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六十一章:沒有之一!

不正常!

場中,寒江等人眉頭皆是緊皺!

對方竟然主動朝着他們衝來!

寒江看向葉玄,葉玄沉默片刻後,道:“必是有外援!”

說到這,他看向寒江,“我們現在有多少星脈?”

寒江猶豫了下,然後道:“十三條!”

葉玄沉默片刻後,搖頭,“來不及了!現在找外援,已經來不及!”

寒江臉色有些難看,“那慕虛應該是動用了白晝城所有的星脈尋求外援!”

葉玄輕聲道:“若是成功滅了永夜城,那十幾條星脈也是值得的,不是嗎?”

寒江看向葉玄,“葉小友,依你看,我們現在該如何?”

葉玄笑道:“還能如何?當然是戰!”

寒江楞了楞,然後大笑,“那就戰!”

戰!

聲如雷鳴,震盪天際!

城中,無數永夜城強者齊齊怒吼。

而這時,永夜城外上空,一道道強大的氣息碾壓而至!

慕虛等人到了!

城牆上,寒江看向遠處爲首的慕虛,笑道:“慕虛城主,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們先來了!”

慕虛淡聲道:“遲早一戰,不如今日做個了結吧!”

寒江點頭,“你說的對!”

慕虛右手豎起,然後朝前一壓,“殺!”

殺!

聲音落下,他身後的一衆白晝城強者直接朝着永夜城衝了過去!

戰場選擇在永夜城!

寒江眼中閃過一抹戾氣,“殺!”

聲音落下,城中,無數永夜城強者紛紛沖天而起,直奔那慕虛等人而去。

城中,葉玄看向逆行者,逆行者則看向遠處天際,那裡,天塵正在看着他。

逆行者沉默片刻後,道:“葉兄,接下來靠你了!”

說完,他直接沖天而起,直奔那天塵而去!

城牆上,葉玄看向那遠處的慕虛,後者此刻也在看着他!

葉玄笑了笑,然後直接轉身消失在天際盡頭。

走了?

見到這一幕,慕虛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沉默片刻後,慕虛直接看向那寒江,“寒江,這些年來,你我雖然交手過,但卻一直未曾分出勝負,不如就今日分個勝負吧!”

寒江笑道:“如你所願!”

聲音落下,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

另一邊,葉玄直接隱匿了起來!

直覺告訴他不對勁!

這白晝城必是尋了外援,而他隱匿起來,就是想找出那外援!

暗中,葉玄看了一眼四周,什麼也沒有發現。

就在這時,葉玄眼瞳驟然一縮,他猛地轉身,這一轉身,一道拳印閃至。

葉玄拇指輕輕一頂,青玄劍飛斬而出!

轟!

一片劍光突然自葉玄面前爆發開來,一瞬間,一道殘影直接被震飛至數千丈外,當這道殘影停下來時,是一名青年男子,男子穿着一件黑色緊身長袍,雙手手臂之上,帶着一對黑金色的護臂。

葉玄看着男子,心中沉聲道:“小塔,有人靠近,你怎麼也不提個醒?”

小塔沉聲道:“你也沒問我啊!”

葉玄表情僵住。

就在這時,遠處那黑袍男子打量了一眼葉玄,然後冷笑,“你就是那劍修!”

葉玄眉頭微皺,“你認識我?”

黑袍男子看着葉玄,“聽說白衣等人沒有聯手殺掉你!”

葉玄正要說話,黑袍男子嘴角泛起一抹譏諷,“那白衣等人未免也太差勁了些!連你這種貨色都解決不了,虧他們還是排名第三的傭兵!”

而就在這時,葉玄拇指輕輕一頂。

嗤!

青玄劍突然出鞘,一道血色劍光自場中撕裂而過,速度極快,眨眼間便是斬至那黑袍男子面前。

黑袍男子雙眼微眯,右臂擡起橫檔。

轟!

隨着一道炸響聲響徹,那黑袍男子右手手臂上的護腕直接炸裂開來,而其本人更是瞬間暴退萬丈之遠,而當他停下來時,他右臂直接碎裂!

