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上任,中情局督查(修)

清早。

慶一坐在自己豪宅的餐桌旁,吃着僕役做好的早餐,煎雞蛋、白粥、鹹菜、蔥油餅、包子,倒是沒有特別豪奢,只是比較精緻而已。

吃完飯後他擦了擦嘴往外面走去,電梯間裡已經早早有六名保鏢等在那裡了,那是他找母親專門要來的人,個個都是軍中精銳。

事實上慶一的保鏢不止這些,電梯裡還有兩個,每當他乘坐電梯之前甚至都要提前用生命探測儀檢查電梯井。

樓下,還有兩人守着車隊,以免有人在車輛上動手腳。

慶一在10號城市第三區裡買的房子可不止一套,這一層兩戶、樓上樓下四戶,合計六戶全都買了下來,用來給安保人員、僕役居住。

這是真正的財團核心子弟出行,光安保人員就有整整一個作戰班組。。

慶一坐上了自己行政級座駕,這時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李恪。

他微微翹起嘴角,又覺得自己有這種反應好像有點不對,於是足足等鈴聲響了十來下才接起來,然後平靜問道:“怎麼一大清早就給我打電話啊?”

在這行政級座駕裡,後排與司機之前還有一塊隔音板,司機根本聽不到後面乘客說過什麼。

шшш☢ тt kán☢ ¢o

想要指揮司機,必須按下座椅旁邊的通話鍵。

電話對面的李恪也沒在意他的語氣:“聽說你要進行第三輪影子之爭了,所以提醒你一下注意安全。你今天要去情報三處報道吧,情報二處是我家的,我跟父親說過了,你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給我說。”

慶一說道:“我是慶氏的人,你是李氏的人,哪有慶氏子弟出事找李氏幫忙的道理,看不起誰呢?”

李恪說道:“小心準沒大錯,對了,你要想和情報三處手下的探員處好關係,記得收收你那臭脾氣,還有不要跟那些探員們炫富,低調一點跟大家打成一片,這樣他們才能心甘情願的給你幹活。”

慶一哭笑不得:“你怎麼變的這麼婆媽,我和其他幾個影子候選者不一樣的好嗎,年齡太小了,不管做什麼都很難服衆。反倒不如擺闊裝嫩,讓其他幾個影子候選者輕視我,每個人的策略都不一樣,我有我的策略。我不光要擺闊,還要帶着保鏢去上班,等他們所有人輕視我之後,有他們好受的。”

也不知道爲什麼,慶一不由自主的就把計劃全都說給李恪聽了。

其實這是不對的,因爲影子之爭這麼重要的機密,他不應該把計劃告訴任何人,更何況李恪還是李氏的人。

但慶一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這倆人的關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變的有些微妙了。

像是朋友,但大家都沒有承認彼此是朋友。

李恪:“你要自己有想法,我就不說了。等會我把情報二處一名督查的聯繫方式發給你,你如果有危險記得找他,我拜託父親專門讓樞密處給他打過招呼了的。”

慶一不耐煩道:“怎麼這麼多事情啊,喂,我都說不用李氏幫忙了啊!”

李恪:“已經發你了。”

慶一:“……對了,先生呢,他不是帶你去雲遊了嗎,你都回來了,他人呢?”

李恪解釋道:“先生獨自離開李氏,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怎麼,你找他有事嗎?你如果想念先生了可以給他打電話啊,你不是有他手機號碼嗎?”

慶一急了:“我想念他?怎麼可能,我就是問問他去哪裡了而已。”

李恪:“好的。”

慶一無語了,對方分明回答的非常敷衍:“行了我已經到聯邦中央情報局了,不跟你說了。”

李恪說道:“行,明天再電話聯繫。”

慶一本來心情很沉鬱的,因爲他要去聯邦中央情報局裝傻了,但打完這個電話之後心情明顯輕鬆了許多。

還有人知道他並不是真傻、真幼稚,而且李恪竟然還去拜託了那位如今已經執掌李氏的父親,讓樞密院出面通知情報二處暗中協助自己。

或許這就是第二輪影子之爭的意義所在了吧,也是他慶一的優勢。

走下車來,慶一甚至專門背上了一個書包,看起來就像是去上學,而不是上班。

他對自己的安保負責人說道:“把車輛都給我停在PCA門口最顯眼的位置,讓所有人進出的時候都能看到,如果有人問這是誰的車,就告訴他們這是我父母安排給我的車。你們幾個辛苦一點,輪班站在車旁守候,回去我給你們補發一些津貼。”

