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六十二章:你爹是誰?

最強二代!

聽到小塔的話,葉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

這時,遠處那南寧突然又問,“閣下到底是何人!”

葉玄看向南寧,笑道:“你猜啊!”

你猜!

聽到葉玄的話,名叫南寧的女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媽的,這怎麼猜?

遠處,葉玄也沒有動手,他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因爲他感受到了數道詭異的氣息,這些氣息極其強大,有兩道甚至不弱化自在!

很顯然,這暗中還有江畔傭兵團的人。

單對單,他不怕,但是羣毆,那可就不太好玩了。

而且,他始終認爲,問題不是用拳頭來解決的。

這個世界,要有愛!

遠處,那南寧沉默着,此刻的她有些爲難。

殺?

她有信心殺掉孤身一人的葉玄,但是,她有些顧慮,因爲種種跡象表面,眼前這個男人不是一般人。

特別是那柄劍!

方纔摸着那劍時,她內心深處竟然升起了一絲恐懼!

殺眼前男子,必沾大因果!

可如果不殺,那二十條星脈……

二十條星脈!

那足以讓江畔傭兵實力更上一層樓!

而且,江畔從未棄單過,她不想棄單。

就在這時,一名青年男子突然出現在南寧身旁,男子看了一眼遠處葉玄,“得做決定!”

南寧沉默片刻後,看向葉玄,“閣下若願意加入我江畔傭兵團,我們不僅可以化敵爲友,我江畔傭兵團還可幫助閣下滅了這白晝城!”

聞言,一旁的青年男子看向南寧,愕然。

南寧則一直盯着葉玄,神色平靜。

遠處,葉玄搖頭,“我拒絕!”

南寧雙眼微眯,“你確定?”

葉玄笑道:“確定,因爲我絕不接受威脅!你們若要戰,我隨時奉陪。”

他也不慌,只要這些江畔傭兵強者不去參戰,永夜城就不會輸白晝城。

該急的是白晝城。

這時,那南寧突然道:“我們走!”

說完她轉身離去。

她身旁,那青年男子微微一愣,有些不解,但也沒問,轉身跟着離去。

四周,那些隱藏在暗中的氣息也隨之消失不見。

遠處,葉玄看了一眼離去的安寧等人,然後轉身離去。

另一邊,青年男子走到安寧身旁,“南寧,你……”

南寧輕聲道:“他若是同意加入我們江畔,我必殺他,但是,他沒有同意!”

青年男子有些不解,“爲什麼?”

南寧神色平靜,“他若是選擇加入,那證明,他怕我們,若是怕我們,那意味着,他身後勢力也就一般。但是,他在那種情況下都選擇拒絕加入我們,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他根本不懼我們……”

說到這,她擡頭看向遠處天機,輕聲道:“難怪白衣會放棄!”

青年男子低聲一嘆,“可惜了那二十條星脈!”

南寧微微點頭,“確實有些可惜!”

一想到這二十條星脈,她都有些心痛!

青年男子突然道:“我們回去嗎?”

南寧搖頭,“不!”

說着,她轉頭看了一眼,“不能白來!”

……

葉玄回到了永夜城,而此刻永夜城上空已經成爲一片戰場。

雙方打的很激烈!

不過,永夜城佔據上風,畢竟這是永夜城,是本土作戰。

就在這時,遠處那白晝城城主慕虛突然停了下來,他看向葉玄,眼中滿臉的難以置信,“你.....你怎麼還活着?”

葉玄看向慕虛,笑道:“你的那些傭兵,都被我幹掉了!”

“放屁!”

慕虛突然怒吼,“你怎麼可能幹掉他們?他們可是六界排名第二的傭兵團,以你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滅得了他們!”

葉玄笑道:“你怎麼知道我沒人?”

慕虛死死盯着葉玄,“你到底是誰!”

葉玄突然看向寒江,“寒江城主,拖住他!”

寒江點頭,“好!”