葉玄看了一眼已經有些懵的黑袍男子,眉頭微皺,“這麼弱?你怎麼這麼弱?你......你能不能強一點?你這麼弱,我連出劍的興致都沒有啊!”

體內,小塔低聲一嘆,這男的也是,居然敢語言攻擊小主,媽的,若論言語攻擊,怕是三劍都不是小主的對手!

沒有人能夠語言攻擊打敗一個不要臉的人!

聽到葉玄的話,遠處那黑袍男子臉色頓時氣的鐵青,他死死盯着葉玄,“你敢辱我!”

葉玄嘴角泛起一抹不屑,“辱你?你也配?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你值得我辱你嗎?”

黑袍男子雙眼猩紅,“葉玄!”

葉玄冷笑,“你是狗嗎?你只會吠?來,求你弄死我!”

黑袍男子突然一聲怒吼,下一刻,他直接縱身一躍,朝着葉玄衝了過去,這一衝,一股強大力量宛如一股洪流朝着葉玄席捲而去,一瞬間,整個星空直接沸騰起來。

遠處,葉玄拇指輕輕一頂。

嗡!

一道劍鳴聲自場中響徹,下一刻,一柄劍自場中一閃而過!

轟!

遠處,隨着一道震耳欲聾的炸響聲響徹,那黑袍男子瞬間暴退數萬丈之遠,而這一次,當他停下來後,他已經只剩靈魂!

這一刻,黑袍男子直接懵了!

葉玄突然痛苦道:“天啊!你怎麼這麼弱?你......你爲什麼這麼弱?”

黑袍男子;“......”

葉玄突然搖頭一嘆,然後轉身離去。

黑袍男子有些懵,對方不出手?

就在這時,葉玄突然停下腳步,“你......太弱太弱了!這麼弱的你,不配死在我的劍下,如果我是你,我就選擇去買塊豆腐撞死,這麼弱,我都不怕活在世上!”

說完,他朝着遠處走去!

身後,那黑袍男子突然宛如野獸般怒吼,“該死的劍修,你竟敢辱我,你......”

葉玄突然停下腳步,他轉身看向黑袍男子,“過來打我啊!我求你過來打死我,我真的太想死了!”

黑袍男子像看魔鬼一樣看着葉玄,靈魂都在顫抖,“你......”

葉玄微微搖頭,“現在起,我不與你說話了!你這麼弱,沒有資格與我說話!我不與廢物說話,謝謝!”

說完,他轉身離去!

小塔;“......”

遠處,那黑袍男子已經快瘋了!

不帶這麼侮辱人的,這誰能忍?稍微有一點血性的人都忍不了啊!

黑袍男子直接朝着葉玄衝了過去,他現在只想乾死葉玄,甚至是與葉玄同歸於盡!

而就在這時,一名女子突然出現在黑袍男子面前,她拂袖一揮,黑袍男子直接被一股神秘力量擋住。

女子穿着一件簡單的布裙,長髮披在身後,容顏秀麗,身上散發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她腰間,掛着一個白色小荷包,上面有一個小小的‘寧’字。

黑袍男子怒視着女子,“南寧,你別阻擋我!”

名叫南寧的女子右手突然輕輕一扇。

啪!

黑袍男子直接被這一巴掌扇飛,當他停下來時,他靈魂已經徹底虛幻,接近透明!

這一刻,黑袍男子清醒了!當然,也慌了!

剛纔是失去了理智,已忘卻生死,而現在,腦袋清醒後,又開始畏懼死亡了!

南寧冷冷看了一眼黑袍男子,然後轉身看向遠處停下腳步的葉玄,“劍修!”

葉玄打量了一眼南寧,然後笑道:“你們是排名第一的傭兵團,還是那江畔?”

南寧看着葉玄,“江畔!”

葉玄微微點頭,“我們也別廢話,很顯然,你們是受白晝城之拖來殺我,既然是殺我,那你們是選擇單挑還是我們選擇羣毆?若是單挑,我們就一對一,若是羣毆,那我現在就叫人!”

