 戰魂,敬獻世界第七十五章 冰箱,高人的暗示來了!第四百四十九章 《山海經》與《萬獸的味道》第五百章 我,大黑,就是來要賠償的第三百五十四章 贈佛,驚聞第五百八十七章 少宗主交接,打賭一百四十七章 給地面一拳,世界就炸了第七百七十章 極端反差第五百九十二章 秘境降臨,高情商大黑第二百三十四章 《修仙界抱大腿準則》第七百八十三章 受刑,逼問第七百六十七章 奶牛:你自廢修爲吧第二百二十八章 涉及生死的問題第六百三十七章 吃吃喝喝睡睡,然後無敵第一百三十四章 修仙界,要出大事了!第七百五十三章 一曲入輪迴第七百六十四章 笑着笑着就哭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毀滅與新生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只是過來打個野,你們繼續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四百五十八章 電視機語錄,無敵之路第七百六十三章 蘇辰:你們看不起挑糞的?第四百五十五章 抓到你了第七百四十章 給王尊分配的工作第五百一十六章 陰陽生萬物,混沌生紫氣第二百四十二章 對不起,我是臥底第一百二十六章 此人,不是凡人!第一百八十四章 林慕楓的覺悟第三百五十八章 我大魔王無所畏懼第五十九章 諸事不順的銀月妖皇第五百零三章 發你妹的光,大黑要割地第一百一十章 會發光的美食第五百八十章琴主:我感覺受到了侮辱第七十三章 高人這是在敲打我啊第四十一章 上古異種,九尾天狐第三十八章 一個單身狗的苦楚(感謝諸位的支持!加更!)第十九章 天地至理第六百四十二章 交手與壓制第六百二十九章 劍主九世身第四百二十五章 什麼情況,一切都在計劃之外第三十四章 李公子這是在提點我啊第二百三十章 淨月湖奇景,戰事起第六百八十五章 高人的偏愛,通天的頓悟第六百六十八章 古河跨界而來第一百一十九章 但願天公作美第一百零四章 這其中必然有着深意第六百二十七章 第九世,劍主的謀劃第兩百八十三章 高人的考驗來了第六百四十八章 新褲衩之威第四百一十三章 我就是一條平平無奇的土狗,懂?第五百五十九章 烤鴨的正確吃法第二十四章 有口福了第二百三十三章 擠擠,一起泡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