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統治情報一處三樓的第一天(修)

興葉大街。

楊旭陽帶着兩名探員,還有三十多名特勤人員已經趕到。

PCA聯邦中央情報局本身就是一個正統的權力機構,他們下面還有着自己的特勤行動序列,一旦有可能發生暴力衝突事件,探員們都會調動特勤人員。

“邪門了啊!”楊旭陽坐在車裡。

他拿着液晶板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卷宗裡,那位嫌疑人的行爲軌跡。

如那位新上任的督查所說,對方確實十次有九次都在下一個路口,輕微擡頭朝右上方看了一下。

那動作輕微到,他們那麼多人看過監控錄像,全都沒有發現。。

但這個動作又很明顯,因爲當慶塵提醒之後,大家拿十段監控錄像放在一起對比,又確確實實的能夠發現端倪。

楊旭陽看向另外兩名探員:“這位新上任的督查是個什麼妖孽啊,這種事情都能發現?他怕不是一整晚都在看這幾段監控錄像?”

一名探員說道:“你沒有看工作羣裡都炸鍋了嗎,現在三樓大辦公室裡已經空了,所有人除了慶準已經全都被派了出來,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任務,都是大家目前手頭上最棘手的案件。也就是說,他肯定不是一整晚都在看這一個案子,而是所有的案子他都看了。”

這三人最早出來,所以不知道大辦公室裡後續發生了什麼。

但此時此刻所有探員都在奔赴自己的目標,大家在路上討論着討論着,都感覺要瘋了。

那位年輕督查靜靜的站在大辦公室裡,一條又一條的指令宛如機械般精準發出,一個又一個線索被抽絲剝繭的找出。

那種強大的壓迫感,讓人完全忽視了對方的年紀、級別。

楊旭陽嘆息道:“到底怎麼樣,就看今天大家抓人的成功率了,咱們七組好久沒有傾巢出動過了,也不知道七組的秘密監獄能不能裝下那麼多人。”

說着,他帶頭下車,對特勤組打了三個戰術手勢。

探員們與特勤人員分爲兩組,朝着前方的地幔大廈包抄過去。

按照那位嫌疑人的擡頭角度,嫌疑犯就在地幔大廈的504戶或者604戶。

楊旭陽帶着幾名特勤人員乘坐電梯,另一隊則走安全通道,還有四人則守在樓下,以防嫌疑犯跳窗逃跑。

然而事情比想象中還順利,楊旭陽這邊纔剛抵達504戶門口,那門竟然從裡面打開了。

一名年輕女性看到楊旭陽等人便露出詫異神色,轉身往屋裡跑去。

沒跑兩步,就被楊旭陽開槍擊中雙腿趴在了地上。

“按住她,”楊旭陽獰笑道:“見了一處的活閻王還想跑?”

下一刻,楊旭陽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因爲那女人趴在地上後便沒了聲息。

他趕忙上前兩步將女人翻過身來,卻見女人嘴角的已經流出血液。

“草,”楊旭陽暴躁的站起身來。

女人是嘴裡藏有毒囊的死士,這一點說明,這條線索其實非常重要,不然怎麼會有決死之心如此果斷的死士在這裡?

這也說明,那位新督查的所有判斷,都是正確的!

“完了,我完了,趕緊給我搜查屋裡,看看有沒有能用的線索,”楊旭陽暴躁的在屋裡來回踱步:“新督查上任被我們搞了個下馬威,正沒處發火呢,結果我還讓嫌疑人自殺了!”

楊旭陽能想象到,自己將會面對怎樣的處罰。

“怎麼辦?”一名探員同伴面色慘白的問道:“新老闆如果給咱們三個定罪,說我們有意給嫌疑犯留出咬毒自殺的機會,咱們仨也得進秘密監獄。”

在情報一處裡,很多時候並不是那麼在意證據,只要你有嫌疑,把你關進秘密監獄裡,就算能出來也要脫一層皮了。

楊旭陽發狠說道:“回去跪着試試,只能希望新老闆別那麼記仇了。”

此時,三名探員都在各自擔心着,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個問題,他們這邊確認嫌疑犯確實存在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新老闆派出去的其他隊伍也會有所收穫?