南寧盯着葉玄,沒有說話。

葉玄眉頭微皺,“怎麼?很難選擇嗎?”

南寧突然道;“你是誰?”

葉玄楞了楞,然後大笑起來。

南寧黛眉微微蹙了起來,“你笑個什麼?”

葉玄看向南寧,嘴角泛起一抹譏諷,“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來殺我,你們江畔傭兵團都是些腦殘嗎?”

南寧雙眼微眯,拂袖一揮,一瞬間,她面前的時空直接盪漾起來,一股強大力量透過這無數時空朝着葉玄狠斬而去!

極其恐怖的力量!

遠處,葉玄拇指輕輕一頂。

青玄劍飛出!

嗤!

這一劍出,葉玄面前的時空直接被撕裂開來,被撕裂的,還有那南寧的力量!

見到這一幕,南寧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葉玄看向南寧,譏諷道:“知道白衣爲何會棄單嗎?”

南寧看着葉玄,“確實有點好奇!”

葉玄掌心攤開,青玄劍突然飛到南寧面前,“女人,你給老子好好看這劍,然後你再想想,你們那低等的六界世界有沒有這種級別的神物!”

低等的六界世界?

南寧眉頭微皺,她冷冷看了一眼葉玄,然後看向葉玄面前的青玄劍,她猶豫了下,然後握住青玄劍,當握住青玄劍的那一瞬間,她臉色瞬間大變,她下意識地連忙鬆開了手,而此刻,她眼中已滿是驚駭之色。

她在劍宗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可怕的未知存在!

南寧擡頭看向遠處葉玄,“你到底是誰!”

葉玄譏諷道:“我是誰?”

小塔突然道:“你是最強二代!沒有之一!”

葉玄:“......”

....

PS:求票!!!!!我大前天爆發了!!我有底氣求票!!!!