安保負責人低頭說道:“老闆您客氣了,做這麼點小事不用補發津貼。”

慶一搖搖頭:“一碼歸一碼。”

他進了PCA聯邦中央情報局後,他逢人便叫哥哥、姐姐,熱情的不行。

來到情報三處,他赫然看見那些昨天拜訪過自己的探員,此時正圍在慶聞的身邊嘰嘰喳喳的說着什麼。

而慶聞換上PCA中情局制服,一臉謙遜的樣子,手上那塊價值一套上三區房子的手錶,也早就摘了下來沒有帶。

這次報道,慶聞是情報三處第四組,慶詩是第五組,慶無第六組,慶原第七組,慶一第八組,慶幸第九組。

此時慶一手下第八組的探員們見自己正牌老闆來了,趕忙與慶聞告辭後來到慶一身邊。

他們雖然覺得慶一不可能在影子之爭裡獲勝,但面子上還是要給足的。

不然慶一的父母如果覺得自己孩子在PCA中情局這裡受了委屈,他們也一樣扛不住。

對於財團來說,他們不過是艱難求存的螻蟻罷了。

一名探員來到慶一身邊,小心翼翼的說道:“我們見慶聞來的早,所以就過去說兩句話。”

慶一笑道:“哥哥姐姐們不用擔心的。”

說完,他徑直走到慶聞身邊,頂着西瓜頭乖巧說道:“慶聞哥哥,恭喜你在18號城市的時候獲得了一場勝利。”

他所說的,就是慶聞殺掉了慶鐘的事情,雖然慶鍾也並非慶聞親手所殺,但對於外界來說慶聞確實贏了。

慶聞看向慶一也面色和善:“聽說你到18號城市之後就去了半山莊園?”

慶一點點頭:“嗯,去探望長青姑姑了,她擔心我出事,就說既然無心參加影子之爭,那不如留在半山莊園裡住下。”

要知道,慶一是最早宣佈自己無心影子之爭的,他連自己在第一輪獲得的禁忌物ACE-090不滅胸針,都早早送給了慶聞。

而他的年齡,也是最容易被人輕視的客觀條件。

這時慶一笑着說道:“慶聞哥哥,我這邊也沒什麼能力完成影子先生給的任務,要不這樣吧,你那邊要缺人手了,隨時都可以從我這裡調配人手。”

說着,慶一看向自己第八組的探員們:“哥哥姐姐們記得呀,如果慶聞哥哥那邊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大家可一定要好好協助啊。”

探員們內心一喜,這樣一來他們雖然沒有攤上慶聞這樣的大熱門候選者做督查,但他們實打實的幫過慶聞,以後慶聞如果上位了肯定也不會忘記他們。

不過,這慶一看樣子是真的沒打算參與影子之爭啊?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第八組探員裡本身就藏有慶一的鷂隼,昨天探員們之間的聊天,也是鷂隼發給慶一的。

所以,他巴不得慶聞帶着他的第八組出去幹活,這樣他的鷂隼就能將慶聞的一舉一動都彙報過來。

就在此時,大辦公室外面有一個迷茫的聲音問道:“這是誰掉的錢包啊?”

慶一不用看就知道是誰,慶幸。

不知道爲什麼,這位慶幸身上從小到大都有一個迷之buff,似乎從7歲開始出門就撿錢,什麼好事都彷彿會應驗在他身上似的,宛如被命運選中的人一樣。

這事在慶氏內部都傳的神了,說他天生就和別人不太一樣,被幸運加持過。

慶幸以前不叫慶幸,而是叫慶崇,後來實在太幸運了,所以父親給改名叫做慶幸。

這時,走廊外面有一名探員匆匆趕來對慶幸說道:“您好,這是我的錢包……”

慶幸淡定的點點頭:“那還給你。”

說完,這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便跟沒事人似的離開了,去自己的辦公室報道。

就像是早就習慣了撿錢撿錢包一樣。

慢慢的,所有影子候選者全部抵達。

不出意外的是,所有影子候選者都打扮的非常樸素,完全放下了自己作爲財團核心子弟的架子,嘗試着與自己手下探員們打成一片,中午吃飯時也全都在食堂。

唯獨慶一例外,他跟自己手下的探員沒什麼交集,上班的時候就坐在自己辦公位上發呆,到了午飯時間就去門口的行政級座駕上吃,車裡擺滿了精美而稀缺的食物。

慶一一邊吃,一邊給自己的鷂隼發去消息:“爲什麼沒看到情報一處的辦公地點?”