那今天情報一處、第七組,恐怕要引起情報界的震動了吧。

……

……

另一邊。

已經帶人來到PCA聯邦中情局總部門外。

一名探員問道:“副隊,楊旭陽那邊來消息,他們要抓的犯人已經服毒自盡了。”

慶樺很清楚這意味着什麼:“抓住周臣易之後,第一時間檢查他的口腔,別給他服毒自盡的機會,另外給七組所有兄弟交代出去,今天的所有行動都這樣做。”

原本門外的安保人員還想阻攔、檢查證件,結果一看是慶樺帶人來的,立馬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兩名安保人員站的筆直,還小聲交談着:“大清早的,情報一處的活閻王怎麼來了,又有人要遭殃嗎?”

“別說話,小心給你也一起帶走了。”

當慶樺等人走入總部大樓,所有認識他們的探員都紛紛避讓到兩旁,生怕這羣活閻王找的是自己。

慶一、慶聞等影子候選者剛來,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旁的探員給他們解釋:“這都是情報一處的活閻王,一般他們是絕對不會來這裡的,來了準沒好事,今天也不知道是誰要遭殃了。”

慶一眼睛一動,趕忙跟在了慶樺等人身後,想看他們準備做什麼。

不止是他,所有慶氏影子候選者都跟在後面。

卻見慶樺等人來到情報六處,根本沒有亮明證件、說明原由的過程,直接便將辦公位上的周臣易按在了地上電暈,還硬生生的掰開了嘴,檢查後槽牙是否藏有毒囊。

電擊周臣易,不是因爲慶樺等人手段溫和,還使用電擊槍這種老掉牙的手段。

而是很多間諜的心臟旁,都被組織植入了微型芯片與炸藥,同一個行動組裡有任何一個成員心跳停止,所有人行動組成員心臟內的芯片都會啓動,開始一組人的自毀程序。

這是最狠辣的保密手段,比槽牙裡藏毒還要兇狠一些。

所以慶樺他們要有電擊這種比較樸素的手段,先擊毀對方心臟裡的芯片。

如果有的話。

確認嘴裡沒有毒囊後,慶樺才鬆了口氣:“有芯片嗎?”

旁邊還有一名探員拿着檢測設備放在周臣易胸口,他搖搖頭:“沒有,是條小魚。”

情報六處的見習督查陰沉着面色,來到慶樺面前:“周臣易犯了什麼事情,竟然勞煩情報一處的人來調查?想帶走他可以,但如果沒有證據的話也不行,我們情報六處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其實這位叫做神代悠太的見習督查已經知道某些事情可能敗露,也知道情報一處的人來這裡,肯定是抓到周臣易的把柄了。

但是他必須站出來迴護一下,不然以後可就沒辦法帶隊伍了。

慶樺沉思了一下問道:“什麼時候情報一處從情報六處帶人,還需要給你們證據了?如果想看證據,可以跟我回情報一處看,能不能再走出來我就不保證了。”

他手裡是有證據,但他不想給。

而那位神代悠太面色猙獰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來。

旁邊圍觀着的慶一讚嘆:“原來情報一處這麼豪橫的嗎,不知道現在申請調去情報一處還來得及嗎?”

他本就想看看情報一處那邊到底是什麼樣的,結果這還沒出門呢,情報一處的活閻王們就上門來抓人了。

不得不說,慶樺這次行動是很令人震撼的,起碼比軟趴趴的情報三處強。

慶一來了PCA情報三處之後總覺得很失望,探員們溜鬚拍馬就算了,連最起碼的反偵察意識都跟真正的情報人員相去甚遠。

如今看了情報一處的行動,他才明白原來情報三處真的只是一個,用來鍍金的地方。

要是能調到情報一處就好了,慶一在心裡想着。

此時,慶樺帶人快速離開,慶一突然問身旁的探員:“這是情報一處的哪個督查嗎?”

“不是,”探員搖搖頭:“慶樺是情報一處第七組的見習督查,是咱們慶氏的人。他們那邊的編制比較高,頭頂上還有一位正職督查來着,據說那位正職督查昨天才剛剛上任。看樣子,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了,不曉得會燒到多少人。”

慶一心說,這督查可比他們這些見習督查當的過癮多了啊,也不知道是家族裡哪位情報系統的精銳在負責情報一處第七組?