聲音落下,他直接朝着那暮虛沖了過去。

而幾乎是同時,下方的葉玄拇指輕輕一頂,他劍鞘中的青玄劍突然飛出!

嗤!

遠處,一名白晝城道明境強者腦袋直接飛了出去,鮮血如噴泉一般噴涌而出,血腥至極。

見到這一幕,天際那慕虛頓時目眥欲裂,“葉玄!”

葉玄理都沒理他,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遠處又一名白晝城道明境強者隕落!

隨着葉玄的加入戰場,場中頓時一面倒!

因爲葉玄沒有對手!

化自在之下,沒有人能夠接葉玄一劍!

短短時間內,永夜城這邊就已經全面壓制了遠處白晝城等人。

天際,那慕虛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是,此刻的他根本沒有能力改變眼前這一切,他只能那麼看着下方無數白晝城強者被斬殺!

不過,那些白晝城強者也硬氣,沒有一個人選擇逃!

全部都是在死戰!

不過,永夜城這邊也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葉玄也沒有手下留情,對敵人有仁慈心,那是非常愚蠢的,因爲如果給這白晝城機會,對方會毫不猶豫滅殺掉他!

場中,一道道慘叫聲不斷響起,越來越多的白晝城強者隕落!

就在這時,場中有些白晝城強者竟然選擇自爆,想要與永夜城強者同歸於盡!

而面對這些視死如歸的白晝城強者,永夜城那些強者也沒有絲毫的退卻!

漸漸地,場中白晝城強者越來越少。

沒多久,戰鬥結束了!

而此刻,永夜城外,是一地的白晝城強者屍體,鮮血已將大地染的鮮紅,空氣之中瀰漫着令人作嘔的血腥之味!

場中,只剩兩人活着,就是那白晝城城主與天塵!

天際,慕虛已經被永夜城強者圍住。

慕虛有些呆滯的看着下方,整個人猶如失魂丟魄了一般。

輸了!

孤注一擲的白晝城,最終還是輸了!

似是想到什麼,慕虛突然轉身看向不遠處,“江畔......”

遠處,那片時空微微一顫,下一刻,一名女子走了出來,正是那南寧。

見到南寧,慕虛突然宛如野獸般怒吼,“江畔!你們的職業精神呢?說好的殺葉玄,滅永夜城的呢?”

其實,他並不恨葉玄,因爲他與葉玄本身就是敵對,雙方殺對方,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他真正恨的,是這江畔!

是這江畔言而無信,這才讓得白晝城慘敗!

南寧看着慕虛,沒有說話。

慕虛死死盯着南寧,“爲什麼!到底爲什麼!”

南寧微微搖頭,“你給我們的情報有誤,他不單單是一個妖孽那麼簡單,他身後,還有人!二十條星脈,雖然多,但是,他的命遠遠不止二十條星脈!”

聞言,慕虛愣住,下一刻,他轉頭看向遠處的葉玄,“你到底是誰!”

寒江等人也看向葉玄,不得不說,他們也挺好奇葉玄的來歷!

這傢伙到底是誰呢?

那南寧也看向葉玄,葉玄微微一笑,“諸位,你們別好奇我的身份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被爹從小棄養......哦不是,是放養的普通人!”

慕虛突然問,“你爹是誰?”

葉玄笑道:“慕虛城主,我覺得,我們就別討論這個問題了!”

慕虛深深看了一眼,下一刻,他直接消失在原地!

不是逃走!

也不是對葉玄出手!

而是對遠處那南寧出手了!

很顯然,他很恨南寧等人,若不是南寧等人突然反水,白晝城不會是這個下場!

見到慕虛對南寧出手,一旁的寒江微微一楞,他自然沒有阻止,他巴不得這傢伙去與南寧等人拼命!

遠處,南寧看着那衝來的慕虛,神色平靜,就在那慕虛沖到南寧面前百丈前時,那處空間突然裂開,下一刻,一道殘影自場中一閃而過。

慕虛眼瞳驟然一縮,他沒有停下,而是右手猛地一拳崩出!