鷂隼回來消息:“情報一處是獨立的部門,在隔壁一公里的地方辦公。”

慶一感覺到奇怪:“爲什麼要獨立出去?”

鷂隼:“各個財團勢力都有派精銳情報人員過去,爭奪正統的情報權力,所以PCA中情局高層爲了那羣活閻王相互廝殺時不波及其他人,就讓情報一處獨立辦公。”

慶一放下手機繼續吃飯,他覺得自己有機會要去情報一處轉轉才行,似乎那裡纔是真正的聯邦中央情報局。

……

……

一公里外。

慶塵站在一棟破舊的大樓外面默默打量着,與其他高聳入雲的高大建築相比,這棟大樓就像是表世界舊時代的百貨商場。

只有9層,連建築外面的玻璃結構都破舊了,無人清理。

唯獨一點特別的是,大樓外面還有一圈院子,這裡的院牆高達三米,牆上還有整整齊齊的圍欄式電網,四周到處都是監控攝像。

院子的正門,猶如監獄般森嚴,碩大的鐵門下面還有着一扇小門。

慶塵上前按下門鈴,滴的一聲,裡面一箇中年人拉開了小門上的鐵窗口,面無表情的問道:“誰啊?”

慶塵看了對方一眼平靜,亮出自己的報到函說道:“新上任督查。”

那中年人立馬換了一副笑臉:“哎喲,您怎麼不早說呢,看這事鬧的。”

卡啦一聲,僅容一人通過的小鐵門打開了,中年人引着慶塵往裡面走去。

中年人笑着說道:“您要管轄的第七組就在三樓,一整層樓都是您的,您手下的探員也都在,今天沒人外出查案。”

“嗯,”慶塵點點頭。

來到三樓,中年人吆喝一聲:“新督查來了。”

只是氣氛有點古怪,因爲座位上的九十多名探員,竟一個起身的都沒有,全都面無表情的忙着自己手裡的事情。

中年人一見氣氛不對馬上開溜,慶塵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其他影子候選者接管的探員都在等着拍馬屁,而自己要接管的探員和鷂隼,都在等着檢視自己……

只因爲,情報一處裡容不得鍍金的人來混日子,如果領導太弱,那麼一整組的人都要跟着倒黴。

這時,一名中年人來到慶塵面前伸出手來:“督查您好,我是您來之前的第七組代理負責人,叫做慶樺,見習督查。”

還有一名三十歲上下的青年起身笑道:“督查您好,我是七組的見習督查,叫做慶準。”

慶準,是影子先生交代過的人,對方說此人可以信任。

慶塵打量過去,發現對方面貌俊秀,身材勻稱,看起來非常幹練。

情報一處與其他幾處的編制都有點不一樣,在情報三處,見習督查就可以單獨管理36名探員了。

而情報一處,一組探員96人,還配有正職督查一人、見習督查兩人。

規格就要高出許多。

慶塵看向慶樺:“我現在需要做什麼?”

慶樺似乎早有準備,他帶着慶塵來到督查辦公室裡說道:“您的身份識別碼就是賬號密碼,可以登陸電子檔案庫查詢PCA所有卷宗,七組裡只有您、我、慶準三人有這個權限,您先看看過去的卷宗吧,大概瞭解一下我們之前處理過的案件,好方便您開展工作。”

慶塵問道:“你們現在正在查辦哪些案子?”