……

……

整整一天的時間,情報一處四散抓捕嫌疑人的消息不脛而走。

抓的人裡有官員,有普通人,有情報人員,單看這人員結構,誰也鬧不明白情報一處到底發了什麼瘋。

到了傍晚的時候,第七組的秘密監獄裡已經關滿了人。

而那些探員們疲憊了一天,一個個癱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時不時的用小心翼翼的眼神,打量着那位辦公室裡的督查。

慶塵正沉浸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裡閉目養神,彷彿今天外界發生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似的。

也並不關心探員們的抓捕結果。

那間辦公室外,是鬧哄哄的大辦公室,而那間辦公室裡,則是一片被隔絕後的寧靜世界。

一名探員壓低了聲音說道:“神了,我這邊剛破門進入嫌疑犯家裡,那小子當場就撂了,說是幫鹿島往18號城市偷偷運過人,還把他當時賄賂過的出入境管理局官員給供出來了,好像叫什麼李孟林。楊旭陽現在去抓李孟林了,應該正在回來的路上。”

“我這邊也是直接找到了正主,直接從嫌疑犯家裡搜出了密信,這貨竟然向荒野泄露了聯邦集團軍明年在長洲平原的清剿計劃。”

探員們之間相互交流了一下,就在抓捕嫌疑犯的過程裡,有人咬毒自盡,有人當場就招供的,還有家裡查出證據的。

總共抓捕37人,起碼有一大半都已經確定,就是探員們要抓的人。

在慶塵到來之前,探員們爲了辦案已經忙活了小半個月,結果慶塵來了之後,只用了一個晚上便將最棘手的案件處理了大半。

只有經歷過這一天的人,才能明白這位新老闆的恐怖。

以至於,此時此刻所有探員看向那間辦公室的眼神,都敬畏了起來。

樓上情報一處的其他幾組,都紛紛派人來三樓打聽情況,但第七組的探員們在慶樺交代下,全都守口如瓶,什麼消息都沒有透露出去。

慶樺的警告也很簡單:在這位新老闆眼皮子底下別搞小動作,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從今天開始大家必須踏踏實實工作,少跟外界接觸。

傍晚的夕陽斜照,慶樺和慶準兩位見習督查坐在茶水間裡,一人端着一杯咖啡。

慶準十分悠閒,今天所有人都很忙,唯獨他待在大辦公室裡哪都沒有去。

美其名曰守家,保護新老闆。

慶樺看向慶準:“你說,影子先生派這麼一位妖孽來情報一處是打算幹什麼?統一PCA中情局嗎?我在PCA工作了十一年,這麼妖孽的老闆還是第一次見!”

慶準笑了笑:“影子先生想做的事情,你我肯定猜不到,我只知道今天神代、鹿島、陳氏都要非常頭疼了,好幾條重要的線被揪住了把柄,說不好還會順藤摸瓜揪出點大貨來。”

慶樺低聲說道:“等會兒楊旭陽回來了,大家一起幫他求求情,雖然他今天抓捕行動失敗了一個,但這起碼是一個忠心耿耿爲慶氏做事的老人了,可千萬別讓督查給弄到秘密監獄裡去。”

慶準想了想笑着說道:“好,到時候我跟你一起求情……不過你也看到了,新老闆沒那麼好說話,咱倆能不能保住楊旭陽真不好說,你可別給自己也搭進去。”

“有人一起求情總歸是好的,”慶樺鬆了口氣,他將杯中的咖啡一口氣喝完,心裡總有點不是滋味。

就在昨天,他們還想着要給新老闆一個下馬威,結果這下馬威沒給成,對方倒是直接在一天之內震懾到了所有人。

太快了。

一般新老闆上任,起碼得花好幾個星期的時間才能在組裡確立威信。

但這位,只用了一天。

慶樺他們知道,既然新老闆有能力一天時間之內查出這麼多線索,那就一定有注意到他們之前在調查中犯過的很多錯誤:沒證據就抓人、利用職務之便做的一些事情、不翼而飛的贓款……

要知道,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去貪腐官員的家裡抄家,這可是情報一處裡最肥的差事了。

所以新老闆如果想追究,那第七組估計誰也跑不掉。

追究還是不追究,全在新老闆一念之間。

可笑的是,他早上還說要給新老闆一個臺階下,事實是什麼呢?人家根本就不需要這個臺階。

現在,他們要考慮的是,新老闆願不願意給他們臺階下。

就在此時,一名探員又小心翼翼的往辦公室裡打量,卻發現那位一直在閉目養神的督查,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

