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四十一章:不爭一時!

聽到葉玄的話,神瞳與命運之子神色皆是變得古怪起來!

無敵?

這傢伙真的無敵嗎?

雖然葉玄很強,但是在他們看來,說無敵那就有點過分了啊!

逆行者看着葉玄,沒有說話。

他也是有些腦殼疼!

這不是還沒分出勝負嗎?

怎麼搞的好像自己已經敗了一樣?

鬱悶!

遠處,葉玄走到神瞳面前,笑道:“我們走吧!”

命運之子猶豫了下,然後道:“葉兄,那星脈......”

葉玄轉頭看了一眼逆行者,笑道:“那星脈,我送給你了!記住,你欠我一個人情!”

命運之子:“......”

逆行者眉頭微皺,“好像本來就是......”

葉玄突然道;“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他直接帶着神瞳消失在原地。

逆行者眉頭皺的更深了。

命運之子猶豫了下,然後也是轉身離去。

原地,逆行者沉默片刻後,道:“什麼鬼!”

這時,一名老者出現在逆行者身旁。

來人,正是魔脈脈主古欽!

古欽看向逆行者,輕聲道:“爲何不殺了他們?”

逆行者沉默片刻後,道;“我不爭一時!”

聞言,古欽微微一楞,很快,他臉上泛起了一抹笑容!

不爭一時!

雖然他希望逆行者殺了命運之子三人,但是,在得到逆行者回答後,他卻很欣慰!

爲何?

因爲逆行者的目標不是一時勝負,而是未來大道。

似是想到什麼,古欽突然道;“方纔那劍修,你覺得如何?”

逆行者沉默片刻後,道:“我不知他方纔那一劍到底是不是隻出了三成力!”

古欽問,“若他真的只出了三成力呢?”

逆行者輕聲道:“那一劍,很強,但關鍵點還是那柄劍,那柄劍能夠撕碎我的‘逆行’之力......”

古欽沉默片刻後,道:“這聖脈何時又收了這麼一個妖孽?”

這時,逆行者看向手中的納戒,“我要閉關一段時間,三月後,我去尋他!”

說完,他轉身消失不見。

古欽轉頭看了一眼,心中一嘆。

化自在強者的傳承!

他已經知道,那化自在強者傳承已經落入聖脈手中。不得不說,這很可惜!

但一想到逆行者,他便又釋懷。

化自在?

逆行者要達到化自在,只是時間問題!

片刻後,古欽離去。

...

聖脈,大殿內。

葉玄與命運之子還有神瞳都站在大殿內,在他們面前,是睦神三人。

他們幾人一直都在關注那地心世界,因此,裡面發生的一切,他們都知道。

三人目光都在葉玄身上,不得不說,三人此刻心中都有些複雜,原本,他們認爲命運之子能夠與那逆行者不相上下的,然而,他們失望了!

命運之子直接被那逆行者吊打!

真正的吊打啊!

如果不是葉玄站出來,聖脈這邊的顏面怕是要丟盡。

這時,那聖脈脈主虛沖突然看向命運之子,笑道:“被打擊到了?”

命運之子沉默。

虛沖低聲一嘆,“如果這點打擊就讓你自我否定自己,然後一蹶不振,那你將會被命運拋棄,明白嗎?”

命運之子點頭。

虛沖又道:“男人,敗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從頭再來的勇氣!”

命運之子看向虛沖,“師尊放心,我不會自暴自棄!”

虛沖點頭,“那就好!”

說着,他看向葉玄,笑道:“不得不說,你讓我們都意外了!”

葉玄笑道:“脈主,我有一個小小的疑問。”

虛沖點頭,“你說!”

葉玄道:“這地底之下竟然還能有世界?”

虛沖輕聲道:“莫說你,我們都有些詫異!就是不知道,那個世界是那御天神開闢出來的,還是原本就存在的!”

葉玄沉聲道:“有區別嗎?”

虛沖笑道;“若是御天神開闢出來的,那麼,那片世界也就沒有那麼神秘!若是那片世界還在御天神之前.......”

說到這,他沒有繼續說了。

聞言,葉玄明白了!

如果那片世界還在御天神之前,那就意味着,可能是有人開闢出來的,而那個地心世界可不簡單,他下去時,感受過那重力的恐怖,要在下面開闢出一個世界,那得頂着多大的重力?

換言之,御天神並不是最早的化自在強者!

這時,虛沖突然道:“就目前而言,那逆行者的實力,已不輸念通境,若是他更進一步,怕是念通境內,都沒有對手!而一旦他更進一步,那時,我們現在大摩天域的局面會被瞬間打破,我們會被魔脈壓制,甚至覆滅!”

聞言,殿內衆人神色皆是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現在的聖脈與魔脈相比,算是四六開,而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爲逆行者,但如果逆行者再進一步,那時,可就不是四六開了!

一個人,真的能夠逆轉整個局勢!

就在這時,虛沖突然看向葉玄,葉玄眼皮一跳,“脈主......你看我做什麼?”

虛沖緩步走到葉玄面前,他沉聲道:“小傢伙,我們聖脈一脈的生死,都在你身上了!”