慶樺笑着說道:“您還是先看看信息庫再說吧。”

慶塵點點頭乾脆果斷的坐下。

他點開那浩如煙海的信息庫,忽然意識到這就是下屬給他的第一個下馬威。

正常人如果想看完過去的那些資料,怕是要到猴年馬月了。

而在此期間,自己如果想插手七組的事情,對方都可以用“您不瞭解情況”來搪塞他。

這大概算是辦公室政治裡常見的內鬥手段,沒什麼陰謀,但非常好用。

慶塵也很有耐心,這一坐便是7個小時。

督查辦公室門外,有人低聲問慶樺:“這應該是影子先生安排過來的人吧,咱們這樣給他下馬威,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慶樺平靜的從所有探員身上掃視而過:“大家都是慶氏在PCA的馬前卒,如果領導無能大家都沒好日子過,如果他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了,我會向家族申請換人,但如果他能力出衆,我慶樺可以跪下來給他賠禮道歉認錯,跟你們沒關係。”

這樣說完之後,探員們便沒了意見。

慶樺有句話沒說錯,十多年前七組就有過一位非常剛愎自用的督查,結果帶着那時的探員掉進鹿島給他們挖的陷阱裡,一組的人死了百分之九十。

這種事情,誰都不希望重演。

到了晚上,慶塵接到一條信息後,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徑直的往門外走去。

探員們在他離去後相視一眼:“這不會是打算下班了吧,一句話都不說,可能是因爲那個下馬威生氣了。”

“要我看那麼多資料,我也會覺得生氣。”

慶樺想了想說道:“再看看。”

只是他們不知道,慶塵離開大辦公室之後並沒有離開情報一處的大樓,而是去了7樓的某間審訊室。

審訊室裡的影像錄音設備已經全部關閉,正有一名中年人靜靜的等候着。

慶塵推門而入,那中年人客氣的站起身來:“先生好,李雲壽長官讓我代他向您問好。”

慶塵平靜說道:“他有什麼消息要你帶給我嗎?”

中年人客氣說道:“沒有什麼特別的消息,只是讓我與您認識一下,我叫李雲取,未來您有什麼需要協助的事情都可以告訴我,我會竭盡權力配合。”

慶塵點點頭:“心意領了,不過目前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對了,神代和鹿島、陳氏的人在幾樓?”

李雲取說道:“神代在4樓,鹿島在5樓,陳氏在2樓,我們李氏在6樓,目前神代與鹿島那邊應該在全力調查今年上半年的某個人口失蹤案,那件事情可能與慶氏影子有關,可能是想借此查出與慶氏影子有關的線索吧。”

慶塵想了想說道:“好的我知道了,李氏這邊在調查什麼?”

李雲取說道:“在調查機械神教,我們懷疑機械神教背後的金主與神代有關。”

“好的謝謝,”慶塵點點頭:“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也可以給我說。”

說完慶塵轉身回了三樓。

李雲取站在審訊室裡恭恭敬敬的目送慶塵離開,對於他這種李氏派系的人來說,慶塵是整個財團裡爲數不多能上議事桌的人。

這是真正的大人物,如天上雲朵般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很多人以爲慶塵來情報一處是孤身一人,可能連慶氏影子先生都是這麼認爲的。

但並不是。

……

五千字章節,晚上11點還有一章

977、失憶715、波橘雲詭,新的征程(修)第907章 A級基因藥劑(修)311、一碗水端平(修)第888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修)23、不速之客(修)785. 蟑螂之災(修)748、仿生體T-3019(修)987.慈悲703、從未贏過的人,贏了一次(修)278、講武堂的新教習,慶塵(修)406、最好的戰場(修)633、遠方的朋友,叮咚(修)872、風雨將至(修)336、庖丁解牛!(修)430、是什麼遮住了眼(修)第947章 一片烏雲(修)813. 半神之上(修)34、崑崙客(修)105、又出去玩(修)39、所有捷徑裡,最遠的那條路(修)663、快樂池塘邊的小跳蛙(修)433、傀儡(修)684、時不我待!(修)131、大炮打蚊子(修)331、到底是誰的陷阱(修)361、新的穿越機制(修)98、一定很上心吧(修)504、很危險(修)628、積分!積分!(修)3、破碎的世界(修)第910章 翼裝飛行訓練(修)98、一定很上心吧(修)833、回家(修)92、塵埃落定(修)186、黑拳(修)67、狗仔的不眠夜(修)第921章、遊樂園裡的快樂時光(修)373、蜂擁而出的情報一處(修)129、做一個了結(修)307、神代與鹿島(修)215、賣藝不賣身(修)257、白晝的未來(修)588、你也是時間行者?(修)866、永恆之槍!從蒼穹墜落!(修)408、誤會(修)14、苟富貴,勿相忘(修)251、收容禁忌物ACE-011!(修)229、融會貫通!(修)601、慶塵身世之謎(修)第924章、過山車,左與右(修)481、代價(修)542、影子!(修)272、搶生意的人(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586、迴歸(修)234、老友重逢(修)第925章、逃亡!逃亡!(修)454、影子的復仇(修)872、風雨將至(修)第924章、過山車,左與右(修)124、投奔(修)44、直視痛苦(修)812. 惡魔耳語者(修)267、落幕(修)219、真正的影子(修)221、新王加冕(修)第886章 戲命師插手(修)443、內測玩家(修)750、從秘密基地裡消失的仿生體(修)880、Joker的作用(修)730、卡禁忌之地的bug(修)750、從秘密基地裡消失的仿生體(修)448、裝甲門(修)266、彈道(修)571、釜底抽薪的藝術(修)647、戰鬥還在繼續(修)193、小人物的江湖(修)564、搜查(修)621、影子出手(修)292、永遠少年(修)309、新房與新家(修)467、重拾的生與死(修)164、追兇(修)5、超然的地位(修)568、面試(修)189、八角籠內,血性的少年!(修)985、人間大雪,歲已成冬413、收穫(修)241、伏擊與彈道(修)50、心照不宣(修)560、藝術啊(修)73、揍他!(修)上架感言766、相親進行時(修)180、師父(修)167、清除計劃(修)430、是什麼遮住了眼(修)40、解密(修)83、戰鬥與悟性(修)
977、失憶715、波橘雲詭,新的征程(修)第907章 A級基因藥劑(修)311、一碗水端平(修)第888章 雖千萬人,吾往矣(修)23、不速之客(修)785. 蟑螂之災(修)748、仿生體T-3019(修)987.慈悲703、從未贏過的人,贏了一次(修)278、講武堂的新教習,慶塵(修)406、最好的戰場(修)633、遠方的朋友,叮咚(修)872、風雨將至(修)336、庖丁解牛!(修)430、是什麼遮住了眼(修)第947章 一片烏雲(修)813. 半神之上(修)34、崑崙客(修)105、又出去玩(修)39、所有捷徑裡,最遠的那條路(修)663、快樂池塘邊的小跳蛙(修)433、傀儡(修)684、時不我待!(修)131、大炮打蚊子(修)331、到底是誰的陷阱(修)361、新的穿越機制(修)98、一定很上心吧(修)504、很危險(修)628、積分!積分!(修)3、破碎的世界(修)第910章 翼裝飛行訓練(修)98、一定很上心吧(修)833、回家(修)92、塵埃落定(修)186、黑拳(修)67、狗仔的不眠夜(修)第921章、遊樂園裡的快樂時光(修)373、蜂擁而出的情報一處(修)129、做一個了結(修)307、神代與鹿島(修)215、賣藝不賣身(修)257、白晝的未來(修)588、你也是時間行者?(修)866、永恆之槍!從蒼穹墜落!(修)408、誤會(修)14、苟富貴,勿相忘(修)251、收容禁忌物ACE-011!(修)229、融會貫通!(修)601、慶塵身世之謎(修)第924章、過山車,左與右(修)481、代價(修)542、影子!(修)272、搶生意的人(修)713、替我看一眼新世界!(修)586、迴歸(修)234、老友重逢(修)第925章、逃亡!逃亡!(修)454、影子的復仇(修)872、風雨將至(修)第924章、過山車,左與右(修)124、投奔(修)44、直視痛苦(修)812. 惡魔耳語者(修)267、落幕(修)219、真正的影子(修)221、新王加冕(修)第886章 戲命師插手(修)443、內測玩家(修)750、從秘密基地裡消失的仿生體(修)880、Joker的作用(修)730、卡禁忌之地的bug(修)750、從秘密基地裡消失的仿生體(修)448、裝甲門(修)266、彈道(修)571、釜底抽薪的藝術(修)647、戰鬥還在繼續(修)193、小人物的江湖(修)564、搜查(修)621、影子出手(修)292、永遠少年(修)309、新房與新家(修)467、重拾的生與死(修)164、追兇(修)5、超然的地位(修)568、面試(修)189、八角籠內,血性的少年!(修)985、人間大雪,歲已成冬413、收穫(修)241、伏擊與彈道(修)50、心照不宣(修)560、藝術啊(修)73、揍他!(修)上架感言766、相親進行時(修)180、師父(修)167、清除計劃(修)430、是什麼遮住了眼(修)40、解密(修)83、戰鬥與悟性(修)