而且,還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只是這一剎那,探員感覺自己像是被人在心臟上開了一槍似的,渾身一震後趕忙低下了腦袋。

那目光太攝人心魄了。

下一刻,楊旭陽面帶愁容的從外面回來,也帶回了出入境管理局官員李孟林。

今天最後一次抓捕行動也隨之宣告結束。

慶塵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就在他踏出門的瞬間,一整間大辦公室的探員,全都不由自主站起身來。

大辦公室裡寂靜無聲,所有探員都默默的等待着他下達命令。

第七組的督查職位已經空缺了將近半年,不知不覺間大家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過如此整齊劃一的動作了。

慶塵看向楊旭陽:“辛苦了。”

楊旭陽張了張嘴巴,猶豫半晌才說道:“老闆,今天早上的第一個行動……”

慶塵平靜說道:“我知道,沒關係。”

就是這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差點讓楊旭陽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他在想,自己明明已經是老探員了,還是外面人人敬畏的活閻王,結果此時在辦公室裡看着面前的年輕人,卻忍不住的心生感激與敬畏。

原本打算幫楊旭陽求情的慶樺鬆了口氣,他知道這個坎兒算是邁過去了,而且新老闆也沒打算報復他們搞下馬威的事情。

慶準抱着胳膊靠在牆上旁觀,忽然覺得今天這一幕,值得自己玩味很久。

一天時間就整合了整個情報一處的慶氏派系?這種戰績以前沒有,以後恐怕也不會有。

慶塵沒再看楊旭陽,而是對所有人說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不過可能還要加班。我要求各位在24小時之內,把今天抓回來的人全都突擊審訊結束,重點審訊與神代、鹿島有關的嫌疑人,有問題嗎?”

探員們異口同聲吼道:“沒有!”

原本疲憊的探員們,竟是因爲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又重新亢奮起來。

慶塵看着他們,然後點點頭說道:“很好,我就坐在這間辦公室裡陪着各位加班,有任何困難都可以來直接找我……開始吧。”

第七組的探員們全都動了起來,像是一頭頭亢奮的公牛。

慶塵看向楊旭陽:“把李孟林帶過來,這個人我有用。”

楊旭陽趕忙迴應道:“好的老闆,我這就把他從秘密監獄裡提出來帶到您辦公室。”