葉玄搖頭一笑,“脈主,你可別與我開玩笑!”

虛沖轉頭看向睦神,睦神沉默片刻後,道:“我們能給他什麼?”

葉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這女人看問題看的很明白啊!

你聖脈能給自己什麼?

他與聖脈有感情嗎?

肯定沒有的!

他與神瞳還有命運之子不同,他修煉至今,沒有依靠過聖脈半點資源,相反,還爲聖脈扳回一局。當然,他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見識一下各種強者,以此來磨練自己。但他可沒有想過摻和聖脈與魔脈之間的恩怨,爲聖脈去拼命?

他可不是冤大頭!

這時,虛沖看向葉玄,“你想要什麼?”

葉玄笑道:“應該說,聖脈能給我什麼?”

虛沖沉聲道:“修煉資源,我們可以給你源源不斷的修煉資源!”

葉玄沉默。

別說,他現在還真挺缺修煉資源的,到了他現在這個境界,每一次修煉,都需要非常龐大的靈氣,雖然他無量神晶不少,但還是不夠在小塔內修煉個幾天的。

這時,一旁的牧歌突然又道;“不僅修煉資源,我們還可以給你提供許多的特殊修煉,甚至,我們三人都可以陪你練,除此之外,我們還會讓許多老傢伙一起來研究你的問題,然後提出改善之法,總而言之,我們可以全方位的爲你服務,讓你達到你自己的極限!”

葉玄看向牧歌,“可以這樣的嗎?”

牧歌點頭,“可以!”

葉玄看向睦神,睦神微微點頭,“我聖脈傳承這麼多年,有許多自己獨特的修煉之法!當然,我們知道,你是劍修,有自己獨特的劍道之路,我們不會強行要你學習我們的,我們只是可以輔助你,幫助你達到你自身的極限!”

葉玄想了想,然後道:“可以試試!”

老實說,他現在就是想要提升到自己的極限,之前與逆行者一戰,雖然只交手一回合,但他發現,他還是有許多的不足之處。

那一劍,他沒有動用血脈之力,僅僅只是用了氣勢與劍勢,不過,他佔了一個便宜,那就是動用了青玄劍,而且,那逆行者輕視了他!

如果對方一點也不輕視他,他真不一定能夠撕碎對方的手!

這時,一旁的虛沖突然道:“我們時間不多,現在我們就開始對你針對性的訓練,我聖脈會竭盡全力相助你,讓你在三個月後的比試之中戰勝那逆行者!”

說着,他看了一眼牧歌,後者會意,然後掌心攤開,一枚令牌自他手中飛出。

轉瞬,三名黑袍老者出現在場中。

虛沖看向葉玄,“我們先從戰鬥開始!你之前對那逆行者出的那一劍,核心點是氣勢與劍勢,對嗎?”

葉玄點頭,“是的!”

虛沖轉頭看向身旁的三名老者,“這三位是我聖脈的太上長老,分別是木長老,神長老,丘長老,接下來的時間裡,就由他們三人來訓練你!”

葉玄看向那三人,微微一禮,“有勞了!”

爲首的木長老看了一眼葉玄,“你可知勢有幾種?”

葉玄搖頭。

木長老沉聲道:“至少數百種!”

葉玄:“......”

木長老繼續道:“你主要的是氣勢與劍勢,這兩種勢,你幾乎都做到了自己極限,現在,我們建議你可以借勢!”

葉玄眉頭微皺,“借勢?”

木長老點頭,“自己的勢,終究有一個極限,但若是借勢,那就可以暫時打破這種極限!借用時空之勢,借用諸天萬界之勢......如果機緣已到,你甚至可以藉助外勢來讓自己再次突破。”

葉玄沉聲道;“如何借?”

木長老笑道:“這個很簡單!”

葉玄微微一楞,“很簡單?”

木長老點頭,“我聖脈傳承這麼多年,一些功法神通什麼的,自然不少!”

說着,他看向一旁的虛沖,“脈主,我要動用宗內所有的資源!”

虛沖微微一笑,“可以,此刻起,宗門內所有資源任由你調動,不僅如此,所有人都需要配合你,包括我!”

片刻後,整個聖脈行動起來!

.....