第四百五十九章:食惡念,吞人心!第一千九百章:身後幾位大佬?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時間法則!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四百一十四章:什麼也別說,幹就是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恥辱!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靈域!第四百一十三章:凡人之最,劍道之巔!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我有點尷尬!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劍足以!第三百九十八章:我妹妹呢?第八百五十章:這一生!第四百二十六章:又不是我孫子!第九百二十一章:我來我來!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我的人到了!第三百五十三章:無間煉獄!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該分別了!第一千兩百五十六章:命數!第一千六百章:天地玄鏡!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土鱉!第五百一十七章:誰?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坑兒!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忽悠!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這可是神物!第九百八十五章:殺光?第二百四十八章:血洗青州!第兩千一百七十二章:天王蓋地虎!第五百四十六章:星空扛碑人!第四百八十七章:善惡由心定!第七百六十四章:菊花處!第七十四章:不講和,不罷手!第三百八十四章:小世界!第三百二十六章:斬仙劍陣!第三百八十二章:摸遍全身!第九百九十一章:凡劍!第五百九十八章:我這一劍下去..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你很厲害的,對嗎?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暗淵!第一千八百四十章:伯仲之間!第兩千零一十八章:可能出事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入戲太深!第六百四十一章:打架全靠喊人!第三百三十二章:第二道道則!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就服你!第一百二十一章:抱歉,我不想聽!第兩千兩百七十四章:一起殺!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突破!第三百五十八章:你好狠啊!第兩千零六十章:六界!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該結束了!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丁芍藥!第兩千零七十四章:拼一把!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正義必勝!第二百二十八章:他日雲端相見!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小心啊!第七百九十六章:神墟之地!第六百一十三章:請尊重我!第四百四十四章:劍鳴之聲,攝人心魄!第五百八十一章:血脈覺醒!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五行絕體!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是嗎?第兩千零六十一章:沒有之一!第三百六十四章:我不信你!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老爹會不會被打死?第二百一十一章:一切有我!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正義必勝!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你們是飄了啊!第五百七十五章:簡直蠢哭我!第兩千零三十五章:可以這麼玩的嗎?第三百一十五章:不惜一切代價!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劍道初成!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糖葫蘆!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七百五十八章:生命禁區,兩界天!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懂的都懂!第四百四十一章:畫師!第七十章:老哥回來了!第九百四十七章:不死之身!第六十五章:有什麼話,日後在說!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多活幾年!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塔權!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就是這麼簡單!第五百五十章:劍宗,永不妥協!第五百七十四章:時間與維度!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我可以裝嗎?第一千九百四十章:殿主!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喚祖!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身後沒人?第八百六十九章:是我太仁慈了嗎?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天災人禍!第兩千兩百七十五章:什麼毛病?第六百七十二章:白袍女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那個男人!第一千六百章:天地玄鏡!第八百七十九章:一刻鐘!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雲夢子!第九百三十二章:第九!第七百七十五章:你是我嫂子嗎?第一千八百零四章:他拿我當兄弟!第六百八十章:武安寧!
第四百五十九章:食惡念,吞人心!第一千九百章:身後幾位大佬?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時間法則!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四百一十四章:什麼也別說,幹就是了!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恥辱!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靈域!第四百一十三章:凡人之最,劍道之巔!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我有點尷尬!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劍足以!第三百九十八章:我妹妹呢?第八百五十章:這一生!第四百二十六章:又不是我孫子!第九百二十一章:我來我來!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我的人到了!第三百五十三章:無間煉獄!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該分別了!第一千兩百五十六章:命數!第一千六百章:天地玄鏡!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土鱉!第五百一十七章:誰?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坑兒!第一千兩百三十五章:忽悠!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這可是神物!第九百八十五章:殺光?第二百四十八章:血洗青州!第兩千一百七十二章:天王蓋地虎!第五百四十六章:星空扛碑人!第四百八十七章:善惡由心定!第七百六十四章:菊花處!第七十四章:不講和,不罷手!第三百八十四章:小世界!第三百二十六章:斬仙劍陣!第三百八十二章:摸遍全身!第九百九十一章:凡劍!第五百九十八章:我這一劍下去..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你很厲害的,對嗎?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暗淵!第一千八百四十章:伯仲之間!第兩千零一十八章:可能出事了!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入戲太深!第六百四十一章:打架全靠喊人!第三百三十二章:第二道道則!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就服你!第一百二十一章:抱歉,我不想聽!第兩千兩百七十四章:一起殺!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突破!第三百五十八章:你好狠啊!第兩千零六十章:六界!第兩千一百七十七章:該結束了!第兩千三百六十二章:丁芍藥!第兩千零七十四章:拼一把!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正義必勝!第二百二十八章:他日雲端相見!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小心啊!第七百九十六章:神墟之地!第六百一十三章:請尊重我!第四百四十四章:劍鳴之聲,攝人心魄!第五百八十一章:血脈覺醒!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五行絕體!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是嗎?第兩千零六十一章:沒有之一!第三百六十四章:我不信你!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老爹會不會被打死?第二百一十一章:一切有我!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正義必勝!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你們是飄了啊!第五百七十五章:簡直蠢哭我!第兩千零三十五章:可以這麼玩的嗎?第三百一十五章:不惜一切代價!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劍道初成!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糖葫蘆!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七百五十八章:生命禁區,兩界天!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懂的都懂!第四百四十一章:畫師!第七十章:老哥回來了!第九百四十七章:不死之身!第六十五章:有什麼話,日後在說!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多活幾年!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塔權!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就是這麼簡單!第五百五十章:劍宗,永不妥協!第五百七十四章:時間與維度!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我可以裝嗎?第一千九百四十章:殿主!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喚祖!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身後沒人?第八百六十九章:是我太仁慈了嗎?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天災人禍!第兩千兩百七十五章:什麼毛病?第六百七十二章:白袍女子!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那個男人!第一千六百章:天地玄鏡!第八百七十九章:一刻鐘!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雲夢子!第九百三十二章:第九!第七百七十五章:你是我嫂子嗎?第一千八百零四章:他拿我當兄弟!第六百八十章:武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