這一拳崩出的那一瞬間,四周數十萬裡內的時空直接劇烈一顫。

而這時,那道殘影突然間變得虛幻起來,下一刻,一道拳印突然轟至慕虛面前。

轟隆!

那道拳印突然碎裂,那道殘影瞬間暴退至數千丈之外,而這時,一道寒芒突然自那慕虛身後出現,慕虛眼瞳驟然一縮,猛地轉身,雙臂橫檔!

轟!

那道寒芒碎裂,慕虛瞬間暴退數百丈之遠,而當他停下來後,一根細小的銀絲突然自他身後的那片時空飛了出來!

慕虛再次轉身,他雙手合十,然後猛地朝前一印!

轟隆!

這一印,他面前的時空直接凹了下去!

那根細小的銀絲直接碎裂成虛無,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朝着南寧席捲而去!

而這時,遠處那南寧突然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他直接來到慕虛的頭頂,下一刻,她並指輕輕朝下一點。

慕虛眼中閃過一抹猙獰,“死來!”

聲音落下,他不退反進,朝上就是一拳!

硬剛!

轟!

這時,兩人所在的那片世界突然湮滅,下一刻,那慕虛眼瞳驟然一縮,因爲他整隻右臂直接碎裂成虛無,緊接着,南寧右手直接按在了他腦袋上,轉瞬間,她就那麼輕輕一抓一一

嗤!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慕虛腦袋直接就這麼被抓了起來,鮮血如柱。

場中,靜的落針可聞!

......

第三百零九章:這事,真不是我乾的!第五百二十一章:別打我妹主意!第八百零一章:我是劍修!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大哥,我投降!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最大贏家!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後會有期!第八百三十五章:殺入劍宗!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你是對面派來的嗎?第二百九十四章:我敢的!第一六百八十五章:你好自爲之!第一千五百零三章:你算什麼東西?第七百七十二章:神!第八百零九章:爾等等着!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你姓楊?第五百三十八章:死!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葉玄不是人!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陌生的小道!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二百零六章:副作用!第三百九十七章:放過我哥哥,好不好?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向宇宙神庭宣戰!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我做不到啊!第二百八十二章:也決生死!第兩千零五十七章:我騙你的!第八百九十二章:驚喜嗎?意外嗎?第一千零八十四章:你叫人吧!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大哥,我投降!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那就滾遠點!第三百三十二章:第二道道則!第一千七百一十章:誰在言無敵?第六百七十五章:我自創的神技!第五百四十章:拔看看!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塔權!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我的女人!第一千零三十三章:天選之子!第兩千一百零三章:我叫楊葉!五百三十三章:發瘋的劍宗!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自爆!第三百四十二章:我讓你說話了嗎?第三百零五章:你這臉皮,怎如此之厚第一千兩百零二章:這是人乾的事嗎?第七百六十四章:菊花處!第二十五章:夢裡可以!第三百一十七章:是誰!第兩千一百章:誰給你的勇氣?第八百一十九章:來啊,玩命啊!第一千九百八十章:滅宗!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我無敵!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你來還是我來?第一百六十二章:我不要面子的嗎?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吾讓你三劍!第兩千零六十九章:挺好玩的!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誰給你的勇氣?第五百二十五章:立刻走!第一千零五十四章:開啓書屋!第一千九百零二章:我很痛苦!第五十一章:你們就是一羣弟弟!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你很厲害的,對嗎?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這個大騙子!第一千零九十二章:失望!第一千零四十八章:需要嗎?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視死如歸!第一百七十九章:武神血脈!第三百八十章:不服來戰!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她要叫人!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能不能別這麼囂張?第六百一十四章:你是賤修嗎?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大哥,我們走!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葉少!第三百六十一章:是他求我動手的!第九百六十章:玄訛!第七百三十章:在下薛狐悲,求一戰!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我猜的!第九百四十章:聽說你很強?第四百六十章:陽!第六百八十四章:劍武門!第六百七十五章:我自創的神技!第兩千零六十八章:相信我不?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五十一章:你們就是一羣弟弟!第一千七百一十章:誰在言無敵?第一千零一十三章:怎麼不敢來五維?第一千零三十二章:相同血脈!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我的老天!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善緣!第兩千零八十二章:唱征服啊!第五百一十五章:意境!第兩百六十一章:我,前無古人!第一千兩百零五章:玩陰的!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我以爲你是大佬!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不給,便搶!第兩千零二十九章:劍斬未來!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燃魂!第七百九十二章:劍!第六百五十六章:我只是路過的!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找到她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傷我妹者,死!第五百八十九章:很無恥!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就服你!
第三百零九章:這事,真不是我乾的!第五百二十一章:別打我妹主意!第八百零一章:我是劍修!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大哥,我投降!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最大贏家!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後會有期!第八百三十五章:殺入劍宗!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你是對面派來的嗎?第二百九十四章:我敢的!第一六百八十五章:你好自爲之!第一千五百零三章:你算什麼東西?第七百七十二章:神!第八百零九章:爾等等着!第一千兩百六十七章:你姓楊?第五百三十八章:死!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葉玄不是人!第一千零七十五章:陌生的小道!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二百零六章:副作用!第三百九十七章:放過我哥哥,好不好?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向宇宙神庭宣戰!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我做不到啊!第二百八十二章:也決生死!第兩千零五十七章:我騙你的!第八百九十二章:驚喜嗎?意外嗎?第一千零八十四章:你叫人吧!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大哥,我投降!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那就滾遠點!第三百三十二章:第二道道則!第一千七百一十章:誰在言無敵?第六百七十五章:我自創的神技!第五百四十章:拔看看!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塔權!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我的女人!第一千零三十三章:天選之子!第兩千一百零三章:我叫楊葉!五百三十三章:發瘋的劍宗!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自爆!第三百四十二章:我讓你說話了嗎?第三百零五章:你這臉皮,怎如此之厚第一千兩百零二章:這是人乾的事嗎?第七百六十四章:菊花處!第二十五章:夢裡可以!第三百一十七章:是誰!第兩千一百章:誰給你的勇氣?第八百一十九章:來啊,玩命啊!第一千九百八十章:滅宗!第一千兩百一十一章:我無敵!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你來還是我來?第一百六十二章:我不要面子的嗎?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吾讓你三劍!第兩千零六十九章:挺好玩的!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誰給你的勇氣?第五百二十五章:立刻走!第一千零五十四章:開啓書屋!第一千九百零二章:我很痛苦!第五十一章:你們就是一羣弟弟!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你很厲害的,對嗎?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這個大騙子!第一千零九十二章:失望!第一千零四十八章:需要嗎?第一千兩百二十七章:視死如歸!第一百七十九章:武神血脈!第三百八十章:不服來戰!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她要叫人!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能不能別這麼囂張?第六百一十四章:你是賤修嗎?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大哥,我們走!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葉少!第三百六十一章:是他求我動手的!第九百六十章:玄訛!第七百三十章:在下薛狐悲,求一戰!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我猜的!第九百四十章:聽說你很強?第四百六十章:陽!第六百八十四章:劍武門!第六百七十五章:我自創的神技!第兩千零六十八章:相信我不?第三百五十四章:玄兒,靈兒!第五十一章:你們就是一羣弟弟!第一千七百一十章:誰在言無敵?第一千零一十三章:怎麼不敢來五維?第一千零三十二章:相同血脈!第一千兩百二十三章:我的老天!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善緣!第兩千零八十二章:唱征服啊!第五百一十五章:意境!第兩百六十一章:我,前無古人!第一千兩百零五章:玩陰的!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我以爲你是大佬!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不給,便搶!第兩千零二十九章:劍斬未來!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燃魂!第七百九十二章:劍!第六百五十六章:我只是路過的!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找到她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傷我妹者,死!第五百八十九章:很無恥!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就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