第六百八十一章:他們來了!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葉少不能死!第一千章:這個問題,要收費!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先走!第八百三十二章:哥,別自責!第一千零六十一章:生死爲契!第七百一十七章:劍鋒一出,誰與爭鋒?第二百六十五章:問過老子了嗎?第四百三十三章:她在哪裡!第一千兩百一十七章:劍道信念!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優秀!第五百六十章:該殺就殺,該跑就跑!第五百三十一章:戰!第九十章:殺!殺!第五百四十七章:你繼續說,我繼續砍!第九百三十二章:第九!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把你閹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太優秀,沒辦法!第八百一十七章:劍宗宗主!第三百三十三章:夢中劍!第七百三十五章:最後一位人王!第三百九十四章:往死裡幹!第一百二十四章:你沒有懷孩子吧?第九百七十一章:最鋒利的劍!第一百三十章:血戰!第一千五百九十章:父債子償!第三百九十六章:滅道一學院!第九百二十四章:光溜溜!第一百五十一章:說吧,想要什麼姿勢!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找青兒!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完整版的道經!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不是對手弱,是她太強第一千兩百零四章:姑爺!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離去!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我不是人!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痛苦!第一千零三十章:域外戰場!第一百八十九章:一路殺到帝都!第一千零一十二章:至高天道!第四百七十二章:年輕一代,可有人一戰?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愛!第二百四十四章:素裙女子!第兩百六十一章:我,前無古人!第八百八十六章:人心!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無敵劍體!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幾成勝算?第一百零七章:誅劍仙!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道臨界!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先知之謀!第一千兩百八十章:三生!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殺了!第一千六百六十章:收人!第八百三十章:變故!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神階永生源泉!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一個人!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別廢話,快打我!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要雄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書屋來歷?第一百章:催動界獄塔!第五百八十七章:我盡力了!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就地斬殺!第七百一十九章:姐!第六百六十八章:去五維種靈果!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命知之上!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無敵的文明!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葉神!第一千兩百五十五章:允許你先跑三十丈!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七百九十一章:猜你大爺!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你好有骨氣啊!第一千零六十八章:單挑!第四百零九章:神門前,一指斷神魂!第兩千零九十六章:我不!第四百零一章:簡自在來歷!第七百二十九章:六道真言!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投資!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跪求一死!第六百一十八章:我後悔了!第一百三十四章:求你打我,真的!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我不!第兩千零五十五章:比血脈之力?第二百九十二章:你懂的!第七百二十五章:素裙女子的實力!第四百九十一章:讓我死吧!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大動靜!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很強嗎?第五百六十九章: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第二百四十二章:是不是看不起我?第七百四十六章:發瘋的素裙女子?第二百三十九章:劍出必死人!第八百零七章:螳螂捕蟬!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什麼姿勢都會!第二百九十五章:是他先動的手!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這要求高嗎?第五十七章:你是不是沒睡醒?第兩千零三十三章:逆行者!第兩千零四章:不想失去無敵的感覺!第七百六十八章:最低命境!
第六百八十一章:他們來了!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葉少不能死!第一千章:這個問題,要收費!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先走!第八百三十二章:哥,別自責!第一千零六十一章:生死爲契!第七百一十七章:劍鋒一出,誰與爭鋒?第二百六十五章:問過老子了嗎?第四百三十三章:她在哪裡!第一千兩百一十七章:劍道信念!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優秀!第五百六十章:該殺就殺,該跑就跑!第五百三十一章:戰!第九十章:殺!殺!第五百四十七章:你繼續說,我繼續砍!第九百三十二章:第九!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把你閹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太優秀,沒辦法!第八百一十七章:劍宗宗主!第三百三十三章:夢中劍!第七百三十五章:最後一位人王!第三百九十四章:往死裡幹!第一百二十四章:你沒有懷孩子吧?第九百七十一章:最鋒利的劍!第一百三十章:血戰!第一千五百九十章:父債子償!第三百九十六章:滅道一學院!第九百二十四章:光溜溜!第一百五十一章:說吧,想要什麼姿勢!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找青兒!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完整版的道經!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不是對手弱,是她太強第一千兩百零四章:姑爺!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離去!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我不是人!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痛苦!第一千零三十章:域外戰場!第一百八十九章:一路殺到帝都!第一千零一十二章:至高天道!第四百七十二章:年輕一代,可有人一戰?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愛!第二百四十四章:素裙女子!第兩百六十一章:我,前無古人!第八百八十六章:人心!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無敵劍體!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幾成勝算?第一百零七章:誅劍仙!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道臨界!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先知之謀!第一千兩百八十章:三生!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殺了!第一千六百六十章:收人!第八百三十章:變故!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神階永生源泉!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一個人!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別廢話,快打我!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要雄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書屋來歷?第一百章:催動界獄塔!第五百八十七章:我盡力了!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就地斬殺!第七百一十九章:姐!第六百六十八章:去五維種靈果!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命知之上!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無敵的文明!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葉神!第一千兩百五十五章:允許你先跑三十丈!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搞事情!第七百九十一章:猜你大爺!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你好有骨氣啊!第一千零六十八章:單挑!第四百零九章:神門前,一指斷神魂!第兩千零九十六章:我不!第四百零一章:簡自在來歷!第七百二十九章:六道真言!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投資!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跪求一死!第六百一十八章:我後悔了!第一百三十四章:求你打我,真的!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我不!第兩千零五十五章:比血脈之力?第二百九十二章:你懂的!第七百二十五章:素裙女子的實力!第四百九十一章:讓我死吧!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大動靜!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很強嗎?第五百六十九章:人不爲己,天誅地滅!第二百四十二章:是不是看不起我?第七百四十六章:發瘋的素裙女子?第二百三十九章:劍出必死人!第八百零七章:螳螂捕蟬!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什麼姿勢都會!第二百九十五章:是他先動的手!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這要求高嗎?第五十七章:你是不是沒睡醒?第兩千零三十三章:逆行者!第兩千零四章:不想失去無敵的感覺!第七百六十八章:最低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