……

……

五千字章節,晚上11點還有一章。

求月票。

第883章 禁忌物剪影2.0,全新版本!(修)第927章、心鬼與守護,後會無期(修)第966章、昏厥(修)774、別人有的,你也要有(修)980、一張紙條118、男人的迷信(修)第929章、自帶BGM的Zard(修)第901章成年禮(修)843、慶塵的粉絲見面會(修)523、師父與騎士(修)811. 中羽的愛情 (修)69、可不可以住在你家(修)538、好久不見(修)396、旁觀者(修)173、高深莫測的老闆(修)227、都是套路(修)985、人間大雪,歲已成冬152、隔代親慣壞小孩子(修)第889章 戰友之間的默契與信任(修)401、北極號(修)342、假裝NPC(修)458、慶塵督查(修)482、覺醒,掌握雷霆!(修)607、限定皮膚(修)109、秋狩(修)176、特效!(修)683、倒春寒(修)421、回家(修)287、潛逃的神代空音(修)310、聰明人(修)228、兩幅面孔(修)628、積分!積分!(修)6、過河的悍卒(修)686、最重要的任務(修)716、離家出走(修)423、他也是時間行者?(修)745、大羽!平推流!(修)133、秋狩隊伍裡的時間行者(修)976、下個路口見268、真與假(修)428、慶原的線索!(修)739、紐約,新的禁忌之地!(修)512、同樣被治癒的人生(修)215、賣藝不賣身(修)188、雞飛蛋打(修)830、壹的新身體(修)860、套娃!戲命師的手段!(修)829、被排擠的慶塵(修)617、種田計劃!(修)559、快節奏生活(修)287、潛逃的神代空音(修)767、野心家與慶塵(修)725、影子殺人(修)384、接一個人回家(修)473、最後一米(修)145、騎士冢(修)188、雞飛蛋打(修)第908章 神代雲羅的大師兄(修)26、經歷過痛苦的人生,纔會更高等(修)225、爲遊戲增加賭注(修)第902章 傀儡師的挑釁(修)261、崑崙,鄭遠東(修)736、二線作戰,極限換家!(修)上架感言第907章 A級基因藥劑(修)19、限制出行(修)576、困獸之鬥(修)151、規則再現!(修)706、最關鍵的一環,神明之血!(修)95、關鍵詞(修)166、迴歸(修)148、不是枷鎖(修)746、土豪就是可以爲所欲爲(修)758、家長會的績效指標,抓間諜!(修)773、新族長,Zard(修)577、縱身一躍(修)488、閒着也是閒着(修)825、被打入冷宮的慶塵(修)633、遠方的朋友,叮咚(修)48、背鍋者,劉德柱(修)463、娛樂節目(修)267、落幕(修)596、生死看淡(修)612、巫師的傳承(修)113、見面禮(修)688、三生有幸(修)196、禁忌物ACE-005(修)339、夕陽餘暉的絢爛(修)179、師父幫你提親?(修)876、被光芒籠罩(修)596、生死看淡(修)第915章 旋轉木馬(修)688、三生有幸(修)463、娛樂節目(修)393、製造的意外(修)458、慶塵督查(修)18、神秘組織(修)51、轉校生(修)14、苟富貴,勿相忘(修)158、提線木偶(修)
第883章 禁忌物剪影2.0,全新版本!(修)第927章、心鬼與守護,後會無期(修)第966章、昏厥(修)774、別人有的,你也要有(修)980、一張紙條118、男人的迷信(修)第929章、自帶BGM的Zard(修)第901章成年禮(修)843、慶塵的粉絲見面會(修)523、師父與騎士(修)811. 中羽的愛情 (修)69、可不可以住在你家(修)538、好久不見(修)396、旁觀者(修)173、高深莫測的老闆(修)227、都是套路(修)985、人間大雪,歲已成冬152、隔代親慣壞小孩子(修)第889章 戰友之間的默契與信任(修)401、北極號(修)342、假裝NPC(修)458、慶塵督查(修)482、覺醒,掌握雷霆!(修)607、限定皮膚(修)109、秋狩(修)176、特效!(修)683、倒春寒(修)421、回家(修)287、潛逃的神代空音(修)310、聰明人(修)228、兩幅面孔(修)628、積分!積分!(修)6、過河的悍卒(修)686、最重要的任務(修)716、離家出走(修)423、他也是時間行者?(修)745、大羽!平推流!(修)133、秋狩隊伍裡的時間行者(修)976、下個路口見268、真與假(修)428、慶原的線索!(修)739、紐約,新的禁忌之地!(修)512、同樣被治癒的人生(修)215、賣藝不賣身(修)188、雞飛蛋打(修)830、壹的新身體(修)860、套娃!戲命師的手段!(修)829、被排擠的慶塵(修)617、種田計劃!(修)559、快節奏生活(修)287、潛逃的神代空音(修)767、野心家與慶塵(修)725、影子殺人(修)384、接一個人回家(修)473、最後一米(修)145、騎士冢(修)188、雞飛蛋打(修)第908章 神代雲羅的大師兄(修)26、經歷過痛苦的人生,纔會更高等(修)225、爲遊戲增加賭注(修)第902章 傀儡師的挑釁(修)261、崑崙,鄭遠東(修)736、二線作戰,極限換家!(修)上架感言第907章 A級基因藥劑(修)19、限制出行(修)576、困獸之鬥(修)151、規則再現!(修)706、最關鍵的一環,神明之血!(修)95、關鍵詞(修)166、迴歸(修)148、不是枷鎖(修)746、土豪就是可以爲所欲爲(修)758、家長會的績效指標,抓間諜!(修)773、新族長,Zard(修)577、縱身一躍(修)488、閒着也是閒着(修)825、被打入冷宮的慶塵(修)633、遠方的朋友,叮咚(修)48、背鍋者,劉德柱(修)463、娛樂節目(修)267、落幕(修)596、生死看淡(修)612、巫師的傳承(修)113、見面禮(修)688、三生有幸(修)196、禁忌物ACE-005(修)339、夕陽餘暉的絢爛(修)179、師父幫你提親?(修)876、被光芒籠罩(修)596、生死看淡(修)第915章 旋轉木馬(修)688、三生有幸(修)463、娛樂節目(修)393、製造的意外(修)458、慶塵督查(修)18、神秘組織(修)51、轉校生(修)14、苟富貴,勿相忘(修)158、